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qxes0104

[小說] 【第二人生x自創】時痕(20190204已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9-8 14:08: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明明就已經決定,要永遠地遠離人群──

卻在不知不覺間,交織成蜘蛛網……


自從知道這件事之後,西亞其實很好奇夏碎那個兄控弟弟得到這樣的情報,會有何反應。
所有人不斷地在夏碎與艾爾斯之間來回互看。
「所以,莫初算是混血精靈了?」希歐突然開口。
「……或許是吧。」莫初垂下眼。「以血緣來說。」
「那萊爾同學知道自己的原生種族吧?」歪著頭,安因問。
「冰牙啊。」艾爾斯再扔出炸彈。「不過,就算是身為王族的冰炎殿下,也很難發現就是了。」
冰炎皺著眉,打量著眼前和自己同族的學弟。
「但冰炎也沒發現莫初是混血精靈啊!」喬德驚叫。
「我雖然血統是有精靈,但被大部分『祭品』的靈魂給覆蓋掉原生種族的力量。」莫初搖頭。「所以學長沒發現是正常的。」
「這樣,大致上有一定了解了。」西亞雙手手指交叉。「莫初曾說過,她被人放入『無意識』的靈魂,其實就是『接收』,也不容易發現莫初真實的種族;而艾爾斯學弟等四位則是『祭品』,被迫將力量貢獻出去。」
艾爾斯看著眼前的所有人,無聲地笑了。

如果……是這群人的話,就可以把那些人給殲滅了吧?

「艾爾……」結城雪擔憂地看著艾爾斯,連帶她身邊的肯。
「既然找回了莫初,那我就放心了。」艾爾斯微笑。「她不會放著你們不管。」
「艾爾!」
「終會有結束的一天,這世上所有的事物。」艾爾斯灑脫地說。「更何況,我還是『不該存在的存在』。」
「你……你每次都講得這麼輕鬆……」結城雪不滿。
「是可以很輕鬆啊。」艾爾斯無奈道。
「你……」
「如果我不在了,就幫我守護著她吧,我重要的『盾』。」艾爾斯朝結城雪伸出手。「代替我,保護她。」
「……明白了。」結城雪的手與艾爾斯交疊。

契約成立。

西亞在一邊,把所有訂立契約的過程看在眼裡。
「太陽?」雷瑟注意到西亞的視線,也跟著看向正在交談的三個學弟妹。
「沒事。」收回視線,西亞在心中打點了下,準備之後再調查艾爾斯的事;大部分事都清楚了,但還是有部分是被隱埋的。「你不是有東西要給莫初?」
「嗯,我剛剛給她了。」轉往正在對著手中寶石發呆的莫初,雷瑟無意識地勾起微笑。
「哦?」西亞挑起眉。「總覺得那孩子會弄出很不得了的東西。」像是笛子……笛子?
西亞被突如其來的想法嚇到了。
「奇怪,怎麼會想到笛子?」西亞喃喃自語。
「嗯?什麼笛子?」雷瑟聽見西亞的碎碎念。
「不知道,就是感覺莫初會把她的幻武兵器定為笛子。」西亞思索著。「莫名的感覺。」
「之前,維達跟我提起『克蕾蒙希雅』這個名字。」雷瑟看著莫初,說。「但我實在是想不起這個名字是誰、長什麼樣子,但就是感覺很熟悉、應該要記得的人。」
「跟莫初有關?」西亞皺眉。
「維達說,跟銀髮紫眼的莫初很像,但『克蕾蒙希雅』是銀髮深藍色眼。」雷瑟已經思考這個名字很久了,但是就是想不起來。
「乾脆問『雷達』,她是誰不就好了?」西亞優雅地翻了白眼,不懂搭檔為何要疑惑這麼久。
「他叫『維達』。」雷瑟無奈。「『克蕾蒙希雅』是我曾經在乎的女性。」
「咦咦咦咦咦──」西亞震驚,完完全全地震驚。
「太陽,沒有這麼誇張。」相較之下,雷瑟的反應平淡多了。
「不是『喜歡』?」西亞八卦起來;他還真想像不出這平常都只是擺著一張臉的友人,有「在乎」的對象。
不對,應該是說,「墜入愛河」的感覺。
「你是想去哪裡了?」雷瑟斜眼。「就是個『在乎』的對象。」
「……」西亞決定,找時間跟「雷達」好好交流交流一下。
絕對不單單只是「在乎」的對象!

------- ------ ----- ----- -----
作者的話:班長大人的事算是告一個段落,「克蕾蒙希雅」的事也慢慢浮現,就敬請期待吧~

番外的部分,有機會就會放上來,在這二十篇之後哦~

現在預定要來寫班長四人與莫初的相遇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9 13:50: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qxes0104 於 2016-9-9 13:55 編輯

〈第二十一章〉

睜開眼,一片的漆黑。
無人、無聲,就自己獨身一人。
本來以為習慣了這樣的黑暗,卻沒料到,有一天,會被人強制地帶入光明。
望著遠方被撕裂開來的縫隙,有一雙手,探了進來,伴隨著光芒。

