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寒落花

[同人圖] 特傳同人 黃泉際 (BE) 新更 微小說 part 2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0 15:47:55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一  入學院前某一天

望著漆黑的夜,現在這是我的專屬空閒,也是唯一能不偽裝自己的時間。

混雜在吵鬧的人群裡,雖然不是那麼舒服,但這很好,真的。我不用在拼命用淡笑偽裝自己,也不用在看到他們時努力壓下心中扭曲的憤怒與忌妒,我可以把平靜還給心,不用浸泡在惡毒的情緒裡,這樣就很好了,真的。

「媽媽!我想要那個水槍!」「媽媽!人家也想要那個熊娃娃!」前方有兩個孩子真在跟母親撒嬌,三個人臉上是遮不住的幸福。

真是......讓人想要讓人撕碎他們臉上的表情啊!那些臉上,如果能染上絕望的話,一定會順眼一點吧!

不,不對!為甚麼會想毀滅陌生人?可惡,我,果然還是被黑暗扭曲了心智,真是的。努力平復原本的平靜,但目光卻還是忍不住追隨那三道身影。

果然,還是好刺眼。憑什麼他們可以在母親的庇護下安全快樂的成長,我卻被帶去獄界瘋狂磨練,甚至數度差點丟了性命?憑甚麼他們可以讓母親如此寶愛,我卻得被家人忘記,只能以沒有血緣的義女身分回去?憑什麼憑甚麼憑什麼!為什麼人生那麼不公平!

進入小巷丟下傳送符,我把自己傳到一個鬼族的小據點外。

「與我簽訂之物,讓違逆者見識你的絕殺!」

「牽靈之聲、死亡之氣,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黑霧之後的黑之面容,埃列什基伽勒,重現狂兵!」

殺戮、殺戮!我叫出第二型態的手套後,就開始瘋狂的殺戮!可即使拼命發洩,卻還是消不掉心中的瘋狂。為甚麼、為甚麼!明明只差了幾分鐘出生,褚冥漾就可以依偎在爸媽的懷裡被寵愛,我只能在黑暗可怖的獄界鬼族堆中拼死博殺,只為了一線生機!為甚麼褚冥漾只是受了一點小傷就驚動大家,受盡關懷,我全身是傷,傷重到爬不起來,卻只能躺在沙地上自生自滅!為甚麼他們能站在光明中互相取鬧,我只能縮在黑暗裡舔舐傷口!為甚麼他可以一無所知,我卻要為他的腦殘拼死保護,甚至發下血誓,奉他為主!為甚麼我的人生要為他們而活!上天何其不公!

扯碎最後一隻鬼族,我望著滿天血腥,癲狂大笑。就算殺了它們又如何?我還是,只能回去繼續阿......

時間也到了,我聚集水屬性把自己打理乾淨,也抽出乾淨的同款式衣物換上。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確定不會洩漏任何蛛絲馬跡,我回到褚家。

回到地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3 19:43: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3 19:47 編輯

4.鬼族?

「那到底是甚麼存在?我為甚麼要袒護它?」—夏紫夜

「有有有鬼鬼啊啊啊!」—褚冥漾!

「混障!誰是鬼了!」—某......不名生物



隔天,大考中心。

褚冥玥帶著褚冥漾和我來大考中心處理學校問題,現在她正在拍桌大罵。老實說,那些服務員很可憐,被褚冥玥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不過這也不關我的事。站的腳酸了,我招呼著褚冥漾:「漾漾,我們先去那邊坐著等姊。」

等到坐定,我無聊地繼續看著眼前的鬧劇,直到身邊的人突然僵直了身體。疑惑的順著褚冥漾的視線看過去,一隻灰色的......鬼族?反正就是一個灰色人型站在感應門前,身上有一種不屬於黑暗也不屬於光明的混沌氣息,而門沒有開。

