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68|回復: 134

[同人文] 特傳 all漾 新的開始(不定時更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6-20 12:24: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5-7-6 17:44 編輯

第一章

「冥漾,你和玥夜打算选哪个学校啊?」前座同学转过头来,对桌上很好的成绩对我问着。

我的名字是"褚冥漾"。身高170公分,種族:妖師.神族,是公會最年輕的全袍級學生,也是一個巡師,而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表裡內外都一樣超冷的女孩,她叫"沈玥夜"她是公會最年輕的三袍級學生,我們在守世界都是用假名來出任務,所以連我哥都不知道,要不是因為舅舅的言靈,說不定我現在還不知道有關守世界的事情。

「同学,魂归来。」坐在前面那幸运的家伙突然抽出一卷纸往我头上一敲,讓我回到正在伤脑筋要怎样填学校的学生。

「我听说中县有间学校工科感觉还不错。」幸运同学干脆把椅子转过来,拿了原子笔就在我的单子空白处画圈圈,「如果你也申请能过,我们还可以再当三年同学哩。」圈圈里面出现了鼻子跟眼睛,然后是米老鼠的图案浮现。
「再说吧。」
...........................
「你们搞什么鬼!印这种不存在的东西给学生填,现在又查无此校,耍人是不是!」那本学校资料被我哥摔在主办中心的桌上, 好几个柜台小姐将那本资料传了又传,每个人看过那行小字之后都重复同一种可以算是看到鬼似的惊讶表情。

褚冥月把那本罪魁祸首从小姐的手上抽回来,重新又摔在桌上一次,「找能作主的来说!」
就在我哥正在發飆時,坐在我旁邊的玥夜碰了碰我的肩膀,指向電動門外的人影,而我只是點點頭回應到。
............................
「漾漾,你入学通知来了喔。」一回到家,那个有魄力的老哥正在一边看他的电视节目,另外一手把个牛皮纸袋文件递来给我。

「漾漾,你那间学校什么时候新生训练?」她抬起头,拿那双据说会迷倒人可是却都拿来视杀我的美丽眼眸盯着我看。

「下下礼拜一。」
「嗯」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0 13:40:54 | 顯示全部樓層
什麼時候姐姐變哥哥了……
算了,反正感覺還不錯,期待下一章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0 14:16: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地點:台中某火車站

一大早起了床,我和小夜來到火車站,大清早,車站的人其實非常的少,更何況這地方是比較偏遠的站,自然不像市中心那樣子不管何時都是人來人往,待車區包括我在內就只有四個人,一個是每天起早然後轉車到市區的阿婆,
五分鐘之後阿婆坐上了一班車離開了。

另外一個剩下來的人就沒有看過了,那個人高高瘦瘦的,穿著今年很流行的民族風服飾,樣子看起來應該跟我老哥差不多年紀的蛇眼繼承人。

「同學,你們要去參加新生訓練嗎?」漂亮的大姐靠了過來,「嗯!是啊」這是我第一個反應。
「我也正在就讀,而且學園裡從高中可以直升大學,以後也多多指教囉,學妹們。」
「學姊你好。」
那位學姐還是彎著柔柔的笑容,然後點點我手裡的紙袋,「將裡面的安全手冊都看過一遍了嗎?」那位學姐笑了笑問著。
「看過了。」其實我根本沒看過,再說我都知道了Atlantis學院的事情了,幹嘛看。
一個巨大的車鳴聲傳來,這時學姊突然立刻站起身,「車來了,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她說,抓著提包就急急忙忙的往外面沖過去。
這時小夜用精神傳話給我"等等冥!你忘了?"我用了一個疑惑的眼神看向小夜"你忘了守世界的所有人都不知你是不只一次進入守世界嗎?"啊!對噢,抱歉我忘了,我對小夜吐了吐舌頭"冥......."小夜用一個很無奈的眼神看著我

