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澤月玲希

[原創文] 【守護與誓約】8/25更新第二十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4 09:2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孩紙阿,頭痛是病阿,好歹也注意一下頭痛的原因阿......orz

不過很開心噠,我家漂亮亮的瑰塔總算要出現了嗎?我一直都覺得這個小孩很有氣質阿,就是歐洲中世紀的那種高冷貴婦有木有!

好想要抱他(不)(謎 : 警察叔叔......這個人很久以前就沒救惹,直接帶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4 15:01: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冰將溶之時

死死的瞪著眼前身著華服的美麗女子,夏冰·櫻海麗握緊了自己的寶石項鍊,「瑰塔……竟然是妳嗎。」

偏偏是在學校裡面……!

「其實妳是個可憐的孩子啊,夏冰。」瑰塔勾起唇角,「要不是妳是星海的成員,不然我想,殿下他是不會置妳於死地的。」

那抹微笑明明很美,她卻下意識感覺到凜冽無比,不帶任何溫度的,無情笑意。

「那不重要,想殺我才沒那麼簡單!」確認戰鬥一觸即發,夏冰扯下項鍊,寶石在她手中亮起了灼灼的光,隨後變換,成為一把冰色的長槍。

身為星海的一員,她隨時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因為自己絕對不能落到魔族手中,不然,整個星海都會受到影響的。

她緊咬下唇,壓抑自己依然不安的情緒。

「我會給妳最後一次仁慈。」瑰塔不以為意,手指一彈,兩人所在之處已經不是學校,而是什麼都沒有的平坦地區。

已經不在原始界了。

「那麼,我會很榮幸收下妳生命的,櫻海麗小姐。」

*

「不對勁……」

葉苑突然喃喃開口,表情變得有些凝重,「怎麼了?」凌寒開口問道,「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夏冰她是不是……」說著,她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手鐲的寶石色澤,亮麗的琥珀旁有一顆透明的水晶。

而水晶的中心,正漸漸的暈開黑色。

「不會吧,怎麼又是夏冰!」尹黎梨驚呼出聲,「寒,葉苑,這個不能拖了不是嗎!」

到底又發生了什麼?還是其實星海,天天都是多事之秋?

「糟了啊……」不知何時又繞到我們身旁的米亞娜蹙眉,「不行了,一定要立刻出動。」

「我可以找到夏冰,帶上我!」葉苑著急的開口,「一定要帶我去!」

「『晴晌』『寒冰』『燦花』『綠葉』『守護』任務目標,尋找『溶冰』!」米亞娜中氣十足的喊出聲。

「是!」除了我以外,被點到的人整齊劃一的大聲回應。

等一下!帶上我做什麼!真的沒問題嗎!

「我們是第一批尋找組而已,不會只有我們去,不用擔心。」凌寒看了我一眼,開口,「雅黛,我會保護妳。」

他像是要讓我安心一點似的,勾起了微笑。

不用他們保護。我在內心告訴自己。

「我就是為了守護誰,才會答應加入星海的。」我以這句話回應,然後,見他笑著點了點頭。

「傳送之陣,起!」以葉苑為中心,另外四人圍著她,不過秒計算的時間,方才的地方已經沒有人。

「『信籤』、『血梅花』、『葉語』、『餘暉』你們準備下一波支援,『瑪麗亞』準備救援。」米亞娜持續發布指令,被她點到的也一一準備就緒。

但她卻依然感到憂心不已。

夏冰最近出事的太頻繁了,彷彿被鎖定了目標一樣,這是很不尋常的事實,有可能……魔族那些傢伙發現夏冰的價值了?

如果是那樣就糟了。

米亞娜一方面祈禱著平安,另一方面,也持續的調度著人員。

極重要任務,夏冰·櫻海麗的救援行動。

絕對不能失敗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4 15:47:42 | 顯示全部樓層
澤月玲希 發表於 2019-7-4 15:01
第十八章  冰將溶之時

死死的瞪著眼前身著華服的美麗女子,夏冰·櫻海麗握緊了自己的寶石項鍊,「瑰塔…… ...

