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jasminum

[同人文] 【吾命X特傳X第二人生】命運(原著向半架空)12/8-第二十八章|最近停擺了對不起qwq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9-8 00:3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9-9 01:27 編輯

嗚嗚嗚
大家都不來留言...
害我打擊過大好想棄坑喔!(開玩笑的XD)

總之
沒意外的話第七章明天...不,應該算今天晚上就會發上來
要來留言唷~(不來的人放...咬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01:53:5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其實很多人在看的拉∼
只是沒有留言...

我很期待大大下次得更文哦
我支持你的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16:40:54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文呀!!
不要棄坑呀~
大大對不起我錯了(一秒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9-8 22:40: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9-9 12:10 編輯

第七章


  「……」沉默了一下,接著暴風終於露出了我熟悉的笑容,「也是呢,那麼你們不先去找寒冰嗎?他的情況說不定不比我好。」
  
  
  「那麼我去找寒冰,審判留下來陪你好嗎?」不太想放暴風一人,我想了想這麼安排道。
  
  
  「好,快點去把寒冰帶過來吧!」暴風很乾脆地點頭,目前的精神狀況似乎真的還不錯。
  
  
  「白雲也和你去,如果寒冰的狀態不好的話才有人幫你。」審判不太放心地說。
  
  
  嗯,我知道,在旁邊還有外人的情況下我又不能隨意使用法術,雖然不曉得寒冰的狀態如何,但他本身的攻擊力絕對比我這個純法系的高上很多,所以如果他忽然失控的話,旁邊有白雲的確比較好。
  
  
  「那白雲你就跟我去找寒冰吧。」我對身旁的白雲說道。
  
  
  「……」白雲乖巧地點頭。
  
  
  「不好意思,雅子姊姊,可以麻煩你帶我去找伊冉了。」我回過頭來,對著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我們晾在旁邊的雅子護士說道。
  
  
  「好。」也從我們的對話中稍微弄清楚一點情況,雅子護士點點頭說:「你沒問題嗎?」不過她還是有些不放心讓審判和暴風獨處。
  
  
  「沒問題。」審判不愧是審判,光看上去就讓人感覺非常可靠。
  
  
  「好吧!如果又有什麼意外的話,那邊有緊急鈴可以按。」她指著牆壁上的某個按鈕叮嚀說。
  
  
  其實我還蠻想吐槽她說那是什麼鬼話啊!講的好像我們家的暴風還會失控一樣。
  
  
  好吧,我知道精神病患都有一定的不穩定性,不過本人可是非常護短的太陽騎士,所以胳膊當然是向內彎,不管怎樣都是先護兄弟再說。
  
  
  「我曉得了,謝謝。」審判禮貌性地說。
  
  
  「那我們走吧!」這次雅子護士帶我們前進的速度比較快,也不打算再拖時間,大約還是不放心讓審判和暴風獨處太久。
  
  
  不過事實上讓他們兩個獨處正是我的目的之一,畢竟我們的事情不能當著外人的面整個攤開來解釋,除非我們三個也想在今天內被關進療養院,而我們又沒辦法在今天內就把暴風和寒冰弄出去,所以當然要儘可能在可能的範圍內先告訴他們一些事情,最少要讓他們知道這裡是另外一個世界。
  
  
  「到了,這裡就是廚房。」指著一間乾淨不大的小廚房,雅子護士簡單地對我們說:「雖然韓伊冉的症狀不算嚴重,但畢竟還是患者,所以還是希望你們盡量不要刺激到他。」
  
  
  「我知道。」我點點頭說,接著踏進了那間廚房。
  
  
  廚房內只有一個人,所以我也不需要浪費時間來找人,而那個人還真是名符其實的少年白頭,一頭白色短髮,不過細看下會發現他的髮色隱隱有著一種奇異的光芒,就像會閃閃發光一樣。
  
  
  再放出一下感知,比起暴風剛才那種混亂的屬性,眼前這個少年就單純很多了,只有兩種屬性,光屬性以及強烈的冰屬性。
  
  
  極度強烈的冰屬性,加上我剛才感覺出精靈的血統,應該是某支冰系精靈族的混血兒。
  
  
  記得沒錯的話,混血精靈不是應該非常罕見嗎?怎麼我到現在已經遇過兩個了?
  
