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默

[同人文] 《第二人生x因與聿x自創》 所謂朋友 7/11更新 第九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4-11 17:30: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4-11 17:38 編輯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4-8 14:33
拳頭沒人家大的苦逼妖師OS:都叫人來監視了,你覺得以後有可能愉快地玩耍嗎?
...


扇:你怎麼能這麼說!至少我玩妖師玩得還是挺開心的啊!
妖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1 17:31: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4-11 17:38 編輯

3
    萊特洛伊重重的倒在深棕色的沙發上,用修長的手指摀住自己姣好的臉龐,總是毫無波瀾的眉眼一瞬間扭曲成一個比哭泣難看的笑。

    五分鐘後,當她放下擋著臉的手掌時,冷豔的臉上已經沒有任何一絲曾經情緒失控的痕跡,只剩下歛下的雙眼閃爍著點點暗紅。

※※※

    戰靈天使、噬月血魔、冰牙精靈、妖師。

    她還記得自己那兩位的好友──莉亞的溫柔婉約和薩拉伊瓦的狂傲瀟灑,並親眼見證了那場歷史性的友誼。

    友誼的開端,直到最後的破碎。

    曾經的歡笑,到最後刀鋒上的血花。

    而她,卻什麼都做不了。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1 17:35: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4-11 17:47 編輯

4
    「鏡主、傘主、扇主。」當有求於人時該有的禮儀還是要有,就算上述的三人裡有一個是沒臉沒皮的死老太婆。有著一頭褐色長髮的女魔族朝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個人影深深的鞠躬。

    「萊特。」金髮小女孩身穿著厚重的和服,白皙的臉蛋透著一股成熟的氣息和高位者的氣勢。「戰靈天使族長和噬月血魔魔皇的後代出現了嗎?」

    「是。」儘管連確認都還沒確認過,琥珀色雙眸裡卻透著不可動搖的堅定。

    「欸小萊,很有禮貌喲。」笑嘻嘻地搖著藍色的扇子,直到對方白皙的額頭上爆出熟悉的青筋、修長的中指快收不住時,扇才收起臉上的賤笑,但還是一臉好奇的湊過去。「據我所知你根本還沒接觸那群失落之子,你如何確定?」

    畢竟關乎到契約,該正經的時候還是得正經。

    「……」或許是資料裡提到孩子外表的金髮藍眼、黑髮黑瞳,或是種族過於罕見,其實萊特洛伊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那麼篤定,只能回以六個點。

    「好吧,看起來連妳也不知道。」笑的一臉神經病的藍髮少女豪不在乎的聳聳肩,「去確定一下吧,雖然你還欠我們兩千年的免費勞力,但確定之後我們也得結束履行之前的承諾。」

    「我們會中斷這六百年來對戰靈天使、噬月血魔、妖師和冰牙族的守護。當這些後代們出現,我想,是時候讓這些種族走出歷史了。」


    這就可以了吧?

    握著自己印著契約法陣的左手,萊特洛伊朝外走去。魔族是個敢愛敢恨的種族,對感情也是異常的執著,雖然知道時間無法再回到一切都還在的時候,但她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彌補著幾百年前的過錯。

    「萊特。」

    迎面走來的是一位穿著白袍的少年,一頭燦爛的雪銀色長髮綁成俐落的高馬尾,額頭邊那一綹艷麗的紅櫬著少年空靈的面貌更加英氣。

    幸好自己不是男人,女魔族心中暗自慶幸,眼前這位混血精靈在現在十三、四歲就長成這副模樣,那幾年後世界上全體男人應該會被逼著一起去撞牆,殺一個是一個才能有效減少情敵啊。

