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澤月玲希

[原創文] 【守護與誓約】7/14更新第二十一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9-22 16:49:2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忘記僅是非不得已

「遠離那些人……」「活下來……」「妳不需要面對這些……」最後一絲呼喊,女人的聲音。

「雅黛。」

*

「雅黛?」凌寒的聲音喚回了我的注意力,「怎樣?」我挑眉,看著他。「別恍神了,還要解題。」原本想要問什麼的他,最後還是只說了這些話。

數學課分組,我與凌寒被抽到同組,而伊藍在別桌和皇音相談甚歡。

「……喔。」默默的拿起筆在紙上推演,我的心情莫名很不悅。果然是因為那個什麼組織害的,一直想到奇怪的事情……

我根本什麼都不記得啊。

「好了。」把答案交出去,我們似乎是最先完成的,似乎是為了避免尷尬,他主動開話——倒是讓我有點意外,我以為像他那樣稍嫌冷淡的人,會討厭說話呢。

「雅黛妳,真的出乎我們意料。」他說的話讓我不解的皺起眉頭,「什麼意思?」我又做什麼了?明明我半個敵人都沒砍啊?甚至連要幹嘛都不知道呢。

「在開學第一天,我、程老師和伊,就已經聯合探查過全班同學的身分了——沒有彗星,也沒有敵人,沒想到妳的身分沒有人查到。」

我挑眉,「那尹黎梨怎麼說?」「她撿到了魔族的羽毛。」他只給我一行不明究理的話,似乎覺得沒什麼好提的吧。

所以我是突然覺醒嗎?為什麼是那天呢?而且,為什麼是我呢?這種事明明比較適合伊藍吧。「你們都是之前就加入的啊。」如果自年幼時就習慣,也許,就不會像我一樣茫然了吧。

「嗯,我是隨家人進入的,至於伊,說來話長。」凌寒回應我的話,「家人……嗎。」還可以世襲啊。「嗯,我爸是裡面的成員,妳那天見過的葉苑,她雙親都是。」

原來葉苑也是一樣,從小就在海裡生活的魚,只有我一隻淡水魚,莫名其妙被丟進海裡。

「對了,我們的任務可能會有到深夜的,妳家裡那邊……沒問題嗎?」他試探性的問,畢竟,隨意亂問別人家庭背景,並不禮貌。

「……應該吧。」沉默了幾秒後,我回答。

家人嗎……

*

「吶吶,這題應該是這樣算吧?」皇音問向伊藍,只見對方也是一臉苦惱的模樣。「啊啊啊——算不出來!」抱頭長嘆,伊藍用哀怨的眼神和嬌小的可愛少年對看。

兩名男孩,燒腦,幾乎快燒出一個洞來。

我看著他們,不禁勾起一絲笑。

「妳跟伊藍同學真的很要好。」凌寒開口說道,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記憶,語氣比較柔和。「嗯。」伊藍他,對我而言,真的比誰都重要。

「我能問問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嗎?」他問了我。伊藍與我,為什麼認識,那是……好像是……似乎……

『為什麼?』

劇烈的疼痛無預警的湧上,我按住頭,因突如其來的頭痛渾身無力,我禁不住單膝跪地,硬是抿緊唇不發出聲音。「雅黛?」凌寒似乎被我嚇到了,他蹲下身,「妳還好嗎?」「沒事……」盡力擠出幾絲力氣回話,我用力的閉上眼,腦中一片空白。

奇怪……怎麼還在持續,平常明明早停了啊……

「我帶妳去保健室吧。」凌寒剛開口,我便制止了他,「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小聲的回答,我請他告知數學老師後,昏昏沉沉的走出教室。

倚著教室的牆頹然滑下,我閉上眼,試圖抵禦不適。明明平常就不至於如此劇烈和持續啊……

在新一波疼痛襲來時,我又忘記了什麼。

而教室裡的伊藍,皺起了眉,若有所思的樣子,我自然也不知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2 20:52: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雅黛妳沒資格說凌寒冷淡啦,就前面的表現來說,我覺得妳要比冷淡絕對不輸給他。(x
然後某兩個男孩子超可愛XD。

總覺得雅黛和伊藍以前一定發生過什麼吧?
雅黛滿腦子都是伊藍,好像除了伊藍以外她什麼都不太在乎呢,包括她自己。(思)
那就,坐等後續啦。
更新辛苦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2 22:36:06 | 顯示全部樓層
皇音真的超可愛!(孩子控繼續煩)好啦同屬性(?)的伊藍也是(##
伊藍一定知道些什麼,包括雅黛不記得的事(認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3 03:14:4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強烈贊同上上樓層的留言!

