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taya25312257

[同人文] (BG特傳)雙生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3-28 20:07:06 | 顯示全部樓層
移送陣炫目的光芒退去之後,冰炎把纖細的空小心地放在自己的床舖上,自己從她身後伸出手,像是要給她安全感般緊緊懷住她。

「嚇到了?因為雷多?還是……因為我?」

空的身體明顯的震了震,偏偏房裡又尷尬的只有他們兩人。

房間裡安靜了下來,冰炎不安的用力抱著空,良久,空才推開冰炎健壯的雙臂,轉過身面對他。

「我沒事了……」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近的都聽得見對方的呼吸,鼻腔內滿是對方淡淡的清香。冰炎望著空紅潤的櫻桃小嘴,突然口乾舌燥起來,壓下自己想要狠狠吻上去的衝動,擔心的望著她澄澈的烏瞳。

空用力的拍拍自己的臉,難得粗魯的動作很有效的讓自己蒼白的小臉紅潤了幾分,然後,她抬起頭朝冰炎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了。

可是她渾然不知她這近距離的放電對冰炎的誘惑力有多大,總覺得有陣陣電流狠狠的竄過自己敏感的下腹部。

真是……該死的難受!

「該、該說正事了,你最近幹嘛躲我?還有,上次那個黑髮的男人是誰?」冰炎微微的將自己和愛人的距離拉開了那麼一點點,煩悶燥熱的呼出一口長氣,希望能稍稍幫自己降溫一些,免得自己等等一不小心就直接把人撲倒吃掉。

「啊?躲、躲你?我哪、哪敢啊?學長你在說什麼啊?還有什麼男人?」空飄忽的眼神和不安的語調出賣了自己,冰炎像是抓到獵物般把人驀的抓近,捏著空的下巴逼她直視自己赤紅的焰瞳。

空一張巴掌大的精緻小臉瞬間紅的像是能掐出血般,即便再努力掙扎想逃脫冰炎的束縛,無奈兩人的差距不是只有那麼一點點。

「說。」冰炎微微勾起唇角,如蘭的氣息輕輕噴灑在空紅透了的臉龐,癢癢的感覺直達心底。

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喜歡……不可以喜歡學長,他可是……那位殿下阿……

房間內的氣氛突然火熱了起來,良久,冰炎紅著臉,格外認真的說:「空,我喜歡你……」

冰炎專注地盯著空看,發現她的眼神居然慢慢的失焦、黯淡起來,心中一緊。自己把她逼太緊了嗎?

「……抱歉。」冰炎失望的鬆手,任憑空飛也似的逃離自己的房間。

時機還沒成熟嗎?可是,自己已經快忍不住、也不想再忍耐了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3-29 17:56:30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读者哟~大大的文很好看呢~
一来就拿到头香,我运气真好呢~
话说今天我拿了好多头香叻~((也不是很多啦
大大更文更文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9 23: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花心大少 發表於 2016-3-29 17:56
新读者哟~大大的文很好看呢~
一来就拿到头香,我运气真好呢~
话说今天我拿了好多头香叻~((也不是很多啦

很快就更文喔~曉的word最近有些怪怪的,正在處理當中,可是曉的文都存在那哩,所以暫時還沒有更新,真是抱歉喔!

還有,謝謝大大的支持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3 20:11:00 | 顯示全部樓層
空獨自一人躲在房間裡,蹲在床邊抱著雙腿,將自己混亂的腦袋埋進雙膝間想清醒一下,卻只是越想越混亂。

不要……不要在管不住自己的心了阿……笨丫頭……不要、不可以……

連希克弦弒都跑出來亂。

「我說小空空阿,你是真的喜歡那個一戳紅的男生對吧?啊?什麼一戳紅?阿那個王子殿下不是頭髮上有一戳紅髮嗎?不是一戳紅是什麼……啊!小空空別不理我啊!我是認真想幫你耶!好啦好啦我不叫他一戳紅行不行?那……大冰塊……火山兔……好啦好啦我不亂叫了,小空空~身為我的主人你不能不理我啊!!!」