  
  「太陽,桌上……」正當我還在觀察那個白髮少年時,白雲指著對方面前的工作平臺說道。
  
  
  「!?」那個桌上放著十二個小袋子,而且袋子上還用簡單的顏色繡出我再熟悉不過的圖案,那是十二聖騎士的徽章,雖然看上去有些簡陋和歪七扭八,但我還是能一眼認出,而過去,寒冰替我們每個人做的專屬袋子都是這樣的。
  
  
  不再猶豫,我完全確定眼前這人的身分。
  
  
  「寒冰。」我輕聲地喚道。
  
  
  「!?」像是觸電一般,白髮少年的身體狠狠地震了一震,接著他手上本來正拎著的乾淨鋼盆和打蛋器全掉到了地上。
  
  
  「……」刻意發出一點腳步聲,我用著不疾不徐的腳步走到了寒冰的身旁。
  
  
  「……太陽?」寒冰眨了眨眼看著我,似乎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你真的是太陽嗎?」他的聲音不自覺的拔尖了,就算忽然像剛才的暴風一樣衝過來抓我我也不會驚訝。
  
  
  「啊!今日想必是太陽此生最幸運也最痛心的一日,窗外的天空是如此明媚,溫柔的微風傳遞著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所以在光明神仁慈的指引之下,太陽前來尋找寒冰兄弟,讓寒冰兄弟你身陷荊棘之中如此之久,太陽我實在萬死難辭其咎。」故意換上以前太陽式的說法,我用著只讓我和寒冰聽得見的音量這麼說,事實上這話有一半是在向寒冰道歉,不過我想應該只有暴風聽得懂才是。
  
  
  「真的是太陽!?」只見寒冰啞口無言地看著我,接著看也不看剛才掉到地上的東西,直接伸出手來抓著我的臉東看看西看看。
  
  
  真是報應,上輩子都是我這樣抓綠葉或者白雲的臉,現在換我被人這樣抓。
  
  
  「是的,抱歉,讓你一個人在這裡等那麼久。」但我還是沒有掙脫寒冰的手,只是用著充滿歉意的語氣說。
  
  
  「我還以為…我明明記得我看見你被……」果然寒冰的記憶也很混亂,大概和暴風一樣看見我被殺,所以整個嚇壞了。
  
  
  「是的,但我現在是活著的。」背對著護士,我悄悄地放出一點點安神術,幸好這間廚房沒有開燈,而是拉開整排的窗簾,所以混著朝陽的光芒,我放出的治癒之光其實不是那麼的顯眼。
  
  
  「真的是太陽。」看著我手上的治癒之光,我從來沒看過寒冰臉上出現這麼柔和的神情,「光明神把你還給我們了。」
  
  
  「不,寒冰,我們都死過一次了,」一邊繼續施放安神術,我一邊低聲地說道:「現在我們轉世成為另外一個人,但我沒有遺忘你們,十二聖騎士絕對不會拋棄十二聖騎士,所以我來找你們了。」
  
  
  「……」微微地張開嘴,寒冰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所以這個身體真的是我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在作夢。」雖然臉上依稀有著伊希嵐.寒冰的輪廓,不過寒冰現在的長相跟過去還是不太一樣,也難怪他會疑惑了。
  
