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曉石

[同人文] 【進巨X第二人生】Errand Impossible 8/30 更新至第三十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2 02:06:36 | 顯示全部樓層
????
今天是2/2吧?
為什麼還沒更,等了很久很久ㄚ!!

點評

對不起,曉石今天回來啦!!!今天絕對更文!!  發表於 2019-2-3 14: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3 00:03: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看過原作~不過是動畫的~

點評

動畫也好呀~~~比較沒有名字上的隔閡~~~  發表於 2019-2-3 14: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3 15:0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9-2-3 15:11 編輯

第十一章

  「來了!是調查軍團的主力部隊!」

  「快看,里維兵長過來了!」

  「聽說他一個人抵的過一個旅團的戰力呢!」

  看著前頭的人群,我倚著牆,將視線轉向現任的調查軍團精銳部隊。

  「呵。」半勾起一抹微笑,冰炎的心情看上去也十分不錯。

  這就是精銳部隊?看起來到是挺有架式的,喔?有個熟面孔呢!

  似笑非笑地盯著帶頭的艾爾文,只見他面無表情,十分專注的直視前方,對於周遭民眾以及訓練兵的歡呼聲完全充耳不聞。

  「走了。」冰炎草草掠過幾眼後頭的士兵,完全沒半點興趣繼續留著。

  後頭的士兵確實氣場不強,看起來也只有前頭的那幾人比較值得注意,艾爾文‧史密斯,我會期待我們合作的未來。

  *

  訓練兵三三兩兩分配在城牆上擦拭著大砲槍管,自然,我也不例外,有些沒趣地繼續手上工作,我的視線忽地捕捉到一抹殘影。

  一隻烏鴉,飛的太高了,順著烏鴉飛行的路線,我的視線跟著轉向距離我們大約六公里遠的城門那頭。

  「不是很好的預兆。」我皺起眉頭。

  「無可轉圜。」冰炎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

  默默地回到手上的工作,我也不再多說什麼,畢竟,事情已成定局,雖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肯定是大事件,而且是連我們都無法扭轉的大事件。

  但有我們在,至少可以減緩嚴重的程度吧?

  『轟!』就像要嘲笑我的想法似的,城門那頭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爆破聲。

  「什麼?」不少訓練兵跟著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接著猛然變了臉色,「那是…五年前的……」

  「亞!」我回望一眼冰炎,事件已經開始了。

  只消一個眼神,我們便達成共識,立馬向事發源頭奔去。

  「欸!你們!」後頭的人發出聲音試圖攔阻,但我和冰炎都沒有回頭。

  這樣的距離也要花上五分鐘的時間才能到達,嘖!這時候也只能祈禱前面的人自己先撐住了。

  超大型巨人,五年前,在我和冰炎莫名其妙被丟進這個世界的隔天,正是因為它的出現破壞了最外面希干希納區的城牆而導致後來瑪麗亞之牆的全面潰敗。

  那時我和冰炎逃出兵營時,超大型巨人就已經消失了,而我們後來看到破壞內門的巨人則被軍團稱之為鎧甲巨人。

  前方,超大型巨人開始破壞城牆上的固定砲台,看見這一幕,我總算是證實我一直以來的猜想,和當初我們遇到的鎧甲巨人一樣,這兩個巨人都是擁有智能的!這樣一來就更麻煩了,不過,也不妨是個機會。

  「看來我們挖到寶了。」一旁的冰炎勾起冷笑。

  「左右包夾,擊殺它。」我迅速地分析現狀並提出計畫。

  「不用你多說。」涼涼的瞥了我一眼,冰炎立即調高速度,一馬當先的躍下城牆,扣住鋼索以後便以嫻熟的技巧操作立體機動裝置,登時超前我許多。

  跟著彎起笑容,我也縱身躍下城牆,以牆壁為固定點滑向巨人左方。

  不遠處陽光下冰炎的銀髮反射出光芒,直接告訴我他的位置,他已經在右方備戰了。

  朝空中拋出一枚紅色玻璃珠,我加速縮短我們的距離,另一頭的冰炎在接到訊號後也朝巨人的方向進行夾擊。

  在我們離巨人僅餘一步之遙時,大量蒸氣從巨人後頸噴出,順間遮蔽了視線,但我和冰炎仍然沒有停下,繼續原訂計畫,最好搞清楚上輩子瞎眼的是誰,就算感知被封,我有的是其他方法當眼睛!這種半調子的高溫也根本不足以阻擋我們!

  聽見不遠處的破空聲,我平舉雙刀,憑著剛才看見的距離加以計算,出手擊向巨人的後頸處,劍氣倏地分散了白霧,我和冰炎一左一右閃過彼此。

  沒有得手的感覺!?

  調轉自身,我固定在城牆上,回望應該是巨人所在的地方。

  嘖!讓它跑了!

  「嗯?」半瞇起雙眼,我看到除我和冰炎之外的第三者,艾連,真沒想到堅毅的人類代表也挺有膽的,居然敢衝出來作戰。

  『唰!』射出鋼索,我在其他訓練兵驚訝的注視下輕巧的踏上城牆。

  「跑了。」我看向另一頭靠近的冰炎。

  「艾連!幸好有你打倒了那傢伙!」托馬斯朝仍在下方的艾連喊道,並沒有注意到我們兩個的出現。

  「你們…是什麼時候……?」柯尼一臉見到鬼的樣子看著我們。

  『唰!』艾連躍上了城牆,一開口便是道歉:「抱歉,我讓它跑了。」

  「這有什麼好道歉的,我們根本……」托馬斯這才注意到我們,「咦?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

