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沐月傾塵

[原創文] 源明錄~8/3第一個故事〈精靈之歌〉(8-1) ((持續徵角色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27 17: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搶到凳子!!
沙發被玲搶了我好不甘心(←你在這裡從來沒搶到過沙發吧喂!!
然後我現在要先罷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28 00:31:1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居然沒有發現更新了……(捂臉)

最近又搞出了幾個可愛的孩子,但一直沒空擺上來,堯戈斯的獨白也還沒打完,然後又想出新的故事,我……

……

我想睡覺……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3 20:08: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個故事〈精靈之歌〉(5-2)


  望著眼前爭先恐後恭賀他成為族長的精靈們,孤身站在神殿門口的零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身為一名普通精靈——至少在今天以前仍然是——他從未面對過如此壯觀的景象,除了下意識的點頭與揮手致意外,他幾乎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那麼,孩子,接下來精靈族就交給你了。」


  一片混亂間,創世神溫和的話語猶自在耳邊徘徊,彷如一陣清風輕柔撫過他的耳膜,也稍微喚醒了他遺落於某處的理智,令他總算有餘力處理自己目前面對的情況。


  「那個……可以請各位稍安勿躁,聽我說幾句話嗎?」平日的膽識在此刻似乎都被拋到九霄雲外,聽著自己略帶羞赧的語氣,零不免感到一陣不適,卻又必須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一下子就好,至少讓我發表一下當選感言。」


  新上任的族長都發話了,正沉浸在喜悅中的精靈如何有不服從的道理?不過數秒,原先吵雜的場面頓時平靜下來,在場的所有精靈紛紛翹首以盼,等待族長大人發表自己的第一場演說。


  看著臉上掛滿期待的精靈們,零閉上眼眸深吸了一口氣,待情緒恢復些許平穩後,他才重新睜開眼,面帶微笑地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零,今日很榮幸獲得創世神青睞當上精靈族的族長。日後還請各位不吝指教,讓我能成為更稱職的族長,謝謝大家。」


  語畢,他朝精靈們深深鞠了一個躬,態度親切誠懇,瞬間奪得在場不少族人的好感。霎時,神殿前的廣場再度揚起此起彼落的股掌與歡呼聲,徹底震憾了原先還有些忐忑的零,也使他不自主地落下男兒淚。


  「零,恭喜你。」手中捧著不知從何處生來的花束,楓擠過一群蜂擁而上的精靈,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向他祝賀道:「所以,我現在可以開始為你緊張了嗎?」


  想起方才為了安撫楓開的玩笑,零不禁感到一陣哭笑不得,忍不住再次戲謔道:「來日方長呢,別那麼著急。」


  「也是。」將花束塞入他手中,楓微微一笑,隨即向後退開,把位置留給其他搶著上前道賀的精靈,「那麼,零,我們待會見囉。」


  「等等,楓!」眼看自家竹馬相當隨性地拋下一句話後便將他拋棄,逃跑無效的零只能頭疼的繼續自己面對環繞在身邊的精靈潮。


  待他終於找到機會脫離熱情過度的族人時,天色已近黃昏。一邊按摩由於保持笑容太久而有些僵硬的臉部肌肉,一邊舒展幾乎黏合在一起的筋骨,零帶著一身疲憊出現在與楓約定見面的秘密基地,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已在樹下等候。


  「零,你終於來了。」楓抬手拍了拍身側的空位示意友人落坐,柔和的笑容彷彿從未自他面上消失過,卻總是真摯的驚人,「雖然說過了,不過還是再說一次,零,恭喜你當上族長。」


  「你還敢說,我會現在才出現還不是誰害的?」從善如流的走到他身邊坐下,零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友人,儘管心中鬱悶難解,卻又不能拿對方怎樣,只好報復性的在他肩上重重捶了一拳,沒好氣地笑道:「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恭喜。」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道謝了,那我就勉為其難接受吧。」揉著發疼的肩膀,楓苦笑道:「話說,零,你沒必要打這麼狠吧?」


  「沒辦法,誰叫目前在場的只有你一個呢?」無視於楓控訴的眼神,零起身舒展了下手腳,眼眸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驟然睜大,萎蘼的精神也微微復甦了些。接著,他不斷在原處來回走動,一會蹙眉,一會展顏,一會又低下頭來念念有詞,看得旁側的楓完全一頭霧水。