緊張得要來了,一定要救出夏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6 17:40: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可惜X可悲

同一個姓氏,就是同一家族出生的,就是家人。

這世界上,姓安的只剩一人。

*

「我很好奇您這次的決議是為何,殿下。」

深紫色的眸儘管凝視著,卻像是穿透了他一樣。「你想說什麼?磊,不要拐彎抹角的。」

「您想殺夏冰·櫻海麗,除了她的戰鬥力以外,其實還有更大的原因不是嗎。」明明笑得無害,但語氣卻總給人說不出的壓迫感,儘管他並不曾被影響。

「夠了,你們一個個最近是怎樣?你也這樣,瑰塔也是,不要以為我能一直忍受你們的冒犯!」似乎有些被激怒了,語氣變得有些淩厲,磊·尹然笑了笑,「抱歉,屬下的錯,雖然大家都知道殿下您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您想殺夏冰·櫻海麗,是因為,她和『伊莉亞』大人長相過於相似對吧,殿下。」

「……你到底夠了沒!」回應他的是,宛如受傷野獸似的悲傷咆哮。「殿下,我也懂的啊。」低語,磊綻開更燦爛的笑意。

某方面來說很相似啊,都是失去了妹妹。

「但就算想念,她們也不會回來的。」

*

瑰塔一直都很強,夏冰·櫻海麗很清楚。

儘管自己在體術上佔優勢,但那朵朵花開的能力實在過於麻煩,戰鬥起來綁手綁腳。

用長槍格擋開來了地面綻開的巨大玫瑰,她一躍而上,以流暢的動作躲開攻擊的同時,槍向著瑰塔刺去。

揮手,花開,豔麗的屏障和槍的銳利是力量之間的搏鬥。「不愧是星海的下一任繼承者,這能力可以啊。」瑰塔笑了笑,「讓我想到幾年前的那個女人哪。」

那個宛如天才出世的年輕女子,真的可惜了啊,遇上了星海,最後還曝光了身份。

「如果能平安成人,妳應該會是第二個安海奈吧……啊,我忘了安海奈她早就死了。」勾起唇角,她很滿意的看見對方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妳……」

幾年前的那件事,夏冰·櫻海麗是知情的。

玫瑰花的花瓣,卻銳利宛若手裡劍,於她周圍似暴風般旋轉,夏冰咬牙,她頸上的鍊墜正亮著白光,「冰之女神,聽·愛若拉,請借我凍結一切的力量!」

她在心中祈禱著,於周圍,冰冷地寒氣漸漸上騰,作亂的繽紛落英被強硬的結成了冰,她在自身周圍,用冰構築了一道難以入侵的銅牆鐵壁。

「瑰塔,我跟安海奈……『誓言』是不一樣的。」

「我絕不會死在這裡!」

她喊出聲,像是在立誓。

瑰塔的笑靨如花,明明很美卻讓人感受到一絲無望。「妳是好苗子啊……可惜生了這麼一張臉。」與魔族已故公主,伊莉亞過於相像的好看面容。

可惜了啊,夏冰·櫻海麗,來生轉世為魔族吧,別再當人類了,別再與星海有接觸了,儘管人人都說魔族是無情冷血的暴虐種族,但作為一個戰鬥者,她欣賞夏冰,也欣賞已經逝去的那個人。

與星海有接觸,最後,不是被他們這些魔族殺死,就是被星海自己送葬啊。

可惜了,夏冰·櫻海麗,可惜了,安海奈。

瑰塔笑了笑,所有的花瓣如同雨一般,朝著冰的中心,攻擊。

「永別了,孩子。」

點評

哈哈謝謝澤月喜歡磊的人設,親媽很開心/////  發表於 2019-7-9 20:00
等等,別啊,別讓夏冰下台吃便當  發表於 2019-7-7 00: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9 16:28:46 | 顯示全部樓層
偷偷的來簽到ˊˇˋ

