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黑雪姬

[同人文] [第二人生x自創] 輪迴·逆傳 第50章(第一部完結) 07/09 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4-5 19:31: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就在開學前一天的晚上,我終於把最後一張相片貼在註冊表上,解決了資料的事情。

【呼~終於都初中畢業了嗎?】我大大的打了個哈欠,過後伸了伸懶腰。

        站起身,我整理了一下身穿的睡衣和服,過後拉開紙門遙望著夜空的繁星,在那夜空之下,晚市的城市似乎非常熱鬧,和寂靜的庭院裡成了對比。

        因為老家的位置是在山上,所以從我這裡可以將整座城市看得很清楚。我乾脆將房間內的粗點心和奶奶幫我沏的熱茶捧到走廊外,一邊喝著茶吃點心,一邊遙望著星空。

        畢業了啊...還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安全的初中畢業,還可以上高中。我以為自己還會像小時候一樣,會衰到要整天待在家裡避禍。

        好像是從我和媽媽搬到了台灣,才有這樣安寧吧?

        就在我望著天空發呆胡思亂想時,突然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我轉過頭看,就看到身穿著淺綠和服的奶奶進來。

【奶奶。】我叫了一聲。

        其實我一直覺得奶奶身穿著和服時總有種貴族女子的氣質。我想奶奶在年輕時應該是一個大家閨秀吧?

【晚安,小雪。怎麼還不睡呢?】

【還沒困。】說完,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垂掛著的護符牌,這個護符牌是我從小時候戴到現在的保平安的護身符,從來都沒摘下來過。

【那個護符牌,是你小時候奶奶在神社幫你求的呢。】看到我低頭看著牌子,奶奶手放在我頭上撫摸一下。

【嗯,多虧這個,我在台灣過得很好。】我垂下頭,眼底劃過一絲沉思。

【小雪。】從耳邊傳來奶奶的聲音有一種滄桑的感覺。

        我抬起頭,靜靜的看著奶奶。

【上到高中後,如果有什麼困難的話,你要變得堅強哦。】

【奶奶,為什麼你要說這個啊?】我有些疑惑的問。

        奶奶並沒有回答我,就只是抬起頭,看了看那群星燦爛的夜空,說了一句深邃的話。

【時間...過得還真快呢... ...】

        轉眼間,就到了那個久仰的... ...

××××(我是時間的分割線)××××

Japan AM5.30

地點:京都某地鐵站

        我想,會在這個時間點等地鐵的就只有我一個人吧。

        我也沒想過,為什麼是在台灣寫的志願單,也可以在日本去到學校。不過那校名本來就是外國學院了,有幾間分院也不稀奇。

        然後今天早上醒來後,我就照著通知單上的路線圖來到地鐵站時,就在這個時候,我才察覺一樣事情。

        那就是,由此始終,他都沒有給我學校的地址。

        這難道又是學校的玩意兒?還是說分派錯了通知單啊?

        算了,都有了查無此校的事情了,再多一件bug也沒啥稀奇的。抱著那樣的心態,我一邊手提著書包,一手拿著地圖看著地鐵的路線指示牌子。

        咦?京都有那麼早的地鐵來嗎?仔細看看周圍,包括我在內也就只有兩個人而已。算了,我想應該有前輩來接我就是了。

        那樣想著,我就站在月台上打開手機聽歌一邊等地鐵。

        因為從小時候很早就沒有在日本生活,此時此刻我完全不知道有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那就是,對於我來說在這個時間點裡我的處境是很危險的。

        正當我閉上眼睛聽著歌的途中,突然從左邊的隧道傳來了地鐵的引擎聲音,可是我還在低著頭看著手機,完全沒有註意周圍的狀況。

        突然背後一只手將我推前去。我嚇了一跳,看著眼前不知幾時出現在我面前的地鐵自動門,我的腦裡突然閃過一個問題。

        剛剛看路線圖時,有這個時間點的地鐵來著?

        可是當我想要轉身離開時,自動門已經關上了。我只能從窗戶望去外面看了看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

【咦?】我看著剛剛我站的位置,回想起剛剛的事情。

        我的臉頓時變得很蒼白,頓覺得有一盤冷水從頭到尾澆了下來。

        剛剛,根本就沒有什麼人推我。

        那是誰?在我後面的...到底是誰?!等等!

        我猛地轉過頭,我發現在輕快鐵裡面...就只有我一個人!

        就只有我一個人... ...

        我缩了缩身子後退一步,手緊緊地握著手機,整個心都跳得很厲害。

        電車不斷行駛著,窗外的景色不斷閃過,進到隧道的時候,我的背後突然感覺到一陣惡寒。

【哇!】我轉過頭,看著空無一人的電車。不,不是!我後面出現了一名散發著詭異黑氣的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生。

【你...你是誰?!】女生沒有回答我,就只是筆直的伸出了她的手指著我,我這才發現,這個女生她整個人白的很詭異,就好像貞子一樣!

        又來了!我才剛回來日本沒幾天啊!為什麼我又會發生這種事情?!

“將...鎮...魂...玉... ...交出來 ... ...”陰森的聲音傳來,我就感覺一陣幽寒。

【什...你在說什麼?我沒有...】

“將...鎮魂玉...交出來!”

【所以我都說沒有了!】

“你...說謊!!”突然,她的聲音尖銳的叫了起來,過後整個電車裡的照明一閃一閃的。

【呀啊!!】我蹲下來,閉上眼睛的悲鳴著。

        不...不會吧?!我連學校都還沒去到,就要和幽靈奮鬥?!嗚嗚嗚,來一個人也好,快來救我!

