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同人文] 【織女同人】地府之子(3/15)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15 00:06: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3-15 00:08 編輯

在那之後,昊識沒有回到旅店,而是一直在大街上徘徊直至入夜。其間一刻和蘇染都有打電話關心,蘇冉也有發送簡訊,但是都被昊識用一句沒事搪塞過去。

「……」

陰鬱的眼神讓週遭的路人紛紛避開昊識,誰也不想和這個散發著陰暗氣息(無意識散出的死氣),眼神陰冷的少年碰上。

聽過蔚可可的敘述後,昊識結合夏墨河知道淨湖的位置、對於自己『看見』的東西的急迫還有聽見蔚可可的話後的態度變化和,推論出──

停下,昊識這麼告誡自己。

成為泰山府君的神使已經八年有餘,但是在上高中之前,府君從不讓他接觸任何和地府事務相關的事情,即使是神使的職責都是在國中之後才開始教導。關於生死的權柄,也是去年才開始學習的。

不過由於幼年時長時間生活在地府的緣故,對於生死之事昊識是非常尊重,對於逝者,昊識也抱持著敬重的心思。當然,怨靈例外。

但是對於親友的生死,好友家人的生死,如何面對這些事情,昊識一直沒有體會。直到近一個月前,聽聞一刻出車禍後,第一次對死亡感到畏懼,那也是他第一次使用府君侍者這個身份的特權,在林槐身上下了記號,讓判官和鬼差們『好好招待』。

但是如何面對自己身邊的人的死,亦或是如何看待好友親友的死,一直是昊識沒有接觸過的事。

再加上蔚可可那不尊重死者的發言,讓昊識的情緒陷入複雜的糾結。

作為一個路人來說,蔚可可的想法並不能說是錯誤,但是對昊識來說,那是對死者的不尊重,甚至有些看輕了生死之事的重量。

如果蔚可可說漏嘴的,關於命案的事是真的,那麼那股怨氣也不會難以理解,但是淨湖的神氣究竟從何而來?若是淨湖真有守護神,那為何祂不阻止事件的發生?五年前的死者,和夏墨河的關係……

再次打斷自己的思緒,深邃的眼神帶著幾分茫然,走進便利商店買了罐可樂後一飲而盡,丟掉手中的空罐,繼續漫步在大街上。

隨著周圍的行人越來越少,灌木叢和樹木越多,昊識這才意識到自己走進了山裡,而且看著周圍的景色,已經過了澄湖,接近淨湖邊緣了。

索性就再上去看一次吧。這麼想著,昊識繼續向前進。

但沒走幾步昊識就聽見了交談的聲音。

「小姐,真是太巧了,沒想到我們又再次碰面!」

沒有聽過,但是顯得很是輕浮散漫的男生聲。

「我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巧。不過我有事要忙,能不能請你們讓我先過去?」

夏墨河的聲音傳來,穿著女裝被人搭訕了?昊識猜想,並繼續向前邁步。

「忙?是忙著跟人約會嗎?不過也沒有看見你男朋友,在著之前就讓我們陪妳吧!」男聲的語氣微微揚起,帶著興喜的語氣說道,「別看這裡白天漂亮,晚上啊,可是會有鬼出現的。」

「鬼?」夏墨河的聲音變了調,快要接近的昊識也停下腳步,側耳聽起了男聲的話語。

「沒錯,這裡以前曾死過人,像妳這種外地來的,一定什麼都不知道吧?」

這時有兩道男聲附和著說道。

「那件事可嚇人了,分屍呢!居然有女孩子被分屍扔到淨湖這裡!」

「從那件事後,淨湖有時候就可以見到小女孩的幽靈。像我朋友的堂弟就曾看過,嚇死他了。」

「小女孩?」夏墨河的聲音很輕,但是話語中醞釀著某中陰暗,昊識略感不妙,正要再次邁步,卻被接下來的對話止住腳步。

「因為幾年前死掉的就是一個小女孩嘛。」

「白癡,是五年前。聽說她的眼睛被挖走,腳還被砍斷,所以有時候這裡會出現一個血淋淋的小女孩,說『大哥哥,你有看到我的眼睛和腳嗎?沒有的話──就把你的給我吧!』」最後一句話是一開始聽見的男聲所說,在最後時突然拉高音量,嚇到了其餘兩位。

