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68|回復: 23

[同人文] 【織女同人】地府之子(3/1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30 03:15: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3-16 11:05 編輯

菜鳥第一次在論壇發文,更新不定還請各位大大見諒喔
>原創角有(主角)
>三流文筆(笑
>私設有
>盡量不會ooc……
>等我想到在補充


百瘴之夜卷,章一

「爹親!為什麼!這孩子什麼都沒有做啊!」

「正是因為什麼都沒有做,才不能留啊……」

「陛下,不能用我來換孩子嗎……」

「不是不行,而是不可能……」
----------
『逼逼逼逼逼逼逼!!!』

鬧鐘的鈴聲響起,一只蒼白的手臂從被窩中探出,拍掉了鬧鐘。

「幹……」倦怠的聲音響起,黑髮紅眼的少年扶著腦袋坐在床邊「昨天真是累死人……媽的下次絕不在半夜出去……而且還沒有收穫……」


有些沙啞而充滿磁性的聲音帶著濃濃的不滿,似乎是在對著某人抱怨。

「……」輕風撫過少年的髮梢,帶著輕聲細語的瑣碎聲響,要撥掉惱人的蟲子一般,少年在自己面前揮了揮手。


『逼逼逼逼逼逼逼逼逼!!!』聲響再次響起,只是這次不是鬧鐘,而是手機。

「喂……」電話接起來的瞬間,清脆的女聲響起。

『阿識,你已經遲到了。』

「啊……幹,算了幫我請假……」話還沒說完,電話另一端的女聲便打斷了他。

『上次主任已經明言禁止任何人幫你請假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便掛斷了電話,但是才剛放下手機,聲音便再次響起。

『昊同學,這已經是這個月第八次了……』

「好好,老師抱歉我現在立刻過去。」少年立刻掛斷電話起身更衣,瞄了那張放在床頭櫃上的紙條一眼,趕緊出門。

『昊識,余先回去一趟,近日織女會來拜訪,切記不可失了禮數。』

還有在紙條邊緣,華麗字跡的落款──冬月。



換上了白襯衫和長褲的制服,昊識拎起書包就向學校快速前進,但是等他到校後,還是太遲了些,已經開始第四節課了。

偷偷摸摸的溜進教室坐到座位,東西一放就開始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講台上的老師回過頭看到昊識,露出無奈的表情在出席表上做了個記號後就回頭繼續講課,班上除了一個帶著耳機的少年外,都或多或少的偷偷瞟向昊識。

等到午休時間,帶著耳機的藍眼少年走到昊識的座位前,用指結輕輕敲了敲桌面。

「讓我睡……阿冉。」

「午餐呢?」

「等我睡醒……」說完,少年又沒了聲息,藍眼的少年也不再有任何動作,靜靜的離開了教室。

時間一直來到下午,放學鐘響。

「哈啊……」打著哈欠從桌上起來,昊識看著站在自己桌前,仍舊帶著耳機的少年。

「阿冉,去找一刻嗎?」

少年點點頭,往門外走去,昊識起身跟上,但卻在門外見到的可以嚇壞常人的一幕。

身穿粉色滾邊洋裝的女孩走在走廊中四處張望,在她身邊還跟著一個巴掌大小,背生雙翼的少女──怎麼可能有人長著翅膀,體型還不到二十公分。

「等我一下,阿冉。」

昊識倒是認出眼前那女孩的身分,和同伴打了招呼後走向女孩。

「向妳問安,織女大人,府君曾囑咐過妳會在近日前來,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妳。」

「阿識!」女孩──織女,興奮的說道「你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你認識宮一刻嗎?」

「一刻?」

出聲的不是昊識,而是跟在他身後的阿冉。

「幹!蘇冉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突然站到我背後!」被驚嚇到的昊識瞬間暴怒,低吼著說道。

「抱歉,她說要找一刻。」

「哈……算了,織女大人,我帶妳過去吧。」後半句是對著織女所說,從頭到尾,那個跟在織女身邊的少女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帶著不屑的笑容看著,隨後,鑽進的織女如瀑布般的黑髮裡。

