樓主: taya25312257

[同人文] (BG特傳)雙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7 20:37:45 | 顯示全部樓層
祝全天下的情驢中為兄妹、姊弟
這對cp不會變成禁忌戀愛吧?

點評

「祝天下的有情人終成兄妹、姊弟」是這個意思沒錯吧? XD 至於CP的問題~那就看下去吧~~  發表於 2020-11-8 01: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8 15:21: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0-11-8 17:41 編輯

「歡迎回來~」辛西亞熱情的湊上前抱了抱剛從傳送陣中走出來的冥空,同為精靈的她太清楚失去摯愛的痛,畢竟換位思考一下,今天若是換成是她失去白陵然的話…光是用想的就痛到不行…所以她體貼的沒有提及冰炎,只是笑容燦爛的挽著冥空的胳膊往屋內走:「然在裡面喔。」

還沒完全恢復的冥空慢慢地走進了室內,屋內,白陵然已經坐在客廳裡等她了,而剛剛熱情迎接冥空的辛西亞則體貼的關上門離開了,雖然她和然相愛相戀,但妖師的事情,還是留給他們妖師自己先處理吧,之後~不管他們願不願意跟自己分享都沒關係的。

「你回來了。」然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溫和、一如既往的…無法和戰場上那個殺伐果決或是傳聞中嗜血殘暴的〝妖師〞連結上。桌面上擺著不少茶水糕點,顯然今天的談話不會太快結束。

冥空有些手無足措的在然的對面坐下,之前以為自己也是妖師的時候來本家完全沒有心理負擔,但現在…突然得知自己是精靈、自己跟哥哥褚冥漾根本不是雙胞胎之後,她卻突然有種闖進別人家的陌生和無措…

「不要緊張。」然越過桌子拍拍冥空的腦袋,微笑著說:「你依舊是妖師、依舊是我的族人沒有錯。」語末,還調皮的說:「想擺脫我可沒那麼容易喔。」

冥空莫名的鬆了一口氣,心頭那個隱隱壓著不敢訴說的大石頭終於落下了。她微微的露出了〝那件事〞之後的第一個笑容,雖說對這個白色的世界來說身為妖師一族應該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才對,但冥空在得知自己依舊是妖師時卻是如釋重負…至少這件自己相信了十幾年的事情並沒有改變,彷彿…自己依舊是過去的那個自己一樣沒有改變。

我,還是我,沒有變。

「你的事情,是一個很長的故事。」然抿了一口茶,緩緩道來:「你應該知道,妖師一族原先共有三脈。」

「我知道的,掌管心語的本家白陵、司掌空間的天網百塵和象徵守護的治癒千眾。」冥空乖巧的回答,在白陵然的眼神示意下繼續說:「本家這一脈是由族長您繼承了,而凡斯的先天能力是由哥哥…由冥漾繼承的,後天能力則是冥玥姐。」

然放下茶杯:「你知道其他兩家怎麼了嗎?」

冥空搖搖頭,這些跟族內事務、歷史有關的她一概不清楚。

然緩緩地說出了千年前的慘劇:「天網百塵千年前叛離妖師一族,當時的百塵族長帶著一眾親信墮落成鬼,族內所有不認同的、反抗的聲音全都被他暴力血洗,臨走前,他還覆滅了千眾分支。從此…妖師只剩白陵一脈。」

冥空錯愕的瞪大了眼,一直以來都跟漾漾一起被保護的很好的她並不知道原來自己的種族還有這樣的悲傷過往。

「我、冥玥還有冥漾,都是白陵本家的,而你,冥空。」然柔和的目光驀地變得有些銳利:「你是千年前,百塵屠族時的千眾遺孤。」

冥空呆愣了許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嗯?」

「你當時只有三歲,和你的父親一起到伏水精靈的友人處作客,幸運地逃過了千眾家的滅門事件。事發後,你父親和伏水精靈擔心年幼的你逃不過百塵家的追殺,找上了無殿,付出了代價委託他們保護你到成年,無殿那邊似乎剛好同時接收到了冰與炎的殿下的委託,所以把你們一起送到了千年後的現在。」