  「零,你……怎麼了?」在看著自家摯友發瘋似的原地踏步半小時後,楓終於看不下去開口發問:「發燒了嗎?還是開心過度精神失常了?」


  「沒事,我只是在糾結一件事。」焦慮拔著自己的銀色短髮,發現此舉無助於排憂解難後,零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驀然轉頭望向一臉擔憂的楓,毅然決然地問道:「楓,你願意成為我的第一將軍嗎?」


  「第一……將軍?」驟然接收到一個未曾聽過的新名詞,楓仰頭對上友人堅定的視線,疑惑道:「那是什麼?」


  「對了,這件事還沒對外公布。」懊惱地拍了下自己的額頭,零蹲下身,認真的盯著楓粉色的眼眸解釋道:「往後,精靈族終將會被分成六個階層,分別為族長、十二將軍、少主、王族、貴族以及普通精靈,其中族長、王族、貴族是世襲,但除了族長外,其餘兩個並沒有實權,必須遵照族長的命令。十二將軍的地位僅次於族長,是輔助族長處理族務的第一把手,無論何種階層的精靈都有機會擔任。」


  「所以,楓,你的決定是?」


  沉默了半晌,楓第一次在零面前收起笑容,面無表情地問道:「我如果就這樣答應了,不會有走後門的嫌疑吧?」


  「即便我真的選你成為我的第一將軍,我想,恐怕也不會有人認為你是走後門上位的。」明白自家竹馬在精靈族中的普遍評價有多高,實在不願因對方因私情所困而拒絕將自己的才能完全發揮,零嘗試以客觀角度來說服他:「畢竟你的才能我們有目共睹,若不是你不願意參選族長,恐怕今日成為族長的就是你而不是我了。」


  「光是這點,恐怕很難令我相信呢。」一說到公事,楓的態度絲毫不似方才閒聊般輕鬆愉快。他徑直起身走到零的正對面,深邃的粉色眼眸裡掠過一抹智慧的光彩。


  「身為統領全族的族長,最忌諱的就是感情用事。」深深望入友人紫色的瞳孔,他用毫無感情的嗓音柔聲說道:「零,你要記得,在沒有絕對事實的情況下,千萬別輕率地做出任何決定——即便,這項決策渺小得不足為道。」


  將楓的警告一字不漏地收入耳中,從未思考過這些的零沉默了半晌,幾經思量後決定選擇接納摯友的建議。「我明白了。」垂下眼簾迴避楓凌厲的視線,他握緊雙拳低聲說道:「如果這就是你的選擇,我尊重你。」


  「謝謝。」雲淡風輕地吐出斬斷一切羈絆的兩個字,楓靜靜看了零最後一眼,隨即毫無留戀地轉身離開——清冷的月光中,一滴淚珠悄然自他的眼角滑落。


  從兩精靈決裂的那一日開始,零總是不分日夜的將自己埋首於繁重的公務裡,試圖藉由精神上的折磨與疲勞來淡化失去摯友的痛苦。然而,當一個人愈不希望自己去記得什麼時,那份記憶卻偏偏會在腦海中愈漸清晰,直到最後再也無法忘懷。


  就在零終於忍不住對摯友的思念,決心冒著喪失族人信任的風險與對方見面時,失聯多年的楓竟無預警地自行出現在他面前——只不過,卻是以犯罪者的身份。


  「楓?」坐在王座上看著眼前一身狼狽、垂頭跪倒在地面上的友人,零頓時忘記自己身邊還有旁人存在,下意識起身喚出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瞪大的眼瞳盛滿不可思議,「你怎麼會在這裡?」


  在零的記憶中,自小相伴長大的友人向來溫和有禮、智勇雙全,就連外貌也完美得無可挑剔,堪稱精靈族的典範。然而他如今的這般落拓模樣,卻是他第一次見識到……不過或許,也將是最後一次,如果他的確是因為他所想的那個原因才出現在這裡的話。


  「如你所見,族長大人。」沒有絲毫想為自己辯駁的意思,楓冷冷牽動唇角,仰起濺滿鮮血的面孔,不顧身邊用力將他壓制在地、向他投以警告視線的守衛,聲音嘶啞的說道:「我殺了一個精靈。」


