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嫇

[同人文] 特傳 all漾 新的開始(不定時更文)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5-6-24 00:4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6-1-19 23:05 編輯

第十五章

「褚.玥,有人找妳們。」大清早,我和小夜在整理任務的資料。
我打開鎖著的門「誰!?」我注意到學長今天沒有穿黑袍,穿他的休閒服跟牛仔褲,看起來比較輕鬆多了。
「米可蕥他們。」學長看了我和小夜一眼,「我讓他們在大廳等。」喵喵?一大早來找我們?
「宿舍有做早餐,今天學校的餐廳應該沒有開,你們可以在大廳吃。」
「我們知道了,謝謝。」我和小夜連忙換了涼鞋跟包包跟就跑出房門。
一沖下樓果然看見喵喵三人組已經待在大廳、各自站了一個地方在打量黑館的大廳。

最快看見我的是喵喵,她露出大大的招牌笑容,「漾漾.夜夜早!」然後揮手,「我們來找妳們出去玩。」
「漾漾.夜夜,妳們應該還沒去過學校附近的商店街吧。」喵喵一語直切中心,「下星期有一堂基礎課程,漾漾和夜夜不是也有選嗎,就是墓陵。」喵喵說完我立刻想起來,這是唯一一堂跟學長一起選的課程,因為他最近工作好像很多,第一堂課就沒去第二次也沒去,不過老師都只是上一些國家陵墓解說而已,所以我也忘記學長也選修的這回事,「墓陵課下星期要帶爆符或者一些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要開始上現場實習課了。」
「我跟千冬歲都要買祭咒的水晶,漾漾和夜夜也可以去看看,上課一定都會用到。」喵喵拉著我和小夜的手,笑的很開心,「既然大家要一起去,要不要問學長看看?大家一起逛街不是比較好玩嗎?」

「左手邊的商店街是一般我們逛的商店街,再往下會接到地獸的村莊,建議沒事最好不要繼續往下,地獸很好客,有可能會回不來。」千冬歲推推眼鏡開始他的分析講解,「右手邊的商店街一般不太多學生會去,因為那邊連結時空之門,來往的人很多、非常混亂。不過那個裡面有黑街,有時候會買到很神奇的東西。」
「水晶一般商店就可以買到了,那漾漾想去哪邊逛?」喵喵這樣問。
「去左邊。」走在最後面、被邀出來的學長突然出了聲音,「右商街對你們來講還太早,所以全部給我去左邊。」
話一出在場完全沒有人敢反駁。
「那我們就去左商街。」喵喵拉著我的手,然後朝所有人這樣說。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始移動。

「先去買水晶,然後去找點東西。」學長說。
「祭咒用的水晶大部分都是精靈或者妖精族那些自然守護者培養出來的。」千冬歲站在另外一邊,然後拿了我剛剛看見最便宜的那一顆,「像這種商店因為高價的東西比較負擔,所以他們會有這類的次級品,這個就不是精靈們培養出來的水晶,這應該是別的種族做出來的贗品,雖然可以用,但是沒有精靈族的水晶效果那麼好。」

在我們買完水晶出來之後找到萊恩時,他正在跟一個沒有見過的人說話。
萊恩一下子點頭一下子皺眉,發現我們出來之後就跟那個人打了招呼後快速的走過來,「聽說最近複進一帶都不平靜,好像連右商街也是如此。」他與學長點了頭之後這樣說,「好像是『時間』到了,已經開始有一些不入流的東西進來,想探查些消息。」

「小角色。」千冬歲我.小夜.學長與喵喵退到一邊。
「來刺探消息的,準備好被修理了嗎。」整個市場都震動了起來。
「年輕人,加油喔!」二樓的頂的兔子播報員突然用她的麥克風大力傳送。
萊恩豁然一把抽起地面上的黑色雙刀。而就在刀起的那一瞬間,地面上的影子猛然像是水一樣整個脫離地面往萊恩撲去。
「看來只是使役。」學長看著那片被盯在牆上的黑影,這樣說,「這種程度的東西妳們也可以收拾。」
「要給漾漾或小夜嗎?」聽見學長說話的萊恩回過頭,這樣問。
紅眼看了我和小夜一笑,「給她們吧,她們也該實習一下我們平常做的事情。」
「好。」萊恩豁然拔出他的刀,下秒幻武兵器就消失,一被解除箝制的黑影發出了尖銳的聲音,然後從牆上落到地上。
「小夜,誰去?」「剪刀.石頭.布。」
「漾漾,妳去。」「嘖。」
「漾漾、加油!」喵喵揮手大喊,很樂的在旁邊看。
下一秒,我拿出爆符變成一把匕首,刺到地上。
「別想跑,你以為我會給你帶資料回去嗎。」他用力揉了幾次腳底,蟲變成爛渣,沒了。
「漾漾。」喵喵幾個人湊過來「幹的好!」她笑的很開心,順便幫我拍拍灰塵。
「就生手來說,算是很厲害了。」千冬歲推推眼鏡,然後下了結論。
「這個只是普通的使役,大概想先觀察一下學校附近的狀況。」學長把腳上的東西給蹭乾淨之後才走回來。四周的觀眾見沒有好戲可以看了,就紛紛散開,「沒什麼特別的。」
「晚一點我還有工作,你們先回去吧。」學長說著說著,然後把他手上裝滿水晶的紙袋遞給我,「先幫我拿回去放,我直接到工作地點。」然後他把一把鑰匙放到紙袋裡面去。
「學長再見。」喵喵幾個人很快就對學長打完招呼。
「我們也該回去了。」千冬歲說。
「好。」
...............................
「啊!對了。」
「漾漾,怎麼了?」千冬歲問。
「喵喵,接下來的三天可以請妳幫我和小夜請假嗎?」我把頭轉到喵喵那邊。
「漾漾為什麼?」喵喵問。
「因為我們要先回家弄一些事情...」小夜說。
「好!那漾漾和夜夜要趕快回到學校喔!」喵喵說。
我和小夜立即點頭。
「那我們先回宿舍囉 !」然後我和小夜往黑館的方向走去。
「漾漾.夜夜再見。」

回黑館後,我們快速的回到房間換上紫袍戴上面具,而我趕緊把學長的東西放下,用傳送符趕到任務地點。
「夜,跟我們一起出任務的有誰?」我問著旁邊的小夜。
「是......」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4 18:4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5-6-27 01:28 編輯