“將鎮魂玉...交出來!”

【我真的沒有...真的沒有!求求你放過我吧!】事到如今,我還是先求饒吧。

“你...說謊,所以...該死。”說完這句話,我就感覺到一陣冰冷的東西朝我撲了過來,我頓時一個彎腰避過,整個人跌到在地上。

【哎呀!】

“你...逃不了...”

我下一秒立馬跑到電車的另一邊車廂自動門,雙手努力的推著門。可是那扇門卻一直緊閉著,紋絲不動。

“去死吧!”女生的身體化成黑氣,就要朝我撲過來。我頓時跌坐在地,手臂擦到了自動門。

【不要——】下意識用一隻手擋著,我緊閉著雙眼,就那樣等待著自己的死期。

        ... ... ...嗯?怎麼任何感覺都沒有啊?我小心的打開了一點點的縫隙,就看到了讓我有些驚訝的場景。

        在我前面,突然出現了一位紫色中長發的男生,他穿著和他頭髮一樣顏色的紫色袍子,手上拿著一條鞭子竟然緊緊纏繞住那個半透明的黑色霧氣。

【學妹,你還好嗎?】那名男生突然轉過頭來,微笑地問道。

        啥?我的腦子一時間轉不過來,等到男生再次重複一次話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那就好,學妹你先不要動哦。我先解決這個怨靈再帶你進校。】說完,他就轉過身,念了一句我完全聽不懂的句子後,那個怨靈竟然...尖叫著的冒著黑煙!

        這...這是在殺靈嗎?

【回去!這不是你待的地方!】好像是我學長的男生說完這句後,那個怨靈從此消失這世界。

【呼...】學長呼出一口氣,過後轉過身來。

        一雙美麗的紫色雙眸就面對著我的雙瞳。

【學妹,沒事吧。】學長伸出一隻手,過後問我。

【沒...沒事。】我抓著學長的手站起身來,一陣痛楚從手臂傳來,我缩了缩左手臂,將其舉高來看,發現有一處地方擦傷了,就連剛剛不小心跌去地上的膝蓋也瘀青了。

        看完後,我撇了撇嘴,過後才抬頭看了看學長。

【那個,學長...你是怎麼發現我在這裡的?】我疑惑地問學長。

學長先是笑了笑,過後指著我的項鍊說:

【因為突發狀況,學妹你身上的某一種東西吸引了那些,所以才會給拖進去,我是循著這個護身符才知道學妹你在這裡。】

【那,那學校...】我慌張道。

【還沒有遲到,因為通知單指定學妹的地鐵站在1小時候後會有很多人,不便於進校。本來預算時可以撞電車進校的。不過照學妹的狀況,看來只好用傳送陣了。】說到這裡,學長就嘆了嘆氣。

        等等!我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瘋狂的話?!

        撞電車?!校門?我進的到底是什麼學校?!在聽到學長整段話後,我整個人徹底震驚的僵在原地,就連表情也僵硬了。

【學妹,你怎麼了?】學長有些疑惑的看著一臉異樣的我。

【沒,沒什麼。】勉強的微笑回答道。

        然後我心底里就是一陣走馬燈了。

        該不會經過了剛剛的事情后,我還要給拖進奇怪的地方啊?我該不會是給騙了啊?!早知道老老實實的填班長的選擇了!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學妹,走了。】就在我心裡一片胡思亂想的同時,學長拿出手機通話一陣子,過後就對還在亂想的我說。

【啊?】還沒等我有反應,我的腳下突然出現一個很像動漫裡出現的那種美麗魔法陣,過後我雙眼一亮,什麼都看不到。

作者的話:寫到女主給貞子小姐(?)追殺時,我也不禁惡寒了一下。說不定我還有潛質寫鬼故事?
                另外,就是那個學長~~到底是誰呢~?我覺得很容易猜得說~
                關於這個,就請讀者們自行猜測咯~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5 19:51:19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我猜不出來...(被打
覺得看到貞子特親切啊
(在學校的綽號就是貞子or鬼等靈異生物_(:з」∠)_

點評

真的?! 其實我打出來的一秒我也覺得是貞子wwwwwww  發表於 2016-4-8 21: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5 21:02: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學妹,可以睜開眼睛了。】

        等到學長的聲音響起時,我才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睛,我整個人就發出了感歎聲。

【哇…好美,好大。這…這裡真的是高中嗎?】看著眼前非常有氣派的學校,我整個人就有點小興奮。

【誒?學妹你不知道Atlantis學院嗎?】學長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問我。

【嗯?為什麼這麼問?】我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學長的話。

【…學妹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報名進校了嗎?】聞言,我點了點頭。

【我第一志願是寫這間學院,因為成績的關係… …】而且初初看這間學院的入校條件時,我也是瞄準沒什麼要求才進的。

        難道不是一般的學校嗎?

(我說妹子,剛剛人家開的傳送陣是開假的嗎?=-=|||)

【是這樣啊…】學長盯著我喃喃語道。

【是說…現在幾點…額…】我習慣性的抬起右手看…我今天忘了帶手錶啦!!QAQ

        嗯?我記得剛剛看這間學校的外觀時好像有一個大鐘吧?但是之前不小心翻到自保手冊時第一頁好像就有說過學校大鐘很喜歡給人看,所以千萬不要抬頭看鐘之類的…

【總不可能會掉下來吧?】那麼說著,我就抬頭看了看大鐘。

【學妹,不可以看鐘!】學長看到我抬頭,就急忙出聲。

【誒?】我轉過頭疑惑的看著學長,過後在轉回頭看大鐘。

        沒什麼問題啊!鐘沒掉下來。沒問題啊!