    「亞。」看著幾乎是從小看到大的混血精靈,萊特洛伊的唇角不由得掛上了一點淺淺的弧度。

    與混血精靈的相識主要都得歸功於無殿,對於颯彌亞來說,萊特洛伊就像一位照顧他的大姐姐兼武術老師,也算是他與在千年前死亡的父母唯一的聯繫。

    「妳有接到關於原世界出現五名失落之子的情報嗎?」少年也不廢話,直接切中核心。

    「五名失落之子,一名戰靈天使、一名噬月血魔、一名冰牙精靈、一名卡薩部落的古老海妖精和一名晨謠族,全部混血。」女魔族微微頷首,變相著回答少年的問題。

    「混血嗎?」混血精靈瞇起血紅的眸,神色間有一絲幾乎無法察覺的失落。「那就……靠,原本以為可以找到那個渾蛋的說……」

    「我倒不覺得沒有可能。」萊特洛伊直直望向對方,眼神堅定不搖。「血緣的氣息是可以靠術法隱藏的。」

    「有任何根據嗎?」少年抬頭,銳利的血紅雙眼看進眼前暗金色的明亮雙眼。他不想再讓自己失望,卻無法遏止自己的保有著希望與渴望。

    「沒有。」

    果不其然看到對方雙肩微微下垂,千歲的女魔族姣好光滑的面頰也不禁帶上一絲滄桑,「但我相信我的直覺。」

    經過百年來年的等待,她已經等待太久了。

※※※

    漫步在台中的街道上,萊特洛伊仰頭灌了一口冰涼的礦泉水。雖然變回黑色的雙眼裡是一如往常的淡漠,但她知道自己並不如表面那般冷靜。

    好像在拖延時間似的,她不停地灌水,直到手中的寶特瓶見底。真希望手上是一瓶酒啊,女魔族愣愣地看著手中的塑膠瓶,有些出神地想道。

    盡管是隔六百年,萊特洛伊回想著戰靈天使族時,心底依然會流出絲絲的疼。

    她還記得那輕柔璀璨的純淨羽翼、神聖而莊嚴肅穆的祈禱儀式,幽遠祥和的歌聲順著古老的歌謠繚繞迴旋,低沉空靈的吟誦編織成一首虔誠悠揚的安魂曲。高大壯麗的母樹伸展著粗壯的枝枒,青蔥的片片綠葉溫柔的環抱歌唱著的天使族人,有如溺愛的母親擁抱自己的孩子。

    她也記得那縈繞不散的硝煙和惡臭的熊熊火舌,黑色的氣息緩緩的糾纏包裹象徵純淨的白色花朵直至枯萎凋零,破碎的灰燼隨風飄揚;金色的鎖鏈和封印被按上魔皇薩拉伊瓦的胸口,俊美的臉龐少了昔日的玩世不恭,狂暴肅殺中帶著一點點似重獲新生般的解脫;總是溫柔微笑的莉亞在觸手可及、卻也遙不可及的距離毫不猶豫地發動自殺法術,濃稠腥熱的血肉滴落,艷紅的色彩在那張死灰的精緻臉龐上顯得越發鮮豔妖冶。

    潑墨般的血跡和飄搖的飛煙現在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除了自己,那些享有赫赫威名的友人們生命卻已經消逝在歷史的長河中,再也不復當年。

    燃燒著的回憶在眼底一閃而逝,萊特洛伊輕輕的嘆口氣,揚手將手中空空的寶特瓶投進離自己至少有十五公尺的垃圾桶裡。轉身正要邁開步伐,卻看見一個看起來大概是高中生的少年朝自己走來。

    少年有著一頭光滑的黑色短髮,清秀卻不顯女氣得白皙臉龐上掛著一抹溫和、如沐春風的微笑,如同寶石般的黑亮瞳眸微微瞇起。「小姐,」他客氣的點頭,完全無視對方臉上一整個不耐煩的表情,「你還好吧?」

    「沒事,很好。」萊特洛伊冷著臉回應道。話是這麼說,現在她的心情其實處於某種超級糾結、揪成麻花的狀態,有些不知所措,簡直就是在考慮要不要去買塊豆腐來自殺的地步。

    或許是因為認為友人們的死是自己的錯而造成的愧疚,雖然她很久以前就決定要竭盡全力守護他們的後代,聽到有古代失落之子的消息也一度激動到幾乎控制不住自己忍了幾百年的淚水,但在真正決定要去見那些孩子時,她反而卻步了。

