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taya25312257

[同人文] (BG特傳)雙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4-16 19:24:58 | 顯示全部樓層
头香耶~
那个中年妇女是谁啊
能透露不?
很好看哟
大大加油啊

點評

佛約:「天機不可洩露~」 (= ̄ω ̄=)  發表於 2016-4-19 19: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20 20:24:21 | 顯示全部樓層
空再次出現在校園時已經是考期末考的時候了,逃避歸逃避,她還是學生,還是得回學校上課考試的!

簡單的高一基礎課程對空而言沒有什麼難度而言,再說她可是有紫袍資格在身的,基礎課程的老師們基本上不會太過刁難袍級的,當初空選課時就為了顧忌哥哥,所以沒有選太多的選修課程,所以準備起來也算是清閒。

空一個人靜靜地待在黑館的房間內溫書,自家哥哥倒是跑到一樓大廳問冰炎去了,雖說這點程度找空來當老師也沒有問題,但問題就出在無法向身為雙胞胎哥哥的漾漾暴露自己的紫袍身分阿…

這時,手機響了,空接起來聽了下,原來是自家老姊打來跟自己說她聖誕節時抽到的豪華輪船十人十日遊的詳細事項。

「嘖,老媽不知道是不是被洗腦,居然要把多出來的那幾個名額拿去約李若敏那個女人和她家人…真是的…你聽說了嗎?她居然想帶她男朋友過來!弟弟就算了!男朋友是怎樣?」據說對某人非常有意見的姊姊大人非常火大的對著電話吼個沒完,完全忘了電話的另一頭、正可憐兮兮的聽著她的咆嘯…不是,是抱怨的是自家老妹而不是讓她怨念極深的李若敏。

「那個…」空試圖打斷自家老姊劈哩啪啦的一頓痛罵,不過當然是徒勞無功啦…

「…這已經不是豪華輪船十日遊,而是監獄行了吧!!!」

「是…」

「該死的!大過年的沒事來添什麼堵啊?欠揍還是欠殺啊!可惡…空,你說,李若敏那個王八是不是欠殺?」

「那個…姊姊開心就好!」

「很好,那看我怎麼收拾她!」

空呆呆的看著眼前已經被掛斷的電話,所以她家親愛的魔女姊姊是…打來做什麼的?發洩嗎?

無言了好一會兒,空默默的放下手中的電話,回頭翻閱自己從本家借出來的書。一直以來她都偏科的非常嚴重,除了天生能力和近身格鬥術之外的能力她都十分基礎,雖然最近因為希克弦弒的關係而苦練了好一陣子的劍術,但那還是比教偏向近身格鬥術,術法什麼的,雖然還不至於跟萊恩一樣慘澹,但也沒好多少就是了…所以悶在本家的日子,她可以說是抓緊了時間去問自家表哥他們,好不容易才提升起來的。

空照著書本依樣畫葫蘆的畫了幾張符紙,試著注入自己的力量,試了好幾次才成功了幾張,浪費了不少符紙。

空有些挫敗的自言自語起來:「討厭…人家是不是沒有這方面的天賦阿…可是人家好羨慕安因他們,幾個陣法丟出去,連對方的衣角都不用碰到就可以把敵人殺他個七零八落的…」

空哀嘆了自己的術法天賦好一會兒之後,門被敲響了,空不意外的感覺到門外那熟悉的氣息。

是冰炎…

空垂下眼,稍稍收拾了下自己凌亂的書桌,她不疾不徐的走向門邊,略略停頓了下,平復了心情之後便伸手開門:「學長,好久不見。」

「…恩,好久不見。」如願的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兒,冰炎的眼中閃過一抹狂喜,內心更是洶湧著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情緒,如火焰般瘋狂侵蝕著他的理智,但他還是費盡全身的力氣壓下了那蠢蠢欲動的感覺,盡可能平靜的問:「你…去哪裡了?」

「沒有啊…」空顧左右而言他的說:「就是找個地方閉關修練一下…」

其實這個說法也沒錯就是了…不知道為什麼,空就是不想欺騙冰炎。

果然…理智在怎麼阻攔,心…還是無可救藥的淪陷了…

意識到自己的心有多麼衝動,空再次掛上宛如面具般的淺笑,卻看的冰炎心中一陣發堵。

他討厭自己心愛的女孩對自己掛上面具、他討厭那看似近在眼前,實則遙不可及的距離感,他好想好想把眼前嬌小的女孩緊緊擁進懷裡,揉到自己的骨血裡,讓她再也離不開自己…

冰炎深知這是自己霸道的獸王族血統在作怪,用力的舒了口氣,試圖將胸中的煩悶感呼出,好一會兒才繼續說:「空,你可以拒絕我,但你不能阻止我追求你;你可以不理我,但能不能不要消失在我的視線內…」