【嗯,有些奇怪呢,平常看了一眼也會掉下來啊…到底是為什麼?】學長奇怪的看著我,過後又看了看大鐘。

        這…這次我看清楚了!那個大鐘確實會掉下來!!但是學長一發犀利的眼神射去,那個大鐘才沒有動作…

        所以還真的會掉下來啊啊!!

【雖然這次沒事,不過學妹下次還是不要隨便抬頭看鐘,要不然你就會給追哦。】學長溫馨的笑著提醒。

【哦…哦。】所以我到底進的是什麼學校?

地點:Atlantis學院

時間:??

        我眨了眨眼睛,看著我眼前據說是保健室的輔長但是此時卻露出很明顯就是變態的表情的頭髮有些像獅頭的男人,心底裡打從覺得他就是一個變態!

【夏碎,這就是你的代導學妹嗎?】名字叫提爾的輔長問在我身旁的學長。

【提爾,別欺負我學妹。】學長露出了微笑,身後卻散發著不明黑氣。

        學長,感謝維護><

【那個,初次見面,我叫早乙女小雪。今年剛進這間學院學習,請多多指教。】露出微笑,我90度鞠躬的說。

【哎哎哎,小雪不用那麼客氣也可以的~來來來,讓叔叔我幫你擦傷口。】提爾不斷走進,我就越退一步。

【那…那個,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別那麼怕嘛~小雪,叔叔我不是怪人哦。】提爾笑的一臉猥瑣,我立刻躲去學長的身後。

【提爾,別欺負新生。】突然,從門外傳來了移到成熟的女人聲。

【庚,你來了啊。】

【嗯,冰炎似乎睡遲了,我要代替他去接一名新生。】走進來的,是一個留著波浪長髮,年齡和我哥差不多的學姐,那雙黑色眼睛時不時閃過一點點的綠色。

        那名學姐似乎注意到我,沖我微笑說:

【你是新生嗎?我叫庚,是這間大學部的學姐,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學妹。】

【我,我叫早乙女小雪,庚學姐,請多多指教。】借著打招呼時的注意力轉移,在我回過神后,我發現我的左手臂處的擦傷已經好了,就連我膝蓋上的淤青竟然很快就散了。

【謝謝。】我伸展了一下雙腳。

【哎呀,不過小雪小美人你還真幸運,不用撞火車來學校。】誒?我望著提爾,眼角不禁滑下三條黑線。

【總好過之前的撞飛機吧?】庚學姐說到這裡就有點苦笑了。

【就是。一大堆學生身後追著的警員,那場景真的是世界奇景。】提爾手提著兩瓶飲料罐說笑般地說。

        等…等等!什麼撞火車,還有什麼撞飛機的…我,我怎麼一個也聽不懂啊?!

【這樣就好了,接下來還要去班上報道,這樣的話就沒我的事了。】學長才剛說完,我就急忙抓著學長的衣角。

【那,那個,學長。】

【嗯,小雪?我可以叫你小雪嗎?你可以叫我夏碎也沒關係。】我點了點頭,過後開口問:

【那個,夏碎學長。這間學院,是…什麼學校啊?】

        一時之間,保健室頓時寂靜了。過後打破這氣氛的,是提爾。

【你,你難道不知道這間學院就進來了嗎?】

【嗯…嗯。】我點了點頭。

【就連守世界…你也不知道?】庚問了一個問題。

【不知道。】我搖了搖頭。

【這…這真的是…】學長看到我的答復后,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

【小雪,這裡不是普通學院哦。】

【誒?】

【Atlantis學院是異能開發學習學院。】啊哈哈,原來是異能學院… …啊…嗯?

【… …那個,我有點聽不清楚,學長你可不可以再說多一次?】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了。

【異能開發學習學院,簡稱異能學院。】學長好心的再次向我解釋。

【哦。】我呆愣地接過提爾遞過來的飲料罐,過後下意識的打開飲料罐,喝了一口水…

【異,能,學,院?!!!】過後,從保健室里傳來了一聲超高貝女高音。

【這…這種事情,我聽也沒聽過!】我雙手拍桌大喊。

【那可就奇了,不過世界奇事特別多。既然小雪小美人你可以進的來我們學院,就代表你有那個能力讀我們學校哦!】提爾打哈哈的說。

【我..我可是普通人哦。】我緊皺著眉頭說。

        呃,如果說整天給阿飄兄弟們糾纏這點的話就有點不像正常人了。

【嗯,進的到我們學校的人都不是什麼正常人,你說的話有待商權哦小雪。】夏碎學長說完后,我頓時好想哭哦QAQ

        嚶嚶嚶,還我的正常學院生活!

作者的话:沒錯!那個人就是夏碎學長!噠噠噹~意外對吧XD
               另外,此案件是發生在漾漾入校前
               雪雪我會寫出不同的劇情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5 22:30:17 | 顯示全部樓層
記得沒錯話
某人的死對頭好像也做出一樣事情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5 22:52:27 | 顯示全部樓層
....總覺得跟漾漾的狀況好像...
但夏碎不會巴頭就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06: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6-4-5 22:30
記得沒錯話
某人的死對頭好像也做出一樣事情來

对wwwwww
而且教皇也似乎吓傻了2333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06:19:26 | 顯示全部樓層
夢默衪 發表於 2016-4-5 22:52
....總覺得跟漾漾的狀況好像...
但夏碎不會巴頭就是了...