  「果然嗎……?」心底最壞的猜測被昔日的友人親口證實,零踉蹌地向後跌回王座,緊扣在扶手上的指尖微微泛白。「楓,你變了。」眾目睽睽之下,他緩緩開口說道,眼底的痛意毫無掩飾:「這些年,你究竟遭遇了什麼?」


  「我經歷了什麼,你有必要知道嗎?族長大人。」唇畔勾起一絲嘲諷似的笑,楓輕巧迴避過零刻骨銘心的問句,不著痕跡地回應道:「過程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結果。我都說得這麼明白了,你難道還聽不懂嗎?」


  明明是與以往大相徑庭的冰冷口吻,零卻硬是從對方不客氣的答覆和黯淡的粉色眼眸裡看出一抹無聲的懇求。那抹哀色如利刃般深深刺入他的心扉,不僅令他明瞭楓為何做出如斯抉擇,也使他無法真正狠下心做出決斷。


  「你……這又是何必呢?」在看懂楓的眼神後,他頹然倒回王座中,為他辯護的聲音微弱地幾不可聞:「明明,不是你做的,不是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知曉零已經聽懂自己的暗示,楓總算真心實意地笑了,那抹多年不見的溫文笑意看起來卻苦澀得煞人,「身為族長,多數時候必然是身不由己。我不會逃避自己該承擔的責任,那你呢?」


  看著楓面帶笑容的臉孔,零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兩精靈決裂時的場景。那時的他選擇尊重友人的決定,沒想到一次退卻,竟換得往後的背道而馳;那麼又一次面臨抉擇的現在,他究竟該怎麼做才能無愧本心?


  「我宣布,精靈族第一百五十七號犯罪者,楓,有罪定讞。即刻押入死牢,不日處刑。」


  沉吟了半晌後痛苦地將最終判決訴諸于口,零下意識垂眸迴避楓朝他投來的視線——因為他害怕在昔日摯友的眼中看見對他的失望——哪怕,求死正是楓自己的意志。


  「大公無私、不念舊情,即便被迫做出決定,卻依舊不背離自己的本心。零,你已經是個合格的族長了。」在楓即將被押走前,他最後仰首望向由於宣判了自己死刑而不敢與自己對視的零,眸底盈滿寡淡的欣慰笑意,「以後不能陪在你身邊,我真的很抱歉。但我還是要謝謝你,成全了我的任性。若有緣,來世再見吧。」


  「等等,楓!」被友人最後留下的話語震懾,零倏然抬起頭,試圖阻止從容赴死的楓,卻只來得及見到對方清瘦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大殿外頭,直到杳無蹤跡。


  「楓,你真的好狠。」不顧身邊尚有精靈在側,零眼神空洞地癱在王座裡,兩道清透的淚水不由自主滾落臉龐,「當年是你親口告誡我不能以偏概全,如今卻也是你親手將我的信仰摧毀。楓,你一死了之了,我該怎麼辦?」


  沒有精靈回答他的問題,他們只是靜靜地望著他,等待他重新找回理智繼續下一個決策。


  當天晚上,楓在死牢裡自盡,屍體直到隔天清晨才被精靈發現。此消息一出,舉眾歡騰,明明與自己無關,普通精靈們卻紛紛譴責楓生前的殘忍行徑,並為他的死亡拍手叫好,更有甚者認為是零的正直感化了他,才讓他選擇自裁。


  無人知曉,在得知這項噩耗後,勤懇的零第一次缺席了每日的例行晨會;他將自己關在房間中,對著楓昔日的畫像痛哭了整整一天。


  從那天起,精靈們隱隱察覺自家族長變了,卻又說不出究竟是哪裡不對勁。對他們而言,只要生活平穩、政治安定就足夠了,其餘的不過是生活中的調劑品罷了。因此沒精靈發現,自家族長每隔幾天就會抽空前往某座墓前,向那位不知名的墳墓主人分享幾日來的所見所聞,以及政務中遇見的煩惱。直到他壽終正寢前,這項不為人知的習慣從未改變過。


  就在零最後一次前往楓的陵墓,準備迎接此生的終點時,一道白光自天邊垂直落下。而後,某個溫柔的聲音正悄然訴說著:「回來吧,孩子,夢該醒了。」


  那瞬間,他彷彿明瞭了什麼,緩緩露出一抹釋然的笑意。接著,他順從地閉上眼,放任自己逐漸模糊的意識陷入無邊的虛空中。


(未完待續)

