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727|回復: 32

[同人文] [HPx第二人生]09 4/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2-4 22:54: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海絲洛特 於 2017-4-5 19:23 編輯

唉我也不知道我來幹嘛居然前兩個坑都沒更完就來開新坑((撫額,這絕對是腦殘之下的產物......

※性轉←寫上癮了((被踹
※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第二人生(設定在主角們一千多年後,人類角色皆已轉世)
※無cp
※算長篇吧,龜速更文請見諒
※文中可能為虐←寫不寫得出虐感就靠作者造化了......

01

*****

其實他一直懷疑這個超危險任務之所以是max等級難度到底是因為魔獸還是殺完魔獸後會開始幹架的兩位魔王?

*****

    銀紅與燦金在戰場上翻飛著,一人拿著長槍,俐落的挑、刺;另一人一手握著翠綠的法杖,一手拿著白金色的長劍,迅捷的砍殺著。他們所在之處無不讓附近醜陋的魔獸灰飛煙滅,飛濺的黑色血幕並無法掩蓋兩人纖長卻驕傲挺拔的身影,好似神聖不可侵犯。

    不論原世界,還是充滿強大火星人的守世界(在場某妖師敘述),都不乏有人為了這一男一女瘋狂,看他們陣容龐大的後援會就知道了。

    但,這一切都只是表象。


    「623隻。」銀紅相交的華麗長槍往前一刺,冰炎毫無困難的瞬間幹掉三 隻中階魔獸。

    「你在那爽個毛。」某天使少主優雅的吐出一句非常不天使的話。她一揮手,十幾枝以大量聖光組成的箭矢激射出去,瞬間取走十幾條「獸」命。「喏,628隻。」

    現在兩位大魔王,附加一隻可憐的小妖師,正在英國的某處執行處裡失控魔獸的黑袍戰鬥型任務。

    沒錯,這兩位公會史上最年輕黑袍兼Atlantis學院特強大、特危險的吉祥物正在出.任.務。

    眼前這兩位聽說是守世界最強黑袍的某非人幼稚到褚冥漾都想嘆息。

    公會居然派了一個黑袍戰鬥行任務下來,還指名要這兩個高階黑袍來執行,由此可見,公會除了想看熱鬧,就是看熱鬧和看熱鬧,而這種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上的行為明顯不為剛考完袍籍、剛以紫袍身分出任務的褚冥樣所接受。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他一整個很想哭。

    對,他是考上紫袍了,但他一個小小的妖師是能夠和兩位現在無疑成為公會最強大的高階黑袍大神相比的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嬤呀!孫子不肖要提早去見您了呀——

    砰!

   褚冥漾摀著腦袋蹲在地上,很為自己悲催的命運感到悲哀。事實上他原本根本不用來出這個百分之一千會鬧出人命的黑袍任務,(其實他一直懷疑這個超危險任務之所以是max等級難度到底是因為魔獸還是殺完魔獸後會開始幹架的兩位魔王?)但那位擅長忽視人權的學長一接到任務想也不想就把他一個卑微的小妖師拉過來,除了摸摸鼻子自認倒楣之外還能怎麼辦!?

    如果各位有透視眼的話,就能看到褚冥漾心中的小人正在抱頭痛哭、仰天長嘯:媽孩子悲慘的命運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孩子走後屍體請火葬謝謝——

    但有些人(或者說非人?)是不用透視眼這種落後的東西的。例如眼前這兩位。

    「褚,我現在沒空揍你。」語氣負三千度。

    「褚,剛剛我跟冰炎才剛處理任務的時候,你好像沒幫到什麼忙呢。你不覺得身為公會的袍籍,現在應來出一份力?」燦爛的微笑。

    不需要!完全不需要!你們兩個火星王難道還需要我這麼一個小小的地球人嗎!

    「嘖/嘖。」兩位火星人之王決定不理那個正縮在角落凌亂的學弟,冰炎撤掉竊聽法術、格里西亞架起結界,然後不約而同的握緊武器,眼中的殺氣濃厚到觸手可及。

    格里西亞優雅的撥了一下掛在身後緊實的長辮子。「好啦,剛剛數到多少了?740嗎?」

    「我是741,你才是740。」冰炎出聲糾正,嘴角越彎越大。天使不天使的罵出了一長串的髒話。冰炎你這死兔崽子肯定在挑釁!嗯,你說形象?這是什麼時候形象他媽的去死吧!

