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黑雪姬

[同人文] [第二人生x自創] 輪迴·逆傳 第50章(第一部完結) 07/09 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4-19 19:34:54 | 顯示全部樓層
嵐影映竹 發表於 2016-4-19 19:03
頭香~~~
那小雪她啥時召喚幻武啊
啊!我這樣問算劇透嗎?

誒~ 我還打算二更地說~
怎麼小嵐那麼快恢復了啊?OwO
這個問題嘛~ 我不知道誒XP
因為我倒是設定好了幻武,卻不知道打算寫道多少章讓幻武現世~
啾咪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19 19:36:48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何鎮魂玉這點越來越可以聯想到犬夜叉了
還有沒想到教皇也會有這一天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19 19:40:4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6-4-19 19:36
為何鎮魂玉這點越來越可以聯想到犬夜叉了
還有沒想到教皇也會有這一天啊 ...

呃 這是看了犬夜叉和第二人生誕生出來的一個文文
我只可以說這是和犬夜叉有點出入不同的 別介意啊哈哈哈
不過放心,絕對不會冒出犬夜叉和戈薇的!
還有就是鎮魂玉和四魂之玉是不同的!
這兩者的區別就是一個是家族之物一個是充滿了妖怪的玉!
所以千萬不要想到一邊去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19 22:05: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我坐在審判學長家裡的沙發上,有些緊張的看著有十幾雙眼睛盯著我。

【那個...各位學長好...】我吞了吞口水,有些怯怯的小聲說。

【學妹不用那樣怕,我叫艾梅,你可以叫我綠葉學長!】好像是看出了我有點害怕他們,首先開口的是一名翠縷頭髮的學長,他朝我微笑自我介紹。

【綠葉學長。】我乖巧的叫了綠葉學長一聲。

【我叫希歐.暴風,你叫我暴風就可以了。】一名擁有海藍長發,身上卻穿著和他頭髮顏色不搭的藍色袍子,他有些痞痞的朝我說完後,還拋了一枚媚眼給我。

【我是喬葛.大地。】

【我叫蘄克亞,你可以叫我烈火哦!】也有一個和暴風學長相反搭配的紅色短髮的學長看起來有點大咧咧地說。

【...我叫帝摩斯.白雲。】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有一個像萊恩的學長...白雲學長為什麼我就只聽到你的聲音看不到你的人啊?我整個人直接就給背後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到了。

【白雲,你嚇到學妹了。】暴風無奈的從我後面拉出了一名白色長發的貞子...哦!是白雲學長。

【學妹你好,我叫維瓦爾.孤月。】這位學長他微微抬起了他的頭,用一種有點高的視角跟我說。

【我是羅蘭.魔獄。】

【我叫艾維斯.堅石。】

【我是萊卡.刃金,學妹你好!】一名金褐色短髮的學長露出了牙齒說,我還看到了他那四個像是吸血鬼的尖牙!

【暴風學長、大地學長、烈火學長、白雲學長、孤月學長、魔獄學長、堅石學長、刃金學長,你好,我叫早已女小雪,這一年裡請各位學長多多指教了。】我鞠躬說著。

【哦哦,學妹你還真的一次過記完我們的名字了?!真厲害!】像是在驚嘆著我的記憶力,暴風學長說。

【果然不愧是審判帶的學妹嗎?】大地學長左望右望,差不多都將我整個人都掃描完了,看得我有些不舒服。

        不,其實我原本是夏碎學長帶的好不好...不過我現在的代導學長是審判學長就是了。

【我就說審判也太負責任了,就算時間急迫,也會去接小雪。】綠葉有些無奈地苦笑。深知到審判學長的課程表,我也有一些佩服學長。

        怪不得學長那麼強!這完全就是努力家的成果啊!

【那個,審判學長呢?】想到之前的事情,我有些好奇審判學長現在在哪裡。

【審判他去接人回來,因為他又沒回來快幾天了!】說到這裡,全部學長都嘆氣,要不然就是一臉苦笑的樣子。

【接人?】我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地說。

        難道審判學長還有代導另外一個人嗎?

【學長還有自己代導的學妹或者學弟嗎?】我歪頭問。

【沒有啦,我們說的是我們另外一個兄弟。】烈火學長擺擺手回答。

        是...是這樣嗎?我光是看這裡的數量,就已經有十個了!(算上審判學長)竟...竟然還有嗎?!

