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9|回復: 13

[同人文] 【夏目友人帳】式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13 19:05: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章1



「叩叩」

嗯?原本正努力鑽研某書集的他一愣。

「大人,主人找您。」

的場先生?他立刻合上書本,回了聲『知道了。』後,便披上黑色外衣走出了房間。

唔…沒什麼頭緒呢!這次究竟是什麼事?

他一邊思考著,一邊走到二樓的主臥房。

「叩叩」來到主臥房前,他敲著門,恭敬的道:「的場大人,是我。」

緊接著,房內果真傳出的場的聲音,說:「進來吧!」

「不好意思打擾了。」

他關上門,扭過頭便看見的場靜司正撐著頭看著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見狀,他困惑,於是不解的問:「的場先生?怎麼了嗎…?」

的場聞言,依然沒有收回眼神,只是自顧自的問:「傷怎麼樣了?」

「咦?」沒想到問的是這件事,他呆了兩秒才反應過來,連忙說:「啊!已經好多了,也不怎麼會痛。這都是托您的福。」

語畢,他拉開袖子,讓的場能看清楚他的傷。

「噗嗤!」的場卻笑了。

……怎麼了?

看到旁邊的人已經傻眼,的場這才止住笑意。但語氣仍舊聽得出他正在忍笑。

「抱歉抱歉!只是你以前都不會這麼對我說話,覺得很有趣而已。」

他皺眉,以前?他以前難道很不聽話嗎?

突然有些好奇,他一下沒忍住便開口,問:「我以前……難道很不乖嗎?」

但一問完,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還是發現的場頓了下。隨後又恢復稀鬆平常的笑容,不是很在意的回:「誰知道?也許只是不喜歡我吧?」

「……。」是這樣嗎?

他輕嘆了口氣。總覺得的場先生像是在敷衍自己似的,要是我能想起來就好了。

是的,他失憶了。當那時他一醒來,自己已經躺在的場家了。而且,當時的的場先生就在自己身邊,正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後來,他才知道自己是個妖怪,並被的場先生取名叫做 式夏 。

想到此,式夏不禁陷入沉思。他也才呆在的場家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這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自己當時會渾身是傷?被誰傷的?當初問了的場先生也沒給明確地解釋,這究竟……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又是怎麼認識的場先生的,還真是個謎……唔!?

突然,一個畫面彷彿衝進式夏的腦中,一閃即逝。他只來得及看到一隻滿嘴尖牙、爪子上還沾滿著鮮血的巨大又醜陋的妖怪,等、那是…自己的血……?

「唔……!」式夏一手捂著頭,一手抓著胸前的衣物並急促地喘氣。

好可怕!好可怕!要被殺了,誰快救救我……!

「式夏?」發現式夏不對勁,的場連忙起身走到他身旁。

只見的場輕拍著式夏的背,像是在安慰對方一般,輕聲的對他低喃:「沒事的,沒事的…」

但式夏像沒聽見似的,仍渾身顫抖著,只是失聲地喃喃:「好痛苦,救我…不、不要救我…會被殺……」

的場一愣,平時這樣安慰都會有效……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的場赫然感覺到一絲不對勁,式夏的妖氣正逐漸增加中,莫、莫非……!?

「夏目君!」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3 19:22:3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要懷疑 !
式夏是夏目嗎 ?
期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3 21:28:11 | 顯示全部樓層
章2




「我回來了。」

「啊!貴志君歡迎回來,要準備吃晚餐了喔!」

「晚餐吃什麼?」

「是炸蝦。」

炸蝦?太棒了!

夏目在心中暗爽了一下後,正要上樓,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他頓住,回過頭問塔子,說:「對了,名取那小、名取先生在樓上嗎?」

聞言,塔子歪著頭想了會兒,不是很確定的說:「不知道耶…我只記得他一早就出門了,應該還沒有回來。果然名取先生還是有工作這方面的問題呢!」

呵!工作嗎?

夏目淡淡地說了句「是嗎?」後,便上樓了。

一拉開門,夏目一怔,隨後沒好氣地說道:「塔子明明說你不在。怎麼?從窗戶爬進來的?」

沒錯,現在名取周一正攤坐在夏目的書桌前,雙手撐著頭,看不清神情。

他沉默了會兒,才開口,語氣聽得出帶了點期待:「有找到嗎?」

「沒有。」

名取的心又沈了下去。

又是沉默,『夏目』不耐煩地「嘖!」了聲,變回了原本大胖貓的型態。

夏目……貓咪老師舔了舔手背,說:「至少夏目那傢伙不在這一帶是可以肯定的,我想他八成是被抓到其他地方去了。真是棘手的傢伙。」

聞言,名取只是側身轉過來面對著貓咪老師,神情明顯帶了疲倦和滄桑。

「確實,如果夏目真的還在這附近那早就被我們找到了。」

停頓了下,名取抬頭看向貓咪老師,皺著眉,語氣卻有些顫抖:「都過了兩個多禮拜,我們會找到夏目嗎?」

名取忽然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是不是太過冷靜,也許是因為自己早已超越了害怕和不安,取代而之,是異常的平靜。

