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311|回復: 96

[同人文] 【第二人生X因與聿】飼貓日記 (18/03/2018 更新第十三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6-10 23:06: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椰子 於 2018-3-18 16:17 編輯

這篇是第二人生X因與聿案簿錄的同人,主CP是冰漾,其他主要CP會有BG請注意。絕無冰陽/陽冰成分。

不過說是第二人生X因與聿案簿錄,其實還混合了異動之刻和另外一些小說的世界觀,不過不太重要而且我會注釋所以不用擔心看不懂,是哪套自己猜吧(揍)
不管是因聿組還是特傳組都有玩很大的自創角,請注意。
如果以上皆能接受,那就請享受這個打字打到作者吐血的故事吧。

時間點為漾漾高三(特傳),虞因大四(因與聿)。





















另外,雖說這樣不太好......椰子還是求大家,要是喜歡這個故事的話請多留言,讓我知道你們在看,我不是一個人在敲只有自己會看的無聊玩意,而是一個能被別人喜歡的幻想。
我曾經為此棄坑,但我記起了我答應過一個人,考完大學了,就回來更文。
對不起我還沒打好新一章,但總有一天會打完的,只是說好的第二部可能寫不了,但我會努力完成這一個故事的。
謝謝你一直等我這個超多錯字的笨蛋作者。
這個故事,《飼貓日記》,謹獻給見習大大。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10 23:08: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好貓咪,不養嗎?



死捱活捱撐過教授聞名教育界的兩小時催眠魔音,精神終於從遙遠的外太空回歸人世的眾大學生望出窗外的蔚藍晴空,熱淚盈眶的往課室大門踏出充滿夢想與希望的步伐。
轟-----------------
窗外美好的藍天隨著雷聲化作漆黑一片,眾位青春少年少女沉默。

幹!是哪個混蛋說今天天氣很好適合把妹把帥哥的!

「嗚嘰?!下、下雷雨了?天啊我還找了人聯誼,這次鐡定泡湯了……」
「兄弟,加油。」阿方拍拍阿關的肩,後者哭喪著臉,嘀嘀咕咕著甚麼「這次正妹很多啊,這樣就泡湯了我是注定孤獨終老嗎我……」
「哇靠,阿關背景整個灰色調了。」剛收拾好東西,一抬頭就看見醜男版倩女幽魂的虞因小小的嚇了一跳,要不是平時有賴各位好兄弟訓練搞不好他就一拳敲下去了。
「反正放著一會就會自我回復,不用管他。」
「我壓根沒想過要管他。…是說我現在也想哭。」
「怎麼了?沒帶傘?」掏出一太早上打電話來要他帶的雨具,阿方朝忽然蔫了下去的虞因投去詢問的眼神。
「我本來跟小聿約好待會一塊去點心屋的………….」老天爺,為甚麼你要此般待我,想聽一聲哥有錯嗎你說啊!!
阿方決定不就明顯帶有強烈(弟控)感情色彩的言論及其強大(弟控)氣場作任何評論。
「…哎?小聿?」
加速收拾東西準備到圖書館接人的虞因擦擦眼睛,門口站著他弟的幻覺還是沒有消失。「你怎麼來了…李臨玥妳怎會在這裏!」他驚慄了,大叫聲招來全班的八卦視線。
「人家當然是來看阿因大哥哥了~」今天沒課的李臨玥整個人貼在像被蛇盯上的青蛙般動彈不得的小聿身上,虞因趕緊把人扯離魔女的魔爪小心護好。
被放置在後面的少年舉起手機。《看完書,先來等你。》
虞因表示他弟果然很乖很貼心,完全無視對方有一半以上原因是因為說好的點心屋。
「妳這女人以後不准進入小聿周邊三米範圍內。」
「人家可是特意把弟弟從樓下帶上來的耶,大哥哥沒甚麼想說的嗎?」媚眼拋出,課室內半數男生幸福地被電暈了。
包括正要離開的教授在內,整個教室的人興味央然的欣賞校花調戲帥哥的戲碼,沒人打算拯救可憐的虞家大哥哥,同伴愛師生愛在八卦面前就是不堪一擊的渣渣。
「…謝了。」既然沒人幫忙,虞因只好硬是擠出一句感謝。「不過妳還是不准接近小聿。」為保弟弟安全,他補充道。
「咦~」
不管友人一堆堆的抱怨,虞因牽起比他小了一圈的手。「小聿,我們回家了。對不起呢點心屋要等下次了。」
點點頭,但遲疑一會又遞出手機。
………《可以去賣布丁嗎?》家裏剛好缺貨了。
虞因默了。

