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19|回復: 34

[同人文] 【特傳】蜉蝣之心 12/5更 第八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2 21:10: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呆•夜語落 於 2018-12-5 14:29 編輯

設定:架空世界,設定參考《鐘點站》電影。
更文:主月更,副有機率的雙周更。



楔子



『宛如燈塔水母之軀,心卻如蜉蝣般渺小,你的時間最後會傾倒何方?』




沒有人會被時間拋下,就算是古老的生命也是如此,在計時器的倒數中,直到歸零時,疲憊的心臟緩緩地停了下來,接著回歸於神的懷抱。

人類那短暫的時間,卻因為爭奪而死去,何其悲哀的看著手腕上剩餘的時間,被別人握上了雙手後,慘忍的流逝而去。

少年看起的十分害怕的窩縮在角落,雙手遮住了臉,眼前的惡棍攔住了他,卻沒有人看得見少年臉上閃過一絲淡漠。

—「給點時間用用不會死吧!」

掠奪未成年孩子的時間可說是相當可恥的事情,只是無奈在這個社會之下,在安全也不可避免的,因為太多人害怕死亡了……

少年伸出了被過長袖子遮住的手,當握上了貪婪之人的手時,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後,不到幾秒的時間,少年如同斷線般的癱軟在充滿灰塵的地上。

那人嚇到似的想要掙脫少年的手,無奈弱小的少年卻力大無窮的抓住了那人的手不放,死灰的雙眼大大的瞪著眼前想要竊取他時間的人。

要付出代價的。

倏地,貪婪的人感受到了身體自主的抖動後,接著他手腕上的計時器快速的在倒退、倒退……當他流逝到十秒時,便暫停了。

少年沒有動,只是冷淡的雙眼瞪大著雙眼,看著眼前的人,嘴角若有似無的給人一種沒有感情的笑意。

明明已經死去弱小生命,那人卻見到少年的嘴角挪動了一下。

當他意識到時,時間已經開始倒數計時了。

三、二、一、零。

『再見。』



(55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每隔幾個月就回來一趟發個新文(#
這一次回來,帶來了語洛一直很喜歡的電影世界設定。
希望大家會喜歡,語落最後的長篇畢業作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2 21:42:43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這部設定我好像有看過XDD 很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不過......居然是畢業作了嗎QAQQQQ

大大我捨不得你啊啊阿阿阿.....不要離開特傳坑QAQQQ

點評

也不至於會完全退坑啦w 只是後期不再寫長篇文了,因為發現自己後面越寫越不好(被打#  發表於 2018-1-23 14: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 02:22:09 | 顯示全部樓層
欸我知道這一部欸!

所以可以用時間來買東西了對吧?

(謎:別一天到晚給我想吃的!)

那精靈族的......恩,大家都懂得。

那學長這個存摺爆表又是精靈族的......

......

............

點評

是架空世界喔,所以不會有哪個種族特別長壽的(#  發表於 2018-1-23 14: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3 14:3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呆•夜語落 於 2018-1-23 14:39 編輯

第一章   



『開始計時』




『擺盪的鐘擺啊、輪迴的時間啊,誰該歸于何處?

是誰躲藏在時間裡面、卻不敢言語自己的痛苦。』



凌亂的腳步聲回響在純白的走道中,一群身穿特種部隊衣服的人正有紀律的指揮著身後的同伴們。

「快、找出入侵者!」

咖的一聲,每個人手裡的槍枝從一般的麻醉藥劑換成了真槍實彈,聽著令人發毛的聲音,頓時蔓延而開的是一種濃厚的不安。

黑暗中有人注視著他們,沉著的等待著那群人離去,雖然那人有絕對的信心和實力可以讓那群特種部隊躺在地上,可是這樣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想想還是算了好。