【哈哈,一開始不認識我們的人在我們介紹時可能會混亂,所以我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可以在第一次就可以將我們認清楚的人。】看到我有些怔著的表情,暴風學長笑說。

        原...原來如此。不過我可以一次過就記得學長們的名字,那是因為多虧了以前面對了眾多粉絲的原因。而且我發現這裡世界的人髮色都是不同的,很容易分辨。

        就在這裡,從廚房端著盤子進來了一位銀色碎發的學長,他看起來非常的冷漠,而且一言不發將鐵盤上的東西放下後,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塊櫻桃做裝飾,蛋糕胚使用巧克力做的蛋糕。

        我望著他,他就只是吐出了兩個字:

【請用。】我又望回去蛋糕,過後拿起叉子切了一小塊蛋糕將蛋糕送進我的嘴巴...

        滑甜的巧克力和香草奶油的味道順滑細膩,直達我的味蕾,過後我還咬到了細碎的杏仁碎,好吃的不得了!

【好好吃!】我瞬間兩眼發亮的看著那位學長。

【這個到底是怎樣做?蛋糕裡面放了杏仁碎對吧?學長你是怎麼將巧克力做的那麼順滑又甜啊?】給問了一連串的題目,那位學長臉上好像有點懵了。

【啊,對不起,我問太多問題了。只不過,我很喜歡做料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叫我做呢?】本人最大的愛好就是做可愛的甜點和好吃的料理,就連最大的興趣就是吃美食。

        可是我又很挑剔,除了自家人做的菜,我去到外面吃也是挑味道的。可是這學長做的甜點簡直和外面的超5星級餐廳有的比!不,這還比後者還要好吃!

【...你喜歡做料理。】聞言,我大力的點頭。

【...你好,我是伊希嵐.寒冰。】那位學長終於開口說話了,過後還補充了一句說:

【我可以教你。】說完後,我發現學長眼裡流露出來的開心。

【謝謝寒冰學長!】我一瞬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太好了!經過這個甜點的紓解,我剛才一直孑孓不安的心也放鬆下來。

【唔哦哦哦,好燦爛!這笑容真燦爛!】不知道是那位學長說出了這句話。

【我靠!寒冰你一個甜點就收復了小雪誒!】大地學長有些口吐蓮花的吐槽。

【這笑容簡直比太陽還燦爛!】突然,不知道是誰說的話,讓我有些愣著。

【太陽學長?】這話一出,全部學長都望著我。

【小雪你知道誰是太陽了?】孤月學長一臉奇怪的看著我。

【太陽學長,是指那位金發碧眼,有些發光的天使學長?】我很確認我的描述是沒錯的,因為上次看到那位天使學長時,他的卻周身都發著某種溫和的光,讓人心安。

【耶!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形容太陽誒!】大地學長好像發現新大陸似的驚訝。

        難道不是那樣嗎?我疑惑歪頭。

【就是那位哦!而且審判要接的人就是太陽!沒想到那麼巧!】綠葉學長溫柔的笑道。

        那麼巧?我更加的腦袋迷糊了。

        就在這時候,大門打開了。過後我就看到有兩個人走進來客廳。

【太陽!】

【審判!】

        過後,我就听到無數個疊音叫著進來的人。過後我就看到兩個熟悉無比的人。

【學長!】聞言,審判學長朝我走了過來,過後關心的問了一句:

【這段時間都休息過了嗎?】我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剛剛和你家人溝通過了,今天晚上你就現在這裡過夜再回去吧。你可以安心在這裡休息了,另外,那個你要好好收著,不要再給搶了。】審判學長指了指我的胸口處,當然審判學長是對我的胸沒有興趣的,他指的,是我戴在胸前的,那一顆玉。

        鎮魂玉。

        我沉默的將玉拿了出來,那顆玉躺在手掌心裡,它就只有珍珠般的大小而已,在光線的反射下,它裡面似乎有水流過一樣,瑩白色且透明的玉質反映著我的臉頰,我能看到我的眼睛其實還有一點沉重的。

【...嗯,謝謝學長。】

        道謝過後,我就看著這顆讓我度過了平淡且痛苦的14年人生的鎮魂玉。但是如果我體內沒有這顆沉睡的玉存在的話,我還可以站在這裡嗎?...