冥空呆愣愣地看著眼前熟悉的兄長,臉上茫然的表情昭示著她還沒能理解現在的狀況。

「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是無殿通知我的父親、也就是當時的妖師族長把你從無殿抱回來的。」然微笑著拍拍冥空的腦袋繼續說:「我父親說,當時在無殿看到你時,你怯生生的、小小一團,誰也不敢接近,只敢躲在同時被送到現代的冰炎殿下身後,還是對方哄了你好久你才肯乖乖跟我父親回來。」

「我跟冰炎…」

「恩,很早就認識了。」然好笑的說:「只是你們雙方好像都因為年紀太小、相處的時間太短而沒有記住對方呢。」

冥空眨了眨眼,心底那陣空虛和無助又湧了上來…

「千眾家在被屠族的同時,所有的典籍和記載也都被毀壞了,妖師本家剩下的資料不多,再加上千年來即便有殘本也沒有人有那個血脈力量可以使用,所以資料都被埋在角落裡了。一直到我們被無殿通知去抱回我們的小族人之後才又重新整理出來的。」然自知自己不小心說錯話、提到冰炎這個傷心處了,連忙把話題轉開:「這些是我今天早上搬出來的,你可以拿去研究,書庫裡還有一些。這些都是千眾家的資料,留給姓白陵的人也沒有用。」

冥空伸手摸了摸桌上泛黃的書頁,想到什麼似的說:「所以…安地爾那時候才會這樣說嗎?」

然瞇起眼:「他說了什麼?」

冥空抬頭對上然的雙眼,坦蕩蕩的回答:「他說我的血『不夠純』,原來…我是妖師,只是不是白陵本家的,所以對於他要利用凡斯的屍體復活鬼王這件事而言,我的血『不夠純』,是嗎?」

「看來是的。」然的臉上浮上一抹明顯的不爽:「說起來,竟敢隨隨便便把別人的寶貝弟妹綁去放血,那個鬼王高手看來是活膩了。」

冥空眨了眨眼,沒有說話。

「別亂想。」這次是冥玥出聲了,她伸手有些粗暴的壓住冥空的腦袋:「一起長大的記憶不會騙人,我和然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你不是本家的孩子,但我們難道有因此對你和漾漾有差別待遇嗎?」

被粗暴的按著腦袋的冥空猛然雙眼一紅,冥玥說到了她最害怕的一點…她害怕自己在此之前的人生全部都化作泡影,熟悉的兄姊會就此和自己劃開界線。

然好笑的伸手過來解救冥空:「你一直都是我們的妹妹,這也是當初我們決定對外宣稱你和漾漾是雙胞胎的原因之一。」

「我們不希望你覺得自己是外人。」

聽到這裡,冥空有些哽咽:「那、那我和哥哥的雙胞胎心電感應…」

「那個阿。」冥玥懶洋洋地翻了翻眼皮:「簡單的小術法而已,不過因為你們進了Atlantis,那邊奇奇怪怪的東西和術法太多,開始影響那個小術法了,所以你才會開始覺得雙胞胎的心電感應開始時靈時不靈。」

「爸爸媽媽…」

「爸媽都知道。」冥玥一臉嫌棄的看著身邊這個當了自己十幾年妹妹的傻丫頭:「爸媽一直都知道你跟漾漾不是雙胞胎,當初舅舅是告訴媽媽你是遠親的孩子,因為一些原因失去父母了,媽她母愛爆發,堅持要收養你。本來舅舅是想收你當養女的,這樣的話名義上你就會是然的親妹妹。」

「是喔,到現在也覺得很可惜呢,少了一個可愛的妹妹陪我長大。但姑姑覺得本家這邊只有我一個孩子,你在這裡的話沒有幾個同齡人陪伴,再加上當時的你很敏感,別說大人了,連我和小玥都不太敢接近,只敢接近完全沒有攻擊性的漾漾,所以最後討論出來的結果就是讓姑姑收養你,對外宣稱你們是龍鳳胎也是姑姑的主意。」

然突然想到:「說起來…其實冥空你的年紀是比漾漾還要小一歲的喔!只是為了圓你和漾漾是雙胞胎的謊所以把你的年紀加了一歲。」

冥空坐在沙發裡消化著這兩天收到的龐大消息,好一會兒才想起醫療班那邊告訴她的事情:「那個,醫療班那邊,九瀾幫我做過種族鑑定。」

「鑑定結果有問題嗎?」然溫和的看著好似終於緩過神的妹妹:「沒有問題的話你應該不會特別提出來。」

「鑑定結果是,我有一半的冰牙精靈血統。」冥空從背包裡拿出醫療班的鑑定報告:「賽塔來幫我看過,他說我是繼承了冰牙的血脈力量的,但身上有著抑制精靈血統外顯的古代咒術,我屬於冰牙的那部分沒辦法正常地展現出來或靈活的運用。」

