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曉石

[同人文] 【進巨X第二人生】Errand Impossible 8/19 更新至第二十七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1 23:50: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啦    大大好準時!!  話說亞的體能和西亞的頭腦也太好了吧?!  我跑200公尺要3分鐘ㄟ! 佩服!(迷:是你跑太慢!)    不過   我居然是頭香?!

點評

呵呵呵,原著裡面西亞可都是一等一的聰明人呀~~~冰炎的話就是體能好這個優點啦~~  發表於 2018-12-15 20:0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 23:54: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先等等,你的文會被洗掉的!

點評

放心放心,不該存在的東西最後都會自動消失的~~~(黑笑  發表於 2018-12-15 20:0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 23:55: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jeson80081 發表於 2018-12-1 23:54
大大先等等,你的文會被洗掉的!

等到色情廣告風波過去再發吧?(´・ω・`)

點評

謝謝你的提醒啦~~~:)  發表於 2018-12-15 20: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15 20:26: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8-12-15 20:31 編輯

第九點五章

  「所以今天的訓練又是什麼?」看著眼前大約25公尺高的峭壁,我不禁提出疑惑。

  15分鐘前,基斯叫我們第二批訓練兵上山,就和平常一樣背著立體機動裝置。不過,如果我沒聽錯,事實上也不太可能聽錯,剛剛好像有尖叫聲從山上傳來,所以是要跳崖嗎?

  居然連普通人類也玩這一招,當初我訓練太陽小隊的時候至少還有神術治癒,這些人類是打算怎麼救人?

  「我怎麼知道。」冰炎口氣十分差的回應我的問題。

  「那邊的!注意!今天要進行垂降訓練,等等所有人綁緊麻繩,備好立體機動裝置,順著繩索從山壁垂降下去!」基斯明確地下達指令。

  嘖!又是麻煩的訓練!

  拉緊身上的繩索確認堅固以後,我和冰炎一馬當先走向懸崖,面向峭壁傾斜身體以雙腳蹬壁的方式慢慢往下,其他訓練兵默默地跟在我和冰炎之後。

  是說,剛剛約略估算了一下,這條麻繩好像不怎麼夠長,這樣看來可能在離地15公尺時就會到底了。

  轉頭確認下方狀況,下方有許多大約10公尺高的巨樹,如果必要應該可以利用。

  等等,為什麼下方第一批有些訓練兵躺在擔架上?落地方式錯誤嗎?還是沒綁緊繩索?

  還來不及思考其他可能性,我突然感覺到手中的繩子一鬆,整個人向後倒去。

  『嘖!』耳尖的聽見旁邊的冰炎同時嘖聲,我意識到教官居然剪斷我和冰炎的繩索!

  幹!死老頭!等等絕對跟你算帳!

  立即鬆開掌心,我在空中向下旋轉180度,然後射出立體機動裝置的鋼索固定在山壁上,以鋼索滑過四分之一圓,雙腳貼上山壁同時又鬆開鋼索,並使力向後一蹬,在空中優美的向下翻轉一圈。

  伸出雙手,我在離地9公尺的高度抓住一旁樹上粗壯的樹枝,那樹枝輕微地晃動了一下,隨著我的力量向下彎曲,我的腳尖輕盈地落在下方另一根樹枝上,以蹲伏的姿態稍作停歇,依然離地4公尺高。

  沒有停留太久,我再次向下翻身,一個旋轉以後,我已經輕巧地落地,蹲低自身並旋轉腳跟吸收衝力。

  「這什麼鬼訓練?」一旁已經安全落地的冰炎扯下馬尾,吐出絕對嫌棄的話語。

  以最優雅地姿態站起身,我輕輕拍去身上的樹葉,「真是,突然切斷繩索,害我得優雅的落地!」

  要知道我上輩子可是在老師的訓練下以堅忍不拔的意志整整優雅地摔了323階樓梯,不管再怎麼突然再怎麼意外都能摔的優雅無比,要是我敢以倒栽蔥的姿勢摔下去,我看就是異世界老師也會提著刀來砍我!

  轉頭看向冰炎,看來這混血精靈也沒受傷,不過要是他摔傷了,我才會覺得他是冒牌貨呢!

  重新綁好馬尾,冰炎瞇起眼看著峭壁上方。

  有些訓練兵固定在山壁上,此刻正用立體機動裝置滑落地面,另一頭不遠處,有些根本沒反應過來的人摔在草地上,斷了一隻手臂。

  所以剛剛的尖叫聲還有受傷的士兵是這樣來的?我真是太小看基斯的變態了!

  *

  『啪!』某種奇異的聲音傳來。

  困惑不到半秒,艾連就發現自己正失速下墜。

  什麼情況?!