看著走遠的人群,那人翻身從撬開的天花板上輕盈的翻身跳了下來,正當他提起自己特有的冷兵器要行動時,背上的寒毛一顫,迅速地跳開原本站立的位置。

冷風掃過,原本的位置上飄落了一絲的銀色以及一抹紅。

「呦!我還以為是哪個小蟲子混進來了,沒想到是大名鼎鼎的冰炎殿下啊!」

沒安好心眼!冰炎冷漠的甩起手中的長槍,不帶感情的指著眼前的人。

「嘿!別這麼戒備我,我又不會吃了你。」那人梳理著藍色長髮,藍金色眼珠中閃過一絲別有意味的流光。

「原來你在為政府賣命,鬼族那邊混膩了是嗎?」

「話別這樣說。」那人不怕死的用著手指將銳利的長槍從自己的鼻尖挪了開來,接著朝著冰炎微微一笑:「畢竟這是工作啊!」

當話一落下,那人甩出了黑針與冰炎悄悄拉開了距離。

「我老早就想和你打打看了,但沒想到殿下還是太年輕了點,還沒有對上就先受傷了。」那人失望的看著冰炎腰間泛出的鮮血,那顯然已經受傷了許久。

冰炎眉頭都沒動,一個弓箭步展開了某烈的攻擊,每一次都無一不是刺向要害,只不過對方卻更輕鬆的閃躲著來自於冰炎的攻擊,很明顯的對方能力也是相當強大。

一直到兩端的走廊湧進了政府的人馬,快速的逼近於冰炎,令他不得不洩漏一絲煩躁,內心更是評估現在的情勢,要全身而退就必須除掉眼前的人,但是這顯然不是輕易就能達成的。

「我可是不讓令我稍微有那麼一點興趣的玩具死掉喔!」那人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似的,速度快到令人眨眼都來不及,冰炎便被他牽制住了,另一隻手更是被握上了。

該死!

一陣電流傳遞,冰炎手腕上的時間被那人快速的抽走,只是最令他不解的還是那人接下來的舉動,他握起了冰炎的長槍,自動地往自己身上招呼了起來,避開要害的插進了自己的腹部,然後虛弱的半坐在地面上。

「你!」

「趁著我興致正好的時候快走吧!」那人俏皮地眨眼,指著上面的通風管說著。

「我不會感謝你的。」冰炎翻上了通風管,頭也不回地離開。

「我也不需要你的感謝。」那人愉悅的哼了一聲,但又抱怨了幾下:「就不能和自己的父親一樣坦率一些嗎?真不可愛。」他站起了身,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圍繞在自己身邊的特種部隊們。

「嘿,隊長!我已經解決掉了入侵者。」言下之意就是不用在搜尋了。

「安地爾先生,上級要我們必須連同屍體帶到。」

「不用那麼麻煩,那傢伙被我吸走了時間,過不了多久就會死了。」安地爾無趣的望著眼前明顯不信任的人,「看來隊長沒見識過我是如何殺人的呢!」

誰沒聽說過?

隊長的臉色整個蒼白,明顯已經撤去了眼中不信任的問題。

真不好玩。安地爾失望的離開了這裡。




雖然從內部的通風管中出來了,但中央政府當初為了防範所有會入侵的人,將機構建立在一片廣大的湖泊上頭,而湖泊內飼養了經過基因特殊改造的食人魚類,這令冰炎有些頭痛。

就算他有的是辦法可以渡河,但是腰部的傷口可就難說了,如此之深的傷口,碰上了水後,傷勢會加劇這點不說,但血腥味只會將更多的魚群引到這裡來。

嘖!

冰炎從腰包中翻出了小型吸氧氣帶上,接著又從腰包中拿出了一袋粉末,粉末具有強烈的安眠作用,很快的這片湖泊的所有生物都會睡著,但他自己也有可以死在這片湖泊裡。

藥物透過傷口鑽進他的體內,不用多久的時間,他會也失去意識,但他只能夠賭一把了。冰炎二話不說的跳進了水中,手中的裝有粉末的袋子隨時準備釋放。

只是這片湖泊去異於以往,沒有任何生物遊走在冰炎的身邊,這是怎麼一回事?但冰炎沒有時間多想,他還有三分之一的距離才能夠上岸,他加快了動作。

只是這樣的問題很快地映證在冰炎的身上,魚群正猛烈的朝著冰炎游過的路線前進著,當冰炎意識到身後那群不好惹的魚群時候,手中的粉末用力的往後一丟,撒了開來。

當下他的動作更快上了許多,完全不顧傷口裂的更開,此時此刻他只能想著在藥物還沒入侵身體之前上岸,不出多久的時間,他十分幸運卻又十分狼狽的爬上了岸邊。

脫去嘴上咬著的氧氣機,他忽然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內心的不安才緩緩擴大,岸邊也有特種部隊的人會巡視,他還是需要繼續腳步。

用著意志力撐著,冰炎來到了湖泊附近的高中,打量了下四周確定這裡很隱蔽後,才坐了下來休息,當他閉上雙眼的剎那,半糊的視野中出現了一雙穿著凡布鞋的腳。

該死!

