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泠玥寒星

[同人文] 【第二人生】各種短篇(冰陽冰)(8/28)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4-7 15:26:37 | 顯示全部樓層
雙生三十題
12. 屬性相背

架空世界觀,雙生子亂倫設定,不要問我他們父母是誰


他們是雙生子。

雖然他們一點也不像。

也不能說不像,起碼那張臉跟一個模子印出來似地,但當髮色與瞳色截然不同時,眼睛鼻子的形狀便容易被忽略,更何況人們總是輕易被他們嘴角顯露出的表情吸去目光。

他不哭、而他不笑,金髮藍眼的孩子很早就學會笑臉迎人的好處、銀髮紅眼的孩子則選擇豎起所有尖刺,不願做那個被打的笑臉人。

雙生子有著不同的表情,戴著不同的面具,有著不同的朋友,過著不同的生活,骨子裡卻同樣高傲,沒人可以讓他們卸下盔甲,哪怕只是帶著這樣的心情伸手也不行。

所以只有他。

「在幹嘛?」慵懶而帶點笑意地問。

「要你管。」失了溫雅沒好氣地說。

反正只是個從最剛開始就在身邊的討厭鬼。

從說話到走路,從他好不容易露出的第一個笑到他因怒到極點而揮出的第一個拳頭,然後他在聽見笑聲的時候會加深笑容、而他會在聽見髒話時露出憤怒表情。

他的面具就是他的面具,畢竟頂著同一張臉──所以、偶爾幫個忙也無所謂,當作對方陪伴自己的回禮。

~~~~

不知道會不會寫得太模糊……並非可以在對方面前卸下心防,而是立起的屏障本身就不完整,兩人都在掩護對方──雖然死不承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7 18:13:42 | 顯示全部樓層
更新ㄌㄌㄌㄌㄌㄌ真的各種開心(轉圈
這個設定也好可愛ヾ(*´∀`*)ノ
給了我明天上學的動力

點評

你的回覆也是我更文的動力(心)已更新!  發表於 2019-4-14 12: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4 12:44: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泠玥寒星 於 2019-5-4 23:58 編輯

高中宿舍三十題
16. 宿舍裡的文理之戰
架空世界觀,高中生設定


「無聊死了。」「那對未來又沒幫助。」

「「你說什麼!?」」

對於同宿的兩位同學又吵起來一事,他已經見怪不怪。

起承轉合VS條列式整理的辯論是他們宿舍的一大風景,發言者是他們學校的兩位學霸,前者有寫作文每次都能讓審題老師看到眼眶泛淚的煽情文筆,後者則因考試時有條不紊的公式推導總被理科老師印出來當考卷詳解用。

文科學霸VS理科學霸,好的這非常正常,但他不能忍受的是──

「你們兩個全滿分的傢伙給我閉嘴啊!」這種無聊的爭吵不是應該發生在文霸理渣和文渣理霸之間嗎!

你們這樣叫普通人怎麼活!

~~~~

其實太陽理科比不上冰炎、冰炎文科也不及太陽,但高度是比較出來的,太陽的理科和冰炎的文科凡人仍然可望不可及只能仰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4 17:21:30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麼說來現在正是高一生要選組的時節呢(歪頭
...咦難道樓主大大的靈感是來自這裡嗎•̀.̫•́✧

點評

不,這是夾在一、三類中間,轉不轉組都尷尬的二類的掙扎:)已更新!  發表於 2019-5-2 21: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 21:18:03 | 顯示全部樓層
重溫霸王別姬,然而還是哭得要死,蝶衣和菊仙我都心疼啊嗚嗚。・゚・(ノД`)・゚・。
俗話說得好,民初背景都是刀(並沒有這句話謝謝)以及我歷史很差的,對於戲曲更是毫無研究,不要問我在寫什麼,我也不知道啊。・゚・(ノД`)・゚・。