總是以為不需要被人拯救,卻往往,被人所救。

我們,沒辦法獨自生存啊!誰叫我們是群體動物。

只有一個人,是做不到任何事的。

要留一個地方,讓自己有退路、有後盾、有休息的地方,才會成長、才會有體力,繼續往前。


早上十點,Atlantis。

打了一個呵欠,莫初百般無聊地在筆記本上,一圈一圈地畫。
「莫初同學……」坐在莫初旁邊的結城雪,有點無奈地提醒。「別這麼明顯地表達無聊啊!」
「班長連課外書都拿出來看了,我只不過打個呵欠。」莫初用下巴點點不遠處,更囂張的某人。
就算已經相認,但莫初並沒有改變對艾爾斯的叫法,依然還是「班長」,而非「哥哥」或「堂哥」。
撐著頭,莫初翻過被畫滿圈的紙頁,在空白處寫下艾爾斯跟夏碎的名字。
班長是冰牙純血精靈、夏碎學長是人類,那我父母應該一個就是冰牙精靈、一個是人類……所以我才是混血精靈?
在艾爾斯的名字下方寫上「精靈」,而夏碎的名字下方則是「人類」,莫初回想著不存在在記憶中的父母。
不曉得「罪」知不知道這件事……
「莫初同學,請告訴我們這移動陣的圖如何畫。」符咒學老師突然點名莫初。
莫初停止思考,起身,到黑板前畫出對她而言很簡單的圖形。
「畫得很好,不過上課不要發呆就更好了。」符咒老師點點頭;雖然他很早就發現莫初對符咒學的天分,無論是繪製或施用方面都很出色,只可惜,莫初上課常常很不認真。
「如果覺得簡單,老師可以幫你開證明,讓你去高級班上課。」白袍老師提議,不然他深深覺得莫初這樣子,超級浪費才能的啊!
「……」正要回座位上的莫初,看著老師,想了一下。
「跟大學生一起上課,如何?」白袍老師極力勸說。「以你的資質,高中的課對你而言,已經不成問題。」
「……好,麻煩老師了。」莫初想了半晌,才點點頭。
坐回座位,莫初完全不理會周遭投來的各種眼光。
「直接跳級,很厲害呢,莫初同學。」結城雪悄聲地說,連艾爾斯都轉頭過來看著莫初。
「……」繼續在紙上塗塗寫寫,莫初沒有回應,更沒注意遠處有個不善的眼神,正注視著她。

「恭喜妳啊,直接跳級,說不定會跟太陽學長和冰炎學長他們同堂符咒學欸!」
下課時間,艾爾斯抓著肯和篁來道賀。
「跟學長他們同班,可以學到不少東西吧!」結城雪倒是有些羨慕;那天跟那一夥學長面對面,就知道他們跟傳說中一樣強大。
「……」篁還是保持著臭臉,就算已經知道莫初的真實身分,但他還是很難給這個眼前的(偽)男孩有好臉色看;比起這個,他更不爽艾爾斯居然只帶肯與結城雪去別人家攤牌這件事──連通知他一聲都沒有。
「學長們很厲害。」莫初繼續忙著手上的繪圖,沒有抬頭。
「妳在畫什麼陣?」艾爾斯疑惑地看著莫初紙上的不知名法陣。「沒看過這個。」
「在嘗試一些東西。」不打算告訴他們這個陣的用途,莫初只回答一句。
「哇賽,跳級生欸,要跳到高級班上課欸!」突然,後方傳來說話聲。
艾爾斯看向發音源,是耶西一夥人。
從墓陵課之後,耶西就很少來上課,原因是因為他的家長嫌Atlantis的實習過於危險,讓他們的獨生子差點喪命,實在不妥;艾爾斯還聽說,那堂的紫袍老師被一告到公會,說是在他的實習課上容易出意外、其又不負責任云云,不過,紫袍老師還是在Atlantis裡面繼續教書,影響並不大,讓耶西的家長們好像氣到要「家長聯署彈劾」什麼的。
「但是,除了法術,莫初同學好像其他都很一般般欸。」耶西身邊有個傢伙幫腔道。
「對啊,不像耶西少爺允文允武、樣樣精通。」另一個人也開口。
「上次墓陵課出意外的時候,耶西少爺一個人對上那隻巨型章魚,不像莫初同學還要帶著嘍囉,才能戰鬥。」有人竊笑。
「……」擋著不讓篁出聲,艾爾斯跟莫初一樣,根本就不理會訕笑。
「怎麼?就這麼不敢說話啊?」有個人大著膽子,就想朝莫初衝過去。
然而,那人才邁出幾步,就硬生生被看不見的屏障給擋住。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那人用力推啊、打啊,屏障絲毫文風不動,連他武器都抽出來了,都斬不開屏障。
「結城,妳做的?」篁皺眉。
「我沒有出手,是莫初同學做的。」結城雪搖搖頭。「莫初同學先反應過來的。」
篁轉頭,就看見莫初手上,不知何時就抓著的一張符。
「自創的?」艾爾斯好奇地問。
「……自創的。」莫初遲疑了一下,才回答。
「效果不錯啊。」艾爾斯點點頭,看著在屏障外研究的幾個人。
有個傢伙想直接帶著武器衝撞過來,但當他衝過來的時候,居然毫無阻礙,卻因為用力過猛,整個人將手中的武器插進教室的地板上,摔倒在地。
教室中爆出一陣大笑。
「其實,妳也挺壞心的嘛。」知道「始作俑者」是誰,艾爾斯一邊擦掉眼角的淚,一邊朝莫初說。
「我本來就不是好人。」莫初面無表情地回答。
「既然這麼厲害,要不要打一場?」見自己的手下狼狽地樣子,耶西不怒反笑,同時將一個白色東西朝艾爾斯丟去。
篁反射性衝到艾爾斯面前,將東西接住,卻發現自己手上多出了一個印記。
「直接下戰帖嗎?」艾爾斯看了一下突然浮現在自己手背上的東西。
「我們這邊剛好五個人……」結城雪有些困擾地說。
「……」肯盯著對他有些麻煩的圖形,默不作聲,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你們找這傢伙的碴,幹嘛把我們拖下水!」篁直接暴跳如雷,若不是艾爾斯拉著他,說不定他早就衝出去一決死戰了。
「不是同黨嗎?」耶西冷冷一笑。「根本就是一群弱者。」
「知道我們是弱者還下戰帖啊?」艾爾斯笑笑。「不會被人家嘲笑說,只能向弱者下戰帖嗎?」
「……艾爾……」肯拉拉艾爾的衣角。「戰鬥,去,初,幻武。」
「跟他們戰鬥,莫初的幻武兵器就會成形?」艾爾斯皺眉。「先不說成功率,光要共鳴就有些難度了欸。」幻武兵器又不是這麼容易就成型的。
從頭到尾就像是局外人一樣的莫初,突然開口。「那群人,不難對付,結城同學在一邊保護自己人,就夠了。」
「妳意思說,妳自己一個人就夠了?」艾爾斯挑眉。「真難得妳會想跟他們戰鬥。」
「煩。」人前人後不一個樣的莫初,在全班同學看不見的角度,擺著一張臉。「直接打,閉嘴。」
不曉得是不是艾爾斯的錯覺,總覺得在相認之後,莫初黑化了不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0 14:46: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欸,找小初麻煩?」米可蕥驚訝。
中午時間,莫初獨自一人來到白園,再度遇上米可蕥野餐一行人。
「莫初收到耶西的挑戰書。」不知哪弄來的訊息,千冬歲再度發揮情報班的本事,只不過,看莫初的眼神有些變化。「耶西,火之妖精王族分支族長獨子,為人自大高傲,有自己的支持團,目前在高中部一年C班就讀。」
「雪野學長知道了?」莫初直接詢問,忽略關於耶西的相關資訊。
「知道了。」像是在跟莫初打啞謎般,千冬歲回答。
「你們在講什麼知不知道的?」米可蕥好奇追問,一旁的冥樣,以及慢慢浮現出在空氣中的萊恩,也都看著兩人。
「我沒差,反正學長姐遲早知道。」莫初撇開臉,不理會千冬歲詢問的眼神。「學長應該比較有關係。」
「反正不是傷害我哥的事,就都還好。」千冬歲在這件事意外看得開。「反正也只是有血緣關係,跟我哥是兄妹而已。」
「欸?千冬歲你說什麼?」米可蕥一楞。「夏碎學長跟莫初有血緣關係?」
「喵喵沒有聽提爾說過嗎?」千冬歲挑眉。「莫初跟我哥被醫療班鑑定出有血緣關係。」
「喵喵不知道。」米可蕥搖頭。
「難怪莫初的法術也很好。」冥漾點點頭。
不愧是有血緣關係。
「今天的符咒學,老師同意莫初直接跳級到大學部。」千冬歲再說出另一條情報。
「真的好厲害!」米可蕥直接撲向莫初。
「……」被米可蕥抱著,莫初有些不知所措。
「對了,莫初,有件事想要問妳。」冥漾突然開口。
「?」
「妳有妖師的血統嗎?」
「……怎麼說?」莫初皺眉。
「總覺得,妳身上有妖師的力量。」冥漾也說不太上來。「很微弱,但慢慢有在增強。」
「但喵喵沒有感覺欸,千冬歲跟萊恩有發現嗎?」
「沒有。」千冬歲和萊恩對看一眼,由千冬歲代表回答。「漾漾,這是怎麼一回事?」
「可能是先天能力的關係吧,我可以感覺到莫初身上帶有一絲妖師的力量,好像是天生的,又好像不是。」冥漾歪著頭。
「……我另外一個血統是冰牙精靈。」莫初說。
「跟學長同族?」千冬歲錯愕。
「嗯……不過一些原因,冰炎學長沒發現。」莫初一臉平靜。「應該說,不容易發現。」
「學長是王族,不容易發現?」冥漾震驚了。
「各種原因。」莫初不想多說,那種事,說一遍就夠了。「學長知道原因,可以問他們。」
「他們……學長跟夏碎學長都知道?」冥漾問。
「嗯。」不過還有太陽學長他們就是了。
莫初突然覺得範圍好廣。
「先不提這個了,有機會再問學長他們好了。」米可蕥趕快打斷話題。「小初,什麼時候進行決鬥啊?」
「明天下午三點,在學校第五武術臺。」接過米可蕥遞來的飯捲,莫初撥開塑膠包裝。
「在學校裡面?」千冬歲皺眉。「大部分都會約在外面。」
「死了,可以無限復活。」莫初不冷不熱地說了八個字。「他們說。」
「他們……戰帖的人?」米可蕥眨眼。
莫初點頭。
「我想,應該是他們會死吧……」看過莫初動手的冥漾,頗同情不清楚實況、就亂下戰帖的學弟。
「小初,妳有缺人嗎?」米可蕥興致勃勃地問。
又想滅人家團了嗎!那副「有缺人、有缺人」表情是怎樣啊!
冥漾有些無奈。
「五個人齊了。」莫初平淡說;從接到挑戰書開始,她就是這般的平和,完全不受影響。
「啊──好可惜。」米可蕥毫不掩飾失望之情。「那我們會去幫小初加油!」
「不過,莫初居然會答應這種邀約。」千冬歲說。
「因為煩。」莫初沒有告訴艾爾斯他們,其實耶西那一群人,在墓陵課之後,只要看到她,就會無盡的言語「騷擾」,莫初想要避開他們,但慘烈的是,莫初幾乎每堂都會和耶西同班。
到現在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耶西要找她麻煩。
「墓陵課出事的時候,莫初不是出手了嗎?」千冬歲推推眼鏡。「影響到他耍帥。」
「……」莫初一臉莫名。
「耶西學弟的話……他不是差點就被章魚怪吃掉嗎?」米可蕥眨眨眼。「他也是被送到醫療班中,傷最重的。」
「不明白。」莫初果斷放棄了解。
「反正,明天就把他打到說不出話來吧!」千冬歲冷笑。