那位學姊抱著手提包,就這樣往月臺下一跳,一雙漂亮的眼睛還帶著疑問,好像是問我們為什麼不跟她一起跳下來,火車撞上去了。
...........................
突然手機響了。
「喂?」我將手機拿出來。
『你怎麼沒跟著撞車!?』手機的那端突然傳來極度不耐煩的聲音。
「啊?」這我知道阿,要不是你們都不知道我早知道守世界的事情,我須要裝嗎?T-T
『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把你接過來,你居然沒跟著跳!』手機那邊傳來嘖的一聲。
手機那一頭的人顯得很沒耐性,也不等我做出反應就繼續說話,『算了,我過去接你,給我待在原地不准亂跑!』很命令的口氣。
啪一聲,手機斷線,只傳來嘟嘟的聲音。
不知道抓著那支手機原地站了多久,直到有個很細的聲音在我後面傳過來,我大概用不到零點幾秒就馬上回過身,快得連對方都愣了一下。
對方愣完馬上換我愣了。
竟然是冰與炎的殿下.........
「你這遲鈍的傢伙!」冰與炎的殿下用很不耐煩語氣對我說,「對不起!」我說。
「他們要再開一次校門,如果你再沒進去也不用註冊了。」口氣很差,極度的差。
「還有十分鐘下一般電車才會來。」看了下手錶,又發出有點不爽的聲音,然後紅色的眼睛瞪了我一眼,逕自就在月臺上的休息椅子坐下。
還有十分鐘?
那好吧,反正我還有時間來研究一些東西。
「拿去。」他彎下身抽出三罐蜜豆奶,一罐往我這邊拋過來,一罐往小夜那邊拋過去。
居然喝蜜豆奶喝到一半突然睡著,還是靠著飲料機睡,半節吸管就叼在他的嘴上,另外一邊接到蜜豆奶罐子裡。
月臺下的鐵軌突然開始震動,火車來了,紅紅的眼睛突然睜開,然後俐落的從地上跳起來把嘴巴裡的吸館和罐子往旁邊的回收桶一丟。
「快沖!」他叫著,看著我好像還慢吞吞的動作就跑過來一把把我從地上拖起來。
哇!我可以自己走阿.........
下一秒,小夜跑到我旁邊在我耳朵邊輕聲的說「先睡一下吧......」接著我失去了意識。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0 14:37:35 | 顯示全部樓層
各位,
今天我第一次寫文不知道寫得好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0 17:02: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5-9-19 14:07 編輯

第三章

我醒來的時候,看見的是滿天的白花花一片,然後還有消毒水的味道。
我看見床邊有個白白的東西像潑出去的水一樣灑翻了滿床,其中還散佈了好幾條紅,像是白布底下潛伏的蟲般,那個冰與炎的殿下正趴在我床邊睡。

病床旁邊的拉簾突然被無預警的用力拉開,發出了很大的「唰」聲,整個室內立即回蕩著那個很巨大的聲音。
我看見一個獅頭,呃......容我修正一下,其實是一個名叫提爾的死變態。
他看了我一眼,用很奇怪的眼神,若硬要形容的話,有點像是被蛇盯上的那種令人起雞皮疙瘩的詭異感覺,然後他把視線移向正在沉睡中的冰與炎的殿下。
那個提爾突然大張了手,像是要一把抓起小雞一般往我的床邊撲下去。

那只「小雞」的動作快得更多,像是一團颶風。
冰與炎的殿下不曉得是什麼時候醒的,一把撐著我的床側很俐落的躍高,然後迴旋了圈一腳就往土著的臉上踹下去。
土著被踢飛了。
死神的臉還有點睡後呆滯,臉上有銀白長髮壓出來一條一條的痕跡,紅紅的眼睛呆呆的看了我一下,好像沒有意識到他方才痛扁了一個土著的行為。
反射神經......是嗎?
那個提爾哀嚎著從地上爬起(居然沒給踢死),然後嘴巴裡念出了長長一串通用語。
而且他臉上還有兩管可笑的鼻血滾了下來。
這次,冰與炎的殿下終於清醒過來了,原來迷糊呆滯的眼睛瞬間掛上冷霜,抿著嘴巴一句話也不說的瞪著那鼻血土著看,連我都看得出來這種表情是正在警告,可提爾仍是哇啦哇啦的念出長串,間接還擺出奇怪的表情, 果然不出所料,五秒之後土著又被踹回原位。
「你昏醒了?」 轉過頭來,口氣非常之不好的對著我問。
連忙點頭「你們有看到一個女孩嗎?」我說,紅紅的眼睛瞪了我一眼,居然有點冷笑的,「她說有事等等就來。」
又沒被踹死的土著竟然重新爬起來,這次他不敢招惹冰與炎的殿下了,毛手毛腳的爬到我床邊,像個蓬毛的大熊,「同學,睡一覺好一點了沒?」
「好一點了。」我說。
提爾又笑了,咧著嘴大笑,是很美式海派的笑法,「那很好,你錯過就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我點了點頭回應。
........................
「這裡是Atlantis學院。」冰與炎的殿下點著手上的徽章,這樣告訴我。
「這裡是健康中心。」像是要抗議一樣,提爾一邊將被單塞進去一個大大鐵制的垃圾桶一邊喊著。
用紅色的眼睛惡狠狠的再度瞪了他一眼,然後回過頭,「Atlantis學院包括你們所說的高中一直到研究所都有,招收的學生自世界各地而來,所以共修的科目幾乎都是不同的,因個人而異。」我點點頭。

