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幽冥

[同人文] 特傳 放過我,好嗎?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2-11 23:03: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葉今雪 發表於 2020-7-23 22:13
我覺得三把就夠強了,都是王族兵器(烏鷲算嗎?)。

從根源上烏鷲應該成為原出兵器吧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0 16:44:14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終於完結了~最後兩篇一起放
沒想到拖那麼久……((你才知道!!
小夜應該沒有欠其他番外吧……應該,有的話跟我說,會再補上!
ㄟ不過小夜還是想讓漾漾保有一點善心,所以想看那種血花四濺、劍拔弩張的,可能要先說聲抱歉了,漾漾在小夜心中永遠善良
打鬥部分寫得比較詳細一點,算是寫這篇番外的目的,練習描述戰鬥場景,有任何建議歡迎提出,請各位多多指教
最後,不管你是走過路過,只要你看過這篇文,都謝謝各位願意捧場((鞠躬



番外之漾漾的大魔王之路-3.接招吧,公會

     然而,眾人還未選定探望褚冥漾的日子,公會便發出了緊急召集令。

    「快點!北面需要更多支援!」

    「西側快撐不住了!」

    「醫療班呢?快準備大型復活術,人手不夠了!」

    「南邊要被攻陷了!請求支援!!」

     冰炎等人趕來時,場面已是一片混亂,傷亡無數,喵喵更是剛踏出移動陣便被提爾抓去幫忙。

    「到底怎麼回事?」冰炎看向從剛才就盯著手機不放的千冬歲。

    「有三批傀儡軍隊分別進攻公會的北、西、南方位,唯獨東方公會大門一點兵力都沒有。他們是突然冒出來攻擊的,所以公會才會被殺得措手不及。」

    「不過就是傀儡,公會的應變能力也太差。」

    「不,冰炎學長,是那些傀儡強得有些不對勁。」

     千冬歲舉起手指向一處。一名白袍正與傀儡交纏,那傀儡伸手矯健,竟與白袍打得不相上下,然後……白袍敗了,倒在了血泊中,一名紫袍立刻上前遞補空缺,卻沒辦法在第一時間解決傀儡,反而有處於下風的趨勢,而且不知什麼時候,紫袍身邊多冒出一具傀儡。

    「嘖。」見狀,冰炎和夏碎甩出幻武兵器,前去幫忙,其他人也自動自發的開始殺敵。

     卻有人停滯不前。

     其實公會的兵力並不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夜妖精、暗精靈 、惡魔、夜行人種……所有的黑色種族,包括一些黑白種族混血的人們,都有著某種感覺,恐懼、敬畏以及……服從,這種感覺影響他們的行動,他們沒辦法對傀儡軍出手,只能使用結界防禦和治療傷患,這才導致公會人手嚴重不足。

    「蘭德爾,你怎麼想?」奴樂利有些不安,身為黑袍,卻什麼忙也幫不上。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蘭德爾蹙起眉,這種發自內心的恐懼,他已經許久沒有感覺到了。「我們先去東邊吧,去幫忙加強結界。其他地方都有傀儡軍,我們沒法出手,去了只會礙事。」

     但當兩人趕到公會大門時,卻發現一群袍級聚集在此,明明其他地方正打得如火如荼,沒被攻擊的東邊卻佈下為數不少的兵力,其中還包括不久前才解散的幾張熟識的面孔。

    「冰炎、夏碎,你們怎麼在這裡?」他們剛剛不是去別的地方支援了嗎?