夏碎淡淡一笑。
「怎麼了?」冰炎一臉莫名奇妙地看著搭檔將手機優雅地收起,他感覺夏碎現在的微笑很不妙。
「千冬歲傳訊息來說,莫初班上有位學生對莫初下戰帖。」丟出符咒,夏碎仍舊帶著笑容。
「……」跟著將被定住的妖獸打飛,冰炎沒有多說什麼。
「找碴?」和他們一同出任務的雷瑟,在另一邊聽到,皺起眉頭。
「嗯,好像是因為墓陵課的事情吧。」夏碎回答。
「死小孩。」已經和冰炎槓上、正忙著衝在前線斬妖除怪的西亞,往後丟了一句。
「什麼時候?」雷瑟問。
「明天下午三點,在學校的第五武術臺。」
「那就趕快把這任務解決回學校。」雷瑟加速揮動手中的劍。
這是一個聽起來很簡單的平定任務,但現場卻有兩名黑袍、兩名紫袍。
「這也未免太多暴動的妖獸。」西亞舉起句芒,往地上一碰,妖獸再次被聲波撞開。
因為之前的聖地攻擊,讓不少幻獸無家可歸,還有不少沾染到黑暗,失去理智,隨處攻擊其他地區,使附近不得安寧。
「趕快處理。」冰炎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0 14:50:5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邊是《時痕》更新公告~

因為下禮拜一就開學了,所以《時痕》會從「日更」改為「禮拜五、禮拜六」更新!

請大家繼續支持小初~!!