    「這並不是你的錯吧。」少年伸手拍拍萊特洛伊的肩膀,繼續說著沒頭沒尾的話。

    怎麼會不是?明明就是我害他們──不對,身為專長是探知別人心靈的魔族,怎麼可以這麼容易被別人探知?她不著痕跡的往旁邊踏了一步,似是不經意的避過對方的手。原來世界上真有這種自來熟的怪人,講起話來都像他媽的神棍。「怎麼說?」

    右手插在口袋中,細長的手指成爪。「不、應該說,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少年拉開一抹神秘的笑意,完全不在意女魔族冰冷的眼神。

   「我也不知道呢。我想──」


    「──應該是直覺吧。」

TBC

------
因為第三章太短所以決定連更兩章!
恭喜女豬腳遇到因與聿第一神棍!(撒花

ooc小劇場:
萊特洛伊:還什麼好?我跟你很熟嗎?
一太:不熟又怎樣?免費幫你算命不知道感恩就算了廢話怎麼還這麼多(微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1 23:23:02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太的直覺到現在都是個謎...
或許和漾漾的同學一樣是祖上積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8 10:18:4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4-11 23:23
一太的直覺到現在都是個謎...
或許和漾漾的同學一樣是祖上積德?

就是因為是個謎
才給了蠢作者一個腦捕的空間......
謝謝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4-18 10:28: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4-18 10:31 編輯

大家你們好冷漠喔(大哭
只好默默爬起來更文......

5
    「我的直覺一向都很準的。」

    「哪、你就叫我一太吧。」


    萊特洛伊低頭回想著那名少年,瞇起了銳利的雙眼。

    那位高中生是個人類、卻擁有力量,她很確定。與自家友人那位身上纏滿黑色力流、成天致力於把自己搞死的弟弟不同,一太身周漂浮了一絲絲潔白、非常純淨的氣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不是他的家庭祖先曾經遇到過貴人、就是他是屬於某個預言或占卜系的家族成員,若真是如此,少年的地位在家族裡應該不小。

    畢竟他的力量並不弱,隱隱還有增強的趨勢。如果沒有進入守世界或被死老太婆拉進Atlantis學院,有很大的機率一太是知道另一個世界的存在的、卻因為某種原因拒絕進入守世界。

    ──又或者是掩飾身分。這種特別的存在照道理她不該完全沒聽說過。

    這麼純淨的力流,除了他以外,萊特洛伊只在褚冥漾的朋友──衛禹身上見過。但兩者之間是相似,卻又極其相異。

    衛禹身上的是以前諸神末裔印斯迦一族所賦予、非常純粹的光明之力,而一太的不太一樣,類似預言占卜的力量,甚至有一點點的言靈之力參雜其中。

    好像還挺有趣,那就別隨便殺掉了,而「一太」這個人她也是查定了。她好好地記下這個名字,畢竟因為那令人胃痛的臉盲屬性,少年的長相已經在見面後的五分鐘自她的腦海裡消失了。

    「啊靠!」還沒回過神來,萊特洛伊就迎面和某個人直接撞個滿懷。

    大概是因為自己想的太過出神吧,女魔族有點難受按了一下被用力衝撞的腰部。雖然沒有相撞的兩人都沒有跌倒在地,但那力道還是讓雙方各退了幾步──不對,應該是對方被撞退好幾步,萊特洛伊不動如山。她呼一口氣,悄悄的將幾乎下意識發動攻擊的手插進口袋裡。

    身為一個難以被近身的沙場老將今天怎麼能夠恍神的這麼離譜,果然是最近生活太安逸而懈怠了嗎?最近應該要去一趟妖魔界或鬼族領地,得把戰鬥的感覺找回來才行。

    她默默的下了一個讓一堆非人種族渾身發冷的決定。

    「太陽!」

    被撞到的是一位金髮的少年,他身旁跟了幾位一看就知道不是人類、年齡相仿的孩子,有幾位髮色還特別怪異,吸引了路邊各種人的目光。那些孩子裡有鳳凰族和一堆混血者,身上的力流雖然不是說特別強,但在一群沒什麼力量感的人類之中根本就像黑暗中的LED燈,顯然就是一群不會隱藏自己力量、連髮色都不會改變的小鬼。

