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41|回復: 35

[同人文] 【特傳X有鬼】維序 10/2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10 23:14: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泠溟颯 於 2017-10-22 01:13 編輯

這是我最近期的一篇文,閒置了一段時間,最近小改了之後打算放在這,看看能不能有甚麼不同的迴響,好激起靈感。

前期老梗有。
殷堅何同學刷存在感有。
部分照小說走向有。


食用請注意,以上。

螞蟻網:
http://www.antscreation.com/blog/index.php?ID=6207

螞蟻網會比這裡多更新一章,如果喜歡可以進去看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0 23:21:21 | 顯示全部樓層
序、死亡


  有智慧的生物,相處之間最重要的是什麼?

  如果讓他回答,那答案就是:信任。

§-----§

  「褚冥漾,公然襲擊公會袍級,妄圖勾結鬼族,襲擊學院學生,你可知罪?」眼前拿著武器對著他的這群人。

  為首穿著黑袍大衣,拿著長槍氣勢洶洶的,是你最敬愛的學長,你那強大到遙不可及的情人……現在只能算是前男友的混血精靈,冰與炎的殿下。

  而他的身後,那些不是你曾經的好友、親人、夥伴、前輩們,是什麼?

  微微勾起唇角,笑的無奈,分不清是心裡的傷更疼些還是身體的傷更痛些,或許都有吧?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坦然站起身,卻是站直不動的看著眾人,你是懦弱過,但不代表你會一直如此,逆境總是讓人成長迅速不是嗎?

  冰炎看著眼前站起身,一臉平靜的學弟,你的情人,什麼時候成長到如此?

  如果此刻不是在這種情況下,你會很欣慰,但眼前的人傷害了你的搭檔,傷害了當時一旁的那群學生,傷害了妖師一族的族人,這些是不爭的事實,證據確鑿下,即便你在不願意相信也無法說服自己。

  看著褚冥漾,你想那怕他有一絲悔意也好,你也願意相信眼前人不過是被蒙蔽,其中有什麼誤會,但是現在看著那平靜的神情,你憤怒地握緊長槍,狠下心,既然對方已背叛,那就不再與自己有關了,是敵人,就該殲滅。

  「抱歉,我不認罪。」褚冥漾平靜地看著眼前人們的憤怒,裡面也或許有難過,微閉上眼眸不願再看,喚出米納斯,你突然想到一種完美的結束方式,只是這種方式還得別人成全,所以親愛的學長,抱歉啦,只得請你成全我一場完美結尾。

  想著,你開始反擊,混亂之中你看見學長的長槍以來至你身前,得逞般的笑了,你主動湊過去讓長槍穿過給你一個透心涼。

  穿過心臟的劇烈疼痛讓你臉色慘白,你能看見那人難得驚嚇到的神情也算是值回票價了吧,想笑卻被湧上喉頭的血液嗆到,疼痛讓你的臉蛋有些扭曲,被鮮血沾染的臉卻又帶著輕鬆笑意。

  「褚……」不敢置信瞪大著紅眼,看著主動迎上他長槍的學弟,不該是這樣的……他只是想抓他而已,他不想讓他死,他…不要他死!!

  握著長槍讓對方無法抽離,你以最近的距離看著你的學長,這是最後一次這樣觀察對方了吧……

  細細地看著,想將對方的一切當作在人世間的最後回憶,勾著一如以往的笑容:「其實……我不想死,但好像……已經沒意思了。」虛弱的氣音,你的聲音很輕,輕到宛如風一吹便會消散在空氣中,卻又重的像打在每個人心臟上。

  「抱歉,我不想給你們復活的機會,所以『待吾死亡,身體連同靈魂將消散於大地,以此為代價換取鬼族的失敗』……」還想再說什麼,但是你突然覺得很累,該休息了吧,你總算可以休息了……

  『米納斯,對不起讓你被我的任性連累了。』

  『您是我的主人,我願為你做任何事。』

  「再見呢……再也不見,我討厭你們。」瞇眼用力的抽開長槍,鮮血噴濺,像是不要錢似的,你笑著倒在草地上,臨死前還有著心情感嘆,人的身體原來真的有這麼多血呀,想著慢慢閉上眼睛。

  你不恨誰,但是說不怨是假的,所以你選擇離開人世,因為你清楚知道,就算今天誤會解釋清楚,這個傷疤會一直存在,遲早會讓人利用的更徹底,與其如此,倒不如今日自己將他終結於此。

  不過你不否認,故意死在那人槍上,是有些報復心態的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0 23:32:58 | 顯示全部樓層
一、變成一棵……豆芽菜?

