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夜默

[同人文] 《第二人生x因與聿x自創》 所謂朋友 7/11更新 第九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3 19:44: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6-15 17:11 編輯

因為蠢作者之後可能會很忙所以先把這一篇放上來
啊呀說忙就覺得悲從中來求老師別當我請再愛我一次嗚嗚嗚嗚嗚嗚嗚
因為作者跟法律相關知識完全不熟,以下如果哪裡出現bug請直接提出來讓蠢作者趕緊改

下收

7

    吃飽飯的兩位很閒的魔族現在正在路上走著。雖然兩位都比較習慣直接用傳送陣回家,但反正難得之後也沒什麼特別急的事,奧雷維特也有意用這段時間讓萊特洛伊散散心。

    兩人都不是很健談的人,本來平常就一個比一個還要沉默,除了討論事情,兩座冰山是不會互相融化的。他們也很習慣這種相處方式,就算常常互相句點也不太會覺得尷尬。

    就在兩人以一種超慢的速度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晃蕩時,一陣大吼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把手舉起來!錢交出來!」至少十五個青年從旁邊那條暗巷衝出來,將兩人團團圍住。

    在大老遠就聽到這群人腳步聲的兩魔族相對無言了一下,「……治安這麼差?」萊特洛伊眨眨眼,看向為首的那位頭髮挑染過的青年,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能吧。」奧雷維特扶額,跟著無言。真的不知道該說他們自己倒楣散個步都能遇到搶劫,還是說這群年輕人衰了。是說,這群人的年齡全部的加總應該還沒他或自家搭檔中的任何一個大吧?

    年輕人就是火氣大,大著大著就把自己給燒死了──在差個幾十年就兩千五百歲的超高齡的魔族青年心平氣和地想著。

    「嘖,」萊特洛伊嫌惡的看了看了一眼周圍那些大聲恐嚇他們的人,完全沒耐心的她難得沒有直接把對方的人直接種進柏油路裡,而是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遞給身邊的搭檔。在她記憶中對方剛剛出門的時候貌似沒帶手機。「好麻煩,報警吧。」

    奧雷維特沒有接過。「不自己打?」敢情她該不會是不知道報警電話多少吧?

    冷哼一聲,女魔族的回答道是很理直氣壯,「我懶。」

    媽的你還有理了。看到對方理所當然的態度,他突然有種錯的是自己的錯覺。

    「喂你們報什麼警!」其中一個青少年直接衝過來貌似要搶手機,但也只是貌似而已,原因是因為旁邊某位看起來纖瘦的女魔族直接給對方來一個連身為旁觀者的奧雷維特都覺得超痛的過肩摔。

    「叫屁!閉嘴!」

    看了看在地上打滾、鼻子好像被踹斷的男子一眼,又想了想剛才聽說不想動手的某魔族,奧雷維特決定專心地打電話。

    ──話說魔族有「更年期」這種東西嗎?

    ……算了,不管是不是更年期,暴躁的女人都是令男人畏懼的存在啊。

※※※

    台中有間警局目前被籠罩在恐怖的低氣壓當中。一反有時會聊聊天抬槓的情況,現在辦公室內寂靜無聲,只有紙張被翻動的聲音和敲打鍵盤的答答聲,所有員警都低頭坐著自己的事情,就連走路也盡量放輕自己的步伐,唯一有聲音的就是在做筆錄的,但他們也盡量將聲音降到最小,以防等等會引起火山爆發。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呢,就得看看低氣壓的中心──虞夏了。

    虞夏:「媽的那個小屁孩做了那種事還一直嚷嚷吵到我無法好好工作到最後居然跟我搬出什麼立委的跟我炫耀我沒把他揍死只是讓他去一趟急診室而已已經不錯了靠夭把這種人渣打一頓是為民除害吧為什麼還要寫報告!!!」

    嗯嗯嗯,大概就是這回事。

    而在某位菜鳥警官因為不太清楚警局裡真正的大魔王是誰,說錯話後被掃到颱風尾、目前還躺在地板上後,辦公室裡就沒什麼人再敢說話了。這也是為什麼洪麟唯這位苦命主管雖然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但還不敢出辦公室回家了,畢竟現在虞夏正在寫的反省報告貌似是自己要求對方寫的。

    一道身影悄悄地打開辦公室的門,打破了辦公室內幾乎壓死人的沉默。「虞夏。」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有著一張超級娃娃臉、看起來只有高中生年紀的某位魔王頭也不回地丟下一個命令句,完全沒有身為一位下屬的自覺。

