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4907|回復: 518

[同人文] 【吾命X特傳X第二人生】命運(原著向半架空)12/8-第二十八章|最近停擺了對不起qwq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7 10:22: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4-12-8 21:14 編輯

1.這是在看到加利德法感嘆的說「如果六百年前他的孩子不是那麼幼小的話,不用太大,十幾歲的就足夠,恐怕戰靈天使的部落就是再被圍攻個幾年,聯軍都奈何不了他們吧?」這一段後一時興起寫的文,屬原著向半架空

2.CP未定,但絕對不會有冰陽!!

3.不要求回應、留言達一定數再更新,但還是請各位看官踴躍發表感言

4.非寒暑假期間,更新頻率為月更

5.有任何要求都可說出來,茉莉會盡力達成的!!

6.最重要的一點,各位的回應是我更文的動力!!!

以下,正文開始




楔子  


  鮮少有外人出現的大殿上此時來了一名意料之中的不速之客。來者擁有一頭彷彿可將黑暗點亮的璀璨金髮與如大海般深邃蔚藍的雙眼,精緻的面容上失去了長期掛著的笑容,反而佈滿了少見的嚴肅以及無法掩飾的濃濃焦慮與疲憊。曾經的約定與過往歡笑的時光使無殿三主出面接待。
  
  
  「我為戰靈天使的少主,今前來此處,是為了與無殿做交易。」行禮後,訪客毫不拐彎抹角的切入正題,迅速說明來意。「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可以,我只求戰靈一族平安無事。」
  
  
  「無論怎樣的代價都不後悔?」出聲的是擁有銀髮銀眼的青年,傘,平淡冷漠的聲音底下是只有另兩位同伴才聽得出來的關心。
  
  
  「是的,不後悔。」斬釘截鐵地回答完後,似乎是聽出眼前之人的關心,到訪者放軟了語調,伴隨的卻是掩蓋不住的焦急。「況且,沒時間了。這裡時間流逝的速度與外界不同,在猶豫下去就來不及了。」
  
  
  「當年的事件中,你的協助使我們欠你一個代價。」有著一張雌雄莫辨的臉與淡金色長髮的無殿三主之一,鏡,淡淡的話音落下後不給對方疑惑時間隨即打了個響指,解開為避免麻煩而封印的記憶。數秒過後,溫和的嗓音再次響起,「那時的代價便藉此次交易來相抵。只是所需代價不對等,因此你需要額外的付出。」
  
  
  「沒問題。請問需要我付出什麼?」
  
  
  「無殿在各個世界都有契約,除非交易,不然無殿不能主動干預任何事情。為此我們需要人員替我們辦事,可能為收集材料,也可能為殲滅任務。這樣的代價如何?」
  
  
  「這代價我接受。只希望大家不會有事。」略顯稚嫩的嗓音卻蘊含著令人難以想像的堅定,這樣的堅決配上此刻的年紀,就算是無殿三主也不禁另眼相看。
  
  
  「所以,契約內容如下:我為無殿三主辦事,換取無殿出手庇護戰靈天使一族。」
  
  
  「那麼……」
  
  
  「 「 「 「契約成立!」 」 」 」四道不同的嗓音在此時融合成了一塊。
  
  
  「吶,小朋友,以後有什麼事就來無殿吧,要我幫忙訓練你也行。從今以後,你就是無殿罩的人了。」輕快的語調出自藍髮的和服少女,扇。她刷的一聲展開不離手的扇子,掩住嘴角不懷好意的笑容。而鏡在一旁微微頷首。
  
  
  「真是太感謝您了。」完全沒察覺對方內心的想法,於是慎重的行了個大禮。絲毫不曉得不久的將來,認識對方個性後,自己會徹底後悔起當時草率的答應。



  於是,時光流轉,六百年後。




>>
有什麼感想請誠實說出來
有任何錯誤歡迎指正

評分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30 02:24: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8-30 16:21 編輯

有件悲慘的事要跟大家說
茉莉我卡文啦!!!(慘叫ing)

值得慶幸的是我目前狀態為超前進度
不用擔心這週無法更新章節
不過還是要祈禱靈感大神趕快來

P.S. 第五章最晚這週六就會發上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0:40:5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沒想到我竟然有頭香?!