來不及撐開雙眼,藥效已經完全發作了,冰炎死死的昏迷過去。

當冰炎昏昏沉沉的從深眠之中轉醒時,便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都被換成了乾淨衣物,就連腹部的傷口也被人好好的包紮起來。

環顧了四周,他很快地發現這裡的環境並不是他所熟悉的,頓時冰炎警戒了起來。

「你醒了啊!」不大的房間出現了第二人,那人開著門,另一隻手端著一碗熱熱的粥,「這個我剛煮的,趁喝吃吧。」

冰炎狐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他沒有說話也沒有接過碗粥。

看穿了冰炎眼中的防備,少年並沒有一絲氣惱,只是溫和的將粥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自己也跟著坐上了一旁的小板凳。

「你是誰?」

「原來如此,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少年用著拳頭敲向了掌心,突然了然的回應了對方的問題:「你好,我的名字叫褚冥漾。」

看著褚冥漾伸出帶著護腕的右手,似乎是要和冰炎握手。

冰炎一臉看到神經病的模樣說著:「你知道和陌生人握手很危險嗎?」那樣極為容易被竊取時間的。

頓時想起重要的事情後,褚冥漾才恍然大悟的收回了自己失禮的手勢。

只是想到這裡,冰炎才意識到自己計時器上的時間顯示,上頭顯示並不是剩下幾個小時,而是三個月的時間。

儘管他身上計時器的殘餘時間的問題,令人感到萬分不解,但先撇去這個顯然現在並不是大問題的事情後,冰炎才開始詢問眼前的褚冥漾。

「你怎麼發現的我?」他可是勘查了地形才安心的休息,眼前的人到底是如何發現他的?

「喔,你昏到在我家門口,我怎麼叫你都醒不來,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把你帶進來了,幸好房東人很好,願意讓他暫時在這休息,還借了比較大的衣物讓你換。」

他所處的這棟合租式透天,嚴格來說是不可以有外人進入的,畢竟有些合租者脾氣都怪怪的。

加上外頭的治安雖然有一定的保障,但難說有什麼有心之人。

「你家門口?」

「是啊,看到你的傷口我差點沒被嚇死,幸好家裡有醫療包。」

「……謝了。」冰炎沉默的看著計時器的時間幾秒後,緩緩站了起身,似乎把算準備走了。

只是沒想到,褚冥漾站起了身阻止冰炎離開。

他是什麼意思?冰炎挑起眉不悅的瞪著對方,原本逐漸退去的警戒又悄悄回來。

「你要去哪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建議你現在別隨意出門才好。」褚冥漾並沒有惡意,只是出自於幫助的心理攔截了冰炎。

「你什麼意思?」

「我也不好解釋,不如看看這些就會知道了。」褚冥漾從書桌上拿了今天的早報以及遙控器按下了電視的開關說著。

那斗大的標題就這麼直白的寫著被扭曲的事實。

代號冰炎的特工三日前在戰場光榮退役,死亡原因政府進行了特殊保密。

原本臉色不好的冰炎,頓時更差了許多,原本鮮紅的眼眸轉化成了深色。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你應該不是壞人吧?」褚冥漾尷尬的看著新聞上丟出的照片問著。

紅眸一掃,冰炎終於開始正視了眼前的人。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怕。」褚冥漾退後了一小步回應。

冰炎撞見了眼前的人如此的反應,頓時有些疲憊的揉起太陽穴。

「我需要你的幫忙......褚。」


(3054)





偷偷在這補充,本篇應該是無CP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 16:59:04 | 顯示全部樓層
嗚,看起來褚冥漾完全不像是普通人呢.....

那三個月的時間大概也是褚冥漾給學長的吧?

是吧是吧?

點評

三個月的時間嗎? 不好說是誰給的呢(歪頭  發表於 2018-3-3 14: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 21:42:26 | 顯示全部樓層
畢業作QQ
大大你要離開特傳坑了嗎QQ

這部……沒看過,週末來去把電影找出來看好了……

點評

只是不寫長篇了QQ 還不會離開的  發表於 2018-3-3 14: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3 22:22: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好像有看過這部電影……大大寫的很好看,千萬不可以棄坑哦!