    明明我才是主管啊!──洪麟唯表示壓力山大。

    「虞夏,XX路那邊發生搶案,有十幾個人圍住了一對年輕男女。離警局不是很遠,你去處理一下?」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以失身為上司的尊嚴,其實他現在比較想奪門而出,避免現在躺在自家下屬手邊的滑鼠下一秒會直接飛到自己臉上。

    雖然知道對方現在還處於暴怒狀態,讓他靜一靜可能會比較好,但洪麟唯真的覺得再不把他先趕到其他地方,就換警局內的所有同仁包括自己在內集體暴斃了。

    看了一眼螢幕上目前只有零零落落幾句的反省報告,虞夏果斷的關閉螢幕、站了起來。反省報告這種東西不管他寫了幾次還是覺得很難寫,給上層看的報告用詞遣字都需要禮貌、官腔些,但在盛怒之中忍著不把成篇的髒話寫進去實在是一個過於困難的任務。

    「好。」他重重的把椅子靠回去(摔椅子會更加貼切),用力地拉開辦公室大門。嗯,現在夜晚的風徐徐的吹,很是舒服,一看就知道是個揍犯人的好天氣。「你、你、你,跟我來。」叫上自己的小隊員,虞夏一如他的風格般風風火火的走了。

    在他後腳跨出警局的那一刻,辦公室裏所有人集體發出鬆了一口氣的歡呼聲。

    聽說是上司的洪麟唯淚流滿面:我的天哪終於可以回家了!!!

TBC

------
嘿啊因與聿最帥的雙子(之一)出場!(灑花

ooc小劇場:
奧雷維特:其實不過是一群混混而已,丟在路邊就行了吧,真的有必要報警嗎?
萊特洛伊:啊,是這樣嗎?
代表警局全體同仁的洪麟唯:......不,求求你們打個電話,救救可憐的警察們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3 19:4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6-29 13:47 編輯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6-3 13:59
奧雷維特:如果暴露了我們還可以逃跑?


萊特洛伊:跑啊跑啊當然可以跑,就算跑不掉這不是有你嗎(比讚
奧雷維特:......友盡吧!

謝謝大大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3 21:45:47 | 顯示全部樓層
虞夏:可惡你們都打完了我是要怎麼出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9 13:24:1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6-3 21:45
虞夏:可惡你們都打完了我是要怎麼出氣

哈哈哈哈可憐的二爸
被掃到颱風尾的警察局全體同仁:......不,我們比較可憐(哭

謝謝大大的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9 13:45: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6-29 13:50 編輯

哈哈哈我又回來了!
......反正老師大概已經放棄治療我了......
我就爛.jpg(安詳

一樣有bug請無視或提出
新一章下收

8

    「萊特,別鬧。」奧雷維特嘆了口氣,眼中無奈的神情把他原本臉上的冰冷融化了一點。

    「是他們欠扁。」萊特洛伊不爽地哼了一聲,直接一腳踹昏在地上某個還在哀哀叫的青年。千歲老妖對上一票只有二十幾歲的軟腳蝦,這兩邊一打起來結果是毫無懸念──女魔族不用十秒就把這堆人全部揍到昏迷加骨折,而對方很悲催得連她一片衣角都沒碰到。

    「如果我沒阻止這票人都活不了了。」

    「所以?」

    奧雷維特撫額。雖然他們是魔族沒錯,但一定要把「以殺止殺,以暴制暴」的人生性條貫徹的這麼徹底嗎?「原世界殺人有罪。」

    所以在守世界殺人就沒罪?萊特洛伊表示自己理解不能。他們不就因為殺了人所以被一票神經病追殺嗎?雖然殺死的人數是從萬位計算。

    突然發現互相認知有點障礙的兩魔族無言的對看了一眼。因為知道警察可能需要證人或做什麼筆錄的,雖然想走也不是走不了,但難得晚上這麼閒,花點時間也沒什麼,乾脆的決定拿出手機開刷公會的官方網頁。

    這就是虞夏從警局跑到現場來時第一時間看到的景象:一堆昏死的人中間,有一對長相出眾的年輕男女正在看手機,完全沒有什麼「一對男女被一群人搶劫圍毆」的感覺。

    不只他帶來的隊員,就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虞夏見到這情景也不禁愣了一下。他和手下的警員們幾乎是用跑的過來欸,你們這兩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平淡和諧的站在這裡看手機?這樣對得起你們腳底下那群人嗎!