軍官冰→花旦陽(為什麼我不是畫手哭唧唧)
單箭頭BE警告,全員華人黑髮黑眼設定,曲目為霸王別姬(京劇版,非電影)然而我並沒有看過,有錯超級歡迎糾正。

~~~~

他不喜歡看戲。

冰炎不理會那些嘲笑諷刺,他出生平凡沒有背景,他這輩子除了打仗什麼也不會,他是個俗人,他不喜歡看戲。

連一絲在戲臺下裝模作樣的念頭也無。

在那些臉譜與服裝間他找不到半分能讓他欣賞的美感,臺上那些男男女女──或者說,男男男男?──的愛恨情仇他不感興趣,百轉千折的唱腔更是讓他耳朵生疼,有那時間不如回去擦他的刀槍,起碼能讓他心情好點。

可架不住他搭檔喜歡。

被半強迫拖來的冰炎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他那正興致勃勃的搭檔夏碎。

所以說,為什麼非要拉他來不可?

「哎,別那表情,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花旦楊西亞呢,誰知道有生之年還能不能再聽第二回。」

「管他是大花旦還是大花臉,我又看不懂。」

夏碎無視對方,專心致志的看向戲臺,只隨手推了一碟點心過去權當打發搭檔。

開演了。

起初冰炎看得不是很認真,霸王別姬的內容他多少知道點,但從頭到尾他只認出幾個重要角色,對白連矇帶猜聽懂了七八成,那種一個字非要拆三個音節唱的部分乾脆放空發呆,反正演到重要環節夏碎自會叫他回神。

直到虞姬上了臺。

然後再也挪不開眼。

直到整齣戲終了,霸王與虞姬謝完了幕離開戲臺,他都還盯著兩人消失在後的簾子。

風華絕代。

「……那人是誰?」

「什麼?」夏碎還沉浸在激動未復的情緒裡,邊拍手邊在滿堂喝采聲中茫然的問。

冰炎不在乎的再次重複他的問題,夏碎了然,沒問冰炎問的是誰,指向一旁的大紅掛幅,「那兒寫著呢,楊西亞,不過這應是藝名。」

「……能去後臺嗎?」

「冰炎你……」夏碎匪夷所思地多打量了他兩眼,才回道:「……靠著關係應該可以進去走一圈,我說你該不會──」

「走。」冰炎徑直站起身,沒讓搭檔把話說完,夏碎連忙跟上領著對方往後臺走,以免冰炎不懂規矩衝撞了誰……或者誰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冰炎。

氣勢洶洶的殺到後臺,交涉完畢前冰炎就透過不斷掀起的簾子縫瞥見裡頭的忙亂,進去後更是被擠得不知往哪下腳。

但冰炎一眼就看見了他。

那人戲妝已卸、戲服未褪,立於一片混亂之中,但沒人敢去叨擾大花旦,因此身周便空出一片真空地帶,他就像個畫裡走出的妖仙,人間的吵雜同他無關,就連嘴角的弧度也勾得淡然。

冰炎震住了,不敢靠近,生怕打破那份安寧。

但他已經發現他們了。

那畫中人逆著人群朝他們走來,雌雄莫辨的男子隨著距離的減少一步步變成雌雄莫辨的女子,笑語盈盈,像在發光,「請問二位可有事?」連嗓音都帶著些許戲腔,奇異的是冰炎並不覺得刺耳。

冰炎才發現他們倆差不多高,平視的時候正好能看著對方的臉。

夏碎見冰炎沒有主動開口的意思便上前接了話,正好方便冰炎打量對方,其實他長得並不女氣,眉形鋒利鼻梁高挺嘴唇略薄,眼睛特別好看,像會說話,但是五官過於細緻,又刻意改變了說話走路站立的方式,再加上戲服遮住了身形,因此才那麼像個女子。

「西亞你──」沒說上兩句一個已經換下戲服、臉上的妝卻還留著大半的男人從後方的小廂房探出頭,喊了一半才發現搭檔正跟人講話,微愣後連忙鑽出來道歉:「失禮了。」

冰炎一眼就看出這人是剛剛那個霸王,演得也很好,剛剛對方在臺上舞刀弄棍時就看出對方應該會些真功夫,現在近看應該還很不錯──只可惜在正規軍人面前終究不夠看。

反倒是夏碎眼睛一亮,能見到其中一個已屬幸運,現在居然見到兩位主角,他和兩人稍微聊了幾句,內容不外乎是恭維和謙讓,客套完又塞了點銀子給戲班老闆,隨後是再沒有理由留著打擾人家收拾了,於是他們前後鑽出簾子。

「人是你要見的,怎麼一句話也沒有?」回去的路上夏碎揶揄道,冰炎只是沉默的搖頭。

之後戰爭又開始了,他再沒有去看戲,一是沒時間二是沒心情,但冰炎並不介意。

反正他不喜歡看戲。

冰炎不在乎那些閒言碎語,俗氣就俗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光是看到戲臺就讓他心情煩躁。

那些濃妝豔抹惺惺作態的旦角沒有一個能重現他十分之一的神韻,卻每個動作都有他的影子。

可他們當中沒有誰是虞姬。