無視希克弦弒的智障發言,空覺得自己繼續坐在這裡也找不出答案的,不如……

移送陣的光芒散去後,妖師本家出現在空的面前。

空失神的踏進本家,狼狽的模樣讓然和辛西亞嚇很大,一個趕緊把人拉到沙發上坐下免得失魂的她等等去撞到什麼東西;一個趕緊跑去準備空最愛的甜點看能不能把某人的魂招回來一點。

「怎麼啦?這麼恐怖?誰欺負妳啊?冰炎那小子?不會吧?她疼妳疼到被自家搭檔笑是神經病耶……」

「然表哥……我、好像……喜歡上……學長了……怎麼辦……」

「啊?什麼怎麼辦?那很好啊!這樣你們就是兩情相悅了!有什麼不好?」辛西亞興奮地站起身來,大有現在就要撥電話把未來的表妹婿找來團圓的氣勢。

希克弦弒也跑出來說:「對啊!對啊!主人幸福我也會很開心!」

「可是……學長是……那位阿……」

「嗯?那又怎樣?」希克弦弒一臉的不解。

辛西亞一副空小題大作的模樣大聲的說:「那又怎樣?是那位殿下就那位殿下阿!是他先喜歡你、先追你的耶!擔心那麼多幹什麼?勇敢去愛就好啦!」說完還不忘緊緊抱住然的手臂,一副〝你看我們多幸福〞的模樣刺痛了空的雙眼。

「精靈跟人類的壽限……差太多了阿……即便只是,半精靈也一樣啊……」

辛西亞奇怪的笑了笑說:「這你不用擔心啦!你只要說,你到底喜不喜歡冰炎殿下?老實說喔!不然我可幫不了你。」

然無言地看著心愛的辛西亞努力開導空的模樣,心湖不禁也滑過一抹異樣的漣漪,是阿……精靈的壽命近乎永恆,但……人類卻只有短短的一百年阿……

精靈和人類相戀,究竟是在折磨誰呢?是命定要眼睜睜的看著愛人在自己懷抱裡是去的、專情且擁有近乎永恆的生命的精靈、還是注定在一百年後被迫在愛人的痛苦中無助殞命的人類?

「喜歡……又怎樣?就算不管壽限的問題,他可是三王子的獨子阿……我怎麼可以……」空緊咬住蒼白的嘴唇,豆大的淚珠滴滴滑落。

這一哭,空一直哭到了晚上,連希克弦弒都難得的嚴肅起來,他可捨不得自家如花似玉的主人哭成小淚人。

然擔心的小聲問辛西亞:「小空她……還好嗎?」

辛西亞邊嘆氣邊搖頭:「她哭著入睡了,她的幻武兵器正在照顧她……我們還是通知小玥吧!」

然點點頭,撥了電話,電話的那一頭氣急敗壞的聲音讓人不住聯想她到底有多生氣。

沒過多久,冥玥心情很差的一腳踩碎還沒消失的移送陣,出現在妖師本家:「那個笨丫頭呢?」

「在房間裡,哭了好一陣子,才剛睡下。」然刻意壓低了聲音,不想吵醒好不容易睡過去了的冥空。

「該死......怎麼誰不喜歡,偏偏喜歡上那個傢伙!」冥玥張揚的漂亮臉蛋上帶著濃濃的擔心和焦急:「冰炎那小子居然真的喜歡小空......」

「剛好兩情相悅,就在一起不就好了?」辛西亞輕輕在然身邊坐下,不解的問。

冥玥煩躁的用力扯了下自己烏黑的長髮:「你不知道,小空對『那件事』懷抱的愧疚感很重,不是一個簡單的兩情相悅可以解決,要真的那麼簡單,我們大不了去警告一下冰炎那小子不准欺負我們家的寶貝妹妹不就得了?哪來那麼多糾結阿?」

然輕柔的摸了下辛西亞柔順的髮,語氣柔和卻一針見血的說:「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們不讓他們在一起,而是小空放不下心結跟冰炎殿下在一起。」

辛西亞咬住下唇,不甘心的說:「可是......他們明明相愛阿!」

辛西雅無法理解,為什麼相愛之人不能在一起?誰說妖師跟精靈就不行?她跟然不也很好嗎?

