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taya25312257

[同人文] (BG特傳)雙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21 16:17:34 | 顯示全部樓層
真是不怕死ˋ的人,竟然敢跟 火星人唱反調 這是找死的事情
如果是當年的ˊ漾漾大概也是被鬼玩的一員

點評

漾漾 : 我絕對是被鬼追著、搶著要玩的那個 ... 嗚嗚嗚 ...說多了都是淚 ... TwT  發表於 2020-12-21 16: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21 23:18: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時真懷疑普通的人到底哪來的勇氣去罵那些有能力出面就他們的人,特別是這些「火星人」不爽會再「順手」超度然後再丟給繡花藝術家或是收藏家救回來在丟回去。
漾漾:不會好嘛,頂多只會丟個詛咒讓他們一陣子過得相當不順遂而已……等等!!我還是地球人,絕對不是被同化到覺得這樣更方便還能看好戲,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3 23:47: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曉大最近沒事吧?好久都看到你浮上來所以跑來關心一下。

點評

曉曉人沒事,但靈感有事QAQ  發表於 2021-1-6 21: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4 23:0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1-8-5 16:43 編輯

因為近距離接觸了鬼王高手的緣故,雖然夏洛克等人一再表示他們很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現象,但還是非常幸運的get到守世界醫療班一日遊的旅程。

今天英國的醫療班各處〝不符合科學〞的術法運作的同時,大家總能看到一顆毛茸茸的腦袋神出鬼沒的蹲守在各處、睜著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的認真觀察著術法的運作模式。

同樣一到醫療班就被四面八方伸過來的手給扯到一邊快速的來了個全身檢測的約翰.華生終於擺脫了〝熱情的〞醫療班,走到夏洛克身邊:「…這裡是哪裡,你知道嗎?夏洛克。」

「不知道。」夏洛克語速很快的、頭轉都不轉甚至連眼神都沒分給室友半點的快速回答完之後開始提問:「你有發現這裡有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嗎?譬如這面牆,到底是從哪裡發出光芒的?看起來就是整片牆都在發光,但這不可能。這材質摸上去就是一般的大理石,為什麼會發光?如果是埋了照明設備在裡面,那是埋了多小的照明設備?埋了多少在裡面?這樣成本不會很高嗎?不需要更換燈泡這類的耗材嗎?可以用多久?這片牆是消耗品需要替換的嗎?還是…」

「夏洛克!」約翰大喝了一聲,中斷了夏洛克無止盡的發問:「你哥…我是說麥考夫知道我們在這裡嗎?」

在約翰.華生的印象中,麥考夫就是一個接近無所不知的存在,再加上他手裡握著大英政府,很多時候知道這些鮮為人知的神秘組織什麼的也不奇怪,所以他才好奇的問,麥考夫現在是知道他們人在這個神秘的組織裡的嗎?還有他其實也很想問,他們到底是怎麼從泰晤士河邊瞬間來到這座宏偉的建築裡的?

對屍體的興趣向來比活人大的九瀾把人帶來醫療班之後就直接消失了,根本沒管英國三人組的死活,還是漾漾處理完身上的小傷口之後想去探望妹妹時看到在大廳遊蕩的三人才結束了三人的守世界醫療班之旅。

/////

先來個小短篇熱身一下,最近放暑假稍微比較有空,可以更新一下,之後開始忙的話曉曉會在跟大家說,到時候可能就會更新的比較慢或是暫時斷更 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5 16:4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1-8-5 18:54 編輯

最近經常被迫昏迷的冥空從昏迷中悠悠轉醒,後背處的燒傷已經經過處理,好的只剩下一小塊傷疤。

「喔~醒啦,洋娃娃~~」依舊是敏感的雙袍級第一時間發現冥空清醒過來的事實,丟開手上包紮到一半的傷患湊到冥空床邊說:「你燒傷了,不意外的鬼族高手的攻擊都帶著一些詛咒什麼的,你現在的狀態比較敏感,畢竟還沒恢復過來,接觸到稍微比較致兇猛的詛咒啥的就會暈。」