謝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0 18:3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0976725826 於 2016-9-10 18:39 編輯

哇,真好,我們上禮拜就開學了
雖然不是日更很可惜,但楓月依舊很支持,有的看楓月就很開心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0 20:45:23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大學晚了些。

常常能看見你的留言,很開心~也謝謝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4 23:52:12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1〉

「月圓人團圓」,原世界似乎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為了體驗原世界的中秋節氣氛,米可蕥策畫了一場烤肉大會,邀請親朋好友一同共襄盛舉。

坐在一邊的石椅上,艾爾斯望著不遠處的血親與學長姊正在學習烤肉。
「要吃嗎?」結城雪端來一盤看起來有些焦黑烤肉,詢問。
「初第一次烤的,當然要吃看看。」艾爾斯接過,隨手就抓了一串,咬下。「唔,果然有點焦。」
「不過,莫初同學學得很快,烤出來的東西沒有那麼焦了。」結城雪微笑著。
「我們也是第一次吃到這種東西呢……」再度拿一串烤肉,艾爾斯有些感嘆地說。
「是啊。」結城雪起身。「我要招呼一下小肯與篁,不然他們一定都不會吃點。」
目送女性離開,艾爾斯很明白躲在遠處樹下的那兩個人,一個人際障礙,一個個性問題,被拖來沒走已經算有很大的進步,不期待他們會主動去分享食物。
「怎麼坐在這邊,不過去一起嘗試?」被醫療班證實是血親的血親,拿著一盤看不出來是什麼的不明食物,靠近。
「難得可以被服務,就不打算一起了。」艾爾斯深了個懶腰。「跟雪、小肯、篁他們一起住,都是我在弄食物的,今天休息一回。」
在住有四人的屋簷下,肯除了泡泡麵,進廚房最大專長就是燒廚房,而篁連泡麵都不知道如何使用……看起來最賢慧的結城雪,最大的障礙就是不知道為何會將好好的食物煮出奇怪的味道來;為了自身的健康,艾爾斯從一開始就負責四人的飲食,不然的話,就得有餓死或被毒死的心理準備。
「這是千冬歲做的,對身體很好。」將手中的東西放到石桌上,夏碎在另一邊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謝謝學長,不過我想我別吃比較好。」不然會有人身安全問題。
艾爾斯沒有看向千冬歲的方向,但可以感受到刺人的目光。
「這些太多了,我吃不完。」掛著完美無懈的微笑,夏碎遞了一串東西給艾爾斯。「這是苦葵,可以安定心神。」
……把原本拿來熬湯的藥材拿來烤?
艾爾斯戰戰兢兢地接下,咬了一口,意外發現不單單只有苦葵的味道,還有其他藥材的香氣,外層裹著肉,味道沒有想像中的恐怖。
「應該還可以,多吃點。」觀察著艾爾斯的神情變化,夏碎點著頭說。
「……」艾爾斯繼續啃著手中的食物。
「夏碎。」也受邀參加這個烤肉大會的雷瑟,從另一頭走了過來。「這是綠葉跟寒冰做的月餅跟點心。」
「謝謝。」接過精緻的包裝,夏碎道謝。
「萊爾學弟也坐在這邊,沒有想要參加嗎?」雷瑟詢問。
「不了。」搖著頭,艾爾斯沒有再做一次解釋。
「莫初看起來還挺開心的。」夏碎看著正在接受米可蕥指導的莫初,微笑著說。
「嗯。」艾爾斯點頭。「這邊太多好人了。」
「但是,這樣的生活不是還不錯嗎?」夏碎瞇著眼。「能夠有這樣的時間,與自己重要的人在一起。」
「……」艾爾斯不語。
「對了,你是怎麼跟莫初認識的?」跟著雷瑟一起過來的希歐,好奇地問。「之前聽你們描述,你們本來不會遇見的吧?」
「本來是。」艾爾斯肯定;畢竟,一個是「祭品」,一個是「接收」的關係啊。「不過,我們還是碰在一起了,在那種絕望的地方。」


十年前。

「艾爾,能夠出去嗎?」
結城雪有些緊張地說;才剛化人形不久的她,就被拐來這種黑漆漆的地方,使她非常緊張。
「直接把那群人殺了不就得了!」齜牙咧嘴的,是被人痛打一頓才被帶進來的篁。
「……」肯在另一邊沉默著,但神色慌張。
「你們都別緊張,我們必須在他們不注意的時候離開。」一年前就在這裡成長的艾爾斯,安撫著與自己差不多年紀、卻比較晚被帶進來的同伴。
小心翼翼地用手掘著鬆軟的泥土,艾爾斯期望對面是能夠離開這邊的路。
本來已經不想逃、也放棄逃了,但是……
「誰!」
篁突然喝斥一聲,艾爾斯愣了一下,趕緊回頭,深怕是監視他們的人發現這邊的異狀。
有個看起來和他們同年紀的女孩,站在暗處,靜靜地望著他們。
「妳是誰?那群混蛋的嘍囉?」說著不知從哪學來的艱深詞彙,篁朝女孩撲去,抓著她的肩膀,兇惡地看著。
「……你們……」
女孩開口,但艾爾斯只聽見「你們」兩個字。不過……
「篁,別掐她!」見篁想傷害女孩,艾爾斯趕緊阻止。
篁不甘心地放開女孩,惡狠狠地瞪著。
艾爾斯站起身,朝女孩走近,而女孩看著他,想了一下,也跟著走出暗處。
那是個有著和艾爾斯相似的銀白頭髮的女孩,不過,她的眼睛和艾爾斯的藍眼不同,是漂亮的紫色眼睛。
「我叫艾爾斯,妳呢?」
「……」女孩歪了一下頭,才回答。「緋。」
「『緋』……很好聽呢。」
此時,年紀還小的艾爾斯並不知道「緋」的涵義,只是單純覺得好聽。
「你們想要出去?」女孩再度開口,然而,說出來的話讓艾爾斯等人繃緊神經。
「妳……」
「但,你們不可以出去,對不對?」女孩的眼神很單純。「我也是。」
「妳也是?」艾爾斯皺眉。「但我在這邊很久了,都沒看過妳。」
女孩搖搖頭。「我不是在這邊。」
「別的地方還有像我們這樣的小孩子?」艾爾斯露出不是他這個年齡應該有的深沉表情。
「那邊只有我一個。」女孩還是搖頭。
「一個人?」
「嗯。」
「那妳在這邊做什麼?怎麼過來的?」篁惡聲惡氣地問。
「我……」
「原來妳在這邊啊,小莫。」
一個男性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女孩的臉色一變,就想離開。
「想去哪裡?」男人從黑暗中走出,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時間到了,該過去了。」
「不……不要,會好痛……」女孩想掙扎。「好多人都會好痛……」
「為了讓他們永遠都不痛痛,所以妳才要過去啊!」男人才不將這微弱的反抗看在眼裡,輕輕鬆鬆就把女孩扛起。
「……」小心翼翼地躲在陰暗處,艾爾斯屏氣聽著兩人的對話。
「欸,這邊還有小孩啊!」當男人正要離開的時候,還是注意到艾爾斯等人。「咦,這個不是一年前從冰牙族順手帶出來的小孩?」
艾爾斯皺眉。
「要不,今天就你吧。」男人點點頭,自覺這真是個好主意。「如果是你的話,小莫就不會痛了!」
「什麼意思?」艾爾斯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小莫跟你有血緣關係啊,你是她堂哥啊!」男人笑著。「不然我就不會選你,而是選擇冰牙混血小王子了!」