夏碎会很温柔的!
绝对不会把人家头!(嘛……某兄控除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20:44: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在那之後,學長丟了一張符咒帶著我傳送去教室門前。

【到了,你的班級是1年C班。】嗯?C班,蠻靠前的...

【對了,每一個年級只有三個班級而已。】學長突然出聲說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可以肯定學長是故意的。可是我還是很鎮定的點了點頭。

【以後有什麼不懂就打電話給我吧。】學長那樣笑著,過後一手拿著電話就將號碼輸進去。

        咦?那架電話怎麼看著有點眼熟。我下意識的摸了摸我的口袋,結果只是摸到布料的感覺而已。

【好了。】說完,學長就打了個指響,我的口袋頓時又恢復了一點重量。

        我微微愣了愣。學長你幾時將我的手機瞬移的?

【裡面有我的熟人,進去了你可以和他打一聲招呼。對了,接下來我因為有些事情,我會叫我的朋友來接你。】我乖巧地點頭,過後就看著學長開了傳送陣就離開了。

        心裡頓時有一種畏縮感,我轉過去面對教室門,不禁嘆了一口氣,過後正要拉開門,門就‘嘩啦’的給人拉開,過後我就看到了一張很相似的臉。

        那名拉開門的黑髮男生和夏碎學長的臉有一點相似,而戴著的眼鏡下是一雙黑色眼眸。那名男生眼裡閃過一絲疑惑,過後就將注意力轉過來我這裡。

【你是新生。】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你怎麼知道?】我反問了他。

【看你身上的氣息就知道了。】說完,他就轉過來問我:【剛剛帶你過來的是你的代導學長?】我點了點頭,他繼續問我。

【他是紫色頭髮的?】

【在那之前你是不是該讓我進去教室先呢?我總感覺有什麼奇怪的聲音...】聞言,那名男生才醒悟過來,過後將我拉進去教室。

【快進來,要不然就遲了。】

【遲了?】聽到這句話,我有些不明的看著他。

【你是新生,你應該不知道吧?教室會在時間到了後就會散步,所以千萬不要遲到哦!】那名男生推了推眼鏡說。

【散...散步?】我已經不奇怪這間學院到底有多少非生物了。

【你可以回答我剛剛的問題了嗎?】突然話題又轉回來,我只好點了點頭:

【那名學長他說他叫夏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看到了這名男生眼底閃過一絲的哀傷?只不過下一秒他就恍若大悟的對我說。

【那名學長全名叫藥師寺夏碎,是高中二年級。】

【誒?學長原來是日本人嗎?話說你怎麼知道學長的全名?你又是誰啊?】面對我的連串問題,那名男生也沒有混亂。

【我叫雪野千冬歲,也是日本人。】千冬歲自我介紹說。

【雪野...初次見面,我叫早已女小雪,今後會和你一起同班,請多多指教。】小聲的念了念他的名字,過後我微笑地伸出手說。

【請多多指教,不過你是第一次來守世界嗎?】就算我裝作鎮定,可是他還是沒有忘記我剛剛嘆氣的事情,所以他問我。

【是啊。我剛剛才知道這裡的世界。】因為我一直和千冬歲聊著天,所以當我將視線放在教室裡頭時,才發現裡面已經有很多人了。

【千冬歲,你身旁這位是?】就在這個時候,坐在位子上的一名綁著可愛雙馬尾的金發女生很有精神的跑來我們面前。

【你好,我是剛剛進校的早已女小雪。】我淡然地笑著打招呼。

【你好,我叫米可蕥,因為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都叫我喵喵。】她滿臉笑容道,過後她拉著我的手問:

【那我可以叫你小雪嗎?】

【嗯,可以哦。】我也習慣有人這樣問我了。因為我的名字本來就是小雪,從我小時候也很有很多人為了省一口氣,都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的。

        畢竟我的名字就算不用取暱稱也很可愛了(這是我班長說的),而且也有很多朋友嫌我的姓氏太長了,念完過後因為語言關係還變得有點...嗯...你知道的,日本譯成中文總有一些音怪怪的問題。

        總之,我的名字念起來簡直就是考驗其他人的嘴巴... ...

        咳!話題扯遠了。

        接下來,班導就出現了。我原以為班導是一名很嚴肅的老師,但是...

        我只覺得他的腦袋真的好亮啊!啊,不過反光的還是有點黑,而且頭頂竟然還有紋身。

        之後班導用很適合他的粗獷聲音報告了一堆有的沒的東西,過後就開始正式選班長了。

        本來在聽到選班長後,班上竟然有一堆人站出來開始了班長爭奪戰,那長互毆還真的讓我看得有點膽戰心驚。

        就在他們吵得正歡時,一個女生站起來淡定的說了一句:

【你們誰想當班長?不好意思,我當定了!】剛落音,全部人都望了過去,本來還想嗆幾聲結果看到那名女生後,竟然不約而同閉上嘴巴沉默下來。

        結果,那個女生就那樣當上了班長。我壓低聲音靠後問坐在我後面的喵喵:

【喵喵,那個女生是誰?】

【嗯?那個是歐蘿妲哦~她可是蘇.凱文的後代呢!】

        之後我們就聽著新上任的歐蘿妲就在全部人坐好時,和班導的對話:

【嗚噢噢噢噢,可惡!又輸了!再賭一次!】班導一臉可惜。

【可以啊,這次要賭什麼?】歐蘿妲淡定笑。

        我汗!班導和同學竟然在打賭!而且怎麼想,那位歐蘿妲是和班導認識的吧?果然這裡的世界觀已經扭曲了。

        嗯,至少我現在已經快要不正常了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22:58:1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不久之後,下課鈴聲就響起來,班導撇了撇頭說:

