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織女同人】地府之子(3/15)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2-5 03:31: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2-5 03:36 編輯

章之五


獲得了石獅力量而浮現神紋的雙胞胎就像是出閘的猛獸,動作迅速俐落且狠戾。

一個照面就砍了瘴的兩隻手臂,並且在後續的幾分鐘裡持續給瘴的身上添加傷口,昊識根本不用動手──或者說根本沒辦法加入戰場,只能坐在織女身邊休息,儘可能的恢復身體,手中握著已經拿回來,恢復成正常大小的判官筆。

「媽耶……我怎麼不知道你們這麼能打……」比起提問更像是呢喃,對於自家好友們的認知刷新的昊識重新站起身,身上的神紋再次亮起光芒。

雙子的動作還在繼續,但是瘴的動作卻出現了異常。

碩大的身軀停滯,開始扭曲,身上浮現一張張的人臉發出了帶著疑惑的慘叫。

『怎麼了?』

『怎麼了?』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

扭曲的聲音和動作讓蘇染和蘇冉停下進攻,身上裂開如嘴的縫中透出點點橘光。

「有趣了……」昊識提起判官筆和古書,做好接續作戰的準備。

「怎麼了?」

「事情不對勁。」

「對哪邊有利?我們?他們?」

「我猜我們。」

注意到異常的雙胞胎快速的交換意見,默契的分別提起彎刀,一左一右向著瘴的腹部刺入,伸出手,分別抓住裂口兩端,揭開裂口,裡面赫然是手持白針,扛著江言一的一刻。

「哈……天啊,居然硬是把宿主扯出來了嗎,真不愧是你啊一刻!」昊識咧嘴而笑,揚起判官筆在地上寫下了「拘」字,化作流光鑽入瘴體內,卻沒有引起任何反應,甚至沒人注意到他的動作。

「快離開那隻瘴!」織女突然叫道。

眾人這才發現,失去江言一這個宿主的瘴正在崩解,化作腐爛般的黑泥,在地上流淌。

「靠……這根本是阿伯霍斯(注)吧……」看眼前噁心的畫面,昊識扭曲著臉說道。

幾人不斷向後退,想要拉開和黑泥的距離。

「快向上跳!」回過頭,看見浮在半空中的織女叫喊道。

「老子又不像妳會飛,跳上去是要幹嘛?」一刻一邊嘗試用白針掃開逼近的黑泥一邊說道。

「囉唆!」織女叫道,聲音有和其童稚的外表不符的威嚴「妾身說跳就跳,現在立刻跳!」

也許是被那份魄力所震懾,眾人同時跳起。

線之式之八,蛛網!

一道聲音在眾人跳起後響起,白線編織的大網阻攔重力將人向下拉扯的力量,使眾人立在上面。

「謝啦,墨河。」握著判官筆的昊識對站在線網另一端,身形優雅,長相中性清秀的少年說道。

「不會,我才是,支援來晚了。」

「夏墨河……?」一刻呆滯的看著對方「……你是男的?」

他千萬沒想到,自己昨晚有一面之緣的正妹居然會是男性。

昊識聽見一刻驚訝的話語,開始哈哈大笑。

「笨蛋白毛,夏墨河又沒有說過自己是女的。」喜鵲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恢復成巴掌大小的她撲著翅膀飛到織女頭上。