褚冥漾一臉驚恐,聲音顫抖的問:「小小小夜,那是什甚麼東西?」

注意到他的驚恐,我裝作沒事地看著門的位置,然後伸手把他的頭轉到看不到門的方向:「沒有甚麼東西阿。啊!漾漾你頭上有東西,不要動我幫你拿下來!」

在褚冥漾看不見的地方,我兇狠地瞪著外面的鬼東西,直瞪到它消失才放開手:「好了,拿下來了,漾漾下次要注意阿。」

褚冥漾臉色蒼白的再次望了過去,但門口早就空無一物,這讓他一臉震驚的呆住了。這時褚冥玥走了過來,在我推醒褚冥漾前就一巴掌揮下去:「你們是在發什麼呆!叫了好幾次都不理,還不快去填資料!」

我們走到服務台前,服務小姐一臉蒼白的拿出兩分資料,語氣顫抖的說明:「......,所以必須請您們再次填寫資料,我們會替您處理後續。」

呵,被罵到連敬詞都用上了,這可真有趣。

漫不經心的翻著學校資料,現在剩下的只有一些不注重升學的爛學校與死要錢的貴族私校,真是讓人不爽。

失去興致地丟開手上的資料,我站在旁等褚冥漾和褚冥玥兩人討論好後就抽走褚冥漾手上的表,將上頭的志願一字不差地謄到我的上,差不多完成後就交出去。

回家後褚冥玥把我叫到她的房裡,她道:「說吧,今天漾漾看到甚麼?」

不知為何,我下意識地不想將那道灰色人影說出來,所以我避重就輕地回道:「褚冥漾可能開始可以看見靈魂了。今天有一隻遊魂經過門口被他看到,然後被我嚇跑了。」

褚冥玥皺眉:「妳沒察覺到嗎?既然被漾漾看到。」

我乖順地回答:「是我的錯,忽略了。」

褚冥玥臉色極差,但沒說甚麼的讓我離開了。

回到房間後我放出式神和結界,丟下傳送符前往妖師禁地接受訓練,可腦海中想的卻是另一件事—那道身影,到底是誰?

回來後,是該好好查查了。



作者廢話:寫到這開始卡了,沒辦法,太久沒看忘光了唄~(欠揍臉)
看到前文想不想笑啊?哈哈,誰叫某人堅持自己不是鬼影,所以只能說是不明生物了~~(被長槍捅),喜歡某人的別追殺我阿~~
不過某人下一章就要出場了,有小彩蛋,期待吧哈哈!下次見啦,掰~~(溜)
留言留言我要留言!沒有留言我不更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4 18:40:09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是冰炎吧!?
期待下一篇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7 12:34:47 | 顯示全部樓層
翊真 發表於 2018-10-24 18:40
那是冰炎吧!?
期待下一篇文!!!

看下去就知道囉~
第一個回復,送個小彩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7 13:30: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9 14:10 編輯

小彩頭—致翊真的回應

注意!學長有崩,別砸爛雞蛋!

有女主x學長的小配對,但兩人只是單純的學長學妹!別誤會!

「親愛的學長,你想去哪?」我挑起眉頭,看這鬼鬼祟祟地從病房偷跑出來的學長,守世界大名鼎鼎的黑袍冰炎殿下。

或許有人會疑問我現在在幹嘛,我就一次性說清楚好了。

現在是晚上11點,學長他前天完成一個月份的黑袍任務回來時剛好被我在醫療班遇到,他匆匆處理完幾個大傷口後又要去(送)做(死)黑袍任務,然後就被我和夏碎學長聯手塞到病房裡,下了499到禁制和501道鎖後我就幫他出任務去了,一回來就看到某個人要越獄(?),真是好巧阿~

「夜?你.......」冰炎學長還想說點什麼,但我不給他機會。

「禁,直至吾啟止。」懶得跟他爭,我直接用了言靈把學長定住,然後拖著他進病房。把他放平在床上,也不避諱什麼,我直接把他全身的黑袍、襯衫、牛仔褲前都脫掉,只留了一件內褲。恩,眼前的人真的很美,鮮紅的髮絲披在白皙的皮膚上,精緻的五官,因憤怒而燃火的紅瞳,真的美得令人窒息,可……

