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jasminum

[同人文] 【吾命X特傳X第二人生】命運(原著向半架空)12/8-第二十八章|最近停擺了對不起qwq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26 18:37:3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來囉~~
我現在才知道
原來戰靈天使那麼有錢呀!!!
我很期待下一篇唷^^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6 20:06: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記得在本文中接下來的應該是暴風和寒冰......
那第三個是?是我忘記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6 22:23:2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知道嗎!我還蠻希望你的文可以後面是接雪大的那篇文的這樣一定會有很多人來看,所以你去和雪大大討論看看好不好!而且這樣很帥欸!拜託!求你!好不好嘛?拜託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6 22:40:2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茉莉小幽來看文了~~
接下來找到的是暴風&寒冰??
然後那個女生是誰呢??褚冥玥??
期待下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7 15:21:15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戰靈天使會那麼有錢
該不會是因為西亞的產業
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7 15:49:3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做的好好看!!!!!
期待大大更文nwn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7 18:12: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薇莉安 於 2013-8-27 18:16 編輯

不是!
是開始接原本雪大後面的文!
不過後面去戰靈族的時候,十二天使將軍還活著啦!
意思是後面的文全部都一樣!只是把十二天使將軍和副將們改成還活著!
還有這句:我盡量,不行也別準備雞蛋砸我(現在物價很貴的!!)是甚麼意思不行也得行!(格里西亞•太陽附身)(格:去死吧)(魔法全部轟過去)(格:不准寫我家親長大人和將軍死了!)
一定要給我讓雪大答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28 00:57: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8-28 01:01 編輯

37# 薇莉安


雖然不太想劇透...
但是你的想法跟我一樣
不想讓親長大人和將軍們領便當!!!!

所以接下來一定會經歷鬼王戰
春神句芒也會出場
其他的還在構思中

目前我正在詢問雪大相關事宜
請稍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30 02:24: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8-30 16:21 編輯

有件悲慘的事要跟大家說
茉莉我卡文啦!!!(慘叫ing)

值得慶幸的是我目前狀態為超前進度
不用擔心這週無法更新章節
不過還是要祈禱靈感大神趕快來

P.S. 第五章最晚這週六就會發上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31 12:09: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9-9 12:07 編輯

第五章


  回到教室後,我才剛咬下一口藍莓派我就整個愣住了,大概是我發愣發的太明顯,坐在我身後的審判忍不住問道:「太陽,你怎麼了?」
  
  
  「你吃一口。」把手上的藍莓派遞了過去,我用著很堅持的眼神望著一看到點心就忍不住皺眉的審判。
  
  
  「……」像是想通了什麼一般,審判突然露出了愕然的神情,接著一反討厭甜食的常態馬上接過我手上的藍莓派跟著咬了一口。
  
  
  我僵硬的說:「味道……很熟對吧?」
  
  
  「這是寒冰做的。」審判用著很複雜的表情說道,也跟我一樣吃了寒冰做的點心吃了三十幾年,雖然我們吃的甜度都不一樣,但除了羅蘭是個死亡領主所以吃不出東西的味道外,我們其他人都可以認得出來寒冰做的味道。
  
  
  「老師說,是她的朋友拿給她的。」從審判的手上將藍莓派拿回來,我又咬了一口確認道,這果然是寒冰的味道沒錯!
  
  
  本人可是當了他三十幾年的頭號支持者,所以我絕對不會認錯的!
  
  
  「下課後要不要去問問看老師她朋友是在哪買的?」審判提議道。
  
  
  「當然要去問,不過我一個人去問就好了,比較不顯眼。」事關找回其他十二聖騎士,哪能拖延啊!所以一下課後,要不是還得維持形象,否則我大概會用衝的衝去辦公室逼問老師。
  
  
  「嗯?西亞你這麼喜歡吃藍莓派啊?」聽到我的問題,老師露出很驚訝的表情。
  
  
  雖然心裡很急,但我還是掛上無懈可擊的笑容耐心地問:「是的,因為覺得老師妳剛才拿給我的藍莓派真的很好吃,所以有點好奇是在哪買的。」
  
  
  老師想了想然後說:「那是老師的朋友從他們醫院裡面拿來的。」
  
  
  「醫院?」難道寒冰跑去醫院當廚師了?
  
