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呆•夜語落

[同人文] 【特傳】蜉蝣之心 2/11更 第十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7 09:05:05 | 顯示全部樓層
!!!!!!!!!!!!!!!
更!新!了!!!!!
覺得神秘人背面具是......

點評

是誰呢是誰呢XDDD  發表於 2018-12-5 14: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5 14:32:5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無名的指引』



作為互相的信任,奴勒麗將那名神秘人預先傳給她的時間轉交給了颯彌亞。

半年。

說短並不短,說長也還可以,至少在這個世界裡,鮮少有人願意拿出如此眾多的時間來做為利益上獎勵。

颯彌亞不是沒有問奴勒麗到底是怎麼知道他的一切,但對方雖然很好親近,但不代表她願意將她所知道的事情告知給颯彌亞聽,對方也僅僅勾起艷麗的笑容,然後帶點曖昧的口吻回應著颯彌亞的問題。

「一切是緣分。」接著奴勒麗真的不回頭的上了樓,去找被她打發去拿伴手禮的褚冥漾。

看著躺在手心上的黑牌,颯彌亞略帶點猶豫後才小心地收進了口袋。

正當他要回房時,久未出聲的賽塔才緩緩不著急的開口。

「這個東西是那位給你的,或許能夠幫助到你。」賽塔只著不知何時後躺在大理石桌子上的一封白色信封,上面確實也印有與黑牌相符的印記。

颯彌亞拿起了信封,對著賽塔點頭後便回到了自己的空間。

俐落的抽出了信封中的文件,颯彌亞冷靜的展開被對折了許多次的白紙,但上面被人寫上去的字不多,僅只有短少的幾行字。


『人們遺失的時間,歸於何處?現已有三萬七千小時的時間神秘的消失於無形。

曾經有個千人小村落亦是如此,逐漸的、無聲息的,死亡開始無聲地逼近。

三百年前被地圖封層的村落,與現在的神秘的死亡事件有那麼一絲關聯,如果不畏懼死亡,何嘗不去探究真相。』



「座標?」颯彌亞看著最後角落寫著一連串的數字,猜測起數字代表的涵義。

正打算拿起賽塔前些天給他臨時用的通訊器,開始輸入那串數字時,房門卻被敲起,十分剛好地打斷了颯彌亞的行動。

快速的拉開抽屜將信件收了進去,颯彌亞才來應門。

「啊......颯彌亞,我沒打擾到你吧。」褚冥漾看著臉色不知道為什麼不大好的颯彌亞,但是門都已經敲下去了,他怎麼有理由說自己單純只是敲錯呢?

褚冥漾硬著頭皮小聲的詢問著對方。

「沒,你找我有事?」為了讓對方懷疑,颯彌亞索性將房門給拉開,打算讓褚冥漾進來。

「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褚冥漾搔著頭有些靦腆的笑說著:「就我想給你一樣東西,當作先前你照顧我的禮物。」

看著褚冥漾手上捧著的小盒子。

「不用了。」颯彌亞卻果斷地拒絕了對方。

在他的想法中,收別人給的禮物這種事情,颯彌亞實在稱不上喜歡,但也沒有厭惡。

只是對象是褚冥漾那更別說了,他沒給褚冥漾先前幫助他的回報就算了,如今卻是對方反過來送自己東西,如果要臉一點,颯彌亞絕對不會收下這東西的。

「不行!你一定要收下。」有些倔強的語氣,褚冥漾眼神堅定的把禮物推向了颯彌亞的面前。

儘管對方的態度那麼的堅定,但是微微顫抖的手卻告訴了颯彌亞,褚冥漾在還怕他拒絕自己。

嘆口氣,颯彌亞不知道對方是天生來剋他的還是什麼,那種惡劣的拒絕對方依舊如此,反過來他自己倒是成了一個壞人了不是?

