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3|回復: 22

[小說] (综合型)【主第二人生+因与聿+魔道】重生与轮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2-22 18:26: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刘星 於 2017-12-25 16:12 編輯


大家好~
我是刘星
第一次发文
請多多指教~~~


*人物绝对OCC
*之后可能还会有其他小说的同人文结合在这篇
*有cp
*有自创
*主要人物:褚冥夜(夜言)x柳燕,虞岚(藍枫)x雪诺,藍忘机x魏無羡,格里西亞x艾爾菲
*主角开外挂不解释
*不知道是不是BE还是HE,因为我还没写到那边
*虐主角是我一向的主旨




以下正文~~~


楔子

‘滴 ’,一滴水珠滑落下來,分不清究竟是涙,還是血。
昔日的親朋好友,站在黑髮少年的前面。
卻都以猙獰的臉孔望向黑髮少年。
他,究竟做錯了什麼?
为什麼,为什麼都要伤害他?
……就因为那個録影球,只看到他和安地爾單獨見面?
呵,可笑,真可笑!
原來,他一直堅信的友誼,是那麽的脆弱嗎?
就因为安地爾的幾句話,被摧毀嗎?
他們不是朋友嗎?不是家人嗎?
明明相處了許多年,最少也是一兩年,为什麼你們寧願相信那個鬼族?
为什麼不相信他?!
既然,你們連最基本的信任也沒有,那,他還要死纏爛打地抱着你們的大腿,懇求你們相信我嗎?!
呵,那是不可能的了!
今天之後,无論有否遇到你們,都不可能是你們背叛他,是他不再重視你們,不會再把你們當成他的至親!
少年一語不發,只是靜靜地看着他曾經的朋友,姐姐,表哥以及……他的生他養他的父母。
在夜幕下,死亡交響曲已開啓。
怒吼声,哭喊声,辱罵声互相交織,形成感伤的音樂。
風之精靈站在悲劇的舞台上,向人們唱着,诉说着那少年的故事。
優美的曲綫劃過,帶着兵刃的人們揮舞着他們的武器,跳着輕快的舞步,沿着某人所寫的劇本。
一步步的踏進陷阱,毫不猶豫的。
少年就像人偶一樣,任由他們宰割。
身體就像一塊布一樣,被畫家染上顔色。
紅色一點一點渲染開來,綻放着妖艶的玫瑰花。
紅色變为黑色,再被鮮紅覆蓋。
重覆又重覆着剛剛的節奏。
慢慢地,從一朵盛開至遍地都是。
少年始終沒有吭声,始終睜着純黑的眼睛看着他們。
就好像一灘死水,即使有事物經過,也只浮起一片片漣漪。
看着這樣的少年,人們心中越發不安。
于是,更猛烈的舞蹈開始上演。
少年已體无完膚,但仍還是一言不發,忽然……
少年笑了,但聽起來卻像哭,笑自己愚笨,笑自己太天真了。
最後,少年倒下了,曲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3 12:41: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刘星 於 2017-12-25 13:14 編輯

第一章
我真心覺得自己很倒霉,明明上輩子擺脫了霉運,這輩子卻還是和霉神糾纏不清,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嗯?
你不明白我在説什麽?
我忘了告訴你嗎?
好吧,我是褚冥夜,是褚冥漾的雙胞胎弟弟。
以上的自言自語,請不要說出去哦!
否則,我會讓你死的不明不白,哦呵呵呵~
真糟糕,我被同化了!
都是可可害的啦!
而前者的問題,你以後就知道了,別急!
[冥夜,冥夜~……小夜!]
在我還沒回過神的時候,突然傳來很大的呼喚聲,差點把我的耳膜給震破。
[嗯?]
我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緩慢地轉向聲源處。
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的話,我就詛咒你哦~
[額,你打算天哪一所學校?]
衛禹,是我國中同班同學,別稱喂魚。
[嗯……跟小漾一樣吧。]
一秒回,選學校好麻煩,反正無論怎麽選都會回到那裏吧?
藍楓的預感一向很準的。
[同學們,安靜地把你們的入學資料填好,不要打擾其他同學!]
講臺上的班導警告著。
喂魚同學吐了吐舌,打了聲招呼后,連忙把他的椅子轉回去,繼續埋頭填寫資料。
[小漾,你的入學資料可以借我嗎?]
我側了側頭,問坐在我旁邊的小漾。
[噢哦,可以啊!小夜,你真的要和我讀同一所學校?]
小漾露出惋惜的眼神看著我。
[嗯。]
回他一個單音,低頭,快速地抄寫完,遞還給他。
[哎呀,真羡慕你們啊,是雙胞胎。]
坐在衛魚旁邊,是個很漂亮的棕黃色長髮的女生,雨雨,是我們的青梅竹馬兼鄰居。
[?]
