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5|回復: 21

[原創文] 隱日(正在徵新的名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 19:19: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19-1-1 19:45 編輯

觀看前請先注意
1.以下純屬虛構.請勿認真探討
2.如有雷點請按右上角的X
3.請大家觀看的開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

    「吶,我說我們這樣可以嗎?」

    「沒問題的哦,哥哥。」  

 「你啊,就只會在這個時候叫我哥哥。」

    「耶嘿,別那麼計較嘛。」

    黑長髮的少年跳下了屋頂,追隨著他的是黑短髮的少年。



    我張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是很美的夕陽。

    「醒了?小夜,先把作業做一做再回家吧。」

    伸個懶腰,我就看見了和我有一模一樣臉的少年坐在講桌上面,他正笑著一手拿書,一手摀嘴雙眼看著我。

    「可是〜今天有數學作業啊〜。」

    「一樣,寫完才能回家哦。」

    林語夜跳下了講桌落在講台,然後朝我走過來,拉開我旁邊的位子很自然的就坐了下去,自然得像個本身就坐我旁邊的人一樣……我很認命地邊拿出功課邊問他今天晚餐吃什麼。

    「吃你愛的食物。」

    我歡呼的開始狂寫作業。待我作業寫完的時候林語夜也和起了他在看的書,看向我的雙眼就是讚賞。

    「比平常快七分鐘呢。」他微笑說。

    把作業收好,我揹著側背包邊用手機邊走樓梯,突然間林語夜就喊了我一聲讓我停了下來。剛停下來就被東西撞到牆上,我吃痛的摸著受撞擊的背,藉著微弱的陽光看清楚了那個東西。

    「我勒個……怎麼又是……」

    「給我……給我好吃的……給我美味的食物……」

    黑色的物體猛然朝我飛過來,我緊急往旁邊轉過去他才沒有撞到我,林語夜只是在他衝來撞我的時候摸摸地板。

    「小夜,牽制他一下,幾分鐘後你就可以到外面了。」

    說完他也沒等我的回答就用扶手當滑梯一路滑到底,我無奈之間從袖子甩出一條鞭子,上面有文字發著光亮。

    「只好在小語把東西畫完才能出去阿〜」

 我笑著說,黑色的身影擋住了即將升起的月光,隨後閃著文光的鞭子往他抽了過去。

    林語夜畫好最後一筆後,就看見林夜語從三樓破碎的窗戶跌了下來,而下面是水池,緊接著是黑色的影子掉落。

    我把那個黑色的影子用鞭子纏住,大力往林語夜那裏丟。

    黑色的影子接觸到林語夜畫好的東西後,就消失不見了。

    「遣送回去了,小夜你還好嗎?」他走到我前面伸出手。

    「還好,至少是解決了學校的一個麻煩。」我聳肩,握住他的手站起來。

 「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他們也看不到吧?」林語夜疑惑的問著。

    「咳,別忘記我們認識的誰和誰可是有那個麻煩的體質和視力。」

    我脫下外套把上面的水擰乾,再來拉拉袖子稍微嘆息了一下,明天不能穿制服只能穿運動服了啊……家裡的制服還沒乾,剛想到這件事我就打了個噴嚏。

 「回家吧,不然感冒了表姊可是會罵的。」

    林語夜幫我拿了書包,順便從我的書包中撬出了鑰匙。

    想到那個對自己的表弟也不心軟、而且還非常強勢非常有名的表姊,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剛打開拉式類型的家門,我和林語夜就看見了之前突然把長髮剪到肩膀的表姊正在穿鞋子。我顫抖著和她打招呼。

  「溫寒表姊……妳要出去嗎?」

    「廢話,今天有除靈師家族的宴會,我一定要出場才行,相比我而言,小夜你快去洗澡給我躺到床上吃藥。」

    完全忽略吃完飯才能吃藥這個步驟的溫寒踏踏低跟鞋,試試看合不合腳。當她確認要穿那雙低跟鞋出去後環著胸口,一邊盯著我走入浴室一邊和林語夜說話。

    「小語你要盯著他吃藥,雖然我做為監護人但我可沒時間帶他去看醫生。」溫寒擺擺手說著,然後就拉開門離開了。

    「……我好像忘記叫表姊帶鑰匙了。」林語夜笑笑地說著。

    他也沒有在意多久就脫下鞋子,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在中央的時候遇到了一隻金色微卷髮的蘿莉,她站在中央堵去林語夜的路。