冥空無言,她這輩子第一次這麼脆弱…脆弱的連稍微高級一點的詛咒就能弄暈她。

「你之後跟著冰炎他們一起回冰牙的話要注意一點,盡可能不要接觸到詛咒類的東西了。」確認冥空乖巧但厭世的點點頭之後,九瀾才補了一句:「別不樂意,除了為你好也是為你家那位的心臟著想,要知道你要是昏在他面前…他估計能被你嚇死。」

冥空翻了個白眼,嫌棄的看向好友。

另一邊,剛送完英國三人組回去的漾漾出現在冥空的病床邊,先是確認自家老妹沒有大礙之後才開始說起任務的事:「那個銀行搶案抓到人了,是在守世界這邊長大的傢伙沒錯,因為實力不出眾,長期在守世界受到排擠之類的,某天腦子一抽風決定跑到原世界這邊來取暖,後面的事情妹你都知道了。」無非就是用自己的能力幫忙原世界的人做一些雞鳴狗盜的事情,在旁人的追捧中逐漸膨脹、失去自知之明,漸漸的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之類的奇怪事情。

「至於守護神那邊,公會那邊另外派了其他的袍級處理,這次公會也沒有料到現場會有兩名鬼王高手在,不然應該也不敢讓我們接任務。」

冥空點點頭表示了解,養了一會傷之後便又坐在輪椅上虎虎生風的到處亂竄。英國的醫療支援任務其實並不難,無非就是需要黑色治療士幫忙拔除受到黑暗侵染的白色種族身上的黑暗氣息,只是因為這邊數量眾多,如果沒有人來幫忙可能會有很大一批人會因為來不及救治而扭曲。對此冥空其實沒有什麼想法,反正對她而言也是很好的練習機會,免費的白老鼠不要白不要。

當然冥空之前在醫療班瘋狂練習下調製出來的藥水也派上了用場,大量的舒緩了受到黑暗氣息影響的白色種族,很多人因此有了更多的時間等待救援,也大大的降低了醫療班必須疲於奔命的瘋狂救治的過勞狀況。

在英國的醫療支援好不容易結束之後,被自家搭檔拖去出任務的漾漾在次來到英國和冥空匯合,這次他們是要一起來迎接他們的代導學弟妹。

漾漾的代導學弟就是萊恩的弟弟丹恩‧史凱爾,他們這次約好的見面地點就是英國倫敦。冥空的代導學妹反而是要回到台灣去,不過因為學妹那邊還有點問題,所以不需要那麼早去接她,這讓冥空有了點時間留在英國陪自家老哥。

「西瑞沒接代導嗎?」冥空好奇的關心了下自家老哥的搭檔。

明顯很清楚自家搭檔嫌麻煩的個性,漾漾下意識的回答:「他沒有,以他的個性肯定嫌煩的,怎麼可能接。」

冥空點點頭表示了解,自家老哥去接代導學弟這件事冥空並不感興趣,她自己也有代導學妹要照顧,所以她轉身走進倫敦街頭,難得來到英國,都沒逛過就離開也太對不起自己這僅剩不多的假期。

是的沒錯你沒看錯!是〝走〞進倫敦街頭。經過這幾天的調養修整加上英國這邊的醫療班的幫忙,冥空的身體狀況已經好了許多。再加上自己這些日子苦心研究妖師本家內的千眾資料,簡單的將自己體內的部分可調動的黑色氣息吸收、轉話或是引出還是沒問題的,雖然卡在那層隱藏自己精靈身分的古老咒術上的詛咒還是尷尬得動彈不得,但至少目前冥空的傷勢終於可以壓制下來,只要不劇烈運動譬如近身戰超過一小時,冥空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所以當然,她已經可以擺脫輪椅正常的〝走〞進倫敦街頭。