這兩個多禮拜以來,名取和貓咪老師每天不間斷地尋找、打聽有關夏目的任何消息。最後,甚至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選擇動用了犬之會和除妖人的力量來協助,至今卻仍無收穫。

為求方便,名取暫且借住在藤原家,並推掉了近一個月內的攝影工作。貓咪老師則為了避免塔子和滋起疑,才變身成夏目貴志繼續生活在藤原家中。

日復一日,卻還是沒有半點消息。

他們就連夏目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貓咪老師沒有回答。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用什麼心態來面對夏目失蹤這件事。

只是他是夏目的保鑣,他有責任和義務要找到夏目,更何況友人帳也失去蹤影。

「如果坐立難安,晚上再去找吧吧!」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對名取,還是對自己說的。

語畢,他又變成『夏目』,說了句「吃飯了。」後便走下樓。留名取一個人在房內思考。

「……。」

晚上,名取周一抱著一隻大胖貓從藤原家偷溜了出來。正好趕上了最後一班電車,目前一人一貓外加三隻式神正坐在電車上,準備到隔壁村子去。

貓咪老師打哈欠,忍不住咆哮:「真是的,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結果你這小子還真給我半夜跑出來找啊!」

名取還來不及反駁,旁邊的瓜姬和筮后忍不住搶先開罵:「臭肥貓,給我對主人放尊重點,小心把你剁成肉醬!」

「哼,辦得到再說。」

電車頓時成了修羅場。

名取默默的看著他們打鬧。要是夏目這時候在的話一定會制止他們吧?

「夏目……」求求你,要平安無事啊!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3 21:29:56 | 顯示全部樓層
38代十二聖騎士 發表於 2018-2-13 19:22
我要懷疑 !
式夏是夏目嗎 ?
期待更文~

欸!?大大你居然看過夏目?(吃驚)
嘿嘿大大看下去就知道囉!
謝謝大大的支持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3 21:31:21 | 顯示全部樓層
章3



凌晨三點。除了路燈外,其他店面的燈火早已熄滅,這時候鎮上幾乎所有人都已入眠。然而,此時的街道上卻仍有人走動著。

「唉…真是失策,應該等到早上再來打聽的。」

名取走在昏暗的街道上大嘆一口氣,正無比後悔自己因為一時衝動而做出的決定。

不過,他大概只是一心想找到夏目吧!

而且夏目會被抓走也是他的責任,自己本來就必須更積極點。

再獨自走回了轉角,剛才就是在這裡和貓咪老師以及他的式神們分頭調查的。

名取左顧右盼,沒看到他們。那還是繼續……

「嗯!?」

名取一怔,霎那間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氣息。怎麼回事?這毛骨悚然的感覺。

是貓咪老師?還是其他的妖怪?

這一路上確實碰到了不少妖怪,但多半都是小妖,不太可能會散發出這種氣息。

等、難不成,是抓走夏目的妖怪?

這時,名取隱約看見前方有一抹身影正飛快的朝自己飛奔而來。

就是那個嗎?目標是自己?

名取身手敏捷的拿出懷裡的紙人偶在雙方距離不到十公尺處時,朝那抹黑影丟了出去。

黑影頓住,他沒料到對方會出手攻擊,不過還是勉強側身躲開。

但紙人偶卻又繞了一圈回來繼續朝黑影攻擊,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名取操控著紙人偶,全神貫注。滿滿都是抓到你之前絕不罷休的決心。

眼看是針對自己而來,黑影別無選擇,只好拿出自己的武器起身反擊。

時間頓時像靜止了一般,名取明明記得上一秒他還操控著紙人偶追擊著。但下一秒,紙人偶卻全散落一地,他自身被像繩子般的東西綁住了手腳,並跪倒在地。

發生…什麼事了?

他還來不及震驚,黑影已經緩緩地走向前,名取這才發現繩子連結的方向就是他。

在路燈的燈光下,名取終於看清黑影的真面目。一看便明白是化成人類的型態,身穿外黑裡白的和服、銀白色的頭髮,還用著一張寫有『封』字的布條遮住臉,讓名取看不到他的容顏。