「冰牙嗎?」然有些驚訝,顯然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

「這就可以解釋這丫頭奇怪的冰屬性能力從哪裡來了。」冥玥看了眼身旁的妹妹,壞笑著說:「我以前還一直用基因突變來蒙混你。」

冥空委屈的噘嘴:「…我是真的相信了這個說法的。」

然伸手試探了冥空身上的咒術反應,這才發現妹妹身上確實有著好幾道不認識的古代法術痕跡:「…隱藏的很好,若不是今天有備而來的主動探查根本不會察覺到。」

「賽塔說這個必須回到冰牙族讓他們處理。」冥空一五一十的全盤說出。

然點點頭:「我會去安排。」

「好啦,現在既然這些奇怪的問題都說開了,那我就先回公會了,大戰在即,公會那邊也忙得很。」冥玥站起身,拍拍屁股披上紫袍,轉頭看向冥空時突然在然的默許下,面色猙獰語帶威脅的恐嚇:「你這個小不點就先在本家好好看完這些千眾家的資料,順便養養身體,不准出來亂跑!聽到沒有?」

「是…」惡鬼巡司都親自威脅了,她還能說什麼?

/////不負責任的小劇場/////

冰炎 : ...聽說有人祝我和冥空變成兄妹。

冥空 : 那就變成禁忌之戀了,如果真的是...我拒絕!我絕對要分手!!!

冰炎 : (看到女友的抗拒臉色) 死也不要!!!就算是也要死瞞到底!!!

[小劇場都是跳出劇情的玩笑創作,可能會隨著大家的回覆、留言等隨機創作,或是作者啥時腦洞大開來著連續小番外也有可能,反正就是一些跟劇情無關的有趣小故事或小腦洞,大家開心就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8 16:17: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久不見了,之前出去支援一直沒時間上浮來看,沒想到這邊也要進展到大戰了,所以我說漾漾那邊的感情線呢?(誤)不過還是希望冰炎和小空純粹是同族而已,希望他們可以有好結局

點評

出去支援...?大大辛苦囉!!至於冰炎和冥空的CP,大家就看下去吧~ XD  發表於 2020-11-8 16: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8 17:52:22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是那位妖師的族人...安地爾你真的是胡亂到不行...
沒錯!只是打錯字而已

點評

安地爾 : 我可是職業來鬧場的! (優雅微笑  發表於 2020-11-9 23: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9 16:43: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ishil 於 2020-11-9 17:00 編輯

哇喔!一回來看好勁爆阿!不過原來空空也是某意義來說的古人啊WWW
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古人留下來的WWW

點評

是的~~ XDD 是古人喔~  發表於 2020-11-9 23: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0 17:11: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0-11-10 17:20 編輯

冥空再次走出妖師本家時,學院大戰基本已經處於開戰的狀態了。但在冥空的強烈要求下,然還是把她送進了學院、陪伴在漾漾的身邊。

「妹!」終於看到妹妹的漾漾也不管自己現在是身在戰場上了,激動的直接撲上來死死抱住:「你去哪裡了?我問過醫療班,他們都說你出院回家了…回家了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擔心死我了。」

冥漾不敢問也不敢提及的是,學長走了…妹你還好嗎?

「抱歉,哥哥,我是去表哥家靜養了一陣子…表哥家裡安靜。」下意識的不想對親近之人撒謊,冥空輕描淡寫的帶過了自己這兩天的行程之後轉而關心起面前這個自從自己戀愛之後就有些忽略了的家人:「話說哥哥你怎麼穿起藍袍了?」

「…妹你才是,什麼時候考到紫袍的,怎麼都沒跟我說過啊?」

「喔…之前跟、跟冰炎一起去考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冥空下意識地把男友端出來當擋箭牌,畢竟只要事關冰炎,漾漾基本就不會多問了。即便她真的不小心說漏嘴或是從所謂的雙胞胎感應電線這邊被聽到,冰炎一般也會跟冥空很有默契的配合。只是這次自己說到一半就尷尬得有些說不下去了…

