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呆•夜語落

[同人文] 【特傳】蜉蝣之心 12/5更 第八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4 15:54:52 | 顯示全部樓層
絕對有兮翹啊,大概跟冰炎脫不了關係(凝重)

還是這只是主角光環的一員?((不

總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X

點評

跟誰有關係呢WWW 這個不好說不好說XDDD  發表於 2018-5-19 18: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9 18:43:0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額外的線索』


「付出了自己的一百年,真的值得嗎?」手裡翻出了方才的時光瓶打量起,黑山君慵懶地靠在搖椅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晃動著。





瞪著已經消失的離去時間當鋪,颯彌亞轉身抽走了褚冥漾手中的黑色字條。

「要現在看嗎?」褚冥漾看著颯彌亞轉被翻開的動作問著。

被問話的颯彌亞身體一頓,轉頭帶著遲疑的態度看著褚冥漾,似乎是在考慮是否讓對方也看看內裡面的內容,畢竟這傢伙也跟著他知道了些什麼。

只是很快地這樣的想法便被颯彌亞打消了,這種極度機密的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況且知道了只會引來殺身之禍。

「我也要看!」褚冥漾看穿了對方的想法,趕緊的表明自己的立場。

糾結了許久,颯彌亞一陣對峙後,終究凹不過眼前的少年。

兩人湊在了一起,翻開了黑色紙條。

『初始鐘沉睡著誰,當鐘擺停止時刻,時間將進入永恆。』

一串白色的文字上,寫下了一串文字,雖然很短卻已經道盡了初始鐘一部分的秘密,這情報的代價或許已經不止於百年。

「初始鐘內真的有人?」褚冥漾小聲地在颯彌亞耳邊問著,瞧他眼中帶著明顯的驚訝,彷彿就像是抓到了某些小祕密的孩子一般。

「當初我也懷疑過。」颯彌亞低聲的說著:「看來世間流傳的那首歌是真的。」

「你說那首童謠?」褚冥漾訝異的回想幾乎每一個孩子都學唱過的歌曲。

雖然歌曲並不完整,但是光是以前半段來吟唱,每當聽起就有種濃濃的哀傷感,卻又無法宣洩。

「這後半段是什麼意思?」他指著紙上的後兩句。

颯彌亞沒有回答,不是因為他解析不去這兩句話的意思,而是這兩句話的意思太多了,他無法從何說起。

接著白字容於黑色的紙條中,成為漩渦後、又化開,新的字句重新的組構而成。

『算是額外的禮物吧。』

『有需要的話,亞里斯城外、水之森,先見之鏡的主人能夠幫助你。』

這一次白字卻暈染上了黑紙,不過多久的時間,白色已經完全覆蓋了原本的色彩,接著燃起了白色的火焰,塵埃隨著微風輕輕飄盪,很快地那紙片的粉塵也消失不見。

「你要去嗎?」褚冥漾憂慮的看著手中空無一物的颯彌亞,「你說,這會不會是陷阱?」

颯彌亞則否定的搖頭。

「時間交際處的人沒那麼無聊,如果他給我這樣的情報,肯定是真的有事情要我走一趟才知道。」只是,最令他不解的終究還是......有人在暗中幫助他?

「這裡距離亞里斯有點距離,颯彌亞你要現在過去嗎?」褚冥漾誠實地指著他手腕上的計時器說著。

三個月雖然不少,但是光是過去跟回來的費用大概也得用上快一天的時間。

低頭沉思了些會,慎重的點頭。

趁著還沒有懷疑他還活著的時候,他必須得趕緊行動。

「不如我們直接做租車過去?」褚冥漾提議著,只是很快地就被颯彌亞的殺人目光給壓下來了。

開玩笑呢,做租車豈不是更讓人懷疑嗎?

「我們坐公車。」正要出發時,颯彌亞迅速地拉起了褚冥漾的衣領,轉進了另一邊更小更隱密的巷口內,他們屈身於堆疊的紙箱後。

「又怎.....」褚冥漾的嘴再度地被颯彌亞霸道的捏住了。

只是這一次他的臉色比方才更加凝重了幾分,但很快地褚冥漾也感受到為什麼颯彌亞會擺出如此的表情。

他們看見了兩名沒見過的處刑者抓住了一名看起來是平民的中年男人,將他逼迫於牆角。

「你們幹什麼?處刑者沒有資格這樣對我!」

「呵,要怪就怪你剛好被選中,我們也是拿錢辦事。」處刑者冷笑的說著,一邊架起了對方的身體,讓他動彈不得。

接著另一名處刑者伸出手握住了那名中年男人顯示有計時器的手。

「不!那是我的時間,還給我!還給我!」瞪大眼睛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計時器的時間漸漸地減少,一直到歸零的瞬間,那男人彷彿觸電般的抖動了一下後,癱軟在地上。

褚冥漾到抽了一口氣,但礙於自己處境危險,也不敢再發出太大的聲音。

「夠了嗎?」

「收集的時間差不多了,可以回報給上面了。」處刑者們消去了自己的痕跡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過了莫約十分鐘的時間,颯彌亞等人才小心地探出頭,他們走到了明顯已經死去的中年男子面前,颯彌亞臉色並不是那麼好的看著眼前死不瞑目的人。