  艾連跟著轉向我們,同樣十分驚訝於我們的出現,看來他並沒有發現我們剛剛也在下方作戰。

  「這不是重點,城牆已經被巨人破壞了。」我冷冷的指著下方。

  「巨人會再度闖進來。」冰炎以毫無起伏的音調接下去。

  不等我們繼續說下去,一名駐紮軍團先遣班的士兵率先朝我們飛躍過來。

  「你們在做什麼?」說著他一邊站穩步伐,「因應超大型巨人出現的作戰行動已經開始了,立刻回總部去!」

  迅速擺出敬禮姿勢,我等著他繼續下達命令,「跟它接觸過的人,別忘了向上級報告!」

  「是!」艾連首先回應。

  「預祝先遣班的各位能旗開得勝。」柯尼接在之後應答。

  一等先遣班的人離去,我便接在冰炎之後躍身向下,趕向總部。

  *

  「大家快照訓練的方式分成各小班,並在駐紮軍團的指揮下進行補給支援、傳遞資訊以及掃蕩巨人的各項任務,」奇茲‧威爾曼隊長站在所有士兵前方大放厥詞,額角閃爍著汗光,「前衛由駐紮軍團的迎擊班負責,中衛由支援班率領的訓練兵團負責,後衛由駐紮軍團的精銳班負責,各有所司,」他握緊了拳心,似乎下定決心似地繼續說道:「另外根據傳令指出,先遣班的成員已經全數被殲滅了……」

  站在後排的我在心中翻了個大白眼,應該稱讚這隊長還能冷靜下令嗎?只不過見他這副手抖腳顫的窩囔樣,我實在無法給他太高的評價,一點上位者的氣勢都沒有,要下方的士兵何以信服,又怎可能會為他賣命呢?

  「……本防衛戰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在居民完全避難之前要想盡辦法死守住羅塞之牆,」威爾曼驀地停頓,語氣陡然一轉:「還有,大家應該都知道戰爭時臨陣脫逃只有死罪一條,大家要有犧牲性命的覺悟!解散!」

  『是!』意思意思地跟著大家喊聲口號,我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繼續注視著威爾曼。

  「有那種隊長這城鎮能活也真奇怪了?」冰炎鄙夷的看著威爾曼,聲音低的只有我聽得見。

  「這種人的動向可真好猜,等會兒第一個溜進去的肯定是他。」我也跟著皮笑肉不笑地表答我的觀點。

  『幫不幫?』冰炎忽地轉而使用我已經五年沒用過的話語。

  『幫啊,這可是個機會,你可別忘了扇董事的鬼任務。』我一邊用通用語應答,一邊收起外露的情緒。

  冰炎會轉而使用通用語不是沒原因的,而我也在瞬間察覺到這個原因,並轉而配合他。

  有個駐紮兵團的士兵正在接近我和冰炎,從距離看來有可能聽見我們的談話。

  「格里西亞訓練兵、亞訓練兵,你們被特別指派到後衛部隊了,跟我來。」那名士兵用著極為平板的語調陳述著,也不等我和冰炎作回應就立馬轉向另一頭。

  「嘖!」冰炎不滿地哼聲,聲音輕的連我都差點漏聽。

  這樣一來就得另外找方法溜去前面了,這命令真不是時候!

  那名士兵的腳步在穿過廣場後倏地停止,視線看向不遠處的米卡莎和艾連,「阿卡曼訓練兵,你被特別指派到後衛部隊了,跟我來。」

  真不意外,這女孩三年來的成績可是遙遙領先眾人的第一名(當然不包括我和冰炎),要是她沒被請來,我才會覺得疑惑呢。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知道這個城邦只有人類,我真的會懷疑她是守世界的其他非人種族,原因無它,她實在超出其它普通人太多了,不論是同輩或前輩。不只面對死亡時冷靜的可怕,就連身體素質都比他人好上許多。

  這實在不像一個久困在城牆內安全長大(好吧,也許不全然安全)的女孩會有的態度,也許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思及此,我微微地瞇起雙眼。
  就在我思考著一些瑣碎的小事情時,米卡莎也停止了和艾連的對話,有些落寞地跟在我們之後。

  嗯?你問我為什麼是和艾連的對話?還不就是那女孩不想離艾連太遠想就近保護他,所以推說自己並不適任,後來在艾連的當頭棒喝之下才稍稍退讓。

  說到米卡莎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太保護艾連,她的一切打算都跟隨著艾連,好像艾連如果哪天掛了就會失去生命意義似的,但我也沒什麼資格批評她就是了,畢竟我對我的聖騎士們也大多是這樣的心理狀態,雖然這幾年有在調整心態,不過本性果然難以説改就改阿。