第十六章

學長一進教室,整教室大約十來個學生都拚命盯著他看。
墓陵課本來就是冷門的課,所以人數都不多,大概沒有人會想到會有黑袍來選修這種基礎課程。
他直接就坐到我旁邊的空位,然後把黑大衣脫下來,裡面穿的是T恤跟牛仔褲。
「我跟另外兩個外校的黑袍去處理獄界結界問題,快三天沒睡,都在跟惡鬼道的東西對峙。」學長勾起冷笑,自動自發的告訴我。
「獄界?」一聽見這個名詞,原本正在各做各事的喵喵和千冬歲立即湊過來,幾個人圍成一圈,「聽說最近獄界跟妖靈界都不太安靜。」
學長笑笑的,沒說話。
我覺得他好像不是很喜歡跟別人討論工作上面的事情,從來沒有聽過他跟別人聊這些,除了偶爾他會主動講兩句。
「漾漾和夜夜不是有看過妖靈界的嗎,跟萊恩和千冬歲在一起時候。」喵喵轉過來沖著我和小夜笑,「他們一向不是很安分,永遠都喜歡攻擊想要的東西。」
「可獄界比妖靈界更兇狠,難怪學長要一次出動三個黑袍。」喵喵爆出愛心的眼睛又轉向她心愛的學長。
「你也遇過獄界的手下。」將銀髮拉下來重綁,學長漫不經心的說著,他的音量很小,只有我們兩個聽的到,「比申惡鬼王。」
「啊!對了學長!」「幹嘛?」可能沒注意到我會突然喊出來,學長有一秒錯愕。

「這個送你!」我急急忙忙從背包裡面抓出被我遺忘大概有半月多的小盒子,包裝精美的暗藍色,買了之後就一直放在裡面遺忘存在。
那天跟喵喵、庚去買的項鍊。
坐在旁邊的喵喵一看見我拿出盒子馬上瞪大眼睛,「不會吧漾漾!你現在才想起來!?」反正我就是記憶爛。
「?」學長瞇著眼睛,臉上有個大問號。
這讓我覺得奇怪,學長不是一向都聽的到我在想啥,怎麼會是這種表情?
然後他閉上紅眼、睜開,「項鍊?」喔,原來還是在偷聽。
「漾漾你送學長項鍊?」千冬歲好奇的湊上來看。
學長將盒子打開,裡面是那個銀色狗牌項鍊,有一簇紅的像是要燒起來的火。是說,我上次買的時候這個火有這麼紅嗎?
「這是漾漾答謝學長照顧特別選的。」喵喵吃吃的笑,像是鈴鐺在響,「庚跟我都看見他找很久。」
實際上並沒有找很久,因為我不會買這種東西。
「答謝我?」我聽見學長冷笑了聲。
就在喵喵好像還有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原本有點吵的教室突然安靜了下來。
墓陵課的老師來了。   
…………………………………………
他是一個紫袍。
第一堂上課時候我有看過他穿紫色的大衣來,只是很詭異的是,他穿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像壽衣,於是我覺得還好他現在不是白袍,不然就很像殭屍出棺了。
「各位...同學......現在請移動你的腳步......我們要到......第一實習場去了......」
「這好像是穿越隧道。」喵喵靠在我旁邊走,然後這樣說,「跟移動符是同樣的意思,不過這個比較費腳力,可一次可以傳送很多人。」

「大概是某座墳墓裡面吧。」走稍前面的學長拋來這句話,「我聽說這位老師很喜歡求生遊戲,他會把學生丟到墳墓裡面......類似古代巨型墓陵那種,然後要運用課堂所學自行逃生。」我一秒看向慫恿我填課的喵喵,她也是一臉驚訝。
喵喵也不知道。
「這樣很好啊,可以就地野戰實習。」千冬歲推了一下他閃閃發亮的眼鏡,勾起一種詭異的笑容。
「學長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喵喵連忙追問。
「因為去年我在保健室睡覺時候看到的,有一大票人身上掛著白骨跟詛咒幽靈跑去求救。」
「各位同學......我們已經到了......第一實習現場......鬼王塚......」
「這是獄界與精靈族大戰時候......據說曾經虐殺一百多名精靈......的地獄鬼王......之後被聯合封印......埋在這裡......」老頭兒講話斷斷續續「精靈們在此地做了......很多封印......後來鬼族陸續的來此......也放下了不少機關......所以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功課......到中心點之後拿回......學校徽章......就過關......」
「精靈跟獄鬼族大戰?」學長的表情變的有點怪怪,像是自言自語,「那不就是耶呂鬼王塚......?」,「我以前學習精靈歷史時候,裡面記載了大約一千多年前的舊史中有一段大事記,耶呂鬼王跨越了獄界降臨到世界上,捕捉了許多安棲之地的精靈殘殺致死,就連靈魂都讓他當做糧食而吞噬,是當年的最大災難。」
「後來精靈族中的冰牙族精靈三皇子聯合附近一帶的貴族精靈們將耶呂鬼王重創之後鎮壓,將他的屍骨藏在最冰冷的地底下,從此不見天日......」
「可是我聽說鬼王塚的屍體好像會作祟耶。」千冬歲靠過來,開始跟著講鬼故事,「鬼王塚聽說有很多精靈族的寶物,所以來冒險的人很多,可是卻沒聽說有活口。」
「請各位同學......珍重......」
………………………………………
「時間到了。」