如果有人此刻在昊識身邊的話一定會被嚇到,眼神深沉,面色鐵青,如同隨時會爆起殺人一樣。

「小姐沒事吧?有沒有嚇到妳?」少年的聲音中仍帶著嘻笑。

「嘲笑死去之人,真的如此有趣嗎?」夏墨河的聲音如同刀刃,帶著刺骨的寒意。

昊識鐵青的臉,邁開腳步,出現在四人的視線中。

「朝弄死者,很有趣嗎?奚落已死之人的怨念、憎恨,很有趣嗎?」帶著森冷的語氣,昊識出現在夏墨河身邊。

漆黑的眼眸中帶著深邃的黑暗,瞳孔中泛起了陣陣幽光,怒火讓逸散在身周的死氣更加旺盛,臉頰、手臂上,黑色的神紋隱隱浮現。

看不見死氣的三名少年只覺得瞬間開始發冷,眼前這個黑髮少年的眼睛還泛起了黑色的幽光,明明是黑夜,卻能夠清楚看見如同水面漣漪一樣的黑暗,臉頰上還有刺青一樣的紋路,還會……發光?

深感不妙的三名少年帶著慌亂,話也沒有說清就匆忙的跑了。

「……」看著少年慌亂離去的背影,昊識深深呼吸,撫平情緒後轉過頭,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對著夏墨河開口,「抱歉……墨河,沒有打擾到你吧。」

「不,謝謝你了,識同學。」夏墨河帶著一貫溫和的微笑,「如果不是你幫我解圍,可能真的會打起來吧。」

昊識看了夏墨河神紋浮現的手臂和緊握的拳頭一眼,「……如果要動手,我可以幫忙,對已逝者的不敬……是大忌。」

夏墨河回以溫和的笑容,臉上的表情已經看不出異狀。

「不過,這個時候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啊……這個啊……」夏墨河露出微笑,「織女大人發現這裡有在思薇曾經發現過的仙氣,所以帶著我們決定來這裡探查看看。」

「等等?織女大人來了?我們?」昊識滿頭問號的看著夏墨河。

「似乎是請江言一同學載她過來的。另外,除了我以外,尤里、一刻同學和兩位蘇同學都來了。」

「好吧……」昊識扶額嘆息,「不過仙氣嗎?我倒是有注意到,這裡有神氣,至少可以肯定,有神明或是神使長期居留。織女大人認為可能會是同一人嗎?」

這時,一刻的聲音從夏墨河背後傳來。

「夏墨河!」

小跑過來的一刻看見昊識,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

「阿識?」

「散步散到這裡,剛好遇上墨河。」昊識聳聳肩,沒有多說什麼。

不過下一瞬間,三人都臉色大變。強烈濃郁的妖氣逸散開來,樹林裡,如同野獸的嘶吼聲傳來,七個漆黑身軀,血紅雙眼的怪物緩緩而出。

「瘴……」

「而且還有七隻……」

「靠杯啊……」一刻為三人所看見的景象用一句話做了總結。

──────────
抱歉拖了這麼久……
本來這章上禮拜就要上傳的,但是因為功課實在太多,只完成了一半,剩下的……
對,拖了一週
再次抱歉,以後會盡量維持正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3 22:03:03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織女同人】地府之子(3/23)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3-23 22:04 編輯