    「咳咳,」雖然心中覺得這景象實在有太多槽點,並沒有「吐槽」的人物設定的虞夏還是快速地走向那兩個已經把手機收起來的年輕人(外表上),「我是虞夏,我們接到有人報警說遭到搶劫,請問就是你們兩位嗎?」

    「啊。」萊特洛伊淡淡地發出一個單音,而奧雷維特根本連說話都省了,直接朝一地的人體(?)點點頭。

    到底是誰搶誰啊……

    「好吧。阿義,你再叫大約五個小隊員過來把這些人搬到局裡。」虞夏轉頭惡狠狠地對自己的小隊員命令道,看著那位被稱作「阿義」的警員一邊顫抖一邊打電話。老實說,出來做一趟任務結果沒揍到任何犯人讓他現在拳頭有點癢。「可以先請問一下你們兩位的名字嗎?」

    「葉維。」「葉萊,葉維是我哥。」兩位魔族各自報上自己在台灣身分證填上的假名和假關係。很明顯他們的名字都是很懶惰的直接從自己的真名裡隨便挑出一個字,而為什麼姓葉呢?

    不用再猜這個字到底有什麼宇宙般天大的秘密了,純粹是因為他們懶著想而將自己名字的命運交給了百家姓而已──閉著眼睛點到哪個用哪個,這招真的超好用。

    「好的,那等等需要做一下筆錄,可能得麻煩你們到警局一趟了。」

※※※

    跟著前面那位長得跟高中生沒兩樣的警察踏進警局,萊特洛伊還真沒想到去一趟這種地方居然也能碰到熟人,不禁開始佩服世界的奧妙。

    看到她和奧雷維特,對方顯然也震驚到了,平時總是擺著冷笑的精緻臉龐難得的空白了三秒鐘。「萊特、奧雷維特……?」

    「褚冥玥、褚冥漾。」

    怎麼來到這種地方這個時間點也能遇到早就應該要上床睡覺的褚冥玥和她的弟弟褚冥漾,萊特洛伊真的覺得台灣這個島國真的是小到她無法理解的地步。在驚訝之餘,她也向對方打個招呼,就連自家平常不愛搭理陌生人、算不上跟眼前這兩位人類很熟的搭檔也朝他們點了一下頭。

    雖然之前與這兩位妖師的關係是因為女魔族而牽上的,但其實奧雷維特對褚冥玥還算是挺有好感。聽到他們兩人的名字大多數種族基本上都是二話不說直接抄起武器丟過來,褚冥玥還是他們第一個遇到表明身分後還不會對萊特洛伊動手的人。當然也有可能是她自己知道自己打不過人家,但是對方居然還幫他們和妖師一族牽線實在是意外之喜。

    而對妖師們來說,跟這兩位打好關係簡直就像多了兩位天下無敵的門神。雖然對方的惡名已經昭彰到讓許多種族要吐個口水加採兩腳的地步,但身為黑暗種族之首、屁股後頭常常追著一連串刺客和追殺者的妖師,這實在不在他們的顧慮範圍內。

    「你們為什麼在這裡?」女魔族看了一眼對方在跟警察說話的弟弟,「褚冥漾幹了什麼好事?」以褚冥玥的手段就是當街殺人她也不會把自己搞到警局裡來,說處理任務她也沒穿袍服,所以搞事的也只會是褚冥漾。雖然依照對方的個性知道不太可能,她還是低頭瞥了那位說好聽點叫極度單純、難聽點叫軟弱的男孩一眼。

    有時褚冥玥心血來潮時會邀請萊特洛伊回家,所以基本上褚冥漾對女魔族也還算熟悉。看到那略帶威脅的眼神(才沒有,臉長的兇怪我嗎?  by萊特洛伊),心靈單純到令人無話可說的小妖師還是慌張的搖手否認,頂著極具壓迫性的眼光覺得壓力山大。「才沒有,我才是受害者!姊你說句話澄清一下啦!」

    「沒啥,就是拉漾漾逛街時遇到扒手,現在在做筆錄。」褚冥玥懶洋洋地撥一下肩上的秀髮。嗯,至於扒手的下場應該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了吧。「萊……葉萊,你們又是為什麼在這裡呢?」準確的接到友人的目光,她從善如流的改了即將脫口而出的稱謂,畢竟對方現在的身分可不是那位惡名遠播的殺手嘛。

    「搶劫。」萊特洛伊指指身後被依序抬進警局的不良青年們。

    「嗤。」看到那些被揍成豬頭的某形體,褚冥玥突然覺得有點同情那些人。什麼人不搶居然搶到兩個千歲老妖,這運氣爛到連自家弟弟都望塵莫及。

    人生苦短,你們的人生是真的又苦又短啊。

    「等等,你們認識?」指揮完人手把人抬近來,虞夏狐疑地瞇著眼。

    不是他想吐槽,但是已經晚上十點快十一點正常人應該都在床上躺平了,會在這個時候這種地方遇到熟人嗎?