  但不是我要說,那個堅毅的人類代表什麼沒有就是毅力最多,更不用說他是絕對不會丟下他那兩個摯友的,要翹辮子大概也有點難吧。

  *

  「我們的工作就是在居民疏散期間不能使一隻巨人躍過此地一步,我們後衛精銳班就是最後一道防線,絕對不能失守!」前方的駐紮軍團士兵如此振振有詞地說道。

  「問一下,後衛是從這條線以後嗎?」我笑著看向那名士兵。

  「是啊,有什麼問題?」他看來有些不明所以。

  我似笑非笑地瞥了冰炎一眼,而冰炎則是勾起饒有興致的笑容,「那麼,我們在這邊防衛就行了。」冰炎眼中是絕對的自信。

  「你們兩個新兵在說什麼蠢話?這邊由我們精銳班負責就好,你們到後方去協助!」身為前輩的士兵有些不滿地出聲喝斥。

  不過……我轉過頭對他露出再和藹不過的笑容,「先顧好你們自己吧。」

  「你…!」他氣的整個臉脹成深紅色。

  沒等他說完話,我和冰炎一步躍下屋簷立即朝最接近我們的巨人衝上前去。

  『唰!』漂亮地劃開一道切痕,冰炎無視噴飛而出的血花,身子一轉立馬朝向左方一名巨人,速度快的根本沒沾到任何一滴血漬。

  『唰啦!』跟著斬開一名巨人的後頸,我輕巧地避開飛濺的血花,轉向右方,藉著我和冰炎的行進方向,拉出一條清楚的分界,劃分行進到此的巨人。

  「那麼就開戰吧。」我勾起笑容,迎向下一隻巨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3 15:28:37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專區:
真不好意思,讓各位讀者大大久等了,曉石回來啦~~~~(曉石絕對不會棄坑的!!
官方的說法是曉石太忙了,忙到忘記更新(忙什麼??不官方的說法是.....曉石放假放到忘了....
別丟水果!!!!!現在過年了!!!!水果很重要!!!!!別拿來砸曉石!!!!!
咳咳....官方的不官方的都說了,那曉石就講一下這章吧.....(相信聰明的各位大大都知道哪個是真的
這章正式進入托洛斯特區之役,是進巨的世界裡面主角(艾連)經歷的一次重大戰役,
距離上次城牆被毀是5年前,也是再那一年後2年主角進入訓練兵團,今年主角3人15歲,
此次托洛斯特區之役第104期訓練兵團還沒畢業,還不算畢業,因為他們還沒分配進入不同軍團,
剛好碰上托洛斯特區之役,所以104期會配延後編入軍團,當然,也有不少人沒來的及等到加入軍團,
這次戰役算是主要戰役之一,篇幅大概會長......很多,就請各位讀者大大耐心等待吧~~~
P.S.感謝各位提醒曉石的大大們,歡迎各位隨時催更曉石,曉石絕對遵循食用手冊第8條!!!

下次更新:3/1

下集預告:
「不太妙。」我斂下神色,如果沒有米卡莎得幫忙,只怕計畫會更難執行,就算我和冰炎再厲害也有懸念。
前方開路的米卡莎橫向飛過一名巨人,俐落的刀法瞬間就奪去巨人的生命。
「冰炎,我過去追她,你幫忙後衛。」我在高速移動之下朝冰炎開口,雖然風聲很大,但憑這傢伙的耳力肯定是聽進去了。
「嗯。」微微一個頷首,冰炎拉高身子跳上一座高塔,準備等所有人過去之後再墊後,畢竟顧著往前衝可是會不小心被前後包夾的。
確認冰炎定位以後,我改變方向,朝米卡莎那邊追趕而去,前方,那個飛躍的人影最終將瓦斯完全用罄,身子失重一般的墜下。
「米卡莎!」後方是阿爾敏心急的叫喊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4 22:50: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9-2-4 22:54 編輯

遲更補償無料──問:湖邊洗澡時遇到下雨怎麼辦?急!在線等!

  事情是發生在104期訓練兵團的第二年,非常碰巧地,在晚上下起了傾盆大雨,故事主角是兩個在湖邊偶遇大雨的……某暴力精靈與血腥天使。

  話說那一切都由晚上七點開始,他們遇見了什麼,準確來說,確實是只有全知的作者知道,而今天,作者將在此公開這個小祕密,千萬不可以洩漏出去了,噓~

  那麼,在各位客官知道所有規則以後,就請官人們細看吧。

  *

  訓練兵團中,訓練兵的所有作息都必須依照時間,一天24個小時都準點地安排好各項任務,其中早上六點到傍晚六點是訓練時間,六點到七點是晚餐時間,晚上十點準時就寢,除特殊多日訓練外,其餘日子都照表操課。

  訓練兵都會在入伍那天分配到兩套訓練服,每天都要自己清洗才來得及隔一天後替換,也因為如此,在七點到十點的空白時間常有許多訓練兵到大眾澡堂洗衣兼沐浴。

  說是大眾澡堂,其實也相當簡單,基本上只是一個上面有木板遮雨的亭子,階梯往下中央有一個方形儲水塘,裡面是半溫不熱的洗澡水。其中男女的澡堂各據一方,無法互視,更不用說偷窺。

  訓練兵必須攜帶自己的毛巾到澡堂沐浴,在澡堂附近有一間小木屋,裡面提供小木桶用以裝水以及十分儉樸的皂角。

  這日晚間八點,眾人一如往常在這露天澡堂下沐浴洗漱。

  「今天真是累死人了。」有著一頭亂髮的A訓練兵如此抱怨著。

  「對呀!揹負重物還要在訓練場上跑十圈,誰受的了啊!」在訓練兵中長的特別矮的B訓練兵接口說到。

  「哈!還不就你那雙小短腿!跑那麼久!」C訓練兵口無遮攔得大笑著,所有訓練兵中就屬他和大家關係都很好。

  B訓練兵只是一笑置之,畢竟經過一年的同甘共苦,沒有人會介意自己被開玩笑,撐不過的人老早就離開了,能留下來的,絕對能應付每一天的苛刻訓練。

  「哎!是說,那個艾連還真了不起,跑到半路跌倒被重物壓住,居然還爬得起來!」一旁正在洗衣服的D訓練兵聽見他們的對話也加入聊天。

  「可不是嗎!那傢伙一天到晚都鬥志旺盛,每次都像在拚命一樣!哪天絕對第一個死!」C訓練兵再次大聲嘲笑,不過所有人都知道他其實沒有惡意。

  「欸!小聲點!你看遠方那兩個,阿爾敏和艾連來了!」原本專心在洗澡的E訓練兵小聲提醒道。

  「呵!我怕他嗎!」C仍舊毫不在意。

  「你們剛才在說什麼?笑得太大聲了,遠遠的就聽見了!」艾連抱著衣服慢慢走近。

  「說你今天的蠢事呢!」方才從頭聽到尾的約翰出聲諷刺。

  「噢?我記得約翰你今天也很不好過不是嗎?」艾連似乎是平淡地說著,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跟約翰打從第一天就結下樑子了。