    ──要不是知道這群小孩兒是非人類,她都快迷失在沙馬特少年們的審美中了。

    去扶那名被稱為「太陽」的少年是一名紅髮鳳凰族、魔族混血和冰牙族混血。他們慌張的樣子明白的說明了這位「太陽」這群怪小孩的領導者。「太陽,有沒有怎樣?」

    「烈火你們別那麼緊張,被撞到一下還能怎樣?」少年沒好氣地回嘴,低頭觸碰著自己身上被撞到的部位。「但這撞一下還真不是蓋的,我明明就是撞到人而不是撞到牆吧……」

    「誰叫你走路不看路……」

    雖然說他的音量有控制在只有他的同伴們才聽得道的範圍內,但年齡已經上千的萊特洛伊聽力可不是普通的敏銳,聽到這句話她真的有種無言的感覺。她沒被撞倒的原因是因為她在被撞到的那一刻全身就進入了戰鬥狀態、馬上站穩腳步,不然一千多歲的被一個沒滿二十歲的小鬼撞倒她自己都覺得無法面對自己的自尊,而如今自己居然被形容成牆壁讓她心情有點複雜。

    而這充滿光明的氣息……

    「抱歉。」追根究柢這件事發生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走路恍神,她微微彎腰道歉,然後多說了一句,「你們力量還沒有很強大,但隱藏一下比較不會有麻煩。」

    聽到這句話,所有少年外加一位鳳凰族女孩全都驚愕的抬起頭來,用某種見鬼的表情看著她,她這也才看清那名金髮少年的容貌。白皙的鵝蛋臉上精緻的五官、有如天空般蔚藍的雙眼閃著驚訝的光芒,空靈的眉宇間是萊特洛伊幾乎閉上眼也能勾勒出的熟悉樣貌。

    僵硬地轉頭看向旁邊那一名皺著眉頭的黑髮少年。也許他氣質沒有某位魔皇的瀟灑與狂野,但他們兩者相似度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輪廓她不可能認錯。

    「你們……」萊特洛伊冷漠的表情上終於有了裂痕,她踩著踉蹌凌亂的步伐退了幾步,雙眼似乎失去了焦距。

    迷濛之間,她似乎看到了加利德法和薩拉伊瓦的笑顏,雖然很淡卻是那樣的純粹明亮,是她根本沒有資格去直視的。

    「請問……」噬月血魔族的皇子有些遲疑的開口。

    沒等他說完,女魔族已經慌亂地轉身、展開傳送陣不見人影,只留下一句破碎的「對不起」給後方一票茫然的少年們。



    「呃……所以這是怎麼一回事?」希歐表情空白的看向剛剛有個奇怪女人消失的方向。

    事實上,現在所有人的表情都跟他差不多。

    「你要問太陽和審判吧?」蘄克亞也是一臉反應不過來,他看向身邊自家兩位老大,「太陽和審判你們是之前甩了那女人嗎,怎麼一看到你們就一副晴天霹靂的樣子?」

    這麼白癡的問句也只有烈火問的出口了,格里西亞豪不吝嗇地給了某位不會看臉色的傢伙一個燦爛的笑容。

    「……對不起饒了我吧我什麼都沒說。」

    低下頭來思索,格里西亞發誓他真的沒見過那個女人,不然以他超強的記憶力來看如果他真的見過那位長相美麗、氣質出眾的女子他不可能毫無印象,更別談對方還坦言了自己根本不是人類。

    特別是他在對方的眼神中看到的複雜情緒同樣令人在意。

    到底是怎樣的人看到自己時眼神會透露出悲傷、悔恨、驚喜、懷念,甚至深深的罪惡與愧疚?

※※※

    萊特洛伊拿出手機,聲音平穩,纖白的手指卻細細地顫抖著。

    「扇?」

    「確認了,失落之子中的戰靈天使族和噬月血魔族的確是八翼天使族長加利德法和魔皇薩拉伊瓦的後代。」

TBC
------
不是蠢作者再說,太陽他們要不是長得帥,那一頭五顏六色的頭髮妥妥的就是一群不良少年 - -

ooc小劇場:
萊特洛伊:這就是傳說中的沙馬特嗎......(看到西亞和雷瑟的臉)......我操操操!!!(馬上轉頭就跑)
十二聖騎士:???......等等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蘄克亞:......太陽和審判你們是甩了人家嗎......
還沒出場的喬德:原來如此......什麼!太陽在這一世連男的都不是(天使無性別)居然還把地到妹嗎!?開什麼玩笑!?
西亞/雷瑟:......
喬德˙辛德斯和蘄克亞於20xx年xx月xx日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22 14:13:05 | 顯示全部樓層
沙馬特是甚麼???
不只是帥,還有氣場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31 13:48:55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4-22 14:13
沙馬特是甚麼???
不只是帥,還有氣場吧?