凌寒這麼帥的人怎麼可以被無視!(身為親媽的發言)<--(謎 : 我覺得你還是快ㄘ藥吧。)

這個故事有深深的梗(每次看到作者埋梗就心裡難受,好想知道wwwww(/QW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07:01: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笨蛋

看著眼前的數學排列組合,他的心思卻不在此,他想了很多,很多。掃過獨自一人在桌前的美少年,他在心裡厭煩著。

「這題大概是這樣吧?」聽見同學的呼喚,他暫時壓下思緒,演好一個學生的模樣。

他確信沒有人能看出來。

*

等到痛覺消失後,我眨了眨眼,站起身,走回教室。凌寒似乎想說什麼,不過後來還是沒有說出口。

他剛剛是不是問了我什麼問題啊……?想不起來了。

我想了想,也沒再問他。看向伊藍和皇音,他們似乎又解到瓶頸的地方了。「數學是什麼,能吃嗎?」伊藍開始胡言亂語了,果然是他。

「等等,伊藍伊藍,我好像知道要怎麼算了!」皇音突然驚呼出聲,兩人又開始栽在自己的世界裡研究。

「那兩個人,真的很樂天。」凌寒走到我身旁,淡淡的說道。說實在話,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一直向我搭話,我身上也套不出情報來啊,而他從來不是什麼愛講話的人,我一樣不是。

「嗯。」我回道,將垂在一旁的髮絲撥向耳後。

看向別桌,尹黎梨發揮她的親和力,不管跟誰都很合拍,今天伊好像沒來,沒看見她的身影。

「伊剛剛傳訊息來了,還在休養中。」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疑問,凌寒開口幫我解惑,「她昨天不是治好了?」明明看起來就毫髮無傷啊。

「就算治好了,但受傷的事實不會變,還是需要幾天恢復最佳狀態。」聽他的解釋,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伊會常缺課了。

「伊的搭檔,不是葉苑嗎?」看她們的樣子,還挺像的啊?「不是,葉苑的搭檔是夏冰,她們很小就認識了。」想起那個力氣很大的少女,我思考著與她對打有幾分勝算。

大概,零吧,要是她反應不慢。

「對了,妳今天如果會過去的話,也差不多是看適性來選部門的時間了,我覺得妳應該是分析吧。」凌寒提起了昨晚天音學姐也有說到的事情,「是喔,你是什麼部門的?」「戰鬥。」提到這個時,他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情。

為了自己能夠戰鬥而感到自豪,為了擁有守護重要之人的力量而微笑。

我也想要那樣。

不過,分析組,聽起來確實比較適合除了第六感沒有什麼能力的我,雖然會打人,但我覺得我打人根本不會痛啊。

「那尹黎梨也是?」她看起來,其實不像。「是,不過她還在訓練,不能上前線。」畢竟也是一樣在亂七八糟的狀況下闖進來的嘛,我能理解。

「伊是輔助,但她也很常上前線,跟我們戰鬥組的人很熟。」凌寒幫我解釋著,我也算是認真在聽,畢竟那好像和我之後有點關聯。

雖然,好像也沒那麼重要就是了啦。

「時間結束,請各組亮出答案。」老師的聲音響起時,全部人翻開了小白板。

大家的答案幾乎都不同,而我們的更是。「只有一組答對。」老師露出滿意的笑,他原本好像認為我們全部都會錯。

「恭喜凌寒同學和雅黛同學。」果然,是我們嘛。

我聽見周圍的女孩子爆出尖叫,也夾雜著些許不屑的聲音。

「長得好看的人真好。」我小聲的對凌寒抱怨,「妳有資格說嗎。」我覺得他好像露出了一絲微笑,大概是我看錯了。

「至於鳳凰音和伊藍,你們兩個畫什麼汽車!畫什麼機器人!」接著,老師朝那兩個數學苦手大罵。

我露出微笑。

伊藍他,還真是個天真到極致的笨蛋。

隨著下課鍾響,凌寒又被包圍了,我走到伊藍面前,用課本敲了他的頭,可惡,還要墊腳尖。

「嗚,為什麼要打我,我畫得很好耶!」來了來了,閃光彈攻擊。

「這是數學課啊,笨蛋。」我忍不住笑了出聲,他的腦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啊。

『現在想想,那時的我才是笨蛋,還是個,無可救藥的笨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3 14:52: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大大更新了,真是神速,愛死大大了~期待下一篇的出盧哦~不過畫汽車跟機人,笑死不是在算數學嗎~大大加油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3 15:39:15 | 顯示全部樓層
數學課畫畫……這兩個在故意賣萌啊!!!(X
不過伊藍好像是真的在故意賣萌……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3 21:06:2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天音的姓氏我已經改好囉,我改成葉,不知道可不可以

話說,大大你更新的速度真的很快欸,厲害!