        今天下午過後,本來是沒課的。到了下午過後,我也可以直接回家了。可是因為我偶然發現了之前那妖鬼抓過我的手臂竟然露出了黑色一塊,我整個人直接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那樣說後,我也不管當場的男性,挽起了我另一邊的袖子,結果卻發現一模一樣的痕跡。

【天啊!小雪你的手臂怎麼回事了?】喵喵驚呼,過後拉著我檢查。

【我剛剛看到小雪你給妖鬼抓著一隻手臂拋上空吧?或許那妖鬼是在臨死前給你下的詛咒。】千冬歲看著我手臂上的兩個黑痕。

【詛咒?】聞言,我突然想起剛剛萊恩關閉妖靈界時,那個妖鬼對我說的話。

        他連話也沒說完就消失了到底是怎樣對我下詛咒的啊這魂談!為什麼我這一身衰運在進來學院後不減反增啊!

【這可難處理了!】喵喵嘟了嘟嘴,【沒辦法了,千冬歲你和冥漾先慢慢吃,我先帶小雪回去保健室給提爾檢查治療一下!】說完,喵喵就拉著我去保健室了。

        又要去保健室了?唉... ...

        我悲哀的發現,我搞不好上到高中後,都會一直遇到穿著藍袍的人。

【提爾!你又去哪裡雕花了?快出來救人先哦!】一來到保健室的門前,喵喵一腳踹開,過後大喊。

【來了來了!喵喵你今天怎麼那麼早來?】提爾立馬出現,過後看到給喵喵拉著的我。

【嗯?小雪,又見面了呢!】不,我一點也不想在聽到這句話了啊啊!

【那個...你好。】我無奈的打招呼,手不禁放在腦後,露出了手臂。

【呃,那個是詛咒?小雪你怎樣弄回來的啊?】提爾在看到我手臂上的黑痕過後愣了愣,過後觀察起我的手臂。

【小雪她給妖鬼下詛咒啦!所以我們要幫小雪取出詛咒,要不然會有麻煩哦!】喵喵那樣說。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再不消除的話,妖鬼又會憑著這詛咒開啟妖靈界的時間裂縫對吧?嘖嘖嘖,不過小雪小美人你還真特殊,竟然會給妖鬼盯上。】聞言,我不禁一陣心虛。

【那...那是...】

【好了啦,給我看手臂!】我將手臂展開來。

【嗯...這還真有點難... ...】

【果然還是要用淨化的... ...】

        接下來的話題,我就完全跟不上了。因為雖然我懂他們說的醫療知識,可是當這個醫療常識是非人類的話,我就完全不知道了。但是我還是明白一些的。

        總而言之,我的黑痕是因為詛咒的原因,如果是連帶著傷,倒是可以找專門轉移法術的醫療人員來幫我轉移的,可是現在因為是開學第一天,有大多數的學生都是跟朋友閒聊的閒聊,放假去了。

        另外一種就是淨化,可是淨化也只能淨化表面上的黑暗氣息,並不能完全消除詛咒,所以這下我麻煩了。

        所以我就說我很容易帶衰,而且還整天搭配上性命的... ...我撫摸著黑痕,心裡有一種無力的感覺。說要改變,其實我也不懂得怎樣改變。

        而且還經常給朋友麻煩,其實,一直以來最弱的,還是我。

        無論是學習的方面,還是其他的方面。

        如果可以的話,我多想需要改變的力量... ...

        就在這時候,突變發生了。原本撫摸著黑痕的手指突然散發出柔和的瑩白色的光芒,我驚訝的看著光芒不斷逼退黑痕,黑痕逐漸變弱後,還冒出黑煙,最後,我手臂上在看不到什麼黑痕,淨白一片。

【... ...】

【...剛剛那是,淨化?】喵喵不確定的開口問。

【我也不知道。】我表情懵懂回答。

        我就下意識的發現自己解決了一隻手臂而已。

【不!不只是一隻手臂而已!小雪你左邊那個也消失了!】提爾用一種省了一比力的語氣說著。

        是,是這樣嗎?我看了看我的左臂,果然那邊也是變乾淨了。

【呼,我還擔心小雪呢,不過好像沒事了。】喵喵送了一口氣,過後露出了笑容說。

【真...真的嗎?】聞言,喵喵用力的點頭。

        看著我的雙手,我好像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會發生這種情況了。輕輕捂著左胸前,我心想。