    「公會傳來消息,這附近有狐妖的氣息。」但無法確定是敵是友。夏碎回答。

     狐妖的力量人人忌憚,若那隻狐妖是來攻擊公會的,結果可能會很不妙。

     不過公會更多的意思還是希望能活捉狐妖吧?讓牠成為公會的兵力,去擊敗傀儡軍。

     他們等了很久,其他地方的袍級正死撐著保護公會,與傀儡軍打得難分難捨,他們這裡卻是一片平靜,但所有人全都繃緊神經,緊張的氣氛不輸其他戰場,面對狐妖,誰都不敢大意。

     終於,在遙遠的那端,一隻巨大的白色九尾狐緩緩朝他們走來,散發出的氣場不容小覷,即使雙方之間還有段不短的距離,但一些能力較弱的袍級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然後,他們發現,在狐妖的背上,站著一黑一藍兩個身影。

     黑暗種族在看見那黑色身影時,紛紛單膝著地跪了下來,有的甚至雙腳跪地並彎腰磕頭,那是他們的種族本能,面對暗夜之主的本能。

     狐妖走得很緩慢,公會也沒有動作,應該說沒有人敢動作,與狐妖正面對上,根本就是找死,時間彷彿靜止一般,遙遠戰場的叫喊聲清晰可聞。

     黑色的人影揮了揮手,跪在地上的黑色種族緩緩站起,手中的武器卻仍舊無法對著那黑色人影。

    「如此盛大的迎接,公會真是有心了。」黑色人影自狐妖的背上跳下,藍色人影緊跟其後。

    「漾漾……安地爾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千冬歲拉滿弓,眼神犀利的等著前方。

    「唉唉,誤會呀誤會!我可什麼都沒做,相反的,我現在在漾漾小朋友的手下做事喔~」安地爾勾起一抹輕浮的微笑。

    「什麼?」誰會相信,惹事能力超群的千年老妖怪會臣服在年輕的妖師之下?即使那是先天能力者也一樣。應該說,褚冥漾什麼時候有那種能力能讓安地爾對他言聽計從?

    「我說啊,公會不是一直想要狐妖嗎?我特地送過來,誰要負責接收?」褚冥漾開口,同時制止安地爾繼續挑寡。

     沒有人動作,他們不知道褚冥漾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除了一名袍級。

    「請將牠交給我!」他走向前,眼神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過狐妖,語氣透著欣喜。

     褚冥漾笑了笑,一眼就看出袍級急功近利的心性,接收狐妖,或許可以在他的資歷上增添一筆。

    「好啊,那就交給你吧!」

     雪白的狐妖緩緩朝他們走來,那名袍級欣喜若狂,他的任務成功率其實並不高,常被其他人瞧不起,如今他終於有可以向人炫耀的事了。

     然而下一秒,狐妖迅速抬起巨大的爪子,狠狠壓扁那名袍級,從腳掌下流出的鮮血,可想而知那名袍級的慘狀。

     這一下,彷彿吹響戰鬥的號角。

    「璃。」

     白色的九條尾巴向前掃去,絆住了袍級也毀壞了公會建築,褚冥漾和安地爾趁著空檔,腳一蹬地大幅拉近雙方距離。

     雖被殺個措手不及,但袍級平日的訓練和任務可不假,個個喚出武器迎戰,同時也默契的完成分工,黑色種族既然攻擊不了褚冥漾,便專門對付安地爾,其餘人則負責褚冥漾和狐妖。

    「學長,好久不見。」褚冥漾微微一笑,槍口毫不猶豫的指著冰炎,扣下板機。

    「褚!你這是在幹什麼!」手腕一轉,長槍擋下子彈。

     褚冥漾聳聳肩,「沒幹嘛啊,就是最近有點手癢,學長陪我玩玩吧?」

    「……你變了。」

    「是人都會變,尤其在面對凶手的時候。」褚冥漾喚出雙扇,轉變成第二型態:「墨影之息,浮光之型,我是你的主人,你服從我之命,展現你隱藏暗夜之後的光之面容。伊格爾特,重現光晝。」

     一條條的鎖鏈圍繞在褚冥漾周圍,隨著他心中所想,往四面八方掃去。

     正面迎擊的冰炎本想砍斷鎖鏈,卻差點反被纏住烽云凋戈限制行動,只好先往後跳開,拉大與褚冥漾的距離。不料那鎖鏈似是可以無限延伸般直往冰炎去,無論他跑到哪,鎖鏈都有辦法到達。