「你們處刑者都這樣處刑犯人喔?」褚冥漾想伸出手摸摸那死掉的人手上歸零的計時器,但卻被颯彌亞一掌打掉了。

「不是。」颯彌亞站了起身,「處刑者沒有資格可以當眾處決有罪的人,頂多將他們抓回時間管轄區審問在判刑。」

「喔......所以說,剛剛那些處刑者殺人了。」褚冥漾看了一眼颯彌亞後打了一個冷顫。

「我沒有理由殺你。」颯彌亞看穿了對方眼中浮現出來的害怕。

「那你說,他們為什麼要殺無辜的人?」

「誰知道。」颯彌亞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說著:「這或許就是我們要去水之森找的答案。」

褚冥漾跟著颯彌亞拐了幾個彎後,從另一邊的出口出來,隨意找了一個站牌,搭上了車開始前往亞里斯城外。

路途有些顛簸,震的褚冥漾有些不舒服,但礙於颯彌亞板著身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褚冥漾自然給不敢說些什麼話抱怨。

只是他沒有想過,颯彌亞居然會主動地問起話來。

「你不用上課嗎?」

「啊?」褚冥漾愣了一下,「不、不用啊,怎麼了?」

「沒事。」

他們難得一見的對話就這樣尷尬地結束了,褚冥漾也只好無聊的靠著一邊的椅子休息了起來,不知不覺的居然睡著了。

颯彌亞的眼神才轉過來正視著睡死過去的褚冥漾,紅眸眼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閃爍,但很快的便被颯彌亞的情緒給悄悄地覆蓋住了。

等到褚冥漾腰酸背痛的起來時,才發現自已的靠在了颯彌亞的肩膀上。

嚇得他趕緊退開,對方也在瞬間看了他一眼後,按下了下車鈴。

車費就如褚冥漾想像中的一樣,因為有些長途所以他們光是過來亞里斯的城外就花費了六個小時的時間。

才剛一下車,褚冥漾肚子便發出了令人尷尬的叫聲,這時他也才恍然大悟地想起自己今天還沒有吃到一餐,然後又直接跟著颯彌亞出門了。

他憋著臉小心地看了旁邊的人一眼。

「嘖,先去吃點東西。」

「太好了!」褚冥漾開心的找了一家看起來不貴卻又裝飾得很漂亮的小餐廳吃飯。

推開玻璃門,鈴鐺聲愉悅地發出聲響,

「歡迎。」

幹練的女性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颯彌亞下意識的順著聲音將目光放上了那聲音的來源,只是很快的他意識到他自己現在並不合適出現在公共場合,下意識的拉低了帶在頭上的鴨舌帽。

「很久沒上門了,褚先生。」對方意外的沒有將視線放在颯彌亞身上,而是口氣帶著一絲調侃意味的巢著褚冥漾說話。

「嘿!我記得我說過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別稱呼我先生,怪可怕的,歐蘿妲。」褚冥漾表現出發毛的模樣望著眼前的女性。

歐蘿妲聽見了褚冥漾的話後,淡淡地看了颯彌亞一眼,便轉身拿起了服務台的餐單帶著他們往裡面的小包廂坐。

「要吃什麼就點吧,難得上門。」歐蘿妲關上了包廂的門,大方地坐在了他們對面的單人沙發上。

「你請客?」

「不要就拉倒,褚先生。」歐蘿妲顯然對於剛才褚冥漾的糾正並不放在眼裡,但對方如今又拿出懷疑的態度對她,不吃這套的歐蘿妲顯然直接開天窗說亮話。

「我要!」褚冥漾趕緊抽起了那用時間堆起來的美食,「歐蘿妲難得慷慨我怎麼可能不要!」

看著褚冥漾從進到這家店後,就開始和眼前的女性一直對談,颯彌亞突然之間覺得自己似乎被耍似的:「你們認識?」

「喔......看來你的新朋友還不認識我。」歐蘿妲帶著刻意擺出的責備看著褚冥漾,接著大方俐落的介紹了自己:「歐蘿妲‧蘇‧凱文,這家店的老闆之一,還有久仰大名了,冰炎先生。」

「你不懷疑?」

「沒有什麼好懷疑的,政府那邊醜陋的秘密多少也有些人知道,況且我並不喜歡多管閒事。」歐蘿妲優雅的翹起了腳,好看的雙眼轉向了颯彌亞。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少數人對於政府的敏感,但如今見到了如此趕坦然地說出口的人,倒是不多。

颯彌亞的目光頓時帶上了一絲好感。

「點好了!」褚冥漾把菜單交給了歐蘿妲,「對了,烏鷲呢?」

「老師打賭輸了,現在大概在奇雅的邊境抓那邊特有的魚種。」聽見了褚冥漾的問話,歐蘿妲勾起了一抹勝利的笑容說著:「聽過拿來做料理十分的美味。」

撞見眼前的人愉悅的敘述著有些驚悚的話,褚冥漾和颯彌亞腦袋上頓時有默契地浮現出三條槓槓。

「我到聽說那邊的魚種是列管物種。」

「那種限制只是人類設立下來的東西。」歐蘿妲的眼神浮出挑釁的意味,「規則這種東西,就是拿來打破的,不是嗎?」

「這點我倒認同。」颯彌亞像是提起興趣的附和了對方的話。

「看來冰炎先生也是同道之人。」

被夾在中間的褚冥漾頓時覺得不好,有種兩邊都是強大勢力的感覺,自己還是默默地退出暴風圈以防危險好了。


(325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三次元的事情大致上解決完了,終於可以上來更新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20 05:19:33 | 顯示全部樓層
歐蘿妲你不良示範,人家褚冥漾這麼乖巧汙染他怎麼辦!