    是說他們倆相處久了好像都把一些奇怪的小習慣傳給了對方……

    兩人同時瞇起鮮豔的雙眼瞪向一旁已經快要成為背景(也只有你們兩個可以這麼囂張……)的眾魔獸們。

    啥都不用說了,納命來吧!

※※※

    最後一隻魔獸死在翠綠色的杖下後,格里西亞抬起頭,恰好對上一雙如寶石般璀璨的豔紅。

    他們露出一抹挑釁的笑,同時開口報出自己的成績。「976/976。」

    冰炎微微皺起眉頭。「不會吧,又一樣了。」

    格里西亞也垮下姣好的臉,「前天同樣1086比1086,昨天1221比1221,今天居然又平手?」她無奈地撫額,準確的傳達出「就讓我贏冰炎是會死嗎」的怨念。

    沉默了二十秒,這對死對頭忽然一起抬起頭來,他們甚至可以清楚看出對方眼中的倔強和對贏的渴望。

    同時出手,快如閃電。

    「火之盾,熾炎之詩歌……」

    「火之猛、光與影相輝映……」



    不遠處被遺忘許久褚冥漾尖叫出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學長學姊你們住手啊!米納斯、老頭公,結界啊!」

    「主人,我們早就架好了。」米納斯無奈地說,褚冥漾甚至可以想像他的幻武撫額嘆息的樣子。

    啊哩,謝謝啊,可是我怎麼不知道你們這麼自動?

    米納斯重重的嘆氣,無力感真的不只一點點。「因為我們如果不自動點主人你就要死掉了。這裡不是學院,沒有無限復活啊孩子。」

  小妖師覺得自己心中滿腔的感謝瞬間被澆熄。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一個小小的紫袍就是沒有像學長和太陽學姊那種神一般的實力……

    不對,學長和太陽學長!?

    褚冥漾驚恐地抬頭,兩道不大卻響遍整個空間的聲音和一個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席捲了整個戰場。

    「……上願惡禍滅去而新生降臨!」

    「……柒伍炎爪咆!」

    完蛋了。

※※※

    鄧不利多端坐在自己為在辦公室裡的書桌前,嘴裡含著前幾天在斜腳巷商店中買來的做新口味軟糖,一邊改著桌上小山般的公文,覺得心情有點鬱悶。

    那名學生中他最在意的學生「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因為某些狀況而稍早時在麻瓜世界在自己的表哥面前施了護法咒,明天得去接受魔法部的審判,他也得出席。

    他從公文堆中抽出一張羊皮紙,細細的重新閱讀。那是亞瑟‧衛斯理剛剛使用貓頭鷹送過來的信件,內容大概描述了一下來龍去脈,盡管敘述方式很公式化,潦草的字跡卻顯露出下筆者內心的憂慮和焦躁。

    鄧不利多嘆了一口氣。哈利波特雖然年輕,卻是鳳凰會的主心骨,但他們對待他的方式卻像是個遺棄的孩子,再加上因為某些原因老校長特別跳過他沒有讓男孩當上級長……

    唉,天知道那孩子會如何看待他這個一直以來都很疼愛他的長輩。

    啊,差點忘了還要指定去德斯禮家護送哈利波特的人選呢。

    正當鄧不利多正要站起來走走、抒發一下壓力時,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和一震巨大的搖晃害的年邁但身體還健康的老人摔倒在地。鄧不利多快速的爬起,明亮的雙眸難得地掀起一絲波瀾。

    完蛋了,不會是佛地魔趁學校都沒人時派食死人手下來襲及學校吧?

    奔出辦公室,他驚訝的發現本應異常堅固的學校灰牆此時只剩下令人驚恐的殘垣斷瓦,卻沒有任何一個食死人的蹤跡。

    但濃濃的塵埃背後似乎有一抹銀紅色和金色閃過?

    鄧不利多小心翼翼地掏出魔杖,使出瞬間移動。

   而當他再次踏上地面時,還沒來的及說話或攻擊,一柄冰冷的匕首和中國長槍已經抵上他的咽喉。



畢竟只是新手,海絲接受任何正面與負面評論,歡迎留言!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5 09:35: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兩大Boss幹架幹到毀了霍格華茲校舍什麼的……絕對有可能啊!