「歡迎哪同學,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的名字則叫做鳳柩。」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鳳,怎麼當初沒想到要取獅柩這名字?
然後我立即說出我的名字,「我是褚冥漾。」獅子頭土著喃喃念了幾次我的名字,在抱怨中文翻成通用文怎麼這麼難念。

我感覺到連這裡面的地板都在震動,原本喝到一半擱在旁邊的柳橙汁給那震動震得摔在地上,濃稠稠的橘色擴散,像是地板突然張大嘴巴咧了笑容似的嘲笑。
提爾發出二度哀嚎。

接著我跑到窗戶前看著外面, 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警戒性的回過頭看見提爾,他用一種近乎默哀的表情看著我,「同學,祝你好運。」他說,可我在他臉上又看見等戲看的好笑,「剛剛跑過去那個,是你的教室。」
「別亂說,他教室不是那間。」 耳邊傳來的是學長的聲音。

一個敲門聲傳來,就離門口最近的提爾拉開門,兩個纖細的身影閃了進來。
進來的人眼熟到不行。
「庚。」見到來人,學長站起身微微頷了頷首。
學姊同樣禮貌性點點頭,然後看向我,「學妹,又見面了。」同樣是柔柔的笑容,「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中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
「庚,跑出來了。」他抬起右手點點自己的眼睛。像是驚悟似的,學姊立即捂住眼睛,然後是有點尷尬的一笑。
「小夜!」我喊著那個跟名叫庚一起進來的女孩的綽號。
「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多少處理一下吧。」柔柔的聲音這次針對的是提爾,後者無奈的聳聳肩。
「反正他們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提爾哼了哼。
「放久了會有臭味。」學長不悅的皺起眉頭,然後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往外扯,而小夜跟在後面「我要帶這兩個到他們班級報到了,你慢慢處理吧。」一出去我看整個自健康中心開始的走廊上躺滿了一具一具的屍體。
「你臉色很不好,不舒服嗎?」掛在旁邊涼涼沒事做的學姊好心的這樣問。
我搖了頭。
「既然這樣,我就先帶這兩個傢伙去報到。」
學長帶我走到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大空曠處˙看不到盡頭,只看到裡面有好幾個據說應該是教室的水泥方塊到處亂跳。
「我找到你的教室了。」很輕鬆自然的語氣。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0 17:11: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5-8-13 21:04 編輯

希望各位讀者會喜歡~~~~~~~~
也請大家多多支持~~~

點評

你好,回覆字數未達15字,請於七日內更正,若未更正將刪帖處分。  發表於 2015-6-22 09: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0 17: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其實可以把你想說的話放在最後面的。
還不錯喔,所以這篇漾漾是男生?女生?
這麼有一個 " 學妹,又見面了 "?
這篇有CP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0 20:03: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5-9-19 14:14 編輯