聞言,一刻的臉色更加難看。

「女裝只是我個人無傷大雅的興趣,有時也會換回男裝,請不用在意。」說著,看向蘇染和蘇冉,彎起微笑「蘇染和蘇冉,你們姊弟在學校也很有名,但我沒想到你們也有神紋。」

「那是因為我和左邊的借力量給他們。」在對話間,兩道白光分別落到蘇冉和蘇染的肩上,化作石獅的外貌,在蘇染肩上那隻開口說道。

「反正我和右邊的也撐不了多久,不如就別浪費了。」蘇冉肩上的石獅也開口說道「只是沒想到這兩娃兒天生靈力高。」

一刻複雜的看了看佔據青梅竹馬臉頰的神紋,又看了看自己的無名指,神情複雜,一旁的喜鵲吹了聲口哨,掩著嘴嗤嗤笑著。

「神紋的大小不代表力量,一刻。」在場的神使中,神紋面積最大的昊識說道「就算是我也辦不到把瘴的宿主從體內扯出來這種事。」

「那位侍者說的不錯,這種事確實未曾聽聞。」蘇染肩上的石獅說道。

兩隻石獅跳到線網上,向織女低頭致意。

「大人,感謝妳在吾等最難堪時仍願給予吾等敬意。」

「侍者大人,感謝你對底下魂魄的控制,若非汝的作為,吾等恐怕會抽不出身,一並被捲入。」又看向昊識,向他點頭。

「這是我的職責。」昊識躬身回禮。

「「人類的孩子,約定達成了。」」兩隻石獅同時開口「「你們借吾等身體,吾等殘存的力量將直接歸予你們。」」

「能夠痛毆瘴實在很過癮。」兩隻石獅咧嘴而笑「難得能幹這麼刺激的事。」

「「所以,吾等要去盡最後的職責了。」」

「請一路好走,我以府君侍者之名,向兩位獻上祝福和尊敬。」

「「感謝。」」

這時,底下的黑泥從中間開始塌陷,且速度越來越快,在中間露出的洞中,無數蒼白的手臂爭扎著,伴隨一張張散發出哀嚎和咒詛的人臉浮現,污穢且腐朽的氣息瀰漫出來。

「織女大人。」夏墨河握緊手中的線,情緒開始緊繃起來,不只他,一刻,蘇染和蘇冉也都握緊手中的武器。

「這不是你們能處理的事。」織女嚴肅的說「就算是阿識也不一定能夠處理。」

「......就算是身為侍者的我,要處理這麼大規模的,也有難度,我終究不是府君……」昊識雖然沒有特別反應,但是眼神中還是透露出謹慎的視線,掃視地下。

「那是鬼、是惡鬼,一群恨不得拉著別人一起痛苦的惡鬼!就算是死人味的傢伙都有可能被捲進去。」喜鵲撲著翅膀坐到昊識頭上,掩唇輕聲說道。

「「那是吾等的工作」」兩隻石獅異口同聲的咆吼,從線網上一躍而下。

身形化作白光,衝向黑洞中心。

從黑洞深處,一抹艷紅出現,然後開始擴大,逐漸取代了散發著怨氣的人臉和蒼白的手臂。

曼珠沙華鋪前路,引入黃泉進十殿。孟婆面前一碗水,五十年後又見花。

像是在吟唱某句經文般,昊識躬身向著兩隻石獅致敬,同時開口低吟。

這時,蘇染和蘇冉突然跪下,一刻趕忙靠近。

「蘇染?蘇冉?」

「沒事。」蘇染說,推了推眼鏡,重新站起來「只是……突然站不穩。」

「跟他們消失有關,我猜。」蘇冉說。

「沒事,只是賦予力量的神消失而感到的不適。」昊識淡淡的說,但是聲音中有說不出的不安「曼珠沙華,彼岸花,那是指引死者進入地府,接受十殿閻君審判的沿路花。」

「所以……那些鬼都已經走了?」

「……不!」昊識突然出聲,聲音帶著驚慌。

「那兩隻石獅的力量不夠,沒封好!」喜鵲尖叫出聲。

未被完全封印的亡靈開始四竄,但是負責鎮守的石獅已經消散。

織女的眼睛在幾人之間打量,要取回神的力量去鎮壓,但是昊識的手按在她肩上。

「我來吧,織女大人。」

「阿識?」

「這是我的工作,怎麼能讓織女大人妳搶了我的工作呢?」

「但是,阿識你現在只是『侍者』而不是『使者』,若是強行送靈的話……」

「請放心吧,織女大人,我沒有要送靈,而是遣返他們。」說完,昊識站起身,從網上跳下,不再讓織女有機會開口。

從手中拋出的古書飛速翻動,漂浮在黑泥前幾公分,從線網上跳下去的昊識雙腳踏在古書上,眼神平靜。

舉起判官筆,開始描繪圖形,同時口中吐出帶著力量和陰氣的話語。

此地為生者之地,汝等死而有冤、有怨,皆非此地之人所為,但有冤屈,皆至十殿閻君前申告,而非在此肆意妄為。

判官筆勾勒出一扇門扉,上面有著繁華的紋路,帶著陰鬱而幽暗的氣息。

鬼門已開,汝等,盡歸地府。有違者,殺。永世不得超生。

帶著怨念的鬼魂開始暴動,掙脫了石獅的封印,爭先恐後的向著「門」衝去。

緩緩打開的門中,隱約可見兩道身影,身材壯碩,但長著非人的頭顱。

「牛頭,馬面,拜託兩位了。」

「請放心,侍者大人。」

「既然已歸入地府,就不會讓他們再次出來為禍的。」

「不管怎麼說,有勞了。」

在線網上,夏墨河有些驚訝的向織女問到。

「織女大人,識同學他是……」

「說起來,墨河你不知道呢。阿識他是泰山府君的神使,加上一些特殊原因,他有著『府君的侍從』這個身份,他是侍奉於泰山府君身側的侍者,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泰山府君,所以那兩隻石獅和牛頭馬面才會對他抱有尊敬。」織女說著,但是眼睛從沒離開昊識身上,看著昊識身周開始越發淡薄的神力氣息,心中開始泛起不安。

