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黃冬羽

[原創文] 隱日(正在徵新的名字)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6:1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我說,表姊,你這樣內褲不會曝光嗎?」我疑惑的問
    「我有穿安全褲。」
    溫寒抽著菸說著,絲毫沒有發現我嘴角抽蓄著,林語夜笑得很開心,我垮下肩膀。
    「說起來,你們不是要去舉行儀式?還不快去。」
    「好好好是是是我們這就去。」
    我不滿地走出去,待林語夜也走出來後我大力地甩門。氣鼓鼓的從另一條暗道走了進去。
    「那麼……幽靜的弒者,歡迎你們的到來。」
    溫寒拍拍身上已經風乾了的黑色物體,對月邢等人說道。
    「感謝您邀請我們,懼恐者。」
    月邢等人向溫寒低頭,而溫寒只是撇撇手、然後又坐在椅子上。翟止晨很無聊地在林夜語和林語夜的房間搜刮,看能不能找到甚麼。而清則是繼續吃他的薯餅喝他的奶茶,反正他也不知道有什麼事可做、除了惡作劇外。
    溫寒用有趣的眼神看月邢,然後再看向了站在一旁沒有說話的綠髮少年。
    「果然很好玩啊,日之巫女。」
    「是嗎?面對本該是祭品的我,來當幽靜的侍者感到驚訝?」
    「畢竟本來該由你的兄長.月之神主擔任侍者才對。」
    「誰讓我逃了,卻沒有理會兄長。」   
    「月澪還在沉睡嗎?」
    溫寒把腳重新翹了起來,左手靠在書桌上,詢問著坐在床上的月邢,而她只是對溫寒點頭,然後看向綠髮少年。
    「我哥在他旁邊。」
    「楓葉你哥?楓日?那傢伙居然也會記得在他旁邊啊。」
    像是嘲諷一般,溫寒冷笑說著這句話,她看向楓葉,有個意思就是叫他哥最好打電話給她。

「如果我哥知道是妳要我打電話給妳的話,我回去還不被『處理』就稀奇了。」楓葉聳肩說著。
    「恕我也不能告訴我姊姊。」站在一旁的月髮少女彎腰說道。
    「我沒有兄長也沒有姐姐,所以不用看我。」和冬季一樣有白色頭髮的少年說。
    弦月和雲夜說著,然後很一致默默地不在說話。溫寒敲著桌子發出很有節奏的聲音,如果林夜語在場的話她就會知道這是他們儀式時該用的音樂。
    溫寒的眼神飄向了有狐狸尾巴和耳朵的少女,只見少女顫巍巍地搖頭後,眼神又飄向了藍髮的少年。
    「先說好,我姊不在,一樣不用看我,她去美國做事了。」
    夏羅也跟著聳肩,他拍拍身體有一半是狐狸血緣的櫻花,讓她放下顫抖的心好讓她不發出聲音破壞這建築,他還不想被溫寒這女人搞死。
  「很好,那我直接打電話,他們不接,就等著被我除掉。」溫寒一個冷笑讓在場幽靜的人全部集體去打電話。
  唯有月邢還坐在床上,一臉無聊的看著門口。
  
  在溫寒逼幽靜的侍者時,我和語夜也透過暗道來到了全部被血所沾染的房間,地上的血已經乾枯成褐紅色。牆上還掛著許多面具,有日本的面具、中國面具、還有歐洲的面具。這些都是做來儀式用的。
  一致穿著黑色衣服佩掛不同色的流蘇,正坐在兩個相同臉卻是一男一女的神像前面,我和語夜對牠們伏跪三次。
  「雙生神啊,請賜於我們儀式的成功和壽命的增長。」
    閉著眼睛,兩個人一起說出這段話的時候,感覺到前面有兩個人的氣息,但是仔細去尋找這氣息的來源,卻找不著。
    抬起身子,兩人再向被他們稱為雙生神的神像伏跪一次後,站起來走到牆壁,伸手取起了「雙生面具」─兩個面具分成一半,一邊是金色一邊是銀色的、在亞洲算特殊的面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7: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小夜,好了嗎?」我對他問。
  「我已經好了哦,小語。」我的弟弟這麼對我說。