  
  「應該算精神療養院。」老師點點頭,又補充了一句。
  
  
  「是他們那裡的廚師做的嗎?」寒冰跑到精神病院當廚師?不知道為什麼,我越問心裡的不祥的感覺就越大。
  
  
  「不是,是……」老師接下來說的話讓我整個眼睛瞪大了。
  
  
  
    *
  
  
  
  「太陽,你問到了什麼?」大概是我的表情很不對勁,所以審判根本不想問我有沒有問到什麼情報,而是直接問我問到了什麼。
  
  
  「老師說,那個藍莓派是她一個在療養院裡當護士的朋友給她的。」我有點艱難地開口說。
  
  
  「所以?」審判皺起了眉,似乎不曉得我的神色為什麼那麼古怪。
  
  
  「那個藍莓派,是他們醫院裡頭一個精神病患做的。」最後,我一口氣把剛才老師告訴我的事情講了出來。
  
  
  「!?」不只審判,連旁邊的白雲都露出愕然的神色。
  
  
  幸好現在是在我住的飯店裡,所以不會有其他人看見我們此刻的表情,因為我白天問完回去後,表情很明顯不對,所以審判沒有在學校追問我這件事情,而是直到我們回飯店後才問。
  
  
  選在飯店房間內吃晚餐還有一個好處,飯後隔絕的結界一下,就可以在房間內練習種族能力,不用擔心場地問題,房間是審判現在住的小套房的將近十倍大,因為有佈下結界,不用擔心會被任何人看見,也不必擔心房間損壞要賠償,儘管我們不缺錢。

  
  順便一提,和審判白雲相認後,我們經常在飯店房間內吃晚餐,以避免外人聽到我們的談話,要知道非守世界的人如果聽到談話內容,肯定會當我們是神經病。晚餐通常是由留守在戰靈部落的芙維可將軍去大食堂打包,然後用傳送陣送過來。

  
  卡汀茲將軍是墮月血魔與戰靈天使的混血兒,雖然屬於不同分支,只要是血魔族就能夠用自身血液孕育武器,所以審判目前正在向卡汀茲將軍請教如何運用這項種族能力。但白雲的傳唱之力就沒辦法了,在場沒人……雖然都不是人,曉得該如何運用。
  
  
  「老師說她知道的也不多,只聽說那個精神病患是少年白頭,症狀是輕度精神分裂,常常會莫名其妙地說些旁人聽不懂的話,雖然有時精神會很不穩定,但只要待在廚房做點心的話就會特別平靜,只是他如果在做點心,千萬別打擾他,也絕對不可以浪費他做的東西。」我回想著從老師那裡打聽到的消息。
  
  
  談論關於十二聖騎士的事時,將軍們通常都不會開口加入討論,只是靜靜的在旁觀看。
  
  
  「知道他會說什麼奇怪的話嗎?」審判想了想問。
  
  
  「『太陽要吃非常甜的』、『審判要吃不加糖的』……」我幽幽地說,光這兩句我就能確定那個聽說是精神病患的人絕對是寒冰。
  
  
  而且在講這些話時,老師還露出很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因為她也聽說了我和審判最近會這麼互稱彼此。
  
  
  但是為什麼寒冰會……?
  
  
  「有打聽到是在哪所療養院嗎?」本來安靜聽著的白雲問道,似乎根本不在意寒冰是不是精神病患,只想找到人而已。
  
  
  說的也是,也未必是寒冰的精神有問題,畢竟我們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剛開始來時沒有冷靜下來的話,陰錯陽差也的確有可能被當成瘋子。
  
  
  「打聽到了,可以搭捷運過去,不過那裡離捷運站好像還有一小段的路。」我那時也故意露出好奇的表情像老師打聽了,雖然不可能問的很詳細,至少還是知道在哪家療養院。
  
  
  「這個周末去看看?」審判提議道。
  
  
  我直接說:「我打算明天就請假去。」
  
  
  「我們三個都請假就太明顯了。」審判不贊成地搖搖頭。
  
  
  「可是寒冰他……」我有點擔心,雖然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會讓寒冰被關進精神病院,不過我隱隱約約有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冷靜點,太陽。」審判安撫著說:「我知道你擔心寒冰,但太過莽撞反而會出問題。」
  
  
  「……」最後我還是只能乖乖聽從審判的意見,雖然我很急,但急不能改變什麼事情。
  
  
  
  *
  
  
  
  這幾天上課我整個是心不在焉,連臉上的笑容都掛的很勉強,好在我以前扮演太陽騎士二十幾年,裝笑的功力一流才沒被看出破綻。
  
  
  「我們走吧!」星期六一大早,我們三個頂著寒風在捷運站集合,為了掩人耳目手上還故意帶了探病的花束和水果。
  
  
  我是真的想破頭才想到理由讓我們能夠進去探病,畢竟我們連寒冰現在叫什麼名字都不曉得。
  
  
  「真難為你們了,跑遍那麼多家醫院。」接待我們的護士小姐用種很欽佩的眼神看著我。
  
  
  我露出一臉悲痛的表情說:「是的,奶奶過世一年多了,現在我也只剩那麼一個家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我還是想找到他。」
  
  
  「……」我身後的審判和白雲非常聰明的決定保持沉默,以免破功,我隱約感覺到隱藏起身形的卡汀茲將軍在偷笑。
  
  
  「小琳,這幾個孩子是來做什麼的?」有個經過的護士走過來問道,大概也挺好奇為什麼一大清早會有人來療養院申請探病。
  
  
  「雅子,這些孩子是來找人的。」剛才和我講話的護士回道,接著走到那名叫做雅子的護士身旁低聲對她說:「金髮的那個是孤兒,小時候被奶奶收養,那個奶奶還有個小孫子,之後發生一些意外那個小孫子患了精神病,所以被送到療養院裡面,但他不曉得是哪間療養院,奶奶也不告訴他,去年他奶奶過世了,那孩子就一直在找當年的兄弟。」
  