隨著最後一道鬼魂帶起的黑氣進入門中,門也緩緩關上。

地上的黑泥已經消失殆盡,完全沒有存在過的跡象。

「阿識!」

一刻從網上跳下,向著昊識揮手,但是下一瞬間他的聲音就轉為大叫。

昊識從書上站到地面,先是一個踉蹌,然後是武器消失,最後像是失去意識一樣向著地面撲倒。

「喂!阿識!」一刻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攙住距離地面剩沒幾公分的昊識。

「別叫了,白毛阿呆,那個傢伙只是神力過度消耗罷了。」喜鵲恢復成人體型,扶著織女從網上下來,對著一刻說道。

織女一落地就蹬著兩隻小腿跑到昊識身邊,仔細檢查他的狀況。

「……好險,只是神力消耗過度,沒有被死氣侵蝕。」

「咳咳,抱歉……還是有些勉強了……」睜開眼,昊識對扶著自己的一刻和圍在身邊的織女露出微笑,想要撐起身表達自己沒事,卻被織女一把壓回去。

「部下三號,給妾身按住阿識,太亂來了!居然以神使的身分去開啟鬼門!」

「織女大人……我……」

「閉嘴!」

「……」

看著已經氣壞了的織女,昊識乖乖的閉上嘴,看著織女給自己做檢查。

「……好了,沒有大問題,但是得要靜養半個月。」

「半個月!我……」昊識剛要抗議,就被織女用一句話堵了回去。

「或是妾身現在就把冬月叫回來!」

「我選半個月。」

看著瞬間變得乖巧的昊識,織女滿意的點點頭。

「這才對嘛!」拍拍手,織女看向其他人「好啦,該回家的就各自回去吧!」

「那……他……江言一呢?」一刻用了幾秒才想起江言一的名字。

「被瘴生過的人,有的會忘記有的則會──」夏墨河中性的嗓音向一刻說明。

「記得清清楚楚。」不屬於夏墨河的冷淡男聲說道。

「醒了?想忘掉那些不算太愉快的回憶嗎?我可以幫忙。」昊識說道,手上凝聚起黑色的光芒,下一刻就被織女拍散。

「妾身說過了,好好休息!」

「好吧,你要等兩個禮拜。」

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江言一說道。

「不,不用幫我消除記憶,免得我忘記一些蠢事。」他看向一刻「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在瘴的體內時,江言一和一刻有過對話,那時江言一才知道一刻不善記人的毛病。

「該死……我看你是很想讓我來幫你消去記憶……」

「一刻,想揍人我可以幫忙,但不是現在,有人來了。」就算不是對異常的存在,蘇冉的聽力依舊很好。

「有人那裡嗎!」

「先走。」

「好。」

「好。」

「那我就帶著織女大人先離開啦!」喜鵲說著,撲著翅膀,抱起織女就向天上飛竄,很快就消失無蹤。

「嘿咻……」撐起身,昊識站穩腳步「那,我也先撤退啦。」

「阿識……你身體還能動嗎?」一刻關心的問到。

「沒事的,我還沒那麼虛。」

「……路上小心。」

揮了揮手代替回答,昊識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街道盡頭。

「那我也先離開了,一刻同學、蘇染同學、蘇冉同學。」接著,夏墨河也先行離開。

一刻轉頭看向還半作在地上的江言一。

「你……」一刻打量了一下他「先去我家吧,你這樣子也不好回家吧。」

「……好。」

這之後,江言一見到一刻堂姐宮莉奈而對其一見鍾情,展開追求的事情,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居然搞的這麼狼狽啊。」穩重、淡然,帶著上位者氣質的女聲出現在昊識身後。

此刻的昊識手扶著牆,步履蹣跚,臉上的笑容已經不復存在,只剩下倦怠和濃厚的不適感。

「居然昏過去了……該說真不愧是這小子,居然站著昏倒。」見昊識沒有反應的女子走到昊識身後,這才發現他已經失去意識「而且封印有松動的跡象……這種情況下還能開啟鬼門,真不愧是我的『侍者』啊……」

像是扛起貨物一樣將昊識扛在肩上,女子向著昊識的家走去,透過路燈微弱的黃光可見女子的身影。

高挑的身材,身著黑色繡著金色龍紋的旗袍,長長的黑髮束成馬尾,從搖曳的髮絲間,雪白的脖頸一閃而逝,就算只看背影就能斷定,絕對屬於美人。
----------
注:不淨之源,阿伯霍斯,出自克蘇魯神話【七個詛咒】外型是膠狀的不明物質,存在於一塊地面的凹陷中,會不斷的產生名為阿伯霍斯之子的怪物,並且會將自己所不滿意的孩子拖回體內,消化後誕生新的阿伯霍斯之子。
----------
這章拖的有點久,主要是前天跑去和朋友打牌(笑)......是說現在還有人在玩遊戲王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5 23:21: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報到! 昊識真的好厲害呀!居然能站著昏倒!!! 至於遊戲王嗎? 當然是覆蓋一張催更卡並結束這回合囉!(可以這樣催更嗎?(歪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1 16:40: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厲害!!不過會有感情線嗎?好期待~~

