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8|回復: 39

[原創文] 原創-試閱 2021/2/15 遙望天堂的彼方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2-8 19:03: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2-20 17:01 編輯

此篇為原創書籍試閱地,如有喜歡歡迎至連載地方詳閱。
凡有在連載地方更新開坑的都會放來這邊試閱。

打勾即為完結本


如為比賽文,需要懇請大家投票時,會提供傳送門。

小品故事(無試閱)

留,不留【2015】

記憶中的雪【2016】

花兒為一個人開〈初版〉【2016】

愛上Gay蜜【2016-?】

感謝●有你【2017 9月】(無試閱)

夢末【2016-2017 】

你所不知道的(吾命)【2017-2018】(論壇有連載,因此此處不提供試閱)

碎片裡的世界【2017-2020】

一葉清舟【2018】

我們可以結婚了【2018-2019】

遙望天堂的彼方【20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08: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晨 於 2021-2-8 19:11 編輯


圖片版權:悅閱小說市集,勿二創


《留,不留》:https://hareading.com/books?bookId=541
【2015 短篇作品】

漫步在街上,我想起了所有,那個女孩告訴了我她的一切,我才終於明白,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而她就是……

因為我的任性、我的負氣,讓身邊的人傷心難過,因為我……讓愛我的人傷透了心。
當我以為我什麼也沒有留下,其實我留下了好多好多……

搭配歌曲:風居住的街道)

意境賞析(風居住的街道):
<此為節錄>

随着風,一起流浪
記得路上的辛酸,唯獨忘记了家的方向
風停了,人也歇息了
只有我還在一個人流浪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口音
這里不是家
街道的遠處又起了一陣風
又要開始出發
背起破舊的行囊
繼續踏上尋家的方向
溫和又輕柔的風
卻吹起了我的淚花
或許只是迷路了
就在不遠處
還有深愛著的家人在風中
尋着我
或許走到這條街道的盡頭
就能看到思念中的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0:17 | 顯示全部樓層
《留,不留》1、相遇

相遇

  夕陽西下,把街道都染成了橘黃色。

  我終於回來了,終於……回家了。

  熟悉的街景熟悉的路邊攤叫賣聲,這些每個晚上都出現在我的夢裡的濃濃思念。

  拖著一身的疲憊,我漫無目的的走著,腦袋裡不禁浮現了當初離開這裡時的一切。

  三年前,與家人大吵了一架,我踏出了家門,用力的關上了與疼愛我的人的一切,就此離開這個家,再也沒有踏上這個故土一步。

  但沒想到一切卻與我想的不同,我出了「世界」才知道原來……外面不如我所想的美好,充滿了許多的黑暗。

  「嗚……媽媽……媽媽……」模糊細微的哭泣聲喚回了我的意識,我四下察看著哭泣聲的來源。

  循著聲音,我走著走,走進了前方的轉角,轉進了一旁的小巷,也不知走了多遠,就在我快要放棄時,我發現聲音似乎已經趨漸明顯。

  最後,我發現了一名小女孩。

  全身髒兮兮的,手中抱著一隻同樣已經髒了的兔娃娃,躲在一個死角裡哭。

  身上的衣服可以說是衣不遮體,在這已經秋天的季節,對一個小女生來說根本就是折磨。

  女孩的臉佈滿了淚水,一隻手一直揉著眼睛,那瘦弱的樣子讓人心疼不已。

  脫下身上的外套,我走到女孩的身邊,蹲下身替她披上。

  女孩不哭了,張著一雙水眸望著我。

  替她拉緊了外套,確定寒風不會鑽進外套裡面繼續侵襲著那瘦小的身軀後,我看著她。

  她有一雙清澈的雙眼,或許是因為剛被淚水洗滌過,沒有沾上任何一點汙垢。

  這讓我想起了剛離開家的我,那時的我也是像她一樣天真單純,如一張白紙一樣。

  但經過了這三年的經歷,曾經的那張白紙,如今早已沾滿了顏色,名為紅塵的顏色。

  「大姐姐……」囁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又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感覺到有人拉著我的袖子,原來是那個小女孩。

  抱著手中的兔子,女孩的眼裡帶著一點的害怕和……好奇。

  「怎麼了嗎?」我輕聲詢問。

  「大姐姐也迷路了嗎?依依找不到媽媽,姐姐也是嗎?」歪著頭,自稱是依依的女孩問。

  其實只是個童言童語,但那句「大姐姐也迷路了嗎?」卻深深的勾動著我的心,拉扯著我心裡的那道傷口。

  我點點頭,露出了笑容:「是啊,大姐姐也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沒有說話,依依伸出她的手摸我的臉,動作非常輕柔,有種不捨我的感覺。

  呵……應該是我的錯覺吧,依依看起來也不過是八歲的孩子,怎麼會明白我的心情呢?

