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沐月傾塵

[原創文] 源明錄~6/8偽更新:元素咒歌 ((持續徵角色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27 17: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搶到凳子!!
沙發被玲搶了我好不甘心(←你在這裡從來沒搶到過沙發吧喂!!
然後我現在要先罷工!

點評

加油~  發表於 2019-5-28 20:14
別啊,我等著你的作品呢~XDDD  發表於 2019-5-27 17: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28 00:31:1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居然沒有發現更新了……(捂臉)

最近又搞出了幾個可愛的孩子,但一直沒空擺上來,堯戈斯的獨白也還沒打完,然後又想出新的故事,我……

……

我想睡覺……QAQ

點評

沒關係啦,因為精靈的故事似乎還要……很久((?還有,累了的話就多睡點吧!睡眠很重要的呢~  發表於 2019-5-28 08: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3 20:08: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個故事〈精靈之歌〉(5-2)


  望著眼前爭先恐後恭賀他成為族長的精靈們,孤身站在神殿門口的零頓時有些不知所措。身為一名普通精靈——至少在今天以前仍然是——他從未面對過如此壯觀的景象,除了下意識的點頭與揮手致意外,他幾乎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那麼,孩子,接下來精靈族就交給你了。」


  一片混亂間,創世神溫和的話語猶自在耳邊徘徊,彷如一陣清風輕柔撫過他的耳膜,也稍微喚醒了他遺落於某處的理智,令他總算有餘力處理自己目前面對的情況。


  「那個……可以請各位稍安勿躁,聽我說幾句話嗎?」平日的膽識在此刻似乎都被拋到九霄雲外,聽著自己略帶羞赧的語氣,零不免感到一陣不適,卻又必須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一下子就好,至少讓我發表一下當選感言。」


  新上任的族長都發話了,正沉浸在喜悅中的精靈如何有不服從的道理?不過數秒,原先吵雜的場面頓時平靜下來,在場的所有精靈紛紛翹首以盼,等待族長大人發表自己的第一場演說。


  看著臉上掛滿期待的精靈們,零閉上眼眸深吸了一口氣,待情緒恢復些許平穩後,他才重新睜開眼,面帶微笑地開口說道:「大家好,我是零,今日很榮幸獲得創世神青睞當上精靈族的族長。日後還請各位不吝指教,讓我能成為更稱職的族長,謝謝大家。」


  語畢,他朝精靈們深深鞠了一個躬,態度親切誠懇,瞬間奪得在場不少族人的好感。霎時,神殿前的廣場再度揚起此起彼落的股掌與歡呼聲,徹底震憾了原先還有些忐忑的零,也使他不自主地落下男兒淚。


  「零,恭喜你。」手中捧著不知從何處生來的花束,楓擠過一群蜂擁而上的精靈,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向他祝賀道:「所以,我現在可以開始為你緊張了嗎?」


  想起方才為了安撫楓開的玩笑,零不禁感到一陣哭笑不得,忍不住再次戲謔道:「來日方長呢,別那麼著急。」


  「也是。」將花束塞入他手中,楓微微一笑,隨即向後退開,把位置留給其他搶著上前道賀的精靈,「那麼,零,我們待會見囉。」


  「等等,楓!」眼看自家竹馬相當隨性地拋下一句話後便將他拋棄,逃跑無效的零只能頭疼的繼續自己面對環繞在身邊的精靈潮。


  待他終於找到機會脫離熱情過度的族人時,天色已近黃昏。一邊按摩由於保持笑容太久而有些僵硬的臉部肌肉,一邊舒展幾乎黏合在一起的筋骨,零帶著一身疲憊出現在與楓約定見面的秘密基地,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已在樹下等候。


  「零,你終於來了。」楓抬手拍了拍身側的空位示意友人落坐,柔和的笑容彷彿從未自他面上消失過,卻總是真摯的驚人,「雖然說過了,不過還是再說一次,零,恭喜你當上族長。」


  「你還敢說,我會現在才出現還不是誰害的?」從善如流的走到他身邊坐下,零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友人,儘管心中鬱悶難解,卻又不能拿對方怎樣,只好報復性的在他肩上重重捶了一拳,沒好氣地笑道:「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恭喜。」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道謝了,那我就勉為其難接受吧。」揉著發疼的肩膀,楓苦笑道:「話說,零,你沒必要打這麼狠吧?」


  「沒辦法,誰叫目前在場的只有你一個呢?」無視於楓控訴的眼神,零起身舒展了下手腳,眼眸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驟然睜大,萎蘼的精神也微微復甦了些。接著,他不斷在原處來回走動,一會蹙眉,一會展顏,一會又低下頭來念念有詞,看得旁側的楓完全一頭霧水。


