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春櫻

[同人文] {特傳}[內有自創]國中是……Atlantis學院? 9/22公告見首樓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7-7 22:14:33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7-7 20:18
大大不是第一個拖文的,放心吧!(拍拍

世界是真小,一次遇兩個,但還好不是討厭的人。

拖文什麼的還是有點心虛.....

面對討厭的人小艾都是逃或裝沒看到XDD

應該不會打成番外,雖然之前寫過草稿(诶
不過事件本身要寫起來很複雜也挺殘酷
所以不會直接描寫

點評

那就期待大大的番外啦~  發表於 2019-7-7 22: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0 17:57:34 | 顯示全部樓層
這裡同為失蹤人口~(理直氣壯
沒想到春櫻大竟然回來了!
普天同慶呀!!(撒花放禮炮
然後回歸就放了一個主線幾(百?)年後的番外
導致我差點時間線錯亂哈哈哈
還以為我錯過了一個世界(不是#
期待下文+給春櫻一個回歸的擁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0 20:30:11 | 顯示全部樓層
玹柳 發表於 2019-7-10 17:57
這裡同為失蹤人口~(理直氣壯
沒想到春櫻大竟然回來了!
普天同慶呀!!(撒花放禮炮

某天上課突然感受到似乎有人在催文(诶
然後經歷了一段忘記密碼的時間回歸XD
對不起我真的消失太久了orz
因為那幾天突然有個小艾單挑鬼王高手的畫面+靈感
加上正文有點忘了節奏和速度.....
再次道歉(跪(诶
也感謝一路以來的支持ow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5 14:2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看到了一個男人和女人在爭吵。
完全聽不到聲音,女人的拍桌,男人的冷漠,彷彿只有一個人在唱獨腳戲。
外面還有一個孩子,他就坐在走廊上,整個人縮成小小一團,看不清臉。
不知道女人說了什麼激到男人,他說出了一句:
『當初流掉不就沒這個問題了嗎?』
這句話清楚的傳到我耳中,孩子也在這時抬起頭來,是個女孩。
她就這麼看著我,或說看著我身後,說出這句話的人。
她是……

「艾絲琳!」
我猛然爭眼,然後嵐伊的臉放大在我面前。
二話不說拿了旁邊的枕頭往她臉掃下去。
「妳一定要對好心叫妳起床的人這麼殘忍嗎?」嵐伊掩面說道。
剛剛似乎是真的太暴力了……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抱歉。」我把枕頭歸位,「有事?」
「當然有!」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起來有點慌,強烈肯定問句後被自己嗆到了。
……蠢,真的蠢。
「那個,現在都八點半了,快起床快起床。」她邊說邊拉我起來,「去新環境不過半年作息都亂了嗎?早知道就不讓妳去了,這樣對身體不健康。」
我默默聽著來自一個最晚十二點睡最晚八點起的家庭成員對我的碎碎念,默默地滾到浴室洗漱。
「對了,姑丈他有事凌晨就走了。」總算停止碎碎念攻擊的某人提了我不想聽到的人。
「所以呢?」
「所以……小琳妳們什麼時候走啊?」她的語氣聽來有點失落。
「沒記錯下禮拜一吧,早一個禮拜回去避免塞車。」把我媽說過的打算複製一遍,我忍不住摸了她的頭說:「又不是不回來了。」
時間過好快,我離開屏東已經過了半年以上。
「難說,我聽小莉和小琳妲她們說妳住學校幾乎不怎麼回家。」她手搭在我背後,我們倆就這麼走下樓,「妳都不怎麼回家了也一定不怎麼會回來。」
「這什麼邏輯和結論……」我直走到客廳拿起最後一份早餐吃。
「不然妳說說,上個學期妳回家了幾次?」
我認真地思考了下,決定不開口了。
心虛,好像兩次吧。
默默地啃早餐順便把嵐伊的碎碎念左耳進右耳出,我看到了我手機有來電顯示。
「妳安靜,我接個電話。」我喝了一口牛奶點了接聽,「喵喵,怎麼了嗎?」
『想問艾絲琳寒假有沒有安排,我和庚庚下禮拜要去原世界,問妳要不要一起來。』
庚庚……喔,庚學姊啊。
「可以啊,不過我下禮拜一才回家……等等,妳知道我家嗎?」我把想擠過來聽人聊天的某妹控推開。
『知道啊,開學那天有看到妳寫的地址。』
……妳什麼時候看到的?
「好…那詳細時間等妳們說好了再跟我說,我沒其他事情……都可以,妳們安排吧,我沒特別想逛的。」我一隻手拿手機一隻手推嵐伊的臉,「就這樣,到時見。」
「我就想知道妳交友狀況如何。」嵐伊正襟危坐,彷彿剛剛擠過來聽電話的不是她。
我的回覆是拿一旁的抱枕打下去。