點評

不會棄更得 只是更文時間可能要久一點而已QQQQ  發表於 2018-3-3 14: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3 14:53: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呆•夜語落 於 2018-3-3 15:24 編輯

第二章


『入住』


褚冥漾聽見了冰炎的呼喚,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便接受了對方口中的暱稱。

「那你需要我怎麼幫你......冰炎先生?」帶著一絲的試探,褚冥漾如此的稱呼著對方,雖然自己心裡已經有些底對方會糾正自己的叫法,但他還是選擇被動一些。

不出意外的,冰炎皺眉糾正了褚冥漾的叫法。

「叫我颯彌亞就行了。」冰炎只是他在機構的代號,然而現在也已經無法在大眾面前使用了,冰炎乾脆的直接將自己的真名告知了對方。

當然心思細膩的他,可也不是這麼輕易就會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他人的,只是褚冥漾對他的感覺並不構成太大的威脅。

而眼前的人似乎未成年。

「喔,那颯彌亞,你已經想好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了嗎?」褚冥樣順從的再一次詢問對方。

「不是我們。」颯彌亞搖頭否決褚冥漾那細微的不一樣,「我需要長時間躲藏的地方,而我也不能將你拖入這危險之中。」

那是有礙颯彌亞的原則。

「喔,那你可以住在這裡,沒記錯的話隔壁房的人前幾天退租了,或許房東還沒找到下一個房客。」褚冥漾好心的提供了一絲意見給了對方。

這當然是最好的情況,打從新聞傳入民眾的耳裡時,颯彌亞也已經知道他沒有太大的退路,就連聯絡自己能夠信任的友人也沒辦法,那只會牽連更大的風波。

倒不如先自己暗中的探查布局,等到時機成熟了,在聯絡那些朋友也無妨。

颯彌亞朝著褚冥漾道謝的點頭。

「啊,對了!這是你的限制器。」褚冥漾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精巧的小盒子說著:「房東說這個可以隔絕任何的電波,暫時不會有人發現你在這裡。」

「你的房東......很特別。」颯彌亞臉色帶著一絲疑慮接過褚冥漾手中的盒子。

「是蠻特別的,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也有這種感覺。」褚冥漾臉色微妙的點頭認同:「我甚至聽說房東是個智者。」(注1)

「智者!」對於任何事情都非常淡定的颯彌亞聽見了智者一詞,都不禁愣神了一下。

「聽說是從時間管理區退役下來的人喔!」

從時間管轄區退役的智者從有歷史紀錄中,並沒有太多,來來去去名單上也只是那幾個,恰好颯彌亞倒是認識兩個。

「房東今天剛好在家裡,不如我們先去和他談談你的事情如何?」

從時間管轄區退役的人,說到底也還是時間管轄區的分子,颯彌亞沒有太大的把握可以獲取對方的信任,最壞的情況只是被舉報並且帶回管轄區內接受任何殘酷的拷問,或是直接將他滅口。

想到這裡颯彌亞遲疑的看了一眼褚冥漾好心幫忙的眼神,但......只好拒絕了呢。

正打算開口拒絕對方的好意時,房門的把手突然咖的一聲被轉了開來,壓根颯彌亞就來不及躲藏散發著木香的門便被打開了。

「看來你已經醒了。」輕飄飄的嗓音溫柔的傳進颯彌亞的耳中,對於這熟悉的聲音,他硬是遲疑了幾秒後才回神看著對方一貫笑咪咪的神情。

「賽塔?」

金髮碧眼宛如精靈般的男人聽見了颯彌亞的呼喚,甚至愉悅的勾起了更大的笑容。

「亞,好久不見了。」賽塔優雅的關上了房門,迅速地入座於褚冥漾的身旁,「沒想到許久未見,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啊......是有些意外。」颯彌亞緩緩放送了原本警戒的身體,他苦笑著。