眼眸沉了色,我直接把手上的藥膏狠狠地往依舊鮮紅的傷口上抹下。那些猙獰的傷痕遍佈在全身,甚至有些還在流血,有些的黑暗氣息還沒清除。一邊抹,我一邊笑得燦爛:「學長,命不要了?傷口不疼了?把你鎖在這裡就是要你好好養傷,現在傷還沒好就又要去出任務?還是你認為一點『小傷』不礙事,一點『黑暗氣息』不會怎樣?既然如此,給你擦個要為何要顫抖?嗯?」

學長依舊瞪著我,但我只是把他的傷口上好藥後就開始脫衣服。頂著他震驚的眼色,我慢騰騰的上著胸口的刀傷,沒把他的服穿上。看著床上的他,我改了下言靈:「啟。」「禁身之行,直至傷癒止,不得出醫療班。」

「夜!」學長的表情從喜轉為怒,但我不怕。把衣服丟給他,我逕自抱著衣服走進病房附屬的浴室,但還是在開洗前先探出頭警告一下:「學長,你要是今晚再跑出這病房,我就把你拖回來關禁閉,順便讓你一年內接不到白袍以上的任務。」

暴怒的吼聲從門外傳來,我聽不到我聽不到~~

洗完後

踏出充滿蒸氣的浴室,迎接我的就是學長鐵青地俊臉。他瞪著我,說:「把你的言靈解掉,我保證在醫療班內養好傷。」

「不要。」我很乾脆地拒絕「你上次也這麼說,然後隔天就跑去出任務,再上當我就去跟褚冥漾結對成腦殘兩人組。」

學長無言了。他無奈地看著我,嘆道:「為甚麼每次都被你吃死死的......」

「誰叫你理虧,呵~~」打了個哈欠,我累了。

自動自發把某人拖上床當抱枕,我的意識陷入黑暗,至於抗議什麼的,我沒聽到~


作者碎碎念:我也想要把學長扒光,我也想要學長抱枕,女兒你怎麼那麼好命!
(迷:不是你寫的嗎?廢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7 14:00: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0-27 14:04 編輯

最近找到類似紫夜的圖和照片還有音樂,放上來看看。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Y0O92oJpz0

Fate/hollow ataraxia - Aimer - broKen NIGHT【中日字幕】

日文歌詞 / Japanese Lyrics :
流れる星を ただ 重ねる指を
求めた声は 閉ざされた庭の中 虚しく 響く

満たされた赤い月 光と闇 まどろみの刻
許されない約束 飾られた記憶 終末(おわり)を問いかける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に わずかでも星を

虚ろな未来を ただ 普遍の愛を
求めた声が 残された刻の中 浮かんで 消える

いつまで続くんだろう 螺旋の闇 逆さまの月
確かなのは今だけ ひび割れた記憶 この目で追いかける

失くした 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眼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 忘れた 鳥たちは 歌う 儚さと 痛みを

水面に映る 星さえ まだ 深く 沈む
狂った月と 壊れた夜が 音もなく 暗闇を 奏でる

重ねた 愛しい罪 優しい嘘 眠れぬ悲しみ
祈り呟く 翼を奪われた幻に わずかでも…
失くした 愛しい月 優しい雨 眠れる囁き
飛び立つことを 忘れた 鳥たちは 歌う 儚さと 痛みを

中文歌詞 / Chinese Lyrics :
朝著流逝於夜空的繁星,僅是輕放指尖
懷著願望的呼喊,深鎖在庭院的黑夜,只是,空泛的迴盪

被盛滿的紅月,描繪光亮與黑暗,在這樣半夢半醒的時刻
那些無法實現的約定,以及被美化的過往,正追問著它們的終

心甘情願背負的罪惡、溫柔的謊言,還有無數在悲傷中難以入睡的夜,累積著
呢喃祈禱的詞彙,希望的,就是能為這被奪去羽翼的幻想,點上一盞指引的星光

希望,能夠給予這空泛的未來,一個沒有差別的愛
身處在這樣的時刻,渴望的餘音,也只是飄泊而消散

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這不斷旋轉顛倒的黑暗與月
確切的只有現在,那些破碎的記憶,用這雙眼去追逐也無濟於事

失去的,是那輪迷人的月、溫柔的雨,還有沈入夢鄉的呢喃
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高歌著,高歌著他們的飄渺,以及傷痛