    「……小清,你要找小夜的話他在浴室哦。」

    看得出他眼前的這個幽靈想做什麼的他對眼前的幽靈透露出消息,幾乎是一瞬間的,那個幽靈就不見了。

    「這樣賣小夜真的好嗎?」林語夜失笑著對自己問到。

    再走廊的部分還隱約聽見水的嘩啦聲和林夜語的叫聲,這讓林語夜笑的快站不穩需要扶牆壁才能行走的地步。

    「月夜!聽我說啦!小語好過分居然跟小清說我在浴室洗澡讓他來嚇我!」我透過電腦對電腦螢幕內的人發牢騷。

    『得了吧,你又不是第一次了,怎麼每次發牢騷都找我需要作業就找冬季啊?』電腦屏幕的一個少女撐頰詢問。

    「因為冬季很神!不僅會英文數學化學物理國文日文還會廚藝!」我雙眼像是發光的說。

    『感謝誇獎啊,小夜。』

    一個白色頭髮的少年突然和黑髮的少女一起進入視訊內,一隻手上還拿著眼鏡,另一隻手隱約看的清楚是食譜之類的東西。

    「我甚麼時候才能去日本找你們玩……我好懷念冬季的食物……」

    『行了,別老搶我男友。還有我說過很多次我改名叫月邢了你是沒記在腦內嗎?金魚腦。』

    我一臉哭卿卿的趴在桌子上癱廢,一點也不想管電腦屏幕內正在視訊公開恩愛的兩個人。

    突然間清喊了我一聲,我轉頭過去就看見她比了比盤子,上面有著炸物的屑屑,旁子旁邊還放著疑是奶茶的杯子,然後他飄到門口對我比比門……絕對是要叫我出去幫他拿食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 22:00: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你不能自己去拿嗎……。」
    我無奈地對著他說,然後爬起來準備去幫感覺起來很興奮的清拿吃得和他很挑剔且非那個不可的飲料。
    等我出房門後清飄到電腦前面和月邢、冬季揮手,然後就開始坐在電腦面前,似乎在等待月邢的話語。
    『清,等會小夜進來前先把電腦關一下,電燈也全關,等他進來的時候悄悄把電腦打開。』
    清思考了一下,對於現代的東西他不是說很有感覺,但他還是稍微認真的研究怎麼關電腦後,在紙上用俄語寫了句了解拿給月邢看。
    我嘆氣的拿著一個大盤子的薯餅薯條和一大杯的奶茶,走在了已經又被僕人拖得很乾淨的走廊上,邊走邊思考著一件事情,如果後天就要開始的話,不只要請假一天,還要叫清稍微離遠一點不然可能波及到……,啊啊怎麼那麼麻煩啊!
    我大力打開房間的門,卻發現到裡面已經變成一片黑暗。
    「……怎麼房間都黑漆漆的……小清、小語?」
    把盤子往清最喜歡坐著吃東西的圓形小桌子上放,準備去找電燈的開關時,原本關掉的電腦卻突然打開,上面映著幾個血紅色的大字。
    【在黎明前,我會化為夢魘去吞噬你的靈魂。】的幾個用英文拼寫而成的字、還有不明物體從螢幕流了下來……。
    蹦的一聲,燈被人打開,而我也摔在地上。
    「小夜,這樣的程度就受到這麼大的驚嚇,可是不能當好咒冥子的哦。」
   林語夜出現在我後面,蹲著跟我說話,月邢則是笑得超嗨,一旁冬季很矜持的摀著嘴巴偷笑,清把番茄醬往圓形的桌子放著,一臉惡整成功的表情。
    「……………小清!!!」
    第二天,我打著噴嚏去學校,默默的圍起了圍巾,冬天的時節可真冷,我跟著林語夜走在鄉野間。
             「小夜〜」我的背突然被拍了一下。
    「晞明?」
    「嘿嘿,是我沒錯唷!」身後穿著短裙的女生笑笑地說
        「晞明,別打夜語了。」在那個女生旁邊的人走過來說。
        「柳夕……」我雙眼閃著淚光。「順帶,你旁邊那個是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3 07:05:57 | 顯示全部樓層
嗯…這個好像沒人想看的樣子………
果然放在日誌比較好嗎………(思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9 16:43:3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不不!放這裡很方便啊!我來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17:13:38 | 顯示全部樓層
孤霜傲影 發表於 2019-1-9 16:43
不不不!放這裡很方便啊!我來了啊!