點評

玲會努力手下留情的!(??  發表於 2019-6-9 15:00
嘖嘖,玲會保留讓你寫文的力氣(不#)居然呀~~  發表於 2019-6-6 22:45
伏筆塞好塞滿(×)原來沐月比玲小一歲(?  發表於 2019-6-6 09:29
原來是,放了一點糖誘惑的刀嗎!?(意義不明  發表於 2019-6-5 17:49
所謂的糖刀(?  發表於 2019-6-4 21: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3 21:33:49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沙發~~

玲真的覺得他們好有基……(

最後幾段感覺好悲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4 07: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搶凳子~~~嘖,沙發又被搶了

同意玲的說法,他們好有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8 21:13:17 | 顯示全部樓層
《元素咒歌》

冰之寒,冷月清歌;朔言,舞雪飛針。

水之柔,傲霜柔律;晝詩,靜海狂鞭。

火之烈,破日焚詩;朝詞,豪炎怒戟。

暗之寂,沉淵凜詠;昏語,慘霧淒匕。

風之和,繁調亂曲;朣訴,流雲蒼弓。

木之平,正絃肅音;昕說,繪墨縛秤。

土之厚,端吟輕頌;望諾,逐星禦盾。

光之華,謹韻幽嘆;昡謠,明陽耀鏡。



﹡八大屬性﹡

冰——優點:冷靜/缺點:清冷(武器:針)

水——優點:柔善/缺點:狂傲(武器:鞭)

火——優點:熱情/缺點:暴烈(武器:戟)

暗——優點:理智/缺點:無情(武器:匕)

風——優點:隨和/缺點:善變(武器:弓)

木——優點:正直/缺點:固執(武器:秤)

土——優點:敦厚/缺點:軟弱(武器:盾)

光——優點:謹慎/缺點:多慮(武器:鏡)



說明&徵歌謠(咒歌):
*各屬性只能使用其對應元素咒歌,並且所有角色一律為單屬性。
*每一句咒歌皆可召喚出一種武器,用法及其確切型態(eg: 短針、毒針、長針……等)依使用者而定。
*每種屬性皆有其性格上的優點與缺點,請審慎考慮過再選擇。
*人物單新增屬性空格,可於自己的單子中補填寫或私信作者(只要在自家角色出現前補上就好),否則一律由作者決定。
*不定期新增各式咒歌與源世界詩歌,歡迎多提供意見、素材和自己創作的作品,只要不與目前劇情違背,作者會視情況改寫徵用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9 11:04:56 | 顯示全部樓層
(→四位孩子都已經出場的親媽)這樣我還要改嗎www
沐月加油喔,我已經把第四章五章都生出來了(寫的好痛苦(沒靈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9 15:1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6-9 20:13 編輯

啊,被冬搶了沙發(

咒歌啊~咒歌好難啊~~(?)玲就填上屬性其餘交給你好了(诶

然後沐月加油~~不要像玲的配角……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0 18:30:2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個故事〈精靈之歌〉(6-1)


  當零再度睜開雙眸時,剎那映入眼簾的是一座雕滿精緻圖騰的雪白圓頂。看著這彷如似曾相識的熟悉景物,他疑惑地眨了眨酸澀的眼眸,四肢僵硬地自地上站起身,意外發現自己的眼角有些濕潤。


  下意識抬手拂過那顆不知從何而來的淚珠,零望著被淚水染濕的指尖發愣,心口驀然一疼。由於才剛從幻境裡甦醒,頭腦依舊昏沉的他不是很明白自己為何會產生這種情緒,只隱約感覺到,自己似乎遺忘了什麼事物——一個無論如何都不該被他拋諸腦後的重要事物。


  就在他試圖從虛幻與現實交織的混沌記憶中探詢線索時,倏然,一道被微光環繞的純白身影踏著優雅的步伐自神壇處款款而來,悄無聲息地佇立在他身前,將正沉浸於紛亂思緒中的零瞬間驚醒。


  「您是……?」被毫無預警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神嚇了一跳,零愕然看著近在咫尺的絕美面容,語氣略帶遲疑地喚道:「創世神?」