數學課畫畫,如果按照現實的話,早就被炮轟出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7 06:14: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數學課都是在寫小說,畫畫的時間比較少(等等,這完全不是重點!)

凌寒好有愛,身為親媽的我不停在電腦螢幕後狂叫(謎 : 神經病)

這怎麼好像是兩個男的要搶一個女的的複雜三角戀關係的走向?(抱起泡麵開始等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4:37: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10-1 22:07 編輯

第九章  測驗

與伊藍一同走回家後,我依約來到了校門口,凌寒和尹黎梨在那裡等我,畢竟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去那個叫做星海的組織。

「走吧。」凌寒說道,我們一同步離這裡——我還以為他要直接把我們傳送過去。沒走多遠,我們到了一個有些荒涼的空地,因為隱身在巷子後,非常之不顯眼。

「傳送之陣,起。」隨著凌寒的聲音,我再次體驗了所謂的魔法傳送,其實蠻好玩的,對我而言。

那扇門還是矗立與此,凌寒和尹黎梨都將手放在感應器上後,兩雙眼看著我。看來這次是不需要牽手了。我依樣畫葫蘆的完成手續,大門就在我們的面前敞開。

走進裡面,人似乎沒有那麼多,也許是時間問題吧。「下午好。」上次見到的氣質大姐微笑向我們三人打招呼。「米娜姐午安。」「嗨米娜姐!」看來她的名字是米娜啊。「啊,妳是昨天的新成員,妳好啊!」看見了我,大姐姐衝著我一笑,「我是米亞娜.南沙,叫我米娜或是米亞都可以。」

「我是雅黛。」雖然對方可能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但我還是重新自我介紹了一下。

「米娜姐,雅黛差不多該選部門了,卓恩哥在嗎?」凌寒淡淡的問道,「他還沒來呢,還是我先幫雅黛測試?」米娜回應了他,「嗯,那就麻煩妳了。」我什麼都沒說,凌寒就幫我答應了了下來。

「那麼,我們到訓練室吧。」她微微笑,引領我們三人走進另一扇門,穿越有點黑的長廊,停在另一扇門前。

她將手放在旁邊的儀器,就像基地時的動作一樣,門自動的開啟,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寬敞到能與足球場比的空間。

幾乎什麼都沒有,只有幾個櫃子,上面放著像是劍那一類的武器。各式各樣的,還有一些我叫不出來的東西。我們都走了進去,門在我身後關上。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沒有退路的感覺。

「首先是分析能力。」

「如果妳被關在一個房間裡,沒有窗戶,沒有任何可以讓妳向外界聯絡的方法,那妳會怎麼逃出去?」她問了一個保留空間很大的問題,似乎是想讓我詢問其他條件吧,依我的詢問來判斷我的分析能力。

但我並沒有問問題,而是直接回答。

「我會想盡辦法自殺。」

我看見他們全都露出驚愕的神情。「既然逃不出去,那麼讓靈魂解脫也是辦法吧?」只要她沒有把題目說死,那,這個回答就行得通。

「……聰明。」米娜回過神來,對於我的答案給予肯定。「雅黛妳的思想也太——黑暗了吧?」尹黎梨不可思議的說道。

也許吧。

「那麼,接下來是戰鬥能力,妳可以在那裡選一個武器來與我對打。」我最不想面對的來了。

我的身體素質並沒有很好,而對方顯然與我相反。那麼,該做的就只有……

我並沒有去選武器,而是撥開耳邊的頭髮,幾秒後,取下一根銀色的針。那是我配戴的耳針,針的其中一端鑲嵌著藍色晶石。

「這麼小的針嗎?妳要用這個當武——」米娜的話還沒說完就硬生生被打斷。

因為我的針尖正對準她的眼,距離刺入僅僅只有一公分的距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