  下意識展開立體機動裝置,在落下幾公尺後,艾連已將自身固定在峭壁上。

  「阿爾敏!」立即轉頭往下看去,艾連朝著自己的朋友大喊。

  反應稍慢的阿爾敏在下方幾公尺處展開立體機動裝置,險險地固定在離地大約7公尺的高度。

  「我沒事!」大聲地回應艾連,阿爾敏看起來還有些驚魂未定。

  「剛剛還真是危險,阿爾敏你如果再慢一點,可能就會摔下去了。」艾連看起來也是心有餘悸。

  抬起頭往上看,剛剛跟在他身旁垂降的米卡莎也穩穩地固定在岩壁上,專注地看著某個方向,不知道是看到什麼。

  「米卡莎?」艾連疑惑地看著她。

  馬上轉向艾連,米卡莎有些焦急的開口:「艾連!你沒事吧!」

  「啊,嗯,是說剛剛到底是怎樣啊?」艾連詢問起米卡莎。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教官的測試,」回答問題的不是米卡莎,而是下方的阿爾敏,「先別管這麼多了,我們還是先下去再說吧!」

  三人同時操縱立體機動裝置,順著岩壁下到地面。

  第二個站穩身體,艾連注意到一個前輩寫著本子,緩緩朝樹林那一邊走去,艾連的目光追隨前輩離去的方向,自言自語道:「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

  「艾連,走吧,我們先去集合。」米卡莎走過來拍了艾連的肩膀。

  「嗯。」收回視線,艾連跟上阿爾敏和米卡莎。

  *

  站定在一片岩壁下,某個前輩拿著本子準備紀錄高度。事前基斯就告訴過他們今天會測試新兵的反應能力,要他們一人負責幾個新兵,紀錄他們固定在岩壁的高度。

  抬頭看著上方正在垂降的兩名新兵,他等著基斯切斷繩索。大約在離地20公尺的高度,繩索毫無懸念的斷開了,眼前的兩名新兵開始下墜。

  倒是聽別人說這兩個新兵似乎很有潛力,真期待他們的表現。在心中小小評論一番,他先將注意力放在銀髮的新兵身上,照著時間看來,應該也要展開立體機動裝置了。

  但他卻震驚了。

  向下墜落的銀髮新兵一腳蹬向牆面在空中旋轉了兩圈半,同時雙手在背後摸索,瞬間抽出兩把匕首,『鏗!』某種異常尖銳的聲音傳來。

  銀髮新兵雙手用力往牆面擊去,兩柄匕首同時嵌入岩壁,嵌入壁心以後,銀髮新兵又在牆面上劃出將近30公分的刀痕,以減低落下的速度。在降至大約離地4公尺多的高度以後,那名新兵雙腳蹬向岩壁,藉著衝力向後用力抽出匕首,在一個俐落的翻身以後穩穩地踏上地面,整個過程不到3秒鐘。

  他完全愣住了。

  更令他驚訝的是,這名新兵站穩後第一件事居然是檢查自己的匕首有沒有損傷!

  這個新兵能力也太超出其他人!等等,另一個呢!

  轉頭看向另一邊,他正好看見金髮新兵以非常優雅的姿態翻身落到地面。

  這年頭的新兵都不正常呀……

  「你這邊怎樣啊?」另一個同樣來紀錄的同期士兵正朝他走來,「那個米卡莎果然不負眾望,紀錄可是目前最高,17公尺呢!」

  仍然處在驚訝中還沒回過神,他完全不曉得要怎麼解釋剛剛看見的情況。

  「紀錄的如何?」另一道聲音介入,基斯已從岩壁上下來,正慢慢走向他們。

  迅速地舉起右手向基斯行了個軍禮,剛剛才到的另一名士兵立馬上前報告紀錄。

  基斯看著紀錄,讚許似的點點頭,接著看向仍有些恍神的另一名紀錄士兵。

  「呃……他們兩個……」話還沒說完,他們就聽見不遠處銀髮新兵的聲音。

  基斯跟著轉頭看向聲音來源。

  不知道何時亞已經走向格里西亞,語氣是讓人打自心底發寒的冷:「這什麼鬼訓練。」一邊說著還微微瞇起那雙十分醒目的紅眼。

  看著亞重新綁上馬尾,格里西亞跟著發出抱怨:「真是,突然切斷繩索,害我得優雅的落地。」同時拍落身上的樹葉。

  聽著這段對話,基斯大概曉得事情經過了。

  果不其然,那名負責紀錄的士兵語氣不是很確定的繼續剛才沒說完的話:「他們兩個……毫髮無傷的落地了。」

  *

  第一批下來,萊納看著前方不遠處同樣第一批的兩人,實在很想嘆氣。

  明明他們兩個的表現在剛剛來說也沒有特別出色,現在倒是樂的準備看別人出糗,就不要等等被教官罵。

  「我用我的晚餐打賭會有人摔下來。」約翰信誓旦旦地說著。

  「誰要和你賭啊!一定會有人摔下來啊!」柯尼非常不屑地回話:「要賭不如賭他們在幾公尺時會停下來!」

  「那種東西是可以隨便猜中的嗎?所以當然要賭有把握的啊!」語氣聽來憤慨,不過約翰倒是一臉興致勃勃。

  「就是猜不中才賭……啊!他們要開始了!」柯尼看著峭壁上方。

  最終還是無奈的嘆口氣,萊納決定上前去勸說那兩人。

  「喂!你們兩個!別在看了!趕快過去那邊……」集合,萊納突然停下他的話,原因無他,因為前面的那兩個根本不理他。

  往前又跑了兩步,萊納決定直接到前面去拉人,順手拍上約翰的肩膀,萊納再次開口:「你們別站在這邊看了,過去那邊集合吧,教官應該也差不多要下來了。」

  前方的兩個人完全沒理他。

  又嘆了一口氣,萊納深深覺得自己其實已經變成他們管很多的大哥了,「約翰!柯尼!再不過去就來不及了!」

  前方的兩人依然充耳不聞。

  是真的打算完全無視他嗎?