  確實如艾連所說,約翰今天因為偷懶少跑一圈被教官發現,被狠狠懲罰多跑五圈,全程都有前輩盯著他以防他再次偷懶。

  「喔~可比不上某人直接摔在地上還被沙包掩埋呢~」約翰反唇相譏。

  『霹啪!』某種視線相對的火花似乎在空氣中燃燒。

  「好了啦!艾連!洗澡時間可沒很多,不要又打起來了!」阿爾敏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想勸說艾連,不過米卡莎不在,要是真打起來了他要找誰幫忙啊?

  「哼!」艾連今天本來就因為去醫務室上藥而耽擱到洗澡時間,他也不打算在這鬧事引起教官注意。

  阿爾敏鬆了一口氣,總算是阻止他們了。

  『滴答!滴答!』一滴滴雨從天而降,不一會兒便下起傾盆大雨。

  「這個季節居然下雨了。」B喃喃說著,誰也不知道正是這場大雨帶來了兩位稀客。

  *

  晚間七點半,我拿起折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前往湖邊,通常這時間冰炎已經洗漱完畢,他通常在一個小時前就會到那裡,這是我們倆人下意識的潛規則,我們從不打擾到對方。

  你問我說為什麼不去大眾澡堂?拜託,連冰炎我都不想讓他看到我洗澡了,我會讓其他那些小屁孩看我洗澡嗎?而且那些小孩衛生習慣都不怎麼好,我可完全無法忍受跟他們共用同一盆水!

  綜上所述,打從第一天進兵營我就決定在湖邊洗漱了,省的跟其他人擠!

  但是當我今天拎著衣服來到湖邊時,我發現我今天似乎無論如何都得跟別人共浴了……

  遠遠的還未接近湖,我就看見從另外一邊走來的冰炎,這傢伙不是每天都會提早一小時到嗎?為什麼今天特別來跟我搶?

  我站在湖邊看著他走近,用臉上的燦爛笑容問他為什麼今天來搞事。

  他最好給我一個好一點的理由!我可從來沒有在他洗澡的時候打擾他!

  「有事。」冰炎照樣以最簡短的語句帶過。

  我挑起一邊眉毛,仍然「溫和的」笑著,幹!你有事不會晚點來洗啊!幹嘛跟我擠一起!

  冰炎伸出食指指向天空,大概也是因為知道是他打擾到我,所以沒有出言挑釁。

  我瞥了一眼天色,皺起眉頭,也不打算再跟冰炎繼續說下去。

  雖然天色已黑,但我和冰炎都看得出來,今晚烏雲很厚,可能會下一場大雨,最好還是不要浪費時間趕快洗澡。

  迫於現實無奈,我待在離冰炎最遠的對角線位置以最快的動作洗漱,雖然說以這個湖的大小,不論我待在哪裡我們都能清楚的看見彼此,不過離遠一點我心理上比較安心,當然,我相信冰炎大概也沒興趣看我洗澡。

  半小時過去,我發現即使我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仍舊沒趕上時間。

  就在我洗完澡準備洗衣服時,很不幸的開始下雨了,以這種雨勢,三分鐘後就會下起傾盆大雨,如果不想淋成落湯雞,最好是現在就回去,但是衣服呢?

  不可能在湖邊洗,也不可能不洗,那最終只剩下一個地方……大眾澡堂。

  就算我再不喜歡那群小屁孩我也不得不接受現實,這時候我真是無比怨恨起扇董事,如果我法術還在的話根本不需要擔心下雨這種小事好嗎?!

  花了一秒鐘決定下一步方向,我還是拎起我的訓練服,盡量趕在雨下大之前走向大眾澡堂,當然,混血精靈也跟在我後面。

  遠遠的我就聽到那些人的聲音了,按照現場狀況來看,似乎是堅毅的人類代表又跟某個特別白目的人要打起了。

  他們應該慶幸自己沒打起來,我可完全不介意以武力強行制止他們,誰叫我現在心情正巧十分的不美麗呢?

  「欸!那邊那兩個是誰啊?」隔著一段距離,B看見兩個一金一銀的身影走來。

  「一金一銀…」A跟著思考起來,不多時便有了答案,「格里西亞和亞!」

  「對!真的是他們!話說我之前好像從來沒遇過他們?」C跟著加入對話,正巧這時他們走近了亭子底下。

  剛才一字不漏都聽進去的我在心中罵道:廢話,我可從沒打算要跟你們一起洗!

  心中縱有萬般腹誹,我仍然掛上最完美的笑容應付眾人,雖然我一點也不想跟這些「友好同窗」打交道,但在上輩子老師嚴厲教導下,要不留下職業病根本很難!重點是我還不能罵老師!

  有時後還真懊悔自己為什麼要當個騎士……

  心裡面說了一大堆,表面上我依舊以最完美的姿態蹲下身,拿起我自己做的薰衣草香皂(不得不說掉到異世界的這三年來我越來越會做一些小東西了),然後認命地開始搓衣服。

  「欸!我第一次發現他們皮膚好白喔!」A非常小聲的跟旁邊的人咬耳朵,殊不知以那兩個非人的聽力這樣做根本是欲蓋彌彰。

  不過很顯然這兩人完全沒有打算搭理,畢竟如果事事都要計較,那不也要累死自己嗎?在這方面,就算是記仇如格里西亞也會等到好時機在陰回去。

  「就是啊!搞不好根本可以混進女生那邊欸!尤其他們又留了一頭長髮!」B也跟著加入A的對話。

  「你不是說一直很想偷看女生洗澡嗎?叫他們幫忙啊!」C慫恿道,完全沒有放低音量,十分豪爽的看著A和B。

  「喂!你小聲點啦!被聽見怎麼辦!」A突然有些焦急,他雖然想看女生洗澡,但也不用召告天下吧!