  我以為……我應該死了。

  卻沒想到,死亡不過是另一場新生,這場新生的開始,在陰間。

  從此我的生命中多了三個重要的男性跟一位女性。

§-----§

  『咦?我們是三胞胎耶~!』這是一個帶著歡樂活潑的女聲。

  『白痴,他比我們早一步出生』這是一個帶著冷靜沉穩的男聲。

  『只要我們比他早出去不就行了!』
  
  『……白痴!』

  好吵……這是哪裡?

  『喔喔,他睡醒了耶~話說他明明比我們早出現,還睡這麼久,懶豬~』滿載著好奇卻帶著關切的聲音,這個聲音感覺就是很可愛、很有活力的女孩子呢……

  『別理那個瘋女人,怎麼現在才醒?』隱藏著關切的冷靜聲音,感覺是個很彆扭的男孩子。

  『這裡是哪裡?』這才是他現在最想搞清楚的問題。

  『啊?這裡是陰間呀!』

  ……所以他死了對吧??他真的死了對吧?不過現在這樣是怎樣?為什麼他還能感覺到迎風搖曳的感覺……?而且為什麼他好像是兩位男子的……孩子?

§------§

  大家好,我是褚冥漾,種族應該是妖師一族……好吧,那應該稱為前世,現在則是豆芽菜一棵?這大概可以算是植物人了。

  這其實是個奇怪的感覺,靈魂處於一個黑暗的空間,但是能清楚感覺到另外兩個靈魂的存在,也可以感覺到外界偶爾的風吹跟澆水後的清涼。

  說實在他也不知道他現在該是什麼了呢……不過,成為一棵有三片葉子的豆芽菜是很神奇的感覺,偶爾甚至可以看到那位有著圓圓大眼的娃娃臉男子跟那位帥的天怒人怨一臉冷漠的男子,兩位同樣溫柔的眼神。

  從他們的對話看來,這兩位接受神經還挺強大的,這兩位大概真的是外星人吧……能到陰間來結婚生孩子的怎麼樣也算不上是正常人吧??

  不過,這位有著大眼的娃娃臉男子,雖然現在應該喊爹了,語氣還真的會讓人覺得,活著就是這般的快樂、有希望,他想他另外一個爸也是這樣想的,不然他看向他的眼神不會這麼溫柔。

  「喂!你想好給他取什麼名字了嗎?」

  「你覺得他會是男的?女的?」

  被這樣捧著看,著實讓他們都覺得很害羞,不自主的抖了抖,或許外面專注看著的那兩人會認為是風吹吧?還有你們的話題越來越驚悚了吧?

  看來就算死過一次他也別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了,其實他的生活已經從奇幻小說變成靈異小說了吧……

  『話說,我們要共用一個名字唷?』女孩意外地提出這個重點。

  『但是他們會知道我們是三個嗎?』想了想褚冥漾提出自己的疑問,接著又是一串共同沉默,良久,冷靜的男孩才開口:『……等出生後再討論吧……』其實這算是另類的逃避吧!?

  「你覺得叫殷遇如何?他的誕生就是一連串的奇遇啊!」

  「你們殷家取名字還真不是一般的詭異啊!叫「陰間」的半死不活;叫「陰靈」的鬼氣森森;叫「陰險」的真的有夠陰險,你現在還怕小孩未來不夠多心理疾病啊?叫「陰鬱」?想他一輩子心理不正常啊?」

  『……』這是三人無奈的沉寂,他們突然同時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但也算無聲的默認了。

  在旁觀名字的鬧劇結束的差不多後,他又感覺累了,或許是因為剛死過吧,所以遠不如那兩位有活力,但他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就像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但現在的他沒辦法看著這兩個明顯唯恐天下不亂的弟弟跟妹妹們。