  萊納正打算再說些什麼,約翰就先開口了:「你剛剛…?」語氣非常不確定,但似乎不是在和他說話。

  「不是吧…?」旁邊的柯尼也發出意義不明的語句。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啊!還不趕快回去!」萊納幾乎已經是盡最大的努力勸說了。

  像是回過神一般,約翰轉回身看著萊納,「萊納,你剛剛有沒有看到…?」

  「什麼?」萊納完全聽不懂他們在打什麼啞謎。

  柯尼也轉過身來,但雙眼卻是看著約翰:「不可能吧!」

  「所以你明明也看到了啊!」約翰有些激動的說著。

  看著他們兩人好像隨時會吵起來,萊納決定還是當一回和事佬,要不然在吵下去,他們三個都要遲到了!

  「好了!我們先過去集合吧!」說完也不等他們兩個,直接走向樹林的另外一頭。

  停下來互看了幾眼,兩人倒也沒再多說什麼,就跟在萊納身後走了。

  *

  晚餐時刻,一切就跟以往一模一樣,直到某個喊聲打破米卡莎他們的日常對話。

  「你說的是真的嗎!」艾連不自覺的大吼出聲,完全表現出他的震驚。

  「騙你幹嘛?我和約翰都看到了!」柯尼有些不耐煩地說。

  「艾連!你小聲一點!」阿爾敏看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在看我們。」

  「啊,抱歉,」艾連迅速地道歉,然後壓低自己的音量,「所以你說的是真的嗎?」艾連盯著柯尼,仍然非常不敢置信。

  「你問約翰啊!他也有看到啊!」柯尼直接把艾連的注意力丟到約翰身上。

  轉過視線看向約翰,艾連等著他的回答,卻沒料到是別人先開口了。

  「是真的,」米卡莎淡淡的聲音傳來,「我那時候在上面有看到。」

  「米卡莎?!」艾連瞪大眼睛看著旁邊的人。

  如過米卡莎也說有的話,那就有很大的機率是真的了。

  「所以,他們到底是怎麼……?」艾連好奇地問著有看見的人。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們沒有停在上面,回過神時就已經平穩落地了。」約翰的語氣仍然充滿著不確定。

  「我好像完全沒看到那個亞展開立體機動裝置。」柯尼也跟著補充。

  再次看向米卡莎,只見她聳聳肩,似乎也不是很清楚。

  轉過頭的艾連看著離他們有段距離之外的那兩人,心中實在無法接受剛剛的訊息。

  那兩個眾人談論的對向此時正以非常端正的姿勢吃著晚餐,動作優雅的感覺就跟他們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

  好像連他們那邊的空氣都跟著發亮了……

  注意到艾連的視線,格里西亞抬起頭來,朝他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他的笑容實在完美的挑不出毛病,艾連似乎開始感覺到他們真的非常的不像一般人了。

  那樣的言行舉止,感覺就像貴族出身的重要人士,可偏偏他們又都說自己是孤兒,或許是他們在騙人吧,要不然是怎麼可能散發出貴族才有的氛圍,雖說並沒有真的親眼看過貴族,但艾連就是這樣覺得。

  「艾連,快點吃吧,會冷掉的。」米卡莎淡淡的聲音拉回他的思緒。

  「嗯。」再看了一眼依舊笑得如陽光般燦爛的格里西亞以及旁邊完全不受干擾小口進食的亞,艾連還是決定這個問題就這樣擱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15 20:55:53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專區:
嗨嗨~~大家好,曉石回來啦~~~這次奉上熱騰騰的小彩蛋,
是說一剛開始只是某個很單純的腦洞,結果就.....脫韁野馬0.0,曉石完全爆字數(不過大家應該樂得看曉石自爆),
這邊補充一些文章中沒提到的冷知識,一般人的反應神經大約是0.5秒,有經過訓練的在0.3~0.4秒之間,
依照自由落體公式:距離=(重力加速度*時間平方)/2,最快也會落下0.45公尺,但還要加上繩索長度,所以我的設定下最快的米卡莎是落下了3公尺,
不過上述計算純粹是我自己算好玩的,大家不用很在意,
這邊提醒一下,岩壁總共高25公尺,基斯在20公尺時切斷繩索,反應最快的米卡莎離地17公尺,艾連13公尺,阿爾敏7公尺,
約翰以及莎夏12公尺,柯尼11公尺,貝爾托特,萊納,亞妮是15公尺,其他人略過不重要,所以下面的前輩在登記高度就是要看訓練兵的反應速度,
順帶一提,冰炎在離第18公尺時就一腳蹬向牆壁了(第一個動作),事實完全證明不是人的冰炎反應速度是絕對碾壓眾人的(包括西亞),
好啦~~~那我們就下次再見啦~~~文中有看不懂的地方歡迎再來向曉石發問唷~~~