寫的不錯喔!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不過如果太陽是學長的話大概打死他也不想找無殿幫忙吧?(笑

那大大怎麽稱乎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7 11: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8-22 20:07 編輯

2# 鸑樆


這是我的第一篇同人文
你能喜歡真是太好了

可以叫我茉莉喔!
(因為是茉莉的拉丁文)
個人偏愛茉莉花


P.S.因為是第一次發帖,請問要如何更新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1:21:34 | 顯示全部樓層
3# jasminum


嘿嘿~感覺很好玩啊!很期待呢!

那~叫妳小茉莉?

叫我樆樆就好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2:50:2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第二人生的同人文就一秒按進來(笑
所以戰靈天使不會被滅族嗎?OAO
大大要新章的話就直接按回復就可以了...吧(#等等
呃..我也沒發過帖的說(掩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3:44:33 | 顯示全部樓層
要更新的話直接在下面的回覆處留言就好囉!

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3:46:50 | 顯示全部樓層
某藍飄入了~

所以這篇的時間是倒轉到過去的嗎?

看來太陽和無殿交易這件事應該沒人知道.不然學長應該會'好心'提醒他吧

期待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7 13:48:16 | 顯示全部樓層
被第二人生吸引進來的XD
所以太陽被陰了?((咦
大大我期待更文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8 01: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9-18 13:53 編輯

第一章
  
  
  噹噹噹噹──
  
  
  我踩著優雅的步伐跟在身為班導的懷孕女性身後走進教室,臉上擺出恰到好處的好奇,四處張望的視線完全表現出一名初到陌生環境的國二學生應有的態度。
  
  
  在這裡應該可以見到許久不見的他們吧!直接來自那位大人的暗示加上一次比一次強烈、不知從何而來的肯定,我打從心底這麼期望著。
  
  
  「……接下來,就請轉學生楊西亞同學自我介紹一下。」腦中轉過這些想法的同時也分了一絲心神在老師上,因為想心事而在眾人面前出糗可不是我的興趣。
  
  
  「大家好!我是楊西亞,喜歡一切甜食,尤其是藍莓派,討厭的食物是所有會跟苦扯上關係的食物。請多指教。」我露出完美的笑容優雅地打了個招呼。
  
  
  「你的頭髮和眼睛顏色是怎麼回事?天生的嗎?」 「是混血兒嗎?」 「混哪一國的?」
  
  
  「我的金髮和藍眼是天生的沒錯。至於是混哪國血……誰知道呢?」我眨眨眼睛,豎起食指擺在嘴前,露出頑皮的笑容。畢竟不是混某個國家的血統嘛,再說我根本就連混血兒都不是。
  
  
  「那麼,西亞,你的座位就在沈墨雷同學旁邊。墨雷是班上的第一名,有事可以找他。墨雷,新同學就麻煩你多照顧囉!接下來是早自習時間,請安靜的坐在座位上讀書或趴下休息。」
  
  
  「 「好的,老師請放心。」 」
  
  
  早自習結束,班導一離開,班上這群在前世今生年齡加一加也有五十幾歲的我眼中看來,連毛都沒長齊的死小鬼立刻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向我問東問西。真是煩死人也煩死天使了!
  
  
  對,我擁有前世的記憶,而本人我就是光明神的代言人,光明神殿十二聖騎士之首,號稱史上神術最強的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
  
  
  結果在某一天醒來之後,卻突然發現自己成了個剛出生的嬰兒,還被人抱在懷中,之所以知道自己剛出生還是因為想說話卻說不了!
  
  
  我真的無限懷疑這一切都是光明神的惡作劇,特別在我發現這具身體的主人叫做『西亞』時,就算不照鏡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表情絕對很冏。
  
  
  那時我真的混亂了很長的時間,而且對於這個陌生的世界也花了很久來適應,還好我目前才剛出生,自然會有人來教導我關於這世界的一切以及告訴我我的身份。
  
  
  我慢慢了解到我出生於一支名為戰靈的光之天使族,族中的地位是少主,將剛出生的我抱在懷裡的那個人,不,那名天使是我的親長,也就是族長。天使族之所以稱呼自己的父母為親長,是因為天使沒有性別,知道這件事時我頭上掉下一打黑線。
  
  
  擁有真正愛著自己的血親對我來說是件很新鮮的事,不論是不是光明神的惡作劇,我很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家。但就在十三歲那年,黑暗種族聯軍前來圍攻戰靈部落。
  