『可是主人,妳離開學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嗎?』雪音用精神傳話問我。
「我媽得工作啊,還有我妹她們比我早開學。」我開始把一些衣服和不太用到的物品收進行李箱,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
『可憐的孩子。』這話也不知道是說我妹還是我。
「要是沒事就別用精神傳話了……我不想再頭疼一次。」我站起身走到窗邊,能多看一眼這裡的風景是一眼。
閉上雙眼,腦海浮現了這塊地上,我曾踏過的地方,有的田原先是種稻,秋割了以後暫停種植;有的則隨意種了豆類,等冬天過了後收割,除了讓土地恢復,還有一群人會來撿拾豆子。
還有一些田地已經荒廢不種了,似乎是準備填平別作他用。
總說物是人非,現在連物都開始不同了。
『這裡沒有汙染的那麼嚴重。』雪音的聲音又在我腦海中響了起來,『但架不住無搞瞎搞……明明有些工廠整理了還能重新運作,偏要找一快新地蓋廠。』
「我舅舅說過,會愛惜土地的只有農夫,但也不是全部。」拉起了窗簾,我輕撫雪音的頭,「歷史上有那麼多的教訓,但錢擺面前,再多教訓都叫不回利益熏心的人。」
再多教訓都叫不回利益熏心的人……
再多哭喊和悔恨……都喚不回最初的……
「主人?主人?」
「嗯?」
「妳的臉色不太好,不要緊吧?」小蘿莉擔憂我,直接變人形開口問話,不用精神傳話了。
「走神而已,我睡一下,妳要出去就出去吧,記得別跑太遠。」這傢伙看到我和舅舅的談話現場後就跑了一個星期,差點以為被抓走了。
當成獵物的那種被抓走。
掀開被子躺了進去,不管雪音是要抗議還是怎麼樣,我真的很想睡一睡,心裡有些悶悶的。
大過年的盡做些惡夢算什麼事。



力爭今天再多一篇!!
簡單說下小艾為什麼討厭她爹,雖然沒有把事情完全說完(#
大暑假的打寒假的文好崩潰....剛剛差點寫出了開空調降低溫度這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2 22:54:55 | 顯示全部樓層
搭車好累。
三個多小時的車程簡直要命……我完全不敢想如果塞車會等多久。
把東西先丟回我房間,我就開始發呆了,剛回來真的沒什麼力氣整理;尤其聽到樓下有個小的一直在哀我的假期怎麼那麼久,整個人只想思考怎麼讓她閉嘴。
我傾向暴力解決問題,不過怕艾琳妲那丫頭會跑去和嵐伊告狀,只得忍了。


結果喵喵拉我去不知道那裡的古街逛。
謝謝完幫我們拍照的路人,然後不知道第幾次拒絕路人想要認識的要求後,喵喵和庚學姊在一間商店挑東西,我隨意地買了兩個吊飾,打算回去送快開學的兩個雙胞胎。
店家收銀檯旁就是電視,節目播到一個段落進了廣告,是一款最近推出的飲料,買了可以抽獎。
我看到其中一項獎品,無言了。
代言人的簽名是什麼鬼……好吧對我來說很好拿到,對其他人而言沒有。
「在看什麼呢?」庚學姐結完帳後走過來問我。
「廣告,在想剛剛的飲料味道怎麼樣。」
「好奇可以試試啊。」庚學姐說的很理所當然,我以為她只是隨口接話,下一句就讓我推翻了這個想法,「喵喵是醫療班的,如果真喝出什麼問題來可以找她,順便幫你看看飲料裡面出了什麼問題。」
是這樣的嗎?!醫療班會治嗎?!好像哪裡不對啊!
「怎麼了?剛剛好像有叫到喵喵?」剛剛說到的人已經結完帳過來了。
「艾絲琳說有個新飲料,不知道喝了會不會出問題。」學姊把我剛剛……我剛剛說的不是出問題吧學姐!我明明說飲料味道!
「出問題不要怕,喵喵會把妳治好的。」只差沒拍胸脯保證,喵喵非常自信說道。
我覺得沒問題都要被妳們說成有問題了……