辛西亞抿了下唇,將腦袋靠上然的胸膛。小空,比起你和冰炎殿下相愛卻不能相戀,我和然是多麼的幸運阿?

///////
之前有人在冒天那邊看過曉這篇的大大們可能會覺得前面的劇情都沒有改太多,不過~曉從這邊開始要大改囉~

開虐啦!開虐啦!!真的開虐啦!!!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XD

雖然不知道曉自己能心硬多久、虐多久,不過曉會努力的...

嗚嗚~人家每次都會心軟不虐了...人家這次會努力多虐一會兒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4 21:18: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嗨!曉,是我無月,好久沒上來跟你講話了。你這次又要開始虐了,就真的不怕冰炎抄傢伙揍你嗎?

點評

恩...作者自帶防護罩...怎麼樣?  發表於 2016-4-4 21: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11:55: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天起床後,除卻紅腫的雙眼之外,空很好的掩飾了心中的傷痛,若無其事的起了個大早替大家作了一桌子的豐富早餐。

辛西亞一邊微笑著謝過冥空,一邊默默的在心中感嘆,其實最想吃到小空親手作的愛心料理的人,是那位殿下吧......

「姐姐?你也來本家?什麼時候的事?我都不知道。還好我有多準備,趕快坐下來吃吧!」冥空蒼白的笑臉帶著滄桑,無力的在冥玥面前綻放。

明明笑的那樣甜,為什麼?卻只讓人感到近乎滅頂的哀傷?原來有時候,笑......真的可以比哭還要難看。

冥空微笑著坐下,低垂的雙眼中掩不去沒落和痛苦,她可以用眼計騙過全世界,卻獨獨騙不過自己的心,騙不過自己,自己不愛冰炎。

為什麼要讓她知道她和冰炎是相愛的?如果她不知道,至少她可以自欺欺人的欺騙自己這不過是一場不會有結果的單戀,那麼至少她不會那麼痛......

緊抿的唇線帶著一絲悲涼,冥空低下頭,默默的吃起自己的早餐。

天知道她那麼早起是因為心痛的睡不著、天知道她做了那麼多的早餐,只是因為在做早餐時忍不住走神想到他,回過神時,桌上已經滿是佳餚。

她該幸慶自己的身體至少本能的完成了烹飪的動作,沒把廚房炸了嗎?

冥空的失態,其實大家都看在眼裡,卻也不想點破,怕會揭開冥空心中那好不容易止血的傷疤。

然溫和的笑著說:「小空,你最近有空嗎?本家最近的結界有些鬆動,修補的人手不大夠,你如果有空就留下來幫忙吧。」

冥玥眼底精光一閃,她何嘗不知道然這是想委婉的留住冥空,不讓她和冰炎相見?但......也好,或許分開一陣子,冷靜一下對冥空會比較好。

雖然遲疑了一下,但最後冥空還是不出意料的點頭答應了。

或許,分開一下,是比較好,畢竟在學院裡,跟學長接觸的頻率太高了,高到......她無法確認自己能如同任務中那般完美的掩飾自己的情感。

「那......哥哥那邊......」

冥玥很快的說:「我會告訴他你去國外的親戚家處理事情。」

然笑著補充:「公會那邊我們也不會透露消息,只要待在本家,這點資訊保密程度還是做的到的,所以放心吧!漾漾沒辦法從他神預少主的好友那邊接收到和小玥不一樣的說法的。」然表面上是表示漾漾不會發現問題,但實際上卻是在隱晦的告訴冥空,冰炎不會知道這件事。

「我知道了,姐姐、然表哥,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不點破,讓我有一絲逃避的空間、謝謝你們的體貼,替我準備好了喘息的空間,真的,謝謝你們......

