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月溟

[小說] 【特傳×第二人生】守、候(04/21更新第一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2:0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新年特刊、三

出場人物:時夏、十二聖騎

夏:又是我?我要放假——

陽:放我回去⋯⋯

其餘十一人:怎麼又是我們⋯⋯

溟:抱怨什麼,我也沒得休息啊,隔壁棚還鼓勵人來催我文呢。昨天差點開天窗⋯⋯
明天還是你們呢。

眾:(神色鐵青)

溟:好了好了,今天結束大家一起去吃東西吧,我就大方的請你們一頓吧。

眾:(臉色好轉)

溟:那麼廢話不多說,直接開始今天的問題囉!第三題:請問白雲閣下,你現在在書中最喜愛的女主角是?

暴風:這就是變相地在問說白雲現在正在看什麼書嘛。

夏:是呢。

溟:所以白雲現在看什麼書呢?(茶)

白雲:⋯⋯左柚。

溟:噗——(噴茶)

夏:唔、咳咳咳!

綠葉:有什麼問題嗎?

溟:小夏!是你推的吧!

夏:我只是之前有提到而已!誰知道帝安哥真的去借啊!

溟:那還是妳的問題啊!

堅石:那個女生有什麼問題嗎?

夏:重點不是左柚小姐!

溟:重點是那本書!

審判:那本書怎麼了?(皺眉)

夏:帝安哥,你現在回答我,織女是誰?

白雲:⋯⋯假蘿莉。

眾:!!!???

溟:這世界的三觀崩壞了!

夏:我對不起這世界啊啊啊啊啊!

暴風:⋯⋯看來主持人是沒辦法做結尾了。各位,雖然很不想接受事實,不過我們明天見。

(結束後)

溟:(總算冷靜下來了)看就看了吧⋯⋯走了走了,去吃飯了。我要用食物撫慰心靈。

夏:我也需要⋯⋯

眾:喔——!

溟:各位朋友們,明天見啦!噢對了,還請記得在下面留言啊!(揮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6 14:01:44 | 顯示全部樓層
恩...大大真的很厲害,我完全想不到新年特集能問什麼題目。(死目

最後只能放棄新年特集......

話說神使繪卷好看嗎?沒看過所以很好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4:43:56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2-6 14:01
恩...大大真的很厲害,我完全想不到新年特集能問什麼題目。(死目

最後只能放棄新年特集......

啊哈哈,謝謝誇獎,不過其實題目不是我想的啦,我只是負責回答⋯⋯XDD

神使繪卷很好看喔!而且建議可以先去看同一作者寫的「織女」這部(雖然有沒有先看都沒關係) 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6 21:44:32 | 顯示全部樓層
來了來了~我來留言啦~

夏夏下次就多推薦一些小說啊(笑)

《織女》跟《神使繪卷》很好看喔!(拇指)

三觀是什麼?那能吃嗎?(歪頭)

反正就直接毀成渣渣就好了嘛~(笑)

毀著毀著就習慣了~(茶)(謎:你說這什麼話啊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7 12:43:28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9-2-6 21:44
來了來了~我來留言啦~

夏夏下次就多推薦一些小說啊(笑)

夏:這、這個⋯⋯我以後應該是不會再隨便推薦了⋯⋯

三觀不能吃,不過可以破壞(正色)

毀成渣渣就回不去了(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7 13:39:12 | 顯示全部樓層

新年特刊、四

出場人物:時夏、十二聖騎

溟:呦嘻,各位好啊!終於來到第四天了,開不開心、期不期待?

夏:不開心,不期待。(眼神死)

眾:同意。(點頭)

溟:不期待我也沒辦法,認命吧。所以呢,讓我們直接進入第四題——請問暴風閣下,自從上次被問到毛毛兔兔拖後,你有換新拖鞋嗎?

夏:已經忘記這一回事的朋友們可以先點回第一頁看看。

暴風:當、當然換了!

溟:啊啦啊啦,那麼我倒是挺好奇你換成什麼了。

暴風:誰要跟你說啊!

大地:這個嘛,換成毛熊了。(咧嘴笑)

暴風:大地你個混蛋!