伸出手接過了小盒子,颯彌亞三兩下的解開了上面綁著的蝴蝶結,掀開了盒子。

小心地取出裡面的東西,是條銀色的項鍊。

樣式十分的簡單俐落,就算不喜歡戴飾品的颯彌亞也不討厭眼前的項鍊。

上頭有個小小的仿真的袖珍型時間瓶,時間瓶內還有細沙在兩端竄流,就算是外行人的眼光,也知道這東西十分的精緻。

肯定很貴。

「別還給我。」褚冥漾飛快地拒絕似乎打算將禮物還給他的颯彌亞。

「這很貴。」

「不貴!」褚冥漾連忙否認的說著:「這是我跟朋友買的,他還替我打了不少的折扣,所以不會太貴的。」

姑且相信他。

颯彌亞沉默的打算把項鍊收回盒子裡,看到這番情景的褚冥漾有些著急不悅的搶走了颯彌亞手中的項鍊,然後繞到對方的身後想要替他戴上。

只是對方一個閃躲,颯彌亞是不願意戴上。

「帶著不好嗎?」褚冥漾頓時有些無賴的看著對方,就算颯彌亞的眼神在怎麼恐怖他也一定要成功。

兩人就這麼僵持了許久,十分的有耐心在消耗著體力,最後要不是褚冥漾在一次的死纏爛打,颯彌亞最終才鬆口的答應對方的要求。

將鉤子扣上,迷你的時間瓶擺向了颯彌亞的胸口,褚冥漾才滿意的跳回了原本的位置坐好。

「還有事嗎?」颯彌亞手環在胸口,看著遲遲沒有離開意思的褚冥漾。

歪著頭,褚冥漾頓時有些無辜的看著對方,似乎在思考自己有什麼事情或是理由待在這裡。

「颯彌亞最近要出門嗎?」

「沒有。」颯彌亞冷淡並秒數的回應了對方,完全截斷了對方的一絲話題開頭。

騙人。

褚冥漾用著懷疑的雙眼盯著颯彌亞,「是......這樣啊,那如果你要出門的話,務必戴上我一起去!」那他可去些好玩的地方了呢!

望著暗自竊喜的褚冥漾,颯彌亞頓時頭有些隱隱作痛,那沉寂已久的拳頭似乎有些發癢了起來,但是他必須壓抑此時此刻隨時爆發的心情,畢竟硬要說眼前的褚冥漾,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颯彌亞深吸口氣後,赤紅的雙眼逐漸轉化成深紅色,語氣間夾帶的冷淡更勝一層。

「就算我要出門,我不會帶上任何人。」

「我可以保護好自己!」看颯彌亞眼裡,不知輕重的褚冥漾拍拍胸脯的承諾著,那明顯不受用的保證。

「我不會帶上你。」颯彌亞起身正準備打算要將眼前頑強少年趕出去,「還有,別太靠近我。」太靠近他,死亡只會離他更接近。

「颯彌亞,我很任性嗎?」褚冥漾突然安靜下來,眉宇間淡淡地透露著明顯不太符合他現在該有年紀的寂寞。

啞口無言,颯彌亞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眼前的人。

他雖然一直都知道褚冥漾是個孤單的孩子,但是他時時刻刻透露的快樂、笑容卻讓他忘了賽塔曾經有意無意透露過的事情......褚冥漾很寂寞。

「沒關係,我不會在麻煩你就是。」褚冥漾抬起雙眼,眼底的快樂悄悄散去,黑眸頓時讓人平靜地有些發寒:「是我失禮了。」

「......褚。」

字句都被哽在喉之間,與其眼前沒有笑意眼中夾帶看不透的少年,颯彌亞突然有些想念剛剛還是神經大條有些單蠢的褚冥漾。

當他硬是將話擠出口的剎那,褚冥漾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唯有他坐過的位置所殘留的餘溫得知曾經有人來過。