點評

不但絕對有可能,還要在心中默默感謝兩大魔王沒有直接把原世界炸上天......  發表於 2017-2-5 20: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5 10:22:40 | 顯示全部樓層
太陽你的形象(笑倒
呃是說教授還是很強的吧?是吧是吧?(遭打飛

點評

呵呵呵,太陽每次都優雅到太過完美,她的形象被我這平凡人毀掉感覺特別爽啊哈哈哈哈哈!((被聖光炸飛 最後,謝謝大大的點閱!  發表於 2017-2-5 20: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1:19: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絲洛特 於 2017-2-5 17:04 編輯

各位大大的留言,在此先謝謝啦((鞠躬
放上新的一章﹋

02

*****

在離這裡幾條街的地方就能聽到你們的聲音,真是噪音汙染,簡直跟褚有得一拚。

*****

    褚冥漾覺得想哭。

    在還沒感嘆完「英國這塊島嶼真是太強大了居然沒有直接炸上天」的感動情緒時,就遇見一個莫名其妙出現、自稱叫做阿不思‧鄧不利多的怪老人,那個穿著夢幻深紫色長袍的男子一開始有點驚恐(除了旁邊那兩位大魔王,任誰脖子上架著兵器都會驚恐吧)後,說了一些什麼「你們炸了我學校」、「魔法世界」什麼之類的話,然後他們三個就要為了補償而出一個「護送叫什麼波特的男生到古禮某街不知道幾號」的任務。

    而身為同是任務處理者的褚冥樣而言,現在他跟格里西亞和冰炎正在街上走著,前往任務地點。

    真是的,明明炸掉學校的又不是他!他已經被抓著出任務三天了都沒碰過床可憐一下我這個地球人讓我回宿舍睡覺吧拜託!!!

    「有時間哀號嗎?那不如我再發幾個紫袍單人任務給妳處理一下?」據說是天使少主的太陽學解說出了惡魔一般的發言。

    不不不,別這麼做!……等等學姊妳怎麼知道我剛剛在想什麼?

    「褚,沒人告訴你表情很好猜嗎?」學長不屑的冷笑一聲。

    ……有,很多人。

    「還有,你快把我吵死了,你在碎碎念,我就直接把你種在這裡。你不是想睡覺嗎?直接在這裡長眠怎麼樣?」

    ……對不起,我真的閉腦了。



    「我真的受夠了,受夠了一堆貓頭鷹在我的家當成牠們的家!!」威農姨丈憤怒的丈紅了臉,朝著飛進屋子裡的第五隻貓頭鷹咆哮。「快滾!你這怪胎,當初就不該好心收留你──」

    哈利連眉頭都不皺,堆下身去撿地上的信件,徹底把那一聲聲足以把人耳膜轟爆的吼聲當作耳邊風。

    千萬不要離開你姨丈和阿姨的屋子。信上已經這麼寫了,所以現在姨丈在怎麼吼他他都可以把那些當作噪音來看待。

    信上只有短短一行字。

    已派人去護送。

    在看完句子的那一刻,門鈴響起。



    「在離這裡幾條街的地方就能聽到你們的聲音,真是噪音汙染,簡直跟褚有得一拚。」對那名不停在嚎叫的肥胖男人施了靜音術法後,太陽學姊冷漠的掃了縮在角落、抱在一起的女人和男孩,下了一個評論。

    褚冥樣盡管也被罵了,對於學姊的嘴砲功力依然深深欽佩。

    銳利紅眼和明亮的藍眼同時瞪向蹲在地上、看起來一臉錯愕的男孩。雖然已經改變髮色,但身周圍繞的強者氣息和俊美外表還是使格里西亞和冰炎格外亮眼。

    「不吵了嗎?還會大吼大叫嗎?」冰炎冷冷的瞥了努力想說話的男人一眼,得來一陣褚冥漾覺得一定會扭到脖子的搖頭。「很好。」修長的手指一揮,術法已經消失無蹤。

    握著自己的脖子喘口氣,男人臉色不太好的開口,音量比之前小很多。「你們是什麼人?」

    「這不重要。」格里西亞面無表情的回答,「我們只是受命要把哈利波特帶走。」

    「你們憑什麼帶走他?」

    褚冥漾站在一旁,實在很想出聲吐槽。這位大叔如果我們在門外聽到的吼聲是你發出來的,你應該巴不得哈利波特趕快滾出去,那你現在問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冰炎顯然也沒什麼耐性跟他繼續耗,一手拉開格里西亞,另一隻手掏出口袋裡的黑卡。「看的懂這是什麼東西吧?」要不是這裡是原世界,在平常應該直接抽出長槍捅人的半精靈能這樣好好說話已經是他的極限。