三……四人來到另一間教室門口,門內一位繫著雙辮的少女正在和坐著的白髮少年說話,稍微認真聽了一下,怪談和學校傳說讓昊識嘴角拉起奇怪的角度,似笑非笑。


織女一下子鑽進教室,接過話頭。

「沒錯,之後發生什麼事了?那位男學生被抓走,然後碰到一位天真無邪、美麗善良的小姑娘,自願成為她的部下三號,立誓要消滅所有妖怪,為那位小姑娘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嗎?」

教室裡的兩人轉過頭來,昊識尷尬的揮揮手,一旁的蘇冉淡漠的開口說道。

「這孩子是?」雙辮的少女臉上帶著疑惑問到,坐著的白髮少年臉上露呆滯的神情。

「說要找一刻,她。」耳機並沒有阻攔聲音傳入蘇冉耳中,素來安靜的少年用最簡短的話語說明。

神情呆滯的少年還沒緩過來,織女的黑髮一陣不自然的鼓動,一顆表情古靈精怪的小腦袋從織女的頭髮中鑽出來。

「織女大人,妳看那白毛還裝不認識我們,擺明想賴帳啦!」

「賴妳的……」白髮少年政要飆髒話,昊識一個箭步上前堵住他的嘴。

「冷靜,一刻,小孩子面前不要說髒話。」同時壓低聲音在一刻耳邊說道「一般人看不見喜鵲的……」

「……他們可不是一般人」深呼吸後,一刻從齒縫吐出這句話,昊識的表情一怔,眼神開始飄移。

一刻從座位上起身,對著面前有相同名字發音的兩人說道「這是……我的妹妹……對,堂妹。」

站在一刻身邊的昊識臉上露出精采的表情,像是準備看戲一樣默不作聲。

「喂,叫……哥哥姐姐……」伸手揉了揉織女的腦袋,讓她看向蘇染和蘇冉。

織女的注意力卻不在一刻的話語上,而是將瞪大黑色的雙眼看著一刻的左手無名指。從坐在織女頭上,被昊識叫做喜鵲,有著異常嬌小身形的女孩也看見了在一刻手指上的東西--一圈橘色,如同戒指一樣
的花紋。

「怎麼會那麼小!」喜鵲驚呼出聲。

差點爆出髒話的一刻咬著牙,看向織女,希望能夠得到關於這古怪紋路的答案。

「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了……可是,這神紋真的好小喔……」

「神紋?」蘇染瞇起眼。

「對,就是神紋。」織女頭抬也不抬,繼續端詳一刻手上那圈紋路「一刻昨晚跟瘴戰鬥了,又吸收了妾身的神力……」

話還沒說完,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一刻將織女嬌小的身軀夾在臂彎下。

「蘇染,蘇冉,我有點事要跟她和昊識談談,你們先回去也可以。」說著看向昊識「昊識,你也認識這丫頭吧,跟我過來一下。」

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留下在教室討論的兩人。

「妳看到了?」

「你聽到了?」

遲了幾步的昊識聽見教室裡的談話,臉上掛著看戲意味濃厚的表情,加快腳步追上一刻的步伐。


----------
取了不少原作的詞句.....
等後面一點完全進入故事後會改善的
有人猜的出主角的神是哪位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30 10:02: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猜是閻王或城隍吧!因為他和地府有關,也有可能是后土,大大請更新,我看好這篇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0 13:54: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1-30 13:55 編輯

百瘴之夜--章之二

夾著織女在走廊上狂奔了好一會,足夠遠離教室後一刻才放下織女。

「妳居然直接跟他們說,那些瘴,神紋什麼的……」驚訝之下,一刻顯得有些語無倫次「所以昨天那些都不是夢?」

「當然不是,雖然我沒有看見現場,但是戰況想必很激烈,畢竟那隻瘴連我都沒有追到。」昊識從走廊緩緩走來,表情輕鬆的說道。

「等等,所以昊識你也是那個……」一刻皺著眉開始思考「……神使?」

「是的,不過昨天你遇上那隻瘴時我不在附近,不然應該可以幫上忙。」

「那這個又是怎麼回事?」舉起左手,一刻看著昊識問到。

「不要忽視妾身啊!你要問也是問妾身!」感覺自己被冷落的織女鼓起臉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遞到一刻面前「妾身還要把這個給你耶!」