這個世界會亂就是因為有你們啊啊啊啊啊!

自知之明呢?檢討一下自己啊!

.......我錯了,我怎麼會跟歐蘿妲問這個?((抹臉

點評

不要跟一群非人類計較太多呢WWW 會受不了的XDDD  發表於 2018-5-26 13: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26 13:4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水之森』


等到吃飽喝足後,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候的事情了,而颯彌亞在歐蘿妲的幫助之下從餐廳的後門繞道離去,他們離開時還送了他們一個小袋子裝的東西。

甚至還囑咐颯彌亞有需要就拿出小囊包裡面東西,一定可以幫助到他們的。

「你怎麼認識她的?」

「咦?我以為颯彌亞對這種事情沒有興趣。」褚冥漾有些訝異的驚呼,但確實也讓颯彌亞意識到自己在不知覺得當中做出了平時自己並不會做出的事情。

很多人都說過他,冷漠的不理事,做人一名有血有肉的人類來說,他的情緒起伏確實沒有激烈過,就連他的搭檔也如此的吐槽過自己。

什麼時候才會有人性一些?

「當我沒問。」颯彌亞收回了在不知不覺當中外露的情感,回復到了平時的冷漠。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褚冥漾有些慌張的揮手,「我跟歐蘿妲之所以認識是因為我曾經在這附近住過一段時間,恰好有緣分就這樣認識了。」

雖然褚冥漾的話沒有任何的漏洞,但對於心思細膩的颯彌亞來說,卻有一點讓他有些困惑。

「你都一個人住嗎?」

「也不算是,小的時候都跟家人住在一起,後來學校的緣故才搬出來的,不過一直都沒有時間回去就是了。」褚冥漾朝著颯彌亞眨了眨眼,誠懇地回應了對方的問題。

「抱歉。」颯彌亞知道自己不該問得那深,那敏銳的雙眼沒有忽略掉褚冥漾眼中一閃而逝的寂寞。

加上賽塔曾經有意無意的跟他說過,褚冥漾這個孩子,一直以來都很寂寞......看來並不是騙人的,黑眸中那淺淡的寂寞被刻意的掩飾著,但在怎麼努力卻也遮蓋不住。

但、到底是什麼事情,才會讓年紀輕輕的少年如此的孤獨呢?

「前面直走就到了!」褚冥漾一笑,直指不遠處的水藍色招牌轉移著話題。

水之森。

就如同名字一樣,充滿著海洋的氣息般,整個內部的裝潢也是符合了店名,彷彿讓人置身於深海之中。

「歡迎蒞臨水之森!」朝氣過剩的青年嗓音隨著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眼前的人有著藍髮藍眼,幾乎不用多加猜測,大概就能知道眼前的人就是這家店面的老闆了。

「兩位有需要嗎?」只是又出現了和眼前朝氣旺盛的青年依樣的面孔,一時間讓颯彌亞等人無所適從。

只是這兩人雖然長得一樣,但個性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一人笑容如不用錢,一人嚴肅到需要給他錢。

「雅多,你要多笑笑,客人都快被你嚇跑了!」笑面青年用手指勾勾對方的嘴角。

「閉嘴雷多。」

只是下一秒叫做雅多的面癱青年沒有手下留情的直接朝著自己的兄弟狠狠的一拳,奇特的事情來了,雅多揍向對方的右臉頰後,自己的右臉頰也跟著出現了紅紅的揍痕。

「很有趣吧!」倏地,褚冥漾身後默默出現了跟眼前兩兄弟有些相似的藍髮青年。

「你是......誰?」

「嚴格來說是這裡的老闆。」那人眨著眼睛溫柔中帶點活潑的氣息說著:「你們可以叫我伊多,前面的那兩位是我的弟弟。」

「失禮了。」褚冥漾清楚自己剛才的行為有些不妥。

「不礙事。這是水之森特有的點心,請你們嘗嘗。」伊多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顆用著漸層藍包住的小糖果遞給了褚冥漾和颯彌亞。

接過有著美麗外包裝點心,褚冥漾眼神頓時閃爍起,似乎對於甜品類的東西有種特別喜愛的感覺。

說實在,很少男孩子把對於甜品的喜愛表達得如此明顯。

「那麼兩位客人,請問有什麼是我們需要為你們服務的嗎?」伊多微微一笑,熟練的拉開正要打起來的雙胞胎兄弟。

「也不是需要服務啦......」

「我要找先見之鏡的主人。」

褚冥漾跟颯彌亞分別同時開口,但是其中一人的話卻引起了那三兄弟的注意。

伊多維持住了自己的微笑,並沒有因為任何一方的話語而改變他的笑意,但是他身旁的雷多跟雅多似乎開始有些躁動,那是為什麼?