  「是我。」喉間溢出銀鈴般的輕靈笑聲,創世神動作溫柔地撫上眼前寫滿驚愕的年輕面孔,輕聲說道:「孩子,你終於醒了。」


  「我……終於醒了?」將創世神的話語在空白的大腦中梳理了一遍,畢竟喪失了幻境裡的記憶,零錯愕的神情不禁轉為困惑,「這是……什麼意思?」


  「嗯,原來我不小心把你的記憶也消除了嗎?」收回輕撫零面龐的手,創世神有些困擾地點了點下顎,對著眼前精靈歉然微笑道:「抱歉,我這就將記憶還給你。」


  話聲甫落,祂緩緩闔上眼眸,食指在零的眉間輕輕一點。由於事發突然,零還來不及做出絲毫反應,所有被神取走的記憶瞬間重新流入腦海,彷彿跑馬燈般迅速重現。


  從當上族長的喜悅到與友人決裂的心痛,甚至是最後親手將對方推向死亡。無數不堪回首的景象一一陳列在眼前,令毫無心理準備的他一時難以接受,剎那間,兩行清淚自眼角驟然滾落。


  「原來,我曾經放棄過楓嗎?」看著幻境中蹲在墓碑前面露哀色的自己,零口中喃喃說道:「終究,我還是無法違背自己的信仰啊。」


  沉默地凝望陷於記憶裡的零,創世神沒有出言將他喚醒,任憑他在痛苦中翻滾沉淪。終究,這是他無法逃避的宿命,祂所能做的只有旁觀,以及適時出手救他於危難之中。身為至高無上的神,祂既參與著一切,卻也疏離著一切。


  這,或許是祂最感到遺憾的地方吧。


  在將幻境裡曾經歷過的所有畫面重溫一遍後,儘管內心深處仍有千言萬語想宣洩,但零殘存的理智並未讓他在椎心的痛楚裡沉溺太久,反而使他開始思考自己為精靈處事的不足之處以及——身邊那詭異的靜謐。


  方才他剛從幻境中甦醒,大腦遠不如清醒時來得清晰,再加上部分記憶缺失,焦慮過度的他竟絲毫沒發覺自己四周連一個精靈都不存在。直到此刻,失去的記憶已然回歸,他終於有多餘的心神觀察周遭環境,這才驚覺整座神殿裡安靜得可怕。


  在察覺到如斯境況的瞬間,零下意識以為自己還未完全脫離幻境,現在他的所見所聞不過又是幻境的一部份,族長選拔的最終考驗仍在進行。然而,他旋即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疑慮,畢竟此刻除了神殿內空無一精靈外,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若不是幻境中經歷的種種太過震撼,恐怕他終究也會發現不對勁的吧!


  因此,能造成如今景象的唯一原因只有——


  「曌陛下,可否容我向您請教一件事?」身隨心動,零轉頭望向始終站在身邊凝視自己的創世神,神色肅然地問道:「究竟,您看上了我什麼?」


  聞言,創世神曌微微一笑,語焉不詳地回應道:「或許,是因為你的選擇吧!」


  「選擇?」聽見這個答案,零的眼神驀地閃爍了一下,「可是,我明明……」為了所謂的大公無私,放棄了朋友啊!


  「孩子,別被事物的表面蒙蔽。」創世神的眼眸悄然露出一抹無奈,祂將手覆上眼前精靈的頭頂,輕輕揉了揉,「在這世界上,一切是非對錯、善惡虛實都是一體兩面,沒有什麼是真正的黑,也沒有什麼是純粹的白。你要記得,善用你的五感和大腦去觀察、去記錄、去思考,並且,最重要的,保有你的本心。」


  「我的……本心?」還來不及驚訝自己竟然於現實中再度聽見這個詞,零有些迷惑地問道:「我只是按照自己所想地去做而已,為什麼楓會說我沒有違背自己的本心?」


  「因為本心,代表的就是你。」唇畔的笑意略為加深,創世神抬手指向零的心口,語聲輕柔地說道:「你的性格、你的經歷、你的信仰,相互交織後構成了你的本心——也就是你的良心。」


  「生命在世,無非是無愧於自己的良心。只要毋違常理,任何本心都有其存在的價值。所以,零,我的孩子,別因為挫折而輕易自我否定,也許你不是最出色,但你的潛能卻不可小覷。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你定然不會辜負我的期望。」


  愣然看著眼前眉眼含笑的創世神祇,零並沒有馬上接話。思緒紛轉間,他默然垂下頭,神色隱隱複雜了起來。


  雖說在進行最終考核前,他信誓旦旦地向楓保證自己一定能順利脫穎而出,成為精靈族的族長;不過其實,那時的他心底也不是很有把握。畢竟與他共同角逐的競爭者都太過優秀,僥倖走到如今的他如何能永遠幸運到最後?