    其實你們是今天是約好一起來警局給我們增加工作量的吧!

    娃娃臉突然覺得自己真相了。

    「葉萊是我學姊。」指指身旁的魔族、說出常常用來欺騙自家老媽的藉口,褚冥玥非常淡定地向大家演示了一次何謂「真眼說瞎話」。「旁邊那是她哥葉維,因為我社團的關係我跟他們還蠻熟的。因為他們有的時候會來我家玩,所以我弟跟他們也算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種地方碰到他們,可能是最近我們都比較衰吧?」

TBC

------
過度防衛其實也是有罪的喔
請大家不要學習
#打架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歡迎大家留言!

OOC小劇場:
虞夏:一群人形兵器沒事湊在警局裡幹嘛呢!開趴嗎!
真的遭遇偷竊的惡鬼巡司:......
真的遭遇搶劫的兩個千歲大魔族:......
大寫的尷尬.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9 15:27:24 | 顯示全部樓層
真的遭遇偷竊的惡鬼巡司的弟弟:人形兵器?我這樣算進步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6-29 15:27
真的遭遇偷竊的惡鬼巡司的弟弟:人形兵器?我這樣算進步了嗎......


不,漾漾只是一個擅長用言靈當場表演自己幹掉自己的可愛小朋友(X
其實有一個惡鬼巡司當靠山的小妖師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惹不起的存在吧......?


謝謝大大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首先,先感謝日影月大大每一次的留言,成功撫慰蠢作者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心,大大個小天使(感動拭淚(你滾
各位潛水看文的大大拜託別再潛水了,蠢作者是真的會哭喔真的會哭喔真的會哭喔(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新一章下收

9

    衰個屁啦。

    看著一臉信誓旦旦的褚冥玥,表面上穩如老狗的萊特洛伊在內心狠狠地翻桌。眼前這位人類貌似才高中生年紀吧,怎麼說謊技術高超到讓她這位魔族刮目相看的感覺?而且她根本沒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絲一毫緊張或不安的情緒波動,這謊說的是有多心安理得?

    心裡是這麼想,身為黑暗種族魔族的謊言可說的比誰都溜,「嗯,我十九、我哥二十歲,剛好是褚冥玥的學長姊。」萊特洛伊轉頭,眼睛眨也不眨的跟著褚冥玥的話裝年輕。

    這些假話說得連最擅長分辨謊言的魔族都有點真假難辨,雖然身為閱盡社會黑暗的人民公僕,年齡只有對方零頭的虞夏依然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不對勁,「好吧,那你們快點來做筆錄。」

    直接制服褲口袋裡拿出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和筆,虞夏抬頭,望向對方。

    「那我們開始吧。」

※※※

    做警察這麼多年,虞夏自認閱人無數,看過的人沒有上萬也有上千,有懦弱的、安靜的、絕望的、悲痛的、瘋狂的,多到只要認真的去看那些人們的雙眼,他都能夠將眼前人的性格琢磨出個七八分。

    靈魂之窗不會騙人。

    但眼前這兩人令他完全沒有頭緒。

    兩人的外表乍看之下其實不算出彩、在人群中也沒有特別顯眼(法術作用),但仔細看會發現其實並非如此。墨黑光滑的長髮簡單的束成簡潔的馬尾、白皙的皮膚上幾乎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修長的肢體像尊近乎完美的藝術品,舉手投足也透著一絲絲醉人的優雅,除了耳朵和手上簡單卻富有設計感的黑色飾品,他們的臉上完全沒有一絲的化妝品的蹤跡,卻精緻的像是上帝最成功的作品。

    但更令虞夏留心的卻是兩人身上的氣質與那雙明亮的雙眼。雖然乍看之下就是比較冷靜的學生樣,但經過仔細觀察,身上那股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勢在舉手投足間還是不經意地洩漏出來──微微揚起的臉龐漠然而高傲,彷彿與身邊吵雜的環境格格不入。那兩雙漆黑如深潭的黑眸深不見底,讓人無法看透其中的情緒,完全不是一個大學生年紀的年輕人應該會有的眼神。