兒子啊你怎麼那麼欠揍ww澤月你描寫的個性完全跟我想像中的一樣(稱讚意味)

夏冰應該還不會領便當……吧?期待下一集嘍( ・∀・)

點評

夏薇♡♡我很喜歡磊的人設!  發表於 2019-7-9 18: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1 23:06: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安雅黛X安海奈

在花瓣打碎冰壁的那一剎那,突如其來的,強勁的風將落花給吹開了。「溶冰!」聽見同伴的呼喊聲,她回過頭,「綠葉!」見自己的搭檔火急火燎的衝上了自己前方,「瑰塔,收手,否則今日就是妳的忌日!」她憤恨的瞪著女子,瑰塔輕笑,「啊呀,這不是綠葉小妹妹嗎。」夏冰的搭檔。

「你們來這麼多人也沒用啊?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擋我呀?未免,太小看人了。」「是誰小看誰還不知道呢。」慕容臣略微冷然地開口,持著雙刀,擺好了攻擊架勢。

「你的父母都是死於我們這裡吧?又是哪來的自信說出這種話呢?」瑰塔的話語讓他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別被他激怒,晴晌。」凌寒向他說道,慕容臣點點頭,「我很冷靜。」

「我看看……那邊的小妹妹是生面孔嘛。」

纖細修長的手指指向佇立於最末的少女,「守護,小心一點,這傢伙很危險!」夏冰衝著那女孩,大喊。

女孩沒有回話,眼神裡也沒有恐懼,只是直視著她的瞳孔,彷彿穿透了她。這個眼神……想起來了,不就是剛才才提到的那個人所擁有的嗎?

星海的人真的很遲鈍,連安海奈的血親都直接收來當戰力了。

瑰塔漾起燦爛的笑,消失,下一秒已出現在少女的身旁。「妳是,安海奈的誰呢?」同伴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她已經側在女孩耳邊,輕語。

少女——安雅黛的神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妳為什麼認識她!」聲音很細小,充滿了驚疑,「離她遠一點!」綠色的手裡劍朝她們這邊飛來,瑰塔隨手一揮,殷紅的花瓣將手裡劍格擋了下來,「既然是安海奈的血親,那……」

加入魔族吧,不然,遲早要被星海給殺了的。

少女的反應快的出其,不知何時拔下的耳針,不偏不倚,插在她的眼前一公分。「把妳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語氣沒了驚恐,盡剩森冷,彷彿他們的皇子,認真下令時的樣子。

等等,她……!

耳針上,除了安海奈的守護力量外,還有另一個更強大的力量在牽引,「記憶法術?」那不就是,皇子殿下的拿手好戲嗎?

這女孩是誰?可能的身份只有一個……可是那個人早就死了,和伊莉亞公主殿下一樣死了啊?

「告訴我妳所知道的,安海奈的一切。」少女冷冷地重複了這句話。

「以我之名,安雅黛。」

*

「啊呀,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磊·伊然淺笑,瑰塔應該不知道吧,他們正觀看著戰局呢,「要怎麼辦呢,皇子殿下。」誰都能看出來,那女孩似乎不單純。

可是,誰知道她是誰呢?眼神倒與死去的安海奈有幾分相似……可是她的妹妹應該也死了才對啊,據他所知的情報。

就像他一樣,就像失去了伊莉亞公主殿下的皇子一樣。

「……」在他身邊的魔族皇子,臉色異常難看,「麻煩了。」誰知道星海那群蠢貨會沒神經到把安雅黛帶出來!以為這是觀摩賽嗎!瑰塔還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要修正那群能力者的記憶不難,可是安雅黛活著的事情,他可沒打算讓任何魔族知道。