  
  我看著一個個我認識、不認識的天使飛上戰場,有的失去意識被抬回來療傷,有的因戰死、被黑暗轉化成鬼族而再也回不來。
  
  
  這場戰役已經拖延了將近一年,期間不見任何援軍。都過了一年還沒有任何種族前來救援,便不該抱有等待援軍的希望。
  
  
  戰靈天使盡管驍勇善戰,全民皆兵,但族民終究稀少,且只精於武技,就算會用術法也只是輔助,偏向術法的天使實在不多。
  
  
  然而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在一場戰爭中魔法、也就是術法,是非常重要的,往往能決定輸贏。
  
  
  武技的大範圍招式最多也就殺幾十個敵人,大規模的魔法卻可以殲滅數百、數千甚至數萬敵人。
  
  
  黑暗聯軍裡混集了無數黑暗種族,總會有幾個是擅於術法的。
  
  
  但就算不計這點,戰靈天使的覆滅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因為對方有鬼族,這種殺之不盡的扭曲存在。
  
  
  但戰靈天使族可是我的家,我絕不容許這種事發生!不論要我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最後,我找上無殿。
  
  
  無殿,無之殿,獨立於時間之外、能撼動一切的存在。相傳無殿能夠辦到任何事,只要出得起與之相應的代價。
  
  
  交易過程進行的順利無比順利,代價也出乎我意料的低,事先計畫好要用來討價還價的臺詞一句也沒用上。只是交易完成後被傳送至的地點令我很納悶。
  
  
  當我回過神來,眼前出現兩封信與一資料袋。我拆開第一封信,內容是:
  
  
  唷喝~親愛的西亞小朋友<3
  你最最最體貼的扇姊姊我,很好心送你到任務地點來囉!
  我還順便幫你把需要的手續先辦好囉!有沒有很感動~?
  先不急著感謝我,趕快找到你十分思念的人吧!
  之後記得要好好的感 • 謝 • 我唷~~啾咪!
  不然會被……喔!
                  By善解人意又為人著想的扇
  
  
  我說扇大人啊,繼續保持先前德高望重的形象不是很好,有必要這麼快恢復本相嗎?
  
  
  唉!來看下一封吧!希望會正常點。
  
  
  孩子,別太在意扇的發言。
  總之,你現在身處於以人類為主的原世界。不同於各式種族生活的守世界,這裡的人類沒有任何能力。你要隱藏好種族特徵,也不能隨意動用能力。更詳細的以後會瞭解。
  你會需要的資料都在袋子哩,小心行事。
  戰靈的事不必擔憂,認真尋找過往的友人即可,而這,只是個開端。
  孩子,別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鏡
  
  
  不知道為什麼,鏡大人的保證讓我打從心底感到安心,整個人徹底放鬆下來。這不太對勁,就算曾相處過一小段時間,我應該不可能相信一個人到這種程度。因為是比扇大人穩重的鏡大人的關係嗎?
  
  
  算了,先來確認任務內容。
  
  
  我打開資料袋,抽出資料研究。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飆髒話。
  
  
  靠!任務的內容只有短短一行是怎樣!?其他則是要用到的課本,原世界的課程我可沒學過!算了,到時候用精神系魔法暗示老師忽略我好了。
  
  
  不過這任務指示……
  
  
  有這麼缺墨水嗎?竟然只有一行字,寫著:「請偽裝成學生混進XX學校,目標:找人。」
  
  
  算了,既然什麼都沒說明那我就照自己的意思來理解好了。
  
  
  綜合鏡、扇兩位大人的話,我應該是要在這裡找到十二聖騎士。畢竟,能同時符合過往的友人與十分思念之人這兩項條件的,也只有他們了。
  
  
  不知道大家過得好不好?
  
  
  只是,當我從神遊回來,面前這群小鬼還沒離開。
  
  
  是要在我面前為多久!?我都沒回應了為什麼你們還能說得這麼開心?是沒看到我很不耐煩嗎?
  