不知道是不是自家老哥常常吐槽的那樣,妖師的體質就是會吸引麻煩,至少…這一瞬間冥空也覺得,自己真的有夠倒楣。

誰沒事當個觀光客逛個街而已也能遇到命案…

其實冥空大老遠就聽到遠處的警笛聲,她本來沒當一回事,覺得路過就路過了唄,反正依照她的體質,不管是妖師的那一半還是精靈的那一半,都不是會害怕路過命案現場被冤魂纏上或被沖煞到的,所以很放心的直接給她經過,然後…她不是被冤魂纏上,是被活人…

「喔~小女巫。」捲毛偵探扯開命案現場的封鎖線衝過來:「你今天也是來幫忙的?」

「…不是,我今天就是個觀光客。」

「你的腿好了。」夏洛克上下打量了下冥空,上星期見面時她的左腳明顯還行動不便必須坐在輪椅上,那怕是進入戰鬥都沒能離開輪椅,明顯就是身上有傷,而且還不是小傷,但今天卻已經行動自如了…

果然很神奇,各種不符合科學!

「對,對症下藥了當然好的快。」

「要來嗎?」夏洛克的話題一向轉很快,他拉高了警戒線邀請冥空:「神秘的凶殺案,或許你對密碼學有研究?」

…她該死的對密碼、古文和歷史這些東西感到很有興趣怎麼辦。

/////

最近覺得字太小眼睛看的好累...幫你們放大一下字體,如果覺得很奇怪還是喜歡之前那樣的話...可以再跟曉曉說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6 00:27:48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次的命案是一名記者死在自己家裡,聽說已經不是這起連環兇殺案中的第一名受害者了,這些受害者的最大特徵就是密室兇殺,明明屋內所有的出入口都已經被反鎖了,兇手究竟是怎麼進到屋內殺害被害人之後再揚長而去卻全程不破壞這間密室的?

「沒有術法痕跡…不是我們這邊的人。」

夏洛克因為有個大英政府的親哥,所以到最後他們三人都沒有被公會這邊洗腦洗掉關於守世界的記憶,畢竟大英政府那邊是跟公會有合作關係的,再加上守世界的各國警方其實本來就是公會的長期合作對象,所以本來就是蘇格蘭場正式員工的雷斯垂德自然免於了腦袋被洗個乾淨的下場,而夏洛克和約翰這對搭檔則幾乎算是蘇格蘭場的半固定合作夥伴,再加上麥考夫.福爾摩斯這個大英政府背後真正的掌權人背書,公會最後並沒有洗了英國三人組的腦袋,這也是為什麼夏洛克能在路邊一眼認出冥空;而冥空也會在夏洛克耳邊悄聲告訴他這次的命案與守世界無關。

夏洛克挑眉,心中默默刪掉〝怪力亂神〞的選項。他上星期才從哥哥那邊得知守世界的存在,本來的無神論者一瞬間感到信念被衝擊,不過智商過人的他很快就藉由哥哥那邊的資料快速的吸收了有關守世界的資訊,至少簡單的理解了術法的運作基礎這些基礎知識。

「說好的神祕密碼呢?」冥空看了眼命案現場,嫌棄的看向夏洛克。

「密碼貫穿了整個連環殺人過程。」夏洛克快速的替冥空科普了一下整個案件過程,說到一半時約翰和雷斯垂德從門口走進來,看到冥空時還愣了一下。

約翰愣歸愣,還是非常紳士有禮的和冥空打招呼,倒是雷斯垂德一臉厭世的問:「所以這次也跟…超能力有關嗎?」

「沒有,這次跟我們這邊沒有關係,公會這邊我剛剛也確認過了,你們沒有向公會提出支援請求。我出現在這裡是單純路過時被夏洛克邀請進來的,說是有什麼有趣的密碼可以幫忙破解,我是對解密碼感興趣。」