    看到卡片的瞬間,男人的臉上滾過憤怒、猶豫、害怕、敵意,但最後還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點點頭。

    「很好。」冰炎將卡收回口袋。「哈利波特,上樓收東西,馬上下來。」

    原本還呆愣著的男孩像是被電到似的跳起來,匆匆忙忙地衝上樓。五分鐘後,哈利波特已經提著一個看起來過大的行李箱,一手提著裝了一隻雪白貓頭鷹的籠子出現在樓梯口。

    「不錯,速度很快。」格里西亞讚賞的點點頭,轉身瞪向一旁完全不敢輕舉妄動的一家人。「我們要把哈利波特帶走,還有意見嗎?」

    這次沒人(敢)有異議。

※※※

    哈利低頭看像腳下正漸漸消失的優美陣法,覺得有點驚訝。他從沒看過這哪個巫師施憲影術之前腳下還會出現這種還會發出光芒的繁複圖騰。

    男孩抬頭,看到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覺得有些尷尬,於是開口自我介紹。「你們好,我是哈利波特。」

    三人中唯一穿著紫色長袍、同時看起來最友善的黑髮少年勾起一抹令人安心的微笑。「你好,我是褚冥漾。」

    他伸手指向身後那位唇角上掛著弧度、如藍寶石般耀眼的雙眼中卻沒有任何笑意的金髮美女,「她是格里西亞‧太陽。而他,」擁有銀紅色髮絲的男子向他微微頷首,璀璨的紅眼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哈利波特。「是冰炎。他們是我的學長姐。」

    與笑的溫和的褚冥漾相比,格里西亞和冰炎身上的力量感顯得更為強大,一副就是不易與之親近的樣子。哈利波特暗自握緊行李把手,覺得壓力山大。

    「啊,對了。」紫袍少年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條,塞到手掌開始冒汗的巫師男孩手裡。

    紙條上只寫了幾個字。可位於古禮某街十二號找到鳳凰會總部。

    「看完了吧。」褚冥樣抽走紙條。「再把剛剛你看到的想一遍。」

    哈利應了一聲,開始回想。可於古禮某街十二號……

    轟的一聲,位於四人前方的房子就開始往兩旁緩緩挪動,露出斑駁的石階和一道灰撲撲的門。

    「太好了!」褚冥漾拍了一下手,滿臉興奮。他推了一下哈利波特的背。「哈利快去吧,這裡就是鳳凰會總部了。去敲門吧。」

    哈利波特依言提著皮箱和鳥籠往前走去,不太理解為什麼少年如此興奮。回頭瞥了一眼,瞬間懂了。黑眼圈那麼重,大概是想回家睡覺吧?

    他走到門邊敲敲門。門還沒開時,他又往後看了一眼。

    但那裏什麼人影也沒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5 16:49:13 | 顯示全部樓層
该说不愧是魔王二人组炸了别人的学院吗?可怜的漾漾就算升上了黑袍也依然被学长和太阳压在底下。
我为你默哀一秒,漾漾~
大大的文好看~~~
期待下一集哦~~~

點評

先謝謝大大回復! ......只能說,太陽和冰炎氣場和實力都太強,不只是漾漾,其實就算哪個人來也只能被壓著打吧?  發表於 2017-2-5 20: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6 14:25:42 | 顯示全部樓層
03

*****

自己一直以來守護的東西,不就是這樣一抹簡簡單單的笑容嗎?