點評

感情線會有的,不過要比較後面了  發表於 2020-2-12 23: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2 23:26:23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幾天在玩1000片拼圖……真的燒腦。

現在才想起來,我還沒寫人設來著……呵呵

────────────

姓名:昊識

性別:男

契約神:東嶽大帝(泰山府君,以冬月為名)

武器:判官筆(可拉長至接近長槍)、無名古書

能力:判別生死、使役特定咒符

角色說明:幼年時在地府成長,直至六歲被送到人間,小學時期認識一刻、蘇冉、蘇染,很早就成為神使,但是到國中才開始練習戰鬥,經驗相對充足,但缺乏實戰。體力中等,不適合長久戰。



番外 地府日常1

地府這幾日過得不太平靜,從幾日前地府最高神──東嶽大帝不知從哪帶了一個小孩回來後,地府上下都在為了如何照顧這孩子而傷透腦筋。

所幸這孩子不哭也不鬧,反倒是安靜的讓人害怕。

打開書房的大門,古樸的書香氣息撲面而來,身穿黑金配色華麗漢服的女子看著裡面那一抹嬌小的身影問到。

「識,你要什麼?」

「我要,拿書……」小男孩站在書架前奮力的伸長手臂,踮起腳尖,卻還是拿不到自己要拿的書。

靠上前,將男孩手掌方向的書取下,書名寫著<<七夕的由來>>。

「怎麼會突然想看這個?」

「其他的都看完了,還有……謝謝。」男孩的聲音冷淡、平緩,沒有絲毫起伏。

「有需要再叫我,我就在隔壁。」女子也不在意男孩有些無禮的態度,若是一出生就被交給一個不是自己父母的人照顧,任誰都會是這樣的。

「……好。謝謝。」

「冬月~~妾身來找妳玩囉!」軟糯的女聲傳來,光聽聲音就能想像出一道嬌媚可愛的蘿莉身影。

「我先走了,我就在隔壁。」

「嗯。」點點頭,男孩就直接席地而坐,攤開書進入文字的海洋中。

看著安靜平穩的男孩,冬月臉上帶著微笑,退出房間,悄聲的關上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9 10:11:3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是新讀者喔
期待下次的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0 21:41: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2-20 21:43 編輯

無明神和地獄神使 章之一


今日的地府有些喧鬧,泰山府君的宮殿中不斷的傳出各種爆裂和碰撞聲。

「汝等自地府而出──陰兵聽令!」

從筆記撕下的紙張飛出,化作數個骷髏士兵的虛影。

「太慢了!」

身穿旗袍的女子揚腿一掃,直接摧垮了虛影。

「慢的人是妳!」

雙腿扎馬,長槍平掃,直直刺出,卻堪堪擦過旗袍的邊角,女子已經繞身到了身後,抬手,一掌就要拍下。

「門戶大開啊!」

「門戶大開的人是妳!」

身形潰散,化作觸手般的黑影纏繞住女子。

「結束了!」

彷彿是掀開一層薄紗,少年的身影出現,長槍直刺──

「還是太慢了!」

已然掙開束縛的女子躲過了長槍,握住槍桿,抬腿把少年踹了出去。

「現在的你想跟余玩幻術還是太弱了一點,至少先把無名書上的術式練好再來吧!」

「……下手還是這麼重啊……府君。」

從上次利英高中的事件以來,已經過去將近人間一個月,從被冬月在路上撿到後就被帶回地府休養,同時增進實力。

只可惜,進度非常緩慢。

「說了多少次,叫余冬月即可。」女子向前幾步,拉起少年「阿識,余知道你急切想增進實力的想法,但是凡事都要循序漸進,好嗎?」

「是……」

「先去休息吧……織女那丫頭傳來訊息,她的神使們似乎有一次旅行,要邀請你卻找不到人,所以托余轉達,余已經答應了,你就一起過去吧,當作是轉換心情。」冬月拍了拍昊識的頭,眼神中帶著溫柔,從衣服中抽出一封信件,遞給昊識。

「我明白了,我今晚就回現世。」

「路上小心。」

「嗯。」

說著,昊識收起縮回判官筆的長槍,接過信,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留在原地的冬月直到聽見昊識關門的聲音後才轉身,看著剛才束縛住自己的黑影,上頭除了地府的死氣外,還帶著一絲絲不屬於神、人的氣息,而是某種妖物的邪氣,但卻完美的和來自她的神氣融合。