之後我們去一間咖啡店吃些點心聊天。
「是說妳們有要回去吃飯嗎?」學姊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已經五點了。
「喵喵今天家裡沒人,吃完飯再回去也可以的。」
「我可能要回去準備。」怕兩隻小的餓死。
應該不會餓死,她們會叫外賣,只是會用很怨念的眼神看著我,那就不是一個吊飾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诶?艾絲琳掌廚嗎?好厲害。」
「妳不也會嗎?什麼我好厲害。」
「可是我還沒辦法完全掌廚啊,我媽媽說要我長大點再讓我自己來。」喵喵喝完剩下的紅茶,有點小抱怨。
「阿姨也是擔心妳。」庚學姐安慰她。
「妳以後會覺得不用自己動手是件很棒的事。」我真誠的說道。
我們又坐了一陣子,我看時間真的不能再拖下去才起身先走。
離開店家,我找個比較沒人的地方,打算施展移動陣,用雪音幫我畫好的符紙。
雖說我是不會畫錯,不過不知道怎麼搞的,雪音有一次拿我畫好的符出去玩,等她傳送回來的時候卡在我的床上,她花了幾分鐘才出來,順便幫我的床檢查一遍。
『我也不確定怎麼回事?不過主人妳先別用自己畫的符吧,再多練練。』
還記得她那時候的表情非常一言難盡,我應該也是。

開學前兩個禮拜我收到了一樣的牛皮紙袋,裡面有學費單,新學期的行事曆,還有一張注意事項。
我發了訊息跟我媽說聲記得幫我繳錢,然後拿出注意事項看。
這學期的等車地點一樣、學餐有新的變化、有些地方在維修估計開學後一個禮拜可以完成……後面接自己找死自行爬到醫療班是怎樣?
那裡是什麼打架聖地嗎?
「姊,妳什麼時候要去學校啊?」艾琳妲坐到我旁邊問我。
「開學前一天再去就好。」整理可能會比較麻煩就是,吃完午飯就要出發了。
「姊,妳這學期會很常回來嗎?」艾琳妲繼續問,不過這問題有點為難我。
沒說很想回來……還是調一下頻率吧,上學期真的有點誇張。
「沒意外兩個禮拜一次吧。」
小妹鬆了一口氣,我以為她是覺得總算有個大的常在家、不用擔心很多事情,她立刻讓我想像破滅。
「這樣就不用常吃外面了,做飯交給姊妳。」
「……妳是欠揍嗎?」



小妹表示我不欠揍也不皮癢,只是說出內心話。(乖巧.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5 02:51:27 | 顯示全部樓層
艾絲琳呀,有這種回答才是親妹妹喔wwwww
乖巧的妹妹什麼的是不存在的(認真.JPG

話說...卡在床上是怎麼卡的...?
每次看到都腦補不出畫面呀
可能我缺乏想像!?

點評

卡在床上的情景就和她們當時的表情一樣一言難盡(诶  發表於 2019-7-25 11:5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7 16:21:36 | 顯示全部樓層
春櫻你好(可以這樣叫嗎?)
原來妹妹都是被打的料啊,難怪我哥每次都在我亂吵的時候打我

點評

可以喔~就是覺得欠揍的時候會暴力解決(诶 不過都是哥哥打弟弟、姐姐打妹妹比較多啦  發表於 2019-7-27 23: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7 21:41:57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應該是艾絲琳的回憶吧?她爸真的有點......

......欠打?

還好艾絲琳內心夠堅強,如果是我連任他為父親都難。

點評

小艾也不是很想認這個爹的,你不喜歡我我也不認你這樣  發表於 2019-7-28 10: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9 22:00:35 | 顯示全部樓層
移動陣要再多練練得我抓了時間再去撞一次公車。
這就是我為什麼不想太常回來的原因……常常有個人撞了公車之後也找不到類似屍體還是什麼的,實在很考驗司機以及辦案人員的心臟和認知。
所以學校什麼時候要挑個正常點的地方啊!不然人少一點的也好啊!
腹排校門口擺放位置的同時我往宿舍走去,真有注意事項所說的在維修地區,不過圍一半的雕像是怎樣?
雕像不配全套維修嗎?就算修好了一半也把全部圍起來啊。
正當我的吐槽要轉往雕像的時候,我看到有兩個人似乎起了爭執開始要互毆,圍一半的雕像立刻暴力制止那兩位同學的行為。
……原來是方便值勤嗎?