    「學長,你不能一直逃啊?」

     冰炎危險的瞇起眼,正想往褚冥漾的方向衝去,卻瞥見夏碎頻頻對他使眼色,似乎希望他往更遠的地方跑去,基於多年搭檔的默契與信任,縱使冰炎不明所以,仍舊轉身跑向遠處。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被追著跑的冰炎或許無暇觀察周遭,但夏碎發現,褚冥漾的鎖鏈看似無限延伸,代價卻是減少鎖鏈的數量,原本數十條的鎖鏈,因為追著冰炎的那條不斷延伸的關係,已經少了一半,並且有繼續減少的趨勢。

     瞬間,褚冥漾收回鎖鏈,往旁跳開一段距離,原先的位置被鞭子狠狠劈出一條深溝。

    「……夏碎學長,你好狠。」

    「彼此彼此。」招牌腹黑笑再現。

     解除第二型態,褚冥漾手持雙扇,直直攻去。

     夏碎熟練的舞動長鞭,與褚冥漾保持著一定距離,以往都是冰炎負責近戰,而他在較遠處補刀。

     可惜,扇子是個無論遠近都很好用的武器。褚冥漾用力一揮,風壓改變了長鞭的路線,褚冥漾趁機接近夏碎,張開扇子往對方身上劃下。

     早在長鞭偏離軌跡,夏碎就已經用爆符變出一把日本武士刀,擋下扇子的攻擊,褚冥漾迅速舉起另一把扇,而夏碎卻來不及變換武士刀的角度或用長鞭擋下。他怎麼就忘了對方有兩把武器呢!

     夏碎咬牙,準備硬生生接下這痛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4-10 16:52:22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之漾漾的大魔王之路-4.有緣再會

     千鈞一髮之際,一支箭擦過褚冥漾的左手,迫使他停下。

    「漾漾,就算是你,也不能傷害我哥。」

     瞥了一眼千冬歲,他拉開與夏碎的距離,同時冰炎也趕了回來,站到了夏碎的旁邊,手中的武器直指著他。

    「三打一,還真是不公平啊。」

    「漾漾,你要做什麼我不會干涉太多,只要不傷害我哥就行,你想毀掉公會也無所謂。」

     褚冥漾汗顏,這位大哥,你的重點是不是搞錯了!?只能說兄控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覷!

     啊不過,公會似乎已經被他……被璃苑毀的差不多就是了。

    「褚,你若真想與公會為敵,我會奉陪到底!」冰炎握緊烽云凋戈,既然小學弟想找死,那就送他一程。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褚冥漾輕笑,就憑他攻擊袍級,想跟公會和平相處都難。

     舞著雙扇,黑髮飄逸,與褚冥玥相似的清秀臉龐掛著淺淺的笑,宛如一幅絕美的畫,如果忽略那強而有力的攻擊的話。

     伊格爾特雖不具備風屬性,但在褚冥漾的力量灌輸下,揮舞出的風壓也是不容小覷,冰炎一邊小心閃躲風刃,一邊找機會接觸褚冥漾,畢竟烽云凋戈的攻擊有一定的距離限制,褚冥漾大概也是曉得這點,揮出的風壓一次比一次強,不斷拉開與冰炎的距離。

     每一波風壓都帶有暗屬性的攻擊,但不知是不是褚冥漾有意為之,當中參雜的暗屬性相當少,對冰炎根本構不成威脅。

     眼看接近不了,冰炎乾脆催動天生的冰屬性能力,沿著地面快速漫到褚冥漾腳邊限制他的行動,雖然立刻就被破解,但冰炎仍抓緊時機向前衝,烽云凋戈隨著他的動作揮下,力道之大,褚冥漾迅速收起雙扇,喚出烏鷲的武士刀抵擋,他可不覺得伊格爾特有辦法對抗紅眼大魔王的恐怖攻擊。

