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63|回復: 36

[同人文] 【特殊傳說X大貴族】〈長篇〉莫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6 03: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4-7 22:39 編輯









大家好

這裡是露露

露露是新人寫手

有什麼要改進的或錯字請儘量提出

還有因為露露打字慢所以會慢更

〈莫忘〉是之前看到一位大大把大貴族和特傳混得很好才手癢想寫的

進入大貴族的劇情後可能會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還請見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03:20: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4-7 22:40 編輯



契子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我們又做了什麼 ?

      沒有!我們什麼都沒做

      只不過是你們的恐懼,我們就不該存在,活該消失在世上

      信任?友誼?

      呵!可笑

      是你們親手破壞了我對你們的信任,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存在著友誼

      是你們把我逼上絕路的,這是你們的選擇

      竟然如此,那你們就不要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1 12:36: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知道那個大大!!!!!他寫的超級好!!!!!可惜一直沒更QAQ

點評

真的很可惜,不過我可能要很久才會進入大貴族的劇情  發表於 2019-3-31 20: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7 23:10: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5-3 20:07 編輯

第一章





      好痛,誰知道為什麼只是普通的無袍單人任務會出現鬼門啊啊啊

      而且出現鬼門就算了,我明明就把鬼門關了而且也回報好任務,為什麼都已經準備好要回去了還會被捲入異空間啊!

      衰神大人算我求求您可以別眷顧我了嗎?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地球人沒有火星人的反應能力,而且我還年輕不想那麼早和阿嬤團聚啊!

      突然出現一個人影打斷我崩潰的腦殘

      那人有著及地的墨黑長髮,如水鑽般的銀色雙眼,空靈卻不顯女氣得美貌,他面無表情的令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他整個人都好似凡間不可能存在之物,令我不由的看呆了

    「你……你是誰?」我不經思考就呆愣的脫口而出

    「我為萬物正是你們口中的世界的意識」

      他一開口就把我驚呆,不是因為他的聲音太好聽,雖然這也是原因之一

      但重點是!他說他就是世界啊啊!我心中無限頭草泥馬奔過,我一個平民老百姓竟然有幸能見到世界啊啊啊啊啊

      話說為什麼世界會找我?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妖師而已,我最近又沒被扯進什麼陰謀裡,更沒有做過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雖說身為妖師先天能力者本身就很大條了

    「我有一個請求」

    「……啊?」真是抱歉我剛剛有點混亂,可能出現幻聽了,麻煩請你再說一次

    「我希望你能啟動凶影,讓一切回歸虛無」

      聽到關鍵字我就已經冷靜下來,照理來說身為生活在世界中的一員,我應該答應世界的請求,不過……

    「很抱歉,請恕我無法答應」

    「為什麼呢?」他依舊面無表情,平平淡淡的語氣令人看不透他的情緒,分明是疑問句,從他嘴裡說出來卻好似單純的陳述

    「我喜歡這個世界,我愛著我的家人、朋友,沒有他們我什麼都不是,我無法想像沒有他們的世界,我不希望他們消失」

    「這不成問題,凶影會吞噬一切,再被吞噬的那一瞬間便會消逝,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樣的,無一例外」

    「我不是這個意思!沒有人會甘心就這麼無緣無故的死亡!」

    「或許如此吧,但並非無緣無故」

    「什麼意思?」

    「我是世界的意識體,我能夠知曉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不管是各個種族不可告人的禁忌,還是各個陰謀背後的真相,醜惡的人心造就無數的悲劇,人心何其醜陋,使世界如此汙濁不堪」

    「就算如此他們也不該就此消亡!而且也還有其他許多無辜的生命啊!」

    「年輕的妖師,若你曾見過那些景象,還能說出這些話嗎?」

    「什麼?呃!!」突然我感到後腦一麻,就好像斷線一樣,失去了意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4 00:22: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4-7 22:45 編輯


第二章





    「醒來了嗎?」一醒來就就聽到了一個冷清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所以都結束了嗎?真是危險,如果再來個幾次的話,我可能真的會忘卻原本的自己了

    「所以你的答案還是和當初一樣嗎?」

    「是的」我沒有一絲猶豫果斷的回答,不論見過什麼我的想法還是一樣的

    「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年輕的妖師,你不要忘了你曾說過的話」這是我認是他開始第一次看他做出表情,似乎還有點……無奈?

    「雖說如此,但我還是將選擇權交予你」

    「等……」我不是說我不會啟動陰影了嗎?

    「我會將你所有生前的遺物都交給你,並保留了你所學會的所有能力」

      你不要一直在那自說自話,就說了我不會啟動陰影

    「你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等等……」我話還沒說完就發現我正在開始下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在他的眼中看見了憐憫

    「年輕的妖師,願你能永遠保持你那溫柔如水的心,不要忘了你單純的善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0 15:06: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6-6 22:04 編輯

第三章
      




      我閉上眼睛感受下降的速度,這不是個很好的體驗,極速下降什麼的也不是沒有過,但沒有任何補助的下墜還很難令人安心

      終於停止下降,基於多年養成的習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起警戒觀察周遭

      這裡似乎是當時的任務地點,時間也才只過了三個小時

      唉!就說了我不會啟動了,這算是強買強賣嗎?算了,既然那些都給我了,我也沒有不用的道裡,不用白不用

      之前的所有空間都可以打開,不過似乎多了幾個空間,首先就先來整理和確認吧



      ***



      之前的所有東西都在,不過像是幻武兵器那種有自我生命的就沒有,但是由我製造出來的生命都以休眠狀態躺在我的其中一個空間,要用的時候再把他們喚醒就好,而身體雖然能自由轉換,但還是有幾個缺點

      也確認的差不多了,先回去妖師本家向然報告吧,也要把老姐叫回去,畢竟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疑?老姐友傳給我簡訊?時間是三個小時前,那不是我剛完成任務的時間嗎?不會是下個任務吧?