聽到跟怪力亂神無關之後雷斯垂德明顯放鬆了一點,他因為夏洛克的關係和麥考夫相熟、繼而知道守世界的存在,也因此麥考夫那邊開始非常理直氣壯地把所有與守世界相關的案件都丟給他處理。但這些案件最麻煩的就是他們蘇格蘭場其實沒什麼用武之地…那怕出動到夏洛克.福爾摩斯也沒用,他們基本上就只是配合公會的幫手、助理而已,破案進度什麼的他們根本無可奈何,破案進度太慢被罵的壓力誰能懂?罵的再兇他無能為力還是無能為力…最大的重點還是其他人不知道這些問題和難處阿!每次跟守世界的案件丟到他身上時,破案破的快沒事,但要是慢的話…天知道他要無辜的被自己的上司罵幾次…

哎…說的了都是淚…

記者的家這邊已經沒什麼有用的線索了,夏洛克果斷的離開記者家,繼續探詢密碼的資訊,期間也陪他私闖名宅…不,她並沒有進去,因為她覺得那樣不只違法還很不禮貌。

本來還在中國商品店內閒晃的冥空在敏感的聽到屋內輕微的打鬥聲時還是快速的衝出店門、幾個跳躍靈活的竄到二樓從窗戶咻的就進到屋內,看的在一樓徘徊的約翰瞠目結繩的同時顯然也嚇到了正在攻擊夏洛克的人,估計是沒算到居然有人可以短時間內從窗戶進來,嚇得連忙把夏洛克扔在地上不管,轉身從另一扇窗戶跳了出去。

冥空也沒有去追那個從窗戶跳出去的施暴者,走到夏洛克身邊簡單替他檢查傷勢之後就跟著人一起走了出來。

夏洛克有意想要隱瞞自己剛剛被攻擊的事實,也不敢追問為什麼冥空剛剛不去追那個跳窗逃離的施暴者,在約翰不停的追問時顧左右而言他的說著別的事,最後還提到了當天晚上在倫敦表演的中國馬戲團,建議約翰可以約曖昧對象去看表演什麼的。

「小女巫你要一起來嗎?」夏洛克看了眼剛剛身手俐落的翻窗進入屋內的冥空:「你身手好像不錯。」

冥空聳肩:「還行,我現在是有傷在身,之前身手還更好一些。」

「Good。」夏洛克皮笑肉不笑的接話:「晚上一起去看馬戲團?」

冥空低頭看了眼夏洛克遞過來的、紅色的宣傳單,上面還有零星的一些中文字樣:「…你知道我是亞洲人對吧?」

從第一次見面相處開始冥空就知道這位捲毛偵探對人的觀察極其細膩,總能從很多的細節中去推敲、確認一個人的身分、能力等。

「所以,你要來看看這場表演有多奇怪嗎?」夏洛克快速的操作著手機:「我訂好票了,晚上七點見,你知道我住哪對吧?」

「我當然不知道…」冥空嫌棄的翻了個白眼,她又不是情報班她哪裡知道…好吧她如果想知道,其實也沒有很難就是了。

但重點就在於,她不想知道。

夏洛克露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篤定的寫著〝你知道〞的假笑,轉身招了一台計程車坐上離開了。

晚上赴約前冥空當然是跟自家哥哥報備過的。這件事若是放在一年之前,漾漾的反應大概是〝我的天啊老妹那是命案ㄚㄚㄚ還是連環殺人命案,眾種恐怖的事情還是交給警察薯叔吧我們這種死老白姓還是乖乖抱頭縮在旁邊裝死就好不要湊上去了〞之類的躲避、逃避反應;但現在的漾漾…他一臉〝老妹你不能趁學長昏睡就亂來阿你要是亂來回頭學長醒來我是要站在誰那邊???〞的糾結表情…

冥空:「…。」

當天的馬戲團表演對冥空來說還是太嫩了一點…見慣了守世界聲光俱佳的大型戰場,期由前陣子才親身參與了學院大戰,這點小把戲簡直難以入目…雖然只參加了前面剛剛開打的部分就被安地爾暗算直接被強迫離線送到醫療班急救…