在他們並不算爭吵的吵架後,褚冥漾沒有颯彌亞所想的生一場小孩子的鬧脾氣,不理他的三四天。

而是維持著原本的模樣、態度,完全沒有因為他們那天不歡而散所留下的不愉悅的心情,反倒還可以繼續跟颯彌亞繼續的聊天對話。

雖然這世界上所有人無奇不有,但是一名未成年的孩子,有如此沉穩的氣度,也已經有些出過了颯彌亞的預測。

「奴勒麗,聽說你今天又要出差了?」褚冥漾乖巧的坐在客廳的餐坐上吃著賽塔親自下廚做的午餐,「明明才放不到幾天的假,就要走了。」

「安因今天會回來,這裡就不用我守著,所以我也只好走人啦。」

「你們兩個也可以一起留下啊。」反正不要打架鬧事情,就不會怎麼樣了吧。褚冥樣有些天真的想著。

「嘿!如果你可以說服上頭讓我放個假期,我也是十分樂意的。」奴勒麗踢踢腳邊的小行李箱後,從小暗袋拿出了一瓶價值不斐的紅色指甲油擦起。

「那當我沒說好了。」褚冥漾哼了幾聲後,便開始埋頭吃起自己的午餐。

「這裡一直都需要有些人守著嗎?」經過幾天小小的相處,颯彌亞大致上抓到了奴勒麗的個性和情報。

但奴勒麗也是這幾天才回到這裡,前些日子並沒有人守著,這到底是......?

「是的。」賽塔從颯彌亞的身後緩緩走進來,手裡還端著剛出爐的午餐,「雖然這附近治安不錯,但你知道的......總要堤防一下。」賽塔有意的朝著颯彌亞眨了眨眼。

「之前是蘭德爾先生幫忙,因為他一直都沒出房門,還有尼羅先生恰好因為一些事情剛好外出了,所以颯彌亞看沒過他。」褚冥漾的回應恰好為颯彌亞解惑。

叮!

「看來十分的準時呢!」奴勒麗收起了指甲油瓶,吹了吹未乾的指甲油後,提起了自己的小行李箱,瀟灑的朝著他人揮揮手:「那麼,下次見了。」

紅髮的艷麗女人前腳離去,一名猶如天使般的人便降臨在他們面前。

「歡迎回來,安因。」


(296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5 19:56:04 | 顯示全部樓層
一上來就看見更新真開心WWW
為什麼要有人守著呢……跟漾漾有關嗎?還是單純是我想太多?還有那個項鍊,是真的時間瓶嗎……啊啊心癢癢……
系統提示:您的好友 安因 已上線(什)

點評

有什麼關係呢、是真的嗎(歪頭#  發表於 2019-2-11 14: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1 14:07:2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停止的森林』



湛藍的雙眼眨呀眨,那恰到好處的笑容看起來令人十分的賞心悅目,脫去了黑色的大衣,安因穿著白襯衫黑褲子樣子又更加的平易近人許多。

「許久未見,安因。」賽塔巧妙的接過了對方的大衣,便俐落的掛上了玄關設置的衣架上。

「是阿,忙了一陣子終於可以回來一趟了。」安因將手中的行李暫時的放在牆邊,「看來這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安因緩緩放下心笑說著。

確實沒有發生令人可怕的事情,但是總結來說,有一個人的入住算是有些意外呢!

安因的目光巧妙的遊走在眾人身上,最後終於來到了颯彌亞身上,湛藍的雙眼中雖然沒有夾雜強烈的排斥之意,但卻閃過了一絲不解。

「高層上傳來消息,你已經殉職了,冰炎。」沒有敵意,只是單純的陳述事實。

但看在褚冥漾眼中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安因很少用這樣的口吻和一個人說話,敵人那就算是,但颯彌亞如今是站在這棟房子裡。

颯彌亞看見了褚冥漾想要替他解釋的動作,冷靜的舉起手制止了對方的動作。

「我就直說了,你要殺了我嗎?」

「不,我沒有理由殺了你。」安因換去方才的模樣,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朝著颯彌亞伸出手:「歡迎你來到這裡,冰炎。」