「喔…」不意外的,對於冰炎的離開同樣感到沉重的漾漾馬上就放棄追問紫袍的問題,轉而勾起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跟妹妹介紹背上的兔子:「對了,剛剛忘記跟你介紹,這位是光影村的村長,貳之村村長——契。」

冥空有些驚訝地看向趴在漾漾背上的、昂貴的兔子雙眼:「嗯?是光影村的村長嗎?幸會。」

「喔!不會,你就是那小子的女人對吧?」兔子村長用著玩偶短胖的手指指向冥空:「我和他的契約裡面有你。」說完,兔子村長就朝冥空的掌心拍了一個術印:「這是那位委託我們光影村代為轉交的,現在給你了,好像是那小子的身家還是什麼來著。」

兔子村長拍在冥空手上的是一把造型特別的金色鑰匙。

冥空愣愣地看著掌心那枚精緻的金鑰,嘴一扁,差點又忍不住哭了出來…

兔子村長有些不好意思地撥了撥自己的耳朵,他真的只是想轉交冰炎殿下的信物,不是想弄哭冰炎王妃阿…

眼見寶貝妹妹淚花都要掉下來了,漾漾難得拉下一張臉,把兔子村長從肩上扯下來一陣兇殘蹂躪:「讓你弄哭我妹!」

自知理虧的兔子村長敢怒不敢言…確實是他太大喇喇地把那位說出口,逼哭了冰炎王妃…

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蹦出來的喵喵先是習慣性的、開心的一把抱住冥空蹭了蹭,然後才後知後覺的想起對方前陣子只能一直躺在病床上,不論怎麼探查都找不出原因、每天固定損失生命體徵的狀態,緊張得連忙把人扯過來全身上下仔細的掃描過一遍,確認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冥空很健康之後才長吁了一口氣:「太好了,空空也恢復健康了…」

喵喵雖然沒說出口,但她是真的很害怕好友會隨著戀人一起逝去…

「我沒事了,讓喵喵擔心了。」冥空朝著半抱住自己的喵喵微微一笑:「醫療班還好嗎?」

「阿~阿~確實,挺忙的…」喵喵嘆氣:「不過怎麼連空空都跑回來了?學生袍級不是被要求不得參戰嗎?」

冥空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向來乖巧聽話的她難得任性的說:「我管他!我男人都死了還不准我出來發洩一下嗎?我要揍爆那些鬼族洩憤!」

「這樣也好!空空你發洩出來會好很多的!」喵喵抱緊了好友:「喵喵也會一直陪在空空身邊的!空空不要害怕!你還有我、還有漾漾、還有千冬歲和萊恩!我們都會陪著你的。」

「謝謝你們…」冥空破涕為笑,雖然面色還有些蒼白,但看的出來眼神已經比之前堅定了很多。

簡短的聊天過後,喵喵和漾漾、冥空三人一起分享自己的資訊,再加上作為先鋒部隊的斥侯已經到達了,他們更加確定了鬼王會從高中部所在的西門進攻。

冥空身披紫袍,臉上戴上了漾漾他們沒看過的黑色蝴蝶面具,遮住了她大半張臉。有之前合作過的袍級經過的時候還跟她打了招呼:「喔!血蝴蝶,好久不見了。」

「…別喊我那個奇怪的名字。」

「嘛~嘛~公會的大家都默認這個名字的喔~」陌生的公會袍級甲不正經的笑著:「畢竟你在吸血鬼老巢的那場架打得實在是…美的像是蝴蝶翩然起舞一樣阿~」

畢竟體內實打實的留有精靈的血統,冥空在戰鬥時不自覺流露的優雅讓公會的袍級們總是私下暱稱冥空〝小蝴蝶〞,但自從去了夜行性人種的住處、替對方處理一點小麻煩時不小心掉進了對方的蓄血槽內,渾身是血卻又不得不在爬起來的第一時間出手解決闖進來的鬼族,那一幕被當天跟進任務的巡司拍了下來在公會內部流傳,從此〝小蝴蝶〞就又變成了〝血蝴蝶〞…

