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54|回復: 30

[同人圖] 特傳同人 黃泉際 (BE) 新更 微小說 part 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18 20:07: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2-4 19:48 編輯

    1. 先說,這一篇是完全BE,接受不了別看,女主是個因為壓力和負面情緒而扭曲自己的人,決不是好人(正常人),所以無法接受者請按返回鍵離開,謝謝。
   
    2.歡迎大家留言,告訴我感想之類的或錯字

    3.不定更

    4.劇情不會完全依照特傳的走,我有些會跳掉



    楔子

     「問我為甚麼?其實我也不知道,或許是為了當初見到他的第一眼吧。」

     「那一眼太過奪人目光,如同亮麗的紅寶石燃燒著懾人的自信光芒,一不小心就陷進去了。」

     「恩,當時只是想著,這麼美麗的眼失去光芒太可惜了,所以就跳下去了。」

     「衝動?哈,也是呢!不過這也算個人特色吧。」

     「最後阿,要跟他說一句話—學長,你再犯禁,把你......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8 20:29: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0 12:05 編輯

女主介紹:

姓名:夏紫夜(褚冥夜)

身分:妖師一族第四人守護能力者,褚冥漾同卵雙胞胎妹妹

種族:妖師一族

個性:表面看起來溫柔可親,實際上是冷漠愛玩不怕死的孩子

外表:黑直長髮至膝,黑褐雙眼,喜用黑紅色髮飾,額上有數點小型齒狀疤痕,長相清秀,是耐看型。

幻武兵器:1.埃列什基伽勒,男,黑暗屬性王族兵器,第一型態鐮刀,第二型態刀刃手套。
     2.涅瑞伊得斯,女,海屬性貴族兵器,第一型態長鞭,第二型態守護玉笛。

背景設定:因為從小顯露出的特殊能力,在三歲時就被妖師一族長老團帶走,家人對她的記憶盡數抹消,只有褚冥玥,白陵然記得她的存在。

             被帶走後一直被磨練,直到褚家關於守世界的記憶被封印後才以養女的身分回去,奉命保護褚冥漾 ,期間同時接受手世界與原世界的教導。最後心靈扭曲,一心尋死。  

注:第四人—以己身平三人力,納己用,守我族、去暗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8 20:4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0 12:06 編輯

《黃泉祭》—夏紫夜改 原曲—靈契·黄泉之契 OP《s&silence》


                      是什麼漸漸的被遺忘?    感受不到時間在流淌     我所有的無聊掙扎,    都是忘了歸屬感

                      是甚麼從眼前在擴散?    感受不到任何的溫暖     唯一能夠靜靜欣賞,    美麗姿態只有現在

                      無聲的夜掩飾了癲狂                                       交錯複雜的索繩封纏


                      可笑嗎?                                                       多少次愛與背叛不停地放肆旋轉

                      諷刺吧?                                                       在這裡得到圓滿

                      看著我,                                                       只剩下扭曲自己            無聲中絕望吶喊

                      請離開吧!                                                      不要再挖掘黑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8 21:39: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大大的下一篇...我特喜歡BE文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9 17:11:41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8-10-18 21:39
期待大大的下一篇...我特喜歡BE文呢!!

其實我討厭BE......但這篇卻是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構想,所以,沒辦法,只能寫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9 17:5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1-26 14:36 編輯

1.開始

      
「或許,當個無知的傻子也比我好,至少無知,就不會痛了。」—夏紫夜





今天是國中生填分發的日子,看著眼前的一堆單子,我冷笑著。反正我的未來早已被決定,填不填都沒差阿。

口袋的手機震動,看了一眼週遭的人,所有人都在討論,沒人注意我,我起身走出教室,背靠著走廊的牆,接起電話。

「夏紫夜。」冰冷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是,長老,請問有何交代?」我漠然回應,雖然早就差不多知道要說什麼。

「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將進入異能學院,妳以褚冥夜的身分進去,保護他,不許洩漏妖師一族消息。」傳來的果然是這個命令,不過......

「夏紫夜聽令,但請長老批准我的申請。」

聽了我的話,長老發出疑問:「什麼申請?」

終於可以開始計畫了,不枉我隱忍那麼久,籌畫那麼久阿......壓下內心的激動,我以平穩的聲音回復:「為了避免有心人的追蹤,我將暫時與妖師一族斷去所有聯繫,直到正確的時間到來。」

停頓了下,我繼續說道:「至時該呈交和接收的信息與任務,我將與先天繼承人褚冥玥交接。」

等我說完,電話那頭沉默良久,最終同意了:「可以,今晚你就把手機銷毀。」

「是。」

掛了電話,我的笑容越來越大,直到忍不住輕笑出聲:「哈...哈哈...哈哈...」終於,終於可以暫時離開,終於可以暫時擺脫束縛!

「小夜......」怯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那是我名義上的義兄,實際上的主人,褚冥漾。

整理好表情,我轉身向他輕聲詢問:「漾漾,怎麼了嗎?」

「就......要收志願單了,但妳還沒寫,所以我出來叫妳。怎麼了?不知道去哪嗎?」褚冥漾擔心的問。

原來如此。我淺笑向他安撫到:「沒事,我只是出來透個氣,現在回去填,走吧。」

「是喔。對了,妳有想上的學校嗎?」他臉上寫著滿滿的好奇,像我如此問道。

那剎那我無法形容我是甚麼心情,但我只能硬逼自己擠出淡笑,回:「我一定跟你同校。」不論如何,你在哪,我就只能在哪。

那是我們當天最後的對話,因為在褚冥漾拉開教室門的瞬間,我們頭上的木製天花板重重砸下,我卻因為分神而未曾注意,等發現時我只來得及把他推入安全的地方,就被砸得不醒人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9 19:48: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下一篇文!
我有時候喜歡看虐心的,讓自己哭得唏哩嘩啦,抒發情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0 11:55: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0 12:06 編輯

2.回家?