溟:喔齁~真是沒想到啊~

暴風:喬葛・大地,你完蛋了。(冷笑)

夏:看來這下希歐哥又要換拖鞋了⋯⋯

溟:看樣子是呢。那麼,由於主角去報復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各位,我們下次見啦!

(結束後)

夏:帝安哥,昨天的問題我決定再問一次。請問你現在書中最喜歡的女角是?

溟:(湊過去聽)

白雲:⋯⋯夏墨河。

溟:握操!

夏:這世界的三觀真的回不去了啊⋯⋯(眼神死)

溟:⋯⋯算了,就放它這樣吧,我不管了,隨風而去吧!

夏:就這樣吧⋯⋯

溟:好囉,就這樣,照樣子的請各位留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7 22:3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暴風,本喵建議下次換成貓貓拖!(貓貓萬歲)
白雲,書要慎選(認真)
本喵總覺得白雲的價值觀不行了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5 21:13:1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
我會等你更新的
寫得很好看喔
喜歡時夏這個名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1 15:29: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月溟大大消失好久......

還想看時夏會發生甚麼好笑的事情2333

也希望大大不是以棄坑為名義。(只是暫時休刊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1 20:56:4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故事的起始

「所有的齒輪,此時開始重新轉動⋯⋯」

「希望這次,結局不再重複。」

——時夏


手拂過書桌上那些因時間而泛黃的一張張照片,她的眼中滑過一絲絲懷念與不捨。

第一張照片中,是她在過去時與朋友的照片。

那時雖然已經上百歲、但在族裡仍算孩子的她笑得開懷,白皙而俏麗的臉上因為興奮而染上一層紅暈。雙手分別勾著兩名友人,銀白髮的友人和自己一樣歡笑著、黑髮的友人則是滿臉無奈。

一旁,金髮的天使與黑髮的惡魔同樣望著鏡頭,彎著不太明顯的微笑。

而在眾人身後,佇立著一名藍髮男子,藍金色的眸子望向他們,手上端著一杯咖啡、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啊啊,那時,他們還是朋友的時候。那時,他們都還能信任著彼此的時候。

是什麼時候,他們一個個離開自己身邊?是什麼時候,一切都開始變了調?

第二張照片,是她與她那名黑髮友人的合照。

只有她、和他。

她的手緊緊抓著他的。黑髮的友人尷尬地露出一個很淡、很淡的微笑,臉則不知為何的泛紅。

看到這,她不禁笑了一下。

想對那名友人說的話,至今卻仍未出口。恐怕是再也沒機會了。

第三張照片,也是「現在」的她,但身邊的人卻是與一名與少女長相相似的男孩。

那是她的雙胞胎弟弟,是她又愛又恨的對象。

他們手牽著手,看著鏡頭。幼年的兩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他們的雙眼上。

男孩的雙眸是烈火一般的紅色,她的卻是似夜空般的藍紫色。

而在不遠處,還有一名年輕男子。那是他們倆的大哥,和他們都不同,雖然都是金髮,但對方的雙眼卻是蔚藍。

整個家族裡,就只有他們姐弟與其他家人不同吧。

第四張照片,長髮依舊是燦爛的白金、雙眼也仍是紫藍色的她坐在草地上。與她背靠背的,是一名金髮藍眼少年。

一樣望著鏡頭,兩人勾著相同的笑容。

那是她的青梅竹馬,也是她曾經的精神支柱。

那是,「過去」她那位個性嚴肅的天使友人的孩子。

第五張照片,是她和另一名少年的合照。

少年的髮是銀白色的,但在瀏海處有一綹髮卻是顯眼的火紅色,與他的眼色相同。

少年的雙手放在她的肩上,臉上雖然沒有笑容,眼神卻是罕見的柔和。

那是她的養兄,但在她眼中,對方和自己的青梅竹馬一樣都是「他們」的孩子。對她來說,他們都不過是個孩子。

最後一張,也是唯一一張人數超過十人的照片。

拍這張照片時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看著鏡頭,反而是正在各自做著自己的事。

她、她的青梅竹馬和她青梅竹馬的其他十一個兄弟──擁有一頭燦金髮的少年是如此跟她說的──全都在畫面內。

這張照片是她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偷拍的,雖然後來還是有被發現。

想到那時的情境,她忍不住地笑了幾聲。

好吧,是時候該出門了。

關上家門,她戴上耳機。

我出門了。

■■

黑藤館,某個房裡。

「所以說我一個人沒問題了嘛。」月暈般的白金色長髮因少女的動作而飛揚,她拽著身前那人的袖子,臉頰因不滿的情緒而鼓了起來。「哥你就是太擔心了啦,而且我有找喵喵陪我一起逛嘛。」