  看著戴上金色面具的他,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還有……我的弟弟,不知不覺中已經長大成這樣了,雖然還是有點呆呆笨笨的,但還是覺得很欣慰……。
  他走在前面,我們回到了房間,看見的是他們排排正座好,而我們的表姊嘴上還帶著據說曾讓一個男人失去初戀的微笑,當然,認識她的人就會知道這是不好的徵兆。
  我依然帶著笑容,站在門口,隨後清飄了過來,拿著我的手機叫我接電話。
  『喂喂~有沒有很驚訝啊小夜,我們已經在來的路上囉~。』
  令人欠扁的聲音在手中傳了出來,我淡淡的,只是回他們一句話。
  「濡染,幫我轉告你哥哥,如果他破壞儀式就等著被我們拉進地獄。」
  『……………XX!是小語啦!!!!』
  『喵的哥你怎麼讓我接電話啦!!』
  透過手機聽見他們兄弟爭執的聲音,我不自覺得勾起了微笑,你們再來啊再來啊,看我林語夜不好好整死你們。
  「小語……沒人跟你說你現在的笑容多麼恐怖多麼像表姊嗎……?」
  「死小子你說甚麼?老娘現在辛辛苦苦的養你們你敢這麼說話嗯?也不好好想想現在是誰在養你們啊?啊?」
  「痛痛痛表姊對不起啦……。」
  我關掉手機,看著溫寒捏夜語的耳朵,我笑笑地坐在月邢旁邊,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後,詢問。
  「羅莎村的雙面?」她抬著頭仰望天花板。
  「是,啊,止晨,那個不要翻。」
  「啊?為什麼??」
  「因為那是很重要的東西。重要到,沒有那個東西,我和小夜都會─。」
  我把中間的話停掉,任他們自己想像,然後沒多久我就轉過頭和月邢繼續說話,直到剛才電話那對雙胞胎敲了門,然後進來,大概是因為沒有人來應門,所以我看見了哥哥化塵手上纏著淺藍色鋼絲,一臉笑笑的迎過來。
  「少主,外面有人要求相見。」外面的僕人像是沒看見門被鋼絲劈成一半,跪坐在門口這麼跟我們說。
  「知道了,辛苦妳了,先去睡覺。」我看看外面的僕人,然後微笑地對她說著。
  她只是稍微躬了一下後,就像是有急事的奔跑離開了屋子。
  
  「好了,人也到齊了,去迎接他們、迎接詠唱者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7: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因為鞋子的關係,我走的異常緩慢,但我的哥哥林語夜卻非常自得的用平常的速度,至於雙胞胎笨蛋嘛……已經不見人影了,由於溫寒為了除靈師的另一場七天後的宴會……總而言之就只是一個名義上是宴會但實際上卻是結在一起的長老會議而先行離開了。
  「哇,真的全部都蓋黑布耶。」
  「是啊是啊,不知道能不能看得見黑布下面的眼睛呢?」
  「化塵、濡染,你們兩個白癡都給我滾回屋子內。」
  當我們走到地點的時候,就是聽見兩個聲音差不多的笨蛋再捉弄那些人,我火大的對他們低聲地喊,而語夜只是一臉微笑的,站在旁邊。
  「請不要這麼說,能在此遇見同為詠唱之者是相當難的事。」
  站在最前面的女生是這麼說的,而我微妙的看著化塵濡染兩個人─雖然已經知道他們是詠唱者也知道他們住在不同地方,可從羅莎那裏的使者口中聽見這句話,我還是會震驚的。
  「既然都這麼說了,那請先進來吧。」
  「好的。」
  看著楓葉用挪威的語言對那位領頭的女生說,我悲傷的詢問自己為何不學歐洲語言。
  「妳叫什麼名字?」
  「塔席媞雅,羅莎是不能擁有姓氏的。」
  「那麼,羅莎這次派來的詠唱者有多少呢?」
  「賢者羅莎菲亞大人說,這次在台灣的門有些奇異,所以讓我們帶了七個人來。」
  塔席媞雅側了側身子,讓我們看見後面的剩餘六人,加上塔席媞雅七個人內,就有五個人雙眼都蓋著黑部,一個人只蓋一半露出了翡綠色的瞳孔,另一個人雙眼都沒蓋,露出的是腥紅色的雙眼……。
  「站在玄關不好說話,請進吧,雖然簡陋了點。」
  「那麼,就進去吧。」
