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4|回復: 23

[耽美] 【古風BL】天家無情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5 06:11: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半世逍遙 於 2016-8-24 01:44 編輯

  日安,這裡逍遙(笑)



  在看故事之前,我想請大家先看完前言。



  作為一個繭居御論的原創文作者,尤其是一個只寫言情的作者,其實我常打擦邊球。原因嗎,單純就是覺得情至深處不可能沒有親吻、擁抱,甚至攻回本壘⋯⋯當然,最後那個是不可以寫的,但前面那些倒是常有。

  問題來了,到底什麼能寫,什麼不能寫?滾床單不能寫,那前面那些親吻撫摸能寫不?

  基於最近御論某件事鬧得原創文沸沸揚揚,也讓我有點好奇到底什麼是R18的界線。


  就網路上比較多的R18定義是,有「進入」這個動作。


  我本人比較含蓄一點,三點不露,動作基本上聚焦在表情、唇舌及手部,往下一步的時候一律直接喀掉後面。




  即使諸多限制,我還是寫出了神奇的香豔感⋯⋯這樣又算是R18了嗎(笑)

  寫言情寫慣的我,其實不怎麼喜歡這種耽於肉慾的題材⋯⋯但想想,這次的題材似乎也滿有趣的,雖然不需要真的描寫出什麼,但我需要那種豔麗感。至於最後,還是跳回言情,因為我認為「情、慾不能分離」⋯⋯這可以算這篇文的主題吧。

  不過,如同前幾次一樣,是否違反版規的部分我交給版主裁定,不過也希望版主可以好好思考裁定的標準,一視同仁才可以避免爭端,以前如此、現在如此,未來自然也是如此。



  此外,關於那件在原創文鬧得火熱的事,由於不想在別人的帖子裡作出這些發言,因此在這邊做個表態。有意討論的話,留言或短消我都樂意奉陪,至於前者,請多少留意板規,必要時,我還是會拉到短消,請不要造成版主困擾。

1. 作者的確態度欠佳,因為他的態度問題,即使我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大致看過他的文章,也讓我沒有想要回覆⋯⋯不敢說指點,且當作提醒好了。明顯看得出得不好友善的態度,我不想自找火氣。

2. 有人指責對方的文章踩到R18版規,這點如果針對某些用詞的話,以「是否進入」為準的話,其實可以算是違反版規。但這會出現一些很弔詭的情況⋯⋯像是我的文章,像是新聞用語。

3. 事情經過兩天,我不知道大家的火氣到底是怎麼燒得這麼旺⋯⋯個人建議,開始思考一下想得到的是什麼吧。是道歉呢?還是作者對於每一個建議的認真回覆呢?有這一個認知之後,才有辦法寫出言之有物的說詞吧,不然很可能淪為謾罵。

4. 說話之前多想兩分鐘,人身攻擊不可取,在這種類似筆戰的場合中尤其不可取⋯⋯一來有法律問題,二來難看的很。就事論事才有信服力,不然也只是幼稚園等級的吵架而已,吵贏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以上,抱歉廢話有點多,不過⋯⋯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習慣我廢話了zzz

喔,如果問我現在是什麼想法的話,嗯,不妨給他一點時間,等他發新帖再來看看改正沒有?抓著他的舊文打也不能怎樣啊,文筆或者標點的使用習慣又不是一個晚上就會長出來的。

此外,我是真的有在檢討為什麼人家50字寫完的劇情,我要硬生生扯到五千字才滿意(死眼)


以下正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四更天。

  此時天還未亮,房內早已熄了燈火,只有未墜入山頭的那輪滿月散出銀白的光華,穿過紋飾繁複的窗櫺照進屋內,替所照之物撒上一層銀粉,顯得潔淨又冰冷。

  雖然四周靜得彷彿抽去了空氣,非得傾耳細聽才能聽見那平緩規律的呼吸聲若有似無,但一向淺眠的端木昔煙仍是醒了過來,緩緩睜眼,純黑的雙眸波瀾不興,只深埋一絲情慾遺留的溫度,除此之外再無摻雜半點心緒。