     可惜褚冥漾忘了一點,就近身戰而言,冰炎可是比他拿手。

     武士刀架開長槍,冰炎手腕一轉,槍尖由上而下劃去,褚冥漾迅速退了一步,同時從另一個方向刺向冰炎,但冰炎並沒有閃躲,因為他知道,某人的長鞭會幫他擋掉攻擊。

     這可真是……有點麻煩啊。褚冥漾皺眉。

     他不能攻擊夏碎,否則千冬歲勢必會加入戰鬥,這只會對他更不利,可面對黃金搭檔卻不能還手,就算他再強也有點吃力。

     瞄了一眼其他人的狀況,安地爾雖然受了點傷,但應付袍級還是游刃有餘,而璃苑似乎玩的很開心,九條尾巴掃來掃去,把公會建築破壞的差不多了。

     看來他只需要擔心自己,畢竟無論是安地爾還是璃苑,都比他強。

    「你在看哪裡!」在褚冥漾幌神時,冰炎已經提起長槍再度衝了過來。

     褚冥漾瞬間回神,險險閃過,可惜衣服仍舊被劃破了。

    「唉,我還蠻喜歡這件衣服的說,學長你還真是手下不留情啊。」

    「少囉嗦!我絕對會把你帶回公會!」長槍從左側攻來,被武士刀擋下。

    「你是說那邊已經塌成廢墟的建築物嗎?那種東西已經不能關人了吧?」甩開長槍,武士刀順勢往前砍去,可惜冰炎往後一退,以些微之差閃過刀尖。

    「要關你的方法多的是,就看你有沒有本事從所有人手下逃脫!」冰炎快速繞到褚冥漾後方,長槍緊接著往前送。

    「看來是個艱巨的任務呢,那我可不能被抓到了。」褚冥漾側身避開長槍,手也沒閒著,提起武士刀往對方身上砍。

     冰炎的攻擊愈發猛烈,短短的幾分鐘,褚冥漾就已經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冰炎身上,以至於一瞬間竟忘記了一旁還有夏碎等人,等到武士刀被長鞭纏住時已經來不及了,褚冥漾只能眼睜睜看著長槍離自己越來越近。

     沒有預期的疼痛,褚冥漾眼前一片雪白,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冥哥哥~我玩夠了,想回家吃冥哥哥煮的飯~」