「小聿,要走了。」
虞因拖著小聿努力穿過風雨交加的街道,把辛苦買來的桶裝布丁塞進車尾箱,油門一扭就要衝回家洗澡,畢竟強風加上暴雨可是感冒的一大誘因。
可是衣角被輕輕拉扯。
「小聿?」有甚麼還沒買嗎?
身後的人搖搖頭,因為沒法打字只好出聲:「有聲音……那邊…….」
虞因愣了愣,順著那條被豆大的雨滴打出淡紅印子的白晢手臂望向超市旁邊的幽黑小巷。
「甚麼聲..... !」
倏然瞪大雙眼,虞因一個翻身下車就往小巷裏跑去,還不忘要小聿先待著別動。不到一分鐘,進去的人又出來,唯一不同只有對方的焦急表情,和本來穿著的雨衣脫了下來像包住甚麼般捧在懷裏。
跳上愛車,「看好這個。」
匆匆把東西塞給小聿,虞因油門一扭扭到底,瞬間飊進雨幕中。






在駕駛者全速前進就差沒闖紅燈下,兩人只花了平日三分之二的時間便抵達自家門口。
不等虞因停放好車子,小聿已經先打開客廳電燈,抱著懷中不停蠕動的布團跑進浴室。
「小聿?」
虞因打開浴室的門,自家弟弟正在解開布團,露出黑色一團的內容物。小聿打開水龍頭試試水溫,把出水量調低便往黑色物體灑去。
碰到溫水時黑色物體明顯一驚,試圖掙扎卻被虞因按住,發現掙扎無果後只得發出可憐兮兮的嗚咽聲,任由兩名人類蹂躪。
在小聿的努力清洗下,髒污的黑色開始褪去。見狀,虞因起身到浴室外打電話尋求專家協助,得到確定的答覆後把頭探進水聲停下的浴室。「小聿,葉大哥說等會到……」句子說不到一半就被他自己硬生生咬斷。
黑色和紫色的大眼注視著他,頻率一致的眨動。

咔嚓。

下意識地,虞因掏出手機拍照。
沒興趣知道兄長的腦袋如何「啊啊啊啊好萌好萌我快死了要死了」的暴走,小聿無聲的用視線招喚對方過來一起蹲下。
盯著少年掌中不再是黑色,只比巴掌大一點的小東西,「所以,這小傢伙是甚麼?」

濕透的水藍毛髮勾著一顆顆水珠,短小的四肢微微蜷縮。被小聿用毛巾包裹擦拭,姿態如貓的生物敏感的動了動尖尖的耳朵,水潤的黑色眼睛巴著面前的青年。

喵的,好萌。

「……」
虞因和不知名生物相看兩無言,小聿依舊細心的避開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替牠擦乾背上的純白羽翼。
「……..」僵持好幾分鐘,小聿抬頭,也聽到門鈴響起的虞因馬上起身到玄關給久侯的幫手開門。
「葉大--------------」
把小傢伙一塊抱出浴室的小聿盯著招呼還沒打完就被黃金獵犬撲倒的兄長四秒,決定無視玄關狀況去廚房拿豆奶喂貓。