就在學長說完話的那一秒,我突然覺得腳下一松,那條黑色的道路突然不見了,整個人都踩空。

「哇啊!!」

我們從半空中被拋下。

我看見下面整個都是黑的,那個光已經消失了。

「『冰之翼、水之器,糾羅纏結蛛網、現!』」在我旁邊的學長顯然鎮定非常多,一下子就拿出一個藍色的圓圓珠子念了咒語。
黑暗中,我看見一個透明又有點銀白的東西從學長手中竄出來,然後像網子一樣四處擴散。不用幾秒鐘之後我摔在一個冰涼涼的東西上,四周也傳來咚咚咚的聲音,幾個學生在另外一邊滾成一團。
很快的我們全部都發現,我們摔在一個冰做的大蜘蛛網上面。
「點光。」喵喵立刻爬起身,一彈指,她的掌心上出現了一簇火,四周微微的亮了起來,「下面有東西。」說著,她將那小火團往下丟,然後蜘蛛網下面立即明亮。
全部摔在網子上的學生們都倒抽一口氣。
蜘蛛網下不到幾尺的距離就是銳利的尖刺山,剛剛如果直接摔下去九成十全都變成肉串,接著就會END,下臺一鞠躬。
「哼,小意思。」學生裡面有人用鼻孔噴氣式說話,然後他站起來,「不用這個東西我也可以走。」他手上多了一個銀色的小翅膀,然後整個人浮起來往外飄。
「啊啊,A班的人都覺得自己比較優勢。」千冬歲伸了伸懶腰,涼涼的說,「要不是學長動作快,他們還得狗吠哩。」
一見到自己的同學走了,有幾個一樣是A班的人也陸續離開冰網,然後是B班的人,到最後網子上剩沒幾人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見到四周大約只有我們,千冬歲突然露出邪笑,真的是邪笑,會讓我想到萊恩裡人格發作時候的詭異笑,他們還真不愧是好搭檔,「人都走光啦,我們可以慢慢來策劃一下路線圖了。」
「嗯嗯。」喵喵立即湊過來。
那一秒,我看見狐狸跟貓。
「雖然我不擅長戰鬥,不過可別忘記我是雪野家的人。」千冬歲說這話時候看了學長一眼,然後又對我和小夜笑了一下,「漾漾和小夜要看仔細喔。」他彈了一下手指,四周立即浮出來好幾團青白色的鬼火,整個空間都被照亮。我才看清楚原來我們在墓塚裡面的一個小房間,四周都是牆壁,只有底下有個小門,估計剛剛那些人應該都從那邊走了。
「降神、歸一咒、西之虎鬼馳奔之路。」千冬歲唰的一聲手上突然多了四張白符,眨眼就著了白色的火,感覺有點像在看特技。
火燒盡,然後從千冬歲的手上落下、停留在他胸前的半空中,「指路與預咒,先占後卜,現。」
銀白色的灰立即湊在一起,然後分裂,變成簡便地圖。
地圖出現了幾個移動的小光點。
「這就是雪野家的追蹤術嗎。」學長彎起了唇,感覺好像頗有興趣,「真不錯,這一手不簡單。」
千冬歲也笑了,「不只追蹤術,還可以預知他們會發生什麼事情,例如最前面那組在左上角光點,他們很快就會玩完了。」就在千冬歲說完的不到幾秒後,銀色地圖上的某處光點突然碎開。
一個慘叫聲從遠方回蕩到我們這裡面,淒厲到了極點。
「接下來是右下角第三小組。」兩秒後,光點爆開,第二次的慘叫回蕩在小空間裡面。
「然後中央第五小組。」同樣的光點爆、人慘叫。
過了大約三十秒之後,千冬歲才彈了一下手指,四周的鬼火跟銀白色的灰燼同時消失,「這三條路的機關已經都報銷了,可以選你們喜歡的走,第一階段的路都指向同一個地方,第二層才是迷宮。」所以你讓別組人先去送死是嗎......
「放心,醫療班應該會在這裡待命,他們還死不了。」學長豁的站了起來,「走吧,下去了。」
「準備好了沒有?」學長笑的很邪惡。
「我和小夜自己上去就好了……」我說。
接著我看見喵喵也蹦了下來,往我身上一踩借力安全滑壘。
「點光。」
最後一個下來的學長拍了一下手,四周立刻亮了起來。光是直接從牆壁上發出來的,整個石牆路都閃閃發光。
眼前出現好幾個分別的道路,大概有七、八條,都是石牆路,天花板也是石頭壓頂,感覺好像很不穩會隨時崩塌。
「第一條、第四條、第七條都可以走。」負責記住剛剛地圖的千冬歲這樣說,「第六條還沒有人走過,不過路上也有機關。」
「那我們就走第四條吧。」學長看了一下,然後指著最中間的路,「其它兩邊的血味很濃。」
「沒問題。」我,喵喵,小夜和千冬歲異口同聲的說。
為什麼我要走第一個!?

「據說耶呂鬼王性好血色,當年的精靈每個都慘遭淩辱,等精靈大軍攻進來時候,到處都可以看見鮮血與肉塊,還有已經扭曲到看不出原樣的精靈......」走在我後面的學長很小聲很小聲的在我耳邊細語,「就像呢......你現在快踩到的東西一樣......」我愣了一下,本能性的低頭往下看。
有個人頭滾在我腳邊,新鮮的,還在噴血,他的眼睛翻白死死的盯著我看。是剛剛先走的學生之一,四周散滿了血跡和肉塊,還有斷的到處都是的切刀。
我居然聽見有人在笑,有人在竊笑!發出細細的聲音在竊笑!我轉過頭,在竊笑的那個居然是學長!!!
學長今天變得特別邪惡。
「接下來往下走。」喵喵站在往地下的地孔旁邊,「鬼王塚不知道當初建立時候有多深,可能還要走很久。
蹲在地孔旁邊的學長拿出一條細繩子打了幾個結,然後就綁在地孔的入口處一個石柱,「我先下去,然後褚、玥,米可蕥,最後千冬歲。」他鬆開手,把剩下的繩子拋進去地孔裡面。
「好。」點點頭,學長就沿著細繩往地孔下滑下去,一下子就消失在黑不見底的地穴裡。
「看來已經有人經過這裡了。」學長彎著身,在地面敲了敲兩下,哪邊有幾個鞋印踩在久封的塵土上,「不過他們沒有仔細看。」
我跳在地上,然後上面跟下來小夜,喵喵,最後一個是千冬歲。
「這裡好像是第三大廳,鬼王曾經用來做樂的地方。」蹭開地上的灰塵,千冬歲這樣說。
「當年精靈軍隊攻入鬼王之城、也就是這裡,將鬼王封入最地底處之後將城整座沉入地下當中陪葬,所以這些都是當年留下來的遺跡。」學長繼續歷史講古,他拿出一紙風使符,「這是風使符,『風卷』。」他放開手,風使符落地的那一秒就卷起了小小像是颱風的東西,然後整地上的灰塵都被封刮著跑。
不用幾秒之後,滿地的灰土全部被吹開,底下居然是透明的,牆壁上發光照在上面閃閃發亮,像是水晶一樣。
「好美。」喵喵也看呆了,透明的地板下面好像有水流,扭曲變形。
「水華,這是高等的魔晶石,沒想到鬼王居然會用這種東西當地版。」千冬歲看著地板這樣說,「上面有字。」他沒說我還注意到,地板上有一些淺淺的痕跡「這好像不是現在的通用文字。」喵喵蹲在地上摸來摸去,那些蟲字的範圍很廣,幾乎寫滿了大半個地板,因為有水流的關係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嗯,這應該是某種種族文字?」千冬歲也蹲下去看字。
終於有一個千冬歲看不懂的東西了。
「聽說水華魔晶石中蘊含了魔力,我想鬼王應該是拿來吸收用的才會這麼大一片。」千冬歲看了我一下,然後推推眼鏡下了結論。
「這是精靈文字。」學長一腳踩上地上的爬蟲字,完全沒有古跡得來不易要好好珍惜的道德感,「精靈族的通用文字,只有精靈族的才看的懂。」
「上面記載了鬼王一役的相關事情,你們要浪費時間在這邊聽嗎?」學長好像很滿意我的答案,勾起冷笑這樣問。
「我想聽!」喵喵蹦起來,舉手。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知道。」小型情報收集中心的千冬歲推著眼鏡站起來,發出精光一閃。
「我們也想聽!」
學長踱著腳走了幾步,然後瞇著紅眼把地上的文字都大約掃了一下。
「這是秋天的事情,時間在風之深淵的精靈王上任第二年。」然後,他停下腳步開始講。
....................................
『這是風之深淵精靈王繼任前一位的第二年,當秋天的金楓落下之時,我們收到如此震驚而可怕的消息。
在西方一帶出現了耶呂鬼王,他打破時間的禁忌將城池設立在西之丘上。而安歇之地的精靈們尚未來得及脫離此地,當所有人收到消息時已經是惡耗的開始。
西之丘的歌聲不再,僅有數位當時被送走的精靈們來通報消息。
我與父親兄長們商討過意見,但是鬼王的勢力坐大,父親們認為精靈族不夠力量對抗如此邪惡之事,只做了消極的抵抗;可我認為是情不該如此下去,先是西之丘,當冬天來臨時後北之雪邊境也逐漸傳來有精靈噩耗之事。
於是我便與眾多精靈貴族們達成了協定,領起了精靈軍隊往西之丘前來。
然而慶倖的是,此事有許多精靈族們共襄盛舉,以至於到達西之丘這片舊有安樂之地時人數已經壓倒性的超過盤據在此的鬼眾。
軍隊在外環戰鬥了兩日,終於攻破了第一大廳,並且在第四日時收下了第三大廳,估計應該很快就能夠將耶呂鬼王等眾拿下。
於第三大廳記筆』