我歪歪頭,不解。
[……]
小漾則是苦笑。
[你們,衹要其中一個寫好了,另一個就可以抄,而且,衹是換名字中的一個字!哪像我們,都要自己想。]
哦,原來如此~
又不是我想的成爲雙胞胎的,有本事你自己去做啊!
[不過,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爲什麽你們一個成績好一個不好呢?真是强烈對比啊!而且,弟弟比哥哥想男子漢。]
雨雨露出恰到好處的疑惑表情,但我知道她在逗小漾。
[夏惜,別在損我了。]
眼眶挂著要掉不掉的眼淚,小漾有苦説不出。
雨雨和夏惜其實是別稱,全名是夏雨惜。
~~~~~~~~~~~~~~~~~~~~~~~~~~~~~~~~~~~~~~~~~~~~~~~~~~~~~~~~~~~~~~~~~~~~~~~~~~~~~~~~~~~~~~~~~~~~~~~~~~~~~~~~~~~~~~~~~~~~~~~~~~~~
放學后,我們并肩著走,一路上有説有笑的,好不熱鬧。
回到家后,我上樓洗了個澡,復習一下功課后就休息了。
小漾則躺在床上,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什麽,漸漸睡了。
然後,小漾像其他同學一樣,上網查找學校(Atlantis)的資料。
結果,當然是查無此校啦!
因爲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沒查
……
衹是偶爾被小漾的碎碎念干擾了生活,才會幫忙查的。
老姐發火了,直接把我們拖到某某局找那裏的負責人對質。
(作:有看的都知道,不寫了 迷:我看你衹是忘了吧 作:……滾!)
對了,雨雨也在,畢竟她跟我們一樣選同樣的學校。
老姐很有氣魄的破口大駡,罵走了一個又一個,罵了整整半天,才讓我們去填另一所學校。
哎?
小漾你在看什麽?
衹不過是冰炎殿下而已。
有必要那麽入神嗎?
回魂嘍~
再不回魂會死得很慘的,回來嘍~
‘啪’
看吧,我早就講了!
[你耳背吼!剛剛叫你去填資料叫幾次了!]
一記重拳砸在小樣後腦上,像魔鬼索命一樣冰冷的聲音砸在小漾的腦袋瓜上,老姐的臉在小漾面前放大,魄力更增一倍。
[啊?]
小漾呆呆的回應,還搞不清楚狀況。
呵呵,我終于知道以前可可他們爲啥那麽喜歡捉弄我,還蠻好玩的。
或許,以後我可以玩玩看?
反正被玩的又不是我。
[啊你的頭啊!快給我滾去寫資料!]
暗黑魔女發出終極咆哮。
小漾嚇得立刻跑去瞭解狀況。
那天最終的結果是主辦單位有所疏失,所以把我們的名字安插進去重新分發,看看有那所學校願意收。
我們全家,不,除了我,都已經做好會心裏準備會收到衹要有錢就可以讀的學校。
老媽還一直碎碎念,說小漾就算了,還連累了我和雨雨。
這讓小漾哀怨了很久。
沒辦法,誰讓我和雨雨是資優生呢?
班上有位同學聽説小漾在那天門口看到鬼,就説小樣的衰運已經往里腐蝕了,還腐蝕到了流年
……
有那麽嚴重嗎?
還有,那是冰炎不是鬼。
原來冰炎可以讓衰運腐蝕到生辰八字啊!
嘖嘖,真不愧是黑袍。
總之,那天之後我們都很和平平靜地度過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4 10:33: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刘星 於 2017-12-25 13:15 編輯

第二章
第二天,我們從學校回到家后,老姐突然遞來三個包裹。
[諾,你們的入學通知單。]
老姐頓了頓,又説
[其中一個是夏惜的,你們拿給她吧!]
[哦。]
我們接過那個包裹,對看一眼,就一起去雨雨的家了。
也不遠,就在隔壁而已。
[夏惜,入學通知單~~~]
小漾沖進雨雨的家,我尾隨在後。
雨雨一整個震驚樣,不難猜出她會如此。
畢竟,我們剛剛才從學校那裏拿到貴族學校的通知單。
而這是,那所不存在的學校的!
因爲太大包了,我直接倒出來。
[咦?有手機耶!]
小漾一臉‘哪個笨蛋那麽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機也放進去?’
[哎?我的也有耶!]
雨雨説完后和小漾一起轉過頭看我。
別看了,你們都有了,我怎麽可能會沒有?
我把藍殼手機捧在手上,讓他們都看得到。
嗯,應該不是那隻吧?
