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柴D.J.

[同人文] 【吾命修真】第十四章 你給我等著! (7/13)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4-17 11:31: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惡夢啊!停止吧!

  楊格現在位於吳國極東處,但什麼都沒有看到。

  「應該只是個幻陣。」楊格在周圍摸索著。

  突然,他發現這裡一草一木的生長正好能排出一個簡單的幻陣。

  「妙啊!」楊格一聲讚歎。

  隨後,他伸手抓向一株小草,一陣眩暈感來襲。回過神來,眼前的景色已經不一樣了。

  楊格先整理自己的衣服後,往裡面走。但沒走幾步就停下來了。

  「我靠!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楊格看著眼前的景象道。

  他沒有看到什麼比武大會,只有看到一個熱鬧之極的交易場所。

  「這裡是試場外圍,修士們會互相交易自己需要的東西,以提升實力。」劍靈解釋道,「您必須在今天就達到最佳狀態。明天時間一到,就要開始一個月的比試。」

  楊格點頭,在這裡逛了一下,這裡大多是用靈石交易的,或是以物易物。

  「對了,他們貌似不太急啊!」楊格指著一群坐在涼亭中喝茶的人。

  「咦?他們?」劍靈呼的一驚。

  「怎麼了?」楊格問道。

  「不。沒事。」劍靈恢復冷靜道,「他們應該是來比武的,只要在結束時站在擂臺上就行了,不需要時刻守著。」

  楊格點頭,又道,「對了,劍靈。丹試場地在哪?」

  劍靈先是一陣默然,後道,「這你要自己想辦法,不能太依賴我,我只是引路人。」

  「哪有引路人不知道路的。」楊格嘴角抽搐。

  楊格順手抓了一個正要去那涼亭的人。

  那人頂著一頭藍色頭髮,原本好好的走著,結果突然被人抓住。

  就在他正要露出輕鬆的笑容進行報復時,看到了一抹燦金便愣住了。

  「不好意思,這位道友。」楊格勾起微笑,一瞬間燦爛如陽,「能請教一下丹試場地在哪裡嗎?」

  那人看著笑容恍惚一陣,眼中流露出懷念與悲傷。一時間呆了。

  楊格見對方發愣著,出聲叫道,「道友?」

  「嗯?啊!」那人回過神後,歉然笑道,「抱歉了,道友。你長得太像我一位故人。」

  「喔?那人很重要吧?」楊格笑道。

  「是啊!」那人瞥見楊格腰間乾坤袋上的太陽,微笑道,「非常重要......」

  「祝你們有緣再會。」

  「就承道友吉言了。」那人指了一個方向道,「丹比在那兒舉行,只要一直直走即可。」

  「多謝道友指路。」楊格抱拳後,朝那方向走去。

  那人一直待在原地看著楊格的背影,直至看不見後,才轉身走向涼亭。

  「暴風!你太慢了啦!」

  「因為剛剛看見太陽了。」

  「什麼?!」眾人異口同聲道,「所以你把他放走了?」

  「嘛......他又不記得我們,這麼做只會讓他心生警戒吧。」

  眾人默然,的確,現在還太早了。

  如果......當時......太陽也許就不會失憶了......

  「順勢而為吧!」審判道,「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他......他去丹比了。」暴風一臉怪異。

  眾人瞭然,畢竟太陽比武入門什麼的......根本不存在。

  不過如果他老師知道他去丹比的話......會怎麼樣呢?

  「那我們明天要去觀賽嗎?」綠葉問道。

  「當然要!」眾人齊聲。

  楊格沿著剛剛的人指的方向一路直走。

  丹試場地非常廣大,四個高樓位於四方,上有裁判縱觀全場,防止舞弊。

  觀眾席則圍著場地,共二十五排,評審為於場地正前方。

  丹場一共有一千席,一千人裡只選出兩人,入選率僅零點二。由此可見競爭之激烈。

  當然,位置是要搶佔的。

  楊格在入口與守門人說明。

  「考生一旦選定座位便不可隨意走動,且不可再出來。」

  楊格答應,守門人將他放進去。

  他選了一個位置後,便有一個護罩升起,將他裹在裡面。

  這是一個特殊的護罩,為了防止干擾,外面看得見裡面,而裡面看不見外面。

  「嗯嗯!」楊格看著周圍滿意地點頭,「真是一個極佳的睡眠之地。」

  說完,便躺下去......睡著了。

  楊格夢到自己長大了,身上穿著奇怪的華麗服裝。

  身邊跟著一位長著藍色頭髮,不斷拋媚眼的青年。

  嗯?這人眼熟的很啊......不就是替他指路的那位嗎?