     唉呀呀,看來他的小狐妖肚子餓了呢。

    「璃,先幫我撐一下,很快就好。」

    「好~」

     毛茸茸的尾巴從褚冥漾身上離開,為他擋下所有攻擊。

    「抱歉,學長,我還有事先走啦,有緣再會。」褚冥漾收起烏鷲,朝他們招招手,轉身離開。

    「站住,褚!」冰炎想追上去,奈何狐妖不停阻礙他們。

    「妖師朝這邊來了!」

    「快!比較近的快攻擊!」

    「快去支援!鬼族和狐妖先別管!」

    「背叛公會只有死路一條!」

     幾名袍級發現褚冥漾的移動,立刻召集其他人舉行殲滅大義,卻都被安地爾和璃苑攔下,沒有人可以接近他們的小妖師。

     褚冥漾朝著在璃苑摧殘下變成廢墟的公會大樓,其實他們來公會的本意並不是戰鬥,毀掉公會攻擊袍級只是順便。

    「米納斯,拜託你了。」

     喚出陪伴他多年的水藍色掌心雷,褚冥漾朝著瓦礫堆開了一槍,沒多久一條藍色細線便為他引出一條路。

     就這麼蹲在瓦礫堆挖了半天,終於拿出一個暗紫色的小盒子,縱使被壓在廢墟中,外觀卻一點損傷也沒有。

     褚冥漾疼惜的摸了幾下,將它收進空間。

    「璃。」穩穩抓住璃苑伸過來的白色尾巴,讓牠將自己放在毛絨絨的背上,「我們回去吃飯吧!」

    「褚同學,還有我呦~」安地爾一邊打一邊往他們靠近。

    「滾。」

    「別這麼無情嘛~」

    「那你負責善後。」

    「咦咦咦??計畫你想的,攻擊你也有出手,為什麼善後只有我??」

    「快點啊,晚飯今天我會弄,但你太晚回來被璃吃完我可不管。」褚冥漾拍了拍他的坐騎,「璃,回家吧。」

     璃苑大尾橫掃,為他們清出寬敞的道路。

    「妖師!站住!」

    「有膽別跑!」

    「快攔住他們!」

     見褚冥漾打算離開,除了冰炎等人,其餘袍級同時往一個方向攻去。

     褚冥漾微微一笑,「各位再見啦,我不想打了,太無聊。」

     一句話激起眾袍級的怒火,但卻在即將接近時被狐妖的尾巴掃開,丟到安地爾旁邊,待一人一獸走遠後,眾人的氣只能往被留下的安地爾撒。

     可憐的安地爾,面對一大群人,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但他畢竟是活過千年的老妖怪,當人們反應過來時,安地爾與成群的傀儡軍已經不知去向,至於是怎麼做到的,大概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吧。

     褚冥漾和璃苑吃過晚餐,便一個人來到後院的墓園,夜晚來這種地方確實不是個好選擇,但他已不是那個膽小的褚冥漾,更何況埋在這裡的,只有自己的族人。

     走到褚冥玥的碑前,從懷裡拿出白天挖到的暗紫色盒子,放到地上。

    「姊,我拿回來囉,要好好收著呀,這可是我的心意呢。」

     盒子內躺著一條銀白項鍊,那是褚冥漾考上紫袍出的第一個任務,委託人給他的。他沒女朋友,回報任務時就順便拿來送給褚冥玥。

     想起褚冥玥當時嫌棄的神情,褚冥漾笑了一下,即便收到時裝作不在乎,但他知道,褚冥玥為這條項鍊施加法術,讓它不會輕易損壞,一直小心翼翼的收藏著。

     他便是打著這條項鍊的主意才去了公會,與其偷偷摸摸的進去翻找,他倒想風風火火闖一遭,把公會建築毀了也就不必刻意躲藏無處不在的影像球或神使,也更方便他行動。

     順便看看袍級手忙腳亂的也挺有趣。

     而且……也見到了他們。褚冥漾微微笑了一下。





    「褚,他到底想做什麼?」冰炎煩躁的抓了抓柔順的髮。

    「褚他不會真的只是無聊跑回來玩玩吧?」夏碎說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可是褚冥漾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個他了,這點可能性或許還真的存在。

    「跑回來玩?他什麼時候有這個膽了?」

    「……冰炎學長,漾漾膽子或許還是我們給的。」千冬歲習慣性推了下眼鏡,「漾漾若真想大開殺戒,我們恐怕贏不了,憑他現在的言靈力量,那時我們三個聯手也可能會輸。」

     褚冥漾若是有心對他們下言靈,他們恐怕一時半會也解不開,這場仗公會絕對輸得體無完膚。可正因為褚冥漾沒有那麼做,他們才摸不透他究竟在想什麼。

     公會建築毀了可以再建,傷亡的袍級也沒有魂飛魄散,花點時間還是救得回來,而與褚冥漾正面較量的人更是只受了些皮肉傷。簡單來說,場面雖然搞得很難看,但若真細數下來,傷亡其實並沒有預期的慘重。

    「呵,管他想做什麼,再找他問清楚就行,反正他是擺脫不了我們的。」冰炎冷笑。

     他那笨學弟離開前說過,有緣再會。

    「我們的緣分,還長著呢!」



(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7-8 22:44:07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1-4-10 16:52
番外之漾漾的大魔王之路-4.有緣再會

     千鈞一髮之際,一支箭擦過褚冥漾的左手,迫使他停下。

大大文糧好吃

點評

謝謝你喲~  發表於 2021-8-20 18: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20 19:35:11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會繼續更新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8-21 17:59:1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一篇的話基本已經完結了喔
除非有點文想看什麼情節的,小夜再寫看看

目前有考慮開新坑,不過還在擬稿階段XD
可以期待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21 19:26:19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1-8-21 17:59
這一篇的話基本已經完結了喔
除非有點文想看什麼情節的,小夜再寫看看

好喔
我等
加油

點評

謝謝你~  發表於 2021-8-22 20: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8-25 22:01:4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新的讀者呢(・ω・)ノ寫的超棒的
希望改天能再看到傘跟漾發糖的文( ´▽` )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7 19:20:26 | 顯示全部樓層

