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澤月玲希

[原創文] 【守護與誓約】7/14更新第二十一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19 22:19: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梅亞 於 2018-10-19 22:21 編輯

哇~大大更新了(灑花)真是越來越好看了呢~期待劇情發展
是說雅黛真的是多災多難啊~
,好奇我角色的出場方法呢!大大加油哦(啦啦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3 06:37:30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等等等等,最後的那一篇是怎樣?!

看起來超不妙的阿喂!

宰掉是哪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1 20:07:0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遺憾與過去未來

「哥,你回來啦!」黑髮少女笑盈盈的跳出來,對眼前的男子打招呼。「嗯。」臨冥勾起淺笑,揉了揉少女的髮。

她名為舞流羽。

「琉翼呢?」他隨口問道,「在裡面看書呢!」她拉著臨冥——也就是自家哥哥的手踏進客廳。

另一名短髮的少女端坐著,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回來啦。」她的語氣很淡然,舞流羽拉著他坐下後,端了杯水給他,「哪,給你!」「謝啦。」

和樂的家庭生活。

他化名臨冥,與星海成員們的大敵是同一人。

看到這一面……也許沒有人會相信吧。

*

躲在家中,伊.聽羽聆音百無聊賴的在滑著手機,假裝自己還在恢復期而沒有去星海,她常做這樣的事。

畢竟自己的彗星身分是假的,還是得偽裝得合理一些,這一點,幾乎沒有人知道呢……總覺得很帶感呀。

她淺笑。

「神的後代這種事……反正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嘛。」她本來就不希望被揭穿的那一天到來,所以能和正常人一樣那是最好。

星海就某方面來說還是弱爆了啊,檢查身分這方面。

不然,雅黛那個女孩子,哪可能混得進去呢?明顯來路不明的小孩他們也敢收,挺好笑。雖然好像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不過沒差啦,給那傢伙製造一點麻煩她可樂意了。

伊.聽羽聆音稍微有點惡質的想著,與平時的她大相逕庭。那不是真正屬於「伊」的人格。

她,是多重靈魂的人。

不,並不是人,而是——諸神末裔。

*

我有一件事挺搞不懂的,當他們在談論工作時,我也在思考著。

那個夏冰,是不是很重要呢?感覺他們特別維護她,對話裡可以稍微聽出來。我想,葉苑大概擁有能夠很快恢復傷勢的體質吧。

至於尹黎梨,可以確定她沒什麼特別的,凌寒,大致還看不太出來。

謝卓恩,應該跟米亞娜是一樣的工作職位吧,至於江子翎……總之與我沒什麼關係,對吧?我沉默的分析著,並不是多有興趣,只是無聊得發慌。

「雅黛妳在想什麼?」尹黎梨笑著發問,「沒什麼。」我簡單的回應了一句,看向葉苑,她居然真的和功課奮鬥起來了……我跟說什麼,不忘本分?

說真的,既然是要當戰士的人,為什麼要讀書呢?如果在這裡無法工作,又為什麼要加入呢?正義感氾濫?

我還是不懂。

「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讀書呢,明明是要上戰場的不是嗎?」在我回過神的同時,我已經問出了這個,有點尖銳的問題。

全部人都看著我。

「我想,是因為,終究沒辦法隨便就捨棄吧,原本的人生。」停下筆,葉苑回答我,被我歸類為幼稚的人的她,卻露出了一抹不符合年紀的苦澀微笑。

「大家會在這裡,幾乎都是因為遺憾,但遺憾的同時,還是要向前走不是嗎?我們不活在過去,在未來。」她的話語,直直的刺入了我心中。

我們不活在過去,在未來。會聚在這裡是,是因為遺憾……

這裡,這些人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而我又是為什麼,被選中了……?

*

久更抱歉>///<(土下座
最近全職深坑哪……又想開坑了(作死

點評

所以到底是哪隻看起來太強大?  發表於 2018-11-11 21:51
嗯?哪隻看起來很強?  發表於 2018-11-11 21: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1 21:33:10 | 顯示全部樓層
至於尹黎梨,可以確定她沒什麼特別的

呵呵呵,真是對不起阿,我在創出尹黎梨時很隨便喔(還敢說)

因為原本只想做出一個很可愛的腳色,運氣擔當的小可愛,但是被說運氣擔當被使用了,所以接下來就都......很隨便了(咳咳)

好吧,真是對不起,被我當作路人甲的尹黎梨......