冥空垂下臉,任由烏長的秀髮遮蓋住她精緻卻蒼白的臉蛋,她知道逃避不好、她知道應該面對,但感情這種事,一如無法輕易愛上一樣,她亦無法隨意說放就放阿!她需要時間、她需要空間、她需要沉澱!現在的她看到冰炎根本忍不住自己的衝動。

對不起,學長,我愛你,但......我們不可能的......對不起......

長髮遮掩下的嬌小臉蛋上,兩行清淚悄然無聲的劃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6 19:43:4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不到 發表於 2016-4-4 21:18
嗨!曉,是我無月,好久沒上來跟你講話了。你這次又要開始虐了,就真的不怕冰炎抄傢伙揍你嗎? ...

痾...那個所以是從現在這一章節會開始大改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6 19:5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想不到 發表於 2016-4-6 19:43
痾...那個所以是從現在這一章節會開始大改嗎?

恩恩~是的~從這邊開始會比較不一樣,前面可能跟冒天那邊還差不多,雖然曉有些地方是有小改,但並不明顯,故事走向也沒有改變,但從這一章開始會比較不一樣一點喔~

反正我是想虐虐冰炎和小空,但很多時候都會心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9 12:27:20 | 顯示全部樓層
妖師一族好歹也算的上是一個古老的種族,雖然因為長年被追殺而移失不少珍藏,但本家的書庫庫存還是相當可觀的。

冥空安靜的走近空無一人的書庫,纖纖玉指輕輕滑過眼前一排排的古書,輕輕抽出一本有關禁咒的古冊,細細的研究了起來。

而此同時,其實感覺得到自己的雙胞胎妹妹的情緒極度差勁的漾漾正在大競技賽中掙扎。

他不是笨蛋,他其實都知道,知道學長跟小空之間有什麼,雖然說不清,但其實他一直都隱隱感覺得到妹妹對學長的喜歡在慢慢失控;他也不是盲人,他看的出來學長對小空的在乎和喜歡,他都知道,真的,他都知道,只是沒說出口而已。

因為他不知道,點破這層薄紙,自己的寶貝妹妹是會得到幸福,還是會受傷。

他知道妹妹不是像姐姐說的那樣出國辦事,他知道妹妹是去療情傷,他也知道學長的暴躁程度是隨著得不到妹妹訊息的時間越來越長而隨之增長的,他都知道。

他什麼也沒說、什麼都沒想,因為他知道冰炎會聽見,所以他往往都在冰炎不在身邊時才敢想跟妹妹有關的事物。

他感覺得到,妹妹的情傷其實沒有好,她只是在逃避、在忽視心中慢慢腐爛的傷口,眼不見為淨的鴕鳥心態讓漾漾很是心疼,他不知道該怎麼幫妹妹,他所能想到的唯有變強,只要自己變強了,他就可以不用在依賴強悍的學長、不會在成為被妹妹保護的包袱,妹妹和學長,也就不用那麼常見面了。

可是說要變強,自己對這個世界又不甚熟悉,最方便的管道就是學長,但......不行!還是妹妹重要!想變強不就是想保護妹妹嗎?如果去找學長,那不就前功盡棄了?

夏碎學長......可他是學長的搭檔阿......他無法確定夏碎學長會不會將這件事告訴學長,所以還是先刪掉好了!

安因......是實力好恐怖的黑袍級別沒錯,但......貌似他和學長的交情也很好吧!

啊!!!怎麼感覺學長跟感情都很好啊?!!!變態火星人王除了力量強的像鬼一樣,連人緣都好的不像話嗎?

漾漾為了想變強,鼓起勇氣找了西瑞想一同前往圖書館,雖然這傢伙大多時候都很不靠譜,但至少可以確定西瑞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學長。

「漾~我說,你怎麼會突然想來圖書館啊?還知道要找本大爺一起來,你不正常喔!」

漾漾一秒瞪過去,你才不正常!你全家都不正常!!!