「這就是上面寫著的全部翻譯。」很快速把字翻譯給我們聽之後,學長停頓了一下,「最後沒有屬名,但是我想大約是當年發動攻勢的冰牙族第三王子寫的,可能是給隨行在後的書記能紀錄下來。」
喵喵做了一個雙手抱胸然後微蹲的動作,感覺很像祈福還是祝禱之類的什麼。
「原來這是紀錄而已。」千冬歲應該是一字不漏的記下了,然後點點頭,「看來其它大廳應該也都還有類似的字。」
「可是我們沒時間一個一個去看。」結束之後,喵喵搖頭,「時間有限。」
「我知道。」哼哼了聲,千冬歲看起來表情很遺憾。
「這些是精靈記的東西,應該可以在新史裡面找到相關的事情,你回去之後到圖書館看看。」學長拍拍手,四周變的更亮了一點,整個地板下的水都在發光,「如果這裡是第三大廳,那照上面寫的我們應該很快就會到鬼王當年被收拾的地方了。」
「漾漾、小夜趴下!」就在千冬歲喊了一聲之後,整個地面都在震動,轟隆轟隆的聲音從我們剛剛下來的地孔傳來。
「有人動到大機關了!」我後面傳來喵喵的聲音。
「剛剛那個機關把墓蟲放出來了。」千冬歲拉著我往後退,可是整個地板下水裡都已經爬滿了黑金色的蟲,它們露出詭異的牙齒,開始咬地板下。
「快走!」喵喵連忙推著我們往外跑,「墓蟲牙齒很利,地板會被咬穿。」
「別讓我知道是哪個白癡啟動機關的。」千冬歲發狠了,四周飄滿了詛咒鬼火。
「『風卷成型』。」 學長拿出了風符,然後他手上多了一把有點透明的槍,槍上有著銀色的圖騰,「這個地方不能用爆符,地板會打壞。」他用槍底敲敲魔晶地板,然後把風符遞了一張給我和小夜,「風使符跟爆符的使用方法一樣。」
「『與我簽定的物,讓包圍者見識你的型。』」喵喵拿出了黃綠色的幻武大豆。我看見了頗像美少女變身的那種光芒,從大豆突然伸展開然後卷住她的手,接著往外擴張,「夕飛爪!」
光芒散去時候,我看見的是一個鋼鐵樣子的五指爪在喵喵的右手上,爪子是金銅色的上面有綠色圖騰,看起來很漂亮。
「『風卷成型。』」千冬歲拿出了張風符,然後我看見他手上多了把跟萊恩有點像的大刀,不過它是單把、萊恩的總是雙刀。
「對付這種蟲夠快就可以了。」只拋下這句話,下一秒我看見學長已經站在門口,他四周像是狂風一樣卷起了大量的黑金色蟲,每個蟲都被切成兩半然後掉在地上,又被新的一批覆蓋上去。
接著,我和小夜對看了一眼。
『小夜,我會用辛亞剩存的力量,妳先把結界開啟,結束時,趕緊把結界撤掉。』我用唇語對小夜說。
然後小夜點點頭。
辛亞幫助我吧......
接著,我手上的白符突然碎了。
四周卷起了白色的風。
白色的風裡面我好像看見有人影晃來晃去,猛地有個人影突然晃到我面前。
辛亞看著下面,我也跟著他往下看,地板下面還是爬滿正在亂啃的黑金蟲,蟲下面有一層銀粉在發光。
然後他伸出手,手上飄著很多碎片,那個是風符的碎片。
我自然而然就伸出我的雙手,很像要捧住一樣他又是笑笑的,然後慢慢的、把那些飄在半空中的碎片放在我的手上。
他握起我的手合著,然後拉著往地上、用力按去。
就是那一瞬間,我四周的白色風突然消失了,同時我感覺到整個地面震動了好一大下,整個人也被震的昏昏的沒啥感覺。
一回神之後,我才注意到其它三人各站了一個地方,用一種被鬼打到的驚愕表情看我,而小夜站在他們後面對著我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呃?怎麼了?」甩了兩下頭,我從地上爬起來。
「漾漾,你怎麼做到的?」喵喵發出問句一。
「你看一下四周。」千冬歲第二發言。
順著他的話我左右看了一下,突然發現原本還在瘋狂賓士的黑蟲已經變成碎蟲泥了,到處一堆一堆的不會動了。
我趕快低頭,水底下也飄滿了蟲的碎片,然後被沖走,什麼都沒有了。
學長走過來,他手上的槍已經不見了。
「我剛剛突然有好幾秒察覺你不存在。」他這樣說,「然後風符爆裂,你又出來了。」
「呃,剛剛水下面好像有東西。」我指指下面,還好銀銀的粉還沒散,不然他們可能以為我眼花了。
「這不是普通的水。」千冬歲先說出聲音,「這是......」他沒往下說,不過我肯定他有答案。
看著水下,學長蹲下身,然後把手掌貼在地上念了幾個字,水裡面的銀色東西突然散開了。
原來不是薄薄一層的銀色,是很厚一層的銀色,銀色的東西散開之後我們全部都倒抽一口氣。
在水下面最深沉的地方放滿了許多的棺材,透明的、很像水晶的棺材。
棺材裡面裝滿了東西,不過被覆蓋起來。
銀色散開之後我們才發現地板下面原來也有字,之前折光所以沒看出來。
「我們將死去的同胞葬在此地......守護、安歇,直到主神召喚所有的孩子回去......而我也將在此,永遠保護這些沉睡的靈魂不受汙穢干擾。」學長看著那些字,只有一點點,所以很快就說完了,「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
他已經不會再發光了,只是沉睡。穿著盔甲手上抱著一把長刀,面容很安祥。
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吾以妖師褚冥漾之名祝福您。
我們安靜了很久很久,直到學長轉過身,一個拍掌,四周起了小小的風,然後一層厚厚的泥土跟灰塵將地面整個都覆蓋起來,再也看不見透明的地面為止。
「我們走吧。」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22:03:40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嫇 發表於 2015-6-21 00:50
第五章