  「零,你……怎麼了?」在看著自家摯友發瘋似的原地踏步半小時後,楓終於看不下去開口發問:「發燒了嗎?還是開心過度精神失常了?」


  「沒事,我只是在糾結一件事。」焦慮拔著自己的銀色短髮,發現此舉無助於排憂解難後,零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驀然轉頭望向一臉擔憂的楓,毅然決然地問道:「楓,你願意成為我的第一將軍嗎?」


  「第一……將軍?」驟然接收到一個未曾聽過的新名詞,楓仰頭對上友人堅定的視線,疑惑道:「那是什麼?」


  「對了,這件事還沒對外公布。」懊惱地拍了下自己的額頭,零蹲下身,認真的盯著楓粉色的眼眸解釋道:「往後,精靈族終將會被分成六個階層,分別為族長、十二將軍、少主、王族、貴族以及普通精靈,其中族長、王族、貴族是世襲,但除了族長外,其餘兩個並沒有實權,必須遵照族長的命令。十二將軍的地位僅次於族長,是輔助族長處理族務的第一把手,無論何種階層的精靈都有機會擔任。」


  「所以,楓,你的決定是?」


  沉默了半晌,楓第一次在零面前收起笑容,面無表情地問道:「我如果就這樣答應了,不會有走後門的嫌疑吧?」


  「即便我真的選你成為我的第一將軍,我想,恐怕也不會有人認為你是走後門上位的。」明白自家竹馬在精靈族中的普遍評價有多高,實在不願因對方因私情所困而拒絕將自己的才能完全發揮,零嘗試以客觀角度來說服他:「畢竟你的才能我們有目共睹,若不是你不願意參選族長,恐怕今日成為族長的就是你而不是我了。」


  「光是這點,恐怕很難令我相信呢。」一說到公事,楓的態度絲毫不似方才閒聊般輕鬆愉快。他徑直起身走到零的正對面,深邃的粉色眼眸裡掠過一抹智慧的光彩。


  「身為統領全族的族長,最忌諱的就是感情用事。」深深望入友人紫色的瞳孔,他用毫無感情的嗓音柔聲說道:「零,你要記得,在沒有絕對事實的情況下,千萬別輕率地做出任何決定——即便,這項決策渺小得不足為道。」


  將楓的警告一字不漏地收入耳中,從未思考過這些的零沉默了半晌,幾經思量後決定選擇接納摯友的建議。「我明白了。」垂下眼簾迴避楓凌厲的視線,他握緊雙拳低聲說道:「如果這就是你的選擇,我尊重你。」


  「謝謝。」雲淡風輕地吐出斬斷一切羈絆的兩個字,楓靜靜看了零最後一眼,隨即毫無留戀地轉身離開——清冷的月光中,一滴淚珠悄然自他的眼角滑落。


  從兩精靈決裂的那一日開始,零總是不分日夜的將自己埋首於繁重的公務裡,試圖藉由精神上的折磨與疲勞來淡化失去摯友的痛苦。然而,當一個人愈不希望自己去記得什麼時,那份記憶卻偏偏會在腦海中愈漸清晰,直到最後再也無法忘懷。


  就在零終於忍不住對摯友的思念,決心冒著喪失族人信任的風險與對方見面時,失聯多年的楓竟無預警地自行出現在他面前——只不過,卻是以犯罪者的身份。


  「楓?」坐在王座上看著眼前一身狼狽、垂頭跪倒在地面上的友人,零頓時忘記自己身邊還有旁人存在,下意識起身喚出那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瞪大的眼瞳盛滿不可思議,「你怎麼會在這裡?」


  在零的記憶中,自小相伴長大的友人向來溫和有禮、智勇雙全,就連外貌也完美得無可挑剔,堪稱精靈族的典範。然而他如今的這般落拓模樣,卻是他第一次見識到……不過或許,也將是最後一次,如果他的確是因為他所想的那個原因才出現在這裡的話。


  「如你所見,族長大人。」沒有絲毫想為自己辯駁的意思,楓冷冷牽動唇角,仰起濺滿鮮血的面孔,不顧身邊用力將他壓制在地、向他投以警告視線的守衛,聲音嘶啞的說道:「我殺了一個精靈。」


  「果然嗎……?」心底最壞的猜測被昔日的友人親口證實,零踉蹌地向後跌回王座,緊扣在扶手上的指尖微微泛白。「楓,你變了。」眾目睽睽之下,他緩緩開口說道,眼底的痛意毫無掩飾:「這些年,你究竟遭遇了什麼?」