*****

    燦金飄逸,兩個人影幾乎是以令人看不見的速度纏鬥著,連實力強到見鬼的戰靈十二將軍都只能看到幾抹殘影在場上穿梭、跳躍。

    場上的其中一人──卡汀茲,有些狼狽地閃過向自己揮來的金色鎖鏈,正要將手中的鐮刀砍過去,鎖鏈已經以一種優美的弧度縮回,轉而朝魔天使另一側毫無防備的手臂捲去。

    卡汀茲急忙回身,卻看到了一柄白金色交織的劍停在自己脖子旁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我贏了,卡汀茲將軍。」收起武器,優雅的唇形勾勒出一抹綺麗的弧度,而這個美麗的笑容只屬於在場所有十二將軍最疼愛的小少主。

    雖然剛剛經歷了一場幾乎是以性命相搏的戰鬥(自己還輸了),但卡汀茲俊臉上的嚴肅馬上被歡樂取代。他不管身上剛剛被對方以天使頌歌炸出來的傷口,直接撲了過去。「啊!小西亞!」

    其實有些疲憊,而無法閃躲的格里西亞被抱個滿懷。某個完全沒自覺自己比人家大兩千多歲的天使將軍掛在她背上,一整個超歡樂。「哇,小西亞變得好厲害!不愧是戰靈天使族史上最年輕的十二將軍!」

    因為格里西亞將許多被放在母術中六百年、受到黑暗折磨放進了自己的靈魂兵器──「淚湧」當中,作用為「治癒」的兵器復原了靈魂,有些魂魄的力量甚至復原到能夠形成一個軀體,所以除了目前身為幻武兵器的蒂璉與月彌,盡管力量還沒回到六百年前,十二將軍基本上都到齊了。但為了補齊剩下兩位將軍的空缺,族內年輕一輩實力最好的依禾卡和格里西亞成功成為十二將軍的一員,而當時才三百六十二歲的天使少主也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將軍。

    當然這對在第二世轉化成工作狂、對力量十分渴望的格里西亞遠遠不夠。她接受了許多將軍們的教導──特別是跟自己最親近親長大人、月彌、蒂璉、卡汀茲等人──精進自己的實力,自上輩子就聰明伶俐的她青出於藍,實力幾乎是十二人之中的第一人。

    當然,被羅連亞和蒂連教導的結果就是血腥及兇殘指數報表,除了跟九瀾關係越來越好之外,之前任務過程還把監督的紫袍巡司嚇到不停地做惡夢、嘔吐等等,都是後話了。

    但就算當上十二將軍、臂力有所提升,但論力氣還是只能敬陪末座的格里西亞對於掙脫卡汀茲的懷抱這點還是不抱什麼信心的,只能向周圍明顯再看戲的人……天使們拋去求救的眼神。

    看到自家寶貝天使的眼神,原本站在角落的加利德法瞬間閃到卡汀茲背後,用兩根手指拉起不停掙扎的魔天使,直接向丟垃圾般的扔到門外。「喂!加利你讓我抱一下小西亞是會怎樣啦!」某個被丟掉的將軍十分不滿,但所有天使都自動忽略。

    「親長大人。」格里西亞看向幾百年來兩人終於更加親密的親人,臉上的笑容是少見的發自內心。「親長大人,剛剛西亞和將軍的戰鬥,您覺得如何?」

    雖然仍冷著一張臉,但眼裡深深的驕傲卻無法掩蓋。身為族長,卡汀茲的實力他摸的一清二楚,自己的下屬幾斤幾兩還是知道的,而這次他的孩子居然打敗了大自己兩千歲的長輩,做父母的怎麼會不驕傲呢。但身為千年面癱的加利德法知道自己的顏面神經有些失調,因此就算藍眼中笑意明顯,天使只是點點頭、伸出大掌揉揉孩子一頭光滑柔順的長髮。「走吧,去吃晚餐。」

    經過了距今一千三百年前的那件事後,格里西亞別說真心的笑容、連勾起唇角這個簡單的動作都明顯少了很多,更多時間是面無表情。

    而現在看著孩子因為得到他的肯定而流露出的狂喜,天使的唇角最終還是不顧自己的臉會不會嚇到其他將軍們的微微勾起。

    自己一直以來守護的東西,不就是這樣一抹簡簡單單的笑容嗎?