「不會是……」轉過頭向昊識的房間看了一眼,冬月抬手除去了痕跡,抿著唇,向自己的寢宮走去。

收拾好隨身物品的昊識利用自身的特權瞬間回到自己在現世的家中。

「這還真是……」看著放在現世沒有帶走的手機裡面滿滿的未接來電,尷尬的笑了笑,很快的回撥電話給蘇染。

「喂?蘇染,嗯,抱歉,我沒有把手機一起帶走。」

「一刻還沒答應?我想你們已經有計畫了?」

「要我幫忙嗎?」

「了解。」

通話結束,昊識放下手機,臉上的表情輕鬆,甚至還帶著幾分看戲的意味。

「蘇染和蘇冉已經全部計畫好了啊……真是辛苦了,一刻。」

說著,回到房間收拾行李,準備明日的出遊。

翌日早晨,清醒後的昊識拿上行李,到一刻家門前和蘇染、蘇冉碰頭。

「一刻還是不願意?」

「嗯,從昨天開始一共十二通電話,全部都是拒絕,不過我們已經做好預備計畫了。」蘇染推了推眼鏡,眼神閃爍著精明的光采。

「喔?」

「尤里。」蘇冉開口補充。

「原來如此。如果是尤里打的電話一刻不會那麼快掛斷,加上有莉奈姐在旁邊,有超過八成的機率會強行把一刻推出來。」

「九成,還有織女。」

「原來如此,我喜歡。」

說著,尤里和一位身材高挑,帶著大小姐氣息的少女也來到一刻家門口,那是尤里的女友花千穗。

順帶一提,在昊識進入地府休養期間,一刻、夏墨河、蘇冉以交換學生的名義進入思薇女中,追捕另一隻瘴,期間認識了尤里的青梅竹馬花千穗。在事件結束後兩人一起轉入利英。

當然,這些都是蘇染轉述,期間昊識一直呆在地府,根本沒有和外界有任何接觸。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花千穗。」彬彬有禮的大小姐看見初次見面的人立刻打招呼。

「初次見面,我是昊識,叫我阿識就可以了。」昊識笑著回禮,看著花千穗的眼神雖有驚艷,但倒是沒有多少想法。

他對人類的觀念一直有些奇怪,不大在意外貌,而是更加在意性格,也許是受在地府成長影響。

蘇染看向尤里,憨厚的少年立刻取出電話,撥通一刻的家用電話。

電話那頭傳出一刻的咆哮,但是很快就被歡快的女聲取代。

「一刻大哥答應了!」尤里興奮的說道。

「那我就按門鈴了?」

「在確認一次,東西都帶上了。」蘇染再次翻看手上大大小小的包包和提袋。「好了。」

昊識笑著抬手按下門鈴,沒過多久門就被打開,一刻的身影出現在門後,臉上神情呆滯。

「一刻。」站在門口右側的蘇染提高手上的紙袋,「防曬用品、雨傘、雨衣,還有隨身藥劑。」

「換洗衣物、紙內褲」站在左側的蘇冉也提高手上的紙袋,「只要準備人就好了,你。」

幫著蘇染提行李的昊識也揚了揚手上的袋子,嘻笑又無奈的笑了笑。

「零食也不用擔心呢,一刻大哥,小千有做很多餅乾喔!」尤里笑嘻嘻地揮著手,站在他身邊的花千穗有禮的朝一刻點頭。

「你們……」在幾秒鐘壓抑的沉默後,一刻用頹喪的語氣開口,「這效率會不會高的太過分了……」

──────────

咱終於回來了!!!!!!

拖更了呢……

嗯………

沉迷打魔法風雲會……上週去參加m20的新手體驗,然後就……

打了一個禮拜的牌……呵呵……

不過魔風真的好玩,推爆,後半年還會有一次新手體驗,會送一套新手包的牌組,大家都可以去試試,活動是完全免費,只要找有魔風合作的桌遊店都會有相關資訊(工商……並沒有

結論……沉迷打牌的我──有罪!