顔色都不一樣。
希望這隻不會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___________!]
尖叫了尖叫了!
不過,不是我這隻,是小漾的黑色手機啊哈哈!
太好了!
我終于擺脫這大衰運了!
不用,再背負這沉重的包袱了!
不過,就要委屈小漾了啊~
在那天之前,我就姑且幫你一把吧!
你應該會理解我吧?
我,可以相信你嗎?
畢竟,你跟我是同一個人,但又不完全是啊。
[喂,喂……?]
小漾手忙脚亂地接電話。
[明天#@¥%……!]
後面就聽不清楚了,反正一切交給小漾好了。
~~~~~~~~~~~~~~~~~~~~~~~~~~~~~~~~~~~~~~~~~~~~~~~~~~~~~~~~~~~~~~~~~~~~~~~~~~~~~~~~~~~~~~~~~~~~~~~~~~~~~~~~~~~~~~~~~~~~~~~~~~~~
我們三個人坐在車站前。
雖然早就知道了,但請容許我吐槽一下。
我知道在早上時間進入學校比較不引人注意。
但是,凌晨六點半耶!
還有,既然你都知道會引人注目,那幹嘛把校門口設在火車頭啊!
設在大樹上不就好了?!
不對,搞錯重點了。
你就不能好好折校門口嗎!
至少,在正常的地點啊!
小漾的前面坐著一個長得很漂亮,看起來是外國人的女生。
突然,她轉過頭來,沖我們笑一笑,問
[你們是Atlantis的新生吧?]
[額,嗯……你怎麽知道?]
可能是因爲他太漂亮或是因爲沒女生敢這樣和他説話(?)
總之,小漾呆呆的回應。
然後馬上收到雨雨的鄙視眼神。
那是當然的,因爲那個女的手上拿著跟我們一樣的包裹
……
現在回想起來,突然發現以前的我蠢蠢的。
不對,現在不是回想的時候。
而且我也已經改變了,不是以前的我了!
不是有人這樣説嗎?
人要往前看,不要困在過去,要向前走!
[因爲我也是那邊的學生啊!我是大一生,請多多指教嘍!學弟學妹。]
‘轟隆隆’
一股聲音蓋過學姐的聲音,似乎沒有減弱的跡象,表示這輛列車并不會在這一站停下來。
[啊,來了,跟好哦!]
學姐説完了這一句后,非常瀟灑地在衆人驚訝的眼神下,跳下月臺了。
[啊,她跳下去了。]
我感慨道。
[那個學姐瘋了。]
雨雨很淡定的説。
[……夏惜,小夜,我覺得,我們應該報警。]
小漾無言加苦笑。
[啊啊啊啊啊____________!]
又來了,就不能換另一首音樂嗎?
[……]
小漾嚇得跳起來,連忙接聽。
[爲什麽沒有跟著跳?!]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感覺年紀與我們相差無幾。
[啊?]
[我睡遲了,請朋友過來接你們,結果你們居然都沒跳!]
他頓了頂,說
[算了,我親自來接你們,站在那裏別亂跑!]
結束通話,小漾一臉‘我還有多久時間寫遺書?’
你是認真的嗎?
神經病!
‘噠噠噠’
身後突然傳來脚步聲,我們三人一起轉頭。
我,我還沒做好心裏準備耶!
怎麽辦?
冷靜冷靜,他説過的,諾不想再被傷害,可以拉遠距離,感情不要投入太多。
嗯,就這麽辦!
那個男生擁有一頭銀髮,旁邊還有一搓紅髮,一雙炯炯有神的紅寶石眼,身着黑袍。
他一臉錯愕,可能是沒想到我們會突然轉頭吧。
我們這邊也是,除了我。
小漾是震驚于他是少有的外國人。
至於雨雨嘛,應該是在驚嘆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這一等一的帥哥。
不要誤會,她是腐女一枚。
[死神大人,請你給我點時間寫遺書,不會耽誤你的!]
小漾突如其來的殺出這句。
小漾,你,看太多小説動漫啦!
那個男生愣了愣
[靠!]
擡脚,踢小漾一脚后,就不理他,徑自撥打手機,與對方用不知名語言溝通。
半響
[他們會在十分鐘后再開一次門。]
説完,就坐在長椅上補眠。
看來他很忙,忙到要利用這點時間休息。
小漾回神后,居然真的拿出紙筆寫遺書!
……
小漾啊~
何必這麽較真呢?
雨雨死目地看著小漾。
哼一聲,就不理他,也跟著補眠。
而我,則拿出一本可以砸死人的書,翻閲。
反正也沒什麽重要的事嘛!