「謝謝。」颯彌亞並沒有糾正對方的稱呼,只是冷淡地回握上了對方的手。

「看吧!我就說安因並不會對你如何的。」褚冥漾跨步來到了兩人之間說著,「在這敘舊也不好,我們先進去坐坐吧!」

「茶點我已經準備好了。」賽塔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廚房端出一盤熱茶和小點心。

「你之後有什麼計畫嗎?」無論颯彌亞在怎麼隱藏,也很難逃過對方雙眼,更何況安因是時間管轄處內的菁英人物。

颯彌亞有些疑慮的看了一眼吃著甜品的褚冥漾,似乎並不打算在他面前說起這樣的事情。

看穿了颯彌亞的心思,安因倒是大方的拿起了行李內的伴手禮,直接點名著褚冥漾。

如此好打發的褚冥漾,一蹦一跳的就上了二樓,暫時有一小段時間不會打擾到他們的對話。

「我打算去趟螢之森。」看著褚冥漾消失在樓梯的身影,放下手中的熱茶,颯彌亞淡淡的說出自己即將出發的目的地。

對於隱藏,對他來說已經有些多餘了,對方只要不願意,便有很多資願跟武力讓他無法前往,那還不如直接告知實情。

「據我所知那裡在兩百年前早已一無所有了。」原本要吃下糕點的手停頓了下來,「為什麼要去?」

「找一個線索。」

「聯合公會那邊的大人給了他一封信,我想大概是這麼一回事吧。」賽塔貼心地替眼前兩人重新的到上了一杯熱茶,「只是為什麼是那?」

「我並不清楚,但我已經沒有太多時間籌備計畫。」颯彌亞選擇了一步險棋,他走一步是一部,已經別無他法了。

就算有聯合公會在他身後支持,但也不代表他能夠全部的信任。

「螢之森,那裡剩下的只有古老的建築,曾經有人貪婪地想要探索那裡的一切,但是去過的人,便沒有再回來過了。」安因冷靜的看著對方。

「我還是得去一趟。」心意已決的颯彌亞鄭重的回應了對方。

「那請小心。」安因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我看得出來,漾漾很喜歡你,所以還請你別忘記有人等著你回來這裡。」

微微皺起眉頭,颯彌亞以沉默回復對方的話。

但似乎也抓準了時間點,褚冥樣恰好從樓上走了下來,一臉茫然的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氣氛變得僵硬的眾人。

颯彌亞看了一眼褚冥漾後,似乎決定了些什麼,赤紅的雙眼之間,多了一層令人猜不透的情緒。只見他俐落的站起身,套上了昨日放在沙發上準備的衣物和斜背包。

看著颯彌亞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準備打算走人,褚冥漾內心頓什有些不高興的打算要阻止對方的行動,但意外的安因卻巧妙的拉住他的手臂,無聲的制止了褚冥漾的想法。

可是……

安因朝著褚冥漾搖著頭。

颯彌亞的身影隨著快速的步伐離去,在關上門的剎那,依稀看的見透過太陽的光線,所折射出的銀色髮絲。

「他要去哪裡?」

「漾漾,你不能去,那裡對你來說太危險了。」安因不贊同的搖頭,並沒有任何告訴褚冥漾的意思。

染上了些許不知從何而來的哀傷,看著墨眼之間糾結的掙扎,但很快的對方放棄了這無謂的抵抗。

但……太寂寞了。

沒事的、沒事的。賽塔溫柔的拍拍對方的頭。





螢之森離颯彌亞的住處有上一段距離,那裡遠比上一次去找先見之鏡的主人還要遠上不少,而且無論是哪種交通工具,都無法順利的抵達。

畢竟在滅村的瞬間,已經沒有活人願意靠近那個被詛咒的地方,當然沒有人願意靠近不是沒有原因的。這兩百年間,以螢之森為中心點,所有的植物都沒有生機,就連動物也不願意待在那邊。

颯彌亞只能順著遠程的公車,搭到隔壁的遊牧民族的村落,在用自己的雙腳走上一兩個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

「過路的旅人,你打算要前往哪裡?」身穿一襲暗紫色外袍的年輕人熱情的朝著颯彌亞打聲招呼,雙朗的聲音穿透了小小的村落,讓其他住在這裡的人,也跟著停下了手邊的工作,將目光轉向颯彌亞身上。

小村落十分的純樸,幾乎沒有人認得颯彌亞的身分,這也讓他稍微的鬆口氣。

只是眼前的青年,似乎知道他是誰?

「別這個緊張,時間管轄處在怎麼厲害,也沒有能力將手伸到這裡來。」那人伸出手指著颯彌亞別再衣領內的東西,然後將自己和颯彌亞相似的證明拿了出來,「我叫席雷‧阿斯利安,叫我阿利就行了,冰炎殿下。」

「叫我冰炎就行了。」認清楚對方是聯合公會的人後,颯彌亞才冷淡的點點頭表示。

阿斯利安所表現出的熱情並不會太過份,見到颯彌亞那股無法遮掩的冷淡,便沒有再多說幾句下去,細心的收起了自己的證明,以當地居民的名義,領著颯彌亞進入村落裡。

這村落可以說是十分的小,走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他們便走從另一頭的出口走了出來,但巧妙的是這裡的風景和另一頭的入口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雖然颯彌亞知道這村落距離螢之森還有上一段距離,但是這裡怎麼卻是一片比荒漠還悽慘的荒蕪土地呢?