凌寒,大致還看不太出來。

其實這個腳色的原本模型是冰炎學長(ㄍ)

就是一個......太成熟的傢伙(我在講甚麼......orz),其實因為跟煌晝有點關係......更正確來說應該是凌霜跟煌晝有點關係,光是從凌霜的項鍊就知道,但是我懶得寫(ㄍ),所以全由作者自己發揮想像吧(被揍)

不過凌寒的內心本質其實應該是白川主(神奇的傢伙出現了!),很多事都默默看在心裡,所謂看得最多,做到精隨。好像都沒他的是,可是都講裝不知覺的提到要點,這是我想讓他呈現的(真辛苦......(作者也是))

點評

再怎麼樣都是配角,我不能在配角身上下太多心思,那樣就本末倒置了。  發表於 2018-11-11 21:48
而且,我不會把徵來的角色寫太強。  發表於 2018-11-11 21:46
凌寒那句也是以雅黛視角來看的,劇情才開始沒多久,我沒辦法呈現出每個配角的性格。  發表於 2018-11-11 21:45
沒什麼特別的是以雅黛視角來看,看不出什麼特殊能力的意思。  發表於 2018-11-11 21:4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1 22:16:47 | 顯示全部樓層
這三兄妹真是美好呢~~(捧臉)(日常吹孩子)(??
伊感覺很強很BOSS呢(認真#
然後,看的出來你入了全職坑,噗浪上看到你發雙花的樣子……(閉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11 23:16: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大大更新,好高興的說,大大加油,我等你~期待達大的後續發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8 18:17:29 | 顯示全部樓層
十六章 交錯的平行線

「雅黛,願妳能平凡的度過一生。」聽著奇異的生日祝福,青稚的女孩皺起眉,「為什麼是平凡?」為什麼是甘於平淡?難道就這麼庸庸碌碌過一生就願意了嗎?

清麗女子笑得悲傷而美麗,「知道嗎,有時候平凡是最美好,最美好的一種幸福。」要是她沒有禁忌的血緣該有多好,要是她們沒有禁忌的血緣該有多好……只可惜從沒人能夠選擇這一切,沒有人能夠選定這一切。

她心裡的無奈又有誰能解,如今已不認為,「伊藍殿下」那裡能夠包庇她們,更不用說「星海」了——肯定是要被殲滅。

「雅黛,不要動。」她在女孩的耳垂上用力搓揉,儘管對方生疼仍沒有停止。然後,拿起一根銀針,用力地,刺穿了過去。「——!」早熟的女孩沒有尖叫,但眉眼間的驚異表明了她的措手不及。「完成了。」將耳針固定,她沉沉的嘆了一口氣。

「雅黛,知道嗎,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把耳針搞丟。」

「那能救妳的命。」

儘管那孩子長大了,一定會,什麼都不記得,但只要她依然安好的活著,那就沒關係了,一切都沒關係了。

「我愛妳。」她在女孩的小臉上落下一吻。

「活下去。」

*

「黎梨,妳有天份,但目前還是先從基礎來過,我們的年輕血脈不多。」我聽著謝卓恩與尹黎梨的對話,突然想到了一點。「尹黎梨,妳……是怎麼進入星海的?」

她眨了眨眼,可愛的面容衝著我,一笑。

「透過觸媒,我接觸了魔界的事物,得知了三界的一切後,我就加入了!」她講的稀鬆平常,在我聽起來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那是怎麼回事?」

「就是我某天在路上撿到一個純黑色的羽毛,之後就加入了。」雖然她說的好像前文不對後文,但我卻意外的聽懂了。那純黑色的羽毛便是觸媒吧?她加入是偶然或是必然?

星海的審核標準,我搞不懂。

像是凌寒這樣的人,像是尹黎梨這樣的人,像是伊這樣的人,像是我這樣的人,為什麼會聚在這裡?為什麼會與這裡有任何的牽扯?

其實本該是平行線啊,本來該這樣錯過一生的啊。

當時的我從未明白,所謂的一生,可以很長,可以很短,有些時間不過一下子,卻好像是一輩子那般漫長,有些時刻是那樣的久,卻又宛若轉眼。

要是我,當初有學會珍惜就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 05:46:17 | 顯示全部樓層
嗯?