另外……原作裡面織女是尤里的電話才知道旅遊計畫……到寫完檢查錯字時才發現……只好加上信件的環節,所以可能會有點突兀,就當作織女沒有看過信件,但是府君卻先拆來看了。

還有,第三章裡面的『陰軍聽令!』修改為『陰兵聽令!』

這和後續劇情有關,很重要,所以提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0 22:25:40 | 顯示全部樓層
織女呀~
好久之前看過的書...
還滿好看的...
期待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8 12:58:12 | 顯示全部樓層
湖水鎮的旅館中,花千穗正在幫尤里整理行李,昊識的東西很少,往床邊一放就沒什麼事了。蘇染和蘇冉分別站在一刻的的床邊收拾自己和幫一刻帶上的行李。

看著你儂我儂卻毫無自覺的情侶,昊識深深感到單身的哀痛。

「需要墨鏡嗎?」

「墨鏡?」

蘇染、蘇冉的聲音分別傳來,對著自己兩位的好友問到。同時手上還真的拿出了一副墨鏡。

「不用,謝了。」昊識把視線從尤里和花千穗身上移開,聳了聳肩。

一刻反而看著蘇染皺起眉「你們東西也帶的太齊全了吧?」坐起身,卻看見空無一物的沙發「我的東西呢?為啥全不見了?」

「他們全幫你收好了。」昊識從床上起身,披上外套。

「在你看著尤里他們的時候。」蘇染補充道。

「我要和尤里他們一起出去。你呢?」

昊識慢慢向著門邊走去,一邊向一刻問到。

「要去哪裡你們自己去,我要補眠,誰吵我就走著瞧。」說完,一刻翻身拉起被子蓋過腦袋。

「好吧。你們呢?」昊識看向雙子。

兩人無聲的指了指躺在床上的一刻,昊識擺擺手,表示理解後就跟上尤里已經離開房間,快聽不見聲音的腳步。

不過幾分鐘後,昊識又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了。

「哈……跟在情侶身邊真是一種折磨……」

原本跟在尤里和花千穗身後,但是前面肆無忌憚的閃光彈讓昊識受不住,開始後悔為什麼不接過蘇冉手上的墨鏡。隨後找了個理由先獨自離開。

走在路上的昊識突然看見一抹穿著潔白衣裙的熟悉身影。

「那是……墨河?」

想起表示有事而無法參加這次旅行的友人,卻在這裡看見及其相似的身影,停頓幾秒後,昊識決定跟上去看看。

看著走在前面身穿女裝的身影,昊識越發肯定自己沒有看錯,眼前那人的確是和自己同為神使,屬於織女的部下二號,夏墨河。

「雖然很好奇……但是……這樣搞的我好像變態……」

為了不被發現,昊識還特地用上了死氣蓋住自身的神力,讓自己不會被夏墨河發覺,隨著夏墨河越走越遠離人群,接近深山,尾隨在後的昊識也越像圖謀不軌的跟蹤狂,而且還是跟蹤一個偽娘的跟蹤狂。

跟在夏墨河背後,來到一座杳無人煙的湖邊,他就這矗立在湖邊。

「這裡是……?」

藏身在草叢中,看了看四周,並不像是旅遊手冊上所說的澄湖周邊的景色,而且附近也沒有什麼正式的道路只有人群往復踩踏所走出來的小徑。

「墨荷……」

這就是所謂當地人才知道的景點嗎?昊識默默的想著,但是又感到奇怪,夏墨河並非湖水鎮出身,又怎麼會知道這處景點?夏墨河又在叫誰?

帶著心中的疑問,昊識繼續默默的跟在他身後。但是很快的,周圍的環境讓昊識不由得皺起眉,眼神帶起了絲絲陰霾。

「這裡是……怎麼回事……濃厚的怨氣……常理來說根本不可能……何況是這種有神氣的地方……」

周圍矛盾的氣息交錯讓昊識眉頭深鎖,神聖之所是不應該有死者的怨念的,即使是地府,在審判廳、刑場或泰山府君的寢宮也不會有死者的怨念。此處雖然沒有游蕩的亡魂,但卻有深厚的怨氣,和這樣有著神氣的場所完全不符。

這時一道有些聒噪,但卻會讓人臉想到小動物的女聲傳來。

「喂,你們再說什麼啊?快點走啦!淨湖就快要到了。」

昊識看向聲音的方向,依稀看見四道人影,其中一道帶著明顯張狂的白髮。

「不會這麼巧吧……」

抱著諸多疑問的昊識,在草叢中悄悄的移動,讓自己看起來是從另一個方向過來。

很快的,白髮的身影注意到了夏墨河,飛奔過來。

「夏墨河?」

「一刻同學?」

接著,昊識從另一個方向的小徑中走出來。「喔呀?這麼巧的嗎?」

「阿識?」

「昊識同學?」

這時跟著一刻過來的三人也趕了過來。

「蘇染、蘇冉?這位是?」

看著一路跑來,還在大口喘氣的陌生棕色卷髮少女,昊識開口問道。

「喔,她叫蔚可可,是本地人,說什麼對夏墨河你……」說到一半,一刻像是想起什麼一樣懵然咬住聲。

想起夏墨河此刻的裝扮,昊識和夏墨河都露出瞭然的表情。

「看起來,墨河的人氣還挺高的?」昊識開口,刻意略去「你」字,想誤導叫做蔚可可的少女,但是聽見她是本地人,昊識看著她的目光帶上一絲深沉。

聞言,夏墨河的臉上露出苦笑,昊識的惡趣味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妳一定夏墨河的姐姐或妹妹對不對!」剛緩過氣的蔚可可沒有聽清幾人的對話,只聽見了名字,興奮的牽住夏墨河的手。

