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21|回復: 39

[同人文] 【更新】特傳x吾命【封塵憶】最新章節:第六章 12/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6 17:51: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鈴藍爾 於 2019-12-2 14:58 編輯

簡介:
上一世的記憶碎片逐漸回歸⋯⋯
你還記得嗎?
你的兄弟⋯⋯
你的身份⋯⋯
你的前世。
你是誰?
你是⋯⋯
格里西亞·太陽?
抑或是⋯⋯
那位最年輕就拿到黑袍資格的半精靈?
·痞客邦、冒險、御壇同步更新
·連載中
·會很努力不讓這篇主角崩掉!
·對某藍來說,這坑真的很難填,所以請各位三思後才看下去!
·冰炎=太陽、太陽=冰炎的一個設定
·38代聖騎士都會登場,請耐心等待
·暫無cp
·無自創角(暫)

序:

他,如同掉進了水裡的人兒。

一切的聲音被隔絕了,除了被丟到水裡前的「噗通」聲。

在黑暗之中,他像是聽見了什麼⋯⋯

聽見了⋯⋯什麼⋯⋯

美麗的歌聲,動聽的樂曲⋯⋯

似乎在⋯⋯

講述著一個故事。

他看著眼前的畫面,漫長的故事,講述著騎士的故事。

待眼前的畫面因主角的死亡而扭曲時,他看到了對方的靈魂被抽出,然後⋯⋯

放置到一個未成長的軀體內。

那是⋯⋯

他嘗試往前走了幾步,然後猛然停住。

他⋯⋯看見了。

【待續…】

30.5.2017
14:47分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17:54: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冰炎猛然睜開了雙眼。

他愣愣地望著白色天花板,腦中不由自主地浮現了一句話。

他⋯⋯是誰?

似乎有人在對著他說話,但是冰炎卻無法理會。

直到他那經過這幾趟旅程而長大的學弟擔心地出現在他面前時,冰炎這才回神過來。

「學長,你還好吧?」

那擔憂的神情之中夾雜著不易察覺的愧疚。

冰炎點了點頭,道,「我沒事,只是記憶有些混亂而已。」

當初在鬼族大戰前他還以為自己真的死透了,沒想到眼前的腦殘學弟居然還是試著把自己救回來了。

不論怎麼說,經過幾波曲折,他總算穩定了身體內的兩道屬性,除了要很麻煩地定期過來檢查之外,大概也沒啥事了。

略為虛弱的身體由著月見好好攙扶著走到了這些人的面前。

望著阿利還有休狄,冰炎由衷地感謝。

「學弟別那麼客氣。」

阿利笑了下,突然之間鬆了口氣。

經歷了這麼多事,他們終於回來了這個地方。

Atlantis學院。



基於冰炎是因傷而逼不得已休學,所以在他被藍袍批准可以到學校上課時,學院很快就讓他復課了。

反正以他的黑袍能力就算不繼續上學也行,這種不必重修特例便是冰炎身上的黑袍特權。

而他那從學院偷跑出來的學弟在收集到五色系的證明之後還是逃過了一劫,沒被當殘。

對此,冰炎只是用了一聲的「嘖」給帶過。

儘管沒有再竊聽學弟的心聲,冰炎還是能確確實實地看見對方臉上的不滿。

大概是在抱怨什麼「學長你真的很想看見我被當嗎?」或是「學長你怎麼這麼惡劣!」諸如的話語。

能夠看好戲就會好好把握機會的冰炎只是給予褚冥漾一個冷笑,對方就萎了。

一切的生活就跟往常沒什麼差別,但,隱隱約約似乎有什麼正在出現變化⋯⋯

沒有得到許可去執行任務的冰炎最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冥想。

好聽來說是冥想,準確來說大概就是發呆。

不為什麼,而是⋯⋯

他似乎想起來了⋯⋯

埋藏在他靈魂內的記憶似乎被⋯⋯

解開了。

【待續…】

今天感覺抓得不太好orz
最近一直沒動力碼字我這是怎麼了#

30.5.2017
15:07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17:58: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被封塵的記憶,在面對臨近的死亡時崩塌了。

他似乎看見了自己的前世,回顧這一幕幕畫面的他在最後發現到⋯⋯

畫面中的主角,似乎便是⋯⋯

他。



「叮——」

尖銳的聲音讓冰炎回神過來。

待他警戒地朝周圍看了看,除了自己的搭檔還有正在安靜看書的學生,他並沒有看見什麼可疑的人。

總感覺,這事很奇怪。

冰炎低頭開始深思,而剛剛就站在他身邊的人兒也走到他面前的空位坐下來。

「冰炎,你怎麼了?最近看你一直魂不守舍的。」

夏碎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帶著溫柔有禮,身為他搭檔的冰炎還是發現到了對方眼神中的擔憂。