一刻接過一看,是一個精緻小巧的針線盒。

「這是什麼?」

「這是你作為神使的武器和工具,你還只是個菜鳥,記得隨身攜帶,否則萬一遇上瘴卻沒有武器要怎麼跟瘴打?」

「所以說不是菜鳥就不用隨身攜帶了?」一刻敏銳的捕捉到了另一層意思,又轉頭看向昊識「昊識……你也有嗎?」

「熟練的神使可以將武器收進神紋裡,我的話……」昊識微微一頓,頃刻間,黑色華麗的紋路爬過他的臉頰,從制服的白襯衫下可以看見黑色的紋路從左手上臂蔓延到肩膀,佔據了大半的左胸,沿著脖子來
到臉上,左半臉從額頭,眼眉一路到下巴都是紋路,像是帶了一片面具一樣,對稱的分開左右兩邊的臉。

陰陽前使,開闢道路。』低吟的聲音落下,昊識的左右手上分別攥著一本黑色古樸的書和一把黝黑沉重的判官筆「這就是我的武器,一般來說神使的武器都只有一件,但是我的神比較特殊,另外一件武器有特別的用途。」揚了揚左手的書,昊識沒有多說什麼。

一刻沒有追問,既然昊識沒有說,那他也不會去探究,轉頭開始研究自己手上的針線盒。

「那……昨天那隻瘴呢?跑掉那隻?」想起還有一個怪物逃脫追捕的一刻抬頭問道。

「還在跑,而且牠躲的很隱密,人類的軀殼可以為牠提供掩護,只要牠藏的夠好,神使就更難感受到瘴的氣息。而且……」織女咬了下唇,漆黑的大眼浮上嚴肅「被瘴寄生的人類是看不到欲線的。」

「什……別開玩笑了!」一刻握緊拳頭,語氣開始上揚,他記得瘴有多大的破壞力,如果讓牠任意活動,傷害無辜民眾的話……「就沒有方法可以立刻找到那個混帳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辦法當然有,不然你以為織女大人跟我來找你幹嘛?喝下午茶嗎?」喜鵲給了低頭看向自己的一刻一個白眼「記好了,白毛,瘴有個特性,被吊上來後就不會換宿主了,所以只要找到那名宿主就行。」

「可是這個方法有大問題。」織女嚴肅的說道。

「哈?還能有什麼問題?」

「尤里和夏墨河還有那個死人味道的傢伙,」喜鵲說出了兩個不認識的名字,用下巴指向昊識「他們三個都沒有見過那個宿主,我和織女大人也不記得,鳥類都有夜盲的,我可不曉得他長的是圓是扁。」

「喜鵲……我身上可沒有死者的味道……」昊識苦笑著反駁。

「反正你的力量也是充滿腐爛的感覺。」喜鵲毫不留情的回嘴,但是並沒有刻意飛離昊識,反而坐到昊識頭上,她也只是嘴上不饒人。

一刻沒有像喜鵲繼續追問,她說的有道理,而且他覺得自己不應該苛責一隻有夜盲的鳥,於是他轉頭看向見過宿主,沒有夜盲卻也不記得的女孩。

「織女。」

「這可不怪妾身,在妾身看來都是兩顆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如果他有三隻眼睛的話那妾身一定會認得的!」被點名的織女挺起胸膛。