第四章

學長指的那間教室跳得特別兇狠,估計時速應該有一百二,大空地發出最大的聲音就是它!
「你的程度還不夠看見彼岸水。」冷冷一笑,擺明等著看好戲的學長從口袋掏出了一張紙,「天上飛、影現。」接著,那個紙翅膀拍著拍著就拍進去空地裡面,然後慢慢要往彼岸水停下去。
之後,我看見疑似鯊魚嘴巴的東西在紙翅膀停在地上的同一時間突然『吼!』的一聲把翅膀吞了。
「看好,我只做一次給你看,這個東西要這樣用。」一腳踏上白色衝浪版之後,學長彎下腰從版子上面翻開一個小小夾層,然後立起裡面的三角架子,架上綁著一條白繩,學長抓起了白繩正好到腰部處收緊在手掌上,「這樣就可以用了。」
「我知道了。」而我旁邊的小夜只是點了頭回應。
「我先告訴你以免你搞不清楚狀況,在這所學校裡面每樣有生命東西都有一個名字束縛他,就像我們腳下的板子也有名字,你需要他的時候呼喚它、用完時候感謝他是基本使用禮儀。」學長很冷靜的這樣告訴我。
「這傢伙名字是斯林,你要用之前要這樣說:『請給我水上賓士速度,斯林。』」
「奔跑吧。」
「斯林,追上去。」拉著繩子操縱方向的學長依舊站的很威風直挺。
「看好,那間是你的教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追在巨大水泥塊後面的學長就在我眼前這樣說。
那間教室上面寫著:一年級、C部。
「學校是按照異能能力分班。」
喔…原來啊…
「你聽好,這裡的每間教室都有它的名字,只有正確叫對名字,它們才會停下來讓你進去。」學長控制好速度之後,轉頭過來對我說。
「我知道了。」
於是學長開始說話:「記好了,這間教室的名字是:布裡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
「那叫錯會怎樣?」
「不會怎樣。」學長的答案出乎我意料之外。

就在我們兩個僵持不下的同時,遠遠另你外一邊也出現了衝浪板,上面有個穿學生服的傢伙也追著教室跑,然後嘴裡不知道大喊什麼。
「那個笨蛋,叫錯名字了。」學長繼續一邊駕駛衝浪板一邊回頭。
那個人原本在追的教室突然靜止了下來。

我只用了半秒就看見水泥塊的上面突然推高了一個『#』的形狀。

然後水泥塊轉頭(我想應該是),突然爆走起來狂追那個學生。
「經常都有笨蛋叫錯教室的名字。」我旁邊又拋來這樣一句話。

那個水泥塊像是餓瘋的野狗突然看見帶肉的骨頭一樣,急起直追,追到整個空地轟隆隆的巨響。

然後,變成慢速撥放。

水泥塊跳高、落下。

砰咚一聲,砸在來不及逃走的學生身上。

「對了,叫錯教室的名字教室會發飆喔。」學長這樣說,然後指著那個還冒著『#』形狀的水泥塊,那個水泥塊還在左扭右扭的洩憤,「大部分都會這樣。」
「我先示範給你看,你最好不要是被壓死的那個,這樣帶你的我會丟臉。」補上第二段話,學長一扯繩子,整個衝浪板往右側滑去,就貼在教室門旁邊賓士,「布裡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再不停下來我就拆了你!」

我非常確定最後那一句咬牙切齒的狠話不是教室的名字。

就在學長發出最後警告的同時,教室突然震動了兩下、看起來活像是鬼抽筋一樣抖了抖,慢慢的停止不動。

「這樣就可以了。」

教室門突然敞開,我還來不及思考什麼彼岸水會不會流進去的問題時,前面的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我後面一腳把我踹進去教室,自己也跳進來。

「啊,對了。」我連忙轉頭,還記得學長的交代,「斯林,謝謝你。」如果這是在正常的世界的話一般人應該以為我瘋了。

「好了,快給我去位置上。」學長對著我和小夜說。
........................................
一進去我就看見了教室的最後面角落坐著一個女孩子,打從我們一進教室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瞪著我們看。呃、更正一下,她好像是盯著學長看。不用幾秒之後,女孩的臉上浮現某種崇拜跟紅暈。

「學、學長。」女孩湊了過來,手上抱著一份公文夾、裡面夾著數十張的紙頁,「你帶新生過來報到的嗎?」
我仔細打量這個女孩子,白白淨淨的、比我稍微高一兩公分,及肩的發燙了可愛的小娃娃卷後稍稍挑染了金色,是個很可愛的小女孩。
「嗯,庚有先告訴過你吧。」完全忽略少女期盼眼神的學長隨口敷衍了兩句,「點名都已經結束了嗎?」