  「你們別裝啦!誰沒聽見啊!」D剛才一直沒出聲,這會兒也不打算安靜下去了,直接加入對話開始「密謀」。

  「難道你不想看嗎!」A大聲反駁。

  「嘿嘿,這種事還用問嗎?」D只是笑笑,但包括他,周圍的人其實都若有似無地注意著這邊,除了兩位當事者仍然泰然自若的搓衣服,好像什麼也沒聽見。

  「欸!你去跟格里西亞說啊!」B推了推C,眾人中他人緣最好,派他去一定沒問題。

  「這有什麼難!」C十分爽快的答應了,眾人隨著他的視線一起看向格里西亞。

  只見亭子邊緣格里西亞十分認真的搓著自己的訓練服,白皙的雙手旁放著一塊散發淡淡花香的皂角,分明都是洗衣服,就他洗起來似乎特別…優雅。

  一時之間連一向大喇喇的C都看呆了,心中不合時宜的冒出一個念頭:他其實根本就是女的吧?

  「有事嗎?」我抬頭看向至少盯著我看了一分鐘的傢伙,雖說我並不打算在今天教訓這群人,但我也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們,有時候就是要嚇一嚇他們才知道我可不好惹。

  C下意識的嚥了口口水,想要裝出和平常一樣不修邊幅的個性,額頭卻不自覺得冒起冷汗。

  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咳!格里西亞,同為男性,要不要去偷窺一下女生那邊啊?」C故做鎮定得提出建議,但在說出口以後似乎覺得壓力更大了。

  「就是啊!你長得這麼…端正,過去絕對不會被發現的!」A加入一起勸說,意圖打破有些僵寧的氣氛,殺氣什麼的絕對是他的錯覺!

  「嗤!」冰炎輕到只有我聽見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這傢伙在近入訓練兵團以後就一直在看我的好戲。

  「喔?」我彎起笑容,仍然非常友好地對待我的同窗們。

  霎時『轟隆隆!』,天邊劈下一道閃電,正好將我身後的天空照的反白,亭子裡瞬時靜得宛如一個人也不曾存在。

  C搓了搓手臂,他怎麼好像一瞬間覺得自己會死在這裡呢?不不不!這絕對是錯覺!

  A下意識吞了口口水,他好像一直到今天才突然發現格里西亞的微笑有很重的殺氣,是他感覺錯了嗎?

  「真是抱歉,恕我無法奉陪,如果沒別的事,那我就先走了。」我仍舊以燦爛的笑容看向眾人,收拾好我剛洗好的衣服,優雅的轉身離去,正好雨勢暫歇,不用擔心被雨打濕。

  格里西亞離開以後,亭子內足足靜默了三秒鐘,接著才有人開始說起話來,眾人似乎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感慨。

  「不是吧?剛剛是我的錯覺嗎?感覺背後超冷的!」A率先開口。

  「你也這麼覺得嗎?我剛剛還覺得我可能會死欸!」B拍拍胸口,似乎還有些心有餘悸。

  「你們說重了吧!哪這麼誇張!」C試圖表現出豪爽的一面,但他發顫的雙手早已洩漏出他的真實情緒。

  「話說,他沒洗澡就走了欸!他不用洗嗎?」D注意到一個奇怪的點。

  「你去問啊。」B涼涼地看了D一眼,相信這傢伙大概也沒膽,不,不說他,也許在場的還真沒有哪個敢再向格里西亞提問。

  「不要!呃……我是說,不如讓亞問!」D迅速將燙手山芋丟給他人。

  然而,當眾人四處看望時,才發現亞早已經離開亭子了。

  *

  在那之後,好一陣子那天在場的人都不敢和格里西亞說話,甚至連看一眼都覺得心驚膽顫。

  雖然眾人心底都十分好奇為什麼沒看見他們洗澡,甚至有人提議要蹲點等他們出現,但很明顯的,沒有人敢真的去實踐,事實上,他們也確實再也沒看過那倆人出現。

  好奇心是會殺死一隻貓的,為了保有自己的一條小命,這個萬世之謎,也就再沒人提起了。

  *

  有時候,人還是不知道會活的比較好,要不然哪天怎麼死得都不曉得。

  各位知道秘密的客官可千萬小心了,下次當你發覺自家沒開冷氣卻突然冒出一股涼氣時,你就知道是誰在背後咒你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4 23:02: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9-2-5 17:36 編輯

作者專區:
這篇就當作送給大家的新年禮物加遲更小補償吧~~~(天底下大概只有曉石這麼好
因為想說遲了2天還完全忘光光,所以好歹要補償各位大大一下,要不然曉石良心過不去(你有嗎?
本來想說大概兩千字吧~~~然後....嚇!什麼時候四千字了!!!!!
想想大概是曉石講廢話的功力越來越高竿了,果然多多寫作可以增進廢話功力,曉石掛保證!
然後啊,曉石其實還有一些腦洞,但還沒填,下次有機會在寫出來給大家看吧~~~畢竟訓練兵三年發生的事情可不少呢!
嗯嗯,是說這篇是曉石自己新加的,所以各位大大不用擔心,3月的糧照樣會發放的~~~
如果曉石不小心又忘記了.......那各位大大就知道又有新的補償文可以吃了,
好啦,廢話不多說,咱們有空再見啦~~~~
P.S.多留留言來陪曉石增進廢話功力吧!