    打破這一頓沉浸在溫馨氣氛中晚餐的,是一震刺耳的鈴聲。

    格里西亞的笑臉垮下,放下手中的餐具,臉色陰沉的掏出黑袍口袋裡的手機。看見是誰打來後,天使瞇起銳利的雙眼,用力做了幾次深呼吸。

    「怎麼了?」加利德法面無表情的望著自家小孩一副要火山爆發的樣子,聲音中透著不明顯的關心。「不會是薩拉伊瓦吧?」

    自從格里西亞一千年前用自己的力量復活了天使族長,朋友終於回到自己身邊的魔皇態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對天使少主態度親切有禮(這讓族內一票天使雞皮疙瘩掉滿地),而在發現格里西亞本人的實力並不弱、甚至超越加利德法當年後,薩拉伊瓦瞬間成為了戰靈部落內出現平率極高的人物之一,整天纏著要打架決鬥,令格里西亞不勝其擾(同樣被纏的還有某混血精靈)。

    看出孩子臉上明顯的厭惡,雖然經過一千年的修復但靈魂的力量還沒完全恢復往年、可是性格依舊暴躁的天使族長和幾位將軍已經暗自操起兵器準備把某個老愛耍幼稚的友人修理一頓了。

    看出自家親長的意圖,為了拯救其他可能會跟著一起遭殃的魔族領地(絕對不包括魔皇),格里西亞急忙搖頭否認。「不,不是薩拉伊瓦。」但更加難纏,她在心裡咬牙。

    用著優雅的儀態站起來並穿上黑袍,天使少主精緻的臉上那燦爛的笑容絕對是暴風雨前的平靜。「不好意思,親長大人、將軍們,我可能必須先行離席。」

    「小不點,會需要援助嗎?」羅連亞探出身來,嘴上依然啃著芙維可做的餅乾。

    準確的接到四面八方關愛的眼神,她臉上的恐怖微笑終於微微的收斂了零點五度。「不,難度不高。謝謝將軍,我先走了。」

    踏著線條簡單卻花樣華麗的傳送陣離開部落,格里西亞這才接起到現在還在響的手機。

    「扇妳這死老太婆居然有膽打斷我六天以來吃的第一頓晚餐最好他媽的給我個好理由。」


*****
因為快開學了(好難過......),在此附上更新!
這一篇走難得的親情路線﹋
歡迎回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6 19:47:19 | 顯示全部樓層
亲情的不错~~~
还有薩拉伊瓦你也太好笑了~
再这样纠缠下去会让人有恋童癖或萝莉控的错觉哦~~~(遭圣光炸
期待下一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7 12:13: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絲洛特 於 2017-2-9 21:30 編輯

04

*****

唉,這種看的到卻扁不到的感覺真是XXX的太爛了。

*****

    褚冥漾踏進門時,只覺得頭好痛。

    一分鐘前他正在補眠,扇董事打了一通緊急電話,通知他在三分鐘內到達今天稍早才看過的地址──「古禮某街十二號」。

    看起來學長和太陽學姊也接到通知,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渾身繚繞著恐怖的殺氣。如果沒記錯,在宿舍住他隔壁的學長剛剛好像也在睡覺,而太陽學姊剛剛有提到自己在吃晚餐。(十點以後吃晚餐妳確定這個時間點對嗎……)

    哇塞,扇董事您老人家太勇猛了居然把沒睡飽的學長叫醒、打斷太陽學姊做完任務六天以來吃的第一餐(聽說還是跟史上最強的天使族長和實力跟鬼一樣的將軍們一起),就算您是萬年老妖精,我除了跟您說一聲「安息吧」還能說些什麼……

    ……結果現在一個小小的我居然被迫身處於兩大火星魔王滔天的黑氣和零下低溫中是怎樣!我也是被吵醒的那一個耶!

    已經投胎一次卻依然無法奪回自己的人權的褚冥漾覺得心好累。



    大宅內的家具擺設雖然看起來十分陳舊,但牆上和柱子上華麗的雕刻及器具都看的出來屋子的擁有者是個很有品味的貴族。室內空間並不小,但幽暗的燈光史的長廊異常的狹窄。

    一位瘦瘦高高的紅髮英國人禮貌的微笑,似乎不意外他們的到來,但抽搐的唇角看的出來他有點被格里西亞和冰炎陰沉的表情嚇到。「你們好,我是亞瑟‧衛斯理。」他用著標準的英國口音英文自我介紹。「請往這邊走。」

