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寒凝雪

[同人文] 【特傳X因與聿】比血濃的 永遠是心改 第十二章 迷霧散去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14 03:43:34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9-1-9 21:17
大大期待你的更新喔~我是新讀者

你好呀~歡迎歡迎~~我會努力更新的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4 03:44:26 | 顯示全部樓層
特殊吾命未來 發表於 2019-1-9 23:34
大大加油,我是從痞客邦追過來的讀者,終於更了第十章,超超超級感動的,期待接下來的發展^o^ ...

你好你好~~~~我會努力更新的~~~主要更新還是在痞客邦那裡喔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6 04:11: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中毒

「學長昨天傳的訊息我已經發給大家了,就我們來統整一下,目前調查到的結果吧。」褚冥漾按下手機的發送鍵後,接過千冬歲遞過來的資料說到。

褚冥漾一群人在放下假的屍體後,便帶著虞佟和虞夏回到了守世界,將剩下的調查工作留給了冰炎和夏碎兩人處理,而現在他們一群人目前正聚在黑館的一間會議室裡,統整著大家目前所調查到的資料。

「我調查了一下這間學校的傳聞實在是有夠多,不過很多都是無中生有的事情,唯獨一個讓我最讓我在意的是15年前的傳說,不過正確來說這是一個確實發生過的事情,不過被當時的負責人壓下來罷了,關於當年的事件我已經列印出來給你們了。」千冬歲將手中的資料發完後,坐到了褚冥漾的左手邊。

「所以就目前已經死亡的學生中,其實都和當年的事件有關係?」虞佟看著手中的資料皺著眉頭問。

「這些理由未免也太千強了,大多數的死者都只是有血緣關係,或者認識當年的兇手而已?」虞夏看著手中的資料,非常的不能接受這種殺人理由。

「15年前的那個被害校長,傳說是傷心的帶著他的另一個女兒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但事實上是15年前那件事情發生後過不久他就離奇的失蹤了,而且並沒有帶上他的小女兒,最後他的小女兒是被比較熟識的親戚給收養了,但出於不明的原因後來那女孩被親戚們不停的推來推去,目前是誰領養的我還沒有查出來。」千冬歲拿出雙胞胎當年的照片放在桌面上,只見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穿著粉紅色的連衣裙,手拉著手開心的笑著。

「對了!我想起來每次那邪祟出現時總有一個味道是甚麼了。」西瑞放下手中的紙張說到。

「是什麼味道?」褚冥漾疑惑的問。

「烤肉的味道。」西瑞篤定的說。

「......。」眾人一陣沉默。

「喂!喂!喂!收起你們那憐憫的眼神,我是認真的!」西瑞收到一干憐憫的眼神後,馬上就坐不住了,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意思是說,那邪祟有很大的機率是被燒死的?」千冬歲很快的反應了過來。

「我相信西瑞的嗅覺,應當是不會出錯的才對。」褚冥漾經千冬歲這麼一說馬上反映了過來。

「我們在進入學校的時候也有稍微的調查過那間學校,15年前也就是我們住的宿舍曾經發生過一場火災,不過很快的就被滅了,並沒有釀成大災難,不過和那次的事件,發生時間是錯開的。」虞佟想起當初入學前,所調查到的資料。

叮鈴!

「看來對方又開始行動了,我們沒時間在這裡磨蹭了先過去吧。」褚冥漾拿起不斷震動的手機看了一眼後,抬起頭向大家說到。

「他們還真是一刻都不能消停一下。」西瑞不滿的說。

「走吧!」千冬歲等大家靠近後,開啟了傳送陣。

*************

「前面就是舊宿舍了。」木毅背著一個小後背包,一邊指著前方豎立著的建築物,一邊向身後的眾人說道。

「這裡離教學樓也太遠了吧,當年那些學長姐們上課都不遲到的嗎?」雲琪一邊氣喘吁吁的走著,一邊看著前方的建築物說。

「妳以為大家都跟妳一樣,到了這年紀還需要有人每天叫妳起床嗎?」雲芳一邊虛扶著氣喘吁吁的雲琪,一邊無奈的說。

「其實我看過圖書館的校園地圖,以前的舊宿舍是離教學樓很近的,只是後來改建後,學校把較近的路封閉起來了,我們走的是另一條路,所以才會覺得這麼遠。」李晴一邊說一邊從背包拿出一瓶水,將蓋子打開後將水遞給雲琪。