  
  我握住寒冰那雙冰冷的手說道:「這不是夢,而我們此刻是真的活著。」對於記憶還有些混亂的他和暴風來說,也許這樣的肢體接觸或著一個擁抱才能真正讓他們安下心來。
  
  
  「但…但太陽我……我似乎不是人類……」看來寒冰的狀況比剛才的暴風輕很多,一下子就可以進入正常對話,而且還因為眼角瞄到站在廚房門口的護士而放低了聲音。
  
  
  「放心,我也不是,應該說目前我找到的十二聖騎士大家都不是。」我聳了聳肩,接著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看著他說:「沒問題的,你們連我是魔王都不在意了不是嗎?」
  
  
  「……也是。」寒冰終於笑了。
  
  
  「……」不過接著我就嚇傻了,因為我發誓寒冰的眼中似乎有某種液體正閃閃發光著。
  
  
  「我…我先整理這裡,等等你帶我去找其他人好嗎?」寒冰看著佈滿整張桌子的成品和半成品連忙說道。
  
  
  「我也來幫忙吧!白雲,過來幫忙收拾。」我換回了正常音量對和護士一起站在門口邊沒有進來的白雲說道。
  
  
  「好的。」接著白雲就飄,我是說走到我們旁邊來幫忙收拾。
  
  
  「白雲?」用著有點疑惑的神情看著白雲,寒冰的表情呆滯了兩秒。
  
  
  「怎麼了?」我有些擔心地看著他。
  
  
  「不,沒有。」寒冰趕緊搖搖頭,「你們還找到了誰?」
  
  
  我面露凝色地說:「審判,跟今天同樣在這裡遇到的暴風。」。
  
  
  「暴風也在這?」不知道是不是曉得這裡是哪,寒冰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總之我們等等再解釋,現在先把這裡收拾好,我們等一下一起出去曬太陽如何?」我瞄了一眼就站在門口看我們收拾的護士。
  
  
  「好。」廢話不多說,寒冰加快了手上收拾的速度,還順便把已經完成的差不多的半成品送進烤箱烤。
  
  
  「白雲,幫我個忙好嗎?」突然對白雲招了招手,我低聲在他耳邊交代了幾句話。
  
  
  「……」只見白雲很乖巧地點頭,然後就轉身從廚房偷溜出去。
  
  
  我轉頭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站在門口觀察我們的雅子護士搭話:「那個,雅子姊姊,妳要不要吃點餅乾?」這麼做主要是為了不讓護士發現白雲偷偷溜出廚房,所以我故意轉移護士的注意力對她說話,讓白雲能夠趁隙離開,反正白雲的存在感本來就很低,所以只要護士一移開注意,相信等等她也不會發現。
  
  
  同時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增加護士對寒冰的好感,以便我之後能快點把他和暴風帶出去。
  
  
  「啊,不用了。」沒想到她卻露出有些慌亂的神情搖搖頭。
  
  
  怪了,她在怕什麼?
  
  
  「這裡的護士和醫生都不太吃我做的東西,因為他們說我是精神病患者,所以多少都有些怕我。」寒冰搖搖頭說,語氣雖然平淡,不過神情有些落寞,「偶爾會拿也只是不想刺激到我,不過拿了也不是自己吃,多半是送人或是……」
  
  
  原來如此,但是也好在拿走的護士送給我們老師,然後老師又剛好請我吃,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會知道寒冰在這裡呢?又怎麼會因此找到暴風呢?
  
  
  「沒關係,以後都給我吃就好。」我很高興地說:「記得,我要非常非常甜的口味。」
  
  
  「呵,審判大概又會皺眉了。」寒冰露出無奈的神情。
  
  
  我揮了揮手說:「沒關係的,反正就算丟給他吃,他也會照吃。」這不是我亂說,以往審判每次準備點心給我,而我卻沒有在他下班去廁所找他交流時,他都只能含淚把那些甜到像用砂糖堆起來的甜食吃下去。
  