「織女大人,如果有人有三隻眼睛的話,我想誰都會認得他的。」昊識輕輕的吐槽,同時說出了一刻的心聲。

「所以啦!」織女忽視了昊識的吐槽,興致高昂的對著一刻選宣佈「妾身有一個任務要指派給你,這是你成為妾身的部下三號後的第一個任務呢!」

「啊?」一刻右眼皮開始跳動,他有不祥的預感。

「不用多說了,妾身知道你現在一定是充滿熱血、激動的。」

「我聽妳在……」一刻話還沒說完就被織女打斷。

「接下來,找到那隻瘴的責任就交給部下三號你了!如果沒有辦到的話妾身會扣你業績喔!」

「扣妳的ooxx啦!」終於從織女的自說自話中獲得話語權的一刻立刻披頭大罵「鬼才知道那傢伙長怎樣!是要老子怎麼找?」

「哎?可是一刻你不是也有看見對方嗎?而且對方不是指定要找你?」

一刻的表情瞬間僵住,記人一直都是他的弱點,尤其對方又是來找碴的,更加不會去記住對方是誰。

看見一刻的表情,知道好友小毛病的昊識開口緩頰。

「織女大人,一刻昨日經過激烈的戰鬥,印像多半都留在瘴上面了,對於其宿主應該沒多少印象。」

「是這樣啊。」織女雙手抱胸,似懂非懂的點著頭「所以一刻你也不認得,那這就難辦了啊……」

「只能等對方找上來嗎?按照織女大人妳所說的,他是在被一刻打倒後才釣起瘴的,那他的慾望應該會跟報復一刻有關,將一刻作為誘餌也是不錯的辦法。」

「誘你老……」聽見昊識的話,一刻正要開罵,卻被腹部突然的絞痛給打斷。

「一刻?」

「我……」本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才擠出第一個字,就被第二波的絞痛阻斷,再顧不得其他,直接拔腿衝進不遠處的男廁。

「吃壞肚子了吧,那個白毛。」喜鵲看著一刻的身影消失在男廁門內,臉上帶著譏諷開口。

織女看向昊識,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讓昊識心中冒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下一瞬間,他就知道那種眼神是什麼意思了──

「阿識,你跟一刻認識很久了嗎」

──八卦

「我跟一刻是小學時認識的,和蘇染跟蘇冉一起。」溫和的向織女說起過去的事情。

「昊識!」男廁裡傳來一刻的聲音「你還在外面嗎,在的話進來一下。」

微微挑眉,昊識的臉上露出壞笑。

「織女大人,我想一刻是沒有紙巾了,但是我還要去找那隻瘴的痕跡,可以請織女大人替我送進去嗎?」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包攜帶式的小包面紙遞給織女。

「當然可以!」織女拍了拍胸膛「正好可以展示妾身對部下三號的關心!」

說完,接過面紙就帶著喜鵲進了男廁。

昊識看了男廁一眼,帶著惡作劇成功的笑容從樓梯離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0 14:02:22 | 顯示全部樓層
玄音琉璃 發表於 2020-1-30 10:02
我猜是閻王或城隍吧!因為他和地府有關,也有可能是后土,大大請更新,我看好這篇文喔 ...

謝謝大大支持~~
不是閻王或城隍喔,也是道教的神祇,不過卻是在日本比較有名......(尷尬
更新的話咱現在是大學生,寒假盡量多寫一點,開學後應該是一週一更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30 15:58: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羽曦 於 2020-1-30 16:02 編輯

判官筆…生死簿……
東嶽大帝?酆都大帝?崔判官?
陰陽前使…開闢道路……
黑無常?白無常?
(跑去查谷歌###
大大加油!期待後續!!
好久沒看到織女的同人文惹(๑Ő௰Ő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30 22:31: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音琉璃 於 2020-1-30 22:39 編輯

希望大大不會棄文,好不容易遇到織女的同人文(雖然我沒看過原著),我想多留下美好的印象,將來如果有機會看原著的話,會更開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31 01:22: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奇會怎麼發展,更新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31 23:39: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2-12 22:32 編輯