「謝謝。」雲琪接過水後就直接開始猛灌,雲芳見狀無奈的替自己的妹妹向李晴道謝。

「終於到了,不行我要坐一下。」當木毅一行人終於走到舊宿舍門口後,雲琪第一個受不了的坐在門前的台階上開口說到。

「那妳就坐在那裏休息一下吧!我跟木毅先去找看看有沒有進去的路。」鄭岳看著坐在地上的雲琪,紅著臉靦腆的對她說到。

「嘿!門沒鎖欸!」鄭和想說試著轉動門把試試,沒想到真被他給打開了。

「大家先休息一下再進去吧,我看大家都已經累了,而且我覺得正中午在進去會比較好。」木毅看了一下手錶上的時間後向大家提議。

「我做了一些小飯糰,大家分著吃?一下肚子吧。」李晴從包裡拿出一個小密封盒,打開遞給大家。

「謝謝。」眾人見狀一邊道謝一邊各拿了一個起來吃。

「是說,你們不覺的這裡也被打少的太乾淨了嗎?」鄭岳一邊吃著手中的飯糰,一邊打量著附近的環境。

「對欸!看這裡的整潔度,感覺不像是廢棄了,好像最近還有人住過呢!」雲芬經鄭岳這麼一說,馬上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乾淨是正常的呀,那群轉學生因為是臨時轉來的,所以學校床位緊張,只好把他們全部安排在這棟樓裡呢!」鄭和淡定的說到。

「你怎麼知道的?」雲琪驚訝的看著鄭和問。

「因為有一次我從圖書館要回宿舍的時候遇到了虞佟同學,當時看他走的方向不對,以為他是因為剛來不認識路,所以我就好心告訴他宿舍的路,沒想到他卻回答我,因為他剛轉學過來,學校床位緊張,所以新來的轉學生們,全部都住在舊校舍,當時我聽到的時候也覺得沒什麼,一直到雲琪和我們說了那個傳說後我才知道原來舊宿舍並不乾淨。」鄭和將手上的飯糰吃完後,拿起紙巾擦了擦手

「學校是欺負他們新來的故意的吧,明知道發生過那種事,還敢把他們安排過來,現在好了,他們全部都已經死了,看學校怎麼和他們的爸媽交代。」雲芬聽見鄭和的話後不滿的說到。

「好啦!大家都吃飽了,那我們就進去看看吧。」木毅說罷第一個朝裡面走去。」

「舊宿舍裡面包含了女宿和男宿,但只有一樓的大廳是相通的,其他全部樓層都有一牆之隔,而地下室的入口,則是位於廚房後邊的儲藏室裡面,一進來的小花園中間的噴水池,當年可是約會勝地呢!真正進到裡面後,映入眼簾的大廳是個交誼廳,而左右兩邊的櫃台分別是女舍和男客的管理室,,左右兩邊的樓梯是唯一進宿舍的路,兩邊管理室中間的大門就是廚房了,你們要先上樓看看那群轉學生住的地方,還是直接去地下室?」鄭和先是向身後的眾人介紹舊宿舍的建築架構後,詢問了一下他們的想法

「就地下室吧,畢竟那裏也不知道有沒有危險。」木毅看著最裡面看不見深處的廚房皺眉說到。

「等......等一下。」雲琪臉色蒼白的緊抓著自家姐姐的手,來到交誼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妳還好嗎?從剛剛爬山妳就開始不太舒服了。」李晴蹲在雲琪前面一手牽著雲琪的手,一手摸了摸雲琪的臉頰擔心的看著她。