「你們聽到小巷裏有貓叫聲,所以進去找到了牠?」
葉衡恩乾淨俐落的替小貓包扎好傷口,邊思考如何固定折彎了的翅膀邊問道。
「嗯。那時候牠整隻蜷成毛球又是黑呼呼的,我差點把牠當成被丟掉的毛線團。」虞因輕輕碰了下不時顫動的翅膀,幼貓馬上縮成一團發出哀鳴,手賤的傢伙立即招來兩記…不,三記眼刀,如果把雞肉乾也算上的話。
「對不起….」
虞因搔搔臉頰,忽然感覺到手背被甚麼毛茸茸軟綿綿暖呼呼的東西不斷摩擦。
所有人瞪大眼。
才剛被弄痛的幼貓怯生生的用臉頰磨蹭很有手賤傾向的恩人,水汪汪的墨色大眼有點害怕的往上瞅著他。
遭受直接攻擊的虞因表情僵住,心中成千上萬的草泥馬奔騰而過。
會不會也太可愛往上瞅甚麼的還用這種可以收留我嗎的眼神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噢噢噢不行我要hold住不能心軟可是真的好可愛根本跟小聿同一等級媽媽我忍不住了--------------
心中閃過一輪加黑加粗字體附帶霓虹燈的跑馬燈的虞家長子淡定表示:「小聿,我們收養牠吧。」





當晚,難得可以準時下班的虞佟虞夏附帶不知為何特別歡樂死要跟來的法醫與被硬是拖來的檢察官甫進家門,便見自家兩隻小的在客廳和本日休假的新同僚正在玩貓狗。
「…葉警官,你又養了新寵物嗎?」虞佟盯著被雞肉乾以前肢拍頭的水藍色幼貓,表情變得很微妙。
「不是的。」葉衡恩在自家愛貓第二十六次拍打同類的時候已經放棄阻止了。「這是你們家的貓。」他的回答讓虞家長輩的炮口一致對準冷汗直流的大學生。
「怎麼回事?」虞夏向乾笑的姪子詢問,只是加上弄響關節的動作比較像拷問。
「就是被圍毆的同學和小聿撿到貓,看人家超~可愛的便忍不住養了~」不等事主澄清,嚴司無限歡樂地接話,虞因頓時後悔通話時一時嘴溜告訴這混蛋自己養了貓。「來來來小貓咪大哥哥給你治療哦~」

啪。

眾人默默觀望雞肉乾的肉掌拍上俯下身的嚴司額頭,另一隻前肢伸出亮晃晃的利爪,威脅意味十分明顯。
不想臉上平白多出五道爪痕的嚴司摸摸鼻子退到一旁,手臂忽然感覺到某種毛茸茸的觸感。
「小傢伙你怎麼跑去跟怪叔叔撤嬌….」虞因瞧見幼貓怯怯地磨蹭某變態法醫,淚了。
意外地沒有對怪叔叔一詞作任何反應,被撒嬌的嚴司靜靜注視幼貓五秒。




「被圍毆的同學,你都有小聿了這隻歸我吧!」




然後-------一手抄起呆滯了的小貓衝出虞家大門。
不等被搶寵物的虞家人反應過來,一直沒有出聲的黎子泓終於忍無可忍一拳槓上腦袋總有哪條神經沒接好的前室友。
「嚴、司,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10 23:14: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名字是很重要的不能亂取
                    
               


慣例的虞家早餐會上,虞家大家長向逗貓逗了三天很歡樂的兩隻小孩提出一直被忽略的重要問題。


「阿因,小聿,你們打算給小貓起甚麼名字?」


在這三天裏,阿因天天喊「小傢伙」,小聿則乾脆招招手,小貓都會乖乖過去任抱任喂食,無限催眠下連他都下意識想喊「小傢伙」了。
拜嚴司的大嘴巴所賜,全警局都知道他家養了一隻超可愛的貓咪。但是,同事每次問起「佟,你家貓咪叫甚麼?」,他才記起小貓根本沒有正式的名字,「小家伙」喊起來是蠻可愛啦,可怎麼聽都不像名字。
既然要養,怎麼都應該給人家取個好名字吧。
「可是『小傢伙」不是挺順口的嘛…….」虞因嘀咕。老實說,他不太想改掉稱呼,小小隻又可愛得緊,叫小傢伙很貼切不是嗎。
「有甚麼好煩的,拿字典隨便點個字不就行了。」字典裏沒有耐心兩個字的虞夏給出一個懶人父母為孩子取名時常用的方法。
「夏,名字是很重要的,不能亂取知道嗎?」虞佟認真教導弟弟,「應該要把字典給小貓自己挑字才對。」
虞家兄弟沉默。




…這有分別嗎哪裏有啊?!難道是主人選與自己選的分別嗎!!