  
  不,如果我真的被你們看出不耐煩,那我真該砍掉重練了。
  
  
  就在我煩惱著該如何讓小鬼們自行散去,一個低沉的聲音插了進來。
  
  
  「請不要這樣為在新同學身邊,你們讓他很困擾。還有,上課了,請回到各自的座位做好。」
  
  
  你們這些小鬼竟然吵到讓我沒聽見上課鐘,也太吵!不過……竟然能察覺我的不耐煩,是矇中的嗎?還是……?
  
  
  鄰座的沈墨雷用視線掃過圍繞在我座位旁的小鬼們,那股不怒而威的氣勢讓小鬼們不自覺的乖乖照辦。
  
  
  還真像啊!長相有幾分相似,更別說現在的氣勢,再加上先前不知是否為碰巧察覺我的情緒,他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我最重要的朋友─「雷瑟˙審判。」我用懷念的語氣半試探地低聲說出這個名字。
  
  
  沒想到對方卻用錯愕的視線看向我,似乎是沒料到會聽見在這種場合下聽見這個名字。「你……!」才吐出一個字卻又閉上嘴巴,意識到教室不是個適合談論私人話題的場所。
  
  
  我的試探從他臉上的表情得到確認,心裡的激動越擴越大,顧不得已經站上講台的老師,我直接抓起他的手,結伴從後門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留下一干吃驚的學生加老師。
  
  
  為了掩人耳目,我們爬上學校的屋頂。
  
  
  相對看數分鐘,然後由再也壓抑不住情緒的我先開口,「審判,你真的是『雷瑟.審判』?」我的聲音有些微發顫。
  
  
  「不會吧,『格里西亞.太陽』。」連審判騎士的面具都無法維持,審判撲上來,緊緊抱住我。同樣激動的我伸手用力回抱住他。
  
  
  終於,終於見到了,我最重要的十二聖騎士。




>>
這兩天會先把第一章和第二章貼上來
接下來要等到我的存稿累積到十章以上
因為有些劇情會跟原作重疊(遠目)
畢竟會取名為"命運"
就表示該來的一定會來
會見面的就是會見面
該經歷的絕對不會變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8 01:30: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9-9 11:25 編輯

第二章


  一段時間後,我們漸漸冷靜下來放開彼此,由先恢復平靜的審判先開口。
  
  
  「你這幾年來,過的還好嗎?」
  
  
  就在我要開口回答時,有一股強大的氣息衝了過來,大概是跟我同時感知到這氣息的審判,反射性抽出一把通體墨黑的劍後轉身,我也跟著回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對黑色的翅膀,我愣了一下,擁有黑色羽翼的是……
  
  
  「小西亞!」來者從天上飛撲下來,將我一把抱住。
  
  
  「唔。」我悶哼一聲,踉蹌幾步。奇怪,卡汀茲將軍這次怎麼這麼用力的撲抱上來?眼尾餘光一瞄,審判臉色凝重,整個人進入威風凜凜狀態,若不是看在來者好像是我認識的人的份上,恐怕早就持劍砍上來了吧。
  
  
  不對!卡汀茲將軍怎麼會出現在這?部落怎麼辦?黑暗聯軍怎麼辦?
  
  
  月彌將軍默默的降落在我身邊,然後將卡汀茲將軍從我身上拉起來,提醒了一句,「你忘了西亞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小力一點。」
  
  
  連月彌將軍都來了!?
  
  
  「啊,對喔!小西亞沒怎樣吧?」卡汀茲將軍把我上下打量一遍。
  
  
  什麼意思?我怎麼了嗎?為什麼說我現在的情況?
  
  
  不過這些都可以晚點再說,重點是……「您們怎麼都過來了!部落不是正被圍攻嗎?」
  
  
  聽到我的疑問,月彌將軍正要開口說明,就被卡汀茲將軍打斷,「這裡有外人,沒關係嗎?」
  
  
  「那個……」我要怎麼說明審判不太算外人啊!擁有前世記憶的事能直接說嗎?
  
  
  「格里西亞˙太陽!」完了,審判的超重低音傳過來了。朝旁瞄了一眼,審判的表情變得非常可怕。嗚!我不會才剛重逢就被砍死吧!不對,有將軍在這,他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但還是很可怕啊!
  
  
  「是有關前世的事嗎?」
  
  
  「對……」不對,卡汀茲將軍您怎麼知道!?
  
  
  「關於小西亞你有前世記憶的事,我們這些將軍級別的都知道。」卡汀茲將軍一字一句地說。
  
  
  「而我們從未在意過這種事。」月彌將軍接上。
  
  
  「您們……」不會覺得我像假貨嗎?
  