「要不你們先去吧,我等雲琪休息好了,我再和她一起去找你們。」雲芬坐到雲琪身旁後向其他人說道。

「男孩們先去吧,我也留下來陪她。」李晴抬頭向木毅等人說到。

「好吧,那妳們就在這裡等等我們吧,千萬不要亂跑喔。」鄭和看了一下雲琪的臉色後,便拉著自家弟弟和木毅一起往廚房走去。

很快的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廚房的轉彎處。

「咦?這不是木毅的手電筒嗎?怎麼在妳手裡?」雲芬看到李晴手上拿著的手電筒疑惑的問。

「啊!剛剛他吃完飯糰說要擦手,請我拿一下的,我現在就拿去給他,妳們兩個可以嗎?」李晴看到手上的手電筒驚呼的道,說完便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快去吧!趁他們還有走遠,我們沒有問題的。」雲芬催促著李晴快追上木毅他們。

很快的李晴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廚房的轉彎處。

「姊姊......我覺得......不太對......。」

在李晴離開了一下子後,雲琪開始漸漸地沒有辦法好好的坐在椅子上,現在的她四肢完全沒有力氣,全靠著雲芬支撐著她坐著。

「雲琪,我覺得妳的樣子不對,我叫救護車吧。」雲芬見雲琪臉色蒼白四肢無力,並且不斷地冒著冷汗,焦急地拿起手機要撥打,但當她一拿起手機才發現,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訊號後,急得眼眶都泛紅了。

而在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一個身影正悄悄的向她們靠近。

「與我簽訂之物,讓邪祟見識妳的英姿。」在千鈞一髮之際千冬歲最先發現了黑影,並且召喚出長弓射出一支箭矢,成功的讓黑影知難而退。

「怎麼了?」褚冥漾一行人走進宿舍,便馬上看到癱軟在沙發上的雲琪。

「求求你們快幫我叫救護車。」雲芬看見有人,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
,不斷的像褚冥漾等人乞求,完全沒有發現褚冥漾等人就是傳說前陣子被燒死的轉學生。

『睡』褚冥漾看著慌亂不已的雲芬,動用了言靈之力,雲芬很快地就睡著了,而雲琪早就在雲芬急著打電話的時候就已經昏了過去。

「是中毒。」褚冥漾見雲芬已經睡了,一把走上前抓住雲琪的手感受了一下說道。

「有救嗎?」虞佟看著褚冥漾著急地問。

「來不及了,我只能先把毒轉移來我身上。」褚冥漾表情凝重的說。

「這樣你會不會有危險?」虞佟焦急的問,不知道什麼原因虞佟總是會在褚冥漾身上看到虞因的影子,所以總是會不自覺的將對虞因的關心轉移到褚冥漾身上。

「我會沒事的,快!幫我把她扶坐起來。」褚冥漾像眾人指揮,待他們幫他扶好雲琪後,便將自己的手和雲琪的手劃開一條血痕,然後將額頭抵在雲琪的額頭上。

不久雲琪的臉色漸漸紅潤了起來,相反的褚冥漾的臉色反而漸漸的蒼白了起來。

「看來沒問題了。」褚冥漾待儀式成功後,腿軟了一下,好在虞夏眼明手快的將他扶住。

「把另一個女孩的手給我。」褚冥漾現在完全沒有力氣,所以只好請其他人幫忙,讓他們把雲芬的手和他的手牽到一起。」

「沒事,她沒有中毒。」褚冥漾感知了一下後說道。

「哥,我現在傳送兩個女學生到你那邊去。」千冬歲在褚冥漾確定兩個女學生沒有大礙後,便拿起守世界專用的電話打給夏碎,並且稍微解釋了一下目前的情況。

在確認後便將兩個女孩用傳送陣送去夏碎那裏。

「漾漾你還好嗎?」西瑞一邊問一邊將一個透明的瓶子遞給了褚冥漾。

「米納斯已經幫我淨化了。」褚冥漾再次劃破手掌,將黑色的血液滴進瓶子裡,待流出來的血不再是是尋常的黑色後才開口說道。

「我們先去追另外一群人吧。」虞夏率先開口說道。

「對祂在這裡下手失敗了,一定會換目標。」千冬歲看著褚冥漾幾乎快放滿了整個瓶子的血,眼神漸漸變得冰冷。



~*未完*~

*************

哇哇~我又更文拉~~

今年第二更~我有沒有好棒棒呀!