章之三

「雖然說要找瘴的蹤跡……」漫無目的的走在已被夜色染黑的街頭,昊識四處張望,已經在街頭漫步一整個下午卻一無所獲,瞇起眼,喝了一口剛從便利商店買來的飲料。

一個路過的身影吸引了昊識的目光,棕髮,腳步蹣跚卻又異常平衡的少年。

「死者的氣息……尚未被拘提的亡魂?」倏的瞪大眼,一絲黑氣從少年身上流出,又消失在少年身周的空氣中「不……依附在屍首上的瘴嗎?真是撿到寶了……」

不急著動手,隱斂起自身的神力,悄悄的跟在少年背後,卻發現少年來到一處民房,等房門打開後出現在門後的金髮少年讓昊識輕輕咂舌。

「江言一?瘴為什麼要來找這傢伙……等等,不是吧……」想起織女轉述昨日所發生的事「……昨天跟一刻打起來的傢伙就是江言一,被一刻打倒之後慾望失衡把瘴釣上來了嗎!」

深呼吸後繼續壓低氣息,隱藏身形,跟在兩隻瘴身後,本以為是要去到人煙稀少的地方在開始互相殘殺,但卻在不知不覺中來到學校。

「學校……不是吧……幹!」低聲怒罵後,神紋顯現,沉重的判官筆握在右手,尖端帶著暗紅色的光芒,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圓圈,圓圈飛到空中,包圍住整座學校。

動作雖然快速,但也直接引起了瘴的注意。

「討厭的味道!給我出來!該死的神使!」黑氣從棕髮少年體內漫出,將少年的身軀包裹住,成了宛如狼人似的外貌。

『陰陽前使,開闢道路!』回答牠的,是由紅色光點拼湊成的「判」字。

瘴也不傻,立刻回避,但還是被擦過手臂,黑氣組成的手臂像是被澆上強酸一樣,開始溶解,還散發出燒焦的味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苦的嘶吼傳來,瘴已經無法等待,向著旁邊的金髮少年伸出爪子「抱歉了啊!同胞!你的力量、存在就由我來接收,讓我殺掉這討厭的神使!」

這個動作像是驚起了史前巨獸,金發少年發出痛苦的嘶吼,不祥的黑氣從他體內瀰漫而出,纏繞上瘴的爪子。

「等等!你要……不!放過我!求求你……」瘴從原本的嘶吼,轉而開始哀號,身軀逐漸扭曲,縮小,最後只剩下一句空殼。

像是進食完畢一樣,打了個飽嗝,取代了狼人外型的瘴的,是扭曲,有著四支手臂,身上長著無數如眼目般的紅點,就像是百眼巨人阿爾戈斯一般的妖物。

「哈……原來真的是你啊……」箭步跨出,手中的判官筆在神力激化下開始拉長,外型不變,卻有如長槍一般的長度,凌空刺出,貫穿一個紅點,巨獸卻沒有轉過來攻擊昊識,而是向著校舍揮出巨掌。

看著還發出燈光的教室,昊識瞪大雙眼,眼神中充滿慍怒,手中巨大的判官筆再次舞動,一個「鎖」字刻畫在巨獸身上,怪物的身形稍稍停頓,這給了教室內的人們反應的時間。

但是急於壓制怪物行動的昊識卻忽略了,校門口的兩隻石獅子在黑氣的波動下,已經化作碎石散落在地,一股股無名而忿恨的怨念,漸漸從地下溢出,逐漸和四臂的怪物所散發出的黑氣纏繞在一起。

----------

就在昊識展開結界的同時,陪著留校幫忙的蘇家雙子的一刻和湊熱鬧的織女、喜鵲正打聽關於一刻昨日遇上的瘴的宿主和學校曾是墓地的傳聞。

惡獸的氣息溢散在空氣當中,挾帶著森冷但是令人安心的氣息,屬於神使的結界包覆住校園,但是透過窗外看見的景象並沒有給他們時間去感覺,一刻和織女、喜鵲,蘇染和蘇冉略帶驚慌和緊張的四處張望。