「嗯。」女孩像大娃娃狗一般用力的點頭,只差沒有搖起尾巴。
完全看得很出來她愛慕學長。
「老師有交代要褚同學和沈同學把這些資料寫好。」女孩漾開甜甜的笑容,然後從公文夾裡面抽出末約九、十張左右的紙張,上面零零總總的散碎了不少黑字,是一些學生基本資料調查之類的東西,「寫好之後我會送去老師那邊。」

我連忙翻出一支原子筆開始填寫這些學生資料。

「原來褚同學和沈同學的代導人是學長,好羡慕喔。」女孩開始跟學長攀談起來,看來他們以前多少應該有點交情。

「啊啊,是學校臨時換的,不然我本來已經不接代導人的事情了,還有那個女孩的代導人不是我。」一邊瞄著正在寫字的我和小夜,學長一邊回答。
「耶?學校強制住宿嗎?」,「沒有強制住宿,可是我建議你最好住宿。」學長看著資料上的解說,這樣告訴我,「反正學校住宿的花費不大,只要你有本事住得進來的話。」
「像學長這種程度的人住宿舍應該已經不用錢了吧?」女孩仍是笑得很甜、繼續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學長,「庚學姊說黑袍的人住的地方都是學校免費提供的呢。」

「有一天,你們都會達到那個目標的。」久久,學長突然這樣說,臉上還掛著淡淡的微笑,跟剛剛那個兇狠的人完全不同樣。
.......................................
「對了,還沒跟褚同學和沈同學介紹我自己呢。」

女孩轉向我甜甜的笑了,「我的名字叫米可蕥,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她伸出手掌可愛的撥動了兩下「因為我很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我點點頭,小夜也是。

「叫你漾漾好嗎?」女孩仍是大方的甜笑,嘴巴裡卻說出一個只有我家人和小夜才知道、會說的昵稱。
「好的。」
「那叫你夜夜好嗎?」
小夜還是點頭,完全沒意見。
「那些有的沒有的之後再說。」學長一把抽起我和小夜剛寫完的資料快速的翻看了一下之後遞給喵喵收去,「這樣今天的報到算是結束了,接下來正式試學上課是一星期後......」
「咦?」我愣了一下,發出疑惑之音。
「怎麼了嗎?」喵喵關心的看著我。

「一般新生訓練不是應該三天到一星期左右嗎?」至少我聽說我同學就都是三天啊,為什麼這邊一天就結束了?我不懂。
那兩人一左一右站著然後看著我。

過了好半晌,喵喵終於打破沉靜的開口,「那個、漾漾,如果學校真的要進行新生訓練的話,三天應該是用不夠的。」她抖了抖肩膀,很沉重的說,像是有某種不為人知的內情。

我開始後悔問這個問題。

「本來新生訓練都要三天的,可是每次第一天就死一半、第二天又死另外人數的一半、其它還有重傷輕傷的,第三天根本沒有什麼倖存下來的人可以上課了;所以因為這樣學校才將新生訓練改成一天,剩下注意事項都寫在入學通知裡面的冊子上了。」喵喵很詳細的幫我解說。
「漾漾回家要仔細的多看幾次冊子喔,不然新生都很容易出意外的。」喵喵這樣認真的告誡我。
「他導師還交代什麼?」在話題告一段落之後,學長又這樣問了喵喵。
「啊,還有漾漾和夜夜的選課單。」喵喵手忙腳亂的從她的公文夾裡面又抽出一個小夾子塞到我的手上,「漾漾.夜夜,我們學校跟你們以前讀的地方應該會不一樣,上課、選課的方式也都全部不同,你好好看完選課單之後再交給學長請他送出去就可以了。」

「基礎課堂有三十種,你們可以在允許時間裡面選擇自己要讀的。」站在一邊的學長這樣告訴我,「另外進階課程與特殊課程有一百零八堂,有些是要看你們的經歷跟等級才能去上課,所以你們先看基礎課程就夠了。」
「阿,對了,喵喵有讀修選,有中國古文。」喵喵很高興的湊過來告訴我,然後我看見了密密麻麻的選課單中的確有這麼一門國文課,「還有外語修選、美術修選,漾漾和夜夜要不要一起讀?」