空愣了愣,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這個據說五歲就可以揮手殺一個、回頭殺一排的剽悍學長像個無辜的孩子般,極其委屈和害怕的語調甚至帶著微微的泣音,空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心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扼住,心疼得快要無法呼吸。

冰炎低垂著臉站在門口,低沉的嗓音讓人有種可憐兮兮的錯覺,摯愛之人無聲無息的完完全全消失在自己的生命裡,那對一名癡情的精靈而言無疑是致命打擊。想到之前那段自己不管怎麼努力、怎麼折騰都無法獲得任何有關空的訊息的時間,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月,但冰炎卻有種過了好幾世代的錯覺,很痛…看不見、聽不到愛人的感覺真的很難受,思念在胸口盤踞著,彷彿黑洞般吞噬著他殘存的理智,他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也沒有那個勇氣再去承擔一次…

好痛…真的…好痛好痛…

空勉強的撐起笑容,刻意轉移話題:「…剛剛哥哥跑去問學長你們期末考的問題對吧?」

「恩…空,不要轉移話題,答應我。」

空閃躲著冰炎熾熱而哀怨的視線,明知故問:「答應…什麼啊?」

空本來打算等哥哥學會使用種族能力之後,就徹底的離開守世界,躲在本家讓冰炎一輩子也找不到,甚至做好會孤老一生的覺悟了,現在又怎麼可能答應冰炎…

「答應我,不會消失在我生命中,我拜託你…答應我…」冰炎有些無措的伸手拉住空的手,溫軟的白嫩小手讓冰炎高懸的心微微的落下,不由自主的收緊自己的手,他多想一輩子牽著這雙手永遠不放開,可是她不願意…

第一次,他好恨自己的身世。雖然他自幼就曾經因為多不勝數的暗殺和被迫與親人生離而多次對自己的身世感到反感,但他還是第一次這麼厭惡自己的身世…他知道的…如果自己不是冰牙三王子的獨子、不是焰之谷第一公主的孩子,空不會拒絕自己,更不會想要遠遠的逃開自己…

「我…」空左右為難的站在原地,她很想直接回絕冰炎、想抽回被握在他掌心的手,但一看到冰炎那張憔悴的俊臉和受傷的眼神,她又狠不下心去拒絕…可惡…

冰炎捏著手中那雙白嫩的柔軟,心中的不安隨著空的沉默不停呈倍數膨脹,下意識的捏緊了掌間的小手。

空有些慌亂,她想過很多種冰炎會有的反應,但以冰炎平時剽悍的風格來看,她以為冰炎會是那種連在情場也強勢到不行的男生,所以她想過的好幾種應對模式都是用來對付強硬的狀況,她想也沒想過冰炎居然會用這麼低姿態的方式,可憐兮兮的模樣讓空的心狠狠的抽痛著。

「學長,不要這樣…」你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剽悍戰士、血統高貴的王子殿下啊!不要這樣作賤自己阿…

「答應我…」冰炎相當執著於得到空的承諾,沒有承諾,他根本無法心安。

無法相信她不會再次消失在自己面前…

「我知道了…」空視死如歸的回答,她真的狠不下心阿…

冰炎緊握住空的手,死活不肯放開:「這是答應我的意思嗎?」

「對、對啦!對啦!」空此時此刻恨透了無法對冰炎狠下心的自己。

冰炎的心情瞬間撥雲見日,夾雜著不安的悲傷表情頃刻間轉為滿足的微笑,雖然只是淺淺的淡笑,卻讓人真切的感覺到他的好心情。

真是的…現在這樣,她該怎麼逃離冰炎,怎麼逃離…自己的心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1 07:32:04 | 顯示全部樓層
头香~
所以说空已经有一只脚踏进冰炎的怀里了

點評

怎麼好像有〝一隻腳踏進棺材〞的影子在...  發表於 2016-4-23 19: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1 14:06: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終於看到新的文章了,話說威漾啥時冒出來阿?