  『太陽,你跟我說話嗎?』青年突然對他道。

  他沒有說話啊?幹嘛一副不要打擾我跟女人抛媚眼的表情?

  『暴風兄弟,我并沒有跟你傳遞任何話語,也許你聽到的是仁慈的光明神的溫柔耳語。』他帶着溫和的笑容回答。

  不過他的嘴巴和表情都是自己動的。他控制不了。

  是說這說話方式是怎樣?也太嘰嘰歪歪了吧?你看!那為叫暴風的人,他的臉都扭曲了!

  在走廊上走了十幾分鍾後,他總算走到了大廳,他面帶笑容,從容不迫的對衛兵道,『您好,我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我前來會見藍德國王陛下,傳達光明神的慈愛。』

  ......

  明明只要說『草民求見』就行了吧?四個字多簡單明瞭。

  待他走進了大廳,他半跪下,輕輕抓起國王的肥手。

  等等?他想幹啥?

  他居然在油膩膩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我靠!要吐了!不行了!

  他笑着道,『國王陛下,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向您傳達光明神的仁慈。』

  『夠啦夠啦!你哪一次不是說傳達仁慈,結果都是來找麻煩的!』國王非常不給面子的揮了揮手。

  他露出無辜的笑顔道『國王陛下,光明神的仁慈散播在大陸上,隻爲了讓芸芸衆生接受正義和慈愛的教導,從來不是爲了造成您的麻煩,如果有這樣的誤會,我感到相當的遺憾,并且希望您給我一個機會解開這個誤解。』

  臥......槽!

  不行了!惡夢啊!停止吧!快讓我醒來啊!

  『連年來的收獲歉收卻讓祂所愛的子民陷入無以爲繼的生活,雖然我這卑微的太陽騎士無法得知光明神的内心,但也能臆測到,仁慈的光明神豈會容許祂的孩子們受苦?祂的子民生活不好,天啊!這會讓光明神感到如何痛心,光明神的痛心也讓我這太陽騎士感到羞愧,我竟然愧對光明神的托付,讓祂的孩子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以下省略八千字)』

  楊格已經口吐白沫,雖然意識體無法吐白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7 11:32:38 | 顯示全部樓層
柴曰

小格正被前世自己的光明語殘虐中。。。
ヽ(^。^)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7 16:41:3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格終於知道自己的光明語有多可怕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9 19:10:50 | 顯示全部樓層
太陽就當那人修練特殊心法,碎碎念神功
我看小格煉丹不用比了,這種天賦簡直94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 15:55: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忘記放水

  會場裡塞滿了人群,人聲鼎沸。

  十一個粉雕玉琢、唇紅齒白、髮色各異的小娃娃走進會場,惹眼異常。

  「看!太陽居然在那裡睡覺!」

  「嘛......倒是挺像他的懶個性。」

  「可是這裡是令人緊張的考區啊!」

  「他什麼時候能用常理判斷了?」

  不能!

  突然,搖鈴聲響遍全場,所有人往聲源望去,原來是三位評審到場。

  護罩內突然出現了一個喇叭。

  為首的評審手拿著搖鈴不斷地搖啊搖,待全場的人看向他並安靜時,手一點將喇叭啟動,確保考生也能聽到,他開口道,「現在要開始講的解賽場規則,首先......」

  評審的手一揮,所有考生桌上憑空出現一盒藥草,各式各樣、應有盡有。

  「題目是一個一品五的丹藥,限用盒子裡的藥材,時間一個月。」評審從袖子拿出一根香,他將之放到前面的大香爐裡。

  在眾人的注目之下,那根香突然變成有如擎天高柱......的香。

  「臥......草!」看到眼前的奇景,有人忍不住爆粗口。

  試想一下,原本一根正常的香,突然變得和比薩斜塔一樣寬,和八十五大樓一樣高,那畫面真是......簡直了!