西瑞一邊拍飛路上的奇怪生物,一邊悠哉地問:「漾~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啊?」

刺激嗎...好像也算。

「西瑞,我...想變強。」

「啊?小弟你怎麼沒事突然這麼想?不過不錯,有前途!」西瑞對著漾漾比出一個大大的讚表示認同漾漾的想法。

「可是我不想讓學長知道。」

「啊?漾~你頭殼是撞壞去囉?你家學長有多強啊!不讓他知道有可能嗎?」西瑞先是正常的說完,又突然八卦的閃著雙眼問:「漾~你是不是想當終極大魔王,用菜鳥的外表偽裝,偷偷的練到最高等之後再一次大爆發,打贏一直壓在你頭上的學長好讓大家刮目相看啊?」

你當在打電動嗎!?

「對啦!對啦!」漾漾敷衍的說:「你知不知道什麼方法?」

「恩...本大爺是有聽說過一個傢伙,那傢伙雖然厲害,脾氣卻怪得很,本大爺可以帶你去看看。」

漾漾本來對西瑞這邊不抱任何希望,只是隨口問問,卻意外的發現了有用的資訊,他驚訝得連忙反問:「真的假的?」

「廢話!本大爺沒事騙小弟做什麼?」西瑞用力地拍了下胸脯:「那擇日不如撞地球!咱們這就去找他吧!」

西瑞,是撞日,不是撞地球啊!你對毀滅地球到底有多執著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4-15 14:19: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16-4-15 14:30 編輯

西瑞帶漾漾來見的,不是故事書中常有的那種白髮蒼蒼的神祕老人家,而是一個看上去普通到不行的中年婦女。

「唉呦~這不是殺手家的小弟弟嗎?」對方頂著一張敦厚老實的臉這麼調侃:「怎麼會來我這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地方呢?」

「囉嗦!要不是為了本大爺的小弟,這種鬼地方請本大爺來我都不來!」西瑞不爽的吼回去。

「唉呦~阿不就好棒棒~」對方走近,看了眼漾漾問:「怎麼?你就是殺手家小弟弟的小弟?」

好饒舌...

「那個...我叫褚冥漾,還請前輩多多指教。」

「哎呀!殺手家小弟弟的小弟還有點禮貌嘛~」

「喂!老女人,本大爺的小弟想變強,你能幫忙吧!」

「什麼老女人?真不禮貌...」對方翻了個白眼,伸手捏了幾下漾漾的臉洩憤:「矮油~小弟弟你的種族挺特別的阿~」

「種、種族?」他不過就是隨處可見的人類阿,哪裡特別了?不過被他老人家這麼說出來,感覺怪毛的...

「哎~呀~小弟弟不是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吧?」對方誇張的用摺扇摀住自己的嘴:「呵呵,真有趣,難得遇到這種璞玉...好吧!你想變強是吧!看在你這麼可愛好玩的份上,勉強幫你吧!」

漾漾有些欲哭無淚,如果你老人家不要說好玩那句的話,他會很開心的,真的!

「本大爺的小弟想要變強但不想被人知道,偷偷摸摸升到最高等之後再唰~的直接斃掉之前看不起他的傢伙,老女人,你有那種法寶對吧?」

「耶~想要偷偷變強不讓人發現嗎?真有趣!我喜歡~」對方笑著說完之後,隨手丟給漾漾一個戒指:「哪,這給你,這樣對方就發現不了你成長囉~」

「這東西靠譜嗎?我們要瞞的可是黑袍耶!」西瑞一臉不相信的質疑。

「放心~除非無殿那幾個老傢伙親自出馬,不然就是黑袍都看不出問題的!畢竟是真的封住你的力量了嘛~」對方隨意的揮揮手,不在意的說:「簡單來說就是簡易版的力量封印小道具,那麼~就開始吧!小漾漾小朋友~」

那個...真的不會有問題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