吐槽歸吐槽,小聿還是拿了幾本字典放在歪著頭一臉呆相的幼貓面前。
「…小聿。」
拿起其中一本在好奇的幼貓面前翻動,小聿眨眨紫眸回應表情像便秘的虞因。
「你拿法語字典給一隻台灣的貓幹嘛?」
「……」靜默,幼貓面前的字典換成漢語大全。
「要不乾脆叫小小好了。」見幼貓興致缺缺的模樣,虞因趁機試圖實現野心…不,建議。
小聿默默遞出手機,虞因泄氣了。
「好啦我知道牠是公的……」但是小傢伙本來就不是普通的貓,說不定其實是母的,再說這麼可愛改個娘炮點的名字毫無違和感…某人盯著幼貓背上有一下沒一下拍動的雙翼,心裏依然懷有不滅的野望。
紫眸掃視而來,(刪除)某痴漢(刪除)虞因舉手投降。
「哎?怎麼了?」
幾乎要睡著的幼貓忽然拍打某一頁,直衝他們喵嗚喵嗚叫。兩人湊上前搬開小小的肉掌,幼貓立即再度衝上前拼命蹭字典,被小聿一把抓起放到一邊。
「喵~」我蹭我蹭我蹭蹭蹭。
要命了這樣可愛引人犯罪啊,被撒嬌的某大學生表示。
搖搖外表淡定內心暴走的哥哥肩膀,小聿指著剛才被幼貓的動作弄得有點皺摺的右上角的粗黑字體。
「…小漾?」虞因試著喊。
幼貓又蹭了那個字一次,墨色眼珠流露出不滿意的目光。
好吧,他的野心肯定實現無望了。虞因垮下肩膀,幼貓催促似的再叫了一聲。

「漾漾?」

「喵~!」

一下下梳理樂得撲入懷中的小貓毛髮,虞因心情很好的牽起嘴角。
算了,反正只要小傢伙喜歡,叫牠甚麼名字都好。
「漾漾、漾漾、漾漾------------」
「靠!吵死了!」
某人傻爸爸心理全開的代價便是休假狀態的二爸拳頭一枚。
「喵?」
漾漾發出疑惑的叫聲,不懂主人怎麼突然蹲在地上捂著頭發抖。
抱著貓咪的小聿思考一會,還是丟下自作自受的兄長,輕哼著小調走進廚房。
打開冰箱之前,小聿再度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寶石似的紫眸對上子夜色的黑瞳。

「……漾漾?……」

眨眨眼,幼貓發出軟軟的歡鳴。

「喵喵~」



















第一次發帖就連更兩章好了(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11 00:26:35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故事很可愛~
風風期待下文喔,
所以漾漾變成小貓了嗎?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的貓~~~(萌
喜歡大大的這篇文喔!

點評

我擦擦擦是風大?!感謝留言,漾漾貓(不是漾漾因為漾漾比漾漾貓更萌)真的超可愛耶~  發表於 2015-6-11 21: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11 18:5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變貓咪了,好萌啊啊啊啊!!!(捧臉尖叫
大大寫的很讚喔!
期待更文!!

點評

感謝留言~看來大家的一致意見是漾漾貓爆萌,所以大家都是變態(誰跟妳是變態)  發表於 2015-6-11 22: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11 19:17: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變小貓咪了,一定超萌的!!!!!!

點評

嗯嗯我也覺得,然後變態的本椰子就會在撲上去前被學長踹成馬賽克  發表於 2015-6-11 21:5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11 19:25: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變貓咪了!(尖叫)
好萌好可愛啊!
期待大大更喔!

點評

嚴格來說不是漾漾啦......不過超萌這點絕對沒錯!!!幼貓就是萌爆的存在嗚喔喔喔!!!!!!  發表於 2015-6-11 21: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11 20:26: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笑噴了!漾漾成了一隻貓?還不好險是漢文字典,萬一真的給他看法文不就掛了?