【各位同學∼新生訓練就到這里為止,開學的時候沒來的人給我繃緊點皮,剩下的我們到開學時才慢慢廢話!】說完後,班導就離開了班上。

【喵喵,這個麻煩你發給全班。】這時,歐蘿妲憑空變出一堆紙。

        在喵喵發著單子時,歐蘿妲依舊一副不緊不慢地說著:

【各位,這些單子要現在寫好交上來哦。來不及叫的話交給老師,如果到時候還沒交上去的...哼哼哼,全部都罰款上繳100卡爾。】

        大家聽完後,都不禁寒顫了一下,過後不敢忌慢地拿起筆‘刷刷刷——’地寫完單子後,直接拿去前面交好就跳門離開教室。

        而我,則是慢悠悠的看了看單子,越看下去,我突然覺得原來之前在原世界學習的科目都非常的親切!因為...

        鬼才會看得懂這單子寫的是什麼課程啊!!妖魔解剖學是什麼?!!

        就在我內心無數草泥馬狂奔時,大部人已經離開教室了。除了剛剛接聽電話的喵喵留下來,現在課室就只剩下我和喵喵而已。

【那個...喵喵。】我忍不住叫了喵喵。

【嗯,小雪你還沒有填完嗎?】

【呃...嗯,我有點看不明白...不知道要選哪個好。】我抓了抓後腦,不禁苦笑。

【嗯,那樣的話,喵喵推薦你幾門基礎課程好了。】

        就在喵喵和我說到一半時,突然教室的門給人踹開,一名帥氣的銀髮男生非常帥氣的將一位慘兮兮的黑髮男生踹進來。

        咦?那個男生總覺得有點熟?

【學長。】在我旁邊的喵喵眼睛突然冒出愛心地走前去。

        他是學長?我有些詫異,過後我察覺到有一道視線盯著我,我低下頭一看,就看到剛剛給銀髮學長踹進來的男生看著我。

【那個...你沒事吧?】我忍不住上前扶了他一把。

【謝謝...你是...】

        看到這裡,我這才想起來他是誰。他不就是我之前撞到的那位男生嗎!

【啊,那時真是不好意思!你好,我叫早已女小雪,你呢?】我伸出手,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說。

【呃...我,我叫褚冥漾。】他表情微微一愣的,之後紅暈爬上臉頰。

        看到這個反應,我大概可以想到又是我這張臉惹的禍。

        哼哼哼,別小看曾經差點給星探看中要當偶像的我!而且我這張臉在國中時也給冠成校花第一的!不過在守世界也有可能只是其中一個普通樣貌而已。剛剛我看班上也沒有一個女生可以小看,喵喵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過後,我就看著那對學長學弟和喵喵非常愉快的交談著,完全忘記了我的存在。過後喵喵交代完後,就跳下教室浩浩蕩盪的騎著她的貓王離開教室了。

        忘記說了,喵喵在之前就已經跟我說了她是鳳凰一族的。所以我才沒有因為喵喵現在的狀況而受驚嚇。

        可是剛進校什麼都不知道(你自己也不是=-=)的冥漾卻整個人傻了一樣,過後還是學長踹了冥漾一腳他才回過神。

        過後學長向冥漾解釋喵喵的種族,解釋完後,我就听到冥漾說:

【貓王不是很會唱歌的那個人嗎?】

        噗!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學長一臉猙獰的,在那之後我果不其然又看到學長踹了冥漾的屁股一腳。

【靠!】

        我再也忍不住,掩著嘴巴就轉過頭偷偷笑了起來。

【你進來做什麼?】突然,我聽到學長的聲音響起,我敢肯定這句話不是和我說的,因為我一轉過頭,就看到一位金發的...天使... ...飛進來教室了!!

        哦哦哦,我第一次看到天使誒!好唯美...

        之後,我就听不懂學長他們在說什麼了。這麼說來之前學長在送我來教室之前好像有說過這個世界有一個語言是這個世界的通用語。不知道課程裡面有沒有這門課呢?

        是說...我都在這裡那麼久了,竟然都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自己的存在感都是浮雲神馬的...算了,我都習慣了 。

        過了不久,那位金發天使學長和冥漾說完話後,這才注意到我。

【嗯?你是?】

【初次見面,學長。我是早已女小雪,和冥漾一樣是新生。】微微鞠躬,我說。

【你是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嗎?】他眉頭微微一蹙的問我。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因為我的反應實在是非常的冷淡,在一個普通人知道這不是用正常兩個字可以說的世界裡,實在奇怪。

【嗯,不過我小時候曾經在日本和奶奶居住時有到神社幫忙,所以有一些東西的存在我還是知道的。】更別說小時候我還很容易給那種東西纏上。

        聽到我的話,天使學長由頭到尾的掃描著我,過後他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對我溫柔說著:

【看來你身上有很強大的力量呢,我想小雪學妹你很快就能考到白袍資格。】

【謝謝學長。不過學長你忘了我是新生嗎?】雖然我不知道那個白袍是什麼,不過我卻有些詫異。

        天使學長是不是對我的實力太鑑定了啊?雖然說我平時在社團的時候有練過一點弓箭,舞蹈也是一直有在練,但是也沒有那麼一定程度的厲害... ...