「基礎課程的話喵喵記得學長之前好像有選八大國家語文,漾漾要不要也選看看?」喵喵很崇拜的看了學長一會兒,這樣告訴我。
「吶,學長今天有選基礎課程嗎?」看著一邊動手不動口的學長,喵喵這樣問著。
偏頭想了一下,學長點點頭,「墓陵。」

「每個星期三都要回到自己的班級開會、然後社團,所以星期三不用上課的,只有早上一定要在班級上,下午就可以參加自己的社團活動了。」喵喵很盡責的幫我解釋。
「如果要跟學長選一樣的基礎課程可以嗎?」,「隨便你。」,「那喵喵也要跟學長同班。」喵喵連忙蹦回去座位上,那裡有個可愛的白兔包包,她從裡面抓出一本跟我一樣的夾子翻開,在裡面寫下,「也要跟漾漾同班。」

喵喵改好課程之後拿出了一個銀色的小懷錶,「呀,時間很晚了,學長還要送漾漾和夜夜回家吧?因為學校的接送工具都已經出發很久了,喵喵也有工作要出去了。」她集集忙忙收好東西之後連忙露出抱歉的笑容,「那就這樣囉,漾漾和夜夜我們開學之後再見。」
也來不及等我回禮,她就拉著包包往外跑。

一隻莫約一層樓般巨大的白貓從教室外面竄過去,然後發出『喵~~』的巨大貓叫聲。

貓頸上有掛著很像座位的皮制工具。
喵喵就坐在那東西上面對我揮手拜拜。
只是半秒時間,貓竄過去,我看見九條毛茸茸的尾巴拍打過教室門、窗戶,然後隨著轟隆的腳步聲之後消失。

「那是白貓王、蘇亞,米可蕥的家族座騎。」學長鬆開手彈了一下手指,教室門砰的一聲自動關上,教室裡面又立刻安靜下來。
「那走吧!」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0 20:12:3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要回讀者的話,可以在留言的下方按 "回覆 "
這樣大家就會知道你在回覆誰。
還有,標題能改一下嗎?要不然不確定你什麼時候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1 00:50:2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現在是黃昏。
「你們站在門口幹嘛?」
我身後突然冒出聲音,我立刻轉過頭,見到我哥站在我後面用一種看見路障的表情看我,「要就快進去、不要站在這裡擋路。」他的手上提著泳裝的包包,看來今天大概跟誰約好了去玩水。

一個小禮盒擺在我面前。

「拿去。」冥月的手上出現了一個蛋糕禮盒,也是報章雜誌介紹過很有名氣的一家甜點屋,「老媽晚上有事情會晚一點買東西回來當晚餐,你先吃這個。」然後他繞過我自和小夜走回家裡,拿了鎖開門、進去。
看著我老姐的背影,我又低頭看了看蛋糕盒。
「我先上去了。」小夜拍拍我的肩膀並微笑著對著我說。

「學校好嗎?」冥月從廚房走出來,手上是兩杯蜂蜜檸檬茶,她放了一杯在我前面給我配蛋糕,我看了看冥月,拆了蛋糕盒。
「恩,很好」我回應道。
.................................
「漾漾,去幫我買包鹽。」正在廚房整理午餐的餐盤的老媽突然喊了我一聲。

「沒了嗎?」我很快的從樓上房間跑下來,看見老媽一邊擦著手一邊掏出一張五百元大鈔給我。
「晚餐可能不夠啦,你去買個幾包回來放,看你要不要吃冰順便幫你哥買。」交代了一下之後,老媽又鑽進廚房開始準備她的東西。
我媽很喜歡廚房,更喜歡煮東西,不是我吹牛,她甚至比很多有名的大廚都厲害。

「啊,對了漾漾。」本來拿了一包麵粉不知道要幹嘛的老媽突然喊住走到玄關的我,「你前幾天髒衣服裡面有一隻手機沒拿起來,是誰的啊?」她的手上掛著我的那只免充電鬼手機晃來晃去。