  七個人加上我們幾個人進入了我家,然後門被濡染用封門封起了,不管是甚麼聲音都傳不出去,但外面有聲音就會傳進來。
  當我們來到對面樓的大廳時,裡面已經坐著一個沒有形體、卻看得出是人行輪廓的靈體。我向它鞠躬,之後它慢慢現出身影。是一個雙眼裹著布、身穿白色卻被文字所寫滿、手袖的部分長至地面的袍子的女性。
  「門主大人,您來了啊。」
  「在你去迎接羅莎孩子的時候就來了,對了,一直在旁邊的那個小女孩呢?」搖著舊式的翡翠菸管,那個女性詢問著我。
  「或許,在哪裡吃著東西吧。」
  「越來越會掩埋呢,咒冥子.林夜語。」
  那個女性勾起了一抹微笑,雖然乍看下非常的漂亮、只是對我來說,不是很好的場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叫她賠償這屋子的錢……。
  一隻畫滿了黑色物體還正在滴著的蛇猛然往我這衝過來!
  另一個時間點,溫寒正在另一個地方舉行著會議,不過這個會議似乎不用開下去了,畢竟這場會議重要的角色、就是長老,已經把會議的所有權交給了溫寒。
  「一切都只照上次那樣做,完畢。」
  「溫族長,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這次的宴會雖然不複雜但也不能像上次那樣……。」
  「你是想違背長老的意思嗎?李族長。」
  溫寒跨在桌子上的腳收了回來,往剛才發話的那個中年男子走了過去,在黑暗還有些燭光搖曳的地方,一個亮銀色的東西正抵在中年男子頭上。
  「長老給我的權利,可是足以讓我殺掉在場整個族長的。」
  在場的剩下五個族長不在說話,正確來說是被溫寒那把槍震驚到不敢說話。會議是規定除了長老外是不能攜帶武器,然而溫寒卻帶了一把槍……。
  「既然如此,還有人要反駁我嗎?要反駁的人請快,但這把槍可是不長眼的,一不小心……。」
  溫寒對準中年男子射了一槍,但只是劃過臉射破了花瓶,她吹了吹還在冒煙的槍管勾起了壞心眼的笑。
  「下場,就是和那個花瓶一樣,變、成、碎、片。」
  「溫寒!妳不要太超過!長老給妳權力又怎麼樣?!妳不過也只是個───」
  磅的一聲,剛才那個女性的前面,那個水杯爆裂開來,部分碎片掉到了地上,而水是整個撲到女性的身體。
  「沒能力的傢伙……就閉嘴乖乖地當妳的族長。」溫寒陰暗的臉透過燭光透露在所有族長的眼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8: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溫寒,就算長老給了妳命令,依妳現在的身體還能夠殺掉我們嗎?」
  一個和溫寒差不多年紀的男生從暗處走了出來,而溫寒看見他就是一槍往他的臉部打。
  「就算不可能但我還是能殺掉你!吳清!」
  「這麼討厭我到這個地步?那麼就來殺殺看吧,如果我贏了妳就嫁給我,我輸了……嘛,輸了就死了。」
  吳清帶著微笑對溫寒說著,然而溫寒則是一臉鄙視,像是不懂為什麼他會提出這個意見。僵持了許久之後她還是把槍收了起來,然後坐回自己的位子。
    「就算你贏了我也不會嫁給你。」
  「就那麼在意那位侍者?」
  「我和他是戀人,你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溫寒對著吳清說,然而吳清只是嘆了口氣,然後站回自己原本站的地方,至於溫寒,她是自然是不想再理吳清這個人。
  溫寒這個女性因為天生遺傳了溫家的體格,所以她本身就強勢,又何況他是溫家唯一有勢的長女,她欲下的弟妹們不是普通人就都是弱小之者,只有他是遺傳了父親溫鷹的強勢和母親林馨的凶狠。
  照顧林語夜和林夜語雙胞胎是個意外,不過這就是之後要談的了。
  「溫寒,妳什麼時候要侍者結婚?」
  「這五年內會結……你們不要以為這樣就能鎮我,一但結婚了我們倆會一起來,所以你們別肖想我不在─。」
  當溫寒這邊還在處理的時候,夜語那邊就不是那麼好,主大廳覆滿黑色的墨水,連夜語身上也是沾染了墨水。