難得有人點文,正逢靈感君離家出走的時候((哭啊
此篇cp文,日常向,微甜((少到幾乎沒有的糖分,明明是篇甜文ಥ‿ಥ
將就看吧(٥ ー _ ー)

=================================


    「扇,冥漾呢?」傘尋思已經好幾天都沒有看見那日思夜想的身影,公會也沒有記錄,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啊啦啦~咱們的小傘傘寂寞了嗎~要不要小美女陪你玩啊?」扇拋了個媚眼,作勢往傘身上靠。

     熟練地避開想吃豆腐的手,他現在沒那個心情。

    「別鬧。」

    「好嘛好嘛,真不好玩。小朋友差不多該回來啦!」

     語音剛落,話題人物便出現在大廳的傳送陣當中,傘銳利的眼光把人從頭到腳看了個遍,扇則是一臉玩味的盯著人看。

    「……怎麼了?」一回來就感覺到熾熱的視線,褚冥漾有些疑惑。

     難不成他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剛剛完成任務後米納斯有幫他做清潔,不應該有什麼讓兩人這麼盯著自己吧?

    「沒什麼,只是某人相思病犯了,小朋友快哄哄吧,善解人意如我就不打擾兩位啦!」扇一蹦一跳的離開了。

    「相思病?」褚冥漾朝傘看去,眼裡帶著笑。

    「別聽扇亂說,訓練的時間到了。」傘牽起對方的手朝庭院走去。

    「嗯,走吧!」

     在成為無殿的人後,傘便提議讓他來無殿訓練,雖然他已是個全袍,但仍舊有許多的不足,他必須要變得更強才行,為了復仇……

     銀白長槍朝前刺去,被墨黑的武士刀擋下,發出刺耳的碰撞聲,同是銀白與墨黑的髮在空中劃出漂亮的弧度。

     突然,黑色的人兒雙腿一軟,跪倒在地,咳了幾聲後吐出一口鮮血。

    「怎麼回事?」傘皺起眉彎身查看,剛剛他都有控制好力道,不至於傷到對方啊?

     褚冥漾又咳了幾聲,有氣無力的說:「抱歉……」

    「先告訴我怎麼回事。」語氣難掩焦急,傘朝對方丟了好幾個治療與探測法術。

    「扇董事給的任務……咳、受了點內傷,不礙事的,繼續吧。」褚冥漾擦掉嘴角的血,重新站了起來。

    「剛才怎麼不說?」傘有些懊惱,自己居然沒察覺到異狀,還直接拉人來訓練。

    「又不是什麼大事……哇啊!」

     話還沒說完,傘便一把抱起褚冥漾。

    「你受傷了,就是大事。」

     精緻的臉龐在眼前放大,待褚冥漾回過神,才意識到自己被傘公主抱在懷裡,臉不爭氣的染上一層粉紅。

    「呃……傘、傘董事,我的傷真的不嚴重啦,我可以自己走!」褚冥漾晃了晃雙腳,希望對方能把自己放下。

    「安靜。」

     聽了這話,褚冥漾只好乖乖的閉起嘴,僵硬的靠在傘的懷裡,手也不知道該放哪,腦袋更是亂成一團,他可還沒被傘這麼抱過啊!!

     小說裡女主角被公主抱是怎麼樣來者?手環住對方?不不不那根本是投懷送抱,他們現在情況特殊……等等不對啦!他又不是女主角!再怎麼樣他也是堂堂男兒身啊!