  
  畢竟他不想浪費食物,而頂著審判騎士的身分他也不能隨便送人甜點……
  
  
  『將軍要吃嗎?寒冰的餅乾很好吃。』我向將軍們送出精神傳話。然後我手上一輕,一部份餅乾消失了。嗯,羅連亞將軍應該會很喜歡這些點心,晚點用傳送陣送一些過去好了。
  
  
  一邊等待那些半成品烤好,我一邊幫忙寒冰收拾,收拾的時候我也會順口和寒冰聊些簡單的事情,不過我發現有時寒冰會出現慢半拍的反應,推測應該是和暴風一樣,因為長期接受精神病藥物的“治療”,但他們本來就不能算是有問題,只是記憶錯亂而已,所以多少有些副作用。
  
  
  看來得快點想辦法把他們帶出去,不然他們都正常還被迫繼續吃藥,久了正常都變不正常。
  
  
  「雖然沒有籃子,不過我這裡有塑膠袋,把點心裝一裝拿去跟審判和暴風一起吃吧!」這裡沒有人敢吃寒冰做的點心,我想寒冰一定很難受。
  
  
  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傢伙,我家寒冰做的點心你們居然敢嫌,就不要讓我逮到你們!
  
  
  好吧,我也知道一般精神病患做的食物可能普通人真的都不太敢吃,但我要再次強調我是護短的太陽騎士,絕對是護自己家兄弟的!
  
  
  何況寒冰和暴風都只是記憶銜接上有問題而已,才不是什麼精神病患!
  
  
  以太陽騎士兼戰靈少主之名發誓,我一定會快點想辦法把你們弄出來。
  
  
  
    *
  
  
  
  「寒冰?」當我帶著寒冰和白雲回去時,審判露出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樣看著跟在我身後抱著一袋點心的寒冰。
  
  
  「許久未見,審判騎士長、暴風騎士長。」寒冰低聲地說。
  
  
  「真的是寒冰。」暴風睜大眼露出很高興的模樣。
  
  
  審判不愧是我的蛔蟲,就算我完全沒有交代他,他也沒有辜負我的苦心,看來我們只離開一個小時多,他就已經跟暴風將這個世界的事情解釋的差不多了,而且暴風的頭髮也全部梳理整齊,配上已經清醒的眼神,怎麼看也不像個精神病患,就只是瘦了點而已。
  
  
  很好,這樣我要帶他們離開應該又多了一點機會。




>>
茉莉按照之前預告的在星期天的晚上把第七章發上來囉~
看完要留點回應喔~~

茉莉說要棄坑是開玩笑的!!
請大家千萬不要當真!!!!(驚恐)

其實茉莉知道有在看文的人不少
看點閱率已經破六千就知道了
謝謝各位的支持~~(鞠躬)
不過還是希望大家能給點回應
每次看那些回應心裡都是滿~~滿的感動
各位的留言會成為我寫文的動力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22:41:11 | 顯示全部樓層
哪哪
等待下篇中
別棄坑阿(雖然知道是開玩笑的

反正 我要看下一篇
(迷:你好吵喔
(我:要你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22:48:24 | 顯示全部樓層
茉莉更文啦*_*
寒冰重逢太陽了
寒冰做的餅乾不吃的話給我(欸你##
等待下章in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23:10:57 | 顯示全部樓層
棄坑這種事……心臟會承受不了的啊(?
嗯、我一直都有在追文噢——!
大大要加油更文,
很期待下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9 01: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更新文章吧~~~↖(^ω^)↗
大大棄坑是不好的行為啊,如果大大棄坑了,我會承受不住打擊暈倒的....
坐下等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9 03:20:2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可以告白嗎?(謎:咳•••咳咳妳在說啥?

好啦!開玩笑的
我很喜歡雪姬的第二人生,
所以和第二人生相關的文我都會跑去追的
但是我知道大大大部份還是用原劇情再寫,
但是戰靈天使將軍們戲份好少喔!可以多寫一點嗎?
我想看將軍們啦!(謎:別亂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9 07:38:3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要下篇!(伸手(不你
其實大大你應該再加點將軍們的戲份……
否則就有點像重看一次第二人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