眉宇間不自覺形成了淺淺的川字,就連荒漠至少會出現動植物都沒有,這儼然就是一片毫無生機的土地。

「這裡是螢之森的邊界。」阿斯利安緩緩地替颯彌亞解釋著他所見的一切,棕眼染上了一層不具名的哀傷。

「據我所知螢之森離這裡還有上一段距離。」

「你沒有說錯,螢之森還很遠。」阿斯利安輕輕舉起了手,食指指尖指著荒漠的另一端,「但這裡開始不再有任何生命,而有著時間的我們並不允許踏上了片荒蕪。」

「有人說過這裡是死人才會來的地方。」不管如此恐懼的言語,颯彌亞並不畏懼,他堅定地看著那遙遠的荒地。

「可以說是差不多。」勾起一抹微微諷刺的笑容,阿斯利安將視線轉向了颯彌亞身上。「如果會死,還要賭上這一把,從這裡走很快地便會抵達螢之森的入口。」

為什麼阿斯利安會清楚地知道螢之森的座標,就算是那神秘的聯合公會也不可能輕易地知情這消逝已久的螢之森。

輕易的看穿了颯彌亞那一閃而逝的不解,阿斯利安巧妙的退後了一小步,右手放在了胸口說道。

「席雷是我的姓氏,也是守護這片荒野的子民,那麼冰與炎的殿下,上路請小心。」阿斯利安行上一禮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颯彌亞的視線中。

而颯彌亞也在同時邁開了步伐,踏上了這片荒蕪的土地,鞋尖以及衣襬被風吹起的塵埃蒙上了一層灰,很快地這片本該沒有流動的大地,捲起了一陣陣的風,遮住了颯彌亞的腳印,和他的身影。

阿斯利安沒有回到那小小的村落,而是拐了一個彎,身手矯健地抓住了藏匿在草叢的人。

棕眼有些不悅的看著對方,「你該知道,我並不願意幫助你這事情的。」

「……。」

「你來這做什麼?」阿斯利安甩開了抓住對方的手,不顧對方的身分,口氣帶著慍色的說著:「既然你做出了這殘忍的決定,就不該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

「我……」垂下雙眼,遮住了眼神中不安的波動,「我知道他不會輕易原諒我,但……我不得不這麼做。」

「是啊……殘忍的連那位也拖下水,也讓我快忘了過去的你。」阿斯利安將頭撇開:「你走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偷偷爬回來更新(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2 20:31: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了!!我是頭香!阿利抓住的人是誰啊?猜不出來……大大快更下一篇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3 12:12:13 | 顯示全部樓層
被阿利抓出來是漾漾嗎?!(亂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1 22:23: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被停留的靈魂』



塵沙揚起,四周沒有邊際般,抬起頭只剩下太陽在指引著旅人。

當颯彌亞意識到了周遭被風捲起的塵土已經大到令他無法僅用雙手就能勉強遮住時,他才恍然的發現,自己遺失了方位。

只有嚮往死去的人才會來到這裡嗎?

對於渴望時間的人來說,他身上的時間十分的多,但這些對他來說也是如此珍貴,他會在這遺失多久的時間呢,颯彌亞低頭看了一眼手臂上的計時器思考著。

如果他沒有順利找到確切的位置,那麼他只會白白浪費手裡的這裡些時間,讓它毫無價值的流逝,只能賭一把。

拉緊了披在身上的衣物,颯彌亞頭也不回的繼續朝著前方前進,而他原本短暫駐足的位置,卻被另一抹身影給取代著,那人勾起了淺淺的笑意後,轉身消失在原地。

─「你身上的時間,很熟悉呢。」

颯彌亞的運氣很好,好到讓他沒有浪費而外的時間去尋找螢之森的入口,他緩緩抬起頭,看見了眼前佇立了兩顆巨大的神木,而兩樹木之間的分支互相纏繞再一起,宛如一道拱門。

只是那樣迷人的風景已不在,樹木已經被嚴重的腐蝕,過往通天的頂端,已經倒塌了一大半,勉勉強強只剩下半部在支撐著。

如果能夠見到過去的繁華,那可能會是空前絕後的景色,只是現在卻已成了凋零的枯樹。颯彌亞打自內心的替眼前所見到的這一切感到悲傷不捨。

但......為什麼螢之森會被滅村呢?