現在是黃昏。

看著我老姐的背影,我又低頭看了看蛋糕盒。》看著我的背影,我又低頭看了看蛋糕盒。

穿上布鞋之後,我猛地拉開門,門外站了一個人,不是我〉穿上布鞋之後,我猛地拉開門,門外站了一個人,不是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22:12: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
真是超好看的~
漾漾跟夜都好強喔!
期待下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22:12:17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嫇 發表於 2015-6-21 15:02
第七章

就在學長來過那天之後又過了幾天, 距離開學還有三日的時間。

該是一早就出去了》該是一早就出去了

夜夜時常不在呢~是說她和漾漾住在一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22:23:47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嫇 發表於 2015-6-21 18:57
第九章

「耶,學長給你幻武兵器耶。」

嗯…沒關係,竟,妳們是第一次進入守世界。》嗯…沒關係,竟,妳們是第一次進入守世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22:38:23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嫇 發表於 2015-6-22 21:30
第十二章

星期日時候我已經將要去住宿的東西全部都打包好。

「你跟爸跟別太想我們。」》「你跟爸跟別太想我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5 09:08:46 | 顯示全部樓層
欸欸~~
我看不到第十六章啊~~
夜嫇大大文章只剩標題誒!?
可以叫我kaito(櫂人)
我可以叫你夜醬嗎?
我會追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5 23:02:07 | 顯示全部樓層
cary930029 發表於 2015-6-25 09:08
欸欸~~
我看不到第十六章啊~~
夜嫇大大文章只剩標題誒!?


可以哦~~~
希望kaito(櫂人)可以繼續支持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7 01:31: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嫇 於 2016-1-19 23:08 編輯