身為大哥的伊多,伸手拍拍弟弟們的肩膀要他們回去自己的工作崗位,這裡只需要他來就行了。

只是護兄二人組不這麼認為,兩人插著腰彷彿守護神姿態的將伊多護在自己的身後。

「看來多此一舉了呢!」褚冥漾撞見了如此欲蓋彌彰的行為,頓時為眼前的伊多感到疲憊,自己的一點小心思就這麼被自己人給摧毀了。

「如果我說我並不知道那東西的存在,我想你們大概也不會相信。」伊多無奈的聳肩笑說著,對於自家的弟弟們如此疏忽的曝底,他知道雅多雷多是出自於好意,所以他沒有生氣意思。

「你的弟弟們確實告訴了我們一切。」颯彌亞難得幽默的回應著伊多。

「站在這裡也不好說話,不如我們先進去坐坐,配些美味的茶點談談如何?」

雙方達成的共識後,不怠慢的來到了似乎是這家店內部的私人領域中,褚冥漾等人被安排到了雙人沙發坐,而作為店家的老闆們,則是坐在他們的正前方。

伊多替每一個人斟了一杯熱茶後,才慢慢進入了話題的核心。

「先說正事之前,我們可以先認識下嗎?」

「啊......我叫褚冥漾,可以隨意稱呼我沒有關係。」褚冥漾有禮貌的伸出手握住了伊多的手。

「冰炎。」颯彌亞意外的沒有報出自己的名字,雖然知道他真名的褚冥漾聽見了颯彌亞的所有隱瞞,但最終還是當作沒聽見。

或許是他還有所顧忌也不一定,褚冥漾這時候還是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乖學生就好。

「幸會。」伊多收回了握住颯彌亞的手。

「等等,在這之前,我們能知道你們到底是如何找上我們的嗎?」雷多趁著伊多還沒有繼續開口時,沒有客氣的質問。

這雖然失禮,卻也是防範未然的必要。

「時間交際之處。」颯彌亞沒有拐彎,直接將黑山君拱出來。

眼中閃過一絲訝異,看得出眼前的三人,對於時間交際之處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沒想到你們去了一趟時間當鋪,想必你們是有重要的事情必須解決。」

「你知道最近流逝的時間去哪了嗎?」

「這個問題我可能無法得知。」伊多搖頭表示自己也沒辦法:「不過我能夠預測不久的未來。」

「伊多!」雷多和雅多突然站起了身,並將手擋住了伊多的嘴巴。

那兩人的懊惱,可說是清晰可見,兩人並不願意將這件事情給褚冥漾他人知道。

「無礙,他們終究還是會找上我的。」伊多冷靜的拉下了弟弟們的雙手,「先見之鏡曾經出現過他們的身影,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到來。」

「那麼冰炎先生,如果你希望我能夠幫助你,可能需要付取一些小小的代價。」伊多優雅的端起了熱茶,吹了一下後啜了一口。

「什麼代價?」

「強制開啟先見之鏡需要花費我自身的時間,所以我需要你給付我所花費的時間當作代價。」

「那是多少?」褚冥漾又聽見了代價一詞,頓時整個人又不好了起來。

「不一定,窺視未來已經是觸犯了時間本身的定律,而先見之鏡讓我看見的未來,可能是明天、後天,十年、二十年。」

所以就連使用者伊多也不敢保證,他無法選定自己所要的窺看的未來,只有先見之鏡想讓他看,他才能無條件免費的索取。

「......我付。」颯彌亞決定賭上這一把。

但褚冥漾並不適這麼樂見的,他差點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用著雙手想要將颯彌亞搖醒,但無奈對方的眼神夠恐怖,褚冥漾這一連串的動作只能夠在腦中想。

「好。」伊多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端坐身體:「那麼請兩位將手放在我的手上。」

「他不用。」颯彌亞瞪了一眼褚冥漾要跟著放上的手。

褚冥漾還沒怎樣?當然是乖乖地將手收回去,以免等等自己的手跟身體分家了。

他縮回了手,乖乖地坐回了沙發上。

而颯彌亞依照伊多的指示,將手伸向了伊多的掌心,接著雅多和雷多分別搭上了伊多的肩膀,他們倆閉上了雙眼開始跟著進入了狀態。

最後將雙眼閉上的伊多,朝著褚冥漾眨了眼後才緩緩閉上。

緊接著,他們的周遭泛起了微微的藍光,在伊多的胸口緩緩浮現出一面低調且華離的明鏡。

那想必就是傳說中的先見之鏡的本體,鏡子漂浮在伊多的面前,不用幾秒的時間,伊多將雙眼睜開的剎那,先天之鏡開始付出了畫面。

雖然在褚冥漾的角度上看不見任何的東西,但是透過了伊多的表情,也能知道他正在閱覽某些事情。

大約過了十秒的時間,先天之鏡顯示的畫面居然暗淡而下,接著開始在伊多的周圍漂浮旋轉後,回到原位的瞬間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伊多的臉色頓時不好,他似乎想中斷先見之鏡的運行,但是沒有辦法。

褚冥漾站起了身,饒過了颯彌亞看見了他們手腕上的計時器正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倒退。

他們的時間在流逝。

二話不說,褚冥漾牽起了伊多唯一空著的那隻手,他朝著正努力向他搖著頭的伊多微微一笑。

先見之鏡因為褚冥漾的加入,才緩緩而下。

沒過多久的時間,先見之鏡回到了伊多的體內,趁著其他人沒有意識到褚冥漾有跟著加入的時候,他已經跑跳的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伊多抽出了一條白手帕擦拭著自己冒出來的冷汗,很明顯他對於剛才的事情心有餘悸。

「冰炎先生,我確實看見了一些未來。」


(32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27 16:24:3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多看起來有點......心有餘悸欸?