冰炎擺擺手。

「冰炎,我希望你不再瞞我任何事。」

對於搭檔的反應,夏碎嘆了口氣,然後正色地表示。

聞言,冰炎煩躁地抓了抓漂亮柔順的銀色長髮,不耐地開口,「我想起了點東西,雖然時間點跟現在完全不符,但我很介意。」

他總覺得自己不是畫面中的那個人,但卻說不上來的感覺。

就像是⋯⋯

想反駁,內心卻排斥這個感覺。

鬼族已經撤退了,這段時間大概會相當無事,再加上冰炎現在除了上課、到醫療總部檢查身子外真的沒事可做了,一靜下心了來就會想起這事。

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那個人。

是、卻不願承認。

冰炎已經在黑袍專用的圖書館找了一遍,卻找不到關於那世界的任何資料。

也找不到「光明神」的神祗。

所以冰炎只能來到眾學生使用的圖書館內碰碰運氣,但直到現在⋯⋯

還是一無所獲。



夏碎看著眼前的搭檔,不再多問。

他瞭解他的這位搭檔,既然對方不願多說也也不好再問,只要確定對方沒再瞞他什麼就行了。

不過在看到對方雖是面無表情,但還是透露出煩躁的不耐感夏碎還是適時地提醒一句。

「褚很擔心你。」

在聽到自己學弟的名字後,冰炎這才微微冷靜下來。

他望著一處的無人亭子,冷淡地開口,「我會盡快調查清楚的,你們放心,這事不會嚴重到讓我動用公會資源或是到外頭尋找答案。」

所謂的「公會資源」便是以任務形式調查。

夏碎鬆了口氣,在離開前語重心長地拍了拍冰炎的肩膀,提醒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試著來找我們,別又一個人承受了。」

聞言,冰炎微不可見地點頭。

【待續…】

努力讓十二聖騎士觸法「任務」登場
感覺這麼被我拖劇情好愧疚啊哇哈哈哈哈哈——!(x

30.5.2017
15:49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17:59: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學長⋯⋯」

熟悉的聲音以及稱呼讓冰炎回神過來,涼涼地看著似乎沒有什麼事情卻喚他的學弟。

被盯得發毛的褚冥漾反射性地縮了縮脖子,內心掙扎了幾秒之後還是勇敢地開口提出自己內心的疑問。

「學長你是不是身體狀況不佳?需不需要我找輔長他們幫你檢查⋯⋯對不起,我剛剛啥都沒說。」

一段段旅程的確能讓他長大,但實在面對終極BOSS的時候,據說能毀滅世界的某妖師繼承者還是很快就萎了。

說實在的,他是因為擔心對方的身體而提問的⋯⋯畢竟他的學長最近看著遠方發呆不語的頻率愈來愈高了,讓他不由得擔心對方。

一眼看透了把心聲都表露在臉上的學弟正在想著什麼,冰炎懶懶地開口,「別擔心,我只是憶起了些東西要收拾。」

之前剛剛醒來時記憶還是非常的殘缺,不過到了現在所有事情幾乎都想起來了。

冰炎也有對這份記憶弄了一份建設性。

達到黑袍的人兒若是得到了這樣詳細得有些詭異的記憶大概會認為那是承載於一位逝世者身上來的,與自己毫無關係。

初始時,冰炎也會那麼認為。

大概是這趟旅程接觸到了什麼東西而不小心接收到了這份記憶。

但⋯⋯這份記憶給了他真實的感覺。

真實得非常可怕。

明明他與記憶中的主角擁有者不大一樣的個性,但是他卻能理所當然地承認,包括⋯⋯

對於那些無血緣關係的兄弟之情。

就算是擁有著盎惑能力記憶也不會影響寄宿者到這種程度,只能說⋯⋯

這份記憶便是他的前世。

冰炎打開雙眼,望著坐在自己對面正在認真做作業的學弟。

不過那是他的前世,今世⋯⋯

他是精靈族、他是公會之中的黑袍、他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

他不再是格里西亞·太陽。

就算他會不自覺地對這份記憶有所依戀,冰炎還是需要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重新生活。

他可不能浪費某白癡妖師讓他活下來的生命。

他可是公會之中的黑袍,可不是因為一點點挫折就崩潰的弱雞,就算父母已不在世,從來沒有輕生念頭的他當然還會繼續活下去。

既然都想清楚了,那麼就應該開始脫離這份記憶,開始走上以前生活的軌道。

勾起不明顯的笑容,冰炎一把搶過了褚冥漾手上的書,隨意翻看。

眼角瞟見對方想要質問卻屈服於惡勢力而不敢的表情,冰炎內心偷笑了對方好幾輪。

既然前世記憶都出現了,那麼他的性格⋯⋯

被影響那麼一丁點還是沒啥關係的吧?