雙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當颯彌亞進了螢之森大門界線的剎那,本該處在滿是沙塵的地方,現在卻已全無。

怎麼回事?當他回頭看著他沿途過來的路線時,卻發現身後壓根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沙塵,被取而代之的只是一面碩大的天然隧道。

看來那隧道是通往離開的出口。

颯彌亞遲疑了一會後,繼續了方才步伐。

螢之森是一片空城,就如安因所說,一片虛無。剩下的也僅僅只是斷垣殘壁,和有人曾經在這生活過的足跡。

那他的目的地會在哪?颯彌亞四處張望著,不願意放過能成為線索的地方。

螢之森並沒有颯彌亞想像中的大,很快的他便來到了整個村落的中心點,那是一個他從入口到現在保存最為完整的建築,以及整個螢之森唯一一顆有生命的樹木。

樹木看起來已經存活了不少歲月,但還是看得出來,他眼前的這棵樹沒有門口的那些死去的巨木還要來的大。

就好像......這棵樹是被滅村後才被種下去的。

但這裡可是螢之森,那個被詛咒將不會有生命誕生的地方。

樹木下方設置了一個小小的石碑,石碑被樹木圍繞著,彷彿在守護著它一般。

颯彌亞掀開了照身上的帽子,虔誠中帶著一絲小心地蹲低姿態,與石碑呈現了同個水平,認真的看著石碑上的文字。


『願螢之森一切事物,安息。

乘載了過多的悲傷,在此刻消散而去。

過往的時間停止都在這,靈魂會得到釋放。

僅以深愛你們之名,最後終將回歸於此地。』


颯彌亞看著下一行的文字,頓時無法言語,本該要繼續的話卻擱在嘴邊無法說出口。

─「但願、時間倒退,與你們相伴。」

輕飄飄的聲音忽然迴盪在颯彌亞的耳邊,幾乎是下意識的,他的手瞬間往聲音的方向揮舞過去,那力道很大大到劃破空氣的聲音都聽見了。

但,他卻沒有打到任何的東西,或著該說是沒打到?

他右方站在一個優雅美麗的女人,但她卻呈現了半透明的狀態,讓颯彌亞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畢竟這已經有些超出他所認知的範圍了。

「你是誰?」

「我只是被這裡時間強迫停留的殘留意識,是不小心被你身上的時間喚醒。」宛如銀鈴般的聲音再度傳入颯彌亞的耳中,對方退後來一小步,優雅之間還參雜了一絲的活潑。

「我身上的時間?」颯彌亞下意識的思考起給過他時間的人有誰。

「那位大人看起來還活著呢。」對方精緻的面孔泛起了一絲的不知道是哭是笑的神色,「還有......他沒事就好。」

「誰?該不是會......」

「噓。」倩影一個傾身食指抵在颯彌亞的嘴上,她搖著頭說著:「這裡並不允許有時間流動,還有切忌不可以亂猜測,你所想的未必是最真實的答案。」

「給我時間的那個人,叫我來到這裡,他說這裡有我需要的線索。」

「這裡沒有任何你想要的東西,快走吧。否則會你會被時間給吞噬的。」眼前的人明顯不願意多透露任何事情。

「兩百年前,這裡為什麼會被毀滅?」

「時間、管轄區。」她的眼神頓時迷茫,「為了奮力抵抗,我們用了最後的力氣,才勉強守住了一些。」

他就知道時間管轄區有問題,颯彌亞忽然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更深入的事情,只是眼前的女人似乎越來越黯淡了,就好像快要消失似的。