  『我睡著後,如果有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緊張,『相信一切會平安過關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言靈的力量仍跟著他,他是不妨礙他用著份力量給予他的家人們祝福。

  使用完後,他就沉沉睡去,所以他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一場靈魂身體大交換,而那個冷靜的小男孩被拉了出去到他們有著娃娃臉的爹身體裡,不知道他們那冷漠毒舌的另一個爹差點因為身體跟靈魂聯繫薄弱而掛掉,最後是他的言靈與娃娃臉爹的運氣下幫助給拉回來的。

  不過最後一切確實如他所說的,有驚無險、平安過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0 23:33:45 | 顯示全部樓層
短篇小劇場:

  在身體交換過後,『大唐公主』身體裡的何同學跟席路去巡邏的時,『何弼學』身體裡的少年殷遇跑去找殷堅轉達了些話……

  殷堅覺得很奇怪,因為最近他能感覺到有一股微弱的力量在他們四周,這種感覺是從替豆芽菜取名那天後才有的。

  一直到豆芽菜來找他時,他才有了答案。

  「老頭……」遠遠看見用著『何弼學』的臉充分表現面癱的殷遇走過來,殷堅微微揚高半邊眉,看著對方難得有些躊躇著。

  或許對著別人殷堅會沒有什麼耐心,但現在眼前這位不是別人是他的兒子或女兒,所以殷堅並沒有打斷而是專心等他開口,雖然他仍舊很想反駁,其實他不是老頭。

  「反正就是,睡著那個要我轉達:一切都會平安過關,所以你們可別丟我們的臉。」『何弼學』撇過臉說完就直接跑開,留下殷堅一個人沉思。

  看來他們的小孩也都不簡單呀……不愧是他跟何同學的孩子,話說們?那不是表示他們的小孩不只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6 12:02: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溟颯 於 2015-12-17 22:19 編輯

二、出生

  「歡迎來到這個世界,豆芽菜」出來之後,他首先聽見的是這位時常與他們交流的溫和嗓音,痠痛的眨了眨眼,逐漸清晰的視線瞄向也在自己身旁的『兄弟』……等等,只有一個?另一個呢?

  「唉?豆芽菜有兩個?」有著圓臉大大眼的何同學首先打破這有些帶著驚恐的沉默,殷堅回過神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間拿衣服,雖然是夏天,但是裸奔還是會感冒的好嗎?

  「原來是雙胞胎呀……」吳進看了看那棵肖楠再看看正在換衣服的兩位豆芽菜。

  先『爬』出來的那個,五官比較接近何弼學,有些稚嫩的臉蛋,白皙的皮膚,一雙一看就知道是遺傳的大眼;另一位則有著非常漂亮的五官,乍看之下分不清性別,但過分有棱有角的眉眼和眉宇間的英氣,還是昭示著此人性別為男。

  兩個雖看起來都差不多16歲上下,五官能清楚的表示他們日後定能稱了他們那位神經粗大的血親說的話,能迷到萬千少女。

  「何同學,過來坐好!」殷堅沒好氣的將圍著兒子團團轉的何弼學拉過按到沙發上,後者則不客氣的白了他一眼,別以為他看不出來,殷堅這死要面子的傢伙也想跟著轉,只是抹不開面子而已,死要面子!

  能清楚猜到對方再想什麼的殷堅冷冷瞪了何弼學一眼,隨後兩人卻共同相視而笑,他們的孩子總算成肖楠進化成人了,雖然這進化過程有些詭異,但是結果總是好的。

  「剛生出來就這麼大了呀……」何弼學有些感嘆著說著,即使被按再沙發上仍睜著一雙不成比例的大眼觀察著兩位兒子。

  「不然你是想從嬰兒照顧起嗎?」殷堅雖然有些遺憾但是轉念一下,就他跟何弼學忙的程度,如果真出現個嬰兒他們才該頭疼,不過剛出生的兩位對這世界的了解也像嬰兒一樣吧……?