  將臉上那柔軟的小手輕輕拉下握在手心中,我站了起來,對她輕聲道:「我們走吧,姐姐先帶你去找你媽媽,好嗎?」

  聽到我說的話,依依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那是一抹很純淨的笑容,宛如一朵白色雛菊一樣,未染上任何塵埃。

  「謝謝姐姐!」依依開心的道謝,而我只能回復她一抹微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2:55 | 顯示全部樓層
《留,不留》二、鞦韆

  雖然說要帶依依去找她媽媽,但看她現在全身都是泥垢,身上衣服也沒有一個地方是完整的,而且看起來也很多天沒吃飯了,這樣不僅會感冒,而且也不健康。

  幸好今天有人在拜拜,找了些東西讓依依果腹後,我將她帶到了附近的公共廁所清洗。

  因為沒有沐浴乳和洗髮乳,所以只能拿肥皂湊合著用。
  只是沒想到整理乾淨後的依依宛如脫了一層皮,烏黑的頭髮又細又軟,還帶著些微的自然捲,雖然瘦但皮膚卻白皙如雪,加上擁有一雙如寶石般光澤的眼睛,活脫出是一個洋娃娃。

  將自己的外套套在她身上,整理了下倒也能當件長版大衣。

  依依穿著我的外套抱著也已洗淨的兔娃娃拉著我手開心道:「大姐姐,快點和依依一起去找媽媽吧!」

  將依依抱起,讓她的高度略比我高些。依依雙手環繞在我頸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眼裡透露著信任。我明白,現在對依依來說,我是她唯一能夠依賴的人了。

  輕撫依依的頭髮,依依將她的頭靠在我的頸窩,我調整了姿勢讓她能比較舒服些,看樣子應該是累了吧……

  我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讓依依能待在我懷裡休息,依依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睡眼矇矓略帶不解的望著我,我拍了拍她的背,就像小時候媽媽哄我入睡一樣。

  「唔……大姐姐?」

  「乖,依依先睡覺覺,睡醒了才有力氣去找媽媽。」

  也不知道是真的聽懂我的話還是太累,依依很快便沉沉睡去。

  我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輪明月,天空一片清明,卻看不到任何的星星。

  就這樣,我抱著依依坐在這邊直至天明。


  天亮後沒多久依依便醒了,她推開了我跳下地面,然後走到附近的洗手台洗臉漱口。

  盥洗完後,便又跑回我身邊拉著我要我帶她去找她媽媽。

  「大姐姐,依依想起來了,依依的媽媽常常帶依依去公園玩,我們去那邊看看好嗎?」

  我站起身拍了拍衣服的皺摺後,牽起了依依的手:「好啊,那我們現在就去那邊看看。」

  其實公園離這裡並沒有多遠,大概三分鐘的路程便到了。

  進入了公園,依依變甩開我的手開心的跑到鞦韆那邊盪著玩,銀鈴般的笑聲傳了過來。

  我緩緩的走到依依身邊,但依依很快便停了下來,然後看著我說:「大姐姐可以幫依依推高高嗎?以前都有個巨人幫依依推高高。」

  我帶著笑輕輕的點點頭,走到她身後輕輕推著她,但我的思緒卻回到了多年前。

  以前,我也常常來這邊玩,那時的我最愛玩盪鞦韆,我盪著鞦韆,然後爸爸會在後面輕輕推著我,媽媽就在站在一旁著笑著看著我們,那時……真的好幸福。

  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大姐姐!大姐姐!」

  軟軟的聲音拉回了我的思緒,我才發現不知何時原先推著依依的手已停下。

  「嗯?」

  「大姐姐累了嗎?」依依歪著頭問著我。

  「沒有啊,怎麼了嗎?」

  依依沒說話,只是一直看著我,沒多久便跳下鞦韆,拉住我的手:「依依想要去街上走走!」

  我沒說任何話,只是再度牽起依依的手離開了公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5:41 | 顯示全部樓層


圖片版權:悅閱小說市集,勿二創


《記憶中的雪》:https://hareading.com/books?bookId=669
【2016 作品】

這是屬於我跟他的故事。
屬於我跟他之間的一切。
就算,他已經不在我的身邊,也沒關係;
就算,寫下這一切時,我的心如此的痛、淚如此的停不下來。
我也想努力的、努力的留下關於我跟他之間的一切。
關於那記憶中的雪,
以及,
那讓我想依賴一輩子的身影。