  而後,幻境裡發生的一切更是狠狠打擊了他勉強築起的信心。兩次選擇,兩次分歧,不僅使他和楓漸行漸遠,最後還奪走了楓的性命。


  他,從來就沒有自我肯定過,遑論自我……否定。


  所謂開朗樂觀,只是他為了保護自己才包裝出的模樣;真實的他,該是懦弱無能的啊。


  「零,你怎麼會這樣想呢?」雙手捧起精靈黯然垂落的頭顱,創世神凝視著他的眼,認真說道:「幻境,其實是一個能投射內心所想的媒介,會將生命心中最畏懼的事情反映出來。因此,在現實裡,你以為自己脆弱得不堪一擊,卻不知道事實上,你的堅強無精靈可以比擬。孩子,你必須找尋並堅定自己的道路,然後,用盡全力追逐它。」


  迷茫的眼神逐漸轉為清明,零定定回望創世神色彩斑斕的雙眸,心底忽然明白了什麼。


  見零不再被魔障所困,創世神欣慰一笑,緩緩鬆開手。


  「那麼,孩子,精靈族就交給你了。」輕描淡寫地拋下與幻境裡一模一樣的話語,祂溫和笑道:「我很期待,你未來的抉擇。」


  「您的意思是……?」零聞言一愣,連忙向神追問。卻見神祇笑著搖了搖頭,轉眼消失在冉冉升起的白色柔光中。


  「精靈族大司禮官穹,恭迎族長大人。」


  正當零因為創世神的突然離去而發愣時,驀然,一道莫名有些熟悉的嗓音自他身後傳來。他回身定睛一看,竟是方才引領他們進入神殿的大司禮官。與先前不鹹不淡的平穩態度不同,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精靈不僅神色恭謹,行禮的姿勢更是標準得無可挑剔。


  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聲音和動作震驚,零頓時在原地僵硬了數秒,半晌才想起在幻境中學會的應對方式,連忙用不甚熟練的動作朝穹回了一禮。


  「精靈族族長零,大司禮官閣下,有禮了。」


  暗暗用餘光觀察零面對見禮時的反應,爾後重新將背脊挺直的穹不禁在眼底漾開一抹欣賞的笑意。


  不愧是曾在幻境中當過族長的精靈,除了處變不驚的態度著實令精靈讚嘆外,就是氣勢也與當初試煉前大相徑庭,徹底把不怒自威四字演繹得淋漓盡致。


  「關於未來精靈族的階層劃分,族長大人大約已經從幻境內知曉了。」沒有多餘的客套禮節,穹再度開口便是直奔主題:「那麼容我在此請教,您可有關於貴族、王族與十二將軍的偏好精靈選?」


  一聽到十二將軍四個字,零的臉色驟變,腦海不由自主浮現出幻境裡一身血污的楓。那種被迫放棄朋友的心痛實在讓精靈難以忘懷,更使他對於選擇十二將軍一事感到退卻。


  看著零有些詭異的神情,從頭到尾觀看過十位候選精靈幻境表現的穹頓時心裡有數,也隱約猜到了族長大人的選擇——他想先試探楓的口風後再決定如何走出下一步,否則他難以徹底安心。


  面對此情此景,穹瞬間有種想說出一切事實的衝動,卻又不免因創世神的交代而卻步。因為其實,幻境是——


  「可否容我再思考幾天,我有某些事情必須確認。」就在穹即將把祕密脫口而出時,零突然冒出的話語倏地將他的理智喚回,「最多一個星期,我必然給你回覆。」


  「可以。」默默將差點出口的禍患吞回,穹面上不動聲色地回答道:「若是一星期後沒有結果,曌陛下有提供幾位看好的人選,屆時只好請您配合了。」


  聽出穹話裡淡淡的提醒和關懷意味,零心下暗自嘆了口氣,無奈應道:「我明白了。」


  「既然暫時無事需要討論,族長大人,接下來請您隨我出神殿吧,民眾已在外等候多時了。」順利將創世神交代的後續工作處理結束,穹對零做出請的手勢,和聲說道:「往後,精靈族還請您多費心了,我會盡我所能在您需要時提供協助。」


