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春櫻

[同人文] {特傳}[內有自創]國中是……Atlantis學院? 11/20公告 見末樓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8-23 23:41: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8-24 20:18 編輯

「我覺得妳的臉色不太好看。」歐蘿妲給了我一句應該是實話,「有那麼糟嗎?」
「我覺得應該沒有老師的及格標準……」我有點生無可戀心如死灰。
假如及格是六十那我肯定有的!問題是老師定到八十啊!
「滿分不也往上調了嗎?一百二十分。」
「可我怎麼算好像只有七十八。」悲劇的兩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多錯了哪一題。
「……」歐蘿妲什麼都沒說並拍了我的肩。
這個發展好像哪裡不對?不是應該安慰嗎?
是說這也算安慰沒錯……不過感覺更多是叫我保重?
「沒那麼糟糕。」阿利有些好笑的對我說:「有些陣法的畫法沒那麼完美,老師也不會全扣,應該能有九十。」
學長的話我可以信吧?雖然他嚇過我但還是可以相信的吧?
「你怎麼知道她的答題?」歐蘿妲有點好奇的問。
「剛剛收卷稍微瞄了下。」
……考卷不是正反兩面嗎?還從中間對折了一次總共是四面,其他三面怎麼看到的?
透視眼?
我一邊暗自糾結是不是有透視眼一邊分心聽老師上課,就聽到隔壁的學長好心提醒:
「妳再分心小心真的次次考試不及格。」
……謝謝提醒。


剛下課我就接到嵐伊的電話,不得不說她挑的時間很巧。
不對啊原世界國中給你們用手機嘛!小心被沒收!
『小琳啊,妳什麼時候回來?』開頭就有點讓我摸不著腦。
「不是,我剛開學沒多久,就要我回去是怎麼回事?」
『想妳了。』
……簡單粗暴的答案。
「不是寒假剛回去嗎,好歹也等個連假吧,而且回去也挺麻煩的……火車很久诶!」我有些哭笑不得的回應對方:「什麼叫妳可以等,妳能等我不想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車坐太久很累,不是不想回去看你們,行嗎?」
『我差點以為我失寵了。』
如果真失寵妳一定是第一順位沒錯,「想太多了。好了,我聽到妳那裡鐘響了,回去上課吧。」
『不用擔心,這是下課鐘,我們可以繼續聊。』她非常愉悅地告訴我。
「……我要告訴舅舅妳翹課。」還這麼正大光明的講出來。
我揹起包包走出教室,就看到阿利站外邊等。
我示意還得說一陣子,他點頭表示理解。
『放心啦,我說我要上廁所,時間什麼的都算過了;我還帶了衛生紙,保證老師不會發現我是真的上廁所還是假的上廁所。』
還說的這麼信誓旦旦!妳當真不會被揍啊!
還有誰管妳是不是真的上廁所!我不想知道!
『而且老師教得我都會啦,少上一點不會怎麼樣的。』
學霸在線歧視學渣是吧,我真的要去告狀,就說妳歧視我。
「行了先不聊了,我還和人有約,先這樣……好了我回去問我媽方不方便回去,這樣可以嗎?」有點無奈的保證我終於掛掉了電話,螢幕顯示我們通話時間九分四十六秒。
嘖,碰到妹妹就化身話嘮。
我跟等了我一陣子的阿利道了歉,畢竟是我主動拜託他幫我輔導,我還讓人等這麼久。
他笑笑表示不介意,「妳家人?」
「姊姊。」
點了頭,他繼續說道:「妳對家人似乎比較多話。」
「有嗎?」我撓了臉。
「就這句話,通話中的妳大概會說『我才沒有你別亂說。』」
觀察很仔細啊大哥……
「不鬧妳了,今天課程有那裡不懂的?」學長拉回了正題。
我稍微回想了下,「老師考試前上的、還有考完後的部分。」
「……」他臉上的笑容僵了幾秒,接著試探性的問我:「是考前焦慮和考後恐慌嗎?」
…………
才沒有好嗎你別亂說。
我倆大眼瞪小眼了幾分鐘,接著一起走向圖書館。




小艾: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利:妳是妳有沒亂說
小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4 12:11:1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好我回去跟問我媽能不能回去』,這樣可以嗎?」有點無奈的保證我終於掛掉了電話———這句話有點怪怪的。

嵐伊翹課!我......學不起來。我也要翹課啊!