男生擡起眼皮,看了看我們,最後把視綫定在小漾
……
手上的‘遺書’。
冷笑地把它抽出來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嘛。不過衹要不是死的連渣都不剩,基本上都可以復活。]
一句話,把小漾打入地獄深淵。
[……]
小漾僵化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5 13:12:2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咻’
一個東西飛過來,我反射性接過,是一罐蜜豆奶。
看了看周圍,每個人手上都有。
[喝一喝,看看腦子會不會正常一點……]
應該不是對我和雨雨説的,因爲他在看著小漾。
説完,就靠著飲料機旁邊坐下。
居然邊喝邊睡,真强!
下次,我也來試試好了。
月臺下的鐵軌又開始震動了。
[快沖!]
他睜開眼睛后第一句就是這個。
似乎看出雨雨和小漾動作慢,所以拖著他們跳下月臺,同時,還遞了‘跟上’的眼神給我。
我尾隨他們。
嗯,果然還是很震撼啊!
無論跳多少次。
一道光突然亮起來,逼得人不得不閉上眼。
等我睜開眼時,已經在一個很漂亮的地方了。
轉過頭去,雨雨也在驚嘆。
小漾被黑衣人扛著。
小漾,你這麽快就陣亡啦?
不考慮多玩會?
後面的更好玩啊。
我保證!
[走了,還有不要叫我帥哥或黑衣人,叫學長。]
唉,你到底有沒有道德啊?
不知道偷聽別人的心聲,嚴重侵犯別人的隱私權嗎?
沒禮貌!
雨雨露出疑惑的表情,雖然不明白學長爲啥會知道她的心聲,還有要去哪。
[……想要人權就自己努力。]
他頓了頓
[保健室,不然你想棄尸啊?還有,雨你腦袋安靜點。]
很明顯,前者是回答我,後者應該是雨雨。
不過,雨雨看起來很不服氣。
可能是因爲學長又針對他的腦袋發言吧?
然後,她跑過去探了探小漾的鼻息。
她的臉扭曲了一下,然後一臉憤憤不平和‘學長,你耍我!’
雨雨,你太天真了。
他要是那麽容易死,我就沒玩具玩了好嗎!
[……]
學長瞄了我一眼,沒説什麽繼續走。
我們跟著學長走到保健室。
沿途,有許許多多的不知名花草,精緻的涼亭,噴泉
……
啊,真是令人賞心悅目啊!
如果無視掉巨大食人花,會吃人的雕像啊……
尤其是保健室的走廊啊
……
特別壯觀!
尸體堆積如山,真的是各種你知道的或不知道的死法都有!
哈哈,什麽亂七八糟的危險惡心物品我都沒看到。
無視無視!
學長把小漾放到空房間的床上后,旁邊坐下。
[靠!你在亂想什麽!]
學長往雨雨頭上一巴。
雨雨捂著頭后退了兩步,哀怨地看著他。
雨雨,你到底想了什麽?
算了,以你的腐女程度來看,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死不瞑目。
[我睡一下,你們如果也要睡就去旁邊睡。]
學長瞪了雨雨一眼,就趴在床邊睡了。
雨雨從包包里拿出小外套,輕輕披在他身上,幫小漾蓋好被侯,也躺到另一張床上。
應該是今天太早起了,不習慣才會一起睡。
我坐在椅子上,繼續看未完的燙金黑底厚書。
反正我又沒睡意。
倒不如,趁此機會,多學點知識。
~~~~~~~~~~~~~~~~~~~~~~~~~~~~~~~~~~~~~~~~~~~~~~~~~~~~~~~~~~~~~~~~~~~~~~~~~~~~~~~~~~~~~~~~~~~~~~~~~~~~~~
過了不知多久,應該是十幾個小時。
在我沉浸在書的世界時,旁邊的隔廉沒預警的響了。
‘刷’
嚇死人!
你沒事幹嘛拉得那麽粗魯!
沒看見我在看書嗎!
咳,沒看見有人在睡覺嗎!
不知道妨礙別人看書會被詛咒嗎!
啊,睡覺也是。
可能是我一臉不悅。
土著愣了一會兒后,朝我比了抱歉和安靜的手勢。
幹嘛幹嘛?
你要干壞事?
哦哦,有好戲可看了!
他笑了笑,摸摸我的頭。
……
是我的錯覺嗎?
爲何我好像看見他眼裏閃過一絲不拾?
還是?
就在我晃神的時候,他突然往學長那裏撲過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25 16:04:2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這個好看!
求更文,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求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6 13:52: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學長不知何時醒了,他一把撐著小漾的床乾净利落的躍高,迴旋了一圈一脚踢了土著的肚皮。
然後,那個獅子頭往後飛了。
‘碰’
很大一聲,鑲嵌在墻壁上,成爲一道自然真實又精緻的浮雕
……
你還好嗎?