這個小故事預計下集完結OWO

畢竟這種燒腦的劇情真的不適和我

晚上在架構那邪祟的樣子的時候

還被自己的想像嚇的睡不著

可是不一直回想又怕會忘記劇情

就這樣一邊嚇自己一邊努力寫出來

一整個就是不知道在自虐甚麼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6 21:50:3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又來了!!  頭香囉!! 加油啊!!<其實最近也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02:16:58 | 顯示全部樓層
特殊吾命未來 發表於 2019-1-16 21:50
大大,我又來了!!  頭香囉!! 加油啊!!

恭喜搶頭香OWO
馬上貼上下一章~~
希望可以多多支持OW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02:17: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迷霧散去

在褚冥漾等人救治的這段時間,木毅等人已經來到了當年作為獻祭場所的地下室門前,由於之前褚冥漾和西瑞曾為了淨化怨靈,所以一路上他們通行無阻,並沒有受到其他的阻礙,只見門上的鎖鏈早已經被解開僅僅掛在門把上而已,所以只需要將門推開便可以進到房內。

幾人在門外做好裡面可能會很血腥的心理準備後,才一同將門給推開。

只見裡面非常的漆黑,所以進入地下室後眾人便在門邊摸索起來,很快的便找到了電燈的開關並且開啟,光線瞬間刺激著雙眼,不過很快的眾人適應了突如其來的光線。

映入眾人眼簾的,並沒有眾人所想的血腥場面,只見空蕩的地下室中央有個巨大的鐵籠,而鐵籠的中央地面刻畫著一個不知名的法陣,或許是擔心法陣容易被擦去,鐵籠裡的法陣是刻上去的,鐵籠的欄杆上到處都有曾經被燒過的痕跡。

「牢籠?」一群人看著牢籠中央的陣法一邊慢慢走到牢門邊。

突然!一雙手用力的推了走在最後的木毅,因為慣性三個人瞬間往牢籠裡倒去,身後的人瞬間將牢門鎖上將三人關在牢籠內。

「李晴!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木毅在聽見牢籠上鎖的聲音後馬上轉頭對身後的人大吼道。

「你以為只要幫助我復仇,我就會和你在一起了嗎?」只見李晴冷冷的看著牢籠裡的三人。

「你們這話是甚麼意思?」鄭和聽見兩人的對話後,怒視著前方的李晴和木毅,慢慢拉著自家弟弟退到牢籠另一邊的角落。

「你還不明白嗎?李晴就是當年的那個雙胞胎之一。」木毅看著不斷地警戒著他們的鄭和冷淡的說。

「不可能!事件是發生在15年前,當時她們都已經10歲了,這樣現在他們應該也是25歲了,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看起來只有15歲?!」鄭和聽見木毅的話後難以置信的說。

「怎麼?你們的哥哥甚麼都沒有告訴你們嗎?」李晴一邊嘲諷的看著牢籠裡的鄭和,一邊走到房間的角落摸索著甚麼,不久李晴從櫃子後面推出了一台儀器。

「那是做甚麼用的?」鄭岳看著李晴將儀器推到一面牆邊,只見牆邊的電線赫然就是和牢籠頂部是相連接的。

「怎麼?想拖延時間等雲琪她們?別想了,雲琪已經死了,你們一個也逃不過。」李晴一邊撥弄著手上的儀器一邊說到。

「你甚麼意思!」鄭岳聽見雲琪的名字後,激動地抓著牢籠問到。

「她在給雲琪的水裡下了毒。」木毅看見李晴將儀器街上時,便離開欄杆保持一段距離。

「你知道?!你知道怎麼不阻止她?!」鄭岳聽見木毅的話後,激動的想要朝木毅撲過去,鄭和見狀死死的抱著鄭岳,不讓他靠近木毅。

「吵吧!趁還能說話就趁現在盡情的吵吧。」李晴笑著說。

「李晴,當初說我只要幫你把他們引來,我們就在一起的。」木毅一臉受傷的表情向李晴看去。

「虛偽!就算你和當年的事情沒有關係,但你知道的已經太多了,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才好。」李晴又從櫃子裡拿出一桶不明液體,一邊靠近牢籠一邊將桶子的蓋子打開。