「你在囉嗦一句我就讓你跟蝴蝶一樣飛到遠方!不信你試試!」冥空臉色很難看的瞪向對方,雖然被面具遮住了上半張臉看不清,但光是裸露的下半張臉和她渾身上下散發的〝白癡退散〞氣場就足以看出冥空現在有多不爽:「我最近心情差到爆炸,你要是想跟著一起爆炸就留下來沒關係。」

陌生的公會袍級甲一秒遁逃。

漾漾有些傻眼的看著脾氣暴躁的妹妹,不得不說…妹妹身上越來越有學長的影子了…依照現在的情況看來,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件好事。

這若是放在之前,估計漾漾只會笑著調侃妹妹吃多了男友的口水或是夫唱婦隨之類的,但現在…他楞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明明有心想要說點什麼調節氣氛的,但他就是渾身僵硬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

今天沒有小劇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0 17:15:19 | 顯示全部樓層
終於要大戰了
不知冥空會扮演什麼樣的關鍵角色?
不知看到變成冰炎被安地爾利用,會不會暴怒要砍死安地爾

點評

大大回復得好快!!!  發表於 2020-11-10 17: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1 08:58:0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蝴蝶嗎?我一看這這暱稱直接笑翻了,還被家人問說你484有問題XD(狂笑中
話說看到<遺物>就這樣了,那麼冰炎出現時,空空一定會動搖的更厲害(心疼空空啊

點評

冥空 : ...我拒絕承認這該死的稱號,我要掐死那個當初跟進我們的那個該死的巡司!!!  發表於 2020-11-11 21: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1 22:06: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0-11-22 00:03 編輯

學院大戰不意外的是在高中部所在的西大門這邊開打,冥空作為紫袍衝殺在較為前線的位置,漾漾責備保護在了較為後線的位置,和喵喵等醫療士待在一起。

熟悉而令人厭惡的面容出現在戰場上,安蒂爾帶著一個渾身包的緊緊的傢伙出現在戰場上,欠扁的語氣依舊。

「安地爾。」看到安地爾直直朝自家哥哥的方向奔去,冥空快速的砍殺了眼前的鬼族,轉身衝回去,護在了漾漾身前:「『那位』讓我帶話給你,『你是不是活膩了?』。」

安地爾饒富有趣的勾唇一笑:「你們很有趣呢…話說妖師的能力真的好用,短時間內就讓我們攻到這麼深入的地方了。」

「即便我哥的能力足以和『那位』比肩,但你們畢竟只拿到了不到1/3的力量,還是趁早退了吧。」

是的,沒錯。如果是單純的、沒有自己偷偷強化訓練過的漾漾,或許在那天被安地爾忽悠走並放血之後會絕對會被奪走近半、甚至是全部的能力…但如今的漾漾可是偷偷找了師傅、自主訓練過的,在血液流失的瞬間就發現了對方的企圖,並生澀的調動著自己的力量,試圖奪回那些隨著血液流出體內的力量,所以耶呂惡鬼王身上也僅有不到漾漾體內1/3的力量。

說到這裡,漾漾也不再刻意偽裝。他拔下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直不離身的戒指,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黑色的力量在他身周不慎安定的湧動著:「要硬碰硬的話,我們這邊也不見的會輸!」

沒預料到這樣的情況,連安地爾都瞪大了眼,良久才笑出了聲:「呵~所以,我果然很想得到你啊,褚.冥.漾。」

滾!」憤怒的語言夾雜著黑色的力量,筆直地朝鬼王高手那張笑的花枝招展的臉上撲去,卻被輕易地化解。

「進步了不少阿…小妖師,但還不夠熟練。這種程度還沒辦法傷到我喔~」

漾漾咬牙…即便已經偷偷拜師、偷偷自主訓練了這麼久,好不容易都學會了操控黑色的力量了…等不到代導學長驚豔的表情就算了,如今竟然連自己最想要痛扁的對象都傷不到嗎?該死!