「男人……是『那個男人』吧?」夏碎皺眉。
「感覺說話方式一樣的惡趣味。」在故事一開始也湊近的西亞也鎖著眉頭。
「這麼說來,『那個男人』一開始盯上的,其實是冰炎,而不是萊爾學弟啊!」希歐扶著下巴,點點頭。
「……」不知何時也摸近的冰炎,一臉厭惡。
「我若不是初的血親的話。」喝了一口飲料,艾爾斯認同希歐說的話。「不過,有時候想想,當初被帶走的人是我,真是太好了。」
「?」所有人一臉疑惑地看著突然這樣說的艾爾斯。
「遇見初啊。」艾爾斯笑笑。「雖然丟了性命,但我是真心覺得太好了;不然,初就會在那種地方,受盡那種折磨。」
「你的意思是說,莫初之所以會離開『那個男人』,是因為你?」雷瑟挑眉。
「起碼,她曾經以為我已經死了,為了報復,她主動離開了那個地方。」艾爾斯望著莫初,說。「初從小開始,沒有想過要離開,只是一直忍受著。」
「她跟你說過?」西亞並不覺得莫初會跟艾爾斯說清這樣的事。
「這個嘛……是秘密。」面對秘密比他還要多的學長們,艾爾斯如此說著。
「萊……艾……艾爾斯,」突然從烤肉架旁跑開的莫初,來到艾爾斯的面前。「那個……要不要……要不要一起烤肉?」
雖然態度有些吞吐緊張,但莫初那雙恢復成原本模樣的紫眼還是直視著艾爾斯。
莫初身後的米可蕥朝這個方向豎起大拇指。
「好啊!」艾爾斯點點頭,笑瞇瞇地起身。

並肩走著,艾爾斯隱約聽見莫初說出了三個字;他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了。

因為,莫初說:

「哥,謝謝。」


「月圓人團圓」,這句話,是對的。

仰望天空的圓月,艾爾斯想著。

-------- ------ ------- ------- -----
作者的話:《時痕》第一篇番外就在這邊奉上了!

這邊交代了班長等人與小初的相遇,有點淡淡的感傷~
也順便應景了一下中秋節!(好想吃烤肉......)

順便公告一下,
因為禮拜五跟禮拜六要和家人回到沒有網路的鄉下,
因此,
這禮拜的更新,
改為今天跟明天
連兩更哦!

造成大家的不便,
先說聲抱歉(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5 13:52:3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下午三點,Atlantis第五武術臺。

「哇,來觀看的人數不少欸。」米可蕥有些驚嘆地看著對面、人數暴增的看臺。
「都是耶西學弟的應援團。」千冬歲推推眼鏡。
「小初這邊……」米可蕥看了一下。
「雖然人數好少,但後臺好硬。」冥漾有些呆滯地說;他好像看到他學長了!
冰炎狠狠地瞪了冥漾一眼。
「真的。」千冬歲點頭。「不提我哥跟學長,太陽學長跟審判學長也坐在這邊,更別提跟著他們一起過來的其他十位學長們了。」
「小初好厲害!」米可蕥讚嘆。
「真的。」冥漾點點頭,完全忽略自己也是「廣交結緣」的一人。
「啊!小初看到我們了!」米可蕥站起身揮手。「小初──」