【呵呵,學妹,祝你在這裡過得愉快。】說完天使學長就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而這個時候那位銀髮學長已經送走冥漾了,看到我和天使學長談著話,明顯的眼神露出一絲疑惑。

        我說大佬你真的沒看到我嗎?!我在這裡已經很久了啊啊啊!

        銀髮學長盯著我許久,就將視線移去天使學長的身上。

        過後他們又在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談話了,不過這次我竟然詭異的能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對話如下:

【你想說什麼?】銀髮學長語氣有點衝地說。

【真看不出來你會跑來當代導人。】天使學長繼續臉帶笑容。

【彼此彼此。】銀髮學長毫不在意地回道。

        過後,我就听不懂他們再說什麼了。大概是顧慮我在場的原因,他們這次的話題變得很深奧。

        嗯?這難道是學校自動幫我翻譯?而這個翻譯會在別人不想讓人聽到他在說什麼就會自動掩幕?這太方便了吧!

        然後,我就有幸見識到兩個學長的武器到底有多帥了!

        銀髮學長不知從哪裡抽出了一把長槍,而對面天使學長就抽出了法杖,眼看就要開打了的兩個人...

        咿咿咿咿咿——千萬不要開打啊!!我只是一個無辜的學妹而已啊!兩位學長手下留情————

        一瞬間遠離兩位學長的我一雙眼睛緊張地盯著他們,就生怕他們一開打起來就會殃及到我這個無辜的小菜鳥。可能是我祈禱奏效,兩位學長僵持了幾秒後就收起了武器。

        我深深的松了一口氣。

        過後兩位學長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正要打算離開的銀髮學長看到我還沒離去,就疑惑的看著我。

【你怎麼還不走?】聞言,我只好回答他。

【我的代導學長...沒來。可是之前學長說他的朋友會來接我。】說到這個,我有點深深的無奈感了。

        發生了那麼多事,那位學長的朋友竟然還沒來!

【要我送你離開嗎?】銀髮學長問我。我稍微考慮了一下,過後拿出手機傳了一封訊息給夏碎學長後,就點了點頭。

【好的,拜託學長。】

【在那之前,你的代導學長是誰?】銀髮學長挑了挑眉。

【嗯...千冬歲好像說過他的全名叫藥師寺夏碎。】我歪了歪頭說。

        然後我就看到銀髮學長的表情明顯的愣了愣,但是過了幾秒後他回過神來。

【我知道了,閉上眼睛吧。】聞言,我閉上了眼睛。

        過後我再次睜開眼睛時,我已經在我奶奶家門外了。

        唉...還好新生訓練就只是一天而已,要不然有夠我累的。

作者的話:這一章好像爆字數了?(望
               算了,因為是太陽出現了XD
               之後會有更多的太陽出現的機會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8 21:43: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黑雪姬 於 2019-8-1 09:50 編輯

第六章

        回到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回歸我親切無比的大床睡下去睡個天昏地暗!

        我從來都不知道新生訓練有那樣累啊!你別看我如此的淡定,其實我心裡已經很累了... ...

        我心好累,一想到我未來就要在另外一個世界生存上學,我就覺得自己頓時亞歷山大。

        或許還有對自己小命的擔憂。

        我可不想給人咔嚓掉了給醫療班復活!雖然不會真的死,可是誰想有事沒事就去死啊!要是真的有的話,我立馬一刀送你去見閻羅王!...呃,在學院裡面應該是送他見某變態鳳凰給他雕花。

        嗯?你問我這些事情我怎麼會知道,那當然是我偉大的喵喵大人提供的情報啊!

        我一跟喵喵說去教室之前遇到提爾後她就和我勸告這件事情了。由此,我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

        這個世界果然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除了千冬歲。(黑:別那麼早確定哦親)

【小雪,你怎麼了。今天的新生訓練還好嗎?】突然,從頭頂上方傳來了我那無良老哥的聲音。

【你看你妹妹我的樣子像是很好嗎?】我有氣無力的回了他一句話。

【真的有那樣累嗎?】他咯咯笑著,我突襲一個迴旋踢踢在他的腹部。

【迴旋踢!】

【噗~~】

        我已經站起身的面目無情看著我哥蹲在地上乾咳幾聲,捂著給我踢疼的腹部哀怨道。

【你幹嘛啊!那麼生氣!】聞言,我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哥。

【我親愛的哥哥,你確定你沒忘記一件事情?嗯?】最後的一聲‘嗯’頓時讓我哥感覺一陣寒顫,過後看著他妹妹我一臉黑氣笑容地對著他,不禁吞了吞口水。

【呃...這個,那個...哦呵呵呵!我記起來了,抱歉啊。我,我今天睡遲了...】說到這裡,我更是燦爛的笑。

        沒錯!我今天會出事沒人救救是因為這個放我飛機的臭老哥!!說要送我去學校,結果自己卻在被窩裡睡個香甜!!!重點是我還怕得要死啊啊!!