三步並兩步的沖過去,我連忙把手機拿回來,「沒有啦,學校送的。」
老媽的臉很疑惑,「學校那麼好喔。」不過她好像沒有追問的意思,把手機還我之後就回廚房繼續她的大工程了。
「對了,哥和小夜嘞?」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看到那個魔王和小夜。
「一個聽說跟同學去看電影了,一個說有事就跑出去了。」廚房裡拋來這麼一句話。
「喔。」

穿上布鞋之後,我猛地拉開門,門外站了一個人,不是我姐。
而是.........鬼族!!!
接著我是甩上門。
「你就是褚冥漾嗎。」 像是冷凍庫裡面拿出來的聲音就在我腦後飄來,凍得我頭皮發麻。
對了!老媽還在家!
不行!如果被媽看到她會嚇死的。
接著我拉開門就往外沖,果不其然的那個鬼族也跟著我跑出來。

「冥漾!」他看見我朝著他跑過去,很高興的舉高手對我揮。
就在我打算一直線往他身邊沖過,幸運同學突然一把抓住我,「跑過頭了,你是不是又被狗還是什麼東西追?要不要幫你趕?」他很好心的問被攔截下來的我。
「不用!」
接著那隻鬼族已經對我伸出手。
我聽見幸運同學的聲音好遠好遠,像是隔了一層膜。
那張面孔已經貼在我的眼前,我看見黑髮下的灰白色眸子死沉沉的對上我的眼睛,他的瞳孔就在我的眼前不斷放大。
「冥漾?」同學的聲音又飄來,相隔十萬八千里的遠。
「找到了。」貼在我臉前的嘴巴張張合合,吐的都是冰冷的空氣,而且......臭死了!
該死的死鬼是多久沒刷牙!
『找到你了......妖師的後代......』
.......................................
那知該死鬼推了我一把,然後我在橋上往後倒栽下去,看見鬼跟同學的影子逐漸縮小。
我記得排水溝的水被汙染的很嚴重、而且都是臭水。
等等......臭水!!!
接著一雙紫金色的眼映入我的眼中。
是個小孩,白白嫩嫩的奶娃。黑色的削短髮,非常古典的五官精緻的鑲在白白的小臉上,臉下穿的卻是一襲中國的古代袍子,上面是文生長接袖下面卻有點像武生這個是...........瞳狼!
『吾家下了結界,請放心。』娃兒奶聲奶氣的說話了,卻是老氣橫秋,『請快點起來做迎敵準備。』
等等!

他剛剛說什麼?
『敵人已經到了。』
我抬起頭,看見唯一沒有褪色的惡靈往下跳來、直直的沖向我,「我拿什麼鬼迎敵!?」我沒拿爆符出來啊~~~~
『這是鬼王的手下,請判斷迎敵。』娃兒浮在半空中,紫金色的眼睛看著我,『吾家已經布下了結界,所以不會影響到附近的人事物,請放心。』不給任何思考的空間,不遠的鬼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們面前,用他四隻瞳孔陰側側的看著我們,他的嘴巴勾起了大大的笑容;真的很大,因為他的嘴角一直裂開到耳根,泊泊黑色的血從他裂嘴流出來,整個空間裡面都是惡臭、比水溝水還要臭。

娃兒舉起了一隻手,我看見我身上的那只手機就浮在他的袖子前面,叮叮的聲音傳來,手機居然開始自動撥號起來!
『褚冥漾沒有反擊能力,撥號給黑袍中。』
瞳狼突然轉過身。
紫金色的眼睛好像有點怪異,『吞鬼準備,三、二、一。』
那個瞳狼突然張大嘴巴:張、大、嘴、巴,整張嘴大得比橋寬還要大。
我嚇傻了,我相信那隻鬼族也嚇傻了,『吞食。』
瞳狼將吞掉之後舔了舌頭,嘴巴變回正常尺寸,『敵人殲滅,撤銷結界。』
撤銷?
等等,下面是臭水溝啊!
接著我摔在地上,遠遠的地方傳來幸運同學的叫聲。

睜開眼,四周是軟綿綿的青草地,這是離架橋有些距離的上游處,比較沒那麼臭,而且堤防上下全都是種草。

風吹來,帶著青草的氣息。

「好玩嗎?」
順著聲音我轉過頭跟著看了過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到達的學長已經站在那邊等著我了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