  「咒言子,閃開。」
  「泉,你是來當門主的還是來特地傷害小夜的?」
  「如果我說,我只是測試他的能力呢?咒言子,你別忘記五年前的事件。」
  被名為泉的女性放下了被袖子遮蓋的手說著,而林夜語也收起了她隨身攜帶的棍子。
  「我說……這沒問題嗎……?」翟止晨拉著旁邊常常搞他的林夜語問。
  「姆姆,沒事哦?」原本不見飄影但突然出現卻手上拿著一盤薯餅的清歪頭。
  「似乎沒事呢?對吧濡染?」雙胞胎其一的哥哥如此說道。
  「是呢是呢,啊,清還要不要奶茶?」雙胞胎其二的弟弟說著。
  林夜語笑笑的賞了剛才說話的人一拳之後,就轉過頭,對著一直站在門口的藍髮女子招手。
  「芯,等一下這兩個雙胞胎兄弟給我搞什麼花樣的話就把他們冰起來沒問題吧?」林夜語微笑的比了化塵和濡染兩兄弟。
  「沒問題。」藍髮女子慢慢伸出了被血沾染的衣服的衣袖……。
  「芯姊我們錯了!!別冰我們!!」
  之前被冰過兩三次的化塵猛然跪下說著,頭還貼著地面。
  「沒事,我只聽主人的命令,如果你們不搞什麼我就不做甚麼。」
  玉芯說著,而林夜語在一旁點頭,看來他真的收到了很好的護衛……不過能力這麼強卻讓她做這種是有點浪費……。
  「芯~~手下留情哦~~」清咬著薯餅說。
  「欸??所以意思是說讓他們做事情就有好戲看了?」翟止晨在旁邊微笑地問著。
  「欸欸欸連小晨晨也這樣?!?!」
  「我還沒報你之前用鋼絲刮傷我腳的仇呢。」林夜語歪頭思考的說
  「欸欸欸欸???!!!」
  或許是被吵得受不了了,化塵的下半身就先被個性本來就不是很溫和的玉芯給冰了起來,附加物是濡染他的弟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9: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林語夜笑笑的搖頭,然後看向泉的眼神卻多了一副堅定。
  「我發誓,這次不會再向五年前一樣失敗了。」
  「是的,如果發生了,那我和哥哥就算變成門的犧牲品,也會拚自己所能阻止那些惡靈的。」
  泉看向我們兩個雙胞胎兄弟的眼神,沒有任何表示地轉身坐在窗台上,繼續抽著她那永遠抽不完的菸草。
  「那我們該怎麼做啊?」目前被冰了下半身的化塵問著,仔細看的話他再用鋼絲把冰一塊一塊切下來。
  「對啊對啊,也快十二點了吧?我們快出去吧順便幫我和化塵的冰消掉」
  我只是擺擺手,化塵和濡染身上的冰就被消掉了,而他看向了在場的所有人,之後笑了。
  「化塵濡染,先給我們大家加深守護的咒語;止晨晨,你就替我們擋下前面的攻擊;月邢你們戴好面具,拿好武器來幫忙把徘徊的靈魂引到「門」;塔席媞雅等羅莎村的孩子,你們就先行到門那裏鎮壓一下門的惡靈和溢出的能量,我們稍後就過去。」
  剛說完,所有人就開始動作,羅沙村的詠唱者就消失在眼前。然後在場全員身上都纏繞著一種奇怪的光環、還繼續繪畫著某種字樣。翟止晨已經在前方準備好、手上還用出了一把短刀。
  月邢、冬季、秋雨和雨夏帶著一種狐狸面具,手上拿著的是一種紅色的不明物體。夏羅、櫻花則帶著空白的面具,雙手倒是牽著的並且牽著的手緩緩爬上一個紋路。楓葉、雲夜和弦月則帶著只蓋住眼睛的面具,這次很難得的三人分散在左後右三方位。
  「帶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就開始吧!」
  「反正我們會成功的,對吧?」翟止晨往後撇了一眼後說。
  「不成功止晨晨要當我新娘哦?」
  「………去死啦!」一道快而迅速的光割傷了林夜語的左臉。頓時留下的是鮮紅色的血液。
  「清,保護好自己不要被追哦,因為你現在可沒有武器。」
  「我……偶會逃跑!」清舉著牌子說。
  林語夜笑笑的摸清的頭,接著,就聽見了鐘響徹天空的聲音,象徵著十二點到來。
  我高舉著一個灰紅色、刀柄鍍了金、且雕刻著七種奇異文字的刀;林語夜拿著一個向日本神樂時使用的鈴鐺,笑笑地看著天空。
  今夜的月亮,是一種灰禍的紅,或是另一種幸福的紅呢?