  評審再次從袖子裡拿出兩個火石,互相敲打起火。

  「他為啥不用火球術?」用法術不是更簡潔便利嗎?烈火非常疑惑。

  「法術是由靈力形成的,不是一般的火焰。」審判解釋道,「或多或少都有可能影響正常燃燒,原本一個月才能燒掉的香可能會一天就燃燒殆盡。」

  「現在......」評審飛身而起,將起火的火石靠近香的頂端,「比賽開始!」

  轟!!!

  比武場雷鼓震天,有如怒龍咆哮。

  那是比武開始的聲音。

  不過在場的人倒是沒那麼在意,畢竟他們來這裡就是來看丹試的。

  反正......在最後的幾天去守就行了嘛......幹啥那麼累?還要被車輪戰。

  因此眾人安心的看比試。

  在護罩裡的人自然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在比賽開始的那一剎那,喇叭就消失了。護罩將一切的干擾隔絕。

  「嗯?大家快看!有人正睡著呢!」

  眾人看向試場,果然發現在忙碌的試場中,有人正悠閒的睡覺。

  「真正是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三位評審氣得快昏了,對將一生的心血傾注於丹道的他們來說,煉丹是一門神聖莊嚴的儀式。

  楊格此舉乃是沾污!乃是褻瀆!乃是大逆不道!

  觀眾席上的審判瞄了瞄臉色黑如鍋底的評審們,再看了看睡得正香甜的楊格,搖了搖頭。

  啪嘰!

  楊格張開眼睛。

  愣愣的看著前面,毫無焦距。

  許久,才慢慢地恢復意識。

  他扶著仍然頭痛欲裂的腦袋,緩緩坐起,沉聲喃道,「天......夢裡受的傷居然帶到現實了......萬惡的光明神啊......」

  他站起身,理了理有些凌亂的衣衫,將腰間有些鬆開的繫帶重新綁好。

  他來到桌前,看到剛才評審給得藥盒,「嗯?這是啥?」

  他記得沒有帶任何東西進來,他一直是赤手空拳的。東西都放到乾坤袋了。

  也就是說......這盒子不是我的。

  那這是誰的?放到我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楊格危險的瞇起眼睛。

  「給我停止您的陰謀論!考試已經開始了!」劍靈在識海中吼道。

  「你說啥?已經開始了?」楊格目露驚詫,隨後是滿目迷茫,呆呆地問道,「題目呢?」

  「......」劍靈無言。他么的到底誰是考生啊?

  想歸想,劍靈還是老實的回答道,「一品五的丹藥,時限一個月。」

  楊格點頭,從懷裡拿出丹爐,正要拿出藥草時被劍靈制止。

  「藥只能用賽場提供的藥。」

  「唔,這樣啊?」楊格對著盒子努嘴,「是這個嗎?」

  「是的。」

  楊格摩挲著下巴,想著要煉什麼丹藥。

  「劍靈,評審會試丹嗎?」

  「一般來說不會,畢竟如果是毒藥的話不就栽了?」

  「這樣啊?算了,也可以以後給別人吃。」楊格揚起邪魅的角度。

  他從藥盒裡迅速辨認藥材,並拿出來。

  他決定了。

  他要煉整人丹。

  就讓食丹之人洗刷我在光明神那受到的委屈吧!

  楊格惡作劇地想到。

  「哇哈哈哈哈——」

  護罩外。

  「快看!太陽開始了!」

  眾人只見楊格手一揮,丹爐便起火,煉丹正式開始。

  楊格運轉靈力將所有藥材托起,手指規律地彈動,就像在撥弦彈奏一般。

  每彈一次,藥性就被提煉一次,看著藥草隨著楊格表演般的提煉方式而慢慢的變得純淨,竟有種夢幻的感覺。

  眾人看著他提煉,耳邊彷彿也能聽見優美的音樂。

  楊格手優雅一揮,藥材便自己分門歸類。陰歸陰、陽歸陽、沖歸沖、和歸和,畫面如同行雲流水,當真是風景如畫。

  「太美了......」

  包刮裁判、包刮全體觀眾,都已成為眼前美景的俘虜。

  楊格控制著藥材依序仔細的放入丹爐,不急不徐,用龐大的精神力控制丹液的融合。

  一天......

  兩天......

  五天......

  「凝!」楊格一聲大喝。

  丹爐裡的丹液慢慢的旋轉並凝聚,但這過程十分緩慢。

  又是一天......