比起表演,其實冥空更感興趣的是,夏洛克.福爾摩斯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還是天才的腦迴路都這麼神奇?人家室友談戀愛約會啥的他到底為什麼非要湊上一腳?搞的現場一時之間很尷尬阿…

約翰的曖昧對象莎拉倒是很大方的跟他們打招呼,還很友善的跟冥空聊了一會天…在兩個大男人吵架的時候。

看比賽的過程中夏洛克不停的〝劇透〞,老實說冥空是因為戰鬥經驗豐富所以大概能猜到對方下一步想玩什麼把戲。但人家約翰他們不是啊!你在那邊劇透就很…

不道德…

所以在約翰第二次瞪向夏洛克的同時,冥空瞬間出手,直接把一張符貼到夏洛克嘴上強制對方閉嘴,得到了約翰一個手動的讚和夏洛克難以置信的表情。

前面表演還在繼續,夏洛克已經悄悄的溜到了後台去,一起跟上的冥空適時的幫他摘去了封印他那張無法自主剎車的嘴的符紙。

冥空覺得吧,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現在是偷偷潛入人家的表演後台,估計夏洛克會忍不住吐槽自己貼符封他嘴的行為。

然後他們不意外的、被發現之後簡單的打了一場…本來對方人數眾多應該很難對付的,但…捲毛偵探難得做了一件連約翰都覺得做的好的事情。

他拉了一個紫袍進自己的隊伍。

這一點基本就已經讓他們在打鬥中立於不敗之地了。

連夏洛克都有些呆愣地看著明明是他們這群人中年紀最小的冥空居然毫無懼色的、優雅的跳進去人群再優雅地跳出來。

他只猜到了對方身手不錯,但沒想到是這麼好…

夏洛克站在原地看著身型嬌小的冥空俐落且毫不猶豫的把後台朝他們撲來的敵人全部快速爆打一頓然後丟在旁邊堆成一座〝偽.屍山〞之後還一臉嫌棄的將鞋底在屍山上某人的背上蹭了蹭,活像剛剛踩了隻蟑螂還是怎麼的,嫌髒…

整個打鬥過程結束的非常快速,大概就…兩分鐘?

「…你的身手不是不錯而已,是非常好。」夏洛克難得的肯定一個人。

「謝謝,我男朋友身手更好。」如果是冰炎來,估計第一照面他們就全掛了…或者全暈,端看王子殿下有沒有要收斂一下力道的意思。

夏洛克瞥了眼旁邊的屍山,一臉認真的說:「…難怪追的到你。」

這種武力值,還真不是一般人追的起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6 03:45: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終於回來了!把小空放到原世界果然不管到哪裡就算還是傷患也一樣無敵呢~期待下一篇!!

點評

不好意思久等啦~ ❣ (●❛3❛●)  發表於 2021-8-6 13: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6 14:02: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21-8-6 14:45 編輯

看完表演之後冥空倒是跟著回到了夏洛克和約翰在貝克街的住處…房東郝德森太太在看到冥空時還一臉驚悚的看向夏洛克,一臉〝你居然對孩子下手〞的表情。

畢竟冥空本來就只是個高中生,外型又偏向亞裔,看上去更加顯小了。

夏洛克用同樣浮誇的方式回應郝德森太太的浮誇反應:「喔~她有男朋友的,郝德森太太。」

「您好,叨擾了,郝德森太太。我對福爾摩斯先生正在研究的密碼很感興趣,才會冒昧前來打擾的。」經常在外執行任務的袍級對這種最基礎的友善打招呼什麼的當然不成問題,落落大方的打完招呼後冥空才跟著捲毛偵探到二樓去,去看那所謂的密碼。

郝德森太太明顯對有禮貌的冥空很有好感,甚至還願意端食物上來投餵冥空。

果然有禮貌的孩子到哪裡都很吃的開。

認真的看了眼夏洛克所謂的密碼,冥空總覺得很眼熟…在聯想了下剛剛去看的中國馬戲團,冥空掏出手機嘗試以圖搜圖之後果斷打給千冬歲,後者的答案是,那是中國蘇州特有的一種蘇州碼。