【睡遲了?!那敢問親愛的兄長大人昨天你去了哪裡啊?!啊!?】我頓時用力的扭起了他的耳朵。

【哦哦哦哦哦,不要那樣大力!痛痛痛!我只是去和同學喝一杯而已!】

【所以昨天和同學喝一杯的哥哥大人因為太過疲累了今天無法那樣早起床是不是?!所以昨天三更半夜會女友的傢伙熬到5點所以才睡眠不足對不對?!我知道!全部都知道的!!】我大聲的在他耳朵旁喊道。

【有那樣的時間的話在家裡陪陪奶奶和處理家務事這點小事不足為道是不是啊你說?!!】

【嚶嚶嚶T^T,小雪別生氣嘛~那等開學的時候,開學的時候我一定會送你...】

【送你個頭!反正你總是將女友放在第一位的不是嗎?滾一邊找你的女友去!】我氣衝衝的坐在走廊上。

【誒~~QAQ小雪你怎麼可以那樣看葛格啊!反正你也沒出什麼事...】跪坐在我後面,老哥那樣說。

【今天我又看到了啦!】打斷他的話,我扭過頭開口出聲。

【呃?】老哥就只是發出了類似驚訝的單音。

【就在早上等地鐵的時候,‘他們’將我拉進去了他的領域。那之後和之前一樣,他們似乎想要得到我身體的某種東西。】我抱胸呼出一口氣。

        對...就好像之前一樣。

【...小雪,我記得有的住宿對不對?】聞言,我轉回頭望著哥。

【怎麼了。】一望回頭,我發現哥整個人變得很嚴肅,心裡不禁咯噔一下。

【不要回來了!】

【...什...你說什麼?!】還沒等我說完,哥再次打斷我。

【我說不要回來這裡住了!回台灣也好,還是住宿舍也好,總之,你不要回來日本了。】聽到這裡,我心底不禁湧出不爽。

【什麼...啊,不要就那樣擅自...命令我啊!】我站起身,朝哥大喊道:

【我已經不小了!有什麼事情就直說!我已經是...高中生了,自己的事情會自己解決!所以...請告訴我!】

        從小就是那樣,無論是什麼事情...哥從來都不和我說!並且一直將弱小的我護在他身後,不讓我受到一點的傷害。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的!可是,現在的我的話,並不害怕知道一切!

        我想變得堅強!

【... ...你只要答應我,你要去住宿,在開學之後,我什麼都會告訴你。】

最終,哥就只是嘆了嘆氣說。聞言,我笑了。

【嗯!約定好了哦!】

××××

        距離開學的日子,還剩三天。       

        我平凡的生活即將也要結束了。

        最近平凡的生活舒適的讓我想要一直保持這種生活。此時的我正躺在敞開的房間,感受著風鈴搖晃發出的叮鈴聲和微微吹來的涼風。如果現在我手邊還有一支冰激凌和扇子的話,簡直就是暑假最佳搭配!

        等下出門一趟買冰激凌吧... ...還有西瓜~

        突然,門鈴聲響起,過後我就听到奶奶的叫喚。

【小雪,你的朋友來了。】

【來了~】舉高手說著,我爬了起來,過後一身懶洋洋的,還打了個哈欠伸懶腰邊走去玄關。

【到底是誰啊,我在日本幾時有朋友了?】一邊喃喃語,我一邊整理有些亂的長發。

【是我。】回答我的,是一道很熟悉的聲音。

【千冬歲?!】我驚訝的看著在我眼前出現的人。

        千冬歲推了推他的眼鏡,我還看到眼鏡反光了一下,過後他開口說:

【我是來找你一起出去玩的。】

        ...那個,你說真的?我疑惑的看著他。其實我覺得千冬歲就是那種很會讀書的那種書呆子,不過千冬歲比起一般的書呆子還要狡猾...奸詐和陰險。話題扯遠了!

【和我一起?不和喵喵一起嗎?】我好奇地問。

【喵喵約了庚和漾漾去看電影了。就只有萊恩和我在一起而已。】

        原來是這樣...誒?剛剛千冬歲還有說誰嗎?

【那個...萊恩是指?】我左望右望,都沒有看到另外一個人的身影。

【咳咳,萊恩,別又給我消失了!】千冬歲乾咳了幾聲,過後朝旁邊的一堆空氣揮了一記手刀。

【好痛!】一道微弱的男生的聲音響起。

        ... ...我到底,聽到了什麼聲音?過後,就在我滿頭大汗的當下,我看到了千冬歲旁邊逐漸浮現出一個藍白的身影...

        UFO嗎?!!

        話說,這種登場方式真的會讓我想起電視劇那種幽靈的劇情!

        為什麼一個人可以消失到這種地步啊啊!!

        這不科學!!...算了...

        反正,守世界從來都沒有正常人。

        我明明已經知道的。

××××

        之後,我和千冬歲一起去電影院選了一套看起來還有看頭的冒險電影。除卻完全融入於空氣中的萊恩,我們兩個簡直就是省了一個人的錢。

        我能說這消失技能真的很好用嗎?無論去哪裡的需要進場費的地方都能夠不用給錢直接進去!羨慕望!(望一處空氣)

【原來如此,原來那種武術還能這樣用!】看完電影後,千冬歲分析般地說。

【不...請你不要研究那麼清楚。】不過如果是千冬歲的話,說不定那天我就能看到他用了電影裡據說是人體構造絕對做不出的武術!

【接下來,我們還要去哪裡?】聞言,我才想起今天晚上有一場非常大型的夏日祭在我家的不遠處舉辦。

        我立刻跟千冬歲說後,千冬歲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好啊,夏日祭我很久沒有去了。萊恩也會一起去。】我點了點頭,心裡有點小小的興奮。

        好久沒有去夏日祭了,尤其是跟朋友一起。

【那樣的話,等下要回家一趟換衣服了呢!】我記得自己在家裡還留著一件奶奶縫的和服。

        於是,我和千冬歲大約逛到差不多傍晚的時候,我們兩個才暫時回去家裡準備夏日祭的錢包。(剛剛逛街差不多用光錢包裡的錢,要去補充一下)

        然後,幾個小時後出現在千冬歲面前的我雀躍地說:

【好了,可以走了!】

【小雪,衣服很合身哦!】千冬歲驚艷的看著我,稱讚了一句。

【謝謝。】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束,我有些小害羞的笑著道謝。

(轉去第三視覺)

        此時此刻,咱們缺根筋的女主(雪:你說誰呢?!)完全沒發現,自己現在的樣貌到底有多招人眼目。一頭柔順的黑長發用一條蝴蝶綢帶梳了上來在左側綁成馬尾,水汪汪的紫色眼眸好似有水流動一樣,燦燦生輝,再加上典型的日本女生的氣質,典型的一個美少女!