這邊放上大眾澡堂示意圖,感謝曉石的專屬畫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5 00:05: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年賀文以及頭香   我超幸運ㄉ!!          話說看到後面我快笑瘋了!唉,亞和西亞決對不是你們能惹的,小心短命啊!!

點評

呵呵,看來現幻很有自知之明~~~  發表於 2019-2-5 17: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 20:21: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9-3-1 20:25 編輯

第十二章

  「他們……他們真的是新兵嗎……?」伊恩‧迪特里希幾乎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那兩名在空中飛來飛去的新兵,雖說他也知道那兩名新兵能力非常突出,但這也太逆天了吧!

  「別發呆了,伊恩,你打算看著新兵衝鋒陣線自己納涼嗎?」里科‧布雷騫絲卡順了順她銀色的頭髮,冰冷的出聲。

  「抱歉,里科,我馬上去我的班那邊。」伊恩腳步一轉朝向東方前去。

  「不過……這確實是十分驚人啊……」里科若有所思的望著兩名新兵,也許他們真的能帶來變革也說不定。

  *

  我向前傾身射出鋼索,在牢牢嵌進民牆以後一個躍身向上,同時鬆掉鋼索以將自身拋達15米的高度,再次旋身向下方欺近,我將鋼索大膽地直接固定在下方一名約莫11公尺高的巨人後頸上,順著旋轉衝力一舉砍下它的後頸。

  「嘖!」沒有停留在半空中,我將鋼索轉向另一邊的民牆,輕巧地踏上屋頂,手上的刀片在不知道砍殺第幾隻巨人後鈍的無法繼續使用了。

  『匡啷!』鬆開刀片與刀柄的接頭,我有些煩躁地看著第二副刀片報銷,這樣的話就只剩兩副備用了,得妥善規劃使用才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某人驚慌失措的尖叫聲從前方傳來。

  所以說真是諸事不順!

  交叉雙手扣上新的刀片,我迅速抽出刀身趕向聲音來源。

  「是奇行種!」前方三名精銳班的士兵追趕著一名奇行種,眼見就要撲向人民!

  不行,以我的距離上追不到,「恩?」注意到前方一抹身影迅速地介入支援,我倏地停下追趕,有她在的話,那八成沒問題了,再怎麼說她也是以第一名的成績高分畢業的。

  米卡莎漂亮地在空中旋身,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切下了那個巨人的後頸。

  「啊,果然還是有差啊。」她的動作很完美,但是用力太大,那刀子應該一次就鈍了。

  『咻!』冰炎一陣風似地跳到我身旁,一貫的冷笑掛在嘴角,「怎麼?這麼快就投降嗎?還有時間發呆?」

  「呵,可不是嗎?你又怎麼有時間過來?不怕等等就被我超越嗎?」我也笑著回應冰炎的挑釁。

  「看你死了沒。」冰炎甚是嘲諷地說著。

  「你大可放心,我可不打算早某個混血精靈一步死呢,哎呀,好像本來就已經晚了,畢竟某個混血精靈死過一次了嘛。」我極盡挖苦之能反擊回去。

  「是嗎?可不像某個人好像上輩子就死過兩次了呢?」冰炎仍是冷笑著應答。

  對此,我只是微笑再微笑,用著再親切不過的目光「看」著冰炎,冰炎也毫不示弱地用好勝的目光回敬。

  「有種妳試試看!」某人憤慨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跟你們的雇主是老朋友了,只要我一句話就能決定妳這個小兵的去留!」

  「還真是到哪都少不了這種人。」我留意著那方的情形,轉瞬之間換上毫無溫度的笑容。

  那名公會會長大聲嚷嚷著要其他居民幫忙推他那根本過不了城門的貨車家當,擋死了其他居民們逃跑的路徑,那麼多士兵在前方奮勇作戰,就因為這個商人所以拖延了所有人逃生的時間。

  不論是原世界亦或是守世界,只要有生命存在的地方,總是不斷上演著此種鬧劇,有權勢的人枉顧下層人民,在他們眼中,自己發臭的性命大概比他人高貴許多,從古至今比比皆是,從不曾缺少犧牲。

  所以說這些人啊……

  「說到底那些坐擁錢財的人本來就沒腦袋。」冰炎用著零下五十度的語調說著。

  但是我和冰炎都沒有打算上前,因為那女孩處理的很好。

  她冷語著舉起刀鋒,毫無畏懼之色如在陳述事實一般:「你說屍體要怎麼說話?」

  這個女孩確實出色。

  那名會長在性命威脅下退讓了,不再強迫將馬車擠進城內,居民得以順利地進入內地。

  「走了。」一看事情結束的差不多,冰炎立即轉身投向前方的戰場。

  「不用你多說。」拉起帽兜,我跟上冰炎的腳步。

  天空下起了傾盆大雨。

  *

  「撤退了,格里西亞,要爬上城牆了。」精銳班的士兵傳來話語,接著又轉身向下一個人通報消息。

  暫時是告一段了,也不知前方進行的如何,反正後方大概是不需要我們了,跟在那名士兵之後,在和冰炎會合以後我們又轉向米卡莎所在的方向。

  「快撤退,阿卡曼,要爬上城牆了。」那名士兵再一次重複話語。

  意料之外地,米卡莎拒絕了,「我去支援前衛部隊撤退。」說罷,也不等那名士兵回應,非常率性的轉身就躍下屋簷。

  「等等,阿卡曼!」那名士兵狀似要挽留,卻失敗了,與此同時,我和冰炎也達成共識,跟著躍下屋簷趕往前線,既然後方結束了,那就去前面支援吧,也許還會有殘餘的巨人,另外一方面,也是想確認前方的人的安危。

  以不慢的速度跟在米卡莎後面,我卻注意到下方有些不太對勁,代表暫時撤退的鐘聲分明已經響很久了,為什麼還是有三三兩兩的士兵沒離開,打算抗命嗎?送死也不是用這方法吧?