第十七章

「有人肚子餓了嗎?」我們朝外大廳走了很遠一段路之後,突然有人問了以上此話,「我有準備午餐喔。」喵喵做出如此體貼的發言。
所有人都看向她。
喵喵自動自發的從自己的背包裡面拿出了包裝完美的便當盒,而且還是四層的,「出發之前我有去餐廳買了簡單的食物喔。」
大概全部人只有她想到這件事情。
四周都是石壁,已經很深的道路當中。學長大約看了一下,「你們先休息吧。」
「你們先吃吧,我不餓。」紅眼看了我一下。
「這裡吧,這個裡面比較安全。」千冬歲找了一處很像小房間的地方,裡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很像石桌的東西。因為他的預知准,所以大家幾乎是完全沒有疑問的就往小房間裡面移動。
學長沒跟進去,就在外面徘徊。
「不知道還有多久才會到老師說的放校徽地方。」看著喵喵把便當一層一層打開,裡面放著的是很簡單的三角飯團,有很多種顏色,讓我想到萊恩的最愛。
「照這個速度走下去,如果一路上沒有碰到什麼的話應該再二十幾分鐘會到。」千冬歲在桌上按了一下,銀色的細線從他手掌下爬出來,畫成一小方簡便地圖,「這裡已經很下層了,再來就不是建築物,是當年大戰之後又挖通的地下道,所以直接往下走很快就到了。」
我看見銀色的地圖上有發光的小點在移動。
「看來還有兩組人馬尚未陣亡。」千冬歲勾起了冷笑。
「看來A班的人也不算差嘛。」喵喵拿出放在便當盒旁邊的小紙杯沖茶,然後放在桌上遞給我們,「我還以為他們的特技除了用鼻子說話之外就沒別的了。」
我注意到好像班級與班級之間處的不是很愉快,「A班不是所謂的資優班嗎?」
正要咬下飯團的千冬歲轉過來看我,「是這樣沒錯,但是分班標準並不是按照成績什麼的來分。」
「分班的標準是按照能力、統一性以及團體性來分。」千冬歲放下手上的東西,正襟危坐的告訴我,「學校選人時會依照學生的程度以及熟稔度加上他的背景等等分班,A班是年級中最團結也是綜合能力最高的一班,所以你看見的A班人應該全部都是用鼻子看人。」
「而B班就是比較次等一點,整合能力沒有A班的好,最後的C班......你應該就可以看的出來了吧。」他哼哼笑了兩聲,「在A班裡面應該很難找到世仇還是衝突的門派,因為這些東西全部給歸在C班裡面,C班是全年級中統合性最差、最不團結、還有可能會自己內亂打群架的班級!」
「如果單比個人能力的話,C班的人不見得會比A班差,你看萊恩就是白袍了,而喵喵也是醫療班出身的。」
「快吃吧,學長還在外面等。」已經從醫療班升級為補給班的喵喵催促我們兩個。
被她這樣一說,我們三個才想起來外面還有個人在閒蕩。
我瞄了一眼門口,正好看見學長走過去,銀色的發飄在空氣中,有點發光的感覺。
「為什麼學長每次工作時候都不吃東西?」我很疑問,然後拿了一個黑色的飯團咬下去。
噗!甜的,原來是紫糯米包豆沙!
「我聽說有些高等法術使用之前一定得淨身禁食,類似要請神明降體之類的,有可能是學長怕工作時候哪天會用到,所以儘量避免在工作時用餐確保最好的狀態吧?」喵喵隨著我的視線看過去,綠色的眼睛閃閃發亮。
用餐完畢大概是快要十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學長也正好從外面走進來,「休息好的話我們就繼續走吧。」他看了我們一下,又往外走。
喵喵整理飯盒很快,就是全部都往背包丟進去之後就好了。
「接下來下面都是挖空的道路,小心不要滑倒了。」負責領路的千冬歲這樣告訴我們,然後帶頭往旁邊不起眼的小路走。
「這裡是當年精靈們為了把惡鬼王的屍骨鎮壓到最冰冷的深處費了幾日開挖出來的,本來有建階梯什麼的,不過後來全毀了;我想這個應該是後來的盜墓者重新挖的。」學長在我前面一邊走一邊說,因為地洞有點小,所以他要彎著身走,比較前面一點的千冬歲也一樣。幸好這個是往下的下坡路,所以走起來比較不會辛苦,而且還蠻順的。
越往下走,有一種越冷的感覺。
我聽見水滴的聲音「下面有水脈,可能會很冷。」喵喵抖了一下,捱著我身邊走,看得出來她好像也覺得冷了。
學長突然停住,我差點從他後面撞下去,幸好及時煞車。
「拿著。」他丟了一個東西過來,我連忙接住,我的手開始有點熱熱的,「我把火焰封在水晶裡面,可以取暖,不用耗費力量起火咒,你們輪流將就一點吧。」
我拿到之後就拿給喵喵,她看起來比我還怕冷。
「不用給我了,我不怕冷。」前頭的千冬歲傳來這樣一句。
然後我們繼續往前走。
越往下的路四周的石壁慢慢的出現了白色的霜,一個沒走好按上去手還差點黏住。
「差不多到了。」就在道路冷到某一種極至點時候,千冬歲的聲音從前方美妙的降臨。
路在稍微變大之後,我們出了地穴、裡面非常大,而且閃閃發亮,不是學長弄的,好像本來就是這樣了,每個石頭上都亮晶晶的,折射出很冷的一種詭異銀光。
地底洞很大,感覺還通到別處,而在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有水聲,應該有地下河流。
大概幾公尺地方有個很像我們剛剛吃飯的石桌,不過有點大,上面有東西在發光。
「找到了。」喵喵很快跑過去,翻身跳上了大石桌,「校徽。」她笑笑的拿起了發光的東西,的確就是學校的校徽。
上面擺了好幾個。
「應該是照人數拿吧?」她看了一下,卷走了五個校徽。
我看著學長,他的視線不在校徽,而是一直看著河流的那邊,「學長?」不知道為什麼,他從進來墳墓之後就一直怪怪的,難道...是因為千年前的鬼王大戰。
一想到這裏我就垂下頭......
然後,他才轉過頭,「不用了,這個地方好像有設定學校的連接點,用移動符就可以了。」頓了下,紅色的眼睛看了我一會兒,「剛剛是因為墓裡面有精靈結界,不能隨意動用類似的東西所以才沒叫你們使用。」
「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邊探查一下。」
其他人的眼睛立刻亮起來,除了小夜。
「這裡面有什麼東西嗎?」喵喵好奇的問,「對了,埋葬鬼王屍體的地方在哪邊?是不是可以去看看?」她剛剛還冷的發抖,現在精神全部都來了。
學長轉回過頭又看了我們一眼,「看那種東西沒什麼好處。」
「不過可以當成一種經驗吧?」千冬歲也盯著學長看,很顯然的他也是屬於非常想看的那種人。
學長不太想讓我們去看,不過最後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來吧。」然後他往剛剛一直在注意的河流那邊走。
越靠近河流越冷,等我們看見那條河流時候,全都愣了一下。
真的要說的話,這個比較像冰川,流動的水上面浮著冰,一塊一塊的,石岸邊全部結滿了透明的冰塊,很滑腳。
「耶呂鬼王的屍骨就埋在這個裡面。」指著冰川,學長這樣告訴我們。
...........................................
我的眼前除了水跟冰之外、還是水跟冰。
「這有封印耶,怎麼可能那麼簡單被你看見。
「這是冰精靈做出來的封印,理所當然都是水跟冰。」學長瞄了我一眼,冷笑,「既然你們都看過的話,該回去了。」
「我想試試看能不能驅散這些冰,都已經走到這邊了只看冰跟水很不劃算。」千冬歲發出叛逆的拒絕宣言。
「這是絕對封印,不能隨便動他。」學長的態度也很堅持。
然後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因為地孔通到那邊傳來響聲,接著幾個人滾出來。