  三天......

  十天......

  丹藥已成,但還在滴溜溜地轉動,就在眾人疑惑之際,丹丸上突然出現一條花紋。

  兩條......

  五條......

  極品紋丹!

  評審們對望一眼,都看見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不,還沒完!」有人注意到丹紋雖成,但轉動並無停止。

  慢慢地,有靈氣匯聚過來,凝於丹丸體表。

  靈氣越聚越多,在外圍形成一抹淡淡的光暈,且越來越明顯。

  「居然是暈丹!」評審瞪出眼睛。

  第一圈光暈終於成形,靈氣往外繼續又形成一圈圈的光暈。

  極光暈丹!

  擁有著八圈光暈的丹丸震撼在場所有人的視覺。

  包括眾騎士,每個人的眼睛都凸了出來,滿臉不可置信。

  他么的......這娃兒看起來不到十五啊......

  但還沒有完,丹丸依然在旋轉。

  一天......沒有動靜。

  兩天......還是沒有。

  到了第五天,丹丸上方籠罩藍色的雲彩。

  顏色再慢慢由藍轉黑、黑轉黃,黃色之後爆發五顏六色。

  極品彩雲丹!

  評審們激動地站起來,個個都滿面通紅,整個身體都興奮的顫抖著。

  「彩雲丹!極品彩雲丹!」其中一個評審激動的不能自持,「蒼天有眼!居然讓我在有生之年見到傳說中的丹藥!」

  另外兩人也都激動地流淚。

  楊格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彩雲丹。

  遭了......煉的太順手了......

  怎麼辦......我忘記放水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 16:09:13 | 顯示全部樓層
結果吃下肚發現自己被整
於是...太陽高分過關,該不會會成為某某長老、山主、峰主甚至掌門的徒弟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 20:37:3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格在開外掛啊!!!!!
看看評審失態的樣ㄗ!!!
不過我喜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5 16:48:2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你,是不更了嗎?
要更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5 19:52:0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柴D.J. 發表於 2019-5-1 15:55
第十章 忘記放水

  會場裡塞滿了人群,人聲鼎沸。

大大好喔這裡是新讀者(揮手

夭壽這個修真也太鬧www
套句之前看過的話,因為他是太陽,剩下不解釋
這個題材超級有趣希望可以有續集哦哦哦哦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9 22:02: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雲起宗!

  丹試時間已到,護罩隱沒於地。

  邊上的觀眾早已為了比武而離去。

  為首的評審站起來,從袖子拿出兩枚令牌,朗聲道,「此兩枚令牌將會自動落到入選者手上。」

  評審手上的令牌飛出,在眾參賽者上方轉了一圈後,分別飛向兩個方向。

  楊格接住令牌,上面有個丹字。

  仔細的感受一下,楊格發現令牌上面似乎有靈力波動。

  評審滿意的看著拿到令牌的楊格和另一個人,道「你們兩人從現在起就是我的弟子了,且隨我來。」

  「且慢!」一個落選的人不甘的走出,此人有一個平頭,眼神兇惡。

  他正是比賽的第三名。

  評審淡淡地看著他,「何事?」

  「小的不服!肯請大人明示!」

  比賽時,是有護罩隔絕的。因此,參賽者無法看到其他參賽者的成績,有所不服很正常。

  而且......楊格又長得一副禍水樣......難免有......咳咳!那啥的嫌疑......