  
  「小西亞,你要知道,即便是同族,年幼的天使都會下意識害怕將軍級別的天使。」卡汀茲將軍難得認真的看著我,表情不太好看卻是無奈居多,「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剛出生的孩子擁有最光明純粹的靈魂,會懼怕我們這些雙手染滿鮮血、一身殺氣與煞氣凝結出的『凶器』也無可厚非,就算是性格最溫柔的昔恩也同樣無法例外。」
  
  
  他們不只具備強烈到幾乎化為實體的煞氣,身上也有著千百年來累積的威嚴和氣勢,即使在面對孩子時特地放柔身段和神情也沒用,因為年幼的孩子有著最敏感的心以及最敏銳的知覺。
  
  
  「這是我們的選擇,歷代的戰靈天使都用這種方式守護族人,讓一族的血脈延續下去,所以我們不在乎任何的代價,也不會因此惆悵。」月彌將軍嚴肅地這麼說。
  
  
  「我們不會因為遭到年幼族人的排擠而消沉,可是我們很高興有個孩子完全不怕我們。」卡汀茲將軍補充。忽然笑彎了眼,卡汀茲將軍的臉上換上了一種像是長輩看待晚輩……實際上也的確是長輩看晚輩的憐愛眼神,他再度撲過來抱著我,然後輕聲說道:「如果要不斷重複才能讓小西亞相信的話,那麼我會說上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幾萬次,不管少次我都會說……小西亞是神給予我們的祝福、是真正的天使、是我們一族最重要的寶物。」
  
  
  「所以,別想太多,西亞你永遠都是我們最珍惜的孩子。」月彌將軍用堅定的不容任何質疑的眼神,如此告訴我。
  
  
  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氣,我眨掉眼中的酸澀,然後彎起發自內心、最璀璨的笑容
  
  
  
    *
  
  
  
  「打斷你們感人的氣氛,我很抱歉。」一個不合時宜的重低音插了進來。既然有自知之明那就別打斷啊!審判嚴肅的眼神不變,「格里西亞,你們在談論什麼?還有,是不是該介紹下,這兩位是誰?從外表來判斷,他們是你的親人嗎?」
  
  
  審判聽不懂很正常,因為我們談話的語言是戰靈天使的母語。
  
  
  「嗯,其實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不過就像兄弟們一樣,是我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這兩位是我族的將軍,酒紅色眼睛的是卡汀茲將軍,碧綠色眼睛的是月彌將軍。」我轉過頭對著將軍們介紹,「這是雷瑟˙審判,前是認識的人,我最要好的朋友。戰靈的事讓他知道沒關係,他絕不會將我們的事說出去。」
  
  
  將軍們點頭作回應,順便收起打從一見面便隱隱散出的敵意。然後月彌將軍開口,「西亞,我先解釋下,你現在的情況。簡單來說,你被人下了藥。」同時將卡汀茲將軍從我身上拉起來。
  
  
  「什麼!?」我驚呼了一聲,旁邊的審判聞言隨即瞪了我一眼。這次審判聽懂了將軍在說什麼,因為月彌將軍用的語言是中文,但……月彌將軍您是什麼時候去學中文的?
  
  
  冤枉啊!被人下藥又不是我的錯。瞪我做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沒感覺?」
  
  
  「小西亞別擔心,這個藥不會對身體造成不良影響,沒有副作用,也不會產生任何後遺症。藥效只會持續兩週,兩週後就會恢復原樣。」卡汀茲將軍向我保證,接著大概是報復審判瞪我,故意將語言轉回戰靈的母語,「藥的作用是幼兒化。因為是連同記憶與能力一起退化,所以現在的小西亞沒感覺,但其實小西亞已經六百歲了喔。」
  
  
  原來只是幼兒化而已啊,藥效也只持續兩週,除此之外沒影響,看來也不用對這個藥太在意了。等等!我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我已經六百歲了!」我指著自己驚叫出聲,一整個非常難以置信。
  