看來肯定沒有好事......((深深這麼認為

點評

心有餘悸嗎wwww 確實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事情(X  發表於 2018-6-24 19: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24 19:49: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先見之鏡』


『時外者手中的玻璃瓶,來於自何處?我們遺忘了最初。

潘朵拉寶盒內的秘密,連同著鐘擺,塵封於盡頭。』




看著颯彌亞的表情終於有些許的浮動,伊多便不怠慢繼續的接下去說。

「先見之鏡的未來裡,初始鐘即將停止運轉,而大戰即將在前,竊取者們開始躁動不安,等待王的歸來並且竊取人們殘餘的時間。」

聽到了這裡,每個人臉上的表情似乎都更加嚴肅了許多,這事情要事成真的了,那該史無前例的噩耗。

「和你相似之人以及另一人將死於這場戰爭,但也因為這樣戰爭才得以平息。」伊多頓時有些難過的說著。

「相似之人?」颯彌亞也許還聽得懂前面的敘述,但是後面的那些話,並不是那麼好能夠理解的,「那另一人是誰?」

「於你相似之人是誰,我也無從得知。至於另一人,先天之鏡窺視不到那人的臉孔。」

望著沒有任何隱瞞的伊多,颯彌亞也只好內心微微嘆息後道謝,對於未來的事情,或許這些重要的情報對他來說已經是很好的收穫了。

「至於代價......?」

「我已經收取到了。」伊多翻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計時器笑說著,「不過下一次我可能無法替你觀看未來了。」

剛才的事情,不管是誰都太過於危險了,伊多搶再對方的話之前,清楚地拒絕了颯彌亞可能會有的二度請求。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幫忙。」颯彌亞點頭致意後,正打算離開。

「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耽誤褚先生一點時間嗎?」原本打算要跟著颯彌亞起身離開的褚冥漾愣了一下,他回頭困惑的看著挽留他的人。

「你找他有事嗎?」颯彌亞眉頭一皺,頓時警戒起。

伊多微微搖頭。

「不,只是剛才的預知中,恰好看見了褚先生的事情。」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紅眸危險的瞇成了一條線:「他只是陪我來這的普通孩子,我必須保障他的安全。」

「我想那不行。」雅多冷冷的看著自己的兄長說著。

「我們有規矩,如果伊多看見了特定的未來,只能當事人能夠知曉,除非本人願意告訴你,否則誰也不能知道。」雷多笑嘻嘻的接續著。

目光一掃,僵持了幾分鐘後,颯彌亞才勉強點頭讓步先離開了這裡到了外頭的開放式的地方等待,而雷多雅多也在兄長的指示下跟了出去招待颯彌亞。

留下了伊多和褚冥漾,兩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著。

「剛剛出手幫助,謝謝。」

「沒事,就像颯......冰炎說的,我還個孩子。」褚冥漾眨著眼,如同天真浪漫的孩子般。

對於孩子,計時器的時間對他們來說,在未成年都不是個威脅,所以褚冥漾才會如此的回應伊多的道謝。

只是對方笑了一笑,眼中閃過了一絲理解。

「那、那伊多先生看到了關於我的什麼?」褚冥樣撞見了對方沒有繼續的說話,自己也是尷尬,只好硬是將剛才的話題接續。

「差點忘了。」伊多雙手合十也想起了原本的目的:「先見之鏡裡,我看到了關於你的未來。」

「未來的你,和現在似乎有些落差,但是卻又感覺沒有任何變化。而你也在那場戰爭裡。」

褚冥樣聽著對方的話,只是墨黑的雙眼之間,夾雜了一絲的疑惑。

「那......未來的我、在哪?」卡在喉嚨的話,過了好久好久才吐出,褚冥漾突然間染上了一絲的不安問著伊多。

「竊取者的領地。」伊多的雙眼明顯閃過一絲不忍:「而你是他們會是他們的王。」

「等待王的歸來......那個的意思是我、嗎?」

褚冥漾有些難過的看著伊多,對方湛藍色的雙眼,很清澈,清澈到褚冥漾看見了自己無助的倒影。

他、將會與世界為敵嗎?

「褚先生......漾漾,我可以這樣叫你嗎?」伊多溫柔的牽起了褚冥漾的手問著,一直到他點頭答應:「先見之鏡窺視的是未來沒有錯。」

「但是,未來可以改變,或許你並不是先見之鏡所顯示的那種未來,而我們所看見的也只不過是多種結局的其中一個而已,這只是一個參考,所以請不要害怕。」

閉上了雙眼,伊多看不見褚冥漾的那多變的眼神會是如何的變化,只知道眼前的人是有那麼一些脆弱。

稍等片刻後,褚冥漾抬起頭朝著伊多微微一笑低聲說了幾句。

等到颯彌亞看見褚冥漾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左右,見他一臉沒事情的走出來,看起來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談好了?」