點評

人家漾漾是打算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阿~~~這樣才好玩~~(聳肩~)  發表於 2016-4-23 19: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2 22:2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期末考很快地便結束了,畢竟空一沒修幾堂課、二沒什麼特別有挑戰性的課,就算之前翹課翹很大,也用紫袍的身分蓋了過去,風平浪靜的過關了。而漾漾那邊,也因為黑館眾多黑袍的鼎力相助,有驚無險的過關了。

寒假的到來對於空而言依舊矛盾,理智上很開心不必再見到冰炎,但情感上卻很傷心見不到他。

空搖搖頭,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告訴自己不可以在這麼下去了!

「哥哥~到家了!你還在想什麼啊?」空偏了偏腦袋這麼問:「又發呆?」

「恩..那個,不,沒什麼。」

其實漾漾剛剛在想的是,不知道自家老妹跟學長怎麼樣了…老實說他也感覺的到他們兩個是兩情相悅啦!可是、可是小空就不願意跟學長交往阿!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他決定支持自己的妹妹,雖然這樣對學長很不好意思…不過話雖如此,他還是很擔心,妹妹這樣把感情壓在心底,壓久了會不會出事…

「喔…」空明顯不相信漾漾的說辭,但也沒打算逼問自家老哥,反而很善解人意的話題一轉,轉到了快過年了這件事上。

「今年過年不知道會怎麼過。」

「嗯?哥哥,姊姊沒有告訴你嗎?她之前聖誕節時抽到豪華輪船十人十日遊的招待券,所以今年我們要在輪船上過年。」

「…不,老姊她一個字也沒跟我提過。」

「喔…是喔,那我順便告訴哥哥吧!除了我們家五個人之外,還會加阿姨和李若敏表姊跟她男朋友喔。」

「李若敏…表姊?誰啊?」

空故意嘟著嘴說:「哥哥真是的,記性真差…我們小時候不是老被敏姐姐欺負,最後都是人家受不了,哭著去找姐姐幫人家報仇的嗎?」難道然表哥的〝記憶模糊〞也模糊了有關李若敏的部分嗎?

漾漾一臉抱歉的說:「抱歉,沒什麼印象了…」

「好吧…」

寒假一放,空整個人就窩在原世界,完全不想往守世界跑,很怕被守世界滿場跑的冰炎抓到。但漾漾似乎是忘了拿什麼,居然什麼也沒說,就自己一個人跑回宿舍拿,又因為重建法陣很難見到,就自己決定留下來觀看…

對此空表示無力,老哥你可不可以決定前先支會一聲啊?這樣根本考驗人家的心臟強度阿…

默默的放下手機,空決定出門吃個下午茶壓壓驚,慰勞一下自己受驚的小心臟。

第N次打發掉前來搭訕的男生,空有些不耐煩的轉過頭去看落地窗外的景色,面前的座位卻突然作下一名不速之客。

「好久不見了,冥空,放寒假嗎?」許朵夢虛假的笑顏出現在空的面前,讓她今天本就不怎麼好的心情又下降了幾個層次。

「阿…剛放寒假。」

「這樣啊…」許朵夢笑呵呵的拉過身旁的男生,驕傲的炫耀:「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讀第一高中。」

許朵夢身旁的男生高傲的睨了眼空,微微點了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你好。」空禮貌性的打過招呼後,便打算離開,結束這令人不愉快的對話。

「冥空呢?你長得這麼漂亮,一定有男朋友了吧?」

「沒有。」空站起身,簡單的勾了勾嘴角:「抱歉,我有事,先走了。」

「耶?我們好久沒見了,不多聊聊嗎?」

「不了,我還有約。」

許朵夢看似不經心的酸道:「不會是去跟男朋友約會吧?」

空對她敷衍一笑,率性的結帳離店,也不在意她會怎麼想,反正愛怎麼想是她家的事,腦袋長在她脖子上,她才懶得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3 01:01: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嗚!你的文筆好好哦!!自創的劇情和原本的劇情像是黏再一起一樣,期待下一篇更新呦~

點評

感謝鼓勵~~  發表於 2016-5-3 22: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3 06:34: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情感的刻畫很細膩,讓人想繼續看下去~~

點評

Thank you~  發表於 2016-5-3 22: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3 16:19:59 | 顯示全部樓層
虽然才十三天,但感觉等了好久哦~
也许大大需要每天更文才能满足我空虚的心灵?