~~~~

之所以是單箭頭的原因……呃,你們看到了,冰炎喜歡上的其實不是那個「人」,而是那個讓他感覺「美」的花旦,那種感覺就好像喜歡上一幅畫、一朵花、一個貝殼,不需要理由,只是因為出於對美的純粹欣賞。
夏碎也看出來了所以沒多說什麼,更何況西亞甚至還不認識冰炎呢,充其量就是個長得帥(該殺了再鞭屍)出手又大方(……好吧原諒他了)的觀眾,跟朋友閒聊嗑瓜子的時候都不會記得提的那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3 18:5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夏綾 於 2019-5-3 18:59 編輯

這個意境好棒喔喔喔時空背景設定也好棒(掩面哭(?
好喜歡單戀情節ㄛ!

然後我也開始怨恨自己不是畫手了...

點評

對吧,想看花旦陽_(:3 」∠ )_ 已更新!  發表於 2019-7-5 13: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5 08:05: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霸王別姬真的超極好看,可惜畫質不好

點評

因為霸王別姬真的很老了……但再糟糕的畫質也無法減損我張國榮哥哥的美貌一分一毫!(←迷妹模式發作)已更新!  發表於 2019-7-5 13: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5 13:28:40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啥,我是不是說過我要停更?(乾笑)

沙雕三十題(以及這題目實在太沙雕了哈哈哈哈,有興趣的可以去看原版:http://freeze128.lofter.com/post/1f14d44d_12d0bc3fa
AU世界觀,CP陽冰

9. 在路上摔了一跤,發現自己跌倒了也依舊帥氣


冰炎覺得他的男朋友不管在什麼情況下看起來都很賞心悅目。

包括跌倒。

嗯,跌倒。

見過踩空階梯一個踉蹌向前撲空後居然還能精準壁咚樓梯間的人、跌個倒也活像是從少女漫畫裡跌出來的男主角似的人沒有?

真該有個人來給他打個光,冰·被壁咚對象·炎一臉漠然地想。

「跑太急,跌倒了。」太陽滿臉溫柔笑意,就是沒有半點愧疚,「沒有磕到哪裡吧?」左手自然的溜上他後腦勺,又被冰炎給一巴掌拍掉。

感覺到左右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熱辣辣的射到兩人身上,冰炎冷臉以對,太陽還在笑,繼續笑,冰炎感覺對方背後真的在開花,玫瑰與薔薇爭相綻放……噁,這什麼肉麻的措辭。

被自己噁心到的冰炎遷怒地瞪了太陽一眼──怎麼沒跌死你。雖然沒開口,但他的眼神完美傳遞了這句話,隨後推開對方,給太陽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走了。

啊啦,生氣了?其實是真跌倒的太陽苦哈哈地跟上,也不敢走冰炎旁邊就怕被揍,只能跟在後面當小弟。

走著走著冰炎突然丟出一句──「我要吃蛋包飯。」

「好。」太陽一口應下。

「你請。」

「好……啊、這台販賣機有蜜豆奶欸,我投給你。」

算了,看在這個到處開花的傢伙是自己男朋友的份上。

冰炎咬著蜜豆奶的吸管大度的想。

~~~~

冰:看在蜜豆奶的份上原諒你。

其實除了這個題目外,還有偶然看到一個視頻,所以才突然想寫個少女漫畫場景……冰炎會想吃蛋包飯也是因為這個XD
視頻是「學生會長是女僕」的剪輯,其實我只看了漫畫……然後它成了我的第一部也是倒數第三部少女漫畫……剩下兩部分別是「月刊少女野崎同學」和「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然而這兩部我是把它們當搞笑漫畫在看的……呃其實「月刊」也確實是搞笑漫畫……算了,少女心這種東西能吃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5 17:06: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冰炎你到底多喜歡蜜豆奶?剛剛那瞬間我竟然開始擔心冰炎會因為蜜豆奶被拐走……

點評

冰炎心目中的排行大概是:太陽≒蜜豆奶>>世界萬物(喂)已更新!  發表於 2019-8-28 21:5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8 21:51:42 | 顯示全部樓層
· 詐個屍,老師我對不起你們
· 沒修文直接發的摸魚
· 粗體字的部分是很久以前記下來的,找不到出處
· 架空世界×7
· 然而事實上是段子×8
· OOC有,性轉有,夏冰雷格有,雷者勿入