  望一眼窗外,他輕手輕腳地拉開錦被,披上雪白的裡衣好掩住背脊上的痕跡,赤足下榻點起蠟燭,頓時,室內充斥溫暖的橘黃色,勾勒出他略顯單薄的背影,亦替那面無表情的蒼白容顏添上幾分柔和。
突然,一只骨節分明的手從床榻上伸出,緊抓住他的寬袖,「端木。」那低沈的聲音喚道,帶著一絲甫醒的沙啞,別具誘惑。

  端木昔煙淡淡地瞥那人一眼,眼神裡只有燭火搖曳,不見一星半點的情緒。

  那人望著他沒鬆手,端木昔煙也沒將他的手甩開,只是自顧自地捻熄手上的火摺子,動作緩慢優雅,絲毫不受影響。

  那人在床榻上坐起身,被單滑落至腰際,露出底下赤裸的胸膛與上腹,望著端木昔煙的黑眸瞇了瞇,似是等不及就在兩步外的他回到床榻,掌心向上扣住那略顯纖細的手腕用力一扯,將他拉進自己懷裡。

  將他攬在自己的臂彎中,那人低頭望著端木昔煙,端木昔煙亦抬頭望著那人,望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和刀削般深刻的俊朗五官,望那深褐色的眼還有著七分清醒、三分任性,緩緩地,端木昔煙道,「白容。」

  白容淡淡地勾唇,一手撫上端木昔煙的臉,帶著繭的拇指摩挲著他白皙如雪的頰,帶來細緻的搔癢感,「你這臉雖漂亮得不可方物,卻總是這麼無趣。」白容的手指停在他幾乎與紙同樣蒼白的唇上,俯下臉輕輕吮咬,直到那薄唇開始泛紅,白容才滿意地離開,靠在端木昔煙的耳邊,吐出跟他的氣息一樣熾熱的話語,「我還是喜歡你泛著潮紅的臉,就連這無情的雙眸……都會變得那樣勾人。」

  「這算是稱讚嗎?」和著細細的喘息,端木昔煙這麼道,話中不無諷刺。

  「當然。」白容低低地笑,一只手不規矩地滑上端木昔煙的背脊,一邊用指腹輕觸一邊游移著,「可在下覺得,三皇子還是別再清瘦下去為好。」

  端木昔煙按住白容撫上他胸口的手,微微皺眉,斜眼看白容,眼底的三尺冰寒半融成水,「你似乎管得太多了,白容。」

  他愣了一下,失笑,「也是。」那口吻帶著幾分惋惜,「只是抱起來不舒服。」

  白容將手移到他肩頭,輕輕按倒後便順勢輕壓上他的身軀,沒被捉住的手從他的鎖骨一路往下,撫過胸口,指尖微微施力,一根根數著那即使在昏黃搖曳的燭光下仍依稀可見的肋骨,「當初你可不是這種身材……」白容在他的頸邊吻著,如蜻蜓點水般,「好不容易找到如此契合的身子,我寶貝著呢,你可別弄壞了。」說罷,便懲罰似地咬了他一口。

  「白容!」感覺到頸間的微疼,端木昔煙輕喝,「我說過……」「我知道。」白容打斷他,柔韌的舌舔過那淺淺牙印,濕溽的反光使畫面淫靡起來,「等會就消了,沒人看得出來的,三皇子殿下。」

  端木昔煙輕推開白容,斂起眉間,「你今夜是怎麼了?突然跑來王府不說,還老做些多餘事。」

  「心血來潮罷了。」白容低聲,突然離開端木昔煙的身軀,將自己撐在他的上方,深色的眼裡映著搖曳的火光與他纖麗的容顏,一晃一晃地。端詳著平時總是冷若冰山,唯有在自己身下才會顯露豔容的端木昔煙,白容眼神幽深難測,沈默半晌,才道,「若你想要皇位,我可以幫你。」