點評

十三天...對不起...人家真的太忙了啦!!嗚嗚...  發表於 2016-5-3 22: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3 22:47:21 | 顯示全部樓層
得知冰炎暫時因為黑館結界重塑的緣故不會離開學院之後,空決定把握時機,趁現在做點任務,免得自己整個寒假無聊到發霉。

因為考量到了時間問題,空這一次選的任務距離並不遙遠,還是在原世界。之前解決了一個〝吹笛手〞事件,這次到要解決一個〝睡美人〞事件,真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什麼運,怎麼感覺自己在原世界接的任務都很童話啊?

大財團的千金小姐因為不知名原因陷入沉睡這件事其實已經在原事件造成一股不小的風波,畢竟那個財團在台灣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加上財團總裁也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女兒成了這副德性,他當然急得要命,四處尋醫、求神問卜都沒有用,讓他更是愁白了一頭髮。

他對於空的出現並不抱任何的希望,而空雖然是紫袍,但這類的問題其實是找醫療班來比較好,當初財團長也確實是找醫療班期就,老實說這是九瀾的任務,只是被臨時丟給空的,反正基礎的治療和詛咒這類的東西空也很擅長,前者是因為自家老哥常受傷、後者則是因為她一心想要解開冰炎身上的詛咒…

總而言之,若是這丫頭的情況很簡單,那就她解決,要是很棘手,她就call out九瀾幫忙!這本來就是他的工作嘛!敢不來她就找自家姐姐和他家醫療班負責人哭訴!

好在ㄚ頭的問題其實不大,空一個人不需要外援就能解決,只是花費的時間長了點罷了。

因為治好了獨生女的奇怪毛病,財團總裁非常開心的硬是拉著空讓她住個兩天好讓他答謝一下,盛情難卻的結果就是當她終於回到家時,已經是三天後了。

「我回來了…嗯?爸爸出差回來了嗎?」空看了眼玄關處陌生又熟悉的男式皮鞋,這麼問。

「是啊!小空,爸爸回來囉!」褚爸爸很開朗的走到玄關處迎接女兒:「怎麼樣?有沒有很想爸爸?」

「我習慣你不在家了。」不冷不熱的一句話狠狠的打擊了褚爸爸,讓他差點沒有躲到角落去畫圈圈時,空又說話了:「騙你的!」褚爸爸這才恢復正常。

剛進屋沒多久,就換漾漾回來了,但跟著漾漾一起回來的,還有冰炎和西瑞…

「哥哥、西瑞…學長。」

冰炎微微一笑,點點頭表示回應。

他其實是很想走上前將她緊擁入懷,但他不行啊…微笑點頭回應,已經是他最理智地反應了。

空尷尬一笑,藉口要幫忙而躲進了廚房,再次出來時,冰炎他們已經在拆吃土產了。

加上不怕死提早跑來住他們家的李若敏&她男友,客廳一下子變的很擠,沙發上已經坐滿了人,所以空一放下手中的炸年糕就想離開,卻被不知情的褚爸爸一把拉住,開心的想跟她分享自己買的土產。

「這個好吃嗎?」因為自家老爸的熱情招呼而忽略了身邊的情況,空輕巧地坐在沙發的扶手上,疑惑的拿著未拆封的羊羹。

一個剛拆封吃沒兩口的羊羹遞到了空嘴邊,或許是因為空平時在家也會跟家人這樣你一口我一口的一起分享食物,所以也沒多想的一口咬了下去,咬完才發現遞羊羹的人是冰炎,自己更是坐在冰炎身邊…

「恩…那個,謝謝學長…」

空的臉瞬間爆紅,尷尬的道謝,冰炎則是笑著搖搖頭說沒關係之後便毫不在乎的繼續吃,當然也不排除他是故意這麼做的…

空尷尬地聽著自家老爸粗神經的說什麼:「小空你跟你學長感情真好啊!」之類的話,恨不得能夠現在就消失…

討厭!!!她跟學長這不就算是間接接吻了嗎?!!

好在她沒尷尬都九,因為自家老爸抱出了好幾袋的紀念品讓冰炎他們挑,自己則是收到了一個精美的禮盒,據說裡面放著全套的天然保養護膚組合。

恩…這個禮物倒是挺符合一般女孩子的胃口。

西瑞挑了件奇怪的〝勇者納涼〞襯衫、冰炎選了一條著奇怪氣息的民俗風手鍊,兩人的紀念品就這樣定下了…空對此也沒甚麼意見,只是又再次鑽進廚房當起鴕鳥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4 17:46:02 | 顯示全部樓層
一直在这里拿到头香耶~缘分喔

點評

(按讚!)  發表於 2016-5-4 23: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