「幸好漾漾及時將你帶了進來。」賽塔懷有一絲感激的心意伸手拍拍褚冥漾的頭頂。

「及時?」

將颯彌亞的疑惑納入了眼底,褚冥漾和賽塔交換了一下眼神後,才徐徐的開口。

「不知道是誰將你帶來了這,而漾漾恰好在大門外發現你正被一群人包圍,或許就差那麼一點,你的時間就要被有心人士竊取了。」自己說著說著,也不禁鬆了口氣。

「漾漾是個好孩子,他給了那些人一些時間後才肯離開。」

「竊取未成年孩子的時間是重罪。」颯彌亞冷聲的說著,一方面他得更加感激褚冥漾肯如此的幫助未曾謀面的他。

「並不是太多的時間啦,所以颯彌亞你就別放在心上了。」在颯彌亞眼中,褚冥漾眼神散發的無疑是未成年孩子所擁有的眼神,純粹、潔淨,卻又過份的天真。

在這個時間社會,未成年的孩子確實並不用煩惱身上計時器的時間流逝,在還沒滿二十歲之前,政府會定時發放給他們時間。

只要不是被太大的掠奪,孩子們有將擁有法律最強大的保障。

但是跨越了二十歲之後,時間保障的法律再也不適用於他們身上,而計時器的時間也只能夠用他們的雙手去爭取,社會最殘酷事實便是如此。

「我會還你的。」

「什麼?」

「欠你的時間我會還你。」颯彌亞對著褚冥漾認真地說著,另外他還是提起了另一個原本不該問的問題。

只見他舉起有著計時器的手。

「這些時間也是你給我的嗎?」

褚冥漾愣了一下,腦袋大力的左右晃動著。

「就算我想給我也沒辦法,現在的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褚冥漾拉下了半邊的護腕,將天數給颯彌亞看。

十六天。

確實不可能是褚冥樣給他的時間,颯彌亞的計時器上可是足足有了三個月的時間,就算是未成年的孩子,在怎麼笨也不會給自己那麼多的時間。

還是說是賽塔呢?

對上了賽塔的雙眼,只可惜對方只搖了頭的否定了颯彌亞。

那到底會是誰?

「先別急著想這些問題,會給你時間的人,我想並不會是想要傷害你的人。」賽塔溫柔地拍拍對方的肩膀說著。

「對了,賽塔!」褚冥漾側了一邊開口詢問起對方:「颯彌亞想要住這裡,可以嗎?」

「當然可以!」幾乎沒有猶豫,賽塔直接點頭就是答應了褚冥漾口中的事情,「收租方面,亞你不用給我沒關係。」

曾經在時間管轄區工作的賽塔當然沒有忘記時間的機制,凡是被定案死亡的人,時間並不會打入颯彌亞的計時器中,唯有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了。

「嗯。」颯彌亞沒有矯情到需要推託,賽塔的好意他也大方的收領了。

畢竟三個月的時間並沒有太多,他的龐大複雜的計畫需要花上一些時間才能夠進行。

「時間上有困難,可以找我沒有關係的。」

「沒關係,三個月夠了。」雖然必須緊湊的完成,不過也大概可以進行。

颯彌亞也清楚,就算是時間管轄區退役下來的智者,政府會鼓勵於智者每個月發放時間當作獎賞,但獎賞並沒有想想中來得豐厚,頂多也只能過上一般生活。

如果賽塔隨意給他時間,那只會造成自己的困擾及不便。

「我倒是可以給颯彌亞時間!」原本安靜的褚冥漾快快的舉手,「最近的貨物進帳也差不多到了,大概可以收到蠻多的時間用。」

「這倒也是個辦法。」賽塔拍手的同意。

「進帳?」

「就一些業餘的工作啦,剛好做著做著就做出心得了。」褚冥漾搔著頭害羞的看著對方。

「你還是......」

「我知道啦!」褚冥漾知道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連忙阻止了下來:「真的沒關係,颯彌亞就好好地收下啦!就、就當作我們是朋友的證明好了!」