「那個……請問妳是?」夏墨河被少女的熱情嚇到,有些不知所措和疑惑。

「一定是的,絕對是的嘛!」沒有注意到夏墨河的疑惑,蔚可可的臉上閃動光采,她興奮不已的展露笑容,「因為你們超像的,真的超好認的!吶
吶,妳是夏墨河的姐姐還是妹妹?夏墨河有和妳一起來嗎?拜託介紹他給我認識好不好?好不好?」

就在她更進一步的靠近夏墨河前,有兩人同時出手,打斷她。

「好妳嗎啦!」

「小姐,妳太熱情了。」

一刻和昊識因為位置關係,恰好分別拉開蔚可可和夏墨河兩人。

「好過份……妨礙別人戀愛會被馬踢啦!」

「呃,戀愛?」夏墨河終於有機會開口,還沒徹底理解狀況的他問道「如果有人能告訴我發生什麼是的話,我會很感激的。」


一刻本想開口,但是最後還是放手讓蔚可可自己說明。

「報告墨河的姐姐,我是湖水高中一年級的蔚可可,叫我可可就行了。我對墨河一見鍾情,請務必將他介紹給我,我會抱著最認真的心情跟他交往的!」

夏墨河臉上的微笑絲毫未變,他撩了一下髮絲,心平氣和的說道「我是墨河的妹妹。我叫夏墨荷,荷花的荷。」

就在蔚可可在和墨河(墨荷)告白的同時,昊識靠近蘇染和蘇冉,壓低聲音,不讓蔚可可聽見。

「你們有看見或聽見什麼嗎?」

「會這麼問,你有什麼發現嗎?」蘇染回答道。「剛才有看見一道白色的影子,但是不確定是什麼。」

「這個地方有古怪,明明有神氣,說明這裡是神明的居所,再不濟也是半神或老牌神使長期居留才會有如此氣息。但除了神氣,這裡還有濃厚的怨念,絕對是屬於死者的憤恨,但是卻又沒有亡魂,這才是奇怪的地方。」昊識側過身,讓有神紋的半身避開蔚可可,手上浮現神紋。「但如果居住此地的神氣來源已經頹喪枯萎,或是遷移,或有人死亡則是這一年到一年半內,這倒是說的通,不過……」

這時,還和夏墨河對話的蔚可可說了一句話讓蘇染和昊識立刻回應。

「小荷,沒想到你也會知道這裡,就讓我來當大家的嚮導,帶著你們遊淨湖一圈吧!淨湖的大小事和傳說我全都一清二楚,所以有問題就儘管來問我!」

「我有問題。剛剛的問題,妳還沒有回答我。」

「我也有問題。」

「剛剛的問題……」蔚可可像是一時想不起來,茫然的眨眨眼睛。

蘇染先開口,「這裡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頓了一秒,蘇染補充道「不好的事。」

「同上,是命案嗎?」昊識壓著嗓音問道,微瞇的眼中有著複雜的思緒。

「……!」蔚可可臉色大變,講不出話,甚至有些手足無措。這樣異常的反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以致於沒有人注意到夏墨河原本溫和的眼神瞬間一變。

「你們怎麼會知……不、不對!才沒有發生什麼命……不好的事呢!」但是沒說完的話和她慌亂的態度已經足夠人去揣測出很多事情了。

蘇染的眼神一凜,正想要追問,卻有人比她快了一步。

向來溫和的夏墨河不知何時站在昊識面前,雙手扯住他的衣領,眼神急切,帶著如火灼燒般的凌厲,嘶吼道「你看見什麼了?」

「告訴我,昊識!」

一刻正要上前,卻被昊識伸手阻止。

「我什麼都沒看見。」昊識平靜的說到,彷彿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衣領正被人扯住「就是沒看見所以才會問。」

昊識說的很保守,但是知道昊識有府君侍者身分的夏墨河聽懂了,雙手無力的垂下,雙腿有些發軟,被昊識扶住。

「小荷?小荷,妳怎麼了?妳還好嗎?」蔚可可擔憂的在夏墨河眼前揮揮手。

「不,什麼事也沒有。」夏墨河很快的回過神來,他收斂起所有的情緒,重新帶上溫和的笑容。「請妳別在意,蔚同學。」

「哎,就說直接叫我可可嘛!」見夏墨河只是笑而不語,蔚可可也只好放棄繼續糾正對方對自己的稱呼。

不過昊識沒有給她太多時間去關注夏墨河。

「所以,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昊識的聲音帶上了幾分急躁,對於恪守府君侍者職責的昊識來說,這裡的異常是必須理清的,否則放任冤魂,甚至是怨靈飄蕩,絕對是破壞地府的規則的。