冥空也有些驚訝,她剛剛特別提及對方只擁有不到1/3的力量是想警告對方,一旦當代妖師親臨戰場,即便對方擁有了那點力量也沒有用的。但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哥哥居然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操控黑色的力量。

原先一直趴在漾漾肩頭的兔子村長此時也跳了下來,蹲在漾漾身邊打開了光結界,和漾漾的黑色保護罩想輔相成,不僅沒有一絲排斥不說,兩者相疊加之下竟然隱隱有著更為強大了的趨勢。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果然真的很想得到你呢…既然這樣就讓我的新搭檔跟你們玩玩吧。」安地爾看了眼遠處不停操作著追蹤法術的千冬歲,偏頭朝身邊從頭到尾都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身影下了一道命令:「把那個會空間術法的紅袍處理掉。」安地爾伸手擋下不知從何處竄進戰場、一刀劈向他的洛安,一邊說完:「他會妨礙我們。」

被下了命令的人速度很快,幾乎眨眼就出現在他們身邊。冥空只來的及險險的擋在了千冬歲身前,若不是對方奇異的停下了攻擊,冥空怕是就要血濺當場。

「小亭!保護他們!」來不及對漾漾何時學會操縱黑色力量感到驚訝或是其他情緒,夏碎朝對方甩出詛咒體,黑髮的小女孩一瞬間化作單眼烏鴉朝對方衝去,逼得對方不得不退後一步。

那一瞬間,漾漾和冥空似乎都看到了,帽簷下那火紅的髮絲。

系飛爪!」同樣沒時間對漾漾的能力做出反應的喵喵翻過身護著千冬歲,朝空揮了一下大爪,綠色的光球散開掉落在冰潭上,眨眼間冰潭便竄出大片大片的綠色藤蔓將對方纏住:「漾漾、空空、千冬歲!快逃!」說著的同時,喵喵左手漾漾右手千冬歲的往另一端逃走。

下意識的,喵喵他們都覺得,他們無法抵禦這個人。

冥空也有一瞬間的錯愕。為什麼?這個人為什麼給她這麼熟悉的、無法對付的感覺?甚至給人…莫名的眷戀感?

只被藤蔓牽制了不到兩秒,那些綠色的藤蔓突然著了火,眨眼就被燒成一團灰燼,那個人鬼魅般的身影轉眼就要追上逃跑的千冬歲等人。

單眼烏鴉追得很快,拼命想將攻擊者擋下來,但對方似乎也不太怕他,完全不將攻擊自己的單眼烏鴉放在眼裡,手中黑刀一翻差點就把小亭的翅膀切下來,還好小亭躲得快,銳利的刀鋒只從她身側擦過,帶走幾片羽毛尖端。

抓住著個短暫的喘息瞬間,漾漾凝聚了幾顆戴著黑色力量的子彈,一連朝對方開了好幾槍;冥空這邊也沒有閒著,雪白的刀刃劈向了對方腳下,玄冰霎時湧現,大片大片的冰在地上凝結開來,彷彿有生命般以極高的速度凍住了敵人。雖然冥空也知道這樣的小伎倆大概困不住對方太久,但就跟之前一樣,他們要做的不是擊退敵人,而是拖延敵人,替我方爭取撤退時間。

「我找到了!」剛剛一直被拉著逃跑但眼睛始終在追蹤法術上的千冬歲突然大喊,在確定目標位置之後用很快的速度把箭搭上去,一個閃身直接拉了一個滿弓、射出箭。

所有事情都發生在那一瞬間。

箭支貫穿了空氣,快速扯開黑色的裂口,在附近的幾個中階鬼族受到空間動搖的波動,連掙扎都來不及就猛然被吸進那些黑色地帶裡,有些甚至直接被活生生撕裂,不受控制的黑色就這樣扯裂吞噬了不少鬼族。

然後,有東西從裡面出現了。

那是一張漾漾有些熟悉的臉孔,在無意間瀏覽過的古老記憶中,和三王子一起奔馳在草地上的年輕臉孔…

「果然…」千冬歲側身一躲,躲過了破冰而出的追擊者的黑刀,但對方的反應也很快,沒有命中之後硬是在空中收了刀勢,轉動手腕迅速改變刀鋒方向,在飄飛的碎冰中面無表情地提刀朝千冬歲的胸口劃去、拉出一道淺淺的傷口,在要對千冬歲造成更大傷害之前被冥空出刀硬是擋了下來。她同樣手腕一翻,利用巧勁把對方的黑刀挑了起來遠離千冬歲,不過這個動作也導致了冥空被對方的黑刀劃出了一道和千冬歲胸前一樣的淺淺血痕。

奇怪的是,冥空能感覺到對方在自己出手時和受傷時那明顯的遲疑和停頓…她來不及細想,刀鋒一轉將對方給逼退了一步。

若說那樣的遲疑和停頓只出現一次娜可能還是她的錯覺或是巧合,但連續幾次遇上自己就有這樣的狀況那就絕對不是剛好了!但…他們認識嗎?為什麼對方會有這樣的反應?