咦咦咦咦咦?!

什麼時候更新了!!!   (謎 : 4/28)   (我 : 沒人再問你)

太久沒更新啦,結果追到忘記......orz   (可是我現在想起來了,所以別打我!)

點評

好久不見XD  發表於 2019-7-3 23: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4 00:14:42 | 顯示全部樓層
十七章  想念X遺忘

偶爾偶爾,他也會想起來,那名其實待他不薄的女子,總是掛著溫婉笑意面對他的女子。

偶爾偶爾,他也會想起來,最一開始時魔族、人類與特殊能力者,其實都是一樣的種族。

儘管回憶著過往,但那不代表,他會放下血的仇恨,更不代表,那些人類會放棄殺戮,雙方互相的……血債血償。

「一定會為了妳復仇,伊莉亞。」從來沒有做錯什麼的,他最親愛的妹妹,卻錯被犧牲掉了,絕對,無法原諒。

儘管明白少女唯一的純粹都寄於他身上了,但他還是會就這麼執行計畫的,儘管自己也說不出來,想到她時,那種若隱若現的罪惡感從何而來。

「安雅黛……」

*

「瑰塔,妳去進行侵略。」

佇立於透明的水晶棺前方,身著華服的少年低語。「搞死夏冰·櫻海麗,剩下不准動。」

身著黑色玫瑰長裙的女子點點頭,「是,殿下。」她啟唇,淺笑,「殿下為何如此堅持要殺那女孩?明明您的目標並不是她的。」

少年回眸,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我的事妳少管。」

夏冰·櫻海麗,是星海的「表面王牌」,這個他很清楚。之前早就讀過了,尹黎梨的記憶,還有凌寒的……伊·聽羽聆音身份特殊,基本讀她的沒用,至於那位班導師……那人比較強,他沒無聊到用那麼強烈的能力在原始界。

儘管他想要的話,其實是可以一網打盡的。

但有些事情,不需要操之過及,畢竟他的目的很簡單,從來就只是報仇而已。

真正的目標其實一直,只是……

那個對他推心置腹的少女罷了。

*

「不過,雅黛到底姓什麼啊?」

尹黎梨趴在我面前,眨了眨眼,「到底姓什麼——」

我略微無言的盯著她,「這很重要嗎?」「也不是說很重要可是,很令人在意啊!」她的眼睛裡閃著好奇地光芒,「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嗎,我們明明是同班同學,可是卻沒有人知道耶!」

「也不是秘密啦……」只是不想說而已,徒增悲傷。

在這個世界,姓安的人,只剩下我了。

「我姓……」我正要說出口時,其他人的動作卻明顯定格了下,我愣了愣,現在什麼狀況?下一秒,又是熟悉的痛感襲來。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頭痛欲裂的糟心感受找上了我。

「雅黛?」凌寒皺起眉,「妳還好嗎?」「嗯……習慣了。」我閉上眼,幾秒後,知覺歸於平靜。

而所有人,包括我又再一次的忘記,有關姓氏的話題。

*

看著表情悲傷的少年,伊·聽羽聆音淺笑,「你在思念伊莉亞是吧。」

「妳來這裡做什麼?」挑眉,身為魔族殿下的少年看著她,「交換情報又或者……妳打算退出這個世界了?」他強烈希冀是後者,這傢伙實在太麻煩。

「不行哪,真正的『伊』屬於這個世界,我們四個頂多只能做到不出來亂。」她笑著,說著有些弔詭的話語。

「羽·水晶藍,身為神妳實在是閒的過分。」勾起沒有溫度的笑意,他以近似調侃的語氣說著,「其實聽、聆、音她們三個都很閒喔,畢竟我們總得給『伊』這孩子好好過活嘛。」不然她實在是太無辜了。

「……管好這身體真正的主人,她可是星海的,我有資格隨時取走她的性命。」

「喔,你不會的。」伊……使用她身體的女子笑容似乎更深了幾分,「我想我們算是朋友?」

「滾。」轉身背對她,他笑著,輕輕地搖搖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4 00:30:00 | 顯示全部樓層
搶沙發的玲出現了!(?

原來雅黛姓安啊~(?

然後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