「感謝一刻你幫我總結了啊……」昊識看著眼前從樹林中走出來的七隻瘴,表情變的十分難看。

這時,走在周圍,感受到妖氣的蘇染、蘇冉、尤里還有織女紛紛趕到。

「這是……」

「同時有七隻瘴……」

昊識和夏墨河看著七個尚未完全變形的怪物,認出了其中三人,是剛才騷擾夏墨河(自己)的男學生,另外兩男兩女則是完全的生面孔。

雖然對於到底發生了什麼才能讓剛才還沒有欲線的三人瞬間長出欲線,還到能夠釣起瘴的程度很好奇,但是現在的狀況不容多想,還是專心放在眼前的戰鬥上。

幾人將沒有戰力的織女護在身後,眼神注視著眼前被瘴寄生的人。

我,宮一刻,發誓對織女奉獻出真心、忠誠,在此說出我願意──指令,戰鬥。

陰陽前使,開闢道路──汝等自地府而出,陰兵聽令!」

一刻和昊識開始展露神紋,取出自己的武器,蘇染和蘇冉臉上紅雲奔騰,染著紅紋的長刀瞬間握在手上,夏墨河的指間纏繞上潔白的絲線,尤里抱著鐵色的大剪刀,站在織女身後。

從筆記上撕下的紙頁飛揚,幾道黑色的枯骨身影守在織女身前,手上握著簡單的刀劍武器。

「要來了──尤里,結界!」

「神使……該死的神使……討厭的味道──!」

昊識看著眼前開始退去人型的瘴,對守在織女身邊的尤里喝到,同時提起判官筆,一個「拘」字飛快成型,困住了其中一隻瘴的動作,同時對上了另一隻瘴。

隨著尤里架設結界,一刻和蘇氏姊弟雙雙出擊,蘇氏姊弟雙刀帶著焰光交錯,牽制三隻瘴,一刻一人和兩隻纏鬥,白針如電光疾馳,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又一道鮮明的閃光,夏墨河時不時用絲線打亂瘴的動作,給幾人製造進攻空間。

昊識手中的判官筆時而勾勒,時而撇捺,如同真的在寫書法一樣。

但是就在眾人酣戰時,最開始被昊識控制住的那隻瘴已經開始脫離「拘」的控制,向著織女和尤里衝去。

「啊──!為什麼是這邊啊!」

線之式之二,定影!

雪白的絲線劃破夜色,拘束住瘴的動作,枯骨兵的攻擊,讓牠倒在地上,完全動彈不得。

隨著這次攻擊結束,本就脆弱的枯骨兵化作零星的碎光,消失在夜色中。

接著,鐵色的大剪刀喀擦一聲,將瘴的身上開出一個大裂口。

甩了甩判官筆,像是要甩掉根本不存在的血跡,昊識向著織女的方向看去。他已經收拾完自己手邊的這隻瘴。

接著一刻和蘇染蘇冉也揮出最後一擊,收掉了各自面對的瘴。

六名男女漸漸的回復成人類的樣貌。

「尤里,如果我是你,這時候應該是喀擦一下,讓牠腦袋搬家。」

昊識說著,手還在脖子前做了個剪刀的手勢。

「可是……剪掉頭什麼的,感覺有點可怕啊……」尤里撓著腦袋,乾笑著說道。

看著地上已經逐漸回復人型的六名少年少女,夏墨河若有所思的說到,「我想,這些瘴約在這裡開趴的機率應該不大。」

「……不,是根本不可能吧……」昊識說道,同時看向正若有所思的織女,「織女大人……?」

平常總是會興致高昂的加入對話的織女這次卻反常的沒有說話,而是一直看著地上的瘴。

「妳在看什麼……瘴──!」

這時,幾人都注意到,剛才被尤里擊倒瘴,並沒有消失變回人型,而是開始掙扎,然後暴起、分裂,從一變六,圍著織女和尤里。

「──該死!」

「織女大人!」

「尤里!」

顧不得有可能被其他瘴攻擊,幾人紛紛出手,想要將織女和尤里帶出包圍。

線之式之八,蛛網!

「汝等自地府而出──陰兵聽令!

有著遠距手段的夏墨河和昊識手腳最快,白線和紙頁飛出。但這時夏墨河卻突然重心不穩,接著,失重感傳遍全身。

「──墨河!」

「部下二號!」

一隻分裂出來的瘴伸出觸手,捲住夏墨河的腳,將他甩到半空中。

夏墨河看著逐漸逼近的幽綠色的湖面,還來不及反應,突然間,平靜的湖面炸起波浪,將夏墨河安然的送到岸上。看著這一幕,淨湖的守護神傳說閃過眾人的腦海。

事情還沒結束,於此同時,一道碧綠的光芒竄向高空,吸引了瘴和幾人的注意,然後分裂並出十數道細小綠芒,射向瘴,同時,另一道帶著深綠光芒的矯健身影閃電般插入戰圈之中,手中兩道帶著綠光所劃過之處都帶起飛濺的鮮血。

沒幾息的工夫,地上已經躺了六隻瘴,腥臭的血液從切口流出,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昊識看著被血泊浸染的土地,臉上露出一絲不快,手中判官筆一揮,畫出了一道圓弧,開始收縮,吸收了血液。

「唔喔,只有一箭果然不夠。」清脆充滿活力,會讓人聯想到小動物的女聲從上方響起,聲音從架設在湖邊的路燈頂上落下,光線的關係,並沒有看清她的臉,但能看見她手上拿著一副閃爍著碧綠光芒的長弓。