我有點擔心的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學長。
我無言了,真的。
學長,你看起來還是呆呆的。
竟然是反射神經嗎?!
你到底是怎麽辦到的?
他跟你有仇嗎?
你説啊!
可惡!
人家進行了幾年的魔鬼訓練才辦得到的。
結果,你居然那麽輕鬆就做到了。
真是讓人羡慕嫉妒恨啊!
嗯?
小漾醒了?
土著把自己從墻壁上拔出來,站在已經清醒的學長跟前。
我猜,應該是抱怨吧?
學長眯起眼瞪著那個獅子頭在那嘰里呱啦念出一大堆外星語。
土著還露出猥瑣的表情。
果然,不出五秒,土著又回到原位了。
[你醒了?]
學長轉過頭,問小漾。
[我,我們是在陰間嗎?]
小漾怯怯地問。
對此,我衹能説。
孩子,你沒撞壞腦吧?
哪有陰間那麽漂亮!
學長若有似無的瞄了我一眼,冷笑地瞪著小漾。
[如果你要當這裏是陰間也無所謂,不過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這裏,可比陰間難待幾百倍。]
學長,別嚇小漾了。
你看他臉色都白了!
[同學,睡一下有好點嗎?]
這次不敢再靠近學長,土著毛手毛脚地爬到我和小漾的旁邊。
小漾,現在科技發達,沒必要驚訝他會説中文,真的。
[好,好一點了。]
小漾面如死灰。
他又笑了笑,而且是咧著嘴大笑。
[那很好,你們錯過了就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
小漾頓了頓,擡起頭下意識看著學長,又呆了一下。
突然冒出一句。
[原來我們報名的是,是死人學校……]
還帶著哭臉。
……
小漾,我都不知要怎樣吐槽你了,槽點太多了!
正在喝茶的土著噗了一聲,把茶全吐在了床上。
紅紅的眼轉向小漾,很冷。
[靠!]
不用半秒,一個鞋印出現在小漾的臉上。
~~~~~~~~~~~~~~~~~~~~~~~~~~~~~~~~~~~~~~~~~~~~~~~~~~~~~~~~~~~~~~~~~~~~~~~~~~~~~~~~~~~~~~~~~~~~~~~~~~~~~~
[這裏是Atlantis學院。]
在土著收走被弄髒的床單時,學長指著手上的微章,告訴小漾。
[這裏是健康中心。]
像是要抗議一樣,土著邊接下去邊把床單放入回收桶(很像垃圾桶)。
紅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轉頭
[Atlantis學院包括所有學籍,幼兒園,國中部,高中部到研究所都有。所招收的學生自世界各地,所以供修的科目幾乎都是不同的,因人而異。]
他看了小漾一下,勾起冷笑
[不過,我建議你最好先選修精神科。]
學長,你嘴巴真的很毒耶!
你看看你,害小漾都一臉‘孟克的呐喊’了。
[那個火車……]
小漾張了張嘴,似是有很多疑問,卻不知如何問。
所以問題都哽在喉嚨里,説不出來。
[校門口就放在火車頭,每天衹有三個班次,錯過了你也不用來了。]
將橡皮筋拉下重新綁起來,學長用很平靜的語氣說出很勁爆的内容。
[校,校門口?!]
小漾呆掉了。
[這次在火車還好,上次居然放在飛機頭,還要想辦法避開警衛混進機場撞飛機,差點沒搞出笑話。]
在放好被子后,他咧著嘴走過來,手上還多了幾罐飲料。
上面的文字我們看不懂,但可以從圖案猜出來,是果汁。
他把其中一罐遞給我,而學長相當順手自然地奪過兩瓶飲料,竟完全沒碰到他!
然后他將其中一罐抛給不知所措一臉‘不明白發生什麽事’的小漾。
[撞久了就會習慣了。]
學長無關緊要的說。
……
學長,雖然知道你在安慰人,但你不覺得哪裏怪怪的嗎?
[我,我聽不懂你們在説什麽。]
小漾鼓起勇氣大喊出來,可他的聲音和小貓沒兩樣。
[學校,學校……]
學長挑了挑眉,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思索什麽一樣。
幾秒后,他放下果汁,紅紅的眼睛來回看了小漾一下。
[我問你,Atlantis學院是什麽學院?]
[唉?不就是一般學校……?]
驚愕
學長冷哼一聲,表情轉爲‘好死不死居然被我猜中’
[同學,你不知道Atlantis是什麽地方,還敢來上學,真是勇氣可嘉啊~]
獅子頭拉開飲料罐,邊喝邊笑説,語氣倒像是看好戲的樣子。
[你……沒告訴他?]