  「我經歷了什麼,你有必要知道嗎?族長大人。」唇畔勾起一絲嘲諷似的笑,楓輕巧迴避過零刻骨銘心的問句,不著痕跡地回應道:「過程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結果。我都說得這麼明白了,你難道還聽不懂嗎?」


  明明是與以往大相徑庭的冰冷口吻,零卻硬是從對方不客氣的答覆和黯淡的粉色眼眸裡看出一抹無聲的懇求。那抹哀色如利刃般深深刺入他的心扉,不僅令他明瞭楓為何做出如斯抉擇,也使他無法真正狠下心做出決斷。


  「你……這又是何必呢?」在看懂楓的眼神後,他頹然倒回王座中,為他辯護的聲音微弱地幾不可聞:「明明,不是你做的,不是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知曉零已經聽懂自己的暗示,楓總算真心實意地笑了,那抹多年不見的溫文笑意看起來卻苦澀得煞人,「身為族長,多數時候必然是身不由己。我不會逃避自己該承擔的責任,那你呢?」


  看著楓面帶笑容的臉孔,零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兩精靈決裂時的場景。那時的他選擇尊重友人的決定,沒想到一次退卻,竟換得往後的背道而馳;那麼又一次面臨抉擇的現在,他究竟該怎麼做才能無愧本心?


  「我宣布,精靈族第一百五十七號犯罪者,楓,有罪定讞。即刻押入死牢,不日處刑。」


  沉吟了半晌後痛苦地將最終判決訴諸于口,零下意識垂眸迴避楓朝他投來的視線——因為他害怕在昔日摯友的眼中看見對他的失望——哪怕,求死正是楓自己的意志。


  「大公無私、不念舊情,即便被迫做出決定,卻依舊不背離自己的本心。零,你已經是個合格的族長了。」在楓即將被押走前,他最後仰首望向由於宣判了自己死刑而不敢與自己對視的零,眸底盈滿寡淡的欣慰笑意,「以後不能陪在你身邊,我真的很抱歉。但我還是要謝謝你,成全了我的任性。若有緣,來世再見吧。」


  「等等,楓!」被友人最後留下的話語震懾,零倏然抬起頭,試圖阻止從容赴死的楓,卻只來得及見到對方清瘦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大殿外頭,直到杳無蹤跡。


  「楓,你真的好狠。」不顧身邊尚有精靈在側,零眼神空洞地癱在王座裡,兩道清透的淚水不由自主滾落臉龐,「當年是你親口告誡我不能以偏概全,如今卻也是你親手將我的信仰摧毀。楓,你一死了之了,我該怎麼辦?」


  沒有精靈回答他的問題,他們只是靜靜地望著他,等待他重新找回理智繼續下一個決策。


  當天晚上,楓在死牢裡自盡,屍體直到隔天清晨才被精靈發現。此消息一出,舉眾歡騰,明明與自己無關,普通精靈們卻紛紛譴責楓生前的殘忍行徑,並為他的死亡拍手叫好,更有甚者認為是零的正直感化了他,才讓他選擇自裁。


  無人知曉,在得知這項噩耗後,勤懇的零第一次缺席了每日的例行晨會;他將自己關在房間中,對著楓昔日的畫像痛哭了整整一天。


  從那天起,精靈們隱隱察覺自家族長變了,卻又說不出究竟是哪裡不對勁。對他們而言,只要生活平穩、政治安定就足夠了,其餘的不過是生活中的調劑品罷了。因此沒精靈發現,自家族長每隔幾天就會抽空前往某座墓前,向那位不知名的墳墓主人分享幾日來的所見所聞,以及政務中遇見的煩惱。直到他壽終正寢前,這項不為人知的習慣從未改變過。


  就在零最後一次前往楓的陵墓,準備迎接此生的終點時,一道白光自天邊垂直落下。而後,某個溫柔的聲音正悄然訴說著:「回來吧,孩子,夢該醒了。」


  那瞬間,他彷彿明瞭了什麼,緩緩露出一抹釋然的笑意。接著,他順從地閉上眼,放任自己逐漸模糊的意識陷入無邊的虛空中。


(未完待續)

點評

玲會努力手下留情的!(??  發表於 2019-6-9 15:00
嘖嘖,玲會保留讓你寫文的力氣(不#)居然呀~~  發表於 2019-6-6 22:45
伏筆塞好塞滿(×)原來沐月比玲小一歲(?  發表於 2019-6-6 09:29
原來是,放了一點糖誘惑的刀嗎!?(意義不明  發表於 2019-6-5 17:49
所謂的糖刀(?  發表於 2019-6-4 21: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3 21:33:49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沙發~~

玲真的覺得他們好有基……(

最後幾段感覺好悲傷(??