窗外一隻巨獸的身影佇立,如眼目的紅點到處掃視。

「不要看過來,不要看過來。」一刻心中默念著,天不隨人願,一顆紅眼死死的盯著一刻等人身處的這間教室──

「蘇染、蘇冉!趴下!」

──巨掌橫掃整棟教學樓,玻璃破碎,碎石飛散,但就在快要掃到眾人時,巨獸的動作稍稍停滯,讓眾人有後退脫離攻擊範圍的時間。

『好……痛苦……』

『好重……不……能呼……吸……』

『救命……救命……』

還沒從巨掌的襲擊中緩過來,散落翻倒的話筒中傳出了氣若游絲卻清晰可聞,甚至清晰到令人不寒而慄的低語。

『不能呼吸……好痛苦……』聲音還在繼續『好痛苦、好痛苦、好痛──所以大家都要一起痛苦!』

狂笑和嘶吼穿破話筒,蒼白可怖的手臂隨著聲音從話筒中鑽出來,向著一刻抓來。

敕令,退!』一頁筆記紙畫著塗鴉一樣的字跡,落到話筒上,手臂和聲音都瞬間消失。

「你們在幹嘛!先離開教學樓啊!」昊識從窗外跳進來,覆蓋半臉的神紋吸引的了蘇家雙子的目光,手上翻開的古書有撕頁的痕跡,已經恢復正常尺寸的判官筆正別在握在右手上,還持續在古書上塗寫。

沒有等昊識第二次催促,眾人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窗外貼近的黑影,四支手臂扯壞了窗框,一隻腳已經踏了進來。

『汝等自地府而出──陰兵聽令!』又是一張書頁飛出,化作眾多身著鎧甲的虛影紛紛舉起兵刃向怪物砍去,阻攔了怪物的腳步。

「先走!這個撐不久的。」

繞過怪物,從另一邊的窗戶跳出教室,獲得了喘息的空間。

「喂!那邊再做什麼!」從教學樓的另一端,警衛用手電筒照過來,想要看清是誰在搗亂。

下一刻他就沒有這份功夫了,怪物的視線被他吸引,無數的紅眼看向他,然後,昏了過去。

昏倒在地的警衛沒有留住瘴的注意,脫離鎧甲虛影攻擊的怪物掙扎脫出窗框的束縛,再次將注意力放在一刻身上。

「蘇染、蘇冉你們先跑。」一刻轉過頭對雙胞胎說道,從口袋中掏出織女下午遞給自己的針線盒。

「你說的『你們』不包括你和阿識對吧。」蘇染說。

「拒絕。」蘇冉說。

「別傻了。」毫不留情的斥責,收起書的昊識再次將判官筆拉長成為長槍「我和一刻都是神使,對付這種怪物是我們的職責,你們留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的。」

「織女大人,這隻瘴已經和死靈融合了,還請先帶著他們離開吧。」判官筆一掃,再次逼退怪物,側過頭對織女說道,但是視線卻是看著喜鵲。

心領神會,喜鵲撇撇嘴,恢復正常人的體型護在織女身前,隨時準備撤退。

「蘇染,蘇冉。」看著雙胞胎,本想再說什麼,但是看見他們眼中堅定的神情「……保護好自己,一刻!拿出武器!」

輕輕砸舌,嘆了口氣,放棄對雙胞胎的勸說,轉向一刻,同時也再次提起判官筆刺出,和瘴戰成一團。

----------

總算趕在十二點前上傳,今天差點來不及......
有人猜到了耶~~
不過下章才會正式說明
請各位期待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 12:33:01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戰鬥開始了!
很期待一刻和阿識大顯神威啊~
更新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 23:02: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2-1 23:08 編輯

章之四

「靠!為什麼沒有反應啊!」握著針,卻毫無變化的一刻罵道。

前面好友正和四臂怪物廝殺,已經自顧不暇,四比怪物卻還有餘力分出手臂攻擊自己,自己卻毫無辦法。

又是一次,怪物的手臂又伸了過來。

「噹!」

一聲重響,蘇染和蘇冉握著鐵鏟,用力的撞開怪物的手臂。

「娘的勒……你們……哪裡找來這東西的……」

「那邊。」雙胞胎有志一同指向旁邊的樹下,或許是工友落下的工具。

「喂,準備先退,我快扛不住了。」硬是用蠻力打歪瘴的腦袋,昊識抽身退到回來。

但是動作還是遲了一步,搖晃腦袋,從暈眩中回過神來的怪物再次瞪視。

『去死……被壓死!被砸死!大家一起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手臂掃過一旁的大樓,破碎的礫石向著地上的眾人掉落,昊識手中的判官筆揮出,儘可能的掃開落石,但是已經沒有餘力去顧及攻過來的怪物了。