「本來就知道初跟那群學長姊有認識,不過現在這樣坐開來,還是很震撼啊!」艾爾斯抬頭看著正在揮手的米可蕥,感嘆地說;現在在私下,艾爾斯會叫莫初「初」。
「……」莫初也揮一揮手,回應米可蕥,沒有理會艾爾斯。
「是說,莫初同學的應援團也太厲害了……」結城雪愣愣地說。「這只不過一場莫名其妙被挑釁的切磋啊。」
肯在一邊點頭附和,而篁則是翻了個白眼。
「對面那邊才叫勞師動眾吧。」艾爾斯好笑地說。「啊,對了,我否決初妳那時說要一個人上的說法哦。」
「?」
「篁會跟妳上場,我跟雪、小肯輔助。」以不容拒絕的語氣,艾爾斯到對戰前才說。「啊,開始了,沒時間抗議了。」
「……」你絕對是故意的!
莫初很想這樣一吼。
「我的確是故意的哦。」不曉得是不是接收到莫初的怨恨,原本正要走上場的艾爾斯回頭,說。
「……」
「喂,對面的,沒膽上來啊!」身處於耶西一派的某個人,大聲叫道。
「人家在催了,趕快上來吧。」艾爾斯微笑,完全不理會莫初一臉想殺他的表情。
「……」
「總覺得等等開打的時候,莫初將攻擊招呼到艾爾身上,都不會覺得意外啊……」結城雪喃喃地說,肯也是一臉沉痛地點頭。
「算了,屆時再說。」結城雪決定逃避現實,和肯一同走上場。
(雪,防禦;小肯,預測;篁跟初,配合。)
甫一上場,艾爾斯便精神連結起來。
(了解/知道了。)
場上的四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精神連結?」坐在看臺上,希歐覺得那股力量感有些熟悉。
所有人看向西亞。
「是精神連結沒錯哦。」西亞帶著微笑,看著下方的學弟妹。「明明是個驍勇善戰的冰牙精靈,但萊爾學弟成為輔助。」
「他的精靈之力根本就只剩下殘渣。」冰炎有些煩燥地說。「一點也不向個純血精靈。」
「被『奉獻』光了吧。」西亞沉思。「但照他們所說,『祭品』是抽取『靈魂』作為力量來源,但萊爾卻活了下來……也不能說是活了下來,他已經死過一次。」
「那個……」另一邊的蘄克亞有些吞吞吐吐的。
「怎麼了,烈火?」這樣不干不脆的蘄克亞很少見,西亞問。
「知道那群學弟妹的情況之後,我去醫療班確認他們的狀況,發現一件事。」蘄克亞說。「萊爾學弟現在……有點特殊。」
「怎麼說?」希歐皺眉。
「萊爾學弟說過,他現在的這副身體並不是他的,不是嗎?」蘄克亞斟酌著說法。「醫療班的檢查結果,萊爾學弟只留下一點點的靈魂,被人裝在一個容器當中,當這個容器時限一結束,就是他死的時候。」
「但他的記憶很清楚,不是嗎?」艾維提問。
「所以,他現在只留下記憶、一點靈魂,這樣?」西亞推論。「還真複雜。」
「這樣說來,萊爾學弟不太像是『祭品』,而是『實驗品』的感覺。」雷瑟思索著。「好像……有人在實驗,看能不能做出有自己意識、卻又不會反抗自己的傀儡……」
「果然他們還是有所隱埋。」西亞瞇眼。
「還有,我覺得……莫初應該不太了解『獻祭』的事。」雷瑟說。
「要再找機會問問他們。」
「哎!」另一邊的艾梅驚呼。
「怎麼了?」沒有專注在對戰上的喬德趕緊詢問。
「莫初學妹咒術果然厲害!」艾梅的眼睛都發光了。「一個人可以對付四個人!」
「是真的還不錯。」西亞罕見地誇了聲。「時機掌握也很好。」
「她比較偏向是使用自身力量催動符咒,而非是先儲存在符咒當中。」夏碎剖析著。「她常常會力量用盡應該跟這有關。」
「然而,她的力量感很強,應該不容易用罄。」西亞皺眉。
「也有可能……」
「法術強的人果然很不簡單……」艾維在一邊看著已經開始談論起高深法術學的西亞與夏碎,再加上偶爾會插個一兩句的冰炎。
「啊啊,反正太陽就是法術很強啊,夏碎也是,冰炎更不用說。」喬德翹起二郎腿,繼續觀戰。


(看來,主要是想對付妳啊,初。)
腦中傳來艾爾斯的感嘆。
(……)
面對四個對手的圍毆,莫初沒有理會艾爾斯的話。
「哈,沒人想要來就妳欸!」圍毆甲冷笑,
「對啊對啊。」圍毆乙附和。
「那三個根本就是廢物。」圍毆丙苛刻地說。
莫初閃身遠離攻擊圈,瞄了一眼正與耶西纏鬥的篁。
(篁可以撐下去。)艾爾斯傳來話語。(不用擔心。)
(根本不擔心。)莫初一看就知道耶西不是篁的對手,若是一對一的話。
(妳應該下重手了。)艾爾斯帶著笑意地說。(感覺妳在玩欸。)
(……你上來面對四個纏人的看看。)莫初翻了個白眼。
不是她不想下重手,而是真的很煩啊!
(他們的目標是妳,當然會多派幾個人對付妳啊。)艾爾斯說。
(下面有東西上來了。)莫初看向腳下,地面開始扭曲。
(你們先迴避!)艾爾斯趕緊下指令。

「啊,黑暗通道被打開了。」千冬歲毫無緊張地說。
「黑暗通道?」冥漾滿頭霧水。
「等等會有很多……爬出來。」米可蕥自動消音。
那個「……」是什麼東西啊!講清楚啊!
冥漾一抖。
「來了!」萊恩突然開口。
當莫初和篁剛抽身時,第五武術場的地面突然完全扭曲,裡面伸出了骷顱手。
「唔啊!這是什麼!」耶西五人當中有一個沒有反應過來,被骷顱手抓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11:47: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四章〉

「居然打開地獄之門了。」西亞不禁讚嘆地說。
「重點是在這裡嗎?」雷瑟白了一眼搭檔。「他們要怎麼辦?」
「就讓他們去處理啊,反正太陽和我們都在這邊,不會讓他們出事的。」蘄克亞倒是挺放心的。「還可以看看莫初學妹幾個會如何處理。」
「莫初他們要處理這種情況應該不難,麻煩的是耶西學弟那一方。」夏碎看著下方因為突如其來的變化,而變得手忙腳亂地耶西等人。
「啊,快被拖下去了。」希歐頓了頓。
那個被骷顱手抓住的人,完全無法擺脫,然而,除了耶西之外的三人也自身難保,正到處逃竄,根本幫不上忙,而游刃有餘的耶西,則是冷眼旁觀自己的同伴被往下拖去。
「他不去幫忙嗎?」艾爾斯看著這一幕,皺起眉。
「廢物就是廢物,反正在這學院當中不會出現『真正的死人』。」不知道如何聽見艾爾斯聲音的耶西,冷冷地開口。
「他聽到我說話呢,明明距離很遠啊。」艾爾斯露出不明的微笑。
(早就發現他放了竊聽法術在附近,還故意這麼說。)莫初在腦中直接戳穿真相。
(啊啊,他大概沒料到我會直接用精神連結吧。)艾爾斯也沒有否認。
(現在該怎麼做?)結城雪有些不安地說。
(去把門關上。)艾爾斯說的就像是要去關自家的門一樣。
(……苦力好像是我跟篁吧。)莫初無奈。
(只要艾爾說一聲就去做!)這是篁的發言。
莫初覺得,篁根本就是她哥的腦殘粉,只要艾爾斯一開口,任何事都絕對做到,無論多麼無理的事。
(還是得收拾一下。)艾爾斯知道莫初很不願意。(學長姐都在看臺,要出事應該很難。)
(直接做後盾了啊……)莫初真的無言了。
(他們是可以信任的,不單單是在利益方面。)艾爾斯正色地說。
莫初不語。
(那我去關門。)篁沒有理會莫初與艾爾斯的對話,提著武器就要衝上去蠻幹一番。
(現在這樣過去,會被淹沒的。)結城雪趕緊拉住很容易衝動的人。
(用浮空術過去。)艾爾斯指示。
(我不會。)篁用著很理所當然的語氣。
(……不會?)莫初挑眉看向艾爾斯。
(啊,我忘記篁不擅長咒術了!)艾爾斯恍然大悟。
(不是不擅長,是完全不行。)結城雪補充。
(簡單而言,就是法術白癡。)艾爾斯微笑。
莫初看著這一群毫無緊張之感的同伴,默然;不過,說到法術白癡……感覺好像在哪裡有聽過?
(算了,我跟篁過去關門,你們都做輔助吧。)莫初搖頭,拿出數張咒符。
(好,你們小心。)艾爾斯點頭。