在黑影就要靠近名取時,異變突然發生,還伴隨著一道慵懶的聲音。

「你這小子還真會製造麻煩。」

兩人一怔,貓咪老師一個箭步跳到名取前方與黑影面對面,後頭還傳來柊她們急促的跑步聲。

「你們……」名取稍微放心了。果然靠自己還是沒辦法的。

看著援兵接二連三的過來,黑影意外的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

等所有人都到齊,柊皺眉看著自家主人這副模樣,想解開他身上的繩子,卻發現徒勞無功。

「請把主人放開。」右手握住她背後的刀,一副隨時可以戰鬥的狀態。

停了兩秒,黑影右手一揮,繩子立刻『啪』的一聲,回到他的手中。

看著名取還能起身拍了拍他身上的髒塵,似乎沒什麼大礙。貓咪老師這才瞪著黑影,劈頭就問:「你是誰?目的是什麼?」

黑影沉默。

見狀,後方的瓜姬率先沉不住氣,罵道:「居然還敢攻擊主人,真是卑鄙!」

「不是這樣的。」

眾人皆是一愣,齊齊用驚訝的眼神看向黑影。

這、這個聲音……!?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3 22:03:44 | 顯示全部樓層
難道是夏目 !
超懷疑 !
嘿嘿~我看過挺多動漫的~
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4 01: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真的很好看喔...拭目以待往後看下去..我期待作者往後續的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9:38:33 | 顯示全部樓層
38代十二聖騎士 發表於 2018-2-13 22:03
難道是夏目 !
超懷疑 !
嘿嘿~我看過挺多動漫的~

真不愧是大大啊!雖然我也看過不少動漫啦w
哈哈大大再猜猜看~(裝傻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9:41:15 | 顯示全部樓層
yclmax 發表於 2018-2-14 01:17
真的很好看喔...拭目以待往後看下去..我期待作者往後續的文

嗚嗚謝謝你的肯定喔大大qwq
我會繼續努力更文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9:41:33 | 顯示全部樓層
章4



黑影脫下遮住臉的布條,露出了他清秀的臉龐、白如雪的頭髮,還有他淡綠色的雙眼。不過更多的是歉意的神情。

他語帶歉意,低著頭輕聲說:「雖然是您先出手攻擊,但我也是防衛過當了。非常抱歉。」

語畢,過了一秒、兩秒、三秒……沒有反應。

嗯?黑影疑惑的抬頭,緊接著便被眾人驚訝的眼神嚇到。

「怎、怎麼了?」總覺得,這眼神似乎在哪裡看過。

而眾人之所以傻眼的原因沒有別的,只是出了髮色和眼瞳顏色以外,眼前的妖怪都和他們苦苦尋找的夏目長得一模一樣。

「夏、夏目…?」

不可能的吧?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名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你是夏目嗎?」

「夏目?」黑影困惑。這個名字好熟悉,不知道是不是在哪裡聽過?

啊對了!之前的場先生好像有叫過這個名字,不過是叫誰來著?不知何故,他好像沒什麼記憶了。

回過神,見名取還眼巴巴的盯著自己瞧。他滿臉尷尬的搖頭,開始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式夏,是的場先…大人的式神。」

果然還是很不習慣叫『的場大人』,雖說是救命恩人,但總覺得特別彆扭?

式夏還在糾結,渾然不知對面的眾人再度傻眼。

名取瞪大眼,的場的式神!?說的該不會是的場靜司?他怎麼不知道靜司還有這樣的一個式神,還長得和夏目一模一樣?那傢伙應該不會變態到把夏目抓去改造成式神吧?

貓咪老師雙眼直盯著正出神的式夏。上次和夏目幫忙的場那小子時分明沒看過他。而且,這傢伙現在的裝扮和夏目上次偽裝的幾乎一模一樣……

「喂!」

式夏猛然回神。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想到出神了。

「帶我們到的場那。」沒有絲毫的猶豫,貓咪老師直言道。

「欸?」不只式夏,連名取他們也愣住了。

名取不禁疑惑的看向貓咪老師,不知道對方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知道名取的不解,但貓咪老師也懶得解釋,只是散發出一股『別問,去就對了。』的氣場。

式夏低頭看著說話的……狸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好一會兒才開口,問:「你們是的場…大人的朋友?」

名取皺眉。誰和那種人是朋友,但現在好不容易有點線索了……要是回答『不是。』的話,八成會被眼前長得像夏目的妖怪拋棄的。

「呃…算是吧!」

聞言,式夏點點頭表示了解。如果是的場先生的朋友,那自己擅自和外人接觸這件事也能被原諒吧?「那我們快走吧!」

名取一怔,直盯著式夏不放。他真的好像夏目……但光從氣場來看就可以知道這兩人截然不同。

這件事名取知道,貓咪老師自然也知道。

夏目的妖力固然很強大,有時甚至會被誤認為妖怪。但絕對沒有強大到像式夏這樣一靠近就知道是深不可測的妖怪。

再者,因為是玲子的孫子,所以夏目也帶有玲子的氣息。反之,式夏則是一股令人毛骨悚然且不寒而慄的氣息。

因此,貓咪老師打從一開始就排除式夏=夏目的可能性。要知道抹滅一個人的氣息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貓咪老師不耐煩的『哼』了一聲,說:「麻煩!」

接著,牠從大肥貓變成『斑』的型態,對著式夏和名取不耐道:「上來!」

「……」看到這副身姿,式夏驚訝的瞪大眼。

好像在什麼地方……?等、這是在想什麼?

發覺不對勁,斑瞇起眼看向還呆站在原地且正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式夏,催促:「別發呆了,快上來!」

「啊!抱、抱歉!」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