就連倒映水面的光,也還在朝著深淵沈淪
發狂的月與壞去的夜,正靜靜的演奏黑暗……

不斷背負的,是自己所選的罪惡,是溫柔的謊言,也是永遠不會沈睡的哀傷
祈禱、呢喃,盼望的就是能為這些失去羽翼的幻想們,盡上一點點的心力
它們失去的,是深愛的月與溫柔的雨,還有領著它們進入夢鄉的細語
那些忘卻了飛翔的鳥兒們於是高歌著,歌著,它們的飄渺與悲痛……

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ktQQpNPYc0

Binary Star/Cage - SawanoHiroyuki[nZk]:Tielle - Cage【中英字幕】

英文歌詞 / English Lyrics :
Tired of being rescued' cause it's just a gilded cage
I must make amends for all the mess my elders made
I was born to lead you all away from your crusade
Nations held in anguish had me boiling with a rage

Ordinary life alluded me
For my duty you are losing me
You are one of my few weaknesses
But this girl has deep allegiances
In the meantime the shields are down
I'm in a spacial place
Survivor

Can you see my frozen dream?
My frozen dream can never be
It is a paradox, you see
Such a frozen dream
Such a frozen dream can never be
Never be

Waited for a century, It's only gotten worse
People want to stop me when I try to lift the curse
We are isolated and in close proximity
Sisters and our brothers living in this galaxy

Ordinary life alluded me
Was it worth it just for saving me?
You are one of my few weaknesses
But this girl has deep allegiances
In the meantime the shields are down
I'm in a spacial place
Survivor

Can you see
My frozen dream?
My frozen dream can never be
It is a paradox you see
Such a frozen dream
Such a frozen dream can never pass
This event horizon

We've such a golden dream
Such a golden dream can never last
My burden lifted
I am free
Such a foolish dream
Such a foolish dream can never be
Breaks my mind just tryin' to see

Is there hope anywhere?
Is there love here anywhere?

Can you hear my rusted heart?
For you it just might fall apart
My hope is broken
Can you see such a golden dream?
Such a frozen dream can never pass
This event horizon

We've such a golden dream
Such a golden dream can never last
My burden lifted
I am free
Such a foolish dream
Such a foolish dream can never be
Breaks my mind just tryin' to see

Is there hope anywhere?
Is there love here anywhere?
Is there faith anywhere?
Just a crumb here anywhere?

中文歌詞 / Chinese Lyrics :
身困華而不實的牢籠,早已令我身心疲倦,對於他人的救助僅是視若無睹
先人們犯下的總總錯誤,使我不得不親自導回正軌
我誕生於此的原因,僅僅是為了將你遠離一切虛偽的崇高理想
哪怕,陷入水深火熱的家園使我遷怒於這世界

平靜的生活,正暗示著
為擔起重任,我只得漸漸離你而去
深刻理解到你對我多麼重要,使我更加懦弱、退縮
但你仍不懈地真心鼓勵我前行
無形之中,我的一切迷惘也漸漸潰堤
因為有你,我才能夠——
得以倖存

你能否看見?我那封塵已久的夢想?
那如天方夜譚般、遙不可及的理想?
聽起來彷彿悖論般多麼矛盾不堪
但即使,這樣的夢想艱難險阻
即使,這樣的夢想難償所願
我也永不放棄

時間更迭、轉瞬流逝,人們的對立卻越演越烈
當我試圖減輕一切苦痛,卻遭人制止
同為這世界一份子的人們啊
為何彼此如此親近,卻又帶有衝突的隔閡?

平庸的生活,正叩問著
試圖導正一切,究竟是否值得?
擾人思緒的種種想法,使我更加懦弱、退縮
但你仍不懈地真心鼓勵我前行
漸漸發現,我的一切迷惘也逐一潰堤
只因為是你,我才能夠——
繼續向前邁進

你能否看見?
我那早已放棄的夢想?
那永不可能達成的、孩童般的理想
那時看來,是多麼荒謬的悖論
但即使,這樣的夢想難以實現
即使,這樣的夢想可能無法越過——
那毫無光明的視界,我也......