殺馬特總體來說就是誇張的髮型或髮色,算是青少年次文化的一種,一個大陸流行用語
哈哈哈最近看的大陸網路小說不小心看太多了orz

只有十二聖騎士的頂尖顏值才能撐起這樣的髮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31 13:58: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默 於 2020-6-1 05:53 編輯

抱歉最近太忙了希望大家還記得這篇文嗚嗚嗚嗚嗚(土下座
新的一章在此奉上→


6
    萊特洛伊縮在自己家裡的沙發上看著腿上的磚塊書,但空洞的眼神早已顯示出她的注意力在遙遠的彼方。

    她的家位在市中心,離褚冥玥她家不遠,外觀看起來就是一棟五層的普通公寓也沒啥看頭,事實上在萊特洛伊買下這棟建築之前的確沒有什麼看頭,許多人還避而遠之,因為這是一棟凶宅。

    原本是這裡是有一戶人家因為沒錢走投無路而一家五口一起燒炭自殺,剩下的三戶因為發現常常鬧鬼──睡到一半發現門外有腳步聲去開門結果沒人之類的──在命案發生沒多久就全部搬出去了,而這棟公寓原本的所有人也因為亟欲脫手,直接用極低的價格賣給了因為要監視妖師一族而急需長久住處的萊特洛伊。

    萊特洛伊一住進來就很乾脆俐落的打通了一到五樓,手一揮把這裡聚集著的怨靈全部魂飛魄散,然後在自己裝潢、步上空間法術或結界等等等等,就是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外頭其貌不揚,內部的擺設卻堪比五星級飯店裝潢──畢竟女魔族並沒有吃苦耐勞、沒事自己找虐的嗜好。

    靠近門口的大理石光滑地板上出現了一個以黑色與紅色勾勒出的傳送陣,身為房屋主人的萊特洛伊卻連頭都沒抬,畢竟在堅固的防護法術之下除了萊特洛伊本人之外,能用傳送陣在這棟房子裡來去自如的也只有這裡的另一個主人。

    一位俊美的男子踏出傳送陣。男子有著一頭雪銀色的短髮,深邃的五官散發著令人無法忽視的魅力,一雙與長髮同色的雙眸透著足以震懾任何生物的冰冷和威壓,身上的肅殺氣息與上位者氣勢都顯示著他是位久經沙場的老將,身後那四對巨大的血紅羽翼則說明了他的魔族身分。

    男子銳利的雙眸掃過,直到他的視線碰到萊特洛伊時才稍稍回溫。他輕輕地開口。

    「萊特洛伊。」

    女魔族抬起頭來,對上對方的視線。「奧雷維特。」



    奧雷維特‧黎文狄恩,魔族語中譯為「殘酷的火焰」,是萊特洛伊的搭檔,炎火血魔族的皇子,王族魔障為「嗜血」。

    他們的搭檔關係從七百年前沿續至今,是如今知道對方所有底牌和手段的唯一一人,他們能夠毫無保留的將背後交付對方,無關男女情愛,彼此卻都是對方的唯一。而這種關係,比愛情又更加親密。

    亦師亦友,但更像家人。

    所有朋友都離去後,他們也只有彼此了。

※※※

    「所以他們的確是你要找的人。」奧雷維特快速的解決手上的飯菜。

    「嗯。」

    將髮色和瞳色變成黑色的他們目前是在台中市區的一家熱炒店中吃晚餐,畢竟兩人……兩魔族雖然殺人不眨眼,但殺人和殺蔬菜水果之間有非常大的區別,奧雷維特曾經試過,但那堆不知道為什麼還帶有腐蝕性的黑暗物質顯然是不能吃的,所以他們在原世界上館子的次數其實也不算少──畢竟以他們敏感的身分常常跑守世界還是過於冒險。