「嗯。」褚冥漾用力的朝著颯彌亞點頭,「我們回去吧,再不回去賽塔會擔心的。」

依舊抱著遲疑得態度,颯彌亞也只是沉默的跟著褚冥漾回程。

雅多與雷多望著已經走遠的兩人,兩人互看了對方一眼後,翻開了公休的牌子,轉頭看著剛從待客的小房間走出來的伊多。

「伊多,你明知道他們會上門。」雷多平時雖然有些不正經,但關鍵時候才是很有說服力的。

「不,就算未來可以改變,但我們的相遇只會是注定。」伊多拉開了椅子緩緩坐了下了,「先見之鏡主動預知的未來,他是終究會來到這裡的,所以躲也沒用。」

「但......先見之鏡卻失誤了。」雅多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兄長。

「對,是失誤了。」伊多跟著帶著複雜的神色回應:「未來的一人,卻來了兩個人。」

「伊多,你跟那孩子說了什麼?」

「原本我沒有看見關於那孩子的未來。」伊多淡淡的說著,眼裡看不出有任何過大的波動:「一直到先見之鏡突然爆走的瞬間,他將時間分給了我後,我才看見了有關於他的未來。」

「先見之鏡爆走?」雷多和雅多忽然之間覺得不好了,兩人紛紛緊張的看著伊多,完全將重點擺錯了。

「最令我困擾的事情事實上並不是這些。」伊多懊惱的忽視弟弟們的窮擔心,「而是計時器上的時間。」

伊多拉起了袖子,翻開有著計時器的手腕,上面的時間卻顯示了不是原本伊多所擁有的時間,並不是因為先見之鏡而耗損後的時間,而是......

「時間比原來的更多了!」雷多驚訝的看著伊多的計時器。

「伊多,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到底是颯彌亞促使先見之鏡爆走的進而讓伊多手中的時間變多的,還是褚冥漾出手幫忙之下,才讓爆走的時間平復拉回原有的時間,這樣的一個問題,或許沒有人會知道。

「就算知道,我們恐怕也無能為力。」

「希望這不是一場浩劫的開始。」三人輕輕嘆息,而嘆息聲悄悄地蔓延在整個空間中,久久無法散去。

那無名的悲傷,無法穿透過玻璃,傳達到它想到達的地方,只是褚冥漾卻在準備踏上公車的階梯,略帶遲疑地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空無一人街道。

「還在愣什麼?」颯彌亞低聲的叫醒陷入沉思的褚冥漾,「要下車了。」

颯彌亞的提醒的聲音,徹底拉回了褚冥漾的思緒,當他意識回過神來,已經到達了他們的目的地。

他的失常,颯彌亞從頭都看在眼裡。

「那個人的話,別太相信。」颯彌亞的嗓音頓時間變得有些低沉,「雖然是時間交際處提供的訊息,但並不代表那就是真實。」

「但是你說過時間交際處不會做出無聊的事情。」褚冥漾皺眉,拉開了房子的外門。

「未來有很多可能,誰也不能輕易判定那一定會發生,我不知道他告訴了你什麼,但你想要怎樣的未來,那便是你的選擇。」颯彌亞看了一眼褚冥漾後,難得一見的說了幾句。

雖然他大可以直接逼共褚冥漾,伊多從先見之鏡裡面看到了關於他的什麼,但颯彌亞並沒有。

看著繞過他身旁的颯彌亞,褚冥漾頓時有些出神,只是很快的便收回了自己失神的情緒,他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看著颯彌亞的背影。

「漾漾,你們終於回來了。」賽塔原本懸在空中的心情,看見了他們的回來,瞬間放下了一萬噸沉重的心。

「嗯,回來了。」褚冥漾如同乖寶寶的姿態朝著賽塔敬禮著,只是一個小小的轉折,墨眸中突然浮現一絲嚴肅。

「賽塔。」

「有什麼事情?」

「最近外頭不太安全,就先別出門了。」

「這樣啊,沒問題,我也讓漾漾擔心了呢!」賽塔勾起了慈祥的笑容,伸手拍拍對方的頭。






「膽小鬼就是膽小鬼。」黑山君晃動著時間瓶說著:「先見之鏡雖可預知準確的未來,但卻有些事情暫時還不能夠攤牌。」

站在黑山君面前的人,輕輕打了個指響,聲音劃破了時間,親自遮去了那重要的真相。

「事情都做完了,你可以離開這裡了。」黑山君不悅的看著對方一眼後,提起了放在桌上的提燈,緩緩地走入了漆黑的道路裡。

「就這麼想要趕我走啊。」那人懊惱的搔了頭後,勾起了一抹微笑,沒有多餘的動作離開了這裡。

漆黑的長髮間,眼眸回望著那人離去的背影。

「時間與你並肩、孤獨與你相伴、死亡只會是個傳說,相似於時外者的你,永生永世無法進入輪迴,徘徊於孤寂。」

天一黑,世界開始沉默了。

那人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的星辰,苦澀的笑著,吐露而出的話語似乎在回應誰。

「願、死亡將到來。」

(317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總算放了一個小長假(X
更文率我會盡量提高一點的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6-25 09:00:50 | 顯示全部樓層
噢,我期待著更文率的提高......((遠望

最後的那個人是誰阿?是誰阿是誰阿?