大大的杏眼不斷的眨呀眨,少女紫藍色的眸子裡明顯透露出「我不情願」的情緒。

明明她也才小了她的哥哥一歲而已,為什麼哥哥總把自己當成小小孩!太過份了啦!

「妳們都是女孩子,不行。」被少女拽著衣袖的青年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火紅的眼中充斥著無奈。

他們,沒有血緣關係,成為兄妹僅僅是因為他們那幼稚的監護人的惡趣味。但,他們沒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因此他們重視著彼此,彷彿一對真正有血緣關係的手足。

少女的名字是時夏,青年的名字則是冰炎。

「哪有這種道理!女孩子也能很強的呀,喵喵不就是嗎?」顯然對冰炎的理由非常的不滿意,時夏稍稍用了點力捏了冰炎一把。

但冰炎依舊面不改色。「妳的能力還不足,想想妳沒經過正式訓練,師父他也只教了妳最基本的。」

「可是我自己也有練習!」「不夠。」「我要自己出去逛!」「不可以。」

「那不然呢!」哪來那麼多個「不」可以說啦!

「我跟妳去,就可以。」冰炎提出了一個他能接受的意見。

「不要,每次跟你出去都沒人敢靠近我們。」雙手插腰,時夏抱怨著。「誰讓你那麼有名、在別人眼中還帥得沒天理!」

「⋯⋯」被她這麼一說冰炎還真無法反駁。

「不管,我已經找喵喵陪我去了,冰炎你絕對不准跟來!」憤憤地丟下一句話後時夏便扔下一張傳送符,跑了。

「⋯⋯」其實妳可以走大門的,反正妳朋友就在黑館外不是嗎。

幾秒後,外面傳來另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夏夏妳好慢,喵喵剛剛差點要叫蘇亞上去把妳帶下來了呢。」

「抱歉啦,哥在那裡不知道在操心什麼。對了,喵喵你上次不是說要今天帶我去那個誰誰誰的家裡,所以到底是誰呀?」

「等等夏夏就知道了啦!走吧走吧,逛街去囉!」

「嗚哇,喵喵不要拉⋯⋯」

很快的,兩人的聲音消失在遠方。

她們不會有事⋯⋯吧。有米可蕥在的話。

冰炎嘆了口氣。算了,該準備去出任務了。

□□

真是的,就說她和喵喵兩個人不會有事了嘛,哥每次都做無謂的擔心!她才沒有他想的那麼脆弱!

只不過是體力差了點嘛!

「⋯⋯喵喵,我們逛完了吧,該走了。」看著走在她前方兩步處,因為逛街而感到開心,蹦蹦跳跳的燦金髮少女,時夏心累的問道。「我累了。」

雖然她的確不排斥逛街這件事,但也不是逛到這種地步的吧!哪有人一逛逛了五個小時都不用休息的?

⋯⋯靠,還真的有,而且就在她前面。

「欸?夏夏怎麼這樣就累了?喵喵還沒逛夠說。」被喚為「喵喵」的金髮少女、米可蕥停下腳步,回過頭來訝異的瞪大一雙祖母綠眼看著時夏。

還沒逛夠嗎!