【待續…】

總之冰炎開始走上了黑化之路⋯⋯(x
接下來某藍就要讓冰炎開始走上觸法「見到前世同伴」的劇情副本了(最近我是玩手遊玩到腦子有洞了嗎?)
異常寫得挺順的我開始愛上這坑了٩(˃̶͈̀௰˂̶͈́)و

31.5.2017
20:53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18:04: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經過幾個月的調養,在溫(暴)和(力)的詢問之下,冰炎終於能開始出去執行任務了。

畢竟當時他詢問的方式極其禮(兇)貌(殘),所以冰炎還被允許接下了黑袍的任務。

不然那種極為容易沒挑(危)戰(險)性的任務,咱們魔王BOSS當然不屑親自動手。

但每樣事情都有一方歡喜一方憂。

褚冥漾乖乖地走在冰炎的身後,低著頭毫無生命力的模樣讓他人不由得連線到可愛的小狗,一般人都會忍不住想要溫柔對待他。

不過冰炎打從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不是一般人了,所以他只是紅眼一瞪對方,露出意義不明的詭異笑容後,毫無生命力的小動物立即生機勃勃的,只差沒進行操步,性格軍禮,宣示自己的忠心。

不得不說,自那天他學長恢復原樣之後,從生活上褚冥漾總能發覺到他的學長隱隱約約有些不同了。

打個比方說,冰炎以前是個極其不愛笑的人,現在笑容明顯變得多了⋯⋯不過笑起來跟以前一樣恐怖。

再打個比方說,精靈打從出生天性就有美麗的容貌,再加上父母優良的基因,冰炎就算是染成跟五色雞頭一樣的頭髮大概還是很美⋯⋯咳咳,還是別繼續想下去好了。

總、總之⋯⋯完全不在意外在形象的冰炎每次都沒有為自己打扮,甚至能非常隨心地隨後拿起一個橡皮筋綁起自己每個女人看了都會羨慕妒忌但是恨了會死得很慘的柔順長髮,沒啥事的時候還是很暴力地扯下橡皮筋。

身為跟冰炎住在同一棟大樓甚至是同一層樓宿舍的褚冥漾發現到了冰炎最近比起以前比較在意起自己的衣著什麼了。

就連頭髮也會被綁成好幾種髮型,用的還是能好好保護頭髮不會影響髮質的髮帶!

在意識到冰炎的這些舉動後,褚冥漾從一開始的震驚到了現在的淡然。

沒辦法,在他心中,他的學長就是可供起來膜拜的那種,就算冰炎開始學習女人打扮,褚冥漾大概還是無法去自尋死路挑戰這位BOSS的底線。

所以就當作啥都沒發生好了!

最多有時候想起的時候就為自己找個藉口:「啊哈哈學長絕對是因為差點死過一次開始珍惜自己的生命知道這世界處處有美好現象了。」

因為是自我催眠,所以事實上褚冥漾催眠自己用了什麼話平常也沒心思去記。

只要他還好好活著,啥都好。

「褚,你又發什麼呆?」

冰冷的聲音自前方傳來。

褚冥漾急忙回過神,喚出自身的幻武兵器開始協助冰炎殲滅任務目標。

他的學長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把他拖出來美其名是要訓練自己,強化自己的能力到處去執行任務。

其實褚冥漾還是很清楚冰炎這番舉動只是不去打擾某和好的兩兄弟每天親密,只是冰炎這悶騷的性格實在不好表現出來⋯⋯不不不!他現在腦殘中,他剛剛啥都沒想!對的!就是如此!

褚冥漾非常自動自發地開始了自我催眠行動。

這次的任務並沒有任何難度,所以他們倆還是毫髮無傷地完成了任務到公會回報了後,褚冥漾只能吃點豹子膽拉著冰炎到醫療總部給藍袍檢查。

確認身體無誤之後,一妖師一半精靈在走入黑館看見坐在大廳沙發上的人兒之後,就無法再平靜下來了。

【待續…】

漾漾多少還是成熟了些xD
畢竟這篇是寫到了學長安全歸來,漾漾長大成熟+淡淡黑化之後性格多少還是有些改變
至於冰炎的崩壞性格⋯⋯咳,冰炎+太陽=物質錯亂崩壞性格了(別亂找藉口!
*滿五人留言會贈送新章,不然請等大約一年後的輪更喔(x

31.5.2017
21:52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6 18:13: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請問大大,『一年後』這句是誇示法還是肯定句?

是說人家好像是頭香耶!冰炎崩了!這.這.這...令人起雞皮疙瘩啊!不過還是很想看下去!

大大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6 18:20: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次看到這種設定,太讓人好奇後續發展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6 18:57:24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哦!!
冰炎是小格!!這設定好讚哦!
大大加油阿!
我超喜歡的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6 19:10:45 | 顯示全部樓層
説起沙發上的人兒......
恩咳
我比較在意
『只是冰炎這悶騷的性格實在不好表現出來』這一句
漾漾你不解釋嗎www不怕被打?
和好的兩兄弟是誰ww我忘記了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6 19:34:29 | 顯示全部樓層
音妶 發表於 2017-6-6 18:13
請問大大,『一年後』這句是誇示法還是肯定句?

是說人家好像是頭香耶!冰炎崩了!這.這.這...令人起雞皮 ...

應該算是肯定句了QAQ
某藍好幾個坑現在輪更到來,看了看上一次輪更的日期都想掩面淚奔了QAQQQQ
恭喜恭喜!!!
對,他崩了##(冰炎:你給我修好!!)
哈哈哈xDD
好,我會加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