  至於那啥是啥就請各位自行想像吧。

  「嗯?你不服?」評審的眼神一反如常,變得凌厲。

  那人雖然被看得哆嗦了一下,但還是道,「在下只希望輸的明白。」

  評審冷笑,如果是別人的話,那他可能會道出楊格驚人的天份。畢竟眾目睽睽之下,隱瞞也沒用了。

  但如今,對方是這個平頭小子。是嫉妒心極強,到現在不知已葬送多少天才的四季家族秋家大公子——秋嫉天。

  人如其名,嫉賢妒能,連天都嫉妒。

  他最常說的便是:天才?那又如何?死掉的天才就不是天才。

  只要讓他知道楊格的天賦,那麼在前往宗門的路上絕對危機重重。

  就算評審有結丹中期的實力也保不住。

  四季家族是不知道傳承多少年的大家族,少說也有千年,底蘊可謂不少。

  因此,能拖則拖,最好是楊格到宗門內受到保護後才讓他知曉。

  評審瞇起眼,道,「秋大公子,請問你是在不服我的判決嗎?」

  秋嫉天皺眉,他想,以他的身分親自開口應該是沒問題的。畢竟,他只是想輸得明白而已。

  他沉聲道,「在下說了只是要輸得明白而已,您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呢?」

  「咄咄逼人?不!你是在質疑,秋大少!你質疑我的判決。而我,是代表雲起宗前來招收丹雲峰的弟子。」評審眼神逼視秋嫉天,「質疑我的判決就是質疑雲起宗的判決。秋大少!你當這裡是你秋家了不成!」

  臥艸!這口才!

  一旁的楊格神情崇拜的看著評審,我要以他為榜樣啊!

  這時,秋嫉天已臉色青白。

  評審冷哼一聲,揮袖捲起楊格兩人,飄然離去。

  在空中的遁光裡,楊格看著腳下飛過的外門,心生疑惑。

  似是看出楊格的疑惑,評審開口道,「丹試因為入選人數很少,且進入方法只有丹試一路。因此入選後,都是直入內門。」

  「進入外門還有其他方式?」楊格好奇問道。

  評審看了楊格一眼後,別過頭,飄來不是很清楚的聲音,「比如......捐靈石之類的......」

  ......

  這世道真是汙濁啊!

  如果人人都如我這般純潔就好了。

  「那進入內門有什麼條件嗎?」楊格又問道。

  「二十歲以前,突破筑基第二期筑臺期。」

  三人由空降落,到內門入口處。

  「把你們的令牌拿出來,那是內門弟子的證明。」評審提醒道。

  楊格從乾坤袋取出,拿給守門弟子確認。

  雲起宗內門一共十峰,分別為劍雲峰、武雲峰、丹雲峰、陣雲峰、符雲峰、體雲峰、器雲峰、魔雲峰、獸雲峰。

  簡單易懂,一目瞭然。

  嗯?你說魔雲峰?當然是魔修啊!這世界的修真界是很開明的,只要不是天理難容、道德淪喪的功法都能接受。

  因此,這世界的魔修又分正魔和邪魔。

  而正魔與邪魔又互相對立,正魔認為邪魔不配稱魔,而邪魔則覺得正魔礙事。

  內門弟子每一人都有一座洞府。

  「好了,徒兒。為師叫做段仁投。以後你們就是同門了。」

  咦?為師?啊!對喔!在丹試上時有說。

  「師傅,請問我們兩個誰是師兄?」一直不發一言、穿著黑袍的另一人開口問道。

  「當然是我了!」楊格義正辭嚴道,「我是第一名當然是師兄。」

  黑袍人並沒有任何不滿,對楊格抱拳道,「見過師兄。」

  「嗯,好師弟。」

  「你們兩人的天賦都很不錯,爭取早日突破筑臺。屆時,就能夠進入丹經閣翻閱各種丹方。」段仁投督促道。

  「剩下的你們自己熟悉宗門吧,這是地圖。」話落,拂袖而去。

  楊格還能聽到遠遠傳來的,「好忙好忙,當......真忙啊。」

  至於當什麼楊格並沒有聽清楚。

  楊格打量著師弟,只是師弟全身包得異常嚴實,什麼都看不出。

  越看越可疑啊......是說連臉都蒙住了難道不會看不到嗎?

  楊格伸出手,「師弟,以後咱們就是同門了,記得要相互扶持一下啊!聽說老學生可喜歡欺負新人了。」

  黑袍人輕笑了一聲,聲音清麗,婉若銀鈴。他伸出手,回握楊格,「嗯。」

  楊格看著黑袍人的手,面露古怪。

  因為眼前的手白嫩異常。

  一個大男人居然還保養皮膚?

  不,從頭到尾師傅並沒有說過黑袍人的性別,師弟也是他自己亂叫的。

  這師弟該不會其實是師妹吧?

  拋開雜緒,楊格露出燦爛的笑容,「在下楊格,師弟如何稱呼?」

  「我姓夏。」黑袍人將帽子往後翻,露出頭。

  秀麗的長髮如瀑,如同星空的大眼看著眼前雙目微張的楊格,帶著淡笑「小女夏洛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