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寒落花

[同人圖] 特傳同人 黃泉際 (BE) 新更 7.初識 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12-4 19:46: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2-6 20:35 編輯

微小說系列 part 2 夜視角

Death(死亡)
斗篷掀開,赤紅長髮落下。「安地爾!你答應過我的!」淚水模糊了眼眶,怒號迴盪在清園。

Envy(羨慕)
看著天上的飛鳥,她羨慕它的自由。「小心飛太高,被打下來啊……」

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看著眼前人們的震驚臉色,她笑得惡劣。當初留下來的決定,真是不錯呢!

Fantasy(幻想)
「夜,我有未婚妻了。」他的手被陌生女孩緊緊挽住。「啪!」捏扁手上的杯子,她為自己的幻想笑得燦爛。

Fetish(戀物癖)
「妳要摸到什麼時後?」他捉住她的手,無奈的說。不理會身下人的抗議,她繼續摸耀眼的焰瞳和銀紅長髮。

First Time(第一次)
看著身前兩人相連的手,她笑得甜蜜。這是他第一次牽她的手。

Fluff(輕松)
直到她死了之後,他才知道以前有她保護的自己有多輕鬆。

Future Fic(未來)
冰宮的上首設了兩個王座,冰牙族人人皆知那是王為了永不回歸的王后設的。

Faith(信任)
「我相信妳,妳甚麼時候才要回來?我還沒給妳回答……」誰坐在她的墳前,輕語低喃。

Horror(驚悚)
「學長!」她眼睜睜看著,他的心口突出槍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9 21:44: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9-3-3 11:04 編輯

6.初識 中

都沒人留言......
不過我也要懺悔,說好的更文晚了一個月......(面壁思過)
總之,正文!

火車從眼前開過,褚冥漾和我呆站在月台邊緣。他臉色蒼白,渾身不停顫抖,我只是站在他身旁,思考該如何去學校的問題。

打斷這一片靜默的,是從褚冥漾身上傳出的手機鈴聲。因為提前從褚冥玥那知道褚冥漾會拿到一隻寄宿著監視者的手機,所以我只是挑起眉,從他身上摸出手機,接通後按下擴音就丟回褚冥漾手裡。

「你們怎麼沒跟著撞車!?」從段話那頭傳出極度不耐煩的男聲,很年輕,應該跟我們差不多年紀,不過聲音中卻有滿滿的暴躁與一絲不易察覺的凜冽氣勢。

褚冥漾一臉呆滯地張大嘴巴,「什麼......跟著撞車?」低喊完後不知道自己腦補了什麼,一臉神經的四下張望。

手機那邊再次傳來抱怨:「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把你們接過來,你們居然沒有跟著跳!」

褚冥漾聽到這話後完全當機,見狀我也只能自己把手機拿過來。「不好意思,請問你是要帶我們去學院的人嗎?你是谁?」

「我是......算了,我過去接你們,給我呆在原地不准亂跑!」原本那人要解釋,講到一半似乎是覺得太麻煩了,不耐煩的直接掛斷電話。

把手機放回褚冥漾的口袋,我拖著把自己石化的蠢貨走回長椅旁。不知道那個人什麼時候才會到這,我對罰站才沒有興趣。

誰知道我們才走了兩三部,背後就傳來高級移動陣的法術波動與衣物摩擦時發出的細微摩擦聲。身旁那個混蛋竟然硬是爆發了連之前危急關頭(被天花板砸、被老虎追、掉下十四層樓高的吊橋......之類的)都沒有的速度比我快了半秒轉身。我一邊暗地磨牙一邊回頭望去,然後愣住了。

一頭柔順的銀紅長髮被糟蹋地用傷髮質的橡皮筋匆匆綁起,燃火的獸眼散發著人的自信與高傲,東方的精緻臉孔不會給人女氣的感覺,反而縈繞出一種高貴凜然的王者氣質,令人想要臣服,冰冷的視線更給人難以言喻的壓力,身上穿的貼身黑袍勾勒出主人勁瘦有力的身軀與力量。

但讓我驚訝的不是來人驚天的美貌或實力,而是他不自覺透出的自由、高傲和成熟。那股灼人的氣勢,沒有深陷黑暗泥沼的人根本不會理解,那種黑暗中突然出現光,讓人想要緊緊抓在手心,卻也想要......毀滅。