  「有什麼不行?對吼,現在有兩個,一個要叫殷遇,另一個要叫什麼?總不能都叫殷遇吧?」前言不著後語,思考跳躍性的何弼學突然戳中了一個算是重點的問題。

  「既然有兩個,那一個跟我姓一個跟堅哥姓!」

  「重點是他們哪個跟你?哪個跟我?」

  「什麼跟我跟你,現在是離婚再分小孩監護權嗎?」

  「離婚個頭,我們兩個誰變心就一起死,還肖想離婚?而且現在重點是那個嗎?」忍無可忍的出手敲下那顆裡面不知道有沒有裝大腦的腦袋,被敲的則是一臉無辜的回看,對看三秒殷堅挫敗別過頭,他對可愛的動物特別沒抵抗力,天知道一個年紀不小,又超過一百八的大男人是怎麼裝可愛還可以裝成功的?

  那邊大人們如火如荼地討論著他們名字的事,這邊兩位孩子也開始了彼此間的交流。

  「怎麼只有我們兩個?」「另一個……」漂亮的少年皺起眉,感受著身體裡不斷想壓過他的深處騷動。

  「不會在裡面吧……?」可能是因為可以算『同胎』出生,所以他對另外兩個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應力,而他現在也清楚地感受到對方身體裡的動盪,擔憂看著,思索該不該跟那邊大人們開口。

  下一秒卻被突然跳到他們眼前的近距離物體嚇到,「決定了,小的叫殷遇,大的叫殷漾!」漂亮男孩站起身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突然頓住,原本的長髮瞬間成了長髮,有稜有角的五官也轉變的更為柔和,而長褲也神奇的成了短裙。

  變故發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尚未反應過來,只能呆呆看著那出現的女孩子。

  女孩蹦跳著勾住另一個少男,燦爛地笑著開口:「其實我們是三胞胎唷!」

  看著女孩,何弼學一個擊掌一臉恍然大悟:「對耶,因為豆芽菜有三片葉子!」

  就因為這麼樣的一句話,導致本來該是很驚悚的大變活人變得好像才是正常。

  剛被命名叫殷漾的少年看著注意力轉移到弟?【妹?】身上的人們。

  他又有家人了呢……心底的喜悅騙不了人,但,他能夠在信任嗎?

  再後來,女孩殷遇不久又被壓製成了男孩殷遇,最後兩人不斷互相壓制,一下男一下女的,一直到看似脾氣最好實則有暴君之稱的何同學發火,敲定一人白天一天黑夜後這件事才算落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1 12:5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溟颯 於 2015-12-10 00:39 編輯

三、所謂巧合重演!?

  今天小遇跟著同棟大樓的女孩子劉慈盈出去逛街,而殷堅則出去替人看風水,無所事事的殷漾則跟著何弼學電視台。

  何弼學何大製作最近正準備著一個新的靈異節目,名字叫《傳說今夜有鬼》,是電視高層為了捧紅一位新偶像所開的,而靈異節目這塊正好是何弼學擅長。

  「學長,這些是你要的地點……」被派跟著製作節目的新新助理小湯拿著整理好的資料有些忐忑的遞上,剛接任助理一職的他在知道自己的上司是那位鼎鼎大名的傳奇後就一直很期待著上任,這些資料是他上任的第一份作業,他當然希望能讓這位看起來才二十來歲的上司滿意。

  翻了翻那有點厚度的地點資料,最後停駐在一個看起來最沒什麼問題的廢棄工地上:「就這裏了,叫大家準備一下等會去勘景」

§-----§

  「真的是這裏?」小湯看著眼前似乎隻是有些老舊的廢棄工地有些疑惑,雖然資料上是說這裏,但是這裏看起來真的感覺沒什麼問題呀……

  「資料上寫,這裏每次動工都有意外發生,而且工人們晚上常常覺得有地震,但問附近居民都說沒事,偏偏總有建築倒塌……」高藝婷翻著資料認真的補充著。

  殷漾緊跟在自家父親旁邊,剛踏進來他就知道不太對,聽了這描述更是確定,看了眼正拿著DV拍攝的何弼學,專註的註意著四週,正想著要不要提醒對方時,已經有個聲音搶先一步。

  「何同學,不是叫你別老往奇怪的地方鑽嗎?」穿著鐵灰色西裝,顯得雙腿更修長,五官端正帥氣到天怒人怨,看起來與工地一點也不搭嘎的某位天師,邁著長腿走了進來,看見帶著一群製作小組和兒子的何弼學,殷堅微微揚起眉,這傢伙是不知道自己的八字比紙還薄嗎?還帶著兒子到處亂跑?嫌自己還不夠衰嗎?