單眼烏鴉又急又氣的衝過去就是一陣猛烈攻擊,不停撕扯著遮蓋住對方容顏的斗篷遮帽。

「千冬歲!」喵喵撲了過去,翻手丟出治療術法往好友身上覆去。

漾漾恨恨地咬牙,再度收攏手上的黑色力量,化作一枚子彈並讓米納斯轉為二檔,一槍朝對方崩去。

這是現世了吧…」低啞的聲音用幾乎撕裂人耳膜的方式傳來。

「是的,這個學校就是我向您報告過連結兩個世界的接口。」勾起優雅的笑容,安地爾緩緩地朝旁邊退了一步,讓身後的人從黑暗空間中踏出步伐。

黑色的眼睛不帶溫度的掃向眾人。

吾被這些生物壓制得夠久了…」拖慢的語氣,四周的溫度驟然冷熱不定,像是所有的空間法則都被打破似的,連空氣都變的動盪扭曲:「除了妖師之外,全部殺掉。

「除了那個用槍的黑髮人類,其他全部殺掉。」安地爾愉快的下令完之後就撲了過來,伸手就想抓住漾漾。

隨著鬼王話音一落,四周幾個無法承受鬼王威壓的武軍轉眼間就被鬼族殺掉,快的根本來不及救援。同樣受到鬼王的威壓影響,嚇得滿臉淚水的喵喵依舊拼命地想要去救其他人;一旁的登麗也咬牙苦撐著;漾漾近乎本能的、用黑色的力量築起了一道保護牆,將朋友護在了身後,短暫的從鬼王手下得到一絲的喘息空間;冥空同樣手起刀落,站在受傷的朋友身前奮力的廝殺著鬼族。

鬼王並沒有對漾漾築起的黑色保護罩有所反應,而是滿懷憎恨的說:「這個世界、該死的世界,那些將吾族逼入絕境的精靈在哪裡!」憎恨的聲音穿破空氣,整個水潭的冰面快速震裂,好幾個冰面都炸出了水花,冰面開始變得極不穩定:「任何一寸土地都該歸吾族所有,殺吧!全部殺吧!讓這個世界連一點可恨的陽光都不留!吾等將重新降臨世界!

像是被激勵鼓舞般,那些鬼族的攻擊力開始增強了。

冥空抿唇,和漾漾不約而同地想到…千年前,三王子殿下就是站在這裡、迎戰鬼王的嗎?

「這次,你來或是不來呢?」安地爾黑色的身影再次站到了漾漾面前,隔著黑色的保護罩伸出了手: 「妖師一族將獲得至高無上的地位,你想要的我也可以給你,來、不來呢?」

漾漾緊張的舔了舔唇,努力輸出力量維持著黑色保護罩,同時機械的問:「我想要…的?」

安地爾彈了一下手指,剛剛還對千冬歲窮追不捨的人影立時出現在他身後。

「還沒跟你們介紹吧,這是我的新搭檔,也是耶呂的七大高手之一。」

那個人在安地爾點頭後走上前,緩緩拿下自己斗篷的遮帽,如火焰般的紅色長髮整個瀑散下來,劇烈燃燒般的顏色讓人無法忽視。

現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漾漾瞪大了眼,一瞬間都忘了要輸出力量給黑色保護罩;冥空更是連手裡的刀都掉了也渾然不知。

一雙血紅如火的雙眼看著漾漾,毫無情感。

空氣似乎在這一秒凝結了。

/////小劇場/////

希克弦弒 : ...好痛的,能把我撿回來嗎?

冥空 : 我都不知道把你丟哪裡去了...怎麼撿?

希克弦弒 : 你這不靠譜的主人...我要申請跳槽!!

冥空 : 再見掰掰慢走不送。(找自家男人去~)

希克弦弒 : ...那個一戳紅果然很討人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2 15:06:04 | 顯示全部樓層
來了!夫妻相愛相殺WWW
不知這對夫妻吵架誰會贏?(重點誤

點評

那我們就繼續看~下去 XDD  發表於 2020-11-20 23: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