「我多麼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當我睜開眼時,不會再看到這一切,而是看到你們。可是,最終的結果,還是只有我獨自陷於深淵,只能抬頭仰望站在光明中,永遠都處碰不到的你們。」—夏紫夜



等我醒來後,已經是學校分發結果出來的那天。一睜開眼,就看到褚冥漾要哭不哭地站在病床邊。

老實說,這真的很煩,但我還是只能硬打起精神,扯出一抹笑:「漾漾,怎麼了?你要哭的表情真的好醜,笑一個?」

「小夜!妳終於醒來了嗚嗚嗚......妳睡好久嗚.......」哪知道他還是噴淚了,真是的。

「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省了?沒事沒事。」拜託你別哭了,我頭好痛!

「可是......」褚冥漾還想說甚麼,但被我強硬打斷:「對了,我睡多久?分發結束了?我們上哪?」

褚冥漾一臉心虛的望向窗外,支支唔唔的回答:「今天分發結果出來了,那個......因為那天妳昏了,所以我把妳的志願填得跟我一樣......」

果然。我淺淺一笑,繼續追問:「很好阿,反正我們成績也差不多。所以現在我們被分到哪?」

「阿......」遲疑了一會兒,褚冥漾一臉早死早超生,豁出去般一口氣說完:「但我填到了不存在的學校教Atlantis學院所以我們現在都沒學校能上姐說明天帶我去大考中心處理!」

「是嗎。」我嘆息。原來我們竟誤打誤撞地進了異能龍頭學院阿,我都忘了一般方式進不去Atlantis學院了,難怪褚冥漾嚇的要死。

不過難得有機會,來捉弄他一下好了。「漾漾,我很生氣。」我微微收起笑容,如此說道。果不其然,褚冥漾一臉不知所措的驚慌看著我。「小夜,對...」

「所以,」我打斷他的話,故意停頓了一下,滿意的看著褚冥漾快哭的表情,才心滿意足的說ˋ下去:「你要幫我扛東西,還要扛回去。現在你先收東西,我打電話給姊,請她來幫我辦手續。」

「咦?!」褚冥漾一臉驚呃,呆愣的站在原地。忍不住搖了搖頭,我把他推醒去收東西,拿起桌邊的話筒按下一串號碼。

「都—都—喂,請問找誰?」年輕的女生傳來,那是褚冥玥的聲音。

「喂,姊,是我,褚冥夜。我醒了,麻煩妳來醫院幫我辦出院手續,順便接漾漾和我,謝謝。」

「好,你們等我。」褚冥玥爽快的答應,乾脆的掛了電話。

放下手中的話筒,我轉向褚冥漾告訴他,等等就可以回家了,然後,等待她的到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0 11:59:04 | 顯示全部樓層
翊真 發表於 2018-10-19 19:48
期待下一篇文!
我有時候喜歡看虐心的,讓自己哭得唏哩嘩啦,抒發情緒。

謝謝!
其實有時候我也會看,看一看哭一哭,又可以走下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0 15:03:09 | 顯示全部樓層
3.談心

「恨?這是多麼奢侈的字眼,我阿,早就不配擁有這種情緒,也不能擁有這種任性了。」—夏紫夜

「曾經那麼愛笑的開朗妹妹,現在卻是一個充滿嘲諷的扭曲孩子。不是不恨,而是不做,這代表,我們究竟犯下多大的錯?」—褚冥玥

「總覺得,小夜的淡笑很奇怪。小夜,妳的心,到底在想什麼呢?」—褚冥漾




回到家之後,迎接我的是一大碗的豬腳麵線,當然,也被媽責備(關心)似的叼念了一頓。經過一串忙碌後,我依照進門時褚冥玥的指示去了她房間一趟。

「扣、扣。姊,我是褚冥夜,我可以進去嗎?」我交了房門,探問到。

「進來。」淡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推開門,走了進去。褚冥玥坐在書桌前,等我關上門,三到高級結界立即圍住整個房間,防止有人聽到我們的談話。

褚冥玥看著我,讓我坐下,直接了當的說出目的:

「一,長老們對妳這次的昏迷感到不滿,下達命令要妳在進學院前去接受為期五日的特訓,從明日開始。

二,妳的手機在哪天晚上就被我銷毀,妳不用找了。

三,夏紫夜的紫袍身分保留,進學院後記得每周抽幾天作任務。

四,妳的幻武兵器先交給我,入學後我會請人交回妳手上,自己安排好時間讓他們出現。

五,進入學院後會有人監聽漾漾的新生,但妳沒有,別漏餡了。還有,盡量讓漾漾交到一些可以託付的朋友,別讓他受傷。」

「是,我知道了。」我冷漠的回應。

在腦海裡跟幻武溝通過後,我將他們拿出來交給褚冥玥,漠然問到:「那麼,還有其他吩咐嗎?」

褚冥玥將幻武收起後ˋ定定看著我,良久,才回「沒有,妳可以先走了。」

站起身,我準備離開,褚冥玥卻在這時拋出一個問題:「夜,妳還恨我們嗎?」

身子不由自主的僵了僵,我還是轉身走哩,只是在出房門前頭也不回的丟下一段話:「這種浪費精力的事,我早就不做了。」我早就沒有如此任性天真的權利了。

那時的我,沒看到身後她臉上的複雜表情,雖然,我也不在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