喔喔,是剛剛用鼻子講話的A班同學,灰頭土臉的,衣服也有點殘破。

「哼,我還當是誰,原來是幾個C班的在吠。」可能是帶頭的人繼續用鼻子說話,我看出來他是剛剛第一個跳出冰網的。他沒認出學長是黑袍的樣子,把他跟我們全部歸在一類,「怎麼,不知道怎麼回學校嗎?」
這個黑盔山的妖精比我矮很多大概一百六十公分還不到吧?壯壯的,頭髮卷卷的。
學長不做聲,只是一徑冷笑。
我看他也懶的糾正了。
「我們才不像某些慢吞吞的人,晚到了還不知道怎樣回學校,不知道不恥下問還想要探別人口風。」硬是把話題扭曲的千冬歲也學他們用鼻子講話,還抬起下巴四十五度完全表現出他的不屑。
我發現千冬歲有那種三姑六婆的吵架資質。
「你說什麼!」按照小說的慣例,A班的發飆。
「聽說A班的都很厲害,你們可以看見冰河裡面有什麼東西嗎?」慣例二,千冬歲開始出言煽動外加諷刺,「不過我看你們應該也不行。」
「夠了!」學長開口遏制。
不過通常被罵瘋的資優學生才不管有沒有人出口制止,「當然可以看見!你們這些C班的三腳貓給我滾遠一點。」說著,我看見帶頭的A班人手上猛然多了一層金色的粉末,然後變成整片的往冰川裡面射去,「散去、顯我見之物。」他的動作很快,學長還沒出手制止,金粉已經整個散到冰川裡面去了。
「哼,C班裡面居然有人也有見識。」A班的妖精人繼續用鼻孔說話,「這種花粉只有貴族才可以用,怕了吧!」旁邊兩個跟班也嘿嘿的笑。
他們真的很有團結力,看這樣就知道了。
學長冷笑,沒有繼續接話。
冰川顫動了幾下之後,整個水突然都變成透明了,然水中有我們剛剛在精靈的棺材大廳裡面看見的東西,很厚一層的銀色物體。
「聽說精靈的血會發光,上面也是......當年大戰到底死多少人啊......」我聽到千冬歲的聲音,很低,像是喃喃自語。
「哼,這有什麼難。」A班的妖精人又灑出一把金粉,然後水裡面的銀色東西也慢慢散開。
我看見一個人。
一個非常高大的男人,他的身體整個嵌在河的最底部,七零八落的到處都有腐爛的跡象,很多地方都已經變成白骨、被水不斷沖刷。
我一看到就差點跌倒,是小夜把我扶好,我才沒有倒下。
他的臉有點恐怖,整個是糾結變形的,而且左眼睛下面還有一排大概五六個橫縫,看起來好像也是眼皮之類的東西。他的額頭有角、三個黑色的角,其中有兩個已經被折斷了,一個有裂痕。
我注意到千冬歲跟喵喵的臉色也整個都刷白,然後頻頻後退。
那三個A班的學生也一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水底下的男人皮膚是紫色的,看起來很像過期發爛的肉,整個都是浮腫的,血管啊筋啊什麼的跟著水一直飄個不停。
「這個就是耶呂鬼王的死屍。」學長很鎮定的開口了,聲音在這邊突然變的非常清晰,「你們不是很想看嗎?一次看個夠吧。」我隱約覺得學長在生氣,而且是非常不爽的那種。
「惡--!」喵喵受不了了,跪在一邊整個人都吐出來。
千冬歲把喵喵扶走,不再多待一秒。
我直直的盯著鬼王的屍體看。
..........................................
(以下是學長視角)