點評

漾漾沒變貓啦......咳,漾漾貓要是看了法文字典...... 牠會直接躺虞因大腿睡覺。  發表於 2015-6-11 22: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11 21:53:30 | 顯示全部樓層
梓楓 發表於 2015-6-11 19:17
漾漾變小貓咪了,一定超萌的!!!!!!

嚴格來說不是漾漾啦......不過超萌這點絕對沒錯!!!幼貓就是萌爆的存在嗚喔喔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11 22: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虞氐定理:嚴姓法醫=混蛋

*本章有原創角出沒注意






鞋跟與地板碰撞發出規律的踏步聲,束於頸後的燦金髮絲與漆黑衣擺隨步伐在空氣中飄舞。年輕的黑袍天使沐浴在無數驚豔目光下仍毫不在意地進入公會袍級唯恐不及的部門,穿過古典風格卻幾乎沒有擺飾的漫長走廊,最後停步在走廊盡頭的巨大木門前,指節輕輕敲打。

「是我。」
「進來吧。」

淡漠的女聲剛落,木門一反其厚重外表無聲而迅速的向左右滑開。
門後的空間無疑比任何一位巡司的辦公室都要來得寬敞,甚至比天使家中的會議室還要再大兩倍以上,然而站在門外的天使卻寸步難行。
不是說這間辦公室擺飾太多佔去大部份空間,事實上在天使記憶中貧瘠程度能與之相提並論的只有某半精靈的房間,兩個書櫃、一張辦公桌,除此之外完全沒有多餘的東西,讓某些執著於美的種族看見的話估計會一邊氣得吐血一邊重新裝修。
明明寬敞得讓羅耶伊亞家的么子變回獸型滾上兩圈也沒問題,卻令天使幾乎找不到進入方法的原因在於--------
「…這怎麼堆起來的啊……」
無窮無盡的文件之海淹沒了整個空間,別說地板,就算是走空路也得花上一點時間才能確認路線。無可奈何下,他只好張開雪白雙翼飛越滿坑滿谷的文件……他禁不住抽了抽嘴角,到底是怎樣才能讓辦公室淹到文件海裏的,他上輩子到暴風騎士辦公室時都沒見過如此壯觀的景象。
算了,套小學弟一句話,火星人的世界有甚麼都不奇怪。
「如果你吐槽夠了想問這間辦公室是怎麼淹到文件堆裏的,那是因為袍級過勞死排行榜中各袍級的前十名都有人蹺任務蹺很兇,尤其是黑袍。」
三句話的當間,職位為公會巡司部門首領、公會三巨頭之一的女子以非人哉的速度清理桌上頗有突破天際的氣勢的文件柱,抬起那張在外貌有保證的守世界也過於出眾的臉龐,驟然一看難分東西血統的臉孔上鑲嵌著淺淡色彩的冰藍雙眸。

「亞還是那樣子嗎?」

好不容易落地的天使剛收起翅膀,巡司長便拋出問句,語氣十年如一日的淡然。
「…是的。」下意識握緊雙拳,天知道他多想一拳毆下去,那張空洞的表情放在死對頭的臉上太過礙眼,礙眼得讓所有人的心狠狠向下沉。
本來在外人面前這種暴露情緒的小動作他都會收得好好的,不過既然唯一的對話對象是這位的話倒是不需顧忌,他知道她從來會默許他的任性。
「那就算了。」彷彿沒看見面前人難得的失態,巡司長抽起一疊白袍任務的資料遞給抿著唇的天使,對方不發一語的收下不到平日三分之一的工作。「精靈與妖師的羈絆,我們這些外人介入不了。」
「…請問,為甚麼妳會..這樣說?....」聽起來話中有話啊…
「我上次到妖師本家找人時差點被笨蛋情侶閃瞎眼。」挑眉,她泰然自若地開始迎戰下一疊文件,天使表示他囧了。
「那麼,我先回去工作了。」
「等等。」
被喊住的天使露出訝異的表情,巡司長接著說:「軀體塑造的進度如何?最近沒時間問琳婗西娜雅。」
「進展至第二階段。碎片只有原先那兩塊,其他人還在找,但我推斷…找到的機率很低。」
「這樣,我明白了,謝謝。」隨手從空間掏出某個盒子拋向前,女子再度埋首工作中。
看著手中剛接住的自製點心,年輕的天使微微一笑,欠身退出辦公室。