紅眼忽然轉向我,土著和小漾也跟著看我。
喂,突然被盯很有壓力的啊!
[……我一開始也不知道啊!]
停頓一下,我繼續
[我是看了學生自保手冊,看到學姐的‘尸體’和你打電話時開始猜的。]
[……]
一片寂靜。
[小漾,你沒看?]
我疑惑地看著小漾。
[小……算了,我……]
小漾低下頭。
哼,肯定沒看。
我就奇怪一向膽小的他那麽勇敢的來這讀書,原來是沒看的關係。
[你,你又爲什麽要來這啊?不是看了手冊了嗎?]
小漾試圖反駁還一臉‘爲什麽沒有阻止我’質疑樣。
[我以爲你看了,而且,你沒問。你不覺得這學校很有趣嗎?比起死讀書的學校。]
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我回看他。
大受打擊,小漾退去墻角畫圈圈。
看了我一眼,學長又轉回去看小漾
[呵,明明有許多相似處,智商卻完全天高地遠啊!]
學長,別説了,我都聽到小漾心碎的聲音了。
[Atlantis學院……是異能學院。]
學長又看了小漾一眼,像是怕他不理解,學長把手托在剛剛的果汁上。
然後,罐子融了,旁邊還附帶著土著的慘叫聲。
噗,小漾的表情好好笑哦~
小漾嚇得睜大眼睛,張大嘴巴,活像尖叫雞,衹差沒叫出來。
[異能開發學院,Atlantis。]
學長冷笑,還咬牙切齒地加重後面兩個字
[歡迎啊,學弟。]
[歡迎那同學們,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名叫鳳柩。]
獅子頭,不,輔長表情哀怨地將床單收起來。
[鳳柩?]
小漾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輔長。
[我叫褚冥夜,他是褚冥漾,請多指教。]
我向他們行禮。
[你們倆,誰是哥哥?]
輔長隨意説説。
[他。]
我指著小漾。
[完全看不出來。]
輔長小小聲說,然後念著小漾的名字,其中夾雜著幾個聽不懂的語言,可能是他的名翻成外語比較難念?
就在我們個想個的時候,地面突然震動,輔長喝到一半的果汁打翻,引起了他再次的哀嚎,我趕緊坐好,以免摔跤。
更可恨的是,小漾居然衹想拉學長逃走。
居然不是我這個雙胞胎兄弟!
我生氣了!
[你幹什麽?]
冷冰冰的聲音飄進小漾的耳里,警告著他若不放手,他的手可能會離家出走。
小漾立秒抽回她的手。
[外面不知道怎麽了……?]
他的眼神飄向我,應該是想向我求助。
我轉開頭,不看他。
哼,誰讓你剛剛抛下我和雨雨。
小漾苦哈哈的繼續開他的百葉窗,然後他震驚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6 13:54:03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7-12-25 16:04
大大,這個好看!
求更文,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 ...

謝謝你,我好高興,終于有人留言了!
已經更了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27 14:31:06 | 顯示全部樓層
刘星 發表於 2017-12-26 13:54
謝謝你,我好高興,終于有人留言了!
已經更了哦~

真的好看!!!!!!
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歡!
真的很好看!開始期待下一次更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7 14:47: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一塊塊水泥塊愉快地從一個散發著淡色光點白墻的建築物,被切割下來,蹦跳著到那遙遠的一方。
而小樣的臉色也飛快的蒼白了。
他,揉了揉眼,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見的,重復著那個動作,眼睛有點疼了才停。
突然有人拍了小漾的肩膀,小漾僵硬而緩慢地回過頭,看見了輔長。
他用近乎默哀的表情看著小漾。
[同學,祝你好運。剛剛跑過去的那個,是你們的班級。]
拉倒吧。
你一定是等著看小漾的好戲。
你的表情已經出賣你了!
[啊?!]
天真的孩子啊!
看,小漾張大嘴,發出超大呆滯的單音。
你還真的信以爲真啊?
小漾的表情已經扭曲成‘孟克的呐喊’的百倍版本了,還一臉‘我想回家’
真膽小!
[別亂說,他們教室不是那間。]
學長很平靜地用今天天氣很好的語氣說。
輔長旁的門忽然開了,傳來淡淡的血腥味。
是剛剛那位學姐。
她和學長打過招呼后,看向我們
[學弟們,又見面了。]
同樣柔柔的聲音,小漾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
[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院中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
小漾馬上點頭。
咦?