「那是甚麼?!」鄭和看著李晴手上的桶子非常的緊張。

「一些腐蝕性的液體罷了。」說罷李晴便朝著牢籠裡的三人潑了過去。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襲擊者見是你的保護。」褚冥漾的聲音想起,在千鈞一髮之際朝液體開了一槍,水瞬間變成一個保護罩將液體包裹在水裡面。

「怎麼可能?!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李晴看見自己前方的水球,驚訝的轉頭看到了門邊的褚冥漾等人難以置信到。

「那不過是為了引出妳們的一個藉口罷了。」西瑞將一隻手轉換為獸爪。

「呵......她居然沒有把你們殺了,看來還是有點不受控制。」李晴看著褚冥漾等人,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娃娃和釘子用力的往娃娃的胸口刺去。

「啊!」突然!整個地下室充滿了淒厲的叫聲,不久一個黑色的人影漸漸顯現了出來,祂痛苦的蹲坐在地上哀號著。

「這就是妳辦的事?真讓"姊姊"失望啊。」李晴看著顯現出來的黑影不斷用力的朝她踹著。

「夠了吧!」千冬歲看不下去李晴的行兇行為,拿出符紙朝黑影丟去,瞬間一個透明的防護罩將黑影照在裡面讓李晴無法接近。

「你們這些外來的會不會管太多了?」李晴凶狠的看著千冬歲。

「不管難道要妳害死更多人嗎?」虞夏皺眉看著這個外表清純,內心卻無比陰狠的女孩。

「這些都是他們欠我的!他們的親人害死了我的親人,如今他們還拿我姊姊的命換來的榮華富貴在逍遙法外,我現在不過是取回我的東西罷了!」李晴看著虞夏歇斯底里的說。

「夠了吧!李蒨。」千冬歲一邊說一邊將召喚出的破界弓對著李蒨。

「......你怎麼知道的。」李蒨聽見千冬歲的話後冷冷的問著,好似剛剛歇斯底里的女孩只是大家的錯覺。

「15年前妳被鄭和的哥哥們騙到這裡,妳從他們聊天的話語中知道了一開始他們要拐的是妹妹而不是妳,只不過陰錯陽差的妳被誤認為是妹妹被帶走了,而當他們發現抓錯人後,便把一切的氣全都出在了妳的身上,妳開始痛恨起妳的妹妹,希望當初被抓走的是她而不是妳,所以當妳的妹妹偷偷的跑來找妳時,妳就欺騙了她,讓她代替妳待在這裡,好讓你可以去和大人求救,因為妳以為他們對待妹妹和對待妳一樣,只不過把她當成出氣筒罷了,所以你打算讓妳妹妹和妳一樣被虐待個幾天再向大人求救把她救出來,然而一切事事難料,隔天妳的媽媽就告訴了妳,妳的"姊姊"被人殺死了,妳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然而妳們已經對調了,所以妳無法告訴妳的媽媽妳就是姐姐,因為妳害怕讓媽媽知道妳也是間接害死妹妹的兇手,所幸妳就假裝妳就是妹妹,然而久了妳的媽媽還是發現了端倪,她並且決定來地下室查看線索,而當妳到地下室時發現是一片火海,而妳只看到了那個黑色的人影。」千冬歲看著李蒨,冷漠的將調查的結果說了出來。

「我從來沒有想過,媽媽竟然用她自己把妹妹給喚了回來。」李蒨說罷轉頭惡狠狠的瞪著地上的黑影。

「妳這次把他們騙來是打算用他們來換妳媽媽吧。」褚冥漾肯定的說。

「既然你們也知道了,那你們也別走了吧。」李蒨看著眾人,笑著將手上娃娃的頭扭了下來。

「啊!」黑影再度發出淒厲的叫聲,漸漸的黑影無法再維持人形,且不斷的變大幾乎和天花板一樣的高。

「救人。」千冬歲朝李蒨射了一箭,但被黑影給擋了下來。

西瑞和褚冥漾掩護著虞佟、虞夏來到牢籠邊,褚冥漾將牢籠腐蝕後,讓虞佟和虞夏將已經腿軟的鄭和三人扶出來。

「你們先帶他們離開,剩下的教給我們處理。」褚冥漾對虞佟、虞夏說道。

「你們小心。」虞佟、虞夏知道現在的事情完全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可以處理的,便在囑咐安全後,扶著三人走了出去。