看著傻呼呼的臉蛋,颯彌亞覺得有些好笑的看著對方,不過已經很明顯了,對方認定的這件事情大概連十頭年也拉不回來了。

颯彌亞直接點頭答應了對方。

突然間褚冥漾的通訊器響起,他不太好意思的朝著賽塔等人點頭,側身接起了電話。

接連說了好、可以、沒問題,便草草的掛斷了通話。

「漾漾要工作了?」

「嗯,那邊出貨的東西好像有點問題,我晚點才回來,可能吃不到賽塔做的飯了。」褚冥漾臉上帶著一絲不甘願以及惋惜的神色。

「不要緊,我會幫漾漾留一份的,就安心地去吧。」賽塔失笑的安慰著褚冥漾氣餒的模樣。

「真的?」散發出閃閃發亮的雙眼,賽塔的承諾讓褚冥漾開心的離開了。

看著有些天真的褚冥漾離去,颯彌亞才微微釋放出自己的冷意,或許是下意識的不想讓褚冥漾感受到自己的疏離感才收起了,但是現在已經不太需要了。

「漾漾是個好孩子。」賽塔不明意義的朝著颯彌亞說著。

「看的出來。」

「他今天很開心。」賽塔笑著說:「漾漾已經很久沒有那麼開心了,他一直都很乖巧,平時雖然並沒有給人太大的困擾,但是住在這裡的人都知道他有那麼一點寂寞。」

「......為什麼?」並不喜歡探究到底的颯彌亞,終究還是忍不住的問起了。

「漾漾他曾說過,他沒有太多的朋友,就算有也很快地會離他而去」

半闔著雙眼,颯彌亞了然的沉默著。

所以才這麼寂寞嗎?


(30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我遲到了(跪地#



注(ㄧ):智者是已超過一千年的存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3 15:12:46 | 顯示全部樓層
下次要準時((不,我絕對沒有要催稿

漾漾你的打工是甚麼?怎麼感覺不單純阿......((望天

總之,我會繼續期待下一篇的

點評

很準時惹QQQ 阿漾打工很正常啊XDD  發表於 2018-4-4 15: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4 15:13:0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時間當鋪』


颯彌亞的計畫大致上已經擬定好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情,雖然從計畫擬定好開始,本想告知賽塔一聲,但賽塔卻意外的打住了他的話。

慈祥的眼中沒有太多太多情緒的起伏,只有始終如一的溫和,「亞,如果你想要順利地執行你口中的計畫,請別告訴太多人,就算是我也是如此。」

透過賽塔的眼神所傳達的,颯彌亞清楚對方眼中顧慮的是什麼。

計畫越多人知道,對於他並不有利於現況,反而會成為一個把柄,而賽塔是前任的時間管轄區人員,又是智者。

自然會受到一些人群的特別關注。

「我明白了,那我有事情先出門了。」颯彌亞戴上了從賽塔那借來的黑色鴨舌帽。

「請務必多加小心。」

只是剛一出門,颯彌亞便遇見了從大門剛走進來的褚冥漾,說巧不巧的,對方也剛好看見了他,兩人就這麼的對上了眼。

「颯彌亞你要出門啊?」褚冥漾拉了身後的小包包說著。

「嗯。」颯彌亞的語氣很冷淡,就連眼神都很快地從褚冥漾身上移開,很明顯他是有秘密要事必須得出門。

只是褚冥漾沒有領會到對方想傳達的涵義,硬是將他們之間的話題都給拉長了不少,甚至帶給令颯彌亞頭痛不已的煩惱。

「不如我也跟你去吧!」

「不行!」聽見了對方愉悅的敲定了行程,颯彌亞秒速的拒絕了褚冥漾,完全不給對方一丁點的面子跟後路。

雖然這聽起來很難堪,但是褚冥漾神經一向大條,完全不在乎的繼續了話題。

「颯彌亞穿成這樣,反而更讓人懷疑好不,況且我這趟出門,路上多了好多的處刑者在巡邏喔!」褚冥漾稍帶著浮誇的語氣陳述了剛才再回來的路上說看見的事實。

額角那不存在的井字在抽動,颯彌亞來回換氣了好幾次後,才硬生生壓下來想要揍人的衝動。

「......好,但是一旦有危險,你必須盡快離開我。」說著交換條件,颯彌亞完全沒想過自己可以靜下心來跟未成年的孩子說出這樣的話。

「當然!」如果我沒意外的話啦!