下次更新:1/1

下集預告:
「我先攻嗎?」我彎起燦爛的笑容。
「哼,」冰炎也勾起冷笑,看上去心情很好,「廢話,不然刀給你幹嘛?」
勾起大概會讓其他人頭皮發麻的笑容,我也稍微有點興致了。
被困在這無聊的世界太久,我也很久沒動真格了,因為若真要動手,一般人大概連影子都沒看見,就會被我解決了。
也就是說,今天這場,是我和冰炎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打一場的比賽。
正對著彼此,我們互相行禮表示比賽的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5 23:14: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太陽和冰炎要打架了!好期待啊啊啊啊啊啊!(迷妹式尖叫~

點評

對呀對呀~~~曉石寫這段寫超久的,不過今天先發個糖~~~  發表於 2018-12-25 19: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21 18:20: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丫!~~~ 感覺他們打架的地方會被移為平地!!

點評

咦咦咦咦咦!!!為什麼大家都只有注意到他們要打架呢!!!!還有別的啊!!!!!!  發表於 2018-12-25 19: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5 19:42: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曉石 於 2018-12-25 19:48 編輯

聖誕節番外特典──騎馬那件小事

  那其實是104期訓練兵剛開始的前幾個月,格里西亞遭逢了可以說是他進入訓練兵團以後的最大難題,不是立體機動裝置這個平行世界才有的器具,而是騎馬。

  騎‧馬‧

  天曉得他上一次騎馬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不對,仔細想來,守世界移送陣可說是最基礎的移動手段,就算是其他種族的禁止通行區,也都會在附近設有據點,真不得已要動用獸力到達,他家萬能的副隊長也絕對能勝任,總結,格里西亞上一次騎馬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他本以為自己大概不會再和馬有所接觸,誰知道他會被丟到這原始的世界,砍巨人還要用馬在平原上追!他們這些人類怎麼沒有被巨人踩死呢?

  但不管他心裡腹誹的再多,也無法改變這既定的事實,因為他現在連最簡單的移送陣都無法使用,甚至他那萬能的副隊長大概還在守世界替他辦事,大概也沒發現他家主人已經穿越到別的世界了。

  回想起自己前世在聖殿裡悲慘的馬術成績,格里西亞不是第一次在心裡祈求千萬不要讓他的老師出現,畢竟老師現在是神使,還是當了至少六百年的神使,說不准他下一刻就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想到這裡,格里西亞幾乎是下意識地打起了寒顫,連帶牽動他身旁的白馬輕輕地甩了幾下馬頭。

  看向白馬,格里西亞不禁想起剛剛發生的一段插曲……

  *

  「所有訓練兵照順序一個一個進馬廄牽馬,不用挑選,這些馬只是暫時給你們訓練用的,」站在門口的前輩對著訓練兵下達指令,「真正會有自己的馬的,只有調查軍團,想要馬的就努力進入調查軍團犧牲奉獻吧。」

  「拜託,誰會想進入調查軍團啊?那種地方根本就是去送死的!」某個訓練兵小聲地和他前方的人討論起來。

  「是嗎?可是,如果沒有他們,又怎麼會有我們現在對巨人的眾多知識呢?」另一人似乎不怎麼認同前人的觀點。

  他們同時伸出手隨意地牽了一匹馬,直直地走向出口準備到訓練場上。

  這些馬匹都是正在接受訓練的戰馬,三年的練兵生涯中,每個地區的訓練兵都會輪到三個月的時間學習基本馬術,而這些戰馬也會在這三年中進行鍛鍊,三年之後便會完成訓練給新一批加入調查軍團的人挑選。

  「嘿!你看,那裡有一匹好漂亮的白馬!」走在前頭的訓練兵再次開口。

  那是一匹渾身雪白的馬,毛色幾乎沒有半點斑駁,就連馬鬃也是耀眼的白,在一群棕馬和黑馬中顯得格外顯眼,但白馬似乎自視甚高,一臉寧靜地蹲伏在後頭,不看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走。

  「確實是一匹漂亮的馬,不過他看起來一點也不想找個臨時主人。」另一人接腔。

  「不是我說,但我看這馬這麼高傲,大概也沒人想騎。」某人酸溜溜地評價道。

  格里西亞正好在這時走進了馬廄,準備隨手牽匹馬就走,反正不管騎哪匹馬他的馬術也不會突然進步神速。

  接著在那些訓練兵驚愕地注視下,那匹白馬居然站起了身,毫不猶疑地走到了格里西亞前方,第一次正眼對視一名訓練兵,無聲地表達出牠的選擇:請你當我的主人。

  格里西亞原本打算伸去牽隨便一隻馬的左手愣是停在半空中,驚疑不定的回視眼前的白馬:這是要我選牠嗎?