【好了,小雪。你可以回去了!抱歉哦,喵喵接下來還有工作要做,不能陪你回去。】說完,喵喵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不用麻煩你了,我想審判學長應該會送我回去了。】我舉著雙手揮著,拒絕道。

        我記得審判學長說過有接駁車可以送我回去的。

        可是,人就是那樣的奇妙。一旦你是天生衰運,無論到了什麼地方,這種衰運的定律一定會讓我發生不好的事情。

        而且還是我最討厭的事情。

作者的話:今天就先更到這裡惹~
              過後我就悲催的發現雪姬我竟然在這個時候來大姨媽!
              我還奇怪為什麼肚子咋樣都吃不飽!
              每次來的時候都會感覺到肚子填不飽的感覺實在是太糟了!
              老天你為啥要這樣玩我!(怒翻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0 12:12:45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雪真的要考慮下去拜拜了

千萬不要說是家族之間的權力鬥爭(準備當看好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0 18:37: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是姨媽來了ww
我還是在月考的考試中來的
我可是忍痛寫考卷的啊QAQ
話說小雪好像跟漾漾一樣,衰神纏身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20 20:21:3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6-4-20 12:12
小雪真的要考慮下去拜拜了

千萬不要說是家族之間的權力鬥爭(準備當看好戲) ...

那你要爆米花嗎?wwww
當然不是家族之前的事情!
不過小雪本來就要去拜拜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20 20:25:28 | 顯示全部樓層
嵐影映竹 發表於 2016-4-20 18:37
我也是姨媽來了ww
我還是在月考的考試中來的
我可是忍痛寫考卷的啊QAQ

這讓我想起了新年前就來著的悲劇wwww
不過小雪我就是一個任性的girl~照樣喝冷的吃辣的XD
某種意義上小雪比較漾漾,她並不是衰,而是鬼很喜歡她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20 22:34:1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當我看到所謂的接駁車時,我的腦袋整個直接當機了。

        誰來跟我說為什麼接駁車為什麼會是飛禽走獸加上綠色植物的!而且我還看到了龍在飛!而且我也不能無視在天空飄下的! 那個羽毛!

【那個...學長,這個是什麼?】我額頭猛冒冷汗的看著眼前的阿修羅,問身旁的審判學長。

【接駁車。】學長一臉認真的回答道。

        我能聽到有一根弦斷了的聲音,那是我的理智。

        為什麼接駁車是葉子羽毛飛禽走獸啊我說啊!而且學校真的要這樣好嗎?!我還期望著還有一些比較正常的東西!難道沒有嗎?!沒有嗎?!

【對了,小雪。我問過了學校的辦事人員了,抱歉,今年宿舍也滿人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你就那樣上學可以嗎?】審判學長一臉抱歉地跟我說。

        我好像能知道自己的未來有多淒慘了。

【誒?!】我驚愕的望過去。

        不是吧?!

【不過我可以幫你看看左商店街有沒有租屋子,你不介意等多一下子嗎?】看到我一臉驚愕,審判學長還是嘆了嘆氣,將手放在我頭上撫摸了一下說著。

【謝謝學長!可是我的家人已經將我的行李收拾了...這個要怎樣?】我頓時拿不出主意,只好求救。

【...我問問我的同伴,看可不可以暫時住在我家裡。】猶豫片刻,審判學長最後還是建議道。

【好吧...謝謝學長。】目前狀況非常的不好,我只好先委屈一下了。

        過後,我向學長拿了一些建議,到底坐哪輛車比較正常一些。最後我坐上了學長指給我的羽毛接駁車,乘坐羽毛回家...

        是說,坐羽毛回家為什麼有種怪怪的感覺啊?不過羽毛還真舒服的差點讓我睡下去了。

×××

        回到家,我立刻飛奔回去我親愛的房間裡,過後賴在涼爽的地板上歇了。

【嗚嗚嗚...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我哭喪著臉緊貼著地板。

        我也太倒霉了吧...明明只是去一趟學生食堂,也可以撞到少機率出現的情況不止,還受傷了,在那之後還要接收多一次精神上的傷害。如果這是在遊戲裡,我的血槽一定變成紅名條!

        是說,奶奶去了哪裡啊?我懶洋洋的躺在地板上,突然,我看到了牆上奶奶留下來的留言。

『給小雪,奶奶和你哥哥去台灣住幾日了哦,家裡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親愛的奶奶 留... ...』

        奶奶和哥哥去台灣住幾日了哦奶奶和哥哥去台灣住幾日了哦... ...