褚冥漾亮出自己的小白牙,舉起自己五根小指頭發誓著。

「我們要去的地方很遠嗎?」褚冥漾看著颯彌亞居然走到了公車站牌要搭公車。

「不遠,用走的只會讓人更懷疑。」看著公車緩緩入站,颯彌亞走上了公車,站在身後的褚冥漾也快快地跟了上去。

搭公車的人其實不多,他們走到了最後面五人座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褚冥樣還刻意坐在颯彌亞的前一格的位置上。

就如颯彌亞說的並不遠,不出十分鐘的路程他們便按了鈴要下車,他們走到了公車門旁,計時器的手腕搭上了付費的感應機器上頭。

嗶的一聲,扣去了十分鐘的時間。

看著已經開遠的公車,颯彌亞摸摸手腕上的時間後,才開始邁開步伐。

他們下的站人煙有些稀少,似乎是個並不繁華的地段,但是又卻看得出來,這附近的商店買賣的東西特別高檔。

「原來還有這個地方啊。」褚冥漾嘓嘓噥噥著。

突然之間,颯彌亞翻身轉進了一個不明顯的小巷子裡,見他修長的手快速地抓住了褚冥漾的衣領,另一隻手摀住了他的嘴巴。

兩人間的距離就這麼突然變得如此的近,褚冥漾幾乎要鬥雞眼才能看得清楚颯彌亞太過靠近的臉。

「噓,別說話!」

褚冥漾小聲嗚了一聲後,颯彌亞才放開摀住他嘴巴的大手,只是他們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因此分開,反而更靠近了不少。

這也令褚冥漾更看清楚了對方那令人忌妒的好看肌膚,還有那長到不像話的睫毛,紅眸此刻因為警戒轉成了深紅色,這也讓褚冥漾有些頭暈目眩了起來。

「喂,那邊的人......」

只是天不如人願,貌似是這一區的處刑者在巡邏恰好眼尖的看見了颯彌亞他們,平時這一區就是閒閒無事的,自然看到人就想抓來盤查盤查。

緊張的心被懸的高高的,褚冥漾知道攬住自己的颯彌亞也十分的不安。

靈活的大眼在眼眶內轉了一圈後,抽出了自已的雙手,大力的捧住了對方的雙臉,褚冥漾頭往一邊傾,遮住了兩人的臉。

只是這沒有在計畫內的事情,剎的颯彌亞措手不及。

薄唇正緊緊的貼著褚冥漾的嘴。

「別打攪人家的好事,會被豬踢的!」其中一名巡邏的處刑者一臉我懂得模樣拉著自己的同事離開,「兄弟,沒事你們繼續啊!」

繼續他是不反對啦,但是眼前的人似乎已經快到了臨界點了,褚冥樣趕緊放開了自己圍住對方的手。

小手ㄧ攤飛快的表達自己無辜的立場。

「至少他們沒有懷疑嘛!」

褚冥漾ㄧ臉快來誇我的模樣惹得颯彌亞再也按耐不住的握起了拳頭,帶點狠勁的敲了對方的腦袋一下。

「嘖,走了。」颯彌亞轉身往巷子裡面走,完全不給褚冥漾半點反應的時間。

只是褚冥漾的視力極好,在有些陰暗的巷內還是看見了颯彌亞微微發紅的耳尖,他淺淺的笑著。

如果不看外貌來說的話,就是個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的人,褚冥漾偏頭想了想後,才小跑步的跟上了颯彌亞的步伐。

拐了不知道幾個彎後,他們停在了一扇老舊的木門前,上頭懸掛著一盞古老的燈火,然後再往上一看,會發現用不知道什麼的語言寫的一串優美文字。

直譯過來是這樣的──時間交際之處。

只是颯彌亞沒有急於推開門,只見他伸出手往木門上敲著ㄧ連串的節奏後,木門便自動地打開了。

大概是通關密語之類的東西?褚冥漾默默的抬頭往門內看了一眼。

「你確定有足夠的時間嗎?」門內探出了一雙深不見底的雙眼。

「我有事相求。」颯彌亞並沒有回答他問題。

「我們不跟沒有時間的人交易。」眼看那人即將把門關上,褚冥漾忍不住的代替颯彌亞回答了。

「你想要多長的時間?」

門後的那人看了褚冥漾一眼後,迅速收回了自己有些起伏的神情,拉開了大門。

「進來吧。」

「颯彌亞,這裡是哪裡啊?」褚冥漾無視於那人要開口的話,轉頭看著颯彌亞狠狠瞪著他的表情。

只是颯彌亞顯在完全處於不想和人溝通的狀態,褚冥漾自知理虧的摸摸鼻子轉頭看著眼前的長相精緻的古典美男。

「這裡是時間交際之處,通俗一點可以稱呼這時間當鋪。」對方挑眉冷冷的回應了褚冥漾的疑問,雖然他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很快地便被壓抑下來了。