  「什麼鑽?我是地鼠嗎?這只是勘景而已,況且不是有堅哥你在嗎?」不滿地翻了翻白眼,隨後笑著攬住他家刀子嘴豆腐心的殷天師,看見對方他便很放心這次拍攝……

§-----§

  夜晚,何弼學帶著自家兒子和DV跟著殷堅在廢棄大樓六樓裏探勘,這裏的氣溫比外面低上很多,剛踏進便覺得從腳頂發冷,明顯就是有問題,而且問題還不小。

  「等下有不對,帶著漾漾快跑」殷堅認真地盯囑著,尤其是超級靈異雷達體質的何弼學,這傢伙八字已經輕到超容易被鬼上身,偏偏愛往這些地方跑,真不知道這膽子是怎麼養的,有些無奈地想著,卻不想其實這份大膽一半是天生,但另一半卻是他寵的。

  「聽見了,放心等下有問題我們絕對跑的比誰都快!」笑著回應,何弼學也同樣認真地看著四週,他是膽子大沒錯,但膽子再大命也隻有一條,他很惜命的。

  無奈笑著聽兩位父親的鬥嘴,殷漾緊跟著這位被他們戲稱為:『大眼怪』的何同學,無論何時這人都是這麼的有活力,能給人信賴的感覺,所以他同樣很喜歡這位父親,而這裏並不安全,雖然這或許是能喚醒米納斯跟老頭公的機會,但是自家父親的安危更重要些,喚醒的機會總能找到,但父親死了救回不來了,所以他當然得看好才行。

  「漾漾,等下你……」剛轉過頭想跟自家兒子講話,卻發覺對方的身後衝出一道黑影,情急之下來不及講完話,只能拉過殷漾,最後換他自己被擊出窗戶。

  「爸!」殷漾微愣,下一秒急忙跟著跳了下去,剛才他並非沒註意到黑影,原本想將他引出在處理,沒想到卻害了何同學,如果何同學真怎麼了,他這一輩子也會在自責裏度過!

  「該死的!」被前頭異樣絆住的殷堅,剛回過頭來便看見殷漾跟著跳下去的背影,咒罵一聲臉色鐵青,這鬼很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刀起刀落,劃開空間裂縫,殷堅踏了進去,他得先去接住那兩個笨蛋父子才行。

  何弼學體會著墜落的感覺,而他的大腿則被一個黑漆漆的鬼影抱著,閉上眼調好位置保護好要害,幸運的話……大概不會骨折的太嚴重吧?

  自我安慰著,準備體驗跟地球的超親密接觸,剛想完,他感覺到自己摔在一個軟軟的東西上面,有點像棉花……等等,他不是該摔在地上嗎?

  殷漾跟著跳下時,腦中閃過一個相似的情境,雙手快速結成圓,對著地面:『土之破,水與光詩吟唱,貳伍花輪轉』

  殷堅剛踏出裂縫,何弼學大概還在三樓的高度,仍在持續下墜,殷堅正想過去接人卻看見地面突然出現一個四方形法陣,一陣白光後出現一朵大白花四週圍繞著許多小花,這些花接住了何弼學,並吸收了他掉下的衝擊力。

  而他家大兒子則輕巧地落在花瓣上,敏捷的滑下後站在一旁,腳下踩著的是同樣著陣法,看到這他也知道這些花是出自誰手筆了,饒是殷堅也有些呆愣,他是知道自家兒子不簡單,但沒想到無師自通到如此地步……

  「何同學,你先下來」殷漾控制著小花纏住那些鬼影,或許是因為他是從植物裏出生,所以他發覺他能很輕鬆地借用大自然的力量,以及控制植物。

  何弼學俐落地跳下花瓣,看著花有些驚奇,他的人生從鬼故事變成奇幻文學現在要再變成魔幻小說嗎?