「一個不留!都給我殺了!」李蒨指著褚冥漾等人歇斯底里的吼道。

黑影聽見後不斷的朝著褚冥漾等人攻擊。

「二轉。」褚冥漾將米納斯轉換為第二型態後,對著黑影開了一槍,只見水包裹住黑影,而黑影漸漸的變小直到消失殆盡。

「廢物!李晴妳個廢物!」看著漸漸消失的黑影李蒨再度拿起沒有頭的娃娃,用力地將釘子往娃娃的身體桶著。

「老實告訴妳一件事吧,那個黑影她不是妳妹妹李晴,她就是妳一直想要復活的媽媽。」西瑞走到李蒨身邊將李蒨擒住後無情的說。

而在聽見西瑞的話後,本來還在掙扎的李蒨,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愣愣的看著黑影消失的方向,手上還抓著那個已經失去了頭的娃娃。

*************

「這次真的很謝謝你們。」虞佟和虞夏看著自家同仁將李蒨押上警車後,轉頭向褚冥漾等人說道。

「沒什麼,這也是我們的任務。」千冬歲笑著向虞佟和虞夏說道。

「學長說他已經把五個人都送上救護車了,地下室的法陣我們已經確實的破壞掉了。」褚冥漾掛了和冰炎的通話後走了過來說道。

「這是關於這次事件的調查資料,就留給你們吧,剩下就是你們警察要處理的問題了。」千冬歲將整理的資料遞給虞佟。

「謝謝,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對了相識一場我們請你們吃頓飯吧。」虞佟接下資料後道謝,然後看著褚冥漾想和對方更進一步的聯絡;不知道為甚麼每當看著褚冥漾,總會讓虞佟想起已經死去的虞因,所以總想著要怎麼和褚冥漾親近,奈何對方總是不領情的若即若離。

「不了,這只是一次任務,我們應該沒機會在遇到了。」說罷褚冥漾拉著西瑞開啟傳送陣。

「不好意思,有緣的話在見吧。」千冬歲笑著朝兩人揮了揮手,便也踏進了傳送陣一同離開了。

「以我多年的辦案經驗那小子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滿著我們。」虞夏看著褚冥漾等人消失的地方,瞇起眼睛說到。

「這樣最好,那表示我們一定還有機會再見面的。」虞佟聽見虞夏的話後笑了。

鈴!鈴!鈴!

突然!虞佟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什麼?好我知道了。」虞佟回完話後無奈的將手機關上。

「怎麼了?」虞夏看著虞佟的反應有些疑惑。

「木毅打暈醫護人員後跳車了,然後他們調查了一下木毅的資料後,發現全部是偽造的。」虞佟嘆了一口氣說到。

「看來這件事還沒結束啊。」虞夏感嘆的說到。

~*未完*~



*************

其實這一章節很早就想寫了
無奈這幾天感冒腦袋無法運轉
而且在寫的這章的時候無奈地發現
年齡年份都設定錯了
導致寫的時候卡到腦袋想拿來當球踢(#
其實本來是想寫姐姐被殺後
妹妹無意間把自己當容器又用媽媽當祭品
把姐姐喚回來了但是住在自己的身體裡
而妹妹則是那團黑影
所以姐姐才這麼的厭惡黑影妹妹
但是在寫的時候修修改改就是無法表達出那種感覺
最後變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這個版本QAQ
反正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一個悲劇
這個小故事則到這裡告一個段落了
期待他們下一次出任務吧~
虞因依舊沉睡中(#
祝大家新年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3 23:07:03 | 顯示全部樓層
嗨嗨,我又回來了~

好想看阿因甚麼時候甦醒喔~期待阿茵一群人和漾漾他們相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