其實你去日誌會比較快啦,日誌更到第五章了!
(不過老實說沒有人留言的話比較不會放這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31 18: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我默默的不作聲。
一隻還飄浮在空中的貓打滾著,嘴中還咬著一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肉,一雙水汪汪到讓人想搓下去的眼睛望著我和柳夕。
    ……鳴鳴啊啊啊!你什麼時候跟出來的啦?!我在內心無數刷著這句話語,然後又打了個噴嚏。
「今天有體育課呢〜」
「晞明很開心?」林語夜微笑地問著。
「拜託,她是班上女生怪物聚合體,別說是我了,你不是也有被打敗過?」我跟柳夕借了衛生紙,擤完鼻涕後說。
我們走了一段時間才到達學校,但此時已經是上課時間了。
「…………」
我、林語夜、柳夕和李晞明雙手提著水桶在教室外面罰站著。罰站的理由是遲到。
「為什麼柳夕妳也要啊……?」我低聲詢問著站在旁邊的柳夕。
「雖然身為班長,但遲到了不就是要守規嗎?何況這個規定是我在班上定下來的,我如果沒有照做,那定這個班規又有什麼用?」
柳夕平淡的說著,想也知道她挺樂意接受這個規定,但李晞明就不一樣了,她不只兩手都拿著水桶,頭上還頂著一個盛滿水的水桶在玩平衡感練習。
「李晞明!給我好好站不然等一下體育課就不用去了!」
教物理的老師從打開的窗戶大聲喊著,而李晞明只是一副我才不想理你的臉繼續玩著她的平衡感,我微微駝著背,雖然能翹掉不想上的物理課很好但是手好酸…,回家的時候有經過藥局一定要買痠痛藥布了……。
林語夜還是保持的我很輕鬆的臉色把水桶輕輕放在地上然後又快速舉起,我看著她的動作覺得這真是麻煩。
「林語夜、林夜語、柳夕,可以進來上課了,李晞明繼續站到下課。」
物理老師打開門對我們說著,我很自然地放下了水桶,把肌肉僵硬的地方揉了一下之後又繼續把水桶才起來。
「老師,班規就是班規,我所訂的班規是一定要站到下課才能結束處罰,所以老師,恕我們不能這麼做。」
柳夕捏了捏手臂,和我一樣又把水桶抬了起來。
「就是說啊,老師是新來的嗎?明明知道我們班長很嚴格的。」
林語夜放著水桶,靠在牆壁那裏,打算著要監視我們的義務……風紀股長就是這麼囂張。
「實際上只是想翹掉物理課呢〜」
下課之後我坐在位子上任林語夜揉揉我的手臂和肩膀,一邊癱的向鹹魚一樣,李晞明坐在我的前面笑笑地說,柳夕則向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在統計到場的人數,因為剛才進教室太慢而且又被罰站,所以她就沒有計到到場人數。

「今天8號和6號請假,其餘全到。」
「謝謝,好了,大家去體育課吧。」柳夕拍拍手對還在教室打混的人說著,他們只是诶〜了一聲後,就被副班長趕走了。
李晞明已經去了羽球場,只剩下我、語夜和必需得最後一個走的柳夕並肩走在一起,柳夕一副看就是不想參加體育課。
「說起來我們運動會決定好誰參賽了嗎?」
我咬著一片從福利社那裏敲來的土司,邊吃邊問著最近學校大賽的事情,然而柳夕沒有回答我,反而是看向了我旁邊。
「呀,小晨晨,怎麼啦?」
「說過多少次不要叫我小晨晨了!!」褐色頭髮的人對我大聲的喊。
「唉唷,翟止晨,你也不要那麼容易炸毛嗎。」
我摀住耳朵對那個人說著,然後彎腰去撿掉在地上已經不能吃的一小塊吐司後,甩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線開始甩。
「如果你能每次都不要叫我小晨晨的話……」
翟止晨無奈地說著,然後走在我們的旁邊和我們一起上體育課。
「說起來,止晨,你當初為甚麼會來台灣留學啊?我記得你家在北歐吧?」我突然想起已經被我問過很多次但對方都沒有回答的問題,我又開始重新問了起來。
「你每次一定要看到我就問我嗎?還有我家在瑞典!」
「嘶……小聲點,好啦好啦。」
我被林語夜拎著衣領被抓去做男生的跑步,翟止晨也跟著我們一起。
「加油啊男生們。」
一群女生笑著說,然而一群男生臉苦得像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一樣……除了我、語夜和翟止晨。
「這次輸得請吃晚餐好不好?」我手墊著頭問。
「來啊,我保證會是你請吃。」
「就是我沒錢了才要這麼說嗎哈哈哈。」
「好了,比賽要開始了,不管誰贏誰輸我會請好嗎?」
我們三個一起彎下腰做了個準備的姿勢,等待著跑步槍的鳴響,我開心地望著前方只有100公尺的賽道。



雖然沒有人留言(大概),但還是放個………(飄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31 18:21:26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了,如果大家有好一點的名字可以提議喔!
(畢竟本人沒有取名的天份………

點評

甚麼名字?  發表於 2019-2-18 15: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9 22:15: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不知道為什麼(●─●),在整理網頁時發現有個沒看過的網頁Σ┗(@ロ@;)┛,就來換個氣⊙ω⊙,希望作者更新啊○| ̄|_,手機版去日誌簡直是要我們的命(σ°∀°)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3:11 | 顯示全部樓層
huyi 發表於 2019-4-9 22:15
嗯……?不知道為什麼(●─●),在整理網頁時發現有個沒看過的網頁Σ┗(@ロ@;)┛,就來換個氣⊙ω⊙, ...