    美麗而危險──這就是虞夏對兩人的評語。

    在虞夏打量著萊特洛伊和奧雷維特的同時,他們也同樣在觀察眼前的警官。

    虞夏的容貌在人類之中絕對算是出眾,外表看起來意外的年輕不說,線條俐落的臉部輪廓、握著筆的靈巧手指上粗繭、有力卻不壯碩的四肢穩穩地做著每一個動作、短袖下的手臂上覆蓋著一層緊實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是個長年練武之人。

    他們也注意到虞夏的氣質相當有魅力。挺直卻不誇張的站姿顯露出對方無意中帶有的自信與沉穩,一言一行之間簡短卻能直擊重點,雙眼堅定又銳利,彷彿能一瞬間看透對方的內心,完全沒有特別去掩蓋這耀眼的鋒芒。

    非常明顯的領導型人物。

    光是虞夏的眼神,魔族們就可以判斷出這名人類肯定沒有他看起來年輕的容貌那樣這麼簡單。

    鋒利而剛強──這就是萊特洛伊和奧雷維特給對方的評語。

    三人同時下了一個結論──這個(些)人,不簡單。



    問的問題並沒有比較少,筆錄的時間卻短到不可思議。虞夏說話向來簡潔有力,而兩位魔族的說話方式也都是盡量少說一個字就少說一個字的精簡風格,以至於五分鐘下來三人對話的字數搞不好還沒破百。

    基於職業性和習慣性,他們花更多時間來觀察彼此,找出對方的破綻和蒐集情報。

    打斷他們繼續大眼瞪小眼的,是另一名跑去做那些不良青年筆錄的員警。「老大。」

    「幹嘛。」

    超級衝的口氣害那位員警不由得抖了兩下。「那、那個老大,那群人一直在昏迷耶,叫也叫不醒。」

    「這麼久還沒醒?」大略讀了一下對方拿來的初步報告,虞夏狐疑地回頭,看像兩魔族。「每一個人幾乎都有一兩處被打到內出血,所有人都右腳扭傷。你們下手這麼重?」

    ……等一下,這不會又是再多一篇反省報告的節奏吧?

    「嗤。」萊特洛伊冷笑了一聲,完全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奧雷維特還是那一副面癱樣,但黑眸中的不屑一覽無疑。

    魔族向來信奉「強者為尊」,他們可沒有對弱小如螻蟻般的渣宰手下留情的概念。

    「現在還醒不來啊?你們到底下多重的手?」一直在旁邊聽的褚冥玥抬起一邊漂亮的眉毛悄聲問道,看著某兩個在原世界還不懂的控制力量的千歲老妖。不知道自我防衛過激也是有可能被判刑的嗎?雖然她知道眼前這兩位根本不會在乎這種小問題就是了。

    「還好。」用同樣小聲的音量回答,奧雷維特像個好學生似的在位置上坐的筆挺,但其他兩位熟人一就能察覺到那冰冷的語氣裡的殘暴。「沒死人。」

    要是他家搭檔沒控制力量,那些人類不用三秒就全體下地獄了,那些人現在居然還可以好好躺在這裡,別說沒變成殘破的屍塊,就連骨折都沒有,這已經是她最大的仁慈。

    而萊特洛伊忽然詭異的抿唇輕笑,「抱歉,我們在遭遇搶劫時可能太激動了,一不小心就下手過重,確實沒考慮過會發生這種情況。」

    長長的眼睫毛遮住黑色眼瞳中一閃而過的冰冷,但脫口而出的話語依舊如調笑般的輕挑,好似是具漫不經心的玩笑,只有與她最為熟悉的魔族看見了隱藏在無害外表下的黏稠惡意。

    「不如再把他們揍一頓,再打醒過來?」

    ──當初在處理那群混混的時候,可沒想到做筆錄要這麼久啊。雖然之後也沒什麼事情可做,但明明就只是幾個社會垃圾罷了,為什麼要這麼仔細的過問呢?

    她開始覺得不耐煩了。

    既然現在不醒,那就乾脆永遠不醒好了吧。

TBC

------
寫這一章的感覺真爽!
雖然主角的三觀不代表蠢作者,但是反派絕對是我的真愛(安詳

OOC小劇場:
虞夏:所以在增加我們工作量後!你們又打算讓我多寫一份反省報告嗎!
兩個千歲大魔族:......怎麼說呢,反正要寫的不是我們對吧
虞夏:......(心裡有一句髒話不知道當不當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15:45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講~不能講~會教壞小朋友的喔~(但...好像也只有漾漾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