「幹!織女,我的武器到底怎麼回事!」

「告白!一刻!你昨日對妾身的熱情告白!」

「妳最好確定這有效!」

紛亂中,昊識依稀聽見一刻的聲音。

『我,宮一刻,發誓對織女奉獻出真心、忠誠,在此說出我願意──』

白光破開黑夜的陰霾,巨大的撞擊聲中,怪物被撞飛出去。

與劍等長的白針,尾部綁著精緻的劍穗,握在一刻的手中。

「哈……終於……趕上了嗎……」喘了口氣的昊識用判官筆撐地,看著一刻。

「抱歉,久等啦!」一刻帶著獰笑說道。

這時織女和喜鵲對話的聲音吸引了幾人的注意,一旁還有一個躺倒在地的人影。

「趕快去找尤里或墨河來,誰距離近就找誰。管他是不是在洗澡或上廁所,都把他給妾身帶過來。」

「知道啦!織女大人!」

「妳找尤里和墨河要做什麼?」一刻問道,同時不忘留心被撞飛的怪物。

沒有理會一刻,織女像是注意到了什麼,輕呼一聲,三兩步向前小跑過去。

四臂的瘴似乎受到很大的衝擊,到現在還沒起身,這也給了眾人喘息的空間。

「這人是?」昊識看見那具原本躺在織女腳邊,冰冷的身體「我記得這傢伙也是瘴的宿主。」

「……林槐?」認出地上那張臉的蘇染說道「他是江言一的跟班,他有問題嗎?」

「他也是宿主?可是他已經死了?」織女對著昊識說道,這話讓一刻和蘇染、蘇冉臉色一變。

「我發現他的時候已經瘴靈融合了,身上帶著死者的氣息才被我注意到,本來是打算跟在他後面看他打算做什麼的,結果他找上了江言一,想要吞掉他身體裡的瘴,然後被反殺了。」簡潔的說出了前因後果,昊識瞪視著眼前的屍體。