她眼睛有一部分變碧綠色了……
我偏了偏頭,盯著。
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學長睨了小漾一眼,冷哼
[庚,跑出來了。]
他擡手點了點自己的眼睛。
庚學姐立即捂住眼睛,幾秒后又恢復原本的顔色。
果然,我沒看錯。
[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去了,稍微處理一下。]
這次是針對輔長,後者無奈地聳聳肩。
……
小漾,不要有賺到的感覺,你會後悔的。
啊啊,忽然想看看小漾見到……的反應呢~
[反正他們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
輔長哼了哼。
對啊對啊~
因爲他們已經死了。
[放久了會有臭味。]
學長不悅地皺皺眉,突然一把扯起小漾往外走。
[我先帶這兩個傢夥到他們班級報到。]
他朝我勾勾手指,然後打開保健室的大門。
沒禮貌,人家有名字的!
雨雨呢?
不叫醒她?
學長還沒反應就被殺豬般,不,魔音灌腦的聲音給打斷
[啊啊啊啊啊_________________!]
聽,很凄慘呢~
我覺得搞不好比小樣的手機還要凄慘呢,小樣的慘叫。
嗯……
要不要錄音呢?
錄完后每天天未亮就讓可可聽一次,把她嚇死?
真不失爲一個好主意呢~
誰讓可可每次捉弄我!
嗯嗯,就這麽辦吧!
我一邊想著一邊快速拿出手機,在庚學姐他們驚訝的眼神下按下錄音鍵。
然後,捂耳。
一氣呵成。
[給我閉嘴!]
學長回過神后,第一個動作就是這個。
一巴掌從小漾下巴打上來。
哦哦,好經典的動作。
這好像是某某電視劇裏的劇情吧?
那些因爲驚訝而下巴跌到地上,然後再撿起來。
真的有點像現在這個情形!
[唔唔唔……]
小漾捂著嘴,用顫抖的手指著尸體大隊。
下一秒
[嘔______________!]
小漾吐了。
幸好我立馬按了暫停鍵,否則小漾會被可可笑更久。
雖然他們倆并不認識,但以我家人不管認不認識的人的笑話都笑的程度,我還是不常錄比較好。
省得他們每天吵著我錄下‘小漾’天真的一面。
[靠!]
學長怒了。
一脚踹在小漾的臉上。
因爲小漾吐在他身上。
吐完后,小漾又被踹回來。
他坐在另一張椅子上,半死不活地灘著。
至於學長,他凶狠地向輔長借衣服和浴室,然后在裏頭大洗特洗。
……
小漾,你好髒!
有誰被吐在身上,而且上半身都是,會不想洗澡!
居然懷疑別人有沒有潔癖!
[還好吧?]
輔長便搖著剛從冰箱拿出來的新飲料便繞向小漾。
[大概,還好……]
小漾張了張嘴,感覺好像又要吐了。
[喝這個會舒服點。]
輔長拿著飲料輕輕按在他頭上。
[剛開始比較不習慣的人都會這樣,看久了就會麻木了。]
學姐用著過來人的語氣說,應該也是受害者之一。
欸,我已經習慣了耶!
畢竟……
‘啪啪’
[喂!你洗完沒?]
輔長不知何時走到浴室門口,用力拍了好幾下,發出巨大的聲響
[我要開始工作了!]
本來臉色漸漸變好的小漾不知想到什麽又開始蒼白了。
[@^&#%¥……!]
學長猛地拉開門,吐出一大堆外星語。
[你臉色很不好,是不是還是很不舒服?]
學姐好心的問小漾。
[如果再吐出來,我就把剛剛那件衣服塞進你嘴裏。]
學長威脅。
小漾馬上捂嘴,但學長卻眯眯眼,盯著小漾。
半響,他好看的薄唇緩緩動了
[你的嘴唇受傷了?]
[啊?]




作者的話:
接下來可能會比較慢更,
因爲我還沒打完,草稿有,但還沒打進電腦(唉#
我可能要去打工了,可能會沒那麽快更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8 08:54: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來來來,漾漾小朋友別怕,哥哥的醫術很好的。]
沒給小漾逃跑的機會,輔長領小狗一樣的把小漾帶走。
他拿起白色藥罐,在小漾受傷的嘴唇上一抹。
很神奇的,傷口就人間蒸發了,連一條傷疤都沒有。
小漾,金錢不是萬能的。
而且,我確定你買了這藥絕對會破產。
~~~~~~~~~~~~~~~~~~~~~~~~~~~~~~~~~~~~~~~~~~~~~~~~~~~~~~~~~~~~~~~~~~~~~~~~~~~~~~~~~~~~~~~~~~~~~~~~~~~~~~
[夏惜~夏惜~~……夏夏!]
小漾輕搖著雨雨。
[干!我醒了啦!還有夏夏這名字這麽多年沒叫忽然叫是怎樣!]
她瞪著小漾,仿佛能在小漾身上開個洞。
[哪兒跑來的獅頭?]