天哪!這兩人每集都要閃!更氣人的是兩人都是不自覺地為狗糧!(墨鏡又爆了QAQ

在閃我就......也不能怎樣。゚ヽ(゚´Д`)ノ゚。

點評

才發現多個跟字Orz在打的時候沒刪到  發表於 2019-8-24 20: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4 20:18:17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8-24 12:11
『好好好我回去跟問我媽能不能回去』,這樣可以嗎?」有點無奈的保證我終於掛掉了電話———這句話有點怪怪 ...

等等修稿,感謝OWO/
昨天打電話這段一直覺得不順,怕對話太多

學霸在線表演翹課(诶
請各位好孩子們不要學習,就算是學霸也不可以

七夕沒灑狗糧只好日後補回來(诶
今次更新狗糧請查收(閉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31 00:09: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春櫻 於 2019-9-27 18:02 編輯

當天輔導完回宿舍後,我發現雪音不在。
鑒於上學期有窩在很隱密、隱密到我也不懂為什麼要挑那裏睡覺的前例,我喊了一兩聲沒聽到回應也沒太大反應,以為牠依舊跑到偏僻的地方睡覺,我也就沒繼續找,坐在椅子上補功課和處理一些班級事務。
所以班遊地點到底怎麼辦啊?拖了半個月有了,每次問也沒問出個結果,老師說下次班會再沒個定論不是取消就是她來幫我們做決定了。
算了,對這裡不熟沒有意見能提,先這樣。
還有這學期的班費……
弄到睡前時間,我都沒看到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心中隱約有種不安感。

這種感覺持續到隔天上完課回宿舍。
「雪音?」
床附近沒有、桌椅附近也沒有,也不在浴缸裡,我甚至連小冰箱都打開來檢查了,依然沒看到。
「雪音?出個聲?」我有點心慌,盡量保持冷靜的再找一遍房間,依舊是一無所獲。
真不見了?
不死心的多找了幾遍,我甚至把書桌書包還有一些小空間都找過了,只是最後不得不接受這是事實。
隻字片語都沒留下,怎麼出去也不說一聲?
我把那隻負責清理房間的寵物抓了過來詢問,結果除了讓我更心煩意亂外沒有別的幫助。
比手畫腳也沒法溝通,我突然無比希望我的清掃負責員是人,這樣應該能看得懂我想幹嘛吧?
「艾絲琳,吃飯……妳怎麼了?」
我回頭看,喵喵和夏雅一前一後走進我房間,看到我的樣子似乎有點訝異。
可能頭髮有點亂,房間也有些亂七八糟吧,不過我沒那麼多心思去管了,「雪音不見了。」
「什麼?」夏雅一頭霧水。
「是那隻白色的狐狸嗎?」喵喵起初也有些模糊,但她很快想起來我們撿到的那隻小狐狸。
我點點頭,把昨天的不對勁到剛剛的慌亂都說了下,同時有些懊悔。
是不是我最近沒怎麼理她啊?上次輔導的事情好像讓她有點不高興?
「別想了,再想也沒用啊。」夏雅拍了我的肩,道:「我們陪妳去找賽塔吧,看看他有沒有線索。」
「喵喵去問問輔長吧。那隻小狐狸不常見,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習慣。」
我勉強勾出一抹笑,對她們道了謝。