  
  剛從長老會議出來的溫寒暴躁的抓了抓頭髮,一臉好女人的形象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姣好的臉倒是反映出了不耐、無趣和麻煩。她踩著從警局回去卻又立刻趕來日本出雲都沒換掉的高跟鞋走在不知為何空無一人的街道。
  「……小寒?」
  「………雨悠?你這時候不應該在台灣嗎?」
  「噗……看來妳沒聽你表弟說呢,這次去的是我妹妹他們。」
  溫寒快步走到一個高挑的男子身前,然後舉起拳頭就是快狠準的打了過去,但在打到對方俊俏的臉之前卻被對方接住了。對方那笑意滿滿的臉讓溫寒又舉起另一支拳頭揍向肚子。
  「如果被妳表弟他們看到應該會很開心他們的表姊終於又有精神了呢。」
  「誰管他們啊!你這個三個月都不連絡我自己一個人跑去國外找事做的傢伙!!」
  看到自己兩隻手當被擋了下來,溫寒怒得往後縮,接著右腳一個迴旋踢,狠狠的踹上了雨悠的左腰。
  然而雨悠很輕鬆地把溫寒的腳捏住並旋轉,讓溫寒痛的說放手。
  「小寒妳別生氣啊,這部是因為妳說警局的是很多我才不打擾妳嗎?怎麼又反而怪起我來了呢?」
  「至少至少你可以在晚上發訊息給我你又不識沒學過地理!」
  「我說我真的沒學過怎麼辦?」
  「…………涼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9 22:29:37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口氣將全部的章節放了上來
(等等,這樣會有人看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1 21:41: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大大啊('ω'),不得不說你寫的很好(ฅ´ω`ฅ),但是你根本就在考驗我們的記憶力和分辨能力啊(⊙x⊙;),這短短的9章出現的人物就接近二位數了(つД`),我讀的好痛苦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1 22:31:24 | 顯示全部樓層
huyi 發表於 2019-4-11 21:41
作者大大啊('ω'),不得不說你寫的很好(ฅ´ω`ฅ),但是你根本就在考驗我們的記憶力和分辨能力啊(⊙x⊙;) ...

稍微縮減了一下篇幅………(所以原本只有十章)
其實光主角就分辨的不出來吧?(名字),然後裡面幾乎都是以群體為單位的喔!

(最後還是來個感想觀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2 22:21: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居然是縮減過的⊙▽⊙!作者大大啊(∩▽∩),你覺不覺得有個名為角色設定集的東西突然閃過腦海呢(/"≡ _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2 22:23:34 | 顯示全部樓層
huyi 發表於 2019-4-12 22:21
這居然是縮減過的⊙▽⊙!作者大大啊(∩▽∩),你覺不覺得有個名為角色設定集的東西突然閃過腦海呢(/"≡  ...

呃…角色設定集???(疑惑)我好像不太會用這個………
縮減的原因是第一章太少字了,結果就把一,二章縮在一起放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