  「謝謝。」由於急著去找精靈談話,此時的零顯得格外心不在焉,草率地點了個頭就算是應了。


  敏銳察覺到零的神態變化,儘管心中對往後的發展業已有底,但性格細膩的穹並沒有多言,只是沉默地掛著微笑將零引領至神殿外,而後從容轉身離去。


  當零一現身在神殿門口,如潮水般的精靈們瞬間湧上祝賀。面對與幻境裡相仿的場景,零頓覺不知所措,只能一邊含笑揮手致意,一邊放眼試圖尋找好友的蹤跡。


  可惜無論他張望了多少回,楓依舊未曾出現。眼看朝神殿門口簇擁而來的精靈愈來愈多,無可奈何之下,零只好暫時放下尋精靈的心思,學幻境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氣,對群眾微笑道:「那個……可以請各位稍安勿躁,聽我說幾句話嗎?」


  一聽見族長大人發話,好不容易擠到前排的精靈們一愣,連忙轉頭向後方的族人傳遞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不過片刻,在場的所有精靈都安靜了下來,一張張精緻的面容上寫滿了對零的期待。


  看著眼前暫且恢復平靜的一片精靈海,這似曾相識的詭異畫面讓零頓時眼角一抽,紫色的眼瞳裡悄然劃過一抹無奈。若不是創世神親口告知他確實已從幻境中脫離,他恐怕會以為自己仍在作夢。


  「大家好,我是零,今日很榮幸獲得創世神青睞當上精靈族的族長。日後還請各位不吝指教,讓我能成為更稱職的族長,謝謝大家。」


  嘆息著將同樣的話語照搬一遍,零望群眾一躬身,餘光卻正好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自神殿邊上施施然而來。他猛地一抬頭,視線驟然對上一雙漂亮的粉色眼眸。那雙眼眸的主人臉上掛著笑,向他輕聲道了聲恭喜後隨即飄然而去,頓時令他錯愕在當場。


  那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了數秒。零就這麼愣愣地望著那道遠去的身影,直到身側的精靈面帶疑惑地喚了他數聲後才驀然驚醒。


  一回過神,他立刻帶著歉然的笑意朝那名精靈道歉:「抱歉,我失態了。」


  「沒關係。」掃了依舊精靈滿為患的四周一眼,銀髮紫眼的精靈擺手笑道:「族長大人,您辛苦了。」


  「感謝你的體諒。」換上一張苦笑的臉孔,零半開玩笑的說道:「不過,既然我們有緣遇上了,不如交換一下彼此的名字如何?」


  看見新上任的族長大人這麼隨性的一面,精靈明顯愣了一秒,隨即笑著回應道:「也好。那容我先行自我介紹,我是暮,在創世神的恩慈下,祝您安好,族長大人。」


  在聽見暮名字的瞬間,零的眼中驟然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驚愕。原來自己偶然遇見的精靈竟是與自家摯友楓齊名的精靈三才之一?


  精靈三才——日君楓、月皇暮、星帝年——是生命們對精靈族裡綜合能力最優秀的三位精靈的尊稱,除天使四將、妖精五宗、鮫人雙幻、人鬼六祭和聖魔一御外,沒有任何生命的文武韜略可與他們相比擬。這也是為何他會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便去試探楓的意願,畢竟擁有這般才智的生命實在難得,將之秉棄不用豈不是可惜?


  若不是當時楓的拒絕意志堅定,他才不會輕易妥協,以至於白白害了對方的性命。既然在幻境中已經體驗過那種令精靈絕望的悲劇,他又怎麼能一錯再錯;這一次,無論是誰、發生了什麼,他都不會放手。