  他停頓的左手有些不確定地伸向白馬,白馬甚是親暱的頂了頂他的手,大方地回應了。

  一群訓練兵簡直看呆了。

  格里西亞牽起了馬繩,接受了白馬,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匹馬總會讓他想起他小時候養在戰靈天使族的初旭,雖然牠只是一隻膽小的雪歌,但卻是少數願意親進他的動物之一,畢竟動物都會本能地覺得他很危險而遠離他。

  但是那隻銀白色的漂亮雪歌卻不在了,他突然有點想念起守世界的一切。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格里西亞恍然未覺地走出了馬廄。

  據說這匹白馬從第一個訓練區開始就沒有人能駕馭牠,或者說是,沒有訓練兵被牠看上,於是當格里西亞牽著這牠出現在馬廄外的訓練場上時,所有訓練兵(包括前輩們)都忍不住往他這多看了兩眼,甚至有人癡呆地張大了嘴。

  後來那名失態的訓練兵告訴其他人他那時候其實以為自己看見了神,那匹馬白的簡直讓人懷疑不是訓練兵團原本就有的,而像是從城內最古老的貴族家族裡偷來的,事實上,大多數訓練兵也都認同他的說法。

  格里西亞臉上帶著最完美的笑容優雅地翻身上馬,將方才晃神的思緒收回,開始重新熟悉這個他遺留在上輩子的能力,心中暗暗向光明神祈禱著可千萬別讓他當眾摔馬。

  他以最謹慎地步調驅馬向前走去,緩緩靠向訓練場的中心和其他訓練兵待在一塊。

  「格里西亞,你騎的是甚麼馬啊?看起來好漂亮。」某個女訓練兵幾乎是以一種羨慕的眼光看著白馬,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去騎一次。

  她伸出手想摸馬鬃,卻被白馬一個偏頭閃過了,「牠怎麼不讓我碰?」女訓練兵語氣有些憤慨,仍然不斷試著想摸到白馬。

  對此,格里西亞完全無話可說,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匹馬為什麼只讓他碰啊?

  「哇喔!」不遠處某人的驚嘆聲吸引了女訓練兵的注意力,暫時放過了白馬。

  然後又是第二次吸引所有人目光的事情,不是格里西亞,而是在他之後的冰炎,他牽著一匹光看就十分有氣勢的黑馬走來,一個俐落地翻身上馬,以第一次騎馬就十分不錯的姿勢小跑步靠向人群。

  據後面的訓練兵表示,亞走進馬廄之後挑了很久,因為大部分的馬一看到他銳利的紅眼以後就立刻向後退了一大步,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把馬嚇成這樣,就只有那匹馬群中最強壯且高大的黑馬回視了亞。

  格里西亞暗自在心中嫉妒冰炎幾乎是立刻上手,但更多的是怕自己摔馬的糗事被冰炎──更甚者他的老師看見,這絕對是他來到這世界以後碰上的最大的困境。

  不過如果要說格里西亞有什麼是可以倚靠的,那大概就是他那完全不想輸給冰炎的自尊心,想當初武技還不太行的時候,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被冰炎點燃了好勝心才奮發圖強的,相信在自己的死對頭面前,他絕對能發揮潛力。

  當然,所有的大前提都得從他不會摔馬開始。

  一剛開始是最簡單的快步奔走,讓訓練兵保持在馬身上的平衡以及適應自己的馬,畢竟未來分配進入不同軍團以後,所有士兵都有機會要騎馬傳遞訊息或是前往另一個城區,而進入調查軍團的人則會更進一步訓練進階馬術,他們可是要騎著馬在外面和巨人搏鬥的。

  格里西亞在小快步中慢慢撿回他的老師以前教過他的技巧,好歹也是騎過大半輩子的馬,有些技巧總是會刻印在身體上的,但若是想要訓練到能夠在城牆外跑陣型閃躲巨人,那他大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訓練場的另一頭,冰炎可說是騎馬的天才也不為過,他此時已經十分得心應手地開始在場上奔馳且迅速地閃過場上的障礙物,完全不像個初心者。
  而同時在場上,又是另外一個天才。

  米卡莎幾乎是馬上就習慣了馬的速度,撫著馬鬃,她好像已經和馬十分熟悉似的緩緩踱向艾連的方向。

  「米卡莎。」艾連有些不適應地握著韁繩,雙手時鬆時緊,這會看見有人接近才稍稍抬起頭看了一眼來人。

  「艾連,你韁繩握太緊了。」米卡莎輕易地靠近到艾連身邊,兩匹馬之間距離不到一隻拳頭。

  她一邊說著一邊放開自己的韁繩,雙手十分自然的伸過去調整艾連的姿勢,整個過程中甚至沒有失去一點平衡,仍然穩穩地安坐在馬背上。

  「喔。」艾連稍稍轉動自己僵硬的手腕,順著米卡莎的指引調整了自己仍然有些僵硬的坐姿,心中卻挫折地想著自己又輸給米卡莎了,同時又不可免地擔心自己又會像之前練習立體機動裝置時一樣。