「這是什麼?」一張壓在屍體下的紙片吸引了一刻的注意,蹲下身抽出紙片,那是一張殘破的報紙。

「昨日晚間八點左右,中源路發生車禍,駕駛是未成年的林姓少年……」湊到一刻身邊的蘇冉緩緩讀出報紙上的內容。「林姓少年?林槐?」

「中源路是一刻你家,這則新聞有問題嗎?」

「那場車禍……其實有撞到人,撞到我和織女,但是織女救了我……」收緊握著白針的指間,眼神狠戾。

「所以這傢伙就是肇事者?」昊識低下身,看著眼前的屍首,臉上露出冷笑,指尖像是要留下痕跡一樣撫過屍首的額頭。

蘇染和蘇冉的眼神變的危險,如果不是昊識擋在前面,他們說不定會做出什麼誇張的事情來。

「我不知道,老子根本不知道我撞到我的人長的是圓是扁。」沒有時間注意昊識的動作和雙胞胎的表情,一刻煩躁的低吼「而且報紙上說駕駛重傷,這傢伙身上根本沒傷。」

「無所謂,這傢伙已經死了。」冷靜但壓抑的嗓音透露出危險的氣息「我在他身上做了記號,判官們會好好招待他的。」

「阿識,你的神是……」一刻話還沒說完,織女的聲音打斷了他。

「妾身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抱著兩塊殘破的石塊「鎮壓的石獅被打破了!」

「破了?」昊識瞪大眼「我沒注意到,原來如此,難怪這不像是區區一個死者能有的規模,分明是大量怨魂的累積。」

「等等,鎮壓什麼?」

「一刻,不要再否定你們學校是墳場的事實了,石獅向來有鎮壓、鎮靈的作用,因為他是我等神明的使者。只是現在他們形體破碎,力量也隨之消散。」

低頭,雙手合十呢喃著,此時織女的神情就如同悲天憫人的仙女一般。

「過去這地因為地震而死的魂魄吸收靈氣,因為瀕死的神識扭曲而成為怨靈,後遭到石獅鎮壓,現在因為石獅破碎而衝破出來,然後被瘴吸收……」昊識順著織女的話說下去。

「所以一刻,妾身不准你去面對那隻瘴。」織女站起身,抱住一刻的大腿看著他說道。

「開什麼玩笑!」

「不,我也不贊成一刻你現在面對那東西,那不是現在的你能夠對付的。」昊識說道「織女大人的神力較為溫和,尚未完全掌握前這種惡性的怨靈不適合讓你對付。」

「那你呢?」

「我的神明是東嶽大帝,俗稱──泰山府君。」揚起手中巨大的判官筆,昊識對著一刻說「對於魂這種東西,我有額外的……該怎麼說?特攻嗎?」

笑著阻止了正要開口的一刻,但是這時聲響傳來,幾人身後,四臂的怪物再次爬起,咆哮著衝了過來。

昊識沒有再開口,提起判官筆衝了上去。

但是這次瘴沒有跟昊識正面硬碰,而是快速的抽長牠手臂,兩支手臂分別抓住了蘇染和蘇冉,距離的關係,一刻即使反應過來也跟不上去,何況還有織女扒著他的腿。

「蘇染!蘇冉!」一刻的怒吼傳來。

「……!混帳!」昊識瞬間怒火中燒,左半臉的神紋光芒閃耀,判官筆前端染上了如血般的黯紅,蹬上半空,連刺帶劃,勾勒出兩個「判」字,意圖打斷牠的手臂。在昊識自己都沒注意到的衣服底下,右側胸膛,一道同樣黑色,但帶著惡意的紋路漸漸浮現,佔據了一小塊的皮膚,若是仔細感覺,那氣息,就像是正面對昊識的怪物──瘴。

沒有時間去感覺自己身上的異狀,瘴乾脆的甩開被擒住的雙胞胎,閃過兩道攻擊,空出來雙手槌在凌空的昊識身上,把他甩到教學樓上。

「……噗咳!」口中發出了痛苦的聲音,順著牆壁滑落到地上,勉強用判官筆撐住身體,卻看見了令其失控咆嘯的一幕。

門戶大開,還在位三名青梅竹馬好友擔心的一刻甩開織女,被瘴擒住,塞入那姑且該稱作嘴的裂隙中。

「一刻!」

「一刻!」

「一刻!」

「一刻!」

在場四人的嘶吼撕破了瘴吞下後的歡呼,咆嘯著,昊識單手如持標槍般握住判官筆,投出。

正在歡呼的瘴根本不在意,掃開了飛來的武器,對著昊識呲牙咧嘴,像是示威,又像是在嘲笑,伸出雙手,要吞下眼前這失去武器,又可恨的神使。

來不及收回判官筆,正要取出古書的昊識聽見了身後的聲音。

「無所謂。」像是在和誰說話般,清冷的女聲這麼說。

「只要能救一刻。」淡漠的男生如此說道。

下一瞬間,兩道白刺佔據了昊識的視線,將瘴狠狠的撞開,失去重心的瘴連退幾步,重重的摔在地上。

被少年和少女握在手中、架在肩上的白刺開始拉長,改變形體化為更襯手的武器。

蘇染和蘇冉手執彎刀,刀紋宛如奔雲

在雙生子的臉上,一左一右,相同而相反的,如火燄奔騰的紋路佔據了蘇冉的左臉和蘇染的右臉──神紋。

「神力?可是……」昊識張大眼睛,瞧見了附近那兩塊破碎的石獅「原來如此,形體雖損,但意識尚未消散嗎!」

被白刺打退的瘴重新爬起,發出難聽的嘶吼,身上無數紅點的眼目瞪視少年和少女。

提起手中的彎刀,沒有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湛藍的眼眸灼燒著冰冷的怒火,毫不猶豫的衝向前方──

「「把一刻,還給我們!」」

----------

終於寫到這裡了~~

下一章應該就結束百瘴之夜的劇情了

阿識的神明確實是東嶽大帝,但是卻是在日本因為泰山府君祭的儀式而較為出名

這章透漏了一個小小的,關於阿識的背景,不過可能要到快結局才會完整揭露(手動滑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