  
  上述那一長串就是我掰出來的藉口,連我都佩服自己編故事編的那麼順口,而且我還很小心翼翼地刻意不講名字,因為我根本不曉得寒冰現在的名字是什麼。
  
  
  「那他旁邊的兩個?」
  
  
  「好像是童年玩伴,結伴一起來找當年的朋友。」
  
  
  沒錯,我還順便幫審判和白雲掰了一個身分,這樣到時我要找的“兄弟”見到他們如果露出很熟絡的表情就不會太讓人起疑了。
  
  
  「小朋友,我是負責管理這裡病人名冊的,可以告訴我你的兄弟叫什麼名字有什麼特徵嗎?」雅子護士很和善的問道。
  
  
  「他從小就喜歡和奶奶一起做點心,記得他那時就有點白頭髮,不曉得現在是怎麼樣。」我馬上把兩個特徵告訴她以免她追問名字。
  
  
  「啊!不會是『韓伊冉』吧?」我才把特徵說完,連叫做小琳的那個護士也跟著輕呼道。
  
  
  這名字……
  
  
  我會一直覺得我們的事情真的很詭異,是因為我們現在使用的身體不只長相特徵和原本的相似,甚至連本身的名字都和原來的本名有相同的地方,而且一定會有我們本名的某個字,直接叫作“西亞”的我就不用說了,「墨雷」和「帝安」都分別有「雷瑟」的「雷」和「帝摩斯」的「帝」。
  
  
  至於姓氏則根本是我們原本稱號的諧音,雖然我是例外,但審判和白雲的姓氏就分別是「沈」和「白」。
  
  
  「伊冉」這個名字跟「伊希嵐」念起來很像,「伊希嵐」三個字念快一點就會直接變成「伊冉」了,而且「韓」這個姓不就跟「寒冰騎士」的「寒」同音嘛!
  
  
  「是這個名字沒錯!」我趕緊說道。
  
  
  「那麼我讓這幾個孩子去會客室等著,麻煩雅子你進去通知然後帶那孩子出來好嗎?」小琳護士馬上開始幫我安排會客。
  
  
  「不行,這時間伊冉應該已經進去廚房了,你也知道韓伊冉最出名的一點就是只要讓他待在廚房都沒問題,硬把他帶出來可就……」雅子護士面露凝色地搖搖頭。
  
  
  「但是,這樣要等到什麼時候他才會自己出來?」小琳護士露出了很苦惱的表情說:「韓伊冉動不動就在廚房窩上整天。」
  
  
  「這樣的話幫我填一下特別申請書,我直接帶他們過去吧!」雅子護士非常好心地說。
  
  
  「好吧!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嘆口氣,小琳護士直接從桌上取出了一張表格開始填寫。
  
  
  「等等麻煩你們簽個名,之後我就直接帶你們過去找韓伊冉。」雅子護士親切地對我們說道。
  
  
  「好的,麻煩您了。」我很有禮貌的回應道。
  
  
  「太陽,你怎麼能一口確定那個人就是寒冰?」在兩個護士各自轉過去忙別的事情時,審判小聲地在我耳邊問道。
  
  
  「你別說你還沒發現我們這世的名字的特性。」相信以審判的聰明才智不可能沒有注意到。
  
  
  「我知道,但若只是巧合呢?」因為我們現在都是靠著我掰出來的謊言走一步算一步,所以審判很自然地開始考慮我們的後路。
  
  
  「那就說只是名字一樣,但這個人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我直接說,唬爛這種事情我以前可沒少做過,要唬住這些小老百姓還難不倒我好嘛!
  
  
  不過我有十足的自信,那個叫「韓伊冉」的人絕對就是寒冰!
  
  
  「……」點點頭,審判不再多問。
  
  
  「來,你們派個代表在這裡簽名就好。」這時小琳護士已經把表格填得差不多了,然後她指著其中一個空格這麼跟我們說。
  
  
  「好的。」簽名的人自然是我。
  
  
  「這個時間韓伊冉已經窩進廚房了,等等我們會經過幾個活動休息室,雖然不是每個病患都很危險,不過有些人看見陌生人會容易緊張,所以你們等一下要特別注意,也請不要做出太大的動作刺激病人。」一邊帶我們過去,雅子護士一邊叮嚀道。
  
  
  「我們知道了。」我點點頭說。




>>
雖然茉莉之前(昨天)在慘叫卡文
看起來很誇張
但其實不是什麼大問題
卡住的地方已經解決了
不用擔心(雖然好像沒什麼人擔心)

目前在考慮要開始填之前挖的坑
還是把重心放在這裡就好
話又說回來
雖然說是填坑
但那個坑也只弄好三個主角的人物設定而已...(遠目)

各位的回覆是我寫文的動力
回的越多我會寫得越起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