【不是吧?!】我立刻彈跳起身,一把抓住紙張看著那留言,我差點沒有要吐血了!

【混帳!早乙女魎!我和你勢不兩立!!!!】用手指頭都能想得出來這是我那混帳老哥的建議!!我難道就要一個人度過幾天的安寧嗎?!

        你夠狠!!竟然那樣支開奶奶!我氣憤的走在走廊上,正打算要打電話過去台灣開口大罵時...

        一道黑影從上方掠過。我抬頭,有些不解的看了看。

【嗯?難道是錯覺?】過後,我轉回頭,在走廊的盡頭轉彎,就在那一霎那,我不禁抬眸望了上去,這次我看到了一道黑影。

        心裡頓時湧出了不安的感覺,可是我還是假裝鎮定的走向前方,,過後借著故意掉下的手帕彎腰去拾上來的機會看了看後面。

        後面一片寂靜無人,過後從上方突然滑過去一個像是黑色繩子的東西。

        我吞了吞口水,過後伸直身體,拿起了電話,冷靜的瞥了瞥身後,過後我撥通審判學長的電話,可是那時我卻沒注意到,接電話的不是審判學長的。

『嘟——嘟——』將話筒貼近耳朵旁,我努力的壓下心中的不安,只能祈禱審判學長快點接電話。

        審判學長為什麼你還不接電話啊。在電話聲響了10次時,我有些著急了。過後,我就感覺到背後一涼。

『你~發~現~我~了~對~不~對~』一陣陰森的女人聲突然從我背後響起,過後我的腳下一涼,給一個滑溜的東西纏住小腳,我整個人給往後拖,就在這時候,電話通了,還響起了“請問是誰”的聲音,來不及想是誰了。我只來得及說了一句話而已。

【呀啊!救命學長!哇!】只來得及說了四個字,我就給往後拖去外面了。我緊緊抓住房門的邊緣不斷掙扎。

        拉著我小腳的力度突然加強,我整個人頓時給懸空拉去。

【啊!】一張白紙飄過我眼前,我反射性地接過白紙,才發現是爆符。

『爆火,成為我退敵所用!』爆符化成了匕首,我轉過身狠狠的朝纏著我小腳的東西砍去。

        趁著這空檔,我才看清楚那是一個像蛇一樣的尾巴。我當下不猶豫,將手中的匕首拋了出去,本來還想要纏著我的妖怪發出了淒厲的慘叫。我左腳蹬地,就迅速朝玄關處衝去。

        抽出另外一張爆符,我也不管到底自己是不是在破壞家門,爆符化成了太刀我立刻就用腳踢開門,無視給我踢倒的門,我轉過身就揮刀砍向門檻。門檻頓時倒下,過後重重地壓著妖怪,我這才看清楚這是什麼妖怪。

        那是濡女。

        有著人的臉孔,蛇身,並且全身浸入水中的妖怪。可是如果是濡女的話,那樣的話一定還有另一個——

        我猛地轉身,在這一瞬間我將手抹去刀上,讓刀沾上血就向後邊砍。

『嘎呀————』牛首人身的一個妖怪果不其然就站在我身後。他手上拿著的斧頭讓我不禁打顫,牛鬼給砍了一刀後,頓時憤怒的就要揮下斧頭,我又補了一刀讓牛鬼徹底消失,就沒命般的逃去後院。

        我記得哥說過後院有他設下的退魔結界,只要去到那邊的話... ...

『可惡的鵜切一族!我要將你撕開喝幹你的血!』從身後傳來了濡女的陰森聲音,我的腳步不禁加快了不少。

        媽呀快要追上來了!我往後一看,就看到濡女正在爬過來,一個沒注意,我踢到了石頭給摔倒了。

【啊呀!】整個人撲到草地上和草地相親相愛,還來不及爬起身,我就給抓住盪在半空。

【嗚哇!】我尖叫的看著視線顛倒著的濡女。

『鵜切的後代,將鎮魂玉交出來!』

【我說你們有完沒完啊!就算你問我在哪裡,我也是一樣的答案!不知道啊啊!我也很想問在哪裡,可是你們至於要這樣一直追著我不放嗎?!你們到底是想怎樣?!】我終於忍不住爆發了,氣昏了頭朝濡女喊道。