  「艾連,沒問題的,」米卡莎似乎一眼就看出了艾連的心思,堅定的語氣是一如以往的信任,「你只是需要多一點練習。」

  「艾連!米卡莎!」某個人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暫時地打斷了艾連與米卡莎的對話。

  阿爾敏騎著馬小跑步靠向他們,一隻手正高舉在空中揮動,但這樣的動作似乎讓他好不容易抓到的一點平衡破壞了,整個人忽地朝右方傾斜而去,手中的韁繩一瞬間失了控制的作用,馬兒忽地暴起,眼見就要直接把阿爾敏甩下身。

  「阿爾敏!」艾連下意識一踢馬腹,急急地趕上前去一把扶住了阿爾敏,米卡莎也立馬趕過來穩住阿爾敏方才險些失去控制的馬。

  「沒事吧?」艾連的語氣是藏不住的緊張,一隻手還緊緊地抓著阿爾敏的肩膀,連帶著身下的馬兒也不安地在原地踩著馬蹄。

  「我沒事,只是嚇了一大跳。」阿爾敏微微顫抖的手重新握上馬繩,雙手握的死緊,像是再也不敢放開一次。

  「阿爾敏,沒受傷吧?」左手仍忙著安撫阿爾敏的馬,米卡莎的語氣也泛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緊張,「下次別再放開馬繩了。」

  「抱歉,剛剛一時心急著要找你們。」阿爾敏重新平衡好自身,拍了拍艾連的手示意他可以不用繼續扶著自己。

  「什麼事這麼急?」艾連收回手重新握好韁繩。

  「教官要我們過去另一邊集合,大概是要一一調整我們的動作吧?」阿爾敏這才道出他急忙跑過來的原因。

  「那也不用這麼急吧?剛才真是太危險了,要是我們在慢一點……」艾連半是無奈半是心有餘悸地說著。

  「那我們也趕緊過去吧。」米卡莎放開安撫馬兒的手,仍然有些不放心地跟在阿爾敏右側。

  「嗯,」阿爾敏緩緩驅馬前行,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向艾連:「艾連,你剛剛騎的很好呢!」

  「什麼?」艾連一臉困惑。

  「嗯,剛剛跑向阿爾敏時,艾連你騎的很好。」米卡莎也淡淡地同意。

  「是嗎,我沒注意到。」艾連有些不自在的聳了聳肩,也許當他是為了別人時才能做到那些他原本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吧。

  「那邊的,動作快一點!」前輩一聲催促,加緊了他們三人的動作,「阿卡曼訓練兵,妳到教官那邊。」前輩又轉頭說了一句,接著也不等米卡莎答覆又轉向催促別的訓練兵。

  「前…」米卡莎還來不及詢問原因,半句話不知要如何接下去。

  「別發呆了,妳就過去吧,也不會是什麼大事。」艾連拍了拍米卡莎,接著和阿爾敏一起靠向訓練場上的其他人。

  米卡莎定下心神,掉轉馬頭跑向基斯,疑惑地注意到亞也在那邊,騎著一匹高大的黑馬。

  「阿卡曼訓練兵,」基斯站在一旁,抬起頭看向米卡莎,「妳的動作很正確,等會妳和亞訓練兵輪流到前面的訓練場上跑一圈示範。」

  「是。」米卡莎點頭表示知曉。

  「嗯。」基斯不再多說,轉向面對其他訓練兵:「注意!所有人靠到旁邊,等會有兩名訓練兵要示範給你們看,注意他們的動作!」說完基斯便向冰炎點了點頭。

  冰炎一馬當先地衝向前方,速度快的如一陣風掠過,他微微俯下身加快速度,銳利的紅眼半瞇起,忽地,他一踢馬腹迅速轉向閃過場上障礙,在最後一段直線衝刺之後拉起馬繩,黑馬長嘶一聲,前蹄高高躍起落地後在原地踱著步子。

  「很好,有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加速時重心前傾,身體成流線型,才不會阻擋風的流向。」基斯簡潔地指明重點,接著對米卡莎示意。

  米卡莎平穩地騎向訓練場,速度不減但比起亞仍算是慢上許多,她謹慎地控制方向在障礙物中穿梭,以絲毫沒有累贅的動作完成了一圈的路程。

  「注意到她怎麼控制方向嗎?韁繩只是輔助,最重要的是以身體傾斜的方向帶動馬。」基斯簡單做結,再次轉向其他訓練兵:「現在,一個接著一個繞行訓練場一圈,我要調整你們的動作,有不明白的,再向會的人詢問。那邊那個,你第一個!」

  隨著基斯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動作,訓練場上又繼續開始練習。

  「騎馬這麼簡單,哪還需要這樣慢慢學?」剛剛跑完一圈的約翰很是自負的和柯尼聊了起來。

  「那可不一定,對有些人來說搞不好很難呢。」柯尼意有所指地瞥向艾連,艾連剛才太過緊張,暴衝了十幾公尺才狼狽的跑回正道。

  「當笨蛋可真是辛苦。」約翰語氣中極盡挖苦之能。

  柯尼正要接話,動作卻忽然一頓,定格在呆滯的表情上,引的約翰隨著他的視線疑惑地轉頭。

  訓練場上,格里西亞正以非常優雅的姿態御馬而行,那匹雪鬃白馬在他的操縱下靈活地小跑步越過障礙物,馬背上的主人一頭金髮隨著動作飛揚,連髮絲在空中劃過的弧度都是那麼完美,湛藍的雙眼因為認真而稍稍瞇起,更如一幅畫中的絕世佳人。