搭配歌曲:【千‧次元】白色森林

我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等待晨光破曉
我知道風雪之中你還欠我一個擁抱
那天門前堆的雪人
流著淚對我淡淡微笑


https://goo.gl/forms/8s2jDeq6b65kVQdb2(記憶中的雪正式印調)【內含四篇不公開番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6:55 | 顯示全部樓層
《記憶中的雪》



  窗外,雪花紛飛。

  我披著毛毯,坐在落地窗前,看著雪緩緩飄落。

  室內昏暗,氣溫低冷。

  我拉緊身上的毯子,盯著窗外。

  下雪天,外頭也是灰陰陰的,輕觸眼前的玻璃,如冰般的溫度從指間傳來,眼睛微微斂下。

  我垂下頭,緊緊抓住毯子。今年的冬天,好冷。

  偏頭。我怎麼覺得客廳變得好空曠?這個房子,原先是這麼的安靜、這麼大嗎?

  『好漂亮的房子!』

  『可惜不大,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因為現在的我只能買這樣的房子,而且還是在這樣偏僻的鄉下。』

  『房子小沒關係啊!只要用布置來彌補就好;鄉下好啊,安靜。更何況,只要有你在的地方,不管住哪邊,我都喜歡。』

  剛搬進這裡時的對話,一幕幕的在我腦海中浮現。

  茫茫然,眼前的一切不似真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7:37 | 顯示全部樓層
《記憶中的雪》




  記憶中的他是笑得如此寵溺,那樣的笑,我想永遠佔有。

  當他聽到我說出這般幼稚的聲明時,先是愣住,接著大笑。

  我還記得,我嘟起嘴說他笑什麼。

  那時候的他只是摸摸我的頭,俯下身輕輕在我的唇停留一秒。

  如羽毛般的觸感,是如此的溫柔。

  他沒有說任何的話語,摟著我的腰,但僅只是這樣簡單的動作,我已經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

  我撒嬌的用頭在他的胸膛前蹭了蹭,寬大溫厚的手撫上我的臉,他輕道:「你再這樣的話,我可不知道我忍不忍得住喔。」

  「那你就不要忍啊!我就不信我說不要你還敢強迫我。」我笑著抬頭直視著他,嘴裡說的話有明顯的驕傲。

  他輕笑。

  低柔的笑聲迴盪在我的耳畔,不知為何,這讓我的臉發燙。

  他戳戳我的腰間,我笑著扭著身子。

  他將手緩緩移到我身體的敏感處,相處那麼久的時間,對於我的一切他瞭若指掌。

  我開始閃躲,不時的發出笑聲。那時的我們,笑得好開心、好開心。真的好幸福。

  依稀記得後來我開始不滿,所以學他開始搔他癢,後來變成嬉鬧。整個空間都是我們的笑聲以及我不時的尖叫。

  玩累的我,直接大剌剌的躺在地上,見此他不開心的戳戳我的臉頰。

  「不要躺在地上,會感冒的。」他輕輕撥開我被汗沾濕的瀏海,淡淡的說。

  我瞥了一眼撐在我一旁的他,「那你呢?你不也是跟我一樣,現在躺在地上?」

  「那是因為,我要陪著你。」原先在瀏海上的手不知何時移到我的臉龐,他深深的、深深的凝視著我。吻輕輕的在我額前落下,緩慢地、輕柔地、飽含著他所有的溫柔,落在我的唇。

  他細細的淺嚐著,我閉著眼,環著他精瘦的腰,他將我緊緊的抱在懷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8:06 | 顯示全部樓層
《記憶中的雪》


  緩緩站起身,我推開落地窗,寒風迎面而來,我嘴裡呼出的氣皆變成白霧。

  我仰頭望著下著雪的天空,赤裸的雙腳不用一會兒就被凍得通紅。

  我一直記得、記得他和我說過,他最喜歡雪了。

  而我,也是。

  他和我的第一次相見就是在雪地中。

  那時的我們,在台灣。

  合歡山上下著雪,第一次看雪的我,興高采烈的,卻忘記帶雪鏈。

  我只記得帶保暖衣物還有可以暖身的東西。

  我被困在雪地中,沒有裝上雪鍊的車根本無法在雪地中行駛。

  那時的我,很害怕。

  我一個人,不知道怎麼辦,然後,他出現了。他也是一個人。

  他搖下窗,對著我說:「一個人嗎?怎麼了?」

  那雙在寒冷的天氣中依然炯炯有神的雙眼,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或許,在我的手搭上他那溫暖的掌心時,我們之間就註定了。