⋯⋯真是對不起她體力不好喔,她又不是你們這些火星人——

——才怪。

她的名字叫做時夏。

時間的時。

夏天的夏。

作為一名「穿越者」,時夏在三、四年前來到了名為「特殊傳說」的這個世界。當然,她並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情。

這裡的大世界裡又分為兩個世界:大多人類居住地、原世界,以及其餘種族主要存在的地方、守世界。

將時夏帶到這裡來的人屬於守世界的神,但她卻沒有真正接觸過守世界,一直在原世界度過了從小五開始到國中畢業的三年。這不是沒有原因的,畢竟她是以靈魂穿越的方式過來的,身體的原主則在那時剛在原世界車禍去世。原主的名字和她的本名相同,都叫時夏,因此她也很平常的繼續使用這個名字。

若是就此無牽無掛也就算了,但原主還有一個青梅竹馬,因此情況並不允許時夏直接離開原世界前往守世界。

⋯⋯不過據說是她的青梅竹馬的傢伙後來反而跑了,和他口中的「兄弟們」一同跑到這裡。

沒有真正在守世界活動過的她,在這裡的活動範圍就只有她的養兄、冰炎在學校裡的宿舍「黑藤館」和無殿。

認真來說,她既沒在黑藤館住很久,也不常到無殿去。

至於學習這裡的東西⋯⋯冰炎會什麼她就學什麼囉,況且學到的東西她也只能拿來在原世界蹦蹦跳跳砍鬼族,出些小任務賺點零用錢。

今天來到的,根據米可蕥的說法,這裡叫「左商店街」,才是時夏第一次接觸守世界才會有的東西⋯⋯學過術法什麼的那個不算。

——以上,半真半假。

雖然這不能算是在說謊,但打從一開始,時夏既屬於這裡,卻也屬於那裡。但說她是原世界的新生?別說笑了,她的能力可是你們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那麼,你可能會好奇。為何時夏要偽裝成一個普通人?

原因是,為了保護所有人。她答應過了,絕對會守護好所有身邊的人。當時的後悔她絕對不會忘。為此,她偽裝,不到最後,絕不顯露一切。

因為,這是應許。答應過「他們」的事,她絕對不會違反。

「⋯⋯喵喵,放過我吧,我真的不行了。」時夏哀求,用一種自認非常誠懇的語氣。

看著她那種充滿請求的眼,放過她吧!

「誒……好吧。反正和他們約定好的時間也快到了,夏夏,我們走吧!」就在她打算小小歡樂一下的時候,米可蕥一臉燦笑的從口中吐出了另一個可怕的打算。

還要走啊!?拜託不要啊!

「在前面而已啦,很快就到了!」

「好吧⋯⋯」

正如米可蕥所說,沒幾分鐘之後兩名少女在一棟房子前面停了下來。

「到了到了,就是這裡喔。」如此說著,米可蕥同時按下了門鈴。

接著時夏便聽到接近門口的腳步聲。「喀啦」一聲,門被打開了。站在門口的是一位頂著奇異的綠色頭髮的青年,目測也是高中生年紀。「是米可蕥啊,歡迎。嗯?妳身後這位不是⋯⋯」

「是夏夏喔!格里西亞哥哥的青梅竹馬、時夏喔!艾梅哥哥還記得嗎?」

嗯?這個人認識她的青梅竹馬?

這麼說起來,她還真有一個幾年前瞞著她,和自己的兄弟們跑來守世界讀書結果被自己抓到的青梅竹馬。他的名字是楊西亞,根據時夏之後打聽到的情報,他現在似乎叫「格里西亞・太陽」,在守世界有著「血腥天使」和「笑面鬼巡司」這兩個響噹噹的稱號。

「時夏?」面前的青年思索了下,幾秒後便像是想到什麼般的「啊」了聲。「是夏啊,好久不見。妳可能認不出我吧,我是艾梅喔。」

艾梅?

「你是艾梅哥……哇喔,髮色完全變了一個樣呢。」時夏饒有興趣的向前一步打量著。她怎麼記得他是一個看上去不會跑去染髮的乖寶寶啊,他的頭髮居然從黑色變成綠色了!

「守世界的法術可是無奇不有的呢。」名為艾梅——艾爾梅瑞.綠葉——的青年將手抬起往頭髮一撥,奇異的事情便發生了。他的頭髮居然真的變成黑色了,色澤就跟那時一模一樣!