「黑山君,是我的名字,你有多少時間可以拿來當?」

褚冥漾又再度看著颯彌亞。

「我需要知道初始鐘裡面的秘密。」

「喔......」黑山君若有所思地望著眼前的人,「這個情報,你應該知道的、它並不便宜。」

「需要多少?」

「那已經不是你一個人能夠負擔的起的數量。」黑山君拒絕回答實際的數字。

「有其他辦法嗎?」

鳳眼卻在兩人之間徘迴半晌後,落在了他們身後的一個精美的鎖鏈上,黑山君不快不慢的點了頭。

「抓到白川主,跟我換情報便行。」他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卻又想捉弄眼前的人,畢竟漫長的歲月中,是有那麼些枯燥乏味的。

颯彌亞頓時明白地皺著眉頭。

「那他長怎樣?」褚冥漾舉起小手發問著。

「誰知道他現在長成怎樣,我已經很久沒看見他了。」黑山君明顯不負責任的回答了這個問題,再笨的人也聽得出來他語氣中的隨興。

「那......」

「停。」黑山君打住了颯彌亞不死心的盤問,「想獲得情報也不是不行,這個孩子的時間都給我如何?」

「不可能!」

「可以!」

兩聲同時不同聲,褚冥漾害怕的抬頭看著颯彌亞陰鬱的眼神,那幾乎可以殺人的模樣。

「我說,不、可、能!」他咬牙切齒的在褚冥樣面前復述了一遍。

「我知道了啦。」鼓著腮幫子,褚冥漾退後了一步站在颯彌亞身後,讓他看不見自己臉上的賭氣的表情。

「那我們談完了。」黑山君轉身打算離開時,卻又微妙地補上了一句令人不解的話:「跟上來,否則你身上的時間會被吞噬掉的。」

聽著這不知沖著誰而來的話,颯彌亞停頓了一刻,才邁開腳步跟上了黑山君的步伐。

那蒼白的手掀開了一扇掛著水晶石串的掛簾,穿越了約莫不到十步的路程,來到了類似於水晶石窟的地方,透過了神秘的紫光折射著,彷彿身在於超越宇宙的地方。

黑山君終於停了下來,帶著一絲神秘的氣息緩緩轉身,慵懶的鳳眼微微抬起。

「這裡存放了一個人的時間。」

「誰?」歷經了很多事情,也看過了許多少數人能夠知道的事物,但對於眼前的時外者黑山君,颯彌亞深深感到無法理解。

「一個相似於我們,但卻又不是我們的人。」黑山君的手伸向了擺設在水晶上頭的一個玻璃瓶上。

他小心的捧起了裝著奇異顏色的玻璃瓶。

「時間瓶!」

「不錯,這裡面裝著一百年的時間。」黑山君淺淺一笑,雙眼不留痕跡的在颯彌亞與褚冥漾之間來回,「你的代價,就用這個來支付就行了。」

「那不是我的時間。」時間當鋪的不成文規定正是不接受委託者以外的時間。

「你也可以說是你的時間。」黑山君緩緩地將時間瓶放回了原位,接著從寬大的袖口裡抽出了一張黑色的紙,遞給了褚冥漾。

看著黑山君遞給他的東西,褚冥漾愣了一下後才伸手接過。

「記下裡面的內容後,紙會自己燃燒於灰燼中,祕密將會再次塵封。」黑山君眼中染上了一絲倦意的揮手送客。

「時間瓶裡裝的是誰的時間?」颯彌亞並不小孩子,時外者並不會無故將珍貴的情報給外人。

鳳眼冷淡的看了颯彌亞一眼。

「知道了你也並未能做什麼。」黑山君的言語透露了一絲淡淡的責備,「別再來這了,我們的緣分到此。」

突然間一股外力拉住了他們,等到他們回過神來,兩人已經回到了原本的門外,而原本該是刻印著文字以及吊掛著燈火的木門,已經消失而去。

時間交際處,離開了這裡。


(347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給一點福利(#

近來忙翻天惹呢ouo
我們下次見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