一刻也追問到「所以這裡到底出過什麼事?妳帶我們來看一座有問題的湖?」和昊識不同,一刻擔心這裡如果真的有什麼的話,會讓蘇染和蘇冉「聽見」和「看見」讓人不舒服的事物。

兩人各有擔憂之處,講話的語氣也越發咄咄逼人。

「我……」蔚可可張了張嘴,不知該如何應對。但是,很快的,她瞪圓雙眸,激動地揮舞著手臂「沒問題!淨湖才沒問題!就算在五年前底卻出過事,但這裡可是有神明大人在,不可能會有任何問題的!」

「神明大人?」昊識皺眉,不僅昊識,一刻和雙胞胎都露出稍微驚訝的神色,而夏墨河在蔚可可說到「五年前」時,眼神閃了閃,但是很快將注意力放回「神明」二字上。

「沒錯,神明大人!」蔚可可的臉上帶著自豪與驕傲,伸展雙臂向著後方的湖泊「她是我們湖水鎮的守護神,雖然沒有廟也沒有神像,但是大家都知道所有的湖都是代表她,有她在,我們鎮上才會平安又繁榮。」

對此,昊識到是有些不可否「是嗎?」

「喂!你不要不相信啊!以前就曾聽人說過他們看見了神明大人。對了,你跟蘇染剛才不是說有看到什麼嗎?說不定就是神明大人。」

蔚可可露出開心的笑容,「你們超幸運的。神明大人一定會守護你們,就像他一直守護鎮上的人一樣!」

昊識卻對少女的興奮視若無睹,他冷然問道「既然如此,又為何會在此處發生命案?」

「唔……」蔚可可的神色一滯,停了幾秒才繼續說到「但是鎮上的人沒事啊!」

她的臉上露出明亮的笑容「神明大人守護了我們,所以出事才是外地人嘛,如果沒有神明大人在,說不定那時遭殃的舊識我們鎮上的女孩子了。嗚啊……這種事光想就覺得恐怖,還好事大家都不認識的人,雖然那個人有點可憐就是了。」

聽見女孩不以為意的話語,昊識眼神沉了下來,抿著唇,隨後不發一語的離開。

同時也離開的還有夏墨河,一刻見到昊識和夏墨河紛紛要走,一個箭步跟上,按住兩人的肩膀。

「阿識,注意安全……不要鬧出人命。」在一刻看來,昊識的狀況明顯不對,此刻的沉默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樣。

「我會的。」不如以往的嬉笑,昊識繃著臉,像是在思考什麼,默默的離去,身影消失在樹林間。

「還有……夏墨河。」

「我只是想起還有點事,一刻同學。」

注意到這邊的蔚可可追了上來「小荷?不是說好我帶妳遊淨湖的嗎?妳要去哪?」

「我有事要做,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夏墨河雖然態度溫和,但明確的表達出「拒絕」的意思。

幾人在後續又說了什麼昊識並不在意,他更在意此處的異常,以及剛才蔚可可無心的話語。

即使知道她不是有意,但是這種對死者不尊重的話語實在是很難讓昊識接受。

「墨河,墨荷……恐怕不是巧合啊……」昊識深深吐了口氣,閉上眼,回頭眺望淨湖的邊緣,泛著幽光的雙眼「看」著淨湖,彷彿可見一條巨大的白蛇,氣若游絲。

「聚一方之地,受居民敬仰的無名神……嗎?」

「在時間的長河下,眾生都將化作歷史的塵埃,既使是高高在上的諸神也是……無死則無生,有死方得生,生死皆有定數,此乃輪迴。」
吟唱著幼年時府君教的詩句,一邊轉身離開。

「但是,沒有人,可以蔑視生死。除了拘魂使者,沒有人可以奪去他人生命。」
眼神暗沉,怒火灼燒的侍者,開始尋找辱滅他人生命的惡人。
----------
終於更了......
好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2 20:58:45 | 顯示全部樓層
3月多了,大大有打算更文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4 23:5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七夜家的殺人鬼 於 2020-3-15 00:18 編輯

當然會更新的,只是網路有夠當,一個小時才上傳,這邊是傳到一半失敗被我用來道歉加說明的......QQ
大學開學一個禮拜,小大一,想當然是幾乎滿課的,空閒時間也有作業要做......
說再多都是藉口,總之,以後盡可能穩定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