  
  「嚴格來說,西亞現在是十四歲。」月彌將軍淡淡的補充。
  
  
  「因為小西亞是在這六百年間告訴我們的,在發現我們都知道小西亞有前世記憶後。所以關於光明神與十二聖騎士的事我們都知道。」卡汀茲將軍簡單解釋給我聽,「小西亞來到這裡是為了尋找十二聖騎士吧!小西亞專心找人就好,族裡的事不必擔心,別將所有事都攬在自己身上,我們將軍可不是吃素的。」
  
  
  月彌將軍在旁微微頷首。
  
  
  「好。」我彎起嘴角,應答。
  
  
  看我們談話告一段落,審判再度出聲發問,「格里西亞,照這樣看來,你不是人類吧!是什麼種族?是之前提到的,名為戰靈的種族嗎?」
  
  
  真不愧是擅長審問犯人的審判騎士,戰靈這個字眼我也才提到一次吧!
  
  
  想歸想,我還是乖乖說明我的種族,「是戰靈沒錯,我屬於戰靈天使族。」語畢,我特地展開我的純白羽翼。
  
  
  「格里西亞,你……?!」審判的表情從驚訝轉為疑惑「這一切難道是光明神的安排嗎?」
  
  
  「換你了,審判你是什麼種族?嗯,黑暗屬性很重,應該是某個黑暗種族吧。」不過很詭異的除了黑暗屬性還參有不少光明屬性。是混血兒嗎?可是感覺不太像。
  
  
  「……」審判忽然露出很僵硬的神情,「太陽,你能用以前的感知?」
  
  
  「能。」我很乾脆的點頭,順便將翅膀收起來。「除了前世會的,今世也學了不少東西。你不知道自己的種族嗎?」
  
  
  審判還是很僵硬。難不成……
  
  
  「安啦,不管你是什麼種族我都不會在意的,先前我當魔王時你都不在意了,你這輩子總不可能是魔王吧?不過就算你是我也不在乎。」我蠻不在乎地說。
  
  
  「呵,也是。」露出了一抹苦笑,最後審判還是鬆下了眉頭。
  
  
  「!?」但接著我卻露出驚愕的表情,審判什麼也沒說,但他一向是個乾脆的人,所以他直接用行動告訴我了。
  
  
  此時審判制服後面居然伸出了一對翅膀,不是小鳥那種有著溫暖羽毛的羽翼,而是如同蝙蝠一般的惡魔翅膀,恐怖的是,他緩緩張開的嘴巴裡面,居然還拉出了兩根獠牙。
  
  
  「哇!審判你是魔族啊!」一點也沒有正常人該有的恐懼反應,我很讚嘆的看著審判說道,還很好奇地開始上下打量審判。「可惜我看不出來是魔族的哪一支。」
  
  
  「是噬月血魔族。」月彌將軍插進來,「而且還是薩拉伊瓦的孩子。」
  
  
  「咦!噬月血魔不是已經被……」我們戰靈滅族了嗎?怎麼會有皇子倖存下來?更別說皇族血脈是首要誅殺對象。
  
  
  「什麼意思?」審判狠狠皺起眉頭,接著把翅膀和獠牙都收了起來,以免要是被人看到事情就大條了。
  
  
  「莉亞的請求。」月彌將軍頓了頓,才接下去,「七百年前,魔皇侍女莉亞以自己的性命交換噬月皇子活命。總之,他那時還是蛋的型態,被莉亞送到原世界,失去魔皇供給能量,導致現在才孵化。」
  
  
  哇喔!審判竟然是以蛋的形式出生。這麼說來,要不是被滅族,審判的年紀或許會比我大。
  
  
  「很在意自己身為魔族嗎?」都相處幾年了?審判的表情一看就知道他很介意。我用不容逃避的眼神看著他,「轉世成黑暗種族並不代表你就是邪惡的存在。即使身為魔族,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雷瑟˙審判。」
  
  
  「果然我們不愧是『不是朋友的好朋友』。」我想了一下,然後直接笑了出來,「上輩子是『溫暖好人派』和『殘酷冰塊組』的老大,這輩子乾脆直接變成兩個曾經敵對的種族,我們的默契也太好。」
  
  
  「呵。」審判的酷臉終於破功了。





>>
想了想,乾脆連第二章一起放上來了
所以啦,各位看官
就像上一章末尾的提醒
因為接下來劇情抄襲抄很大
茉莉我會等到存稿超過十個章節再一起放上來
讓各位一次看個過癮
請耐心等待~~~(低頭溜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