忽然冒出這句讓我反應不過來,衹好望向她視綫所在。
……
你,你是説輔長吧?
別歧視人家的髮型啊!
小漾直接笑了。
學長轉過頭,肩膀輕微抖動。
[同學,你這樣講我好傷心~]
説完,輔長便要撲過去。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打爆你的頭!]
雨雨還在空中揮揮自己的拳頭。
輔長一秒縮回自己的手,一臉‘現在的小孩都那麽恐怖的嗎?’
雨雨,你跟輔長有仇嗎?
有必要一見面就用對付變態的手段對待輔長嗎?
學長,你,你居然還點頭……
他哪裏像變態!
哪裏都像。
別懷疑,以上是我與冰炎用眼神交流的結果。
回過神,我發現雨雨惡狠狠地瞪著那些教室(那些水泥塊)。
[可以,如果你辦得到。]
學長冷哼的看著雨雨。
該不會是教室害她跌倒……吧?
學長又輕點頭。
[嗯咳,漾漾,包包。]
勾起一抹自信的笑,雨雨向小漾伸手。
小漾馬上遞給他。
就在我們期待地(?)看著她時,她拿出一支筆。
小漾愣了。
學長挑眉。
輔長笑臉僵了。
我歪了歪頭,不解。
[夏惜小朋友,你……打算用這個?]
輔長委婉的説。
[嗯。]
雨雨肯定。
[夏惜小朋友,不是我要説教啊___]
輔長頓了頓,用無比認真的表情看夏惜。
[筆是不能自衛的,尤其還是這種毛筆。]
誰説的!
我還看過藍楓用筆戳死人呢!
[哦?那你來試試看吧。]
語畢,雨雨甩甩手,空氣中浮著墨字‘束’,字體變成一條墨汁把輔長捆住了感覺并不容易掙脫。
[我知道了,夏惜小朋友饒命啊!]
輔長一臉驚恐。
[哼哼,早知這樣不就好了?]
雨雨一臉‘浪費我時間’。
[你能力不錯,衹要別在腦里裝些有的沒的。]
那不是有的沒的,那是腐世界。
還有,學長,你真的很毒舌,好好的稱贊都變成貶義詞了。
要你管!
學長居然趁沒人注意瞪了我一眼。
[……]
雨雨狠瞪學長。
[走咯。]
很顯然的,學長無視雨雨的抗議拖著小漾從後門走出去。
……
雨雨,別一臉鄙夷地看著小漾。
説到底,小漾也衹是一個沒碰過任何守世界事物的平凡人。
會接受得了,我才要懷疑他被調包的可能性。
一踏出保健室,我呆了,不爲什麽,因爲我看見……
一望無際的大海。
沒錯,就是海,海下還有巨型章魚,巨型八爪魚,巨型烏賊等不知名生物。
學長瞄了我一眼,然後把小漾放下。
……
現在是怎樣,幹嘛看我?
我又沒有做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
還是我的臉髒了?
小漾一臉茫然地盯著那些水泥塊。
過一會兒,她拉著我和雨雨説了一句欠扁的話。
[學長不送,我們先走了。]
干!
我腦袋剛閃過這句,身體迅速的喵了一拳在小漾的後腦。
開玩笑,要死你自己去死,要是他知道了,我可是又要死多一次!
要是連這都掙脫不了,我黑帶就還回去!
[嘶_________________!]
小漾吃痛地蹲下來。
[你想下地獄嗎!]
學長扶額,深呼吸。
還暗中給了我個贊。
[也不差這一步吧。]
小漾苦笑。
不不,你錯了。
差了不知幾十步!
小漾,你絕對有病!
人家都跟你説了這裏是‘異能開發’學院,你難道都沒聽人家説嗎?!
[額,漾漾,我想學長他説的是真的。]
‘而且,你好像惹小夜生氣了’
(此爲雨雨心聲)
小漾疑惑地看著學長。
[這裏是彼岸水。]
學長冷哼。
[死了也救不會來,直下地獄。]
小漾和雨雨困惑地低下頭,似乎看不到水。
等等,他們看不到?
我看向學長。
學長又點頭。
那爲啥我會看到?
下一秒,學長用行動告訴我答案。
[你們還不到可以看的程度。]
明顯對他們説的學長嘆了口氣,拿出一張白紙。
[影視,飛上天。]
那張符紙小鳥似地飛上天后,慢慢地降落在海面上
我看見了。
有一隻鯊魚慢慢靠近那張符紙,然後,一口吃掉了符紙。
……
嘩,好壯觀哦~
好好玩哦~
O(* ̄▽ ̄*)ブ
可能是因爲我一直盯著水面,我沒看見學長無言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