我們現在有了,多麼美好的理想?
僅存於此的璀燦理想
沉重的負擔漸輕
終得重見天日
現在看,那是多麼單純的理想
那是看似多麼遙不可及的純真理想
光是憶起就如此耀眼

現在,是否還存有那樣的祈望?
現在,是否還存有,那樣的熱忱?

你能否憶起,我那銹蝕的心曾發出的號哭?
就你聽起,恐怕彷彿分崩離析般地向四處哭號
我曾毫無一絲希望
但你能否看見?那璀燦閃耀的理想?
那曾遙不可及的理想,也早已——
展露新視界

我們現有著,多麼美好的理想?
僅存於此的璀燦理想
沉重的負擔漸輕
終得重見天日
現在看,那是多麼單純的理想
那曾看似那麼遙不可及的純真理想
光是憶起就如此耀眼

是否還存有當時的祈望?
是否還存有,當時的熱忱?
是否還存有當時的一絲信念?
還是說這裡僅存有,那曾令夢想成真的碎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9 17:57:06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大大的小彩頭! (我超喜歡的~
也3Q大大分享歌曲~
期待下一篇文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4 13:21: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1-4 13:23 編輯

5.初識 上

更新前的碎念:卡文了啦討厭!最近事情好多,國樂社的比賽(雖然我是剛學一個月的超新生)、高中第二次段考、園遊會......沒時間寫阿混蛋!


「那個學姊......不要太靠近好了。」—夏紫夜

「死人了啊啊啊啊啊!!!」—褚冥漾


打了個哈欠,享受清晨獨有的安靜與清冷,我漫步走下樓梯。現在是早上五點,等等褚冥漾和我要去Atlantis報到。之前褚冥漾和我剛從學校回來時,褚冥玥丟了兩個包裹給我們,說那個上頭寫著「摔者死」的東西是我們的入學資料,然後就開始跟褚冥漾拌嘴。

不管褚家姊弟的八點檔,我拿著資料回房間填寫。

把基礎資料填好,貼上照片後我翻開手冊,裡面這樣寫著:「1. 不要抬頭看時鐘,他會追殺你呦~~ 2.學校布景會隨心情......」

看起來會學校裡面很混亂啊,真是有趣。我笑了,但不久後又皺眉。之後耳邊一定會有不停的尖叫,討厭的尖叫。

「小夜,妳怎麼還在發呆?要走囉!」褚冥漾的聲音把我從回憶拉回現實,匆匆應了一聲,我拿起包包走出屋門。

半小時後,褚冥漾一臉空洞的坐在月台長椅上,我無所事事的坐在旁悠閒的拿著一本小說看。他到了月台才發現通知單上沒有搭車時間,現在進退不能的呆在原地。突然,有一個民族風大姊轉過頭來笑了一下,起身朝我們走過來。

「同學,你們要去參加新生訓練嗎?」帶著點口音的詢問,應該是「那邊」的人吧。

「你怎麼知道!」褚冥漾的第一反應。

大姊指指他手上的紙袋,「我也正在就讀。」她又笑了,勾人的墨眼閃過綠光,蛇眼!

往那個呆蠢的褚冥漾頭上打下去把他打醒,「人家漂亮也別直盯著人看!沒禮貌!」

「喔!」褚冥漾的眼神轉為清明,一臉迷糊。

「抱歉,他有點反應遲鈍。」我轉向大姊「道歉」。大姊看到我們轉向她,尷尬的笑笑,主動轉移話題:「沒事沒事。學院裡從高中可以直升大學,以後也請多指教囉,學弟、學妹。」

褚冥漾:「學姐妳好。」

我:「學姐好。」

學姊還是柔柔的笑,然後點點褚冥漾手中的紙袋:「將裡面的手冊看過一遍了嗎?」她聲音越來越柔軟,給人舒適的感覺。

「看過了。」褚冥漾一臉心虛的說。

「看了。」我淡笑回。

學姊點點頭,笑笑的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她看褚冥漾的眼神,一直有看好戲的笑意。

一個巨大的車鳴聲傳來,這個時間不是進站、是只經過的列車。

這時學姊突然立刻站起身,「車來了,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她說,抓著提包就急急忙忙的往外面沖過去。