  「不太對勁。」冰炎首先緩下速度,一個躍身跳到高塔上,微微蹙起的眉宇是些許不解。

  「有什麼事情偏離原本的計畫。」我跟著跳上高塔,就著高處較好的視野望向城門那頭,「總部那邊好像有什麼……」我瞇起雙眼,以超出普通人類的視力眺望前方約五公里遠的總部。

  「是巨人,粗略估計至少有20隻。」冰炎盯著遠方總部,以非常平緩的語氣道出事實。

  總部......巨人……啊!所以才沒人登牆!腦中忽地閃過某個可能性,使我頓時豁然開朗,「看來是被嚇傻了。」

  「哼,沒燃料又沒人補給,大概連戰意都完全喪失了吧。」冰炎的眼眸閃過一絲嘲謔。

  「啊,我雖然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不過,把人丟著放死好像不太好呢。」我勾起笑容,眼中卻沒半點笑意,好說歹說也是三年同期一場,再說身為騎士的我,可從來不打算做「見死不救」這樣一點也不高尚的行為。

  「真不像你的作風。」冰炎煞是批評的說道,不過光看他的眼神,我就確信這傢伙也打算淌這趟渾水了。

  「彼此彼此。」我笑著下結論。

  接著我們再次飛躍於城內,趕向前方總部處。

  *

  「米卡莎,妳不是後衛部的嗎?」在他人驚訝的視線下,米卡莎率先登上屋簷,我和冰炎也在幾秒後踏上屋簷,「欸?亞?格里西亞?你們怎麼都過來了?」那名訓練兵繼續提問,不過我們都沒打算搭理他。

  快步跑向前,米卡莎直接走向亞妮詢問起現場狀況。

  無視那名訓練兵詢問的眼神,我自顧環視起四周,看起來可真是……「連半點戰意也不剩啊。」我將聲音壓低到幾乎只剩氣音。

  「嘖!麻煩!」冰炎的神色暗了幾分。

  不是我要說,但這情況也太慘了,這叫人要怎麼幫忙啊?甚至可說是,見這片低靡的氣氛,就是我也想不出個好法子,剛剛那點想幫忙的想法完全蕩然無存。簡直不成氣候,怎麼連堅毅的人類代表都不吭聲啊?恩?堅毅的人類代表呢?

  「艾連人在哪裡?」同一時間向阿爾敏提出問題,米卡莎轉著頭四處張望,「阿爾敏?」她的眼神有著些許困惑。

  然後,兩人四目交接,那是一雙幾近絕望的眼神,空洞的雙瞳映不出任何顏色,眼角夾雜著淚水,失意的臉上滿是掩不住的深深悲憤和無力,驚慌、哀働、茫然,更多的是已經換不回的懊悔,那是阿爾敏的雙眼。

  啊,八成也死了吧。

  我撇過頭去,雖然老早就熟悉各種死亡場面,但我果然還是無法面對那些人最直接的情緒,身為袍籍,我們有太多時後必須見證生命的消逝,更甚者,是自己動手抹除性命,打從進入公會起,這就是所有袍籍的覺悟,即使看得在多,人終究無法鐵石心腸吧?

  我聽見死神的宣判。

  「我們……訓練34班,托馬斯‧瓦格納、奈克‧提亞斯、米力姆斯‧賽姆斯基、米娜‧卡羅萊納,」接著,阿爾敏像是豁出去一般,大聲開口:「艾連‧葉卡,以上五名完成自己的使命,已經為戰爭壯烈犧牲了。」他幾乎是泣不成聲地把話說完。

  所以我最討厭戰爭了啊,處處都得面對這種氛圍,就算我不是當事人,也不喜歡生命的消逝啊,那會使我不由得憶起我在戰靈天使族的最後一段時光,鮮血染紅大地,處處都是哀嘆的靈魂,而我只能看著。

  冰炎亦沒有作聲,我們都只是靜靜的聽著,各有所思。

  普通人大概看不見,不過在我和冰炎眼中十分清晰地映照出一抹一抹死於非命而不斷掙扎的靈魂,他們盤旋著無法離去,像是無頭蒼蠅一般盲目的四處飄動。

  我緩緩張口,不只是基於天使的本能,更多的是無法宣之於口的黯然神傷,促使我想要引領亡魂渡向正確地方向,卻被冰炎猛然伸出的右手制止。

  轉頭看向混血精靈那雙血色眸子,在他眼裡是同樣淡漠的哀傷,但是卻理性許多,我清楚地看見冰炎開口:『現在還不是時候。』他用的是唇語。

  僵硬地轉過頭,我也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但看著那些受苦的靈魂,不自覺的想幫忙些什麼……

  冰炎再次強硬的拉過我的視線,『你要動手,也得等月光照耀之時,以我們現在的能力,沒有月光輔助跟本無法完全引導亡靈。』冰炎仍舊沒有發出聲音,但我就是知道他有些動氣了。