安雅黛……

「都是妳的錯……」

伊莉亞。

他會承認的魔族公主,永遠,只有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1 23:2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澤月……最近……太高產了吧……(日常把文放生的玲

感覺,完結很近了呢?(思)還有臣還是好帥(到底#

最後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17:4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皇子X公主

我死命的瞪著眼前身穿華服的豔麗女子,以最為冷厲的語氣,昭示著心中無法隱藏的激動。

安海奈,她知道這個名字。

安海奈,我的,在幾年前就意外死亡的姐姐,我唯一的親人。

而她的名字,如今被所謂的魔族掛在嘴邊,以輕蔑的,玩笑似的語氣被提起,到底是為了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

憤怒與不解、悲傷揉合成了一種更複雜的情緒,促使著我動手攻擊。手中的耳針,是她唯一留下給我的遺物,是她說的,所謂能給我的守護。

我要知道,姐姐的事情,到底還有多少隱藏內幕,而這他媽到底跟星海還有魔族什麼關係!

「守護,離她遠一點!」我聽見葉苑向著我大喊,但此時此刻,我想聽到的,不過是與姐姐有關的任何事情,任何可能是真相的殘酷答案。

他們的聲音離我越來越遠,而眼前的女子,在即將出手攻擊的那刻,卻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而動作變得不自然,像是被線拉扯的提線木偶。

周圍旋起風沙。

「雅黛……」凌寒低語著,他無法靠近那名少女,因為她身邊旋起的力流,已經超越了他們能夠碰觸化解的範疇。「妳到底是什麼人?」

「告訴我安海奈的事情。」

而少女只是直視著瑰塔,用毫無表情的聲音,提出了要求。

「以我,安雅黛之名。」

*

魔族皇子重重的嘆了口氣,磊·伊然的眼神別具深意,「要親自出場了啊,殿下。」「我不過是要消除他們的記憶罷了。」早知道不要急著殺夏冰·櫻海麗……可是那張臉偏偏和伊莉亞過於相像,看到,就有種痛意磨蝕著內心。

已逝的魔族公主伊莉亞……縱然要他花一輩子,也不可能接受得了這個事實!

「當年安海奈對您其實不錯……」不知是否為故意,磊開口,悠悠的說道,只見皇子的神色瞬間轉變得極為難看,「你想死嗎!」他的部下倒是一個個都如此大膽,令人忍不住氣結。

「不,倒不是……殿下您還是去消除記憶吧,加油。」

沒多做解釋,磊目送少年的身影消失,露出饒富趣味的輕笑。

海奈長公主、雅黛二公主和伊莉亞小公主……皇子這輩子都不可能承認這句話了呢。

*

戰場上浮現出了一個層層交疊的縟麗魔法陣,幾秒後,一個人影出現於此。

凌寒和尹黎梨的眼神變得極為震驚,而安雅黛尚未看見那人,她依然死死的瞪著瑰塔。

「伊藍!」

尹黎梨還是沒把持住,大叫了出聲。魔族皇子輕輕瞥了她一眼,他周圍亮出極為強大的光芒,頃刻間,視線被幾乎令人失明的白光給籠罩,整個世界彷彿天旋地轉一般,逐漸合流於混沌……此時所有人的感受都是如此。

他輕輕地蹙起了眉,與複數能力者的意識進行對抗的感覺果然不太好。

安雅黛聽見了尹黎梨的吶喊,充滿憎意的雙目瞬間被訝異取代,「伊藍?」她喃喃的重複了句,現在這幾乎盲目的狀態讓她無法去釐清一切,但,伊藍……

這名字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不是嗎?

不是嗎?

伊藍!