~~~~


我還是很喜歡你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風走了八千里,
不問歸期。


「西亞!」總算追上了那走得太遠的人,他單手撐著膝蓋彎腰喘氣,另外一隻手卻緊緊攥著對方的袖口。

「……?」

這一次,他絕不會繼續待在原地。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釵頭鳳擱下了最後一筆,
相思成疾。


「果然還是你的字最好看。」西亞嘆道,「原本還以為你寫不出釵頭鳳的韻味……不愧是你。」

冰炎睨了西亞一眼,「……在你心目中我究竟是什麼形象?」

「唔,也不是,只是想不出你為相思所苦的表情。」調侃完西亞立刻往旁一躲,深怕對方將研給砸過來,沒想到冰炎意外的安靜,「……喂,你該不會真有暗戀對象吧?說來聽聽?我好歹也是個作家,搞不好能給個建議?」

「我……去死!」結果還是忍不住把洗筆水往對方身上潑。

聽著對方抱怨他變狡猾了,冰炎回以冷笑。

這人把他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而不自知,這點程度的報復而已,活該。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炊煙裊裊幾許,
棠梨煎雪又落雨。


「真是好酒。」冰炎滿足地微瞇起眼,又給自己斟了一杯。

那人釀酒的手藝倒是越發精進,看來便是嫁了人也沒改掉嗜酒的習慣。

「妳在喝什麼?」

「這是我的酒,不給你。」

「西亞送來的呀?」夏碎一眼就看見了桌上的信紙,畢竟冰炎十分大方的將之攤在案上顯然也沒打算藏,「是什麼酒?」

「棠梨煎雪,以往我們倆每年都會一起釀一小罈。」已有些微醺的冰炎意外的多話了些,「去年釀完後我們就各自嫁人了,呶,就這些,放到現在剛剛好。」

「今年的棠梨果應該早落光了。」夏碎試探著開口。

「都嫁人了,不釀。」冰炎閉上眼睛,把剩下那小半罈推給了夏碎,「去溫酒。」

「是。」夏碎失笑。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鯨沉於海底溫柔呼吸,
癡極嗔極。


「鯨落?」

「嗯,Whale Fall,一隻鯨魚的屍體沉入深海,供養了無數的生物──還挺溫柔。」

才不呢。

皮被撕扯、肉被吞食,甚至連骨頭都會被厭氧生物給分解,什麼也不留。

太殘忍了。

就連想留點什麼紀念他也做不到。

將太陽的面無表情誤解成不感興趣,冰炎換了話題:「說起來,你又要休學了?」

「嗯,身體不好嘛,得好好休養才行。」

「你身體也太弱了吧。」

「是啊,其實我是人魚公主喔?離開大海太久可是會變成魚幹的。」

「你傻吧你!」

可不是嗎。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雲漂泊九萬里,
不曾歇息。


太陽微笑著接受那些喝采與硬幣,「哎,這回真是最後一曲了,我明天還要趕路的啊。」

「唱那個吧!那個醫生的故事!」小酒館裡的人們嘻嘻哈哈的起哄,忙碌的老闆與女侍在桌子與凳子間穿梭,送上粗麵包與黑啤酒,吟遊詩人也得了一份──當然,是免費的,單為他吸引來這麼多客人就值得好好招待吟遊詩人。

「怎麼,那故事已經傳到這兒來了?」吟遊詩人從善如流的一撥琴弦唱了起來,那是個在大陸四處遊歷、斬奸除惡的醫者的故事。

「那是真的嗎詩人先生!」一曲唱畢,蹲在他腳邊的孩子興奮地揮舞雙臂,「爸爸非要我繼承他的醫館,可我想當冒險者!我以後能不能也變成那樣?」

「怎麼可能,畢竟是個醫者,這樣到處亂跑是早晚要死在魔獸爪子底下的。」吟遊詩人摸摸孩子的頭,給了他一個硬幣,「乖,給你拿去買糖吃,詩人先生要休息啦,我明天還要去到下一個城鎮呢。」