不過我們也沒走多遠,剛到宿舍大門口就看到了要找的人。
一次兩個,連分頭都不用了。
「看來有人來接走擅闖宿舍的不速之客了。」賽塔一手抱著什麼,另一手溫柔地撫摸,看到我們露出了微笑。
至於懷裡的「東西」,那形狀和顏色都讓我很難裝死,原本的擔憂瞬間熄滅。
「唉,小姑娘要看好自己的寵物啊,放著讓牠亂跑怎麼行呢。」保健室的那個變態輔長不知道為什麼也在這裡,說話語氣和方式一如印象中欠打。
他們兩個都這麼說了,感覺惹事的是我方,現在走過去領回來或者掉頭裝沒事似乎都不太對。
「下次可得小心了,亂闖宿舍這事發生第二次,後果很嚴重的。」賽塔走向我們,把手中的一團雪音交還給我,「已經治療過了,並無大礙,至於牠做了什麼就不細說,妳自己問牠吧。」
嗓音是溫柔的,語氣起伏也不是很大,可我硬是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真的很不好意思,給您們造成麻煩了。」我鞠躬道歉。

「所以妳現在能說為什麼了嗎?不告而別、擅闖宿舍。」
變成人形的雪音不吭一聲。
瞥了她一眼,我繼續說道:「要是這次沒找到妳,我下禮拜的連假就不能回家了。」
「……」
「得全部耗在找妳上,還沒有任何線索。」
「……」
「現在連假是沒泡湯,不過我要請喵喵她們倆吃飯,欠債了。」
「……」
「還被精靈和鳳凰族警告要好好看著妳,妳總得給個說法吧。」
「……」
我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
回去後問問舅舅他們這行業怎麼審問犯人的。
不過檢察官的工作好像不包括這些?
不管了先問再說,沒準真的問到一些方法。
整理好情緒,我冷冷地開口道:「給個交代那麼難?」
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頭又低下去了。
「我不是非要個說法……不是,我沒有一定要妳說實話,說謊也無所謂,反正我也不知道真假。」我盡可能的放緩語氣,「妳無緣無故消失了一天,我還不能問妳去哪了嗎?」
對方依舊保持沉默,不過遞了張紙條過來。
我打開一看,是昨天寫下的便條,雖然有點皺了,但上面的字跡依然清楚。
問雪音知不知道借力量一事。
「我猜兩種狀況,第一種,妳也不知道,所以去查了怎麼回事;第二種,妳知道我要問什麼,不過不知道能不能說。」我邊說邊撕碎這張紙,「前者要花的時間不少,一天有點趕;所以可能是後者,因為不知道,所以去問人看能不能讓我知道。」
「都是我猜的,妳挑一個給我當回覆吧。」
我把紙屑丟到垃圾桶。



踩點更新(乾##
希望開學後一樣能周更.....等等我的進度原來落成這樣嗎(悲憤

讓我死吧我居然少貼一段(跪

再讓我死吧明明下學期居然過到中秋(剖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31 17:58:38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音闖禍了,替雪音默哀三秒1、2、3
不過為什麼艾絲琳要找冰箱?雪音會躲冰箱嗎?不會冷嗎?

點評

那是一種下意識的行動,很慌亂的狀況下可能性再小都會試著找  發表於 2019-8-31 22: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11 00:38:58 | 顯示全部樓層
直到我放假回家也沒問出什麼來,不只沒問到,隔天她又消失了,這次倒有留訊息。
不過這跟沒留有什麼差別!「處理事情勿掛念」這七個字有跟沒有一樣啊!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筆記本上多出的字不是雪音寫的,字跡對不上,如果她有兩種不同風格的字跡那我就沒辦法了。
但看這紙條上的字分的有點開,好像不太熟悉中文該怎麼寫的樣子,應該不會是她。