  『抱歉,是我心急了。』我垂下視線,有些不甘心承認自己竟一時亂了方寸。

  精靈和天使總是活得太久,看得太多,但也總是...痛的最久,我們明明是那樣的不願看見生命消逝,卻都走過那段最動亂的歷史。

  收回手臂,冰炎將視線轉向米卡莎那頭,我也跟著平復自己的心情,戰爭當前,可不能自亂陣腳。

  下一波行動要開始了。

  「我絕對有能力去殺了群聚在那裡的巨人,就算只有我一個也行。」像是宣示一般,米卡莎高舉著刀刃,漆黑的雙眼深處不見半點情緒。

  她打算只憑一人之力攻進總部。

  「等等,米卡莎,妳到底在說什麼?」某個訓練兵跳出來打斷米卡莎。

  「面對那麼多的巨人,妳想獨自一個人迎戰嗎?」更多人跳出來陳述事實。

  「這種傻事不可能辦得到!」另一名訓練兵不可置信的大吼著。

  「辦不到的話,死就是了,」米卡莎毫無溫度的眼神瞥向那名訓練兵,「不過,戰勝就能存活,不奮戰是贏不了的。」說罷,也不管其他人,逕自躍下屋簷。

  沒有多加停留,冰炎一個箭步跳下屋簷,展開立體機動裝置。

  「喂!你們!」丟下後頭挽留的話語,我大步跳下屋簷緊跟在冰炎後面。

  看表面的樣子還以為米卡莎沒受到影響,不過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她根本還沒冷靜下來!咬咬牙,我試圖追上她的腳步,要是照這個瓦斯消耗量,她絕對到不了城牆的,只會白白送死!

  「她完全失去冷靜了。」風聲在我耳邊呼嘯而過,冰炎的話語跟著掠過我耳畔。

  「不太妙。」我斂下神色,如果沒有米卡莎的幫忙,只怕計畫會更難執行,就算我和冰炎再厲害也有懸念。

  前方開路的米卡莎橫向飛過一名巨人,俐落的刀法瞬間就奪去巨人的生命。

  「冰炎,我過去追她,你幫忙後衛。」我在高速移動之下朝冰炎開口,雖然風聲很大,但憑這傢伙的耳力肯定是聽進去了。

  「嗯。」微微一個頷首,冰炎拉高身子跳上一座高塔,準備等所有人過去之後再墊後,畢竟顧著往前衝可是會不小心被前後包夾的。

  確認冰炎定位以後,我改變方向,朝米卡莎那邊追趕而去,前方,那個飛躍的人影最終將瓦斯完全用罄,身子失重一般的墜下。

  「米卡莎!」後方是阿爾敏心急的叫喊聲。

  「嘖!」真是再糟糕不過的情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 20:46: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9-3-1 20:50 編輯

作者專區:
大家好~~~~~學測結束,成績也出來啦,曉石今天也努力得更文著~~~~
這邊是托洛斯特區之役,因為實在很漫長,曉石也就慢慢爬文了,這是目前僅存不多的存稿,下篇就那一點.....
(認真考慮下個月如果爬不完文就要刪除下集預告.......曉石盡量努力.......
這篇主要是以米卡莎這邊為主,相信大家應該都知道艾連翹辮子了(是的,不用懷疑),但別擔心,好歹也是個主角,肯定會再出現的,
因為之前大部分有留言的小伙伴都說有看過進巨或是有打算去看,曉石就不再詳細說明艾連那邊怎麼了,不知道的請請叫Google大神吧~~~~(Google真是劇透神器~~~
提醒大家,裡面有出現名字的角色都是進句本來就有的喔,不是曉石自己加的,曉石並不喜歡自創角ˊ占盡主角風頭,所以那些自創的絕對不會有名字,
如過有其他問題歡迎大家再向曉石發問~~~~(劇透除外)歡迎多多留言~~~~
--------------------------------------------------以下廢話,可以略過------------------------------------------------------------------
考完學測之後還有一大堆面試,二審之類的,曉石真的覺的好苦啊!!!!政府為什麼就不能把升學制度改的簡單一點!!!!!!學生們讀書讀得要死就算了,考完試還要其他一大堆有的沒的的備審,到底是整學生還是整教授!!!抓狂!!!!政府人士出來面對!!!!!下次也換你當學生看看呀!!!!可惡!!!!!純粹發牢騷,請不要瞎起鬨,網路世界很危險,曉石觀心您~

下次更新:4/1

下集預告:
「不妙!有兩隻15公尺級的巨人!」阿爾敏猛地出聲提醒。
「不對,那個巨人是……」米卡莎站起身,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我跟著瞇起雙眼,是剛剛那名攻擊同類的巨人,它到底是……?
只見那名巨人爆吼出聲,隨即擺出標準的攻擊姿勢,接著一個毫不留情的右鉤拳直接將衝向它的巨人的腦袋轟飛,直接砸毀城內的一座高塔,巨大的聲響使我們反射性蹲低身軀以免被四處亂飛的磚塊擊中。
在我們還處在驚愕當中,那名巨人又舉起腳重重地踩在剛才應聲倒地的巨人的後頸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 22:17: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19-3-3 13:41 編輯

新讀者報到~
這裡是剛補完動畫的原作漫畫黨XD
動畫第三季最後一集的ED真心淚目……萬惡的選擇題!(等等這跟劇情無關啊)
好奇冰炎太陽看見艾連出現時的反應……要是砍下去就神作了(`・ω・´)(喂#)

看到IG上追蹤的一個攝影師發的圖,請容許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一下!推薦給喜歡進巨的大大們!也推薦大家追蹤這個攝影師!

https://www.instagram.com/p/Bua- ... igshid=epfv0lud0qpb

點評

歡迎新讀者~~~動畫真的超虐心,重電是我一點也不想看到後面的結局啊!!!!(哭死 看到艾連會不會砍下去?放心,他們絕不會當眾砍的(微笑殺氣  發表於 2019-4-2 20: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