    隨著男人的腳步,他們來到一個明亮而古色古香的大廳,大廳中央有著一張非常大的長桌,桌旁坐滿了一堆英國人,裡面還有剛打過照面的阿不思‧鄧不利多和哈利波特。其中,長桌旁邊空著三個座位,和其他人隔了一段不長不短的距離,明顯就是他們的位置。

    而在長桌的主位上──同時也在三個座位的對面,同樣坐著三個人影,其中那抹藍色還在亂動,朝他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金髮天使和銀髮半精靈現在同時皺眉,有點煩惱。看到死老太婆但在其他兩位師傅面前直接抽兵器好像不太好……

    唉,這種看的到卻扁不到的感覺真是XXX的太爛了。

※※※

    草草把雙方的人和狀況大概介紹過一遍後,扇用流利的英語很迅速地進入正題。真的很迅速。

    「反正,就是我們家的小傢伙和小天使因為幹架所以不小心炸掉你們學校所以來辦場學校交流這樣。」超快的開啟話題,藍法少女很歡樂的決定用同樣的速度來結束話題。

    搶走說話權,鏡表示自己很無奈。「因為格里西亞和冰炎因為沒注意而不小心破壞了貴校的校園,我們謹代表Atlantis學院對貴校表示深深的歉意。」除了嘻皮笑臉的扇,另外五位來自守世界的非人同時彎下腰。「在此想問一下鄧不利多校長可否在貴校整修的期間與敝校進行魔法學校之間的交流?」鏡抬起淡眉,說完自己的真正意圖後,看向一臉穩重的老巫師。

    「我在此代表所有霍格華茲的師生接受六位的歉意。」微微欠身,鄧不利多笑的一臉和祥,淡色的雙眼閃爍著深為老者的精明。「而學校間交流的部分詳情請您在此說明,聆聽過後我將會與鳳凰會成員及霍格華茲的教授們討論過後再給您我的回覆……」



    雖然一旁持續開著嚴肅的會議,這可不會打擾到弗雷和喬治這一對萬惡的雙胞胎開始拉人聊天的興致。

    「不會吧哈利,」喬治笑嘻嘻的覽過瘦小男孩的肩膀,瞇起的雙眼充滿了八卦和一絲絲的驚奇。「你說送你回來的是那一個帥的要死的銀髮男和長的比迷拉還迷拉的金髮美女嗎?」

    「呃……嚴格說起來其實還有那個叫褚冥漾的少年,黑髮的那個。」哈利有些尷尬的指了一下那一位很明顯存在感急速降低且縮在自己椅子上的少年,不太希望三人中最友善的人被眾人忽略。

    但很顯然他的希望落空了。妙麗和金妮湊了過來,褐髮的小女巫還順勢直接用力的以手肘攻擊身後待瞪著金髮女人、臉紅的跟自己的紅髮差不多的榮恩。「榮恩,不要呆呆看著美女看到流鼻血,這樣很沒禮貌。」金妮毫不遲疑的鄙視了自己的哥哥一把。「如果我直接去問金髮女自己有沒有迷拉血統,會不會有點不禮貌?」她瞇起雙眼,「她比那個什麼花兒‧戴樂古漂亮耶。」

    完全沒有自己是大人、還在魔法部任職的東施興高采烈地加入討論。「去吧去吧。那個冰炎也帥到沒天理了,如果我能吊這麼一個帥哥來我就心滿意足了。」吸回流到嘴邊的不明液體,笑嘻嘻的正氣師問身邊的妙麗,「是說那銀紅髮也太吸引人了,挑染的吧?妳覺得如果我把頭髮弄成銀髮怎麼樣?」



    相較於巫師們的和樂融融,另一邊的溫度已經零下不知道幾千度了。

    「妳這死老太婆,」冰炎額頭上的青莖爆起,眼眸裡的豔紅化為實體化的火焰。「妳整天塞任務,做任務連續做兩個星期我也就算了,難道還不讓人睡覺嗎?」

    「妳這老不死的,」格里西亞深厚的黑氣已經可以媲美鬼王塚,越來越彎的嘴角看得旁人心驚肉跳。「妳前幾個禮拜丟給我SSS級任務讓我處理了快十五天沒睡也就不計較,但讓我吃一下晚餐很難嗎?」

    扇勉強掛著比哭還難看的校,覺得自己辛苦栽培起來的徒弟們(並沒有!)快要弒師了。看了一眼旁邊的褚冥漾,小妖師只是對她攤手,畢竟他膽再大也不敢惹到魔王級的學長、學姊啊!