「我知道呀。艾梅哥,好久不見。」她朝他燦爛的一笑。

「嗯。別一直站在外面了,請進吧!」艾梅哥後退一步,讓出一個通道讓時夏和米可蕥兩人通過。

踏進房子裡⋯⋯我的媽呀這房子怎麼可以大成這樣!每一層樓居然還挑高!

「格里西亞哥哥!喵喵來了!」完全沒有一點像時夏那樣的驚訝,米可蕥非常歡樂的拉著時夏跑進客廳。「看看喵喵帶了誰來!」

「米可蕥,不需要那麼激動⋯⋯夏兒。」坐在客廳裡的一抹金色人影將頭轉過來看向女孩們,蔚藍的雙眸在看見她的瞬間充滿了欣喜。

時夏微笑。「下午好,西亞。喵喵,原來妳是帶我找西亞的。妳該不會以為我們很久不見了?其實沒有,我們還是一直都有在聯絡啦。」

他們可沒有很久不見,上次見面大概是在兩個禮拜前吧,雖然是在原世界見面的。

「夏夏妳怎麼知道!而且夏夏妳居然還有在跟格里西亞哥哥聯絡沒跟喵喵說,害喵喵以為你們已經好久不見了才想說要帶夏夏來的。」米可蕥鼓起了臉頰。

「哈哈,抱歉,下次會先跟妳說的。」時夏笑著拍拍米可蕥的頭。

「說好了喔!」又不滿了一下後,米可蕥才一臉疑惑的問道。「可是夏夏,為什麼妳有在和格里西亞哥哥聯絡但是卻認不出艾梅哥哥來?」

想了想,她開口解釋:「嗯,因為我和西亞一向都是在原世界見面呀,他來的時候都不會有其他人。」

頂多就是多了西亞身邊的那個黑髮青年、現在的名字似乎是「雷瑟・審判」的她曾經的國中學長,沈墨雷。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喔。」

「——夏?」就在此時,一道低沉的嗓音夾雜著驚訝的語氣傳入客廳,隨之而來的是一名走入客廳的黑髮青年。

「啊,墨雷學長,許久不見,近來可好?」時夏朝青年揮揮手,還附上一個漂亮的微笑。

青年的名字是「雷瑟.審判」,但同時也是時夏口中的沈墨雷。

「好久不見,那麼妳呢?」

「挺不錯的……嗯?」從口袋中傳來的震動引起了時夏的注意。她拿出手機,疑惑地看著響了幾聲後又被掛斷的電話。「誰啊?」

就在她疑惑的同時,門鈴在今天第二次被按下,響起悅耳的鈴聲。

「請稍等一下⋯⋯」離門口最近的艾梅不意外的負責了開門的這個動作。他開門,對著來到他們家門口的陌生青年問道:「請問你是?」

青年有著及肩的褐髮,被綁成了公主頭。他滿臉慌張的解釋自己的來由。「時夏在嗎?」

「你找夏?」「嗯?找我?」

聽見自己的名字時夏快步走過去探頭看看到底是誰找上她了。看見門外的青年後她驚訝地瞪大藍紫色的眼睛。

「荷⋯⋯墨丘利?你怎麼來了?」少女問著,一臉不解。「發生什麼事了嗎?」

接著她猛然想到什麼般的轉向艾梅,抱歉似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艾梅哥,你能先進去嗎?我和他說些事情罷了。」

「⋯⋯我明白了,若有事情的話就直接叫我們。」沒有多問,綠髮的青年走回屋內,順手貼心的帶上門。

門一被闔上名為墨丘利的青年便再次開口:「夏,妳怎麼還在這裡,會議已經開始了妳知道嗎!」

「會議?可那不是下禮拜的事了嗎?」時夏更加不解了。她當然記得有會議呀,不過她記得邀請函上的時間寫的是下禮拜。

你問是什麼會議?那是「諸神會議」,幾乎所有的神明和神使們都要參與的會議啊。

是的,時夏是一名神使,而且還和一般神使不同。一般來說,神使是「一個神」所找出來的幫手,僅會聽從一個神的命令。但時夏不一樣,她的工作非常的「多元」,雖然是由隸屬將她帶來這個世界的神之下,不過幾乎所有的神明都很喜歡找她幫忙。

簡單的說,她在天界是個大名人呢。

而現在站在時夏面前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原世界希臘神話中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墨丘利,又名荷米斯。

「什麼下禮拜!時間提前了!」墨丘利都快吐血了。他明明有把訊息確實的傳出去啊,眼前的人為什麼一臉「我什麼都不知道」?「妳沒接到訊息嗎?」

「⋯⋯沒有,我完全沒接到消息。」時夏皺眉。「怎麼會⋯⋯」

⋯⋯啊!她知道發生什麼事了!難怪她不知道有任何新消息!