    「所以之後的打算?」

    萊特洛伊將筷子放到空盤上,抽出一張衛生紙擦拭著嘴角。「我要加入公會。」

    奧雷維特有些驚訝地抬起一邊眉毛,「公會?」公會是在千年前成立的一個組織,那時的他們根本還沒有結識。然而組成搭檔之後萊特洛伊的名字就被掛上通緝名單上了,因此基於風險的考量,他們就決定就算是臥底需要,非到必要時刻也絕不參加這個組織。

    戰靈的滅族之禍後萊特洛伊身受重傷,兩人暫時沒辦法施展足夠的力量與所有種族抗衡,為了養傷從此消聲匿跡,但無奈當時收割的性命實在太多,至今對這對搭檔的追殺從來沒停過,之前萊特洛伊還特別去探查過,不小心發現自己的人頭居然值上好幾支天使族的王位。

    沒辦法,誰叫他們是背叛戰靈天使族的最大元兇呢?雖然那些種族並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被追殺的那麼慘──當年可沒幾個人知道戰靈天使族其實和魔族有著深厚的友誼──但誰都知道有兩個殺人狂像神經病一樣在瘋狂的獵殺天使族的人頭,幾乎到了連身分都不查明、見白色種族就殺的地步。

    而進入了公會要冒的風險很大,雖然可以取得更多情報,但就算隱藏真實身分,只要一失足,不說一定會成千古恨,但兩人就得手牽手一起跑路這是肯定的。

    這就是為什麼不愛戴飾品的他們會帶著一些富有設計感的手飾、耳飾或髮飾,那些都是隱藏血緣和真實樣貌、由他們自己親手製作的東西,身分太過敏感的他們還一連帶了好幾個。

    「我能理解你的顧慮,」萊特洛伊在桌上放下餐錢,首先站起來向店外走,奧雷維特緊隨其後。「但是加利和薩拉的孩子肯定會加入公會。」

    西亞他們肯定渴望變強、進而替自己的族人報仇,而考取公會袍級是一個好方法,如果他對那些該死的種族動手時沒有留下證據,別人就無法正大光明的對其動手,畢竟傷了袍級就等於是與公會開戰,也就等於與全守世界開戰,黑袍更是如此。若他們加入公會,有很多情報她勢必都無法完全掌握──就算討厭,她不得不承認公會並不是省油的燈,光是靠褚冥玥也無法得到所有完整全面的情報,就算身為公會的王牌巡司,白袍依舊沒有權限調閱大部分只有黑袍才能閱讀的機密資料。

    如果不介意自己的時間被死板的管制、也沒有特別樹敵,公會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只要手段夠好夠隱密,就是別人想報仇都沒處去報,畢竟不會有人想惹火一個幾乎全部種族一起組成的組織──又不是像他倆一樣的神經病。

    「有道理。」沒有一個字的解釋,奧雷維特已經知道搭檔的想法,猶豫過後點頭答應。他的答應不只是代表著對這番分析的認同,更重要的是這是一種信任。

    勇敢和莽撞是不同的。莽撞不過是無知的一頭向前走,勇敢卻是明知後果、卻仍然冒著危險前行。他明白萊特洛伊進入公會會給他們帶來再次被追殺的風險,但他卻選擇相信自己的搭檔,相信她的手段與實力。

    「維特,謝謝。」這份信任對於一個常年於戰場上爾虞我詐、刀口上舔血的人來說,無疑是異常的珍貴。

TBC

  ------
女豬腳日常做死(1/1) get

OOC小劇場:
奧雷維特:沒什麼,如果暴露了我們還可以斷絕關係
萊特洛伊:......請還來我的感動謝謝

好的扛了六章終於又讓一個新人物出場了
但奧雷維特˙黎文狄恩這個人物其實不是作者自創喔(其實差不多也快算是自創了),大家可以猜猜看他是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3 13:59:01 | 顯示全部樓層
奧雷維特:如果暴露了我們還可以逃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