顯然遙遠的亞洲國家的代碼並不在大偵探的知識庫存中,夏洛克難得的、略顯迷茫的反問:「蘇州碼?」

解碼這種事情就是,有了一個突破口後一切都好說了。

「我的朋友說這是蘇州碼。」冥空快速的翻閱了下蘇州碼的資料,把解碼對照攤在係洛克面前,結合剛剛莎拉發現的、其實那張照片上已經有人先幫他們出不解碼了兩個單字這一點,想要解密已經不是難事了:「看來這所謂的密碼,離解出來也不遠了。」

解碼中最困難的部分已經解決了,這讓冥空一瞬間有點意興闌珊,本來以為可以遇到有趣的事情解悶,但後來發現好像、其實也沒那麼有趣。她有點無趣的翻了翻手機裡的資料,隨便夏洛克.瘋子.福爾摩斯自己腦內風暴去思考這些密碼是需要對應哪本書來翻譯出內容。

瘋子會被稱為瘋子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冥空冷眼看著瘋子偵探突然衝到大街上的行為,不予置評。

「所以…」莎拉湊到冥空身邊跟她聊天,而約翰則是餓到開始翻廚房有什麼食物可以吃:「可以說說看妳男朋友嗎?我是說,都沒看到他。」

「他在醫院,昏迷中。」提到男友,冥空有一瞬間的難過:「受傷了,正在養傷,所以這次來英國他沒辦法陪我。」

「喔!天啊!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本來真的只是想八卦一下小年輕的愛情的莎拉一瞬間有點尷尬:「希望他能早日康復、早點醒來。親愛的,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冥空卿卿勾起一抹笑:「是阿,他身邊有一群很專業的醫療團隊在幫助他。」

四處翻都找不到食物的約翰在徵求了現場兩位女性的同意之後打電話訂了比薩,但門鈴響起的速度卻快的讓人質疑。

事後證明。果然,太早響起的門鈴不是什麼好事。

他們三個人被綁架了。當然,冥空是自願裝暈跟著走的。不跟著走的話她要怎麼知道對方想搞什麼鬼?

那群奇怪的傢伙、包括當初在夏洛克私闖的民宅中出現並攻擊夏洛克的矮個子亞裔男子在內,一群人將他們綁到了一個陰暗的隧道內。

雖然閉著眼睛,但沒有任何術法隔絕導致的結果就是作為紫袍的冥空即便不睜眼也能清楚的知道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所有事…包括他們走哪條路把他們帶到這個奇怪的隧道她都知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對方似乎認定了約翰就是夏洛克.福爾摩斯,綁了人就開始訊問的過程。

幾乎等於被無辜波及的冥空默默的在角落解開了自己身上的束縛,無聲的站在暗處旁觀。

人族黑道的訊問過程不意外的就是加壓、施暴等,你不乖我就威脅你身邊人的生命之類的。冥空隱在暗處,適時的探出了個頭讓約翰知道自己是自由的狀態、如果情況有變她隨時可以救人的狀態之後就又隱身回到黑暗之中,讓約翰自由發揮,雖然約翰不停的暗示自己逃出去求援,但冥空並沒有真的離開。

幾個人族黑道而已,冥空還不放在眼裡。

約翰和莎拉不知道冥空剽悍的戰力,但夏洛克知道,所以他不疾不徐的出現,甚至帶著一絲逗弄對方的心思和意圖,這讓情緒緊繃的約翰一度快要崩潰。

連旁觀的冥空都覺得夏洛克這樣真的很不道德…跟他當室友真的心臟要夠大顆。

後面夏洛克一蹦一跳的出場方式讓冥空有種自戳雙目的衝動,本來想著這位捲毛瘋子偵探既然出現了,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就跟她無關了,卻沒曾想,在她真的想要離開前感覺到了明顯的邪惡。