「總算開始行動了。」坐在看臺上的西亞,手環著胸說。「如果再慢一點,等等會冒出他們無法解決的不得了東西。」
「你感覺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雷瑟瞥了一眼勾著不明微笑的西亞。
「黑暗。」西亞模稜兩可地說。
「不然會從地獄裡面跑出光明生物嗎?」喬德沒好氣的說。
「……阿米特。」從一邊的空氣中,突然冒出三個字。
「唔啊!」離最近的艾維驚叫一聲,往旁邊彈開。「白雲,你不要這樣嚇人好不好!」
「阿米特?」艾梅沒有理會艾維的驚嚇,只是錯愕地覆誦一句。「若是再晚一步,就會跑出阿米特?」
「力量的感覺是這樣沒錯。」西亞點點頭。
「你還真肯定。」希歐皺眉。
「當然肯定。」西亞燦爛一笑。
坐在另一邊的冰炎,冷冷地看了一眼西亞。
「看來,冰炎也感覺到是阿米特了。」夏碎看著下邊,不冷不熱地說了一句。
「啊,該不會是那次的任務吧!」蘄克亞敲了下手。「那次好像只有太陽、冰炎跟白雲去完成……」
「難怪會知道是阿米特。」當然也知道那個很「刺激」的任務,希歐恍然大悟。
「……」完全不想再去回憶那次任務,西亞保持著微笑。
「啊,學弟接近地獄之門了。」維瓦爾趕緊轉移話題。
西亞往下一看,果然篁站在莫初用爆符做出的滑翼上,越過下方一片黑色之務。
「沒想到會是莫初去救人。」蘭卡有些驚訝地說。
「沒有為什麼,只是因為莫初比較適合而已。」西亞注視。「在萊爾學弟身邊的學弟妹,對萊爾學弟有著無比的忠誠,尤其是篁學弟,他是絕對不會有心去拯救萊爾學弟之外的人。」
「就算有萊爾學弟的命令,篁學弟會不甘不願地去救,但手段必不會溫和到哪裡去。」雷瑟跟著分析。「但是,在這裡……」
「從地獄爬出來的這些東西,最不能接觸的,就是『血』。」西亞解釋。「一旦遇血,就會更加殘暴,就算是光明種族的血,也會刺激他們是血的慾望。」
「所以,萊爾學弟顧慮這一點,才讓篁學弟去關門,而莫初學妹去救人囉?」艾梅點頭。
「可能晚了。」羅蘭突然出聲。
那個被骷顱手抓住的人,因為不斷的掙扎,被骷顱手在臉上畫出血痕。
「嘖。」當然有看到這幕的莫初,忍不住地彈了下舌頭。「麻煩了。」
在見血的那一刻,所有骷顱突然暴動起來,跟在耶西身邊的四人,慘叫聲瞬間四起。
擠在一群黑暗之物當中,就算有結城雪的結界隔離著,莫初還是覺得很不舒服,更別提現在黑暗之氣更加濃厚。
「……風之環、大氣之詩歌,祝禱災厄離去而保護降臨。
火之盾、熾炎之詩歌,上願惡禍滅去而新生降臨。
水之壁、淨潔之詩歌,祈求劫難退去而淨化降臨。
土之牆、鎮守之詩歌,敬啟邪事止去而衛守降臨。
音之阻、傳遞之詩歌,冀望喪亡消去而福音降臨。

喃喃地念著天使祈禱之詩,莫初其實沒什麼把握可以發動成功。「轉化,壁。」

西亞猛然站起。「為什麼……!」
「怎麼了?」雷瑟抬頭,看著難得如此驚愕的西亞。
「這個……不可能!」沒有理會雷瑟的問句,西亞瞪視著將天使之章成功轉化為防禦的莫初。
「力量……轉化嗎?」冰炎的反應沒有西亞如此劇烈,但表情卻已鬆動許多。
「力量轉化……」當然有聽見冰炎的自言自語,夏碎思索著。
力量轉化,是極度少見的一種能力,畢竟,要把無形的攻擊化為實體,若沒有強大的咒術能力,那是絕對做不到的事,連夏碎自己都沒有把握,看冰炎及西亞的的態度,他們大概也做不太到。
正當看臺上的幾個人思緒迅速運作時,在場上的莫初卻猛然跪下。

------- ------- ------ ------ ------
作者的話:因為昨天的才剛從學校回到家,所以晚了一天發上,
實在是很對不起(鞠躬)

太陽、冰炎跟白雲曾經出了什麼「刺激」的任務,會在番外中出現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24 22:32:4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莫初喘著氣,撐著臨時用爆符做出的長劍,使自己沒有倒地。
(莫初,妳沒事吧?)艾爾斯慌張地詢問。
(沒事,只是有些脫力。)莫初回應。(別過來,這些東西開始暴動了。)
(篁,你看到地獄之門在哪裡了嗎?)艾爾斯只能暫時按壓下心中的不安,轉問負責關門的篁。
(看到了,馬上關上。)篁報告。
(你現在下去,會被撕碎,就算有結城雪的結界。)莫初忍住不翻白眼;怎麼篁對她哥這麼聽話啊……(我輔佐你,先把門附近的東西清乾淨。)
(莫初,不要勉強。)艾爾斯警告。
(我不會。)讓自己直起身子,莫初回答。
(七……七點鐘方向,莫初和篁可以從那邊突破。)肯小心翼翼地說。(那邊……還要一段時間才會……才會聚集起來。)
(了解。)
篁從上空揮出一道劍氣,劈開莫初眼前一條路,莫初趕緊補上攻擊。
「織焰瀑炎,清淨之空……流火!」
在莫初咒語落下那一剎那,篁所劈開的那條路兩邊,突然燃燒起火焰,一路直達地獄之門,也順便清開沒被劍氣所傷的骷顱。
「神聖火焰……」西亞看著熊熊燃燒的金燦,喃喃低語,腦海中突然浮現曾經的一幕。
「你不覺得這好像在哪裡看過嗎?」雷瑟靜靜開口。
「嗯。」西亞點頭。「但居然會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這樣的火海。」
「就像有人刻意抹去這段記憶一樣。」雷瑟又說。
「……你在懷疑『克蕾蒙希雅』嗎?」西亞挑眉。
「現在只有『她』,是在我們記憶當中找不到的。」雷瑟嘆了一口氣。
「不過,雷達好像就記得啊。」西亞思索。「你還沒問?」
「問過了,維達已經告訴我『克蕾蒙希雅』是誰。」放棄替自己的副隊長正名,雷瑟看向遠方正在施術的莫初。「他說,『克蕾蒙希雅』是……我想保護的人。」
「……什麼?」西亞沒有聽清楚雷瑟說了什麼。
「維達說,『克蕾蒙希雅』是我前世,除了兄弟之外,最想保護的人。」