    『我和然把公會人員對爸媽和妖師一族的關係的記憶用言靈消除了,不過時間只有三個月,你快帶爸媽去安全的地方,不要回妖師本家!』

      我有不祥的預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8 00:0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5-3 20:20 編輯

第四章





      為什麼要消除對爸媽的記憶?看來有必要馬上回去一趟了

      張開移動陣就像往常一樣設在本家正門口,一出移動陣我就感應到原本在本家設的結界和術法全部都被破了,而且我還嗅到空氣中有一股似有若無的血腥味

      這時我也顧不上什麼禮節就用跑的跑往聖地,那裡是下最多重結界的地方,如果真的發生麼事,聖地會是我們最後的堡壘

      我一路跑過去看見許許多多的屍體,有族人的、螢之森精靈的、夜妖精的……

      那些人中有我認識的,也有我不認識的,每看到一具屍體我的臉色就難看幾分,我現在只求然他們平安無事,求主神不要帶走他們

      但,現實是殘酷的,眼前的一切讓我只願這只不過是一場可笑的惡夢……

      我見到成堆的屍體其中不乏熟人,辛西亞、哈維恩……還有最重要的——姐、然

      我失神的看著,嘴角勉勉強強的勾起一抹笑

    「吶,姐今天不是愚人節哦!而且我也不是剛進守世界的菜鳥,沒那麼容易被騙,你們再裝下去就不像囉!你們……快點……起來啊……」說到後面我的笑越來越維持不住,眼淚落下臉龐

    「姐,妳不是要幫我檢討任務的嗎?還說我做不好的話要給我做雙倍的任務……」

    「然,你說過我每次回妖師本家你都會煮綠豆湯給我喝不是嗎?」

    「辛西亞,我想吃妳做的精靈點心……」

    「哈維恩,你不是說過只要是我的命令,你就算上刀山、下火海都會完成的嗎?那就給我快點起來啊……」

    「算我求求你們……快點起來啊……」

      不知道我跪在那裡多久,我感受到幾十個移動陣的波動,這令我非常不解,因為其中大部分都是我熟悉的,但也帶著大量的殺意,而最前頭的是……

    「學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22 06:29: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Σ( ° △ °|||)︴發生了什麼事啊啊啊(つД`),漾漾難道又必須被逼離開了嗎(´-ωก`)?他好可憐啊,究竟為什麼他們會這樣呢(-ι_- )?作者,下一章啊(つд⊂)

點評

已更文,另外叫我露露就好了  發表於 2019-3-31 21: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31 21:10: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19-5-3 20:27 編輯





      露露先說一下『』裡的對話是有下言靈的喔!





第五章





    「學長?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學長一手提著烽云凋戈,另一手拿著一顆使用中的通訊水晶,說出了讓我如墜冰窖的話

    「黑袍冰炎在妖師本家遺址發現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我將與數名袍級一同執行任務」

      我將視線移到學長身後,大家都拿著武器對著我,他們每一個我都認識,喵喵、千冬歲、萊恩、莉莉亞、夏碎學長、阿利學長、摔捯王子、戴洛、安因、班導、洛安和黎沚,他們面無表情的拿著武器指著我,他們的殺氣讓我心如刀割

      而蘭德爾學長和奴勒麗,他們沒拿武器站在離其他人稍遠一點的位置,但我看不清他們眼中的情緒,猶豫、害怕、恐懼……

      這時學長冰冷的聲音響起「妖師褚冥漾,你有什麼遺言?」

      我愣了愣,無意識的脫口而出「為什麼?」

    「公會下達了命令,聯合各個種族將妖師全族消滅,連同身為其附屬種族的夜妖精一族與庇護妖師一族的螢之森精靈族」

    「所以……真的是你們……」

      為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嗎?我們不是立過誓言決不會將武器指向對方嗎?可如今,你們殺了我的族人,將武器指向我,難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嗎?

      我似乎聽到了什麼破碎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改變了

      愣愣的望著姐他們的屍體,漸漸的勾起嘴角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們瞬間對我展開攻擊,但都被我佈在身旁的結界一一檔下,傷不到我一分一毫

    「可笑!可笑!真是太可笑了!不論是你們那虛偽做作的友誼,還是對那段友誼深信不疑的我,現在看來是如此的愚蠢可笑!」

      我大笑,一直笑一直笑,不斷的笑,笑得停不下來,笑到流出眼淚

      可我已經分不清,這淚,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流

      也許是因為族人與親人死去的悲傷,也許是因為來自友人背叛的憤怒,也或許是因為對過去自己的嘲笑

    『你們等著吧!我會啟動陰影歸零世界,我要你們瑟瑟發抖害怕受到陰影吞噬,我要你們終日活在會隨時消失的恐懼之中,永永遠遠的,直至一切回歸虛無』

      我張開移動陣,留下了一句話

    『今日的仇恨,我褚冥漾生生世世永遠都不會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 20:07: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大大,已經決定要虐漾漾虐下去了嗎(ノДT)?有點心痛啊╥﹏╥但也有點爽ヾ(Ő∀Ő3)ノ!

點評

是滴!虐漾漾已確定  發表於 2019-4-12 19: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