    「我說,要不是你們亂炸別人的學校,你們也不會被叫來吧?」

    「防護措施作太爛,」冰炎和格里西亞一個抱胸一個冷笑,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我們倆已經只用三成力而已。」

    扇難得無語。你們二十幾歲打架時已經可以炸掉學院了,現在都一千多歲了你們對原世界學校的防護措施到底抱有多大期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7 12:16: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絲洛特 於 2017-2-8 10:37 編輯

開學後更文速度會變得非常慢請各位讀者們海涵
寒假作業已經快寫不玩了啦!!!((慘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8 21:41: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玉兔琉璃 於 2017-2-8 22:03 編輯

咦?
現在還有人寒假作業沒寫完嗎!?

Hhhhh這種時候就是「還沒放假就開始寫作業黨」幸災樂禍的時候了XDD((休學沒寫的就别亂笑人了

順帶一提,大大的文很不錯喔!已經決定這文追定了^_^



P.s.鑒於特傳(and第二人生)和HP算是同個時間段的(甚至HP還更早),如果把第二人生的時間軸拉到千年後的話………………至少原世界那邊的科技改一下?

不然第二人生那邊千年前就手機平板各種飛到了千年後HP反而網速都沒多快的個人電腦變成最先進的科技了!!!(原著裡哈利一年級時就對達利的個電各種羨慕忌妒恨了)這不魔法啊!!!

加上琉璃一直認為科技的話反而原世界會更進步,守世界的話大概就是學學人家的技術再加上幾個術法就ok完畢的那種感覺hhh
沒辦法,人家守世界一來守世界(非)人太忙了,戰爭又滿天飛,技術人員(如九瀾)真心不多、天才到可以兼任的(如冰炎、太陽)忙著沖第一線了。

二來原世界已經進入經濟戰爭的時代了,想在這種時代取得優勢的話科技的領先是必須的,而在這各國的瘋狂科技比賽然後守世界又坐收成果的話這種東西原世界比較強根本理所當然。

第三就是守世界術法根本吊打原世界科技呀hhh說不定人家根本就是守世界年輕人的玩意然後老一輩還是術法順手完全無視科技那種(一定會有的)


感覺上如果分守世界、麻瓜、巫師的話,反而會變成科技實力  麻瓜>守世界>巫師的feel。
整天比來比去的麻瓜最強、與時跟進的守世界第二(有時加上術法強化)、最後的是不知為何總是會理所當然輕視麻瓜的巫師們這樣。
別說鳳凰社没有,那種神奇的認知麻瓜沒有魔法需要保護就令人無言了,現在的麻瓜K不過魔法是因為敵暗我明,加上中二里德爾時代時的恐攻手段根本防不勝防(最佳典范IsIs)

畢竟內敵最難防了嘛!巫師們本來就是從英國内部攻擊的,如果真的是變成兩國交戰勝負還難說。

至於亞瑟衛斯裡那個「麻瓜狂熱者」就別說了,他那部車嚴重傷害懷疑只剩下殼子是車了,真的有興趣不說買本書看拿本筆記本記下人家教的,搞到最後跑去問才11、12的哈利什麼的(原著哈利曾說亞瑟他很多都不知道,在德思禮家對哈利不咋樣的情況下我相信他的知識常識量和一般同年麻瓜小巫師比絕對有落差!)

……我就不信他沒對他麻瓜出身的同學同事問過!而且就算是他也理所當然認為麻瓜很癈………………他有看過任何一本麻瓜書嗎?

至於從頭用到尾完全沒換過殺人法的阿瓦達,我就不想吐了,這完全就是招式太好用沒人想破解或改良的節奏hh

還有教了半世紀教材還停留在20世紀中的麻瓜研究學……不得不說,教授,你智商該充值了。人家守世界強的不像樣了還知道進步(或者就是因為強才更知道進步?),固步自封的巫師們………呵呵~


好像最後歪成考據和吐嘈HP了,誰讓HP金魚多到要拉低全世界智商了吐點比咒語還多, ps比正文多……就請見諒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