        此時,小雪非常有活力的揮著手。

【出發吧!夏日祭。】

(好的,轉回去第一視覺XDD)

        我手上拿著一個小手袋,馬尾隨著我走動時一蹦一跳的非常可愛。

【對了,千冬歲,你有想逛的地方嗎?】我轉回頭問了問千冬歲。

【隨便逛逛。】千冬歲看了看周圍熱鬧的市場,過後說。

【是這樣啊。】我左望右望,過後看到勾水球的小檔。

【這麼說來,自從和媽媽定居在台灣後,我還是第一次在日本這裡度過暑假。就連今天的夏日祭在以前也逛過一次而已。】我蹲下來,付錢過後就拿著一個鉤子勾水球。

        千冬歲也湊了過來,付了足夠的錢後,也蹲下來和我一起勾水球。

【是嗎?我倒是第一次逛。】

【咦?千冬歲不是日本人嗎?】我有些驚訝地望著千冬歲,啊!真可惜。看著差點就勾到的水球,我有些小小的可惜。

【嗯,不過很少會來。】明明才第一次玩,可是千冬歲卻輕鬆的勾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水球上來。

        過後千冬歲將手上勾到的水球送給我,我不矯情的接過道謝。

【不過,我對你有點驚訝。】

【什麼?】我一愣。

【明明你才第一次才進入守世界,接觸陌生的事物,可是你卻很淡然,完全沒有剛進入的漾漾緊張不安。這是為什麼呢?】千冬歲眼神帶著分析的看著我。

        對於以前有很多人不斷關注我的原因,我也沒有介意千冬歲那樣盯著我。

【是吶...明明是才剛接觸,可是,正如夏碎學長說的一樣,我也什麼普通人。而且,我覺得...】

【我,對這裡的世界不適應。】

【哦?】千冬歲發出了類似疑惑的聲音。

【從小時候,我總能看見人類對生前的執念,和人類死前的那種不甘心的存在。所以我在一般的學校學習的時候,用人類的說法來說我就是一個奇怪的小孩。所以很少人會和我交朋友。再加上我是舞藝家族出身的,所以已經很明白社會的事情了。】走去一檔賣首飾的攤子,我拿起了一個護身符的小袋子說。

        比如說,藝能界的潛規則,還有一些骯髒的工作之類的。

        人生...並不是完美的。在覺得一般學院的生活無聊之間,我卻打從心底厭惡社會的這種生活。如果當初沒有學校選擇我的話,我現在大概不會和千冬歲相遇,還一起逛街。而是在灰暗的舞台上不斷的舞動,在台下觀眾們的注視下穿著華麗的舞衣舞蹈著,直至我消去為止... ...

【所以我才想要改變!不想就那樣浪費短暫的生命,持續的在舞台上浪費自己的青春。我覺得,Atlantis學院就是我改變的第一個起點!】看著手掌心裡的紅線,我笑道。

【非常棒的話。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會那樣想的女生。】突然,一道陌生的聲音響起。

        我轉過頭,就看到一名身高大約有180多的黑短碎髮男生站在我身後,他那微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叫什麼名字,學妹?】我愣了愣,過後才自我介紹:

【我叫早乙女小雪,不知道學長叫什麼名字?】

【...我叫雷瑟.審判。你可以叫我審判學長。學妹,因為夏碎有一些緊急事情,這一個月都不能代導學妹,所以這一個月你的代導人是我。】審判學長說完後,一雙黑眸就那樣盯著我。

        然後,我才發現審判學長的眼底下還有淺淺的銀色彎月,在周遭的燈光反射下,竟然非常的美!

【審判學長。】千冬歲現在才走上來,好像也不奇怪審判學長的出現。

【學妹,你很堅強,但是你的力量卻不夠強大。】審判學長才剛和我見面而已,卻說出這種話來。

        但是我也沒有自滿到自己認為這樣就可以了。

【學長,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想要成為最高級的黑袍要有什麼資格。】哦,先聲說明,我可是很認真地問這個問題的。

        聽到這個問題,千冬歲和審判學長齊齊的愣著了。看著我真誠的眼睛,他們只覺得他們小看了眼前這才剛進守世界沒多少天就已經有此上進心的女生。

【首先,你要得從零開始!】審判學長嘴角稍微彎了彎,過後說道。

        從零開始。對,從零開始。

作者的話:yahoo~~審判審判~~我最愛審判惹(滾地
                 審判帥氣登場啊啊——(給拖走
                然後,這一章宣告爆字數XDD
                接下來還有小劇場哦~ 小劇場(往下看

小劇場:

太陽:審判竟然笑了...
暴風:審判竟然笑了!
大地:靠!世界難道要給毀滅了嗎?(驚慌)
審判:... ...(朝大地狠瞪過去)
太陽:我太小看那個學妹了!竟然可以讓審判笑了...(碎碎念)
審判:太陽,你還沒有休息吧?(挑眉)
太陽:...我現在就去睡(默看審判臉色,過後乖乖的回房間)


以上XDD 謝謝觀看~XP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