不知道愣了多久,等我回神時那人一臉不悅的站在我面前,舉著手不知道要做甚麼,而褚冥漾正在他後面拿著紙筆寫些東西。

注意到他的不爽,我猜大概是因為我剛剛盯著他太久,我趕緊道歉:「很抱歉,剛剛我不小心失神,是我失禮了。我是褚冥夜,旁邊那位是褚冥漾,請問你是?」

「我是你們的代導學長,冰炎。」學長很乾脆的自我介紹,然後放下手走向褚冥漾抽出他正在寫的紙,跟過去看到紙上大大的『遺囑』兩個字,我無言了。

「你已經有自覺要先寫遺囑了嗎?」學長冷笑。「不過放心,如果不要死得太離譜的話,基本上都還是有機會復活的。」

褚冥漾聽完一臉哀莫大於心死與決絕,懶得去理它的心情,我把視線轉向遠方漸漸靠近的火車,這班火車,不靠站。

三秒後,移到黑影從身旁衝出,褚冥漾一臉堅決的衝出月台。「褚冥漾!!」身體比大腦更快行動,我趕在他跳下前扯住他的手﹑往後拉,代價是自己因為反作用力而失去重心,跌下軌道。

火車即將過站,而我,夏紫夜,整個人離火車頭只有半公尺遠,不可逆轉。

死定了,我想。然後,我笑了。「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4 21:3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快更文啊!
超期待夜和冰炎的互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18:18:49 | 顯示全部樓層
柳冥 發表於 2019-4-4 21:39
大大快更文啊!
超期待夜和冰炎的互動

阿......抱歉喔之前因為一些事忘了(遠目)

這就放下一章上來,敬請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19:48: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9-4-10 18:16 編輯

7.初見(下)

      「世上很多令人無力,無法掙脫的事沒錯。

     但,那絕不是我,就算是同歸於盡,我也要把你們,拖入地獄!」_By夏紫夜

      火車駛離,但我沒有死。準確來說,我是落入一個微涼的懷抱,被抱回月台。

      睜開緊閉的雙眼,映入視野的是一對焰眼。「你們兩個是在搞甚麼鬼!尤其是你,又想找死了嗎!」

      「對不起......」木訥的道歉,我又呆了一會才被尖叫喚醒。

      「褚冥漾!」掙扎著往他的方向跑,等到把他護在身後時才發現甚麼都沒發生。

      「你怎麼了?」我疑惑地問。「鐵軌上甚、甚麼都沒有!」褚冥漾顫抖了。

      無言了半晌,我從背包拿出兩瓶水,扭開其中一罐直接淋下去!

      丟開空瓶,我勾起冷笑,「冷靜了沒?還要在一瓶嗎?」

      「好了。」褚冥漾回神,害怕地看著我。

      「好了就給我記清楚,」深吸口氣,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咆嘯,「這世上比你不幸、痛苦的人多的是,下次沒腦錢給我先想想爸媽,就算這條命不要了你也沒資格尋死!」

      把剩下的水丟入他手中,我坐回椅子用無線耳機聽音樂平復怒火。

      「This ain't a song for the broken-hearted,No silent prayer for the faith-departed」

      我不需要救贖,也沒有心靈破碎,我才沒有那麼脆弱。

      「I ain't gonna be just a face in the crowd,You're gonna hear my voice,When I shout it out loud」


      我想大聲嘶吼,想讓人聽見,卻被奪去聲音,被迫禁聲。

      「It's my life,It's now or never,I ain't gonna live forever,I just want to live while I'm alive」

      我的生命是妖師一族的棋子,被迫引下名為長生的毒藥,我不屬於人,只是長老手中的提線木偶。

      「It's my life,My heart is like an open highway,Like Frankie said,I did it my way,I just wanna live while I'm alive」

      我會擺脫束縛,我絕不成為妖師一族最完美的棋子,任何人都別想禁錮我。

      「It's my life!」這是我的人生!

      「車來了,快走!」腳下震動的同時,學長的聲音穿過耳機提醒我。收拾好後站起身,三不並兩步追上前方的兩人,我抓住褚冥漾擁入懷中,跳下月台!

      「休!」Atlantis學院,我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