     顧不上對方的不自在,在褚冥漾腦殘的時候,傘已經將人抱進了房間,輕輕的將他放在床上,動作輕柔的讓褚冥漾都懷疑自己身上是不是貼著「易碎物品,小心輕放」的標籤。

    「我……」

    「別亂動,我去叫鏡。」

     半躺在床上,褚冥漾整個人輕飄飄的。有多久,沒有人這樣關心他了?受了傷,被人呵護的感覺……並不差呢,雖然他覺得傘有點呵護過頭了。

     傘沒走多久,鏡便來了,細緻的臉上依舊掛著令人舒服的微笑,褚冥漾也不自覺地放鬆下來。

    「褚同學,哪裡不舒服嗎?」

    「那個……其實也沒什麼……」對一個全袍來說,這點傷他還是可以自己處理的。

     鏡看著褚冥漾好一會,歎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褚同學,你就好好讓我治療吧,否則按照傘那脾氣你是知道的。」

    「呃……那就麻煩了。」

     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褚冥漾只好靜靜的躺在床上,任由鏡將他的身體從上到下檢查一遍。

    「這樣就沒問題了,你現在只需要好好睡一覺就行了。」

    「謝謝鏡董事。」

    「不客氣,那你好好休息吧。」

     褚冥漾打了個哈欠,任務消耗的體力還沒完全恢復,他現在確實需要休息。

     他睡得很沉,一方面是因為身處無殿,和其他地方比相對安全些,一方面則是感覺到了某種熟悉的存在,讓他可以安心的睡去。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當他睜開眼睛時,身旁早已躺著一個人。

     眨了眨眼,視線逐漸清晰,褚冥漾撐著頭欣賞著那人的睡顏。

     睡覺也這麼好看,世界上能有幾人?

    「看夠了嗎?」

     低沉的嗓音傳來,褚冥漾愣了愣,視線對上那雙不知何時張開的燦銀眼眸。

    「不夠。」多久都不夠。

     傘輕笑,伸手將人攬進懷中。

    「以後扇給的任務不準接,知道嗎?」

    「咦?為什麼?」褚冥漾抬頭看著傘,即便經歷了許多事,如夜的雙眸依舊純淨,「你們不能插手世間事物,我身為無殿之人理應替你們將事情辦妥,我不做誰做?」

     有一下沒一下的順著對方的黑髮,傘不疾不徐的開口:「扇會派合適的人選去處理,但那人絕不會是你,你有別的任務。」

    「什麼?」他怎麼不記得自己還有接其他任務?

     傘輕啄了下那櫻紅的小嘴後才說:「我。」

    「……任務內容呢?」

    「陪我。」

    「傘你這是公器私用!」褚冥漾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我的,本來就不是公共物品。」傘收緊手臂,讓懷裡的人能更貼近他。

    「是因為我受傷的關係嗎?」答案顯而易見。

    「……嗯。」

    「也不必把事情做那麼絕嘛,在守世界哪有不受傷的道理?」要想在這火星世界生存,大小傷早已是家常便飯。

    「但我會擔心。」想起訓練時懷裡人兒吐的那口血,便是止不住的心疼。

     即便歷經千萬年的滄桑,習慣了用冰冷掩蓋所有情緒,可掩蓋並不代表不存在,他也會害怕,雖知道兩人終有一天會分離,但突然失去的感覺,誰也不喜歡。

    「我以後會小心的嘛,你不讓我出任務,那訓練還有什麼用?」

     傘默默地歎了口氣,「……記得我當初的要求是什麼嗎?」

    「要活著,對吧?」褚冥漾笑嘻嘻的看著對方。

    「我也說過無殿是你的靠山,記得吧?」言下之意就是在責怪對方隱瞞傷勢,「要求多加一項:不准受重傷!受傷了也一定要趕快治療,你自己治不好的,要立刻回來讓鏡看看,知道嗎?」

     難得說出一長串的話,也只有褚冥漾能讓傘如此多話。

    「知道啦,傘你好囉嗦。」

     褚冥漾討好的蹭了蹭結實的胸膛,抬頭主動獻了一個吻,然後鑽進被窩打算睡個回籠覺。傘無奈的拍了拍他的頭,替兩人蓋好棉被,眼神中是滿滿的寵溺。

    「好好睡吧,我在。」永遠都在。

     偌大的彈簧床上,一黑一白的身影共枕而眠,如此和諧。



     至於另一邊的扇被傘整成了什麼樣,那就是後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9-7 22:31:49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喔好甜呀太棒了( ´▽` )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