  迅速整理完思緒,零掛著得體的微笑對暮說道:「我是零,在創世神的悲憫下,祝你平安,我的朋友。」


  「這麼快就是朋友了嗎?」暮端詳了零數秒,驀地低聲輕笑道:「好,你這個朋友我交了,往後還請多指教。」


  零聞言微微一笑,應道:「請多指教。」


  「看來現在是無法閒談太久了。」環顧了下周遭愈漸增多的精靈,暮無奈笑道:「感謝創世神的賜福,讓我能認識你這個朋友。你先忙,我們改日再見吧。」


  悚然地望了自己身邊數眼,看著因見到他又開始歡呼湧上的精靈,零不禁重新漾開苦笑,「好,我們改日再見。」


  兩精靈對望了一眼,相互點頭示意後隨即分道揚鑣,結束這次短暫的交流。朝相反方向走了幾步,暮驀然回首看了眼正面帶微笑與族人親切互動的零,唇角無聲揚起一絲弧度。


  這位出乎眾人意料登上族長之位的精靈的確有種令人懾服的魅力在,對於精靈族在他手下會走向的未來,他很期待。


  「暮,原來你在這啊?」精靈未至,聲先到,伴隨一道活力十足的問候出場,星帝——年邁著輕盈的步伐出現在暮身側,臉上的笑容燦爛得耀眼,「看你的反應,遇到什麼有趣的事了嗎?」


  「只不過遇見新上任的族長大人,和他聊了幾句罷了。」淡淡瞥了笑容滿面的年一眼,暮在蔥蘢的草地上輕巧落坐,面無表情地問道:「是說,楓呢?我記得我們約好這裡見面的。」


  「喔,楓說他有事耽擱了一下,馬上就到。」百般聊賴地捲起自己的長髮把玩,年隨口應道:「不過當我跟他提起新任族長的名字時,他的表情似乎不太對,像是有某件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因為擔心會被波及,所以我先溜了。」


  「不意外,畢竟他和零的交情不淺。」暮落向遠方的視線沉靜如水,「然而接下來該如何抉擇,恐怕是他難以逃避的一個問題。」


  「你用了預言占卜,是嗎?」看著友人輕輕頷首,年難得收起嘻笑的神情,正色問道:「暮,你究竟看見了什麼?」


  「也許是創世神遮住了我的眼睛,讓我看不清未來的發展。」暮伸直手臂,五指張開地擋在雙眸前,輕聲說道:「但是我看得見,無論他選擇了什麼,都會有一片黑影罩在他的前路上。這是他逃不開的劫數,也是他必然的命運。」


  「沒辦法改變嗎?」年順著暮的目光看去,澀聲道:「怎麼選擇都是絕路,這豈不是……太殘忍了?」


  「殘忍又如何,就算面臨的是死亡,我也得繼續走下去。」不知何時出現在兩精靈身後,楓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平靜說道:「你們方才的討論我都問過穹了,他告訴我,未來並非無法改變,只是我願不願意付出相等的代價而已。」


  直覺這句話並非表面上聽來那麼簡單,暮仰頭望向來者,淡聲問道:「那代價呢?」


  「死亡。」用溫和的聲音吐出令普通精靈聞之驚懼的字眼,楓粉色的眼眸劃過一抹悲涼,「除了死亡,別無他法。改變生命軌跡本就是違背天道倫常的行為,除非以命換命,否則此局無解。」


  「是嗎?和預料中差不多。」暮輕點了下頭,「所以,你決定如何?零大約一脫身就會去找你,你做好抉擇了嗎?」


  「自然。」楓微笑道:「穹把試煉中發生的一切都告訴我了,重蹈覆轍可不是我的作風。就算即將面對的這條路依舊是死路,至少我嘗試過、努力過,不要讓自己後悔就好。」


  「你認為可以就行,我們永遠會在背後支持你。」年露出璀璨的笑容,「只有互助合作,精靈三才的最大能力才能被展現。楓,別忘了,你從來都不是一個精靈。」


  「謝謝你們。」禮貌地朝兩精靈頷首道謝,楓轉身離開逐漸被夕陽籠罩的山丘。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暮,你認為楓會怎麼做啊?」仰躺在地面上,年看著緩緩染紅的天空問道:「我總覺得,他話中還有話耶。」


  「我也無法確定,他的心思太深沉,雖說他大多數思考的都不是陰謀詭計,但依舊讓精靈看不清他真實的想法。」暮定定望著遠方,淡然回道:「我只覺得,事情沒有他說的那麼簡單,他恐怕還是存有用死亡換取改變命運的心思。我們……還是靜觀其變為上。」


  年沉默了片刻,終究只能無奈同意道:「也好。」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0 20:28:47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第五章都是幻境內容嘛!!!?(驚

玲一直以為……他們的基情就這樣結束了呢!(等等#

然後今天的玲安穩地坐回沙發(頭香)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