  那年,我大一,他大三。

  我只是個台灣的學生,他則是來台留學的日本人。

  他溫煦的笑容,永遠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8:41 | 顯示全部樓層
《記憶中的雪》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必須先預約才有辦法入宿喔。」服務櫃檯的小姐輕聲細語的說出讓我臉色蒼白的話。

  我怎麼沒想到,合歡山下雪,來的人肯定很多,那麼要住宿就必須先預約才行。

  外頭下著大雪,我的車又不在。

  不知道可不可以跟他們借大廳……

  「不如,跟我一起住吧。」帶我過來的好心人拿著他房間的鑰匙跟我說。

  我搖搖頭,微笑的看著他:「你已經幫我很多了。」

  我的拒絕沒讓他退讓,他牽起我的手,「這樣冷的天氣,沒有房間你要去睡哪邊?放心吧,我訂的是雙人房,原先要跟我一起來的朋友臨時有事情沒有來。」

  他的貼心以及溫暖讓我點頭了,但是我講出了條件:「那你要讓我付掉另一半的錢。」不能白白吃別人的便宜。

  我記得,記得很清楚,聽到我說出這句話的他的反應,他放聲大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有趣的人。」

  那時的我只是疑惑,怎麼這個人跟我印象中了解的日本人不一樣?

  他知道我的疑問,卻沒有說什麼,拿起我和他的行李便往房間走去。我跟了上去:「我的東西自己拿就好,不勞您麻煩了啦!」

  他停下腳步,笑咪咪的轉頭看著我,「我怎麼覺得你比我還像日本人?」

  時間宛如定格了,那時的我眼中只有他。

  後來,是他先打破沉默,「我幫你拿行李,你可以幫我泡熱飲嗎?」

  「喔、好。」他的提議我只能點頭答應,畢竟對方幫我那麼多。



  將茶包丟到馬克杯中,沖入熱水。

  已凍僵的手,末端有點成紫色。

  以前、他在的時候都會牽著我的手,輕輕幫我呵暖。

  他會泡一杯熱可可或熱奶茶、逼著我喝掉。

  若是我不從,他會扣住我的腦、讓我只能看著他,捏著我的鼻子跟我說,若是我不喝的話,他不介意身體力行讓我回溫。

  那樣霸氣卻不失溫柔的話,總會讓我紅了耳根。

  只是,我已經聽不到了……

  冒著蒸氣的馬克杯,經過喉嚨的熱茶暖了我的胃、卻暖不了我的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8 19:19:18 | 顯示全部樓層
《記憶中的雪》



  拿著兩杯熱茶,我剛要開門,門就先從裡面開啟了。

  我歪著頭看著他,他淡笑:「想說時間差不多,你也要回來了。」

  他的笑容很淡很淡、房內鵝黃色的燈光襯得他的臉更發柔和,讓我不禁看傻了眼。

  他往旁讓了一步,「進來吧,再待在外頭會感冒的。」

  順手接過我手中其中一杯,他在我身後關上了門。

  房裡的暖和更加讓我知道自己身體有多冷,那是一種從體內出來的冷,整個人冷到骨子裡。

  遞給了我一條熱毛巾,他說:「你先去洗澡吧,看你抖成這樣。」

  是真的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我也大方接受對方的提議,先行去洗個熱水澡。

  出來後,便看到他坐在窗旁的沙發翻閱著書。

  我湊到窗前,先開窗簾,屋外一片漆黑,只聽得見風的聲音、看得到雪落下的場景。

  「聽說,明天天氣不錯,若是起得早還可以看到日出。」

  我回過頭,只見他微笑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坐到他的對面,他將桌上的保溫杯移到我面前,「你的茶。身邊有空的保溫杯,替你保溫。」

  「謝謝,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我微微鞠個躬,見我的樣子,他又笑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台灣人。」

  「你們日本人不是都很講究禮儀?」

  「我是混血兒。」他笑,一口白齒讓他的笑容溫度更高一層。



  裸著腳站在雪地裡,我敞開手臂閉上眼抬頭感受著雪,輕輕落在我的睫毛、肩膀、我的臉上。

  一片雪落在我的眼角處,化成水後沿著臉的輪廓滑下。

  我呼出的氣體變成白霧最後消失。

  一點聲音都沒有,包括風聲,一點都沒有。

  整個世界一片白,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

  沒有人會叫我進屋,沒有人會推我進去浴室叫我先洗澡;不會有人說喝點熱開水,不會有人叫我窩進他的懷裡說要替我暖暖身子。

  以前,他會在雪地裡抱著我,我們耳鬢廝磨著,他的呼吸在我耳邊,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安眠曲。

  我喜歡我們的溫度達到同一個平衡。

  只是,現在能跟我一起衡溫的只有四周的低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