萬里無雲的藍天,廣闊無際的草原。
真是閤家郊遊野餐的好地方,如果面前這團烏漆媽黑的東西能消失的話。
記憶的最後是抱著自動窩上來的弟弟和寵物上床睡覺的虞因完全不想知道為甚麼一睜開眼便到了某個不知名的仙境,附帶一團爛泥似的鬼東西。
瞪住足有小聿那麼高、還在不停蠕動的噁心物體,他實在很想大喊各位好兄弟姊妹有事請快說別讓這玩意污染他一個美術系學生的視網膜。
…………………
不可置信的眨眨眼,虞因努力豎起耳朵,試著確認若有似無的微弱聲音。
「不是吧……」脫口而出的呻吟.他幾乎可以想像到事後被發現的話會被二爸怎樣海K。
手啊手,算我對不起你了,不曉得在夢裏受的傷會不會出現在身體上,希望不會吧。抱著必死的決心(?),張開五指,虞因咬牙倏然衝上前,右手猝然探入黑暗中,感覺到抓住甚麼的當下用力一扯。
某個輕飄飄、如霧氣般虛幻不真的形體被拉離黑暗,崩融的黑色塊體被從天而降的漆黑長劍洞穿,無聲息的潰散消失。
這些虞因通通沒看見,他只是驚愕地盯住摔入懷中之物,思考完全打結。
一個傷痕累累的男孩靜靜睡在他的懷中。








喵---------喵--------------
隱約的貓叫聲穿入濛瀧的意識中。一陣濕溽感從臉頰上擴散,意圖把整個上午睡掉的大學生只好認分地張開雙眼。
一團藍色毛球正往他臉上拚命舔啊舔。
「…漾漾…?」
幼貓興奮地喵個不停,又是蹭臉又是拍打的,無所不用其極地把再次陷入半昏迷的主人拖出被窩。

「阿因?」

爭戰五分鐘後被漾漾的萌萌死光照到不起來不行的虞因打著呵欠下樓,樓下正好煎完最後一顆煎蛋的虞佟訝異的喊住大兒子。「今天假日你不多睡一會嗎?」照慣例自家大兒子沒事做的話應該怎麼叫都只會翻身繼續睡掉上午等到下午才會爬起來。
當然,前提是沒碰上某鑑識組口中的不科學事物的話。
幫忙把食物上碟的小聿投來淡淡的疑惑眼神,暼見他臉上殘餘的紅印便了然的收回視線。
「不就被漾漾叫起來了,一大早就興奮得緊。」虞因無奈地指了指趴在肩上賴著不走的幼貓。環視客廳一週,「二爸呢?」早餐只有三份,水槽裏有一隻用過的碟子,所以是回去支援了?
「警局有事,先回去了。」
「這樣啊。」果然是呢。
拿起一片烤得金黃的吐司正要享用,門鈴卻在這時候響起。心想也是差不多時間到達,虞因按下正要起身的小聿,「我來開。」說完,急步到玄關打開大門,最近來得很勤的青年帶著貓狗依約現身門後打個招呼。
「嗨。我------------」

啪嗒。

二人一貓一狗呆呆地盯著突然彈跳到葉衡恩手上袋子裏的幼貓。
對被圍觀一事渾然不覺的小貓還在袋子內容物的蓋子上小幅度打滾,一邊滾一邊發出叫聲看起來一整個歡樂到不行。
空氣瞬間陷入死寂。







「……..葉大哥你放了甚麼在袋子裏嗎。」木天蓼之類的。

「…..實際上,這些東西不是我準備,這全都是十分鐘前嚴法醫拜托我拿來的。」

「………………」

幹。他就知道嚴司是該死的混蛋。











虞因大哥哥表示嚴司你上班就上班隔空玩我家貓咪是想怎樣就算你再怎麼逗漾漾也是不會跟你跑的死心吧混蛋!#

大家留言讓椰子感動到不行,特地再丟出一章~感謝支持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