  看見何弼學跳了下來,殷漾將結成圓的雙手合起一拍,所有的花瓣捲起,將包裹在裏面的鬼影吞掉,隨後發出呸的一聲,吐出一個小磚頭。

  殷漾表示,他真的非常的想吐槽,這根本是歷史重演吧!有沒有這麼巧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2-1 19:01: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轉生的能力很棒,至少比前世的好多了,只不過,漾漾的配對還是冰炎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2-4 16:53:50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阿漾漾!
你就吐嘈吧!
這種事連音孟都想吐嘈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10 00:02:28 | 顯示全部樓層
wnj1122 發表於 2015-12-1 19:01
漾漾轉生的能力很棒,至少比前世的好多了,只不過,漾漾的配對還是冰炎嗎? ...

看之後劇情走向吧,確實有大機率是,但也有機率最後無CP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10 00:06: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溟颯 於 2015-12-11 21:02 編輯

四、是巧合還是預告?

  「就算是冤死,也沒有豁免權……」尤其是他動的還是他家何同學跟寶貝兒子。

  走上前自然地拉過兩個笨蛋父子到自己身後,就算殷漾再厲害也是他兒子,有他在還沒必要讓兒子自己出手,況且殷漾還小!

  「漾漾,沒事吧?」何弼學拉著自己兒子看了看,確認沒事後才笑嘻嘻勾著自家兒子脖頸:「漾漾真厲害,不愧是我兒子~」

  「認清現實吧,漾漾厲害絕對不是因為繼承你那一半。」冷冷拋過一句話,殷堅看了眼明顯剛找回三魂七魄還處於恍神狀態的跳樓鬼。

  「誰說的?漾漾明明就比較像我!」不滿地反擊,何弼學打量著正逐漸恢復完整人型的跳樓鬼,雖然跳樓死,的確死相都不怎麼好看,但乍看之下還真的挺慎人的……

  殷漾看著仍舊護在他身前,一如既往拌嘴的兩位父親,有些無奈卻開心的笑了,他能感受到他們給予他的信任跟愛護,他相信若他不說,他們也不會問,這種信任讓他覺得溫暖。

  沉浸在自己思想的殷漾幾乎是呆愣地看著他那位神通廣大的父親把跳樓鬼虐的死去回來,不對,是虐的在死第二次,然後毫不拖泥帶水的將其送入地府,比起他曾經的手忙腳亂,殷堅的動作俐落帥氣,而且十分的解氣。

  「好了,收工回家」在他因自家父親的手段而發楞的時候,何弼學牽著他走向殷堅,等他回過神已經在車上了,而他的父親剛放下電話。

  「回家整理行李,我們得去台中一趟」

  唉?????


五、有朋自遠方來

  「就是這裡?」何弼學率先跳下車,殷堅跟著打量著這棟房子,比起周遭這棟房子意外的乾淨很多呢……該說跟他們殷家熟的都不是普通人嗎?

  「……」殷漾看著這棟房子,有些驚愕,他以前就記著老媽老唸叨著一個好姐妹,倒沒想到……原來這世界當真這麼小呀……

  「殷堅?哎呀,都長這麼大啦?來、來、來、快進來坐,我剛好做了些點心,我家那兩個孩子又不愛吃正在想給誰吃呢,你們來的正好!」婦人慈祥的笑容,如記憶裡那熱情的歡迎,讓殷漾不禁紅了眼框,低下頭抓緊何弼學衣角往後縮了縮。

  「白姊的點心真好吃」何弼學坐在沙發上,嘴裡塞著點心而微鼓起臉頰,笑出一深一淺的酒窩,「何同學,你當你是餓死鬼投胎嗎?不過白姐的手藝還是跟以前一樣好」殷堅不客氣的括了下對方後腦,隨後有禮的回應。