房間沒有太大變動,也沒想像中的積了一堆灰塵,大概是那隻不知道該叫豬還是狗的品種幫我清理的緣故。
把自己的東西放了放,我撕了一張便條紙,打算把最近幾件重要的事寫下以免忘記。
明天開始為期一周的第二次選課、下個月的住宿調查、班費整理、班遊……嗯?
班遊?
遭了我忘了還有這件事!他們當初說要去哪裡玩來著?
我翻了下書包想找之前記事情的本子,然後發現我放家裡沒帶來,身邊只有全新的、打算用在這學期的筆記本。
開學第一天就得回家嗎?!
不對啊我這學期應該不是班長了吧,我為什麼要這麼慌?
「艾絲琳,等等要不要一起吃……妳怎麼了?」喵喵一進來就看到了我趴在桌上的模樣,「不舒服嗎?要不要喵喵幫妳看看?」
「沒事,怎麼了?」 我冷靜的坐起來。
幸好喵喵真的什麼也沒問,只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班長,妳這樣不行啊。」開完班會後,夏雅轉過整個身子跨坐在椅子上看著我,「連班遊這麼重要的事都能忘記。」
「妳給我閉嘴。」我不是很想理這個損友。
為什麼沒人自願……好吧自願不太可能,那總該會互相陷害來提名吧!
連提名都沒有是怎樣!這麼放心我做事嗎?!
還有老師為什麼就這麼乾脆地說出「那就麻煩艾絲琳繼續擔任班長這職位了」這句話!上學期的各種慘不忍睹老師妳都忘了嘛!
「艾絲琳妳還好嗎?」喵喵戳了下我的臉頰。
「不好,我記得某個上學期想當班長的人現在連副班長都不是。」我繼續鹹魚般的趴在桌上。
「我這叫適時的退出戰場。」
「妳這叫給自己找麻煩。」千冬歲黑著一張臉,推了眼鏡說道,「就別讓我有機會整妳。」
對,這學期的搭檔是千冬歲,夏雅提的,還說什麼要給每個人機會。
妳倒是順便幫我給其他人機會啊!把自己摘出去算什麼!
「現在班遊只能在守世界,你們有什麼想法嗎?」我看了他們一眼,問道。
剛剛班會開到一半老師突然冒出一句「原世界不能去」,全班瞬間安靜了,之後怎麼問都沒反應。
三個……喔不,是四個人一齊搖頭。
萊恩你不要再隱形了啊!


「聽說是原世界有些狀況,所以像這種多人行是暫時被禁止前往的。」夏雅坐在地板上,跟我說老師剛剛在班會上說那句話的原因。
說真的,這原因有說和沒說一樣,猜也知道有狀況。
「我真的打聽不到是什麼原因,把妳那鄙視的眼神收回去。」看出我不太滿意這答案的某人翻了白眼。
「妳覺得他們會提些什麼正常的地方嗎?」範圍縮減,偏偏又是我不怎麼熟悉的地區,本來就沒很高的興致可以說是歸零了。
「妳覺得他們敢在老師面前提?」
「……」妳對老師很有信心啊?就這麼肯定班上同學絕對屈服於老師的威壓?
「先不說這個了,妳這個學期的課表給我看看。」夏雅伸出手來,我從資料夾翻出一張紙遞給她,「這學期還學法陣學?!」
「這是一學年的必修課,妳不知道?」聽說要考紅袍的某人資訊居然比我不流通。
「沒……我記錯了,是不一定要國二修,不是挑一個學期修。」她整張臉埋入A4大小的紙……「妳別揉皺我的紙!」
「為什麼是關心自己的紙啊!拿張新的再抄一次不就好了嗎?這時候不該關心下受到打擊的同學嗎?」
「妳沒什麼好關心的,真要關心找喵喵要去。」我撫平紙上的皺痕,拿本有厚度的書來壓著,「拿什麼新的再抄一次,浪費資源浪費時間。」
「我懷念上學期的妳了!那時候的妳明明沒有這麼毒舌的!」
面對暫時被我移除好友名單的某人,我冷笑了一聲,拋出四個字:
「妳的錯覺。」


夏雅:說好的冰山美人呢!
艾:沒這設定好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9 23:24:29 | 顯示全部樓層
對啊!說好的冰山美人呢!(被打

可憐的千冬歲,交了一干的損友,副班長這位置真的不好當。(還好是守世界,我這邊完全就是副班長的工作比班長多超多......)

是說守世界能去哪裡玩呢?獄界?墓靈?黑館?(最後一個來亂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