不是黑色種族在調動力量的那種黑暗,而是單純的邪惡,帶著明顯的血腥味和不懷好意的惡意猙獰的撕扯著四周。

這樣明顯而不收斂的邪惡一秒就讓冥空進入高度警戒的狀態,她讓自己的身影更加徹底的隱藏在黑暗中悄然無聲的觀察著。

冥空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更不用說自己現在還是傷病患的狀態,完全不適合硬碰硬,敢的話回頭不用等男友清醒發飆罵人,自家族長表哥估計就能讓自己看不到隔天的太陽…

還有就是,她作為現今所知的、千眾家唯一倖存的血脈,她的命可是很矜貴的,只有她能替白色種族緩解被黑暗侵擾的問題,更甚者只有她可以治療並拯救那些被初步扭曲的白色種族。雖然很多傳說中千眾家會的獨門治療方式她還沒學會,但至少留著這一絲血脈在,那麼總會有重新學會那些治療術法的可能。

如果連最後的一滴血都沒有了,那千眾家才是真真正正的,走進歷史了。

冥空雙手飛快用手機連絡公會尋求支援,自己則老實的待在保護陣法內沒敢亂走亂跑。對方顯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否則如果感覺到附近有妖師,第一時間應該會試圖精神聯繫他們或是稍微收斂一下自己身上過度外放的氣息才對。畢竟妖師一族在黑色種族中可以算是最高種族的存在,一般黑色種族甚至是黑暗中的邪惡在遇到妖師時都會很客氣甚至畏懼。而對方既沒有主動精神聯繫冥空、也沒有收斂自己身上過度外放的氣息與力量感,明顯就是仗著現場都是沒有能力的一般人、沒有人會感覺到他的存在所以肆無忌憚。

公會的援兵很快就到了,是同樣住在黑館的洛安,據說是因為剛好在附近加上體質正好完克黑暗氣息,所以應公會要求直接殺過來找冥空。

「公會很擔心你,讓我馬上過來。」洛安不忘開一下玩笑:「你很重要你知道的,對吧?」

冥空好笑的點點頭,有資深黑袍在身邊一瞬間很有安全感,所以她也沒有剛剛捕捉到黑暗氣息的緊張了。

「你現在的狀況不適合靠太近,先退回去公會,我去探探底。」洛安把冥空往身後推了推,還好脾氣的拍了拍冥空的腦袋:「放心,既然沒發現我們,代表應該不是太麻煩的傢伙,不要擔心。」

冥空當然不會質疑資深黑袍的實力與經驗,乖巧的聽從度方的安排先一步回公會進行初步匯報,把自己剛剛的發現告知公會。

///

福爾摩斯的小小插曲暫時告一段落啦~

至於之後會不會再出現...恩,曉曉也說不准呢~ ୧〳 ^ ౪ ^ 〵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7 14:14:02 | 顯示全部樓層
公會那邊收到冥空的初步報告之後便告知冥空可以不用太在意了,他們會派人持續跟進,學生就該回去學校乖乖上課。

被公會負責接洽的工作人員當成孩子般拍拍頭安撫的冥空無言的傳了個簡訊給夏洛克等人表示要開學了自己趕時間先回國了,就不和他們特別見面告別了之類的,轉頭就踏進公會的移送鎮裡,轉瞬便回到了台灣,準備去迎接自己的代導學妹。

看資料的話自己的代導學妹其實跟自己是校友來著,不過看名字冥空沒什麼印象,就是不知道對方知不知道自己了。

代導學姊最開始要做的其實就是從帶學弟妹們進到學校,代導學長姊的工作才算正式開始。

冥空和學妹是直接約在今年校門打開的位置,也就是一個人煙有些稀少的郊區公車站。冥空比較早到,畢竟她認得學妹但學妹應該還不認得自己。

冥空獨自坐在公車等候站的座位上等學妹,忍不住回想起當初冰炎來接她和哥哥的場景…有些懷念呢。

當初哥哥對守世界完全沒有概念、自己為了陪伴哥哥也是對守世界一知半解而已,雖然有考到袍級、跟著出任務等,但實際上跟從小在守世界長大的同窗相比還是知之甚少。冰炎可以說是真的手把手的帶著他們兩個進入守世界,比起一般的代導人他真的很盡責…