冥漾緊張地看著下方的戰鬥。
在莫初用咒術燒出一條路後,篁便直接到達從天而降,忙著把地獄之門關閉,而莫初則是儘量地清理著周遭的敵人,還遠程協助篁處理不斷從門中爬出的東西。
「耶西學弟還真的袖手旁觀啊。」千冬歲看著自己打自己的耶西,露出危險的微笑。
「居然只讓小初和篁面對大軍。」米可蕥不滿地說。
「不過,莫初和篁本來就是他的對手,他沒有必要出手幫忙。」千冬歲分析。「不過,這事也是他惹出來的就是了。」
「這種事,沒有是非對錯……都是自私的。」冥漾突然冰冷地吐出話語。
「漾漾……」米可蕥有些擔憂地看著冥漾。
「我沒事,只是想起一些事……」冥漾搖搖頭,正想說些什麼,卻猛然頓了一下。
「怎麼了?」千冬歲發現冥漾突然的沉默。
「已經有東西……跑出來了。」冥漾愣愣地說。
「什麼東西?」千冬歲皺眉。「喵喵、萊恩,你們有感覺到嗎?」
「沒有。」米可蕥搖頭,表示不清楚。
「我也是。」從空氣中浮現,萊恩同樣疑惑。「不過感覺很奇怪。」
「……小心!」冥漾突然把三位好友往旁邊一推,同時叫出米納斯防備。
「嘶嘶嘶,居然可以發現吾,真不愧是妖師的後裔,嘶嘶嘶。」一個有些沙啞的嗓音,憑空出現在千冬歲等人的身邊,還帶著蛇信般的笑聲。「果然不能小看。」
「快點離開這裡!」由於看不見敵人在哪,千冬歲趕緊抽出兵器。「漾漾,你知道敵人在哪裡嗎?」
「我不知道,我也只捕捉到一下子很淡的黑暗氣息。」冥漾警戒著。
「只是小小的嘗試一下,居然就被發現了。」沙啞的聲音有些無奈地說。「妖師果然是『世界之黑』啊。」
「……是誰?」冥漾冷冷地詢問。
「吾啊……是跟阿米特出來玩的,嘶嘶嘶。」沙啞的聲音似乎笑著。
「阿波菲斯……」千冬歲馬上想到跟阿米特相關……也不能說是相關,而是來自同一神話的「神」。
「是啊,吾是阿波菲斯,破壞、渾沌、黑暗的象徵。」突然冒出的黑氣裡,漸漸顯現出大蛇的身影。
「你們通通往後。」及時趕到的冰炎,一槍就把冥漾等人往後隔離,同樣繃著一張臉的西亞,則是與冰炎並肩站在前頭。
「下面也開始亂了起來。」已經與出面具帶著的夏碎,有些擔憂地看著下方的戰況。
「審判,下面的情況交給你。」西亞快速指揮。「綠葉、寒冰、烈火、堅石,你們也跟著下去;大地、刃金、暴風、孤月、白雲、羅蘭,你們留在這邊協助。」
「那我也跟著下去好了。」夏碎甩出鞭子。「千冬歲你們幾個去通知學校。」
「我也下去!」千東歲氣勢兇猛地說。
「喵喵跟漾漾去通知就好了。」米可蕥拉住冥漾,趕緊說。「萊恩應該會跟千冬歲一起,對吧?」
「嗯。」不知何時綁起頭髮的萊恩,點點頭。
「你小心,不要亂來。」雷瑟皺眉對搭檔說。
「……我儘量。」西亞無法保證。
「……」雷瑟的眉頭快打結了。
「好了,我會努力不亂來的。」西亞只好如此說道。
沒有多做回應,雷瑟直接一個躍身,跳下看臺。
「嘖嘖,審判果然有夠帥氣。」希歐看著雷瑟俐落的身手,不禁感嘆道。「不愧是聖殿兩大龍頭之一。」
「好了,安排妥當之後,可以好好聊聊了。」勾起燦爛過分的微笑,西亞面對比自己不曉得巨大幾倍的巨蛇。
「你們學校的看臺還真的挺堅固的,居然可以承受我的體重,嘶嘶嘶。」阿波菲斯沒有正面回應西亞的問題,左顧而言他。
「有何貴幹?」沒有耐心跟一條蛇廢話,冰炎冰冷地說。
「嘶嘶嘶,汝父可是有趣的很,但汝卻很無趣。」阿波菲斯居然感嘆地說。
「……你認識父親?」冰炎微皺起眉。
「何止認識,還是滔天恨意呢,嘶嘶嘶!」阿波菲斯笑了起來。「好不容易可以再到此地,卻得知汝父已死之消息,吾竟生無限遺憾……遺憾無法親手斬殺!」
「……」冰炎瞇起眼。
「不過,可以見到害死汝父之人的後裔,吾可說是大大滿足,更甭提遇見吾仇人之子!」阿波菲斯心情似乎非常愉悅。「真是不枉打賭一場,嘶嘶嘶。」
「打賭?」西亞聽見關鍵字。「跟誰?」

阿波菲斯還是沒有回答西亞的問題,而是突然露出獠牙,撲向冰炎。

------- ------ ------ ------ ------
作者的話:第兩更~

嗯,「克蕾蒙希雅」的身分大致已經出現了,她的確是審判前世在乎的人之一哦~(關係很好猜到了吧!
可以說,我所設定的cp已經出現了~(終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