  約翰瞬間忘了他剛剛說過的每一句話,完全無法將自己的視線從格里西亞身上移開,雖然知道他是男的,但約翰還是深深被格里西亞的某些特質所吸引,那是一種不論男女都會不由自主注目的特質。

  「雖然我很想批評,不過那傢伙也真是特異,」柯尼收回心神,突兀地轉開原本的話題:「從開始訓練兵生活到現在,我還真沒看過他做什麼事不優雅。」

  約翰沒有搭腔,視線仍不住地飄向格里西亞,柯尼自討沒趣,翻著白眼跑了。

  然而另外一人倒是看出了完全不一樣的一面。

  冰炎饒有興致地勾起嘴角,雖然格里西亞剛才好像表現得十分完美,但冰炎知道他其實非常謹慎在每個動作上,就好像隨時在擔心自己會摔馬一樣。

  原來那傢伙不擅長騎馬?

  挑釁地騎著馬匹快速掠過格里西亞,冰炎在錯身時拋出一句話:「你倒是騎的很小心。」飄散在風中的話語掩不住其中的譏諷。

  雖然無可否認,格里西亞依然彎起了他最燦爛的笑容:你的戰帖,我收下了。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會,一場只有他們兩人心知肚明的競賽正式展開。

  *

  一大早天還未轉明,一個人影輕手輕腳地靠向了馬廄,披著微曦的晨光,跟在那人身後走出的雪鬃白馬似乎也隱晦在光線之中,相較於白天的神氣黯淡許多。

  格里西亞牽著馬繩躡足走向離休息區較遠的空地,他可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一大清早爬起來訓練自己的馬術。

  畢竟昨天跟冰炎下了戰帖,依照格里西亞的個性,可不是會坐在原地裹足不前的人,要比,就是要徹底完勝,當然還有一部分是為了以後進入調查兵團能靈活控制馬匹不被巨人踩死。

  經過昨天一天與馬的熟悉,格里西亞以十分優雅的姿態游刃有餘地躍上馬背。

  方才他其實並沒有打算要再牽同一匹馬,畢竟都是馬,大概也沒什麼差別,隨便牽一隻沒睡著的就行,但也不知是白馬有靈性還是剛好醒著,當格里西亞一走進馬廄時,牠便又自動跟上前了。

  有這樣一匹執著於自己的馬,格里西亞也不知這究竟是好是壞。

  緩緩地吁了口氣,格里西亞輕踢馬腹,開始他早晨的自主訓練。

  從最簡單的小快步開始,隨著馬蹄叩地的節奏調整呼吸、姿勢、心境以便進入狀態。

  隨著時間過去,天空逐漸由墨藍轉為靛青,場上的障礙物逐漸清明起來,格里西亞決定挑戰在高速下的閃躲訓練。

  雖說以他的目力,即使是在黑暗當中,只要有一絲光線,他就有自信能看清,不過對於騎馬這件他還沒很大把握的事情,還是等視線清楚一點再嘗試進階比較好,畢竟他可不想成為第一個摔馬的天使。

  決定赴諸行動以後,格里西亞身姿前傾,雙目專注,以自身帶動馬匹方向,快速接近第一個障礙物……

  順利閃過,他再次加速,轉向第二個障礙物,速度有些超越掌控,馬匹以微釐之差切過阻礙,格里西亞有些慌忙地想調回最佳狀態,手中馬繩不自覺地勒緊,反而更加刺激馬匹加速衝向第三個障礙物!

  幾乎是下意識地猛拉韁繩向右方回避,格里西亞一時忘記自己正在高速前行,任何過大的動作都會導致他失去平衡,但情況已經來不及阻止了,馬匹在場上跑出近乎九十度折角,避過了障礙,也毫無懸念的把他甩了出去。

  在知道自己必定摔馬的那一刻,格里西亞果斷地放開韁繩,順著旋轉角度向下伸出右手碰地,以其在前世被尼奧訓練出來的反應能力盡量優雅的向前翻滾減緩衝力,速度減緩以後單膝落地,半跪在離馬幾公尺遠的地方。

  「嗤。」某個嘲笑的單音順著風飄進格里西亞耳中。

  混血精靈似笑非笑的站在不遠處的木柵前。

  好死不死偏偏是冰炎,他最不想遇見的人。

  他今天絕對是出門忘了看吉日,不但丟臉的摔馬還剛好被他的死對頭看見!等等!他的老師應該不在附近吧?

  以最得體的目光假藉找馬的名義,實際上是為了確認四面八方沒有看見老師的蹤跡,格里西亞幾乎是以惶恐的心境在執行這項重要任務。

  四周之境除了那個混血精靈以外沒有第二個目擊者,很好,暫時安全了!