  他小時候因為被殷琳帶著,所以也見過這位名為白凌慈的女性,每次對方都拯救他的味蕾於水火之中,他能平安、味蕾健全長這麼大而且做的一手好菜,對方絕對是功不可沒。

  「你們喜歡就好,不過,這孩子怎麼總低著頭?不喜歡阿姨做的嗎?」白凌慈疑惑地看著抓著何弼學衣角,始終不發一語啃著點心的殷漾,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看見,就她就特別喜愛這個安靜的孩子。

  「沒有沒有,白阿姨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歡!」緊張地抬搖頭,大口吃著點心,殷漾傻笑著,隨著點心把那些想哭的感覺嚥下。

  他能看見她現在過的很好,所以他很放心,這樣就好了,沒有被他的任性傷害到就好……

  被替代了也好……

  「那就好那就好,喜歡多吃點,阿姨做了很多,以前我家那兒子可喜歡吃點心了,可惜高中畢業後口味就改了,沒以前這麼喜歡吃甜食,阿姨常常忘記不小心做多了,沒人吃也只好浪費了,你喜歡阿姨這幾天就多做點給你吃」溫柔笑著回應,白凌慈看著吃著點心的一大一小突然想起她忘記問了什麼:「瞧阿姨這記性,都忘記了忘怎麼稱呼了?」

  「我叫何弼學,這是我們兒子,殷漾」何弼學牽住了何漾的手,他們能隱約感覺到對方現在情緒好像不太對勁,不由得有些擔憂。

  「小學跟漾漾呀,那你們坐著慢慢吃,一會我家兩個孩子就回來了,阿姨先去準備晚餐,等下小琳也會過來,就當在自己家就好不用緊張。」

  「我也來幫忙。」殷堅跟何弼學對視一眼後,也跟著白凌慈站起,脫下西裝外套,捲著袖子跟著走進廚房。

  客廳此刻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何弼學轉過身仔細看著他家兒子,一手輕撫著他的頭:「漾漾?怎麼了?」「沒事……」殷漾搖著頭,但手卻不由自主地伸了過去摟著自家父親,頭埋在對方頸窩無聲的流淚。

  就算知道被取代了,就算知道這樣才是最好的選擇,但他還是……

  就這樣被忘了,連曾經的存在都被抹殺了,他知道,他知道這是任性的後果,他知道這樣才是最好保護他們的方式,但是……但是……

  但是就算知道,理智能接受心理還是很難過…

  如果可以……他還想像以往一樣再喊對方一次『媽』在跟著對方撒嬌,可是現在……

  他突然發覺,『如果」原來是是那麼奢侈……



 待殷漾情緒差不多平復,殷堅彷彿計算好般走出廚房,大手先是放在自家兒子頭上揉了下那頭黑髮:「何同學,進來幫忙端菜,漾漾你先自己呆一下可以嗎?」

  「嗯,你們先去幫忙吧,沒事。」微微點頭,殷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回應,他都多大人了還哭鼻子,這一笑便再次遭到兩位男人的大掌洗禮頭部,誰讓那張還帶著淚痕的臉蛋,看起來就像小動物一樣可憐?

- 

  「今天家裡有客人?」隨著門鎖打開的聲音,伴隨而來的是一個略低沉的男聲,接著一位人影走進客廳。

  有著黑色長髮,皮膚白皙有著完美東方面孔,十分視覺系的中性容貌,眼神卻十分銳利,眉宇間的英氣卻昭示他確實是個男性,儘管看過各式俊男美女,何弼學也不得不承認這位,簡直不輸給狐仙小芸本體樣子。

  「是呀,今天媽以前的學妹跟他侄子在我們家吃晚飯呢!」放下手中該煮好的熱騰菜式,白凌慈笑著回應這位長相出眾的男子。

  「這是我小兒子,褚亞,不過這孩子比較喜歡別人喊他冰炎,這年頭的孩子,年紀大了什麼奇奇怪怪的稱呼都冒出來了……」無奈地笑了笑,白凌慈對沙發上的,及跟在他後面走出來的三位介紹了自家兒子,隨後才轉頭叮囑。

  「小亞,這是媽以前學妹的侄子,殷堅跟何弼學,還有他們的孩子,殷漾,你陪漾漾坐一會,晚點就可以開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