讓他不得不暫時停下自己所提出的問題。

「孩子,如果你是來拯救他們的,我請求你......不要讓他死去。」

「拯救誰?」

「我們最愛的人,他們的名字......有人闖進來了!」就算只是殘存的意識,她似乎感應到了些什麼,有些許慌亂的要颯彌亞趕快離開。

那最重要的颯彌亞沒有接收到,只是接踵而來的,是更加嚴重的局面。

「往前走,左轉你會看見一個暗門,那裡或許有你要的東西,拿到後就旁邊出口趕快離開這。」女人的身影越來越透明,很快的只剩下聲音迴繞在颯彌亞的耳邊。

管不了太多了,颯彌亞加快了腳步按照著那人的指引,真的順利來到了她口中所謂的暗門,輕輕推開,裡面只是一個小小的房間。

但房間內沒有太多的物品,幾乎可以用貧瘠來形容。

這面只有一盞這幾百年來很常見的永久燈,還有......颯彌亞緩緩來到了永久燈旁的桌子。

確實,桌子上面放了一些東西。

一張破損嚴重的卷軸,和一張退色嚴重的照片,以及似乎只是裝飾用的玻璃製胸針。

叩叩!

幾乎是一瞬間的,颯彌亞的心跳變得更快,他小心地收起了這些容易損壞的東西,開始冷靜地尋找出口。

當那只有半個人高的出口打開時,沒有預想的一絲光線,門後的世界是一片黑暗跟荒蕪,這讓颯彌亞不得不猶豫,這扇門後的世界會是安全還是直接讓他迎向死亡。

只是那不遠處的開門聲,已經讓他顧慮不了太多,現在他沒有辦法能跟任何人上槓上,那樣會讓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颯彌亞一鼓作氣的跳進了黑團黑色的門內。

雖然颯彌亞不知道這扇門最終通向何處,但那人所指引他的方向,或許不會是令人感到絕望,穿越了一片漆黑的地方,他的雙腳幾乎沒有站在地面的踏實感,宛如行走在虛空中。

周遭的黑暗,似乎下一秒會將他吞噬殆盡,但很快的這樣沒由來的不安感,被一絲溫和的光線給取而代之,回頭看去,那黑色正以驚人的速度被黑色吞噬,但颯彌亞知道,他還未到達出口。

前進的腳步沒有懈怠,但卻被不知名的引力給狠狠的拉扯著自己的身軀,颯彌亞眉頭一皺,意識到自己有什麼東西似乎正被吸走。他帶著遲疑的態度低頭看著手腕上的計時器。

那原本該是倒退的計時器,卻停擺了。

這裡的空間,沒有所謂的時間流動……但為什麼?當颯彌亞停下腳步的剎那,視線突然模糊了起來,意識到不對勁的瞬間,也將來不及了。

漆黑並未吞噬掉颯彌亞,而是純白不願意他的離去。

悠遠的深處,傳來輕輕地嘆息聲;失傳的歌謠,正被人傳唱著。


『新生的孩子啊、祈禱的願望啊,時間從何而來?

是誰的成長甘於停留、卻不願向下凝視著深淵。』


有些蒼白的手拉起了逐漸陷入純白的颯彌亞,那人似乎並不疼惜對方,而是有著自己主見的拉著他的身軀,帶領他繼續往前走。

很快的,門浮現在他們的眼前。

「這裡的人,都被時間停留在原地。」那人伸出手轉開了大門,「而你只有一把鑰匙。」看似纖細的手臂,提起了昏厥的颯彌亞,將他拋向了門外。

「別被愚蠢,蒙羞了你的雙眼。」





那該本消失了殘魂,卻在颯彌亞消失在黑暗之後出現在門外。

半透明的身軀優雅地轉身,雙眼溫柔地看著方才她口中來到這裡的人,輕輕朝著對方點頭後,眼底浮現了一絲擔憂的回頭看著已經關閉的大門。

「我怕那孩子會被吞噬。」

「放心,她已經去幫忙了。」那人瞇起好看的雙眼,伸出手牽起了對方的手。

假如颯彌亞還在這裡的話,肯定會發現,眼前出現的人並不是人類,而是和女人一樣的存在。

「我們將東西交給他,好嗎?」

「已經沒有什麼好不好了。」那人張開雙眼,神情嚴肅的望著對方:「驅使他前來這裡的那個人,已經走投無路,被逼到只能利用上這個孩子。」

兩人輕輕的嘆息著,事到如今已經有人選擇墮落了嗎?


(31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隔了一年阿(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3 22:21: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回來真是太好了 (/^▽^)/ 雖然前面有點忘了哈哈哈XD這就去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