褚冥漾愣愣的跟過去,我不快不慢的與他並肩,外頭遠遠的鐵軌那一方有著小小的車頭點,逐漸往這方向逼近過來,還鳴著震天的車笛聲響。

那輛車不是這站要停的。

在月台邊停住腳步,褚冥漾呆站在身旁,他與我就這樣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學姊抱著手提包,就這樣往月臺下一跳,一雙漂亮的眼睛還帶著疑問,好像是問褚冥漾與我為什麼不跟她一起跳下來。

火車開過去了,但褚冥漾和我還是站在月台上,看著學姊離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4 15:2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寒落花 於 2018-11-5 14:45 編輯

番外—遺書
心情不好,發個小番外

※時間設於褚冥漾等人高中畢業那一天
※地點白園
※褚冥漾視角開頭
以下正文

「畢業快樂!」學院裡到處都是穿著畢業服的學生,痛哭流涕的大肆慶祝。

嗯?你問我為甚麼?其實只是扇董事不知為何,在畢業前三個月的某天半夜發瘋,把我們這群倒楣的畢業生丟到守世界著名的原生叢林,說要進行甚麼臨時畢業考,要求我們絕地求生從森林中央自己想辦法在兩個月內回學院,沒做到的不准畢業。

結果?當然是大家都畢業啦!

但因為如此所以喵喵說要在白園辦個慶功宴,所以大家現在愉快的吃吃喝喝。

「乾杯!慶祝我們都順利畢業」喵喵舉高杯子,愉悅的大喊。

「乾杯!」

「不過沒想到漾漾真得自己活著走出來了欸,還是前五名,喵喵原本以為要組織大家去就漾漾的。」喵喵邊咬著食物,笑容燦爛的插了我一箭。

我頭頂上掉下黑線。喵喵......我知道我很弱,但我真的有你說的這麼無能嗎......

推了下眼鏡,千冬歲接過話:「的確,還以為漾漾會陷在沼澤中或被.......追,沒想到反而是超過大部分學生自己安全的出來了,真是令人大吃一驚。」

千冬歲,到底我在你們心中的形象是多弱阿......

萊恩沒有說話,只是浮現了身影點點頭表示贊同後又消失了。

「嗤。」學長在旁邊聽到我們的對話後嗤笑了一聲,毫不掩飾他的幸災樂禍。

「喂喂,好歹我也是上位白袍了,有必要這麼不給面子嗎?」我無奈的苦笑了。

「哈哈......」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

不知是誰先停的,但大家都同時想起一個人,「如果『她』還在的話,應該輕而易舉的就可以通過了吧......」

現場陷入一片沉默。不論過去多久,我們之中都永遠有個無法彌補的缺憾,永遠缺席的同伴......

「哎呀!畢業的大好日子,小朋友們怎麼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呢?」打破沉寂的是永遠欠扁的聲音,穿著藍色和服的扇董事突然出現,臉上是一成不變的戲謔笑容。

「死老太婆!妳來做甚麼!」第一個出聲的是炸毛的學長。

「臭小子沒禮貌!虧我還大老遠跑來送你們一份禮物!」扇董事用扇子用力敲了下學長的頭,揮著手上的紙囂張的挑釁。

「誰稀罕妳的禮物!」學長整個被惹毛,臉色鐵青的抽出幻武兵器想打過去。

「好了冰炎,我想扇董事要給的東西應該蠻重要的,你先冷靜聽一下。」夏碎學長趕忙上前安撫。

扇董事一臉可惜沒好戲看的表情,隨意丟下一個炸彈:「真是的,算了。哪,夏紫夜三年前託我保管的信,還給你們了,慢慢看哪。」

說完後,扇董事直接把信丟給我,不管引起的騷動就走了。

「漾漾!快把信封打開!」有人著急的催促,但我始終不敢打開,她臨死前詛咒般的話我一個字都忘不了,我實在不敢面對,這封信中到底寫著甚麼。

顫抖著手,直到有人搭上我的肩,把我的頭轉過去。「褚,你遲早都要面對這一切,雖然你不是知情人,但你有責任去面對它,『她』應該也希望你面對,不然不會留下這封信給我們。」她最喜歡的紅眼滿是深沉,認真的對我如此說道,像是在說服我,更像是在說服自己。