低頭輕輕撫摸了下自己胸前的項鍊,思念在她眼底蔓延…

說實話,要說她不想冰炎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那畢竟是自己的戀人且精靈、尤其是冰牙精靈一向較為冷漠,但對自己認定的、放了真感情的對象卻是執著不已,那怕身上有著賽塔幫忙調整的、調節悲傷避免心碎致死的術法機制,冥空依舊不敢放膽去思念自己的男友。

因為真的太痛了…

那怕明知道醫療班已經有辦法將他帶回來、那怕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經帶回了冰炎的靈魂…她依舊對冰炎的離開耿耿於懷。或許是當初一睜眼就面臨男友遺言般的告白與告別導致的陰影,到現在…冥空都無法去回憶當初的畫面…

「學姊…?」

回憶的太認真的結果就是,學妹到了她卻渾然未覺。

冥空抬起頭,掃去眼底剛剛思念男友的陰霾,微笑著問:「是羅雅萍嗎?」

學妹狐疑的點點頭,這個學姊連自己靠近了都沒發現,實力沒問題吧?

羅雅萍是這陣子才接觸守世界的半新人,大概只比漾漾當初還要好上那麼一點。但正是因為實力不夠、感覺不到力量感反而傻傻的,看不出誰強誰弱。

剛剛進入守世界的羅小妹剛學了點皮毛,但在原世界被過度的吹捧下有些膨脹,傻傻的覺得自己的資質與實力在守世界想必也是處於上位圈。

莫名而盲目的自信。

羅雅萍面無表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不耐煩的回答:「我是,你就是我學姊?」

「你好,我是你的代導學姊褚冥空。」敏感的也感覺到了對方對自己的不待見,冥空禮貌但稍顯疏離的站起身:「學校的大門每天早上只開三次,錯過的話就得自己想辦法進學校。」

羅雅萍敷衍的點點頭,不耐煩的打斷冥空:「所以專車在哪裡?」

因為約在公車站牌的緣故,羅雅萍以為到學校的方式是學校每天會派三趟專車來接學生,就像原世界的校車那樣,卻忘了Atlantis根本不是正常學校,那又怎麼會用所謂〝正常〞的方式來接送學生呢?

冥空微笑著看向羅小妹,如果公會有袍級在場的話此時肯定逃之夭夭…人家都說黑袍職業挑釁嗆聲、那紫袍就是…一個個看上去比誰都純良無害但一個個切開的話,當真比黑袍都要黑上許多!

傻子才要惹他們,大部分的人都寧願惹到黑袍,大不了被嗆兩句然後一刀喀擦了一了百了,總比被紫袍漫長的折磨著、想死還死不了來的好…

「學校的大門今年開在公車車頭。」冥空微笑著解釋接下來必須撞公車的事實:「去年是開在火車頭,今年是公車,難度可能會大一點,畢竟公車比火車更好煞停,沒撞好的話還來不及進校門就會被路人拉走,以為你要自殺。」

「…你在說什麼阿?」羅小妹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

「學妹…你應該知道自己報名的是什麼學校吧?」

「我知道阿,Atlantis異能開發學習學院。」

「那學妹怎麼會覺得,一間異能開發學校會用『正常』的方式上下學呢?」冥空嘴角的微笑加劇。

/////

要準備開始連接第二季的劇情啦~大家準備好了嗎?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7 20:14: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久沒看作者的文章,期待後續的劇情發展,順便關心一下冥漾的感情線

點評

漾漾:(感動哭) 居然還有人記得幫我每日一催、催我老婆出生 இдஇ  發表於 2021-8-7 21: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