啊哈哈哈…因為感覺放這裡好像也沒什麼人看,就索性直接放日誌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5: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最後的結局就是我跑到一半時跌倒,翟止晨跑過線,林語夜緊追在後面拿了第一名……我依舊趴在那裏。
「喂,沒受傷吧?」翟止晨來到我旁邊伸出手問。
    「沒受傷……」我坐在操場中央揉揉膝蓋。
    「小夜,要去保健室嗎?」
    我搖搖頭,然後看了一下剛才碰到的東西,一條細到看不見的鋼絲在陽光下稍微反光,瞬間,我出現了想惡搞某個人的想法。
    「化塵,被發現了呢。」
    「哎呀呀,有什麼關係嘛,等會跑快點就好了呀。」
    「噓,化塵、濡染你們想再被老師罰嗎?」
    一對雙胞胎正透過窗戶看著林夜語的地方,被呼為哥哥的深藍髮少年手中殘留著細微絲線,絲線還微微發著金光,而被呼為弟弟的濡染則先正經地告訴兄長他看見的是時候開始憋笑,坐在他們旁邊和前面的同學無奈地扶著額頭告訴他們。老、師、很、生、氣。
    「化塵!濡染!你們都給我滾到外面罰站!!」
    「哇〜!不會生氣的老師生氣啦〜」
    「老師老師看這邊,有青蛙哦〜」
    我送了一對白眼給在他們教室亂的雙胞胎,然後拍拍褲子把灰塵抖下來。
    「止晨,明天你要來嗎?」我問著那個正想和李晞明吵架的人。
    「啊?你這已經在說廢話了吧?!」
    翟止晨氣沖沖地跑過來拉著我的領子,不過沒多久他就又鬆開我的領子,然後,不知不覺間鐘聲已經響起了。
    我望著他們,然後再看看運動極好很快衝到樹後面躲著的雙胞胎,接著……笑了出來。
    「化塵、濡染,你他喵的給我滾出來!」
    「哇哈哈哈還是小夜最好玩啊!」
    「化塵我們快跑吧!」
    「不准跑!」
   
    「啊……是嗎,我知道了」
    短髮的女性坐在辦公椅上,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在快速的打字處理事情。
    溫寒不優雅的翹著二郎腿,打字的手累了之後就拿冷掉的咖啡來喝,喝完後繼續處理著事件,隱約能看見她的電腦上出現的是關於【殺人犯】的案件。
    「警官,請問我能進去嗎?」
    外面拿著文件的警察敲敲馬賽克門,詢問著溫寒。
    「之後的事等我回去再說,掛了。」
    溫寒按了一下手機上紅色的按鍵,把辦公椅往後轉,穿著藍色警服的警察手中捧著小量的文件走了進去,隨後──門關了起來。
    回到家中我件事情就是洗澡、吃飯、在床上耍廢。可惜了今天是不可能的了。我嘆息似的看著要穿上的黑色衣服和流蘇,另一邊嘆息的是下午有地科課程我不能參與。
    「別嘆氣了吧,地科課我還能幫你抄些筆記。」
    翟止晨坐在木製的地板上說,一方面還顧著我和語夜的房間,另一方面和我說著話。
    「說起來,今年幽靜的侍者會來嗎?」翟止晨轉而趴在地上問。
    「當然會囉,止晨晨。」
    木製的門被一腳踹開,之前在電腦屏幕上看見的黑髮少女和白髮少年出現在我們面前,清拿著薯餅盤子往床靠才免除盤子的薯餅沾上木屑。
    「……我…妳……大姐頭妳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嗎?」月邢看著破爛不堪的木門,詢問翟止晨。
    同時,一位女性也出現在他們後面。
    「不要我一回來就看見家門破成這樣」
    溫寒身上沾染著黑色的物體說著,然而林夜語沒有在意她身上那黑色的物體,反而是看向時間。
    「哦,今天局長放假。」
    溫寒坐在離小桌子不遠的沙發上,並翹著二郎腿毫不怕自己還穿著超短的警裙中的內褲曝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