她能感受到意識逐漸遠去,儘管想試圖抵擋,但沉沉的痛感與疲倦促使著她靈魂陷入沉睡。

「伊藍……」她低語,此時此刻,唯一的執著。

別開了眼,他竟感受到有些於心不忍。這樣不行……就是安雅黛害死了伊莉亞的,必須不帶一絲情緒,引導她走向最終。

他思索著,終是沒再一次將視線定格在安雅黛身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6 18:56:37 | 顯示全部樓層
從前幾篇就有看出其實伊藍的身分不簡單,但他是魔族皇子我還真沒想到(哭笑不得

好期待後來的發展喔,澤月加油///

來個題外話,兒子你不要一直掀人家傷口啦w雖然我很喜歡看他這個樣子(母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5 22:28: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記憶雷區X伊藍

為什麼?

為什麼是伊藍?

他怎麼會出現在那裡、他明明、就該與這種地方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不是嗎!為什麼!

視線很模糊,我似乎要失去意識了……不可以!我得先問問為什麼伊藍在這裡!

我咬牙,拔下耳針,用力的刺在手背上,利用痛覺強迫自己回神。「伊藍!」血汩汩的流下,但我並沒有理會,只是大喊著他的名字,大喊著我心中最重要的名字。

為什麼。

「安雅黛……」他詫異的轉過頭,對於我仍舊醒著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你在這裡?伊藍!」我用盡所有力氣喊著,想讓他聽到、也聽進去。

好痛、好累,感覺像是要死了,為什麼一切都在我身邊發生?

讓我知道了姐姐的死去並不是偶然,還讓我看見了最重要的人成為敵人?星海到底是什麼地方,平行界和原罪界,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伊藍存在於原罪界,姐姐曾是平行界的人,我僅只能猜測到這兩分。

好累,我好像是提線木偶,過著受人操控的人生。

「伊藍!」我咆哮著,眼淚混著血絲,滴落在地。所有人都昏過去了,剩我們兩人,瑰塔已經不知去向……此刻,這裡只屬於我們。

「妳去死吧。」我聽見了,伊藍的低語。

去死吧。

為什麼?伊藍?我愣愕在原地,不知是清醒還是昏沉了,只感覺全身都在痛,心也是。

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伊藍,我們明明……

對了,我到底是什麼時候認識伊藍的?好像已經忘記了,可是這不可能,我才不會忘記重要的事情。察覺了這點,思緒似乎出現了某種程度上的破洞。

我看見伊藍在那瞬間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好像很痛苦、又好像是很恨。

伊藍這個人……不對勁。

他不是我認識的伊藍,不對,我根本不認識伊藍!

思緒在那瞬破裂,伊藍發出難受的低吟,死命瞪了我一眼,下一秒,他出現在我面前。

「去死啊,安雅黛!」

*

他承認,那一瞬間,他真的想把少女給殺了。

可是沒有做到,不只是因為安海奈的守護信物,也是因為他心軟了。

伊藍·洛伊爾,原罪界的統領,堂堂魔族皇子,在最有機會殺掉自己仇敵的時刻,心軟了。

看著昏過去的少女,伊藍忍不住發出懊惱的低吟。

真夠了,記憶魔法是會反噬的啊。他對安雅黛下了極為強烈的記憶魔法,讓她無法思考任何關於「伊藍」的所有謎題,讓她無法輕易將自己的姓氏透露給星海的人,讓她只要想起,就會陷入痛苦之中。

他沒想到,她竟在他對所有人施展記憶魔法時,把原先施下的魔法解破了。施術者的他,會與安雅黛得到同樣的感受——苦痛難當。

安雅黛察覺了不對勁,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是他太鬆懈了,還是她比想像中更加棘手?

不管如何,這都是失敗……已經失去魔力的他,根本無法殺掉在場任何人。他可以使喚其他人來動手,可是自尊不允許,身處於平行界也不允許。

魔族殺人,只能在原罪界。

煩死了啊。

伊藍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我們的皇子殿下……果然是個善良的傻子。」他自是沒聽到,磊·伊然來自遠端的嘲諷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