我看不太出來耶,雖然我知道我自己很笨0W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6 16:23:2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聯合公會』


時間被不明人士竊取的事情開始從人群的耳語之間謠傳開而開了,死亡率以某種不科學的速度攀升,時間管轄區的人不得不開始擴大範圍的搜索。

但政府卻依舊處於沉默的態度,令民眾開始掀起一絲的懷疑,但礙於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誰也不敢說話。

恰好假日,颯彌亞和褚冥漾,還有賽塔難得都在家裡。

「來喝點茶吧。」賽塔端著用好的茶具,看著正在認真盯著電視新聞的颯彌亞。

「咦?賽塔我的蛋糕怎麼沒了。」褚冥漾想想賽塔都親自泡茶來喝了,不如自己也拿出珍藏的蛋糕分享。

只是雙門的高級大冰箱裡頭,別說是碎屑了,就連蛋糕的影子都沒有,頓時讓褚冥漾內心的無名小火燃燒起來,原本溫潤的墨眸閃過一絲狠意。

正當褚冥漾即將火山爆發的前夕,在這公共空間中默默飄出了第四人的身影。

婀娜多姿的翻身跳進了颯彌亞對面的單人沙發上,大紅色的髮色顯得整個人更性感了不少,見她一臉慵懶的用手撐著下顎,有趣的望著看著她出現的三道目光。

原本正進入憤怒的褚冥漾硬是愣住了,但過了幾秒後,他卻漾起了小小愉悅的笑容跑到了那女人的身旁。

「小漾漾,想我嗎?」擦著與自己髮色相符的手指拿出了一盒不大的藍色小箱子,「這趟出門我可給你帶了點禮物。」

「謝謝你,奴勒麗。」褚冥漾笑起與自己年紀相符的開心笑容,接過了藍色小盒子後,並沒有興奮得馬上打開。

他可不是那麼好忽悠的,褚冥漾微微鼓起臉頰,帶著一絲指責意味的看著對方:「別再說什麼小漾漾的,我才不小呢!還有你剛到家吧,快去休息,別太累了。」

「嘿!漾漾同學,這年紀就在婆婆媽媽的了,小心嫁不出去喔!」奴勒麗挑起好看的眉,打趣的回應褚冥漾,目的就是想要看看對方的反應。

果不其然,對方跳腳的指著自己。

「什麼是我嫁不出去?」

「奴勒麗,這趟回來的早呢,要享用一杯茶嗎?」雖然是詢問了對方,但是賽塔還是進行了泡茶的動作,讓對方想拒絕也不行。

「有人說過精靈的邀約,很難讓人拒絕嗎?」奴勒麗接過了賽塔泡好的茶,巧妙的無視跳腳的褚冥漾。

「精靈?」颯彌亞淡淡的飄出小聲地懷疑。

「喔呀,小傢伙該不會是這段期間新進的房客?」奴勒麗瞧見了新面孔後,隨後才調整了一下過於放鬆的姿勢,雖然經過了調整,但也差不到哪去。

她探出上半身打量著颯彌亞,正當兩人進入了無形的怪異氣氛時,立刻被賽塔也悠悠地打斷了。

「精靈只是一種形容,算是惡魔的趣味吧。」賽塔難得愉悅的開著小玩笑說著。

「喔,正事差點忘了。」奴勒麗輕輕拍了自己的額頭說著,「安因要我轉告你,過幾天風波過了就會回來一趟。」

「時間管轄區的那個安因?」颯彌亞有些敏感的看著眼前的奴勒麗。

雖然他待在時間管轄區的時間不短,但是因為轄區過於龐大,有些人颯彌亞也只聽過名號,曾未見過對方一面。

只是奴勒麗的名字颯彌亞並未在時間管轄區聽過,所以他才有些鬆懈的坐在這裡,不過對方口中的那個人,颯彌亞倒是因為對方被竊取者的王覬覦而注意過。

聽說是個十分耀眼的存在。

「別想太多,冰與炎的殿下。」奴勒麗一臉不意外的看著對方,「雖然我和安因並未到特別友好,但他的人格我倒是可以保證。」

「是的,安因他不會跟其他人透露你在這裡的。」賽塔從旁附和著。

「安因人很好,會幫你保密的。」褚冥漾默默地拉了了盒子的蝴蝶結,掀開蓋子看了一眼裡面的東西後,很快地又蓋了回去。

「小漾漾,我的行李箱還有一點伴手禮,我不想浪費力氣拿,你就跟我上去拿吧。」奴勒麗看了一眼其他人後,用手示意著褚冥漾跟上,便頭也不回的走上了樓。

「喔。」褚冥漾到沒說些什麼,也乖乖地跟著上去了。

原本有些吵雜的客廳頓時回歸了原本的平靜,除去賽塔倒茶的聲音,那是一片祥和。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事情。」一直到賽塔放下了手邊的工作望著想事情出了神的颯彌亞,「事實上對象是奴勒麗,你可以放心。」

颯彌亞拉回了思緒,雖然他願意相信賽塔所說的所有事情,畢竟從小看他和他父親長大的人,與他相處也已經有一段時間,賽塔並不會說謊,也沒有必要。

只是......「越多人知道只會越危險。」

「可以說恰好相反。」賽塔微微一笑:「事實上奴勒麗曾經也是時間管轄區的處刑者,但因為一些原因,所以她放棄了那邊所有的一切,毫無顧忌的離開了。」

「為什麼離開?」颯彌亞的問話已經丟出去了,但很快的他便後悔問這樣如此的問題。

因為太過於探究誰的過去,不適他的作風。

「在女性面前討問這種私人的事情,可是會遭天譴的喔!」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奴勒麗,一臉慵懶的站在樓梯邊上朝著颯彌亞責備的笑著。