「去幹嘛呢?」

「唱歌啊。」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等了很多年故人的老城門,
煢煢孑立。


「世子殿下……」

「何事?」

「要落雪了,進屋避雪吧。」

「那可是能在院子裡迷路的蠢貨,他肯定是在哪走岔了路──去拿傘吧,我再等等。」想想又補上一句:「大一點,要夠兩人撐……還有,半個時辰前煎的藥怕是涼了吧,去重煎一碗。」

「是。」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舊城裡的老折子戲,
溫言軟語。


虞姬那聲淒美的「大王」猶在耳畔卻已模糊。

「……吵死了。」冰炎面無表情的一槍爆了敵兵的腦袋,噴濺的黏稠液體糊住了他的臉,將他沉入不會傳遞聲波的血海之中。

同樣是在戰場上廝殺,霸王有虞姬在帳中待他歸來,而冰炎除了他的臆想只有槍炮聲在等著他。

霸王那個廢物……。冰炎恨恨地想。

──不管是敵人還是同伴都太吵了。

有人在等,他怎麼敢輸。

──他要聽不見他的聲音了啊。

我還是很喜歡你,
像老故事裡的泛黃橋段,
半聾半啞 失了聲息。


「怎麼了?」

「剛剛好像看到了什麼幻覺……太朦朧了,沒感覺清,你有嗎?」

「幻覺?」

「……算了。」

八成只是因為恍神。

不然他怎麼可能覺得對方那麼亮眼。

~~~~

第一個是大學重逢設定,當年互為初戀但沒有結果,如今又有了機會重新開始,然而雖然冰炎追上了太陽,對方卻因為某種原因沒認出他──追了八千里的風最終仍然沒有歸屬。
第二個是書法家冰→作家陽,太陽來找冰炎為新作寫背景字,然後毀了一件高級襯衫,得了一幅字和一個永遠的好朋友──在你面前不必相思,你離開後相思成疾。
第三個是古風雙性轉的雙向暗戀閨蜜組,最後各自嫁給了夏碎和雷瑟──棠梨果與新雪釀成了酒,可隔年只有新人與雨相伴左右。
第四個世界有轉世,上輩子是人魚王子陽↔用歌聲釣到王子的鯨魚妖冰(……)、這輩子是還是那個人魚王子陽→沒有記憶的人類冰,因為生長速度和人類不一致所以人魚再沒回到岸上,而是在深海守著鯨魚遺骸,卻因為對方曾說過這舉動很溫柔而放任其他動物把剩下的屍體吃掉了──鯨魚已經沒有呼吸,當年溫存也不復存在。
第五個是競技大賽的走棋遊戲是個真實世界的假設,醫生冰↔吟遊詩人陽,但因為是真實世界,沒有能力解封一說,總之冰炎死了──而吟遊詩人仍漂泊在大陸上,傳唱著屬於他們的歌。
第六個是古風設定,因為太陽在院子裡擺了一堆陣導致當年還只是小孩的冰炎迷路暗殺失敗,結果兩人意外成了好朋友,現在是戀人未滿狀態,可等著去執行任務的殺手冰歸來的世子陽卻沒有始終等到人──煢煢孑立,指的是孤單無依。
第七個是25L那篇參考電影霸王別姬的民初京劇架空、軍官冰→花旦陽延伸,變成了愛情向與仍舊保留的單箭頭──戲再美也終究是戲,溫言軟語不是對你。
第八個是第二人生世界觀,他們之間確實沒有愛情。
好,現在冰→陽有了,陽→冰有了,冰↔陽有了,就是沒有在一起:D
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打我(抱頭)
結局最好的應該是第三和第九這兩個世界,第三個世界最終四人確實都獲得了幸福也沒有遺憾,第八的話沒有開始自然也不會有結束,起碼可望他們繼續吵吵嚷嚷著共度一生,以朋友的身份。
(以及請相信我這裡沒有半把刀,畢竟沒有什麼事是一個告白或一次轉世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