  硬是忽略某人看戲的眼光,格里西亞收回視線並以最優雅的姿態重新站起身,同時順手拍落衣物上的塵土,直接走向失了主人仍然不安地在原地踱步的白馬。

  「原來你不擅長騎馬?」冰炎聽起來心情很好的問著,完全不想讓他有機會裝蒜。

  在某人的注視下重新騎回馬背上,格里西亞有些僵硬地轉向冰炎,露出燦爛到幾乎讓人發寒的笑容回應道:「滾!」

  只可惜笑容對冰炎來說好像從來就沒有太大的作用。

  混血精靈以十分愜意的姿勢半倚在木柵上,動作完全表達出了他的回覆:我就是打算要繼續留在這裡。

  對視的目光在空中燃起火花,氣勢兇猛的像是可以聽見劈啪作響的聲音,就在雙方準備動手的前一刻,不遠處的鐘聲響了。

  『叮!叮!叮!』代表休息時間結束的鐘聲響起,不久之後陸陸續續會有訓練兵出來盥洗。

  原先早起就是為了不被任何人發現,格里西亞當機立斷地錯開與冰炎對峙的目光,轉身騎著馬匹趕在其它人看見之前離開。

  冰炎仍意猶未盡的盯著格里西亞離去的背影,確信自己在未來的三個月大概會經常看見某人出糗的樣子。

  *

  艾連覺得有些不對勁,這些日子以來,在訓練上總是和亞不分軒輊的格里西亞似乎沒有先前卓越,隱隱地有被比下去的跡象。

  不只是在訓練上,艾連有一次甚至還看見格里西亞在吃晚餐時突然把湯匙摔落在地,雖然他立刻就以優雅的姿態撿起湯匙並拿出手帕把湯匙擦的亮到反光,但艾連確實注意到他的右手在微微顫抖。

  受傷了嗎?

  這樣的念頭猛然炸出,但艾連又立即否定了自己,雖然格里西亞的狀態不佳,但就整體看來仍然非常完美,動作操練上也從沒發生過受傷的事情。

  那會是因為什麼?

  但隨著時間推移,格里西亞的不佳狀態也越來越少看見,艾連也就把這件事忘到腦後了,殊不知,他也許很有可能成為繼冰炎之後第二個發現格里西亞的秘密訓練的人。

  有些人天生就與事實無緣。

  至於三個月後格里西亞的馬術究竟精進到何種程度?看看冰炎那越發認真的態度,你就不難猜測他究竟練得怎樣了。

  不過若要想贏過冰炎,那大概是他下輩子再投胎也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5 20:08:32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專區:
曉石人生中的第一篇節慶特典就獻給大家啦~~~~~(灑花~~
一剛開始其實是11月的時候曉石突然想到,他們以後要騎馬欸,可是小格好像馬術....不怎麼好(我們委婉點
然後就開始腦洞,那訓練兵時期呢?不會學騎馬嗎?應該多多少少會吧?如果有的話小格又會如何呢?
因為一大堆疑問促成了寫文的動力,就決定來爬一篇小格的騎馬日記,當作節慶番外,
本想著,啊.....頂多2000字吧?結果一發不可收拾,人物一直加戲,等到曉石昨天修羅趕完的時候居然都爆6000了...(人生
總之各種腦洞最後好像都會變成無法控制的場面,曉石下次還是不要腦洞好了......(正文進度嚴重落後啊!!!
咳咳....人生之苦,聽曉石說說就好,反正曉石下一次一定又會挖坑給自己跳,
好,我們回歸正文補充,
觀於騎馬的制度跟在不同訓練區輪回訓練的設定是曉石自創的,不是原著的,
只是曉石覺得可能會是這樣訓練戰馬,(原著主角群進入調查兵團之後就通通會騎馬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學的
另外關於馬為什麼會怕冰炎呢?這其實是曉石的猜測,畢竟冰炎其實還有一半的狼王血統啊!!!馬看到那氣場...嚇都嚇死了,
至於小格說動物本能不會接近他是雪大原有的設定喔,大家可以去翻雪大的第3本在他們過聖誕節的時候(欸,剛好耶
喔!對!騎馬的技術那些通通都是曉石自己瞎掰的,曉石其實完全沒有騎過馬,請千萬不要相信,請千萬不要相信,請千萬不要相信(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至於未來小格的馬術有沒有變好,呵呵,我可以說,以後他要加入調查軍團是絕對沒問題的,
好,那就先這樣,有不懂的歡迎再向曉石發問,我們幾天後再見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1 00:27: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文了~~  老實說 真的沒想到會比騎馬……  話說那些騎馬技巧是掰的?!  明明感覺超專業的!!   另外炫耀一件事  !!我•是•頭•香•吔!!

點評

恭喜頭香~~~是說前幾天都沒人留言,曉石傷心超久QQ,真是太感謝現幻了~~曉石今天又有動力更文啦~~~(不是本來就說好捏?  發表於 2019-1-1 15: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