褚不知怎麼的一直盯著鬼王的屍體看,直到她的眼神變得越來越黯淡,感覺很像不是自主行動,而是被別人控制一般的那樣行動,還看到褚旁邊的沈玥夜臉整個刷白一直搖著褚,看唇語的話應該是叫褚趕快醒來..........
等等...趕快醒來......?!
接著褚開口。
「『吾以妖師之名,喚醒沉睡的古老扭曲之物,以吾之言,以汝之靈,甦!!!』」
「褚!不可以!」怎麼會......褚妳...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當我抬起頭時,耶呂...還沒醒來.....
為什麼?
「不...耶呂他快復活了」轉眼間沈玥夜就帶著還在被控制的褚在我旁邊。
「那...為什麼...」還這樣?
「現在先把漾漾叫醒再說...」是嗎......?
「褚...醒醒。」「漾漾,醒醒」
「我...我怎麼了.....嗎?」褚...難道她什麼都忘記了......?
「漾漾,沒事了,沒有人受傷呦,大家只是嚇到而已,如果不信的話自己看阿......」難到她很常這樣子...?
當我要開口問時,沈玥夜就看著我搖搖頭示意我先不要問。
...........................................
我抬起頭看到耶呂睜開他的眼睛,我和他的眼睛對上。
這時大喊,「千冬歲、以提卡,你們快用移動符回學校!」「漾漾,別亂動!」千冬歲整個人都在發抖,他把我跟喵喵還有小夜扯在一起,又去把另外三個人連拖帶拉的也揪過來,「學長!」他拿出移動符,卻看見學長喚出幻武。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害的異界之物見識你的殺。』」學長掌心上橫切出了銀色透明的長槍,「你們先回去、快點!」
「千冬歲!」學長發出巨吼,然後他雙掌合起,打開手中突然出現了金色的粉像是大網子一樣朝鬼王罩去,沒預料到有這招的鬼王整個都摔回水裡。
「小夜!!」聽到我的聲音,我和小夜拿出爆符,變成雙短刀,然後衝出去擋在學長和耶呂的中間,看到耶呂以形體的樣子出現在我們面前。
「漾漾,小夜!」千冬歲很顯然不知道我們會衝出去,學長也嚇到了,然後大吼「妳們兩個是白癡嗎!!!」
「『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那一排濁黃的眼睛突然轉過來,他的視線全部又跟我對上。
「這裡沒有妖師呦!」我用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對著他說。
千冬歲整個人一抖,然後取出他的移動符貼在地上。
就在陣型要畫出同時,我看見有個東西穿過千冬歲的手臂。
「『誰都......別想走......』」重新爬起的鬼王用他詭異的聲音說著。
千冬歲按著他的右手,全部都是血,而他手上的移動符已經整個都碎了。
「我有說過你可以傷害我的朋友嗎?」我用一個異常溫柔的聲音對他說。
「傷害我的朋友...就得付出代價!」小夜則是用異常陰冷的聲音對他說。
接著,我們衝出去跟耶呂對持.僵持不下。
可惡...要不是我們只能用一成的力量跟你打,你早就死的很慘了啊......
「『吾是不是...在哪看過...妳們...?』」
在哪裡看過?
「閉上你的嘴,耶呂。」小夜?
接著,我和小夜還有耶呂都各往後跳一步。
「妳們先回去吧。」學長站在我們的旁邊說著。
然後我和小夜往千冬歲的方向走去。
「漾漾,小夜!妳們嚇到我們了。」千冬歲說著。
「對不起嘛...」我笑笑的對千冬歲說。
「算...算了,不過妳們拿爆符跟鬼王打竟然可以打得兩方都受重傷,還真是不簡單阿~」千冬歲說著。
「不過...千冬歲你發燒嗎?」(作:喂!妳為免也太遲鈍了吧...漾:我才沒有!!!)
接著有個藍色的東西擦過我的臉。
「止血。」很熟悉的聲音,我看見有個藍色的影子倏然冒出來格在我們中間,然後拉著千冬歲的手一按,血立刻被止住了,「你們馬上回學校,這裡的事情我們會處理。」與平常不同,穿著藍袍的輔長不再像平常一樣不正經的亂笑,他塞了另外一張符給千冬歲。
四周突然出現好幾個穿著藍袍的人,然後裡面又混了好幾個穿著黑袍跟紫袍的人。
學長往後退一段距離,我看見藥師寺夏碎拍了他的肩膀,臉上帶著白色的面具,面具額心有個紅色的圖騰。
「哥!?」我聽見千冬歲訝異的喊聲。
「別耽擱時間了,你們會變成負擔,快走!」輔長用力一掐千冬歲的肩膀,然後退出了移動符的法陣。
我看見四周立刻被白色的光圈住。
下一秒,小夜快速的往我的頸部打下去,我就失去意識。
…………………………………………
我知道我睡了很久。
因為我一直感覺到有人走來走去的,四周有點吵,他們不停的說話。
然後,安靜下來。
再醒來的時候我躺在一個房間裡面,跟我和小夜的房間感覺有點像,可是並不是我的房間。
「『那位』已經傳話給你了,對於在鬼王塚的事情他也很在意。」
「幸好鬼王剛復活時候並沒有什麼力量,要不然不是我們幾人可以鎮壓下來。」
「我知道,嗯......他醒了。」我睜開酸澀的眼睛,房間裡面沒有燈光銀銀的發亮。
房間裡面有三個人,一個是學長、然後賽塔,最後一個是藥師寺夏碎。
「年輕的學生,還有沒有哪邊不舒服?」賽塔在床邊坐下來,然後伸手把我扶起來半坐在床上、靠著枕頭。
我這才把整個房間都看清楚。
房間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跟幾個椅子、一個嵌在牆上的木制衣櫃,衣櫃上還有一隻大氣精靈,最後是被風吹的到處捲動的落地窗簾跟外面空空的陽臺。
「對了,我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最後好像是在移動符裡面,還被小夜大打後頸…………
「你們要走的時候鬼王突然散出大量毒氣,你嗅到了一點,暈了好幾小時,不過提爾已經來過幫你去毒了。」學長勾了一張椅子逕自坐下,「放心,不會有後遺症。」
我注意到陽臺外面天色整個都是黑的,應該是晚上了。
「看來他也好的差不多了,那我就先回去把這次的事情報告整理起來。」藥師寺夏碎靠在學長旁邊說了這些話之後就往窗臺走,下一秒人就消失在外面。
「您先將這個喝下去吧。」坐在床邊的賽塔拿出了一個馬克杯,裡面有個淡淡的清香,「這是精靈的飲料,對精神恢復方面很有效。」
「很好喝......謝謝賽塔。」
「那就好。」賽塔彎出了溫柔的笑容,「我帶了很多過來,如果您還想喝的畫再慢慢使用吧。」我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房間裡面唯一的一張桌子上面出現了一個銀色的很像水壺的容器,閃閃發亮的,壺瓶上面還有很像雕刻的紋路,一看就知道是高級貨。
然後我看見發著微弱光芒的精靈站起身,然後走到學長前面兩個人用精靈的語言交談,很微弱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像在唱歌,可是又是在說話。
大約結束對話之後,賽塔朝我這邊微微點個頭,就離開房間了。
學長把椅子拉過來翹腳坐在床邊。
他一句話也不說,所以我被紅眼睛瞪著一直看,看到我自己都覺得發毛。
「千冬歲跟喵喵還有小夜呢?」我覺得應該打破沉靜會好一點。
「千冬歲被耶呂鬼王打傷,現在在醫護班裡面養傷,喵喵是醫護班的一員所以正在那邊待命,畢竟對付鬼王一場下來不管是黑袍還是紫袍的人都有受創,需要醫護班支援,而沈玥夜不知道去哪了。」學長一口氣把所有的話都說完了。
「喔,這樣啊。」我想不到什麼話題可以接下去。
我瞄到學長沒有穿黑袍,不過他短袖的左手腕包著白色的繃帶,看起來是受傷。
注意到我的視線,學長把左手舉起來,「手上的筋全都斷了,骨頭也是,不過大約明天會好,被鬼王直接打到的傷都有毒恢復比較慢。」
「看來以往的精靈們會在那邊下封印也是必要的事情,鬼王這種東西向來很難死透,我們將他擊倒之後又重新做了封印,現在鬼王塚已經被列入禁止進入的五級區域。」
「清晨兩點多。」學長很快的替我解答,「你如果還想睡看你要回去睡還是這裡睡都隨便你。」看來他應該是沒有就寢的打算。
「我回去睡。」不然一個女生睡在男生房間怪怪的,而且被哥知道還會被追殺......
「鬼是扭曲的事物,惡鬼王更是其中之最,身上充滿了扭曲的邪惡與毒氣,一般人連靠近都無法靠近。」他就這樣看著陽臺外面,很像自言自語,不過也是說給我聽,「就拿人來說好了,人死之後便會化成魂、脫成靈,但是有所願望執念就會將之轉變成鬼,就是連一點點都會。」
「那個是集眾所之最,就像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每個區域的鬼都會有這樣一個領頭。」學長把視線轉回來看我,「有時候鬼不是自願成為鬼,活著的生命或者外力也會讓靈變成鬼,說白一點......就像你跟你祖先天天拜天天要求發什麼大財之類的而不願自己努力,更糟糕的是你的祖先先靈竟然回應你了,而讓你賺大錢時,他也已經化成鬼。」
「離去的靈魂應該安歇,不應該再回到這個地方來。」很淡很淡的說著,學長的表情整個都是平板看不出情緒,「耶呂鬼王本來是神眾之一,他是保佑一方的地方小神祇,原本只要聽命守護自己的小小土地便可,但是後來因為他貪圖了更多的貢品、更多的葷樂、更多的信徒,一種黑色的手遮住他的視線,他看不見原本應該做的事情,他扭轉了很多人的命運,到最後扭曲自己。接著,他再也不能滿足小小的土地,於是他走出了供奉的神廟,拿起了祭祀的刀,成了惡鬼之王,接下來的事情就如同我說過的一樣。」
才不是呢!!
我腦海裡有一個小小的聲音這麼說著。

                                                                                                                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