「一開始就該拿出實力,毋須因為對方弱小就手下留情。」路燈下,方才閃過的身影平淡的開口,少年冷淡梆硬的聲線,像是學校裡不講人情的風紀股長,手上持著一對雙劍,上面有著如植物一般蜿蜒的深綠花紋。

「那還不簡單!」隨著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少女舉起長弓,彎弓搭箭,再次射出碧綠的箭矢,給了地上奄奄一息的瘴最後一擊。

同時從路登上跳下,一腳踩碎了還沒完全消退的瘴的腦袋,濺出一地鮮血,「這樣就沒有手下留情了吧!」

「──哼?原來如此──」突然之間,昊識輕笑出聲,說出了令人詫異的話,「──淨湖守護神的神使嗎?」

「阿識?」

「阿識?」

一刻露出疑惑的表情,夏墨河若有所思,蘇染和蘇冉則是默然不語,而織女在聽見昊識的話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所以說,你們也是神使,」夏墨河看著兩人,神色帶著驚訝與複雜,「……蔚可可,蔚商白。」

站在昊識等人眼前的少年少女,兩人手上皆有著神紋,從中指到手背,一人深綠,一人淺綠。

「……誰?」一刻有些遲疑,「小毛病」讓他在認人上有嚴重的障礙。

「對夏墨河一見鍾情的那個女生。」知道好友毛病的蘇染淡淡的提醒道。

一刻回憶起下午的事,愕然說到「你們也是神使?」

「這是我要說的吧!一、二、三、四、五、六……哥!他們全部都是神使欸!」少年正要開口,下午曾有一面之緣的蔚可可就搶先出聲。

「我有眼睛,可可。」少年──蔚商白淡淡的說道。

「部下三號,不要太大驚小怪了。」織女挺著胸說道,「妾身早就跟你說過,世間神明不只妾身一位,神使也不會只有一人,都跟阿識相處那麼久了,怎麼還是這麼浮躁呢。」說著,又看向蔚商白

「妾身下午果然沒有看錯,你身上有他神給予的神力。」

聽到織女的話,一刻豎起眉頭問道。「下午?什麼時候?」

「那個時候一刻你不在啦!」織女敷衍的揮揮手「一直追問只會讓女人覺得厭煩。」

「厭你……」一刻壓下心中的火氣「妳知道這裡有其他神使妳幹嘛不說!」

「你又沒有問妾身,妾身怎麼知道?」織女理直氣壯的挺起胸膛。

「問妳妹……老子根本知道是要問幾點!」壓不住火氣的一刻表情猙獰的看著織女,「妳她媽哪時候才能學會有情報要先呈報!妳這乾扁四季豆蘿莉!」

「太失禮了!一刻!你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可愛的四季豆!」織女氣呼呼的向一刻撲過去。

「啊……織女大人!一刻大哥!」尤里慌忙的要攔住兩人,避免他們真的打起來。

「冷靜,一刻。」蘇染說。

「她是你上司。」蘇冉說。

昊識和夏墨河看著這一幕,臉上都露出無奈但溫和的笑容。

「織女大人……上司……」一旁的蔚可可聽著幾人的對話,默默念著,似乎是想到什麼,扯住蔚商白的袖子。「哥!哥!那個小女孩是織女!牛郎織女中的織女,不是什麼無名神誒!」

「無名神」三個字出來,在場的氣氛突然變的有些凝重。

一刻和織女也停下了互掐的動作。

「妳知道無名神的意思?」織女疑惑的看著蔚可可,「即使是吾等同伴,也應該不會告知神使此事。除非……賜予汝等神力的正是無名神?」

「妳怎麼知道!我們淨湖……」蔚可可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蔚商白捂住嘴。

「深夜時刻,幾位造訪淨湖是為何事?」少年的話中帶著冷淡和壓抑,隱隱有驅趕之意,似乎不願在跟幾人多說。

昊識上前一步,站在蔚商白面前,「我們希望能拜見一下淨湖的守護神,有事想要請教。」

「若是這樣,恐怕各位要失望了,」蔚商白一下繃住了臉,態度轉為強硬「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未曾露面,連我們兄妹都不見,無論我們如何呼喚。如今時間已晚,恕我們先行離開。」說完,便拉著還有話想說的蔚可可離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