『哼!鵜切一族的後代竟然不知道!別想騙我!鎮魂玉不就在你的體內嗎?將它交出來我饒過你!要不然我就撕開你吃你的肉喝乾你的血!』濡女尖嘯的說著,過後將我拋在空中。我頓時感到天昏地暗,整個世界好像顛倒了一樣。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殺了你!再奪取鎮魂玉了!』露出了利齒,她就那樣狠狠的咬向我的左腹。

        肉體給利齒刺穿的聲音響起,我只感覺到左腹一陣劇痛過後,隨著血液濺出來的,還有一個東西。

        那是一個珍珠般大小的白玉。在陽光的反射下,還隱約有些透明的,一顆玉。

        我的體內...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伸出手拿著玉,我狠狠摔下去地上,左腹傷口頓時裂開的更大,我卷缩著將白玉護在懷裡。

『嘻嘻嘻嘻——鎮魂玉!鎮魂玉我拿定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濡女朝我衝來,她吐出了蛇信子就要殺過來。

        我登時瞪大眼睛。

        我就要死了嗎?才剛高中開學,就要喪命於此麼?

        都是這個什麼鎮魂玉的錯,如果沒有它在我體內的話,我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好不容易認識了喵喵他們... ...

        我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可是卻遲遲都沒有感覺到死亡,我頓時緩緩睜開眼睛。

        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冰雕的妖怪... ... ...

【誒?】我眨了眨眼睛。過後,我給人抱了上來,注意!是公主抱!

        過後,我就看到放大版的俊臉一張。那銀白色的眼眸,正深邃地看著我。我一張小臉頓時不爭氣的紅了。

【學...學...學長?!】咦?!咦?!咦?!!

        我不是打電話給審判學長嗎?!為什麼會是一個不認識的人啊?!我整個腦袋頓時混亂了,整張臉紅得像熟透的蘋果一樣。

        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我後,就打開傳送陣將我傳送去我非常熟悉的保健室。

        他沉默的抱著我踹開房門,過後還踹了一腳在睡覺的提爾,無視提爾從椅子上摔下來,他溫柔的將我放在一張床上。整個過程一氣呵成,根本就不等我有什麼動作。

【躺著,不要動。】那位學長開口就只是吐出五個字。我還真的乖巧一動也不懂,過後學長就沉著一張臉將提爾拉了過來,吐出短短兩個字。

【治療!】

【誒?又是小雪,你怎麼又受傷了?!這次還是腹部和手臂!】提爾再看到又是我後,都有些無奈了。

        我也是不想的...我緊握著雙手一直放在胸前。提爾也就只是一邊嘮叨我一邊幫我治療,可是我一雙眼睛一直盯著那位學長,過後學長看了我許久,就只是指著我的胸前。

【沒事了,鬆開吧。】我下意識的鬆開手,一顆東西掉落下來,我這才回過神來,我握著那顆就是傳說中的鎮魂玉已經很久了... ...

        過後,我的神經鬆弛下來,就那樣昏睡過去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在我身旁的人早已經不是那位冷漠學長,而是審判學長了。

【...學長。】

【你醒了,還好嗎?】審判學長語氣溫和地問,我就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

        發生了太多事了,我已經不想再回想了,也沒有力氣說話。之後,審判學長什麼也沒說,就只是將我帶去他的家,之後的晚餐都在審判學長的家吃,我就在這裡了。

【不過小雪你怎麼會給妖怪追殺呢?】已經將我的情況全部都說給各位學長後,綠葉學長問。

【我也不知道...】我恍神的回答。

        對了!說到這裡,我都忘記跟寒冰學長道謝!

【那個,寒冰學長...謝謝你。】面對著那銀白色的眼眸,我的心裡不由來的咯噔一下。

【沒事。】寒冰學長遞給我一杯熱茶,我拿起來喝了一口,心裡頓時安定下來。

        不過一想到自己給寒冰學長用公主抱抱著,我的臉又不禁紅了。

作者的話:達郎——所以其實配對是寒冰X小雪wwwww
                給我騙到了對吧對吧XDD (給拍飛
                雪姬我給媽罵了一聲 所以我要睡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1 23:34:5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發現果然不可以太早下定義,寒冰騎士長怎麼感覺也曖昧曖昧的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