點評

那就請玲手下留情囉!作者會繼續加(虐)油(人)的!  發表於 2019-6-7 14:18
當然,沒有伏筆就不好玩了,希望看到下一段後不要來圍毆我啊! 話說,居然嗎XDDD  發表於 2019-6-6 13:31
其實是伏筆太多((QAQ 敬請期待發糖發刀片的後續吧!反正昨天剛(高中)畢業,正好有時間多寫一點XD  發表於 2019-6-5 17:55
雖然會發一點點點點點糖,但虐更多就是XD  發表於 2019-6-4 22:09
會哦!一邊放閃(搞基)一邊虐精靈XDDD  發表於 2019-6-4 21: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4 07:0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搶凳子~~~嘖,沙發又被搶了

同意玲的說法,他們好有基(?

點評

不不不,他們絕對是清白的((XDDD  發表於 2019-6-4 12: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8 21:13:17 | 顯示全部樓層
《元素咒歌》

冰之寒,冷月清歌;朔言,舞雪飛針。

水之柔,傲霜柔律;晝詩,靜海狂鞭。

火之烈,破日焚詩;朝詞,豪炎怒戟。

暗之寂,沉淵凜詠;昏語,慘霧淒匕。

風之和,繁調亂曲;朣訴,流雲蒼弓。

木之平,正絃肅音;昕說,繪墨縛秤。

土之厚,端吟輕頌;望諾,逐星禦盾。

光之華,謹韻幽嘆;昡謠,明陽耀鏡。



﹡八大屬性﹡

冰——優點:冷靜/缺點:清冷(武器:針)

水——優點:柔善/缺點:狂傲(武器:鞭)

火——優點:熱情/缺點:暴烈(武器:戟)

暗——優點:理智/缺點:無情(武器:匕)

風——優點:隨和/缺點:善變(武器:弓)

木——優點:正直/缺點:固執(武器:秤)

土——優點:敦厚/缺點:軟弱(武器:盾)

光——優點:謹慎/缺點:多慮(武器:鏡)



說明&徵歌謠(咒歌):
*各屬性只能使用其對應元素咒歌,並且所有角色一律為單屬性。
*每一句咒歌皆可召喚出一種武器,用法及其確切型態(eg: 短針、毒針、長針……等)依使用者而定。
*每種屬性皆有其性格上的優點與缺點,請審慎考慮過再選擇。
*人物單新增屬性空格,可於自己的單子中補填寫或私信作者(只要在自家角色出現前補上就好),否則一律由作者決定。
*不定期新增各式咒歌與源世界詩歌,歡迎多提供意見、素材和自己創作的作品,只要不與目前劇情違背,作者會視情況改寫徵用喔!

點評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了解了~  發表於 2019-6-9 20:13
術法和元素是可以一起填的嗎?是說我好像已經把他們的武器用的很合適了ww(←特地選他們最合適的武器  發表於 2019-6-9 16:07
本來想給青玥水的但看看性格好像沒那麼合……屬性和會使用的魔法屬性(?)還有種族不會有衝突吧……  發表於 2019-6-9 15:36
那麼玲加油給他們編編咒歌吧(思)然後玲家孩子都加上屬性(還偷偷加上擅長術法)囉~  發表於 2019-6-9 15: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9 11:04:56 | 顯示全部樓層
(→四位孩子都已經出場的親媽)這樣我還要改嗎www
沐月加油喔,我已經把第四章五章都生出來了(寫的好痛苦(沒靈感

點評

可喔!因為是兩個系統,不完全相關。  發表於 2019-6-9 16:34
或是全權由我代勞也行哦!((至於人設的話,應該不會崩......吧(?←此人駕馭角色有障礙  發表於 2019-6-9 13:05
只要補上屬性就好,劇情銜接放心交給我處理^^ 話說謝謝鼓勵,有靈感的話也歡迎加入寫詩行列哦~我會努力產出的!  發表於 2019-6-9 13: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9 15:1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6-9 20:13 編輯

啊,被冬搶了沙發(

咒歌啊~咒歌好難啊~~(?)玲就填上屬性其餘交給你好了(诶

然後沐月加油~~不要像玲的配角……嗯(#

點評

謝謝! 是說兩者並不衝突喔,屬性只是影響使用的武器和攻擊模式而已。術法使用的是元素之力,不完全受屬性干擾,只應相對應屬性更能發揮。  發表於 2019-6-9 15:47
行,交給我吧! 話說寫不好也沒關係,我可以幫忙改~我會加油的!  發表於 2019-6-9 15: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