是說放假回家好像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啊,法陣學複習。
我呆了一下,不太情願地從包包中拿出筆記來看。
五分鐘過去了,我和自己做的筆記大眼瞪小眼,字都沒看進去一個。
明明每堂課都有到也有認真聽啊!為什麼看著自己的字跡和筆記會這麼陌生呢!
我去書房抽了幾張白紙,打算照著筆記畫一次法陣,順便整理思路。
就這麼畫了幾張,艾莉絲—我的雙胞胎大妹—拿了一疊信給我。
「都是我的?」我有些不解地接過,其實也就五封信,但有些信有些厚度,第一眼看到以為數量不少。
真的都是我的,通通都署我的名,瑀涵一封、嵐伊兩封……她寄了什麼。
還有一封補習班廣告,一封……國際信,寄信者是—
「不知道爸怎麼寄信回來了。」艾莉絲有些不解地看著那封國際信。
「妳管他呢。去問問艾琳妲午餐要吃什麼,沒要吃外面的我等等出門買材料。」打發大妹離開,我把後兩封放一旁,拆了嵐伊的信先看。
其實是舅舅一家寫給我的,說是讓我常碰手機對身體不好,所以用信件的方式。
都是老生常談,問我一些日常,像是吃得怎麼樣、住在學校和室友相處如何,然後分享他們最近的狀況,最後說有空回去看看或他們上來。
四個人的份量,難怪要分兩封,尤其舅舅舅媽還說了不少,好似一對父母寄給遠遊他鄉游子的信件,包含了不少平時的叨叨唸唸。
我的確有種游子的感覺,看似有地方可以待著,心彷彿很早就不在了。
這樣算什麼呢?說是家的地方沒有太深的感情,認定是家的卻又不是家。

三天的連假很快就過了,寒假結束尚未收心的都被老師提醒過了連假一定要開始專注,新生也差不多該適應新環境了,沒理由繼續跟著校規對幹、快大考的只剩不到半年,要好好把握時間複習、非新生也非考生的也該轉換心態,學長姐考完就換你們了云云……。
這些跟我沒什麼太大的關係,通通是陳瑀涵寄的來信提及的國中概況,信末還哀號著老師不是人、一放假功課不要命的發下來、早知道不讀私校了等等。
妳可惜福吧,我覺得跟我相比下來,妳功課多算什麼。
這句話我只敢在心中吐槽,沒真的寫到回復的信紙上,畢竟要解釋起來太複雜了。
我回復了她的抱怨相關,揀了幾件比較能說的事情跟她分享,接著塞到信封,黏起封口。
做完這些事,我稍稍深了個懶腰,打開了宿舍房間的窗戶,讓空氣流通流通。
第四天了,那隻小狐狸還沒回來。



卡了兩個多月才出來的文.......
對不起我真的沒有棄啊QQ只是事情太多了
說一下那個三天連假,是對應現實的228,沒有特定的哪一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7 00:48:43 | 顯示全部樓層
思考了一陣子,還是決定搬到別的地方重打重發

前面幾章修了好幾次,但我覺得不如大刀闊斧砍來的實際,而且還要顧慮到也有別的讀者對於那時候故事的留言,整體修起來更麻煩,感覺會影響到之後看的人
雖然我覺得寫成這樣應該沒有新人啦(#

這裡不會繼續更下去,選好陣地(?)之後會把網址發在主樓,之後還有興趣的可以跑那裏看

我真的還會寫下去嗎?我也不確定

但盡我所能吧

再次感謝一路以來大家的支持

2020/11/17 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9 00:58:37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

四五年前看到這篇文的,後來棄坑好一陣子,最近從新追起來

故事和角色都很有趣

樓主能堅持寫這麼多年很了不起了!  將來還有繼續更新的話,也會繼續支持的

點評

居然還有人(震驚(# 嗚嗚嗚謝謝支持啊QQ  發表於 2020-11-20 11: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0 14:44: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最後公告:

https://www.pixnet.net/pcard/196595fb739815a360/publish/articles

以上網址就是新家,目前只有這篇文會在那邊更新

文風(?)大改,故事也大改,唯一沒改得可能是不斷修復得大鋼(#

但整體大意(?)沒有太大改變,有幾個人物更動,但對故事推進影響不大,請安心食用(#

設定可能也小改,但也不影響故事推進

先這樣吧,有問題都可以留言或消息問

2020/11/20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