「抱歉。」知道自己問到不該問的,颯彌亞也不多解釋些什麼。

「呵,真是不可愛。」對方沒有自己所想的慌亂,奴勒麗哼了幾聲後,又重新回到了原本的沙發上。

「我也失禮了,奴勒麗。」賽塔依舊淺淺的笑著,但眼中完全沒有任何反省的意味,反倒眼中有幾分意義不明的目光閃爍著,倒是熟悉賽塔的人也知道,他有時候就是這樣。

「時間管轄區並不是個人們所想像的好地方,所以我離開了。」奴勒麗滿不在乎的拉回話題說著。

「確實不怎麼好。」深陷在其中的颯彌亞冷冷地笑。

「不,我的意思是......自從有些人離開後,時間管轄區那些躁動不安的人開始往高處走,逐漸開始遺忘了當初的理念,開始和政府那邊勾結。」奴勒麗緩緩收起了笑容。

聽著奴勒麗的話,颯彌亞有些驚訝,雖然他不是沒有想過這些事情或是調查,但沒有想到奴勒麗口中的事情,是真的。

就算是賽塔也未曾告知過他。

「我並未特意隱瞞。」賽塔看穿了颯彌亞眼中的想法,「只是有些事情,時間還沒到,不能說。」

「但現在我卻知道了。」

「是。」奴勒麗優雅地站起了身,繞道了巨大的電視螢幕旁,打開了螢幕後的暗扣,接著螢幕中的畫面出現了大量的雜訊後,出現了一個帶著面具披著寬大斗篷的人。

突然間颯彌亞意識到了對方為什麼會突然叫褚冥漾上去的原因,支開不必要的知情的普通人,褚冥漾知道了太多,對他來說也只是更多的危險。

「他是?」

「聯合公會的人,他有些話想跟你說。」

「聯合公會......」颯彌亞從未聽過這個名詞,他皺眉下意識的想拒絕對方的請求。

「一個專門幫助需要幫助的公會,我們一直以來都非常秘密,避免時間管轄區與政府知道我們的存在。」電視裡頭的人發出電子拼湊成的聲音解釋著。

「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們成立了很久,但一直未曾找到破口。」那人雙手交扣著,抵在額頭上,彷彿在祈禱似的:「但我們終於遇到了你。」

「這沒有理由。」颯彌亞不是笨蛋,他怎麼可能會輕易地相信對方所說的一切。

「理由是有的,但暫時來說,我們不能告訴你。」他搖頭拒絕回答冰炎的問題,「但我希望你可以加入我們。」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這簡單。」那人發出了電子所產生的怪異笑聲。

「推翻時間管轄區所有的一切。」

赤眸不可置信的收縮了下,颯彌亞在不知覺得時候,額角微微泛起了一絲冷汗。

推翻時間管轄區......是如此的雄心壯志,也是如此的自傲。

「時間管轄區成立以來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說毀就毀。」颯彌亞冷淡的看著螢幕上的神秘人說著,「你們拿什麼資本和他們爭鬥?」

他們有什麼資本爭鬥?神秘人背面具遮掩的嘴角失守的上揚一笑,他目光抬起凝視著颯彌亞的雙眼。

是,時間管轄區並不是一朝一夕建構而成的,但也非颯彌亞所說得如此堅不可摧,只是太多人們害怕失去了保護的原則,而造成時間的不公平。

「一千多年前,時間管轄區曾經一度被竊區者入侵毀滅過。但很快的一名驍勇善戰的英雄帶領了許多人反攻了回去,取回勝利以及和平。」

「......西之丘一戰。」熟讀世界史的孩子都知道,颯彌亞也不例外。

「但最令人可悲的事情,也是源自於這場戰爭。」電子組成的聲音,隨著那人的悲傷的語調浮動著,「所有一切的功勞,並不是那名英雄所有,也不是他所帶領的戰士們。」

颯彌亞皺起了眉,有些不相信的繼續等待對方的話。

「沒有人......會知道的。」但是神秘人卻結束了他的話,在這短暫的嘆息聲後,「你願意,加入我們嗎?」

「如果我們理念相同,姑且、暫時性的我們能當盟友。」

颯彌亞不是沒心動,他此刻孤立無援,一個人也不能成什麼大事情,現在有了人手可以輔助,他沒有道理不接受。

「十分歡迎你、歡迎回來這裡。」

「如果被我發覺你們對我有任何不利,我便會立刻走人。」颯彌亞隨後又補充了一句。

「當然。」他輕輕點頭不意外的說著:「奴勒麗小姐,麻煩你把那個東西交給他。」

接收到指示,奴勒麗從胸口拿出了一個小小的徽章,上面有著特殊的圖騰以及符號,而整個版面以黑為底色,看起來十分精緻。

「這是?」

「這就是你的資格。」那人緩緩站起了身,似乎打算結束了話題,「黑牌,是聯合公會最高能力的位階者。」


(337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回來更文惹(打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6 22: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終於回來了~
原來還是有聯合公會的啊,還以為會消失呢,那麼其他角色也會陸續出場嗎?期待後續發展!

點評

又回來惹XDD 其他角色會慢慢的出來~  發表於 2018-12-5 14: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7 06:11:06 | 顯示全部樓層
噗咳咳......黑牌(黑袍)是哪招啊......(不小心笑噴了)

那這麼說這個公會裏會有很多人耶,居然是個大公會嗎!這是反派公會吧!

(覺得自己的世界觀總是在被刷新中)

點評

其實就只是懶惰的設定(X 居然覺得是反派公會嗎www  發表於 2018-12-5 14:3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