額上浮出青筋,時夏跺著腳氣急敗壞的罵道:「馬的,該死的榊!居然沒說!」那傢伙竟然把消息直接攔下來了不讓她知道!

「……我好像突然不意外了。」墨丘利死目,幽幽地說。只要和時夏以及對方的神熟悉後就會知道時夏的神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算了,總之今天是第一天了。最晚第三天一定要來,這次『歌姬』一定得出場。」他可是答應過眾神了,食言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諸神會議一次就會開個五到七天不等,但其中也只有前三天在開會,剩下的時間都拿來宴會了。

時夏在眾神之中同時也是出名的「歌姬」,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找她去幫忙。

「知道了,我回去準備一下,明天下午再麻煩你來接我過去。」嘖,麻煩死了,現在要找什麼理由離家出走?況且還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

「明白,沒有問題。那麼我先走了,明天見,期待這次『歌姬』的演出。」得到回應的墨丘利滿意的打開傳送陣離開了。

看著青年離去,時夏佇立在門口沉默良久後才開門走回屋裡。

「夏,剛剛那是誰呢?」見方才還滿臉笑容的時夏現在卻面無表情的回來,艾梅擔憂地問。

在客廳裡的眾人也齊齊把目光放在少女身上。剛剛他們可是把時夏喚出的名字聽得一清二楚,可對方到底是誰?

「嗯?啊,他是墨丘利,是我之前認識的朋友。」連忙回神,時夏給了眾人一個安撫性的微笑。

「發生什麼事?他怎麼會突然跑來找妳?」格里西亞接下去問道。

⋯⋯不行,她和神明們有關係這件事還不能讓他們知道。除了是因為要保護他們之外,還有、她不能破除「絕對禁忌」。

天界絕對禁忌第一條:「絕對不可把自己的身份告訴任何無關人士。」

就算是她,也不能違反禁忌,否則將會受到嚴厲懲罰。

「⋯⋯沒有啦,只是他之前邀請我去一個派對,但是時間突然提前了我不知道,所以他才來看看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思考了下,時夏給了一個不算在說謊的解釋。

「那夏夏為什麼不知道?」米可蕥好奇的開口。

「這個嘛⋯⋯被另一個一樣有受邀的傢伙攔截下來了。」說到這個她就有氣,那傢伙存心想害她嘛!你說說,到底有哪個神明會和他一樣沒良心的?虧她還是他的神使!

想到這,時夏咋舌,再次取出手機,傳了一則訊息給某個人。然後,她抬起頭。「抱歉,西亞、喵喵、還有各位,我要先回去整理一下行李了。我已經遲到一天了,最晚明天一定得到。」

「欸?可是夏夏,明天是新生訓練喔。」米可蕥連忙提醒對方。

「⋯⋯靠北。」腦袋空白幾秒,時夏吐出了兩個字。「嘖⋯⋯放心吧,明天我還是會去新生訓練的,大不了提早走。」反正只是去填資料和選課而已。

「好吧,如果夏夏這樣說的話。那夏夏掰掰,明天見!」

「嗯,那麼各位,明天見了。」最後給了眾人一個笑容,時夏自動自發的開門、走出屋子、關門,然後丟下傳送符,離開左商店街。


後記:

我、我冒著生命危險來更新了大家有沒有想我!

其實我只是來露個臉證明我還活著沒有死掉也沒有棄坑的⋯⋯(乾笑)

下次回來就真的是會考後了,我剩下不到一個月——(尖叫中)

放心放心,我絕對沒有棄坑,絕對沒有!

為了表達我的誠意⋯⋯

下次更新時間:5/20

相信我,我會回來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