深吸口氣,我打開信封:「

我想,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死了,魂飛魄散了吧。所以,這應該是我的遺書。

我這短短的一生,終於能在16歲這年劃下結尾,我真的很開心。

我記事,是從兩歲開始。我的人生,一開始的確是幸福的,但有多幸福,在被剝奪時就有多痛。

在那些歲月,我一開始仍然抱持著最後的希望,我一直以為只要我的實力夠強,總有一天我還可以回家,所以我乖乖聽長老的話,就算在發血誓時感到不對勁,我也只是把咒文牢牢記下而已。

第一次絕望,視聽到褚冥玥、白陵然和長老的談話,我明白了我只是保護褚冥漾,我雙胞胎哥哥的工具而已。

接受不了真相的我衝出妖師一族族地,第一次見識了守世界的一角。望著天上的血月,我為自己取了個名,「夏紫夜」,被拋棄的黑暗。

第二次絕望,是在出墮神一族—拿菲利一族的任務。

長老們真的很謹慎,把數種原世界與守世界的語言混雜,成了我幼年發下的血咒咒文。羽族語、古精靈語、拉丁語、日語、拿菲利與等混雜,我花了十年才解開大部分,但最關鍵的字眼無論如何都找不到。直到我無意間在拿菲利族聽到,我才了解我當初發下了多麼恐怖的誓言—「我,妖師褚冥夜,在此以靈魂發下血之誓言,拋棄一切身分獲得永生,將永生永世效忠於妖師一族,直到魂飛魄散為止;並在妖師白陵然、褚冥玥與褚冥漾身亡前,誓死效忠,奉為主上,並在不危及妖師一族前保護三人血脈。」

你們說,我怎麼能原諒?我甚至,連恨的權利都沒有。

幼年被丟到獄界磨練,回到不再是家的家,完全沒有自己的人生,就只是妖師一族的一條狗,這叫我怎麼原諒?怎麼服從?

所以,我開始計畫,灰飛煙滅,擺脫束縛,然後,我成功了。

說成功,其實也沒有,額外做了太多事了。原本只想在褚冥漾進入守世界後,裝作沒有能力的保護他而死,但所有預計,在月台上亂了套了阿。

那一眼,真的太耀眼,從此刻在心裡最深處,為此提早爆露能力,為保護而不顧一切,甚至在付出巨大代價後,扭曲歷史軌跡好迴避死劫。

真是的,不過有達到目標就好了。

雖然還是無法原諒,可我也不想管了,所以,我放下了,而且......

當初來到Atlantis學院,真是太好了,當初能認識你們,真是太好了,最後一段時間,能有你們陪伴,真是太好了,我的人生最後一段路終於不再是永夜,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們,對不起貸給你們那麼大的痛苦,你們一定要幸福。

最後,求你們了,請忘了我吧。

                                                                                                                                                                                                                                                                                                                                                     夏紫夜  留」

信讀完了,圍繞的哀淒卻無法散去。

「甚麼叫忘記妳......怎麼可能忘記妳......你這混蛋,為甚麼,為甚麼......」破碎的聲音層我嘴裡飄出,回過神臉上早已淚流滿面。

那天,只有破碎的哭聲,哀伄我們早已失去的親人,友人。


另一方面,無殿

扇董事臉色複雜的看著眼前水鏡映照出來的白園畫面,向一旁快要消逝的身影問:「妳,真的不回去,見一面嗎?妳這次的破碎後,我們也在也無法拼湊了。」

「沒關係,只要把三年前的信送回去,解開快成形的心魔就好了。」身影已經開始破碎,她淡淡回道。

「我早已注定只是他們生命的過客,早已離去的過客,沒資格再回去打擾。」

「謝謝妳不收代價幫我這個忙,扇董事,永別了。」

伴隨聲音落下的,還有化為無數碎片的靈魂。

從此,永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4 16:25:32 | 顯示全部樓層
還真是一篇黑暗的文啊!
所以最後最後女主會死掉喔?
覺得有點啊...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