  「幫我?」端木昔煙挑起柳葉眉,晚霞般豔麗的頰頰使他的表情看來並無半分諷刺之意,只有勾人的無邊春色。

  「『君子仇』這毒聽過沒有?我用那配方,換你餘生。」他一面說,一面盯著端木昔煙,不願錯過他任何一絲表情,「若成了,我來皇宮尋你;若不成,我帶你離開這兒。」

  聞言,端木昔煙笑了,笑他天真,「我以為你想拉下映秋山莊,是打算取而代之成為武林盟主,沒想到竟是想成為魔教教主。」端木昔煙笑瞇了眸,閃著零星光芒卻全是諷刺,「你還是顧好自個的前程就好,這廟堂之爭……可不是如此簡單。下錯一著則全盤皆輸,還可能落得屍骨無存,」他終於笑出聲,一點也不愉悅,「更何況……是用錯了棋。」

  白容劍眉微斂,似乎不太滿意他的輕率,沈默許久後輕嘆道,「我就是不想你屍骨無存。」

  端木昔煙一愣,定下心神後又是無語片刻,才扯唇道,「白大俠今日說話可真動聽,莫不是……動情了?」

  「你說呢?」白容將臉貼近端木昔煙,扯起唇角,眼裡卻無半分笑意。

  端木昔煙無所畏懼地直視白容的眼,甚至端詳許久,但在那深色的雙眸中除了自己的倒影外,他看不出其他,最後只是同樣勾起笑容,緩緩吐出四個字,「天家無情。」

  「好個天家無情。」這回白容是真的笑了,輕啄端木昔煙的唇,「天家無情,端木……但你有慾。」

  任著白容往下吮咬自己的鎖骨,和任何能被衣物遮蓋的地方,端木昔煙的話音摻雜上細碎的喘息和低低的笑聲,「人能無情……但,誰能無慾?」

  「這倒是。」白容一面這麼說道,一面用唇舌撫過他的肌膚,落下點點紅痕,輕重交錯,彷彿一曲小調輕吟。

  白容暗啞的嗓音夾雜著充滿慾望的低喘,誘使端木昔煙雙手攀上他的肩頭,瞇細了眼睛,眉眼如畫卻異常撩人,「……白容,你快些。」

  聞言,白容低聲笑了起來,「不會誤了你早朝的……殿下。」

  #    #    #

  「喂,白容。」枕在白容臂上的端木昔煙聲音帶著慵懶。

  「何事?」

  「你……莫不是真愛上我了?」端木昔煙懶懶地抬眼望他,語氣好似什麼情緒都有,又好似什麼情緒都沒有。

  「你說了,天家無情,我自然是不會讓自己陷入那般境地。」白容淡笑,這麼答道。

  端木昔煙移開了眼,「也是,你一向清醒得很。」

  「殿下謬讚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凝在白容的唇畔,「我只想著,你我在慾海中沉浮,而我有你、你有我。」

  端木昔煙忍不住莞爾,彷彿梅花初綻。他起身下榻,撐開雙臂,頭微微偏向後頭,道,「更衣。」

  白容望著他的側臉,有一瞬間竟是看癡了,反應過來後才笑嘆道,「遵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端木昔煙成功了,也失敗了。

  先皇在兩日前駕崩,他雖在最後一刻被立為太子,但他很清楚大皇子並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大皇子竟是假先皇之名發出勤王令,使各地王侯動身往都城而來。

  他們的腳步並沒有被先皇駕崩的風聲絆住,反倒一口咬定是端木昔煙假傳消息而加快了速度,恐怕會比當初預計到達的時間還早上幾天。

  最先來到的,肯定是大皇子那派,離都城最近的黎王與豐王。

  那麼大皇子想做些什麼,就呼之欲出了。端木昔煙扯唇,眼中只有清冷。

  即使設法絆住黎王的腳步,豐王的兵馬也足夠踏平他的三皇子府,甚至是東宮……是他失算了,他沒想到大皇子居然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去偽造聖旨。

  燭光搖曳,他半斂眸子坐於案前,靜靜地看著平鋪桌面的白宣,手裡把玩一枚做工精緻的曇花香餅。

  這香餅是白容給他的,只要扔進燭火裡焚盡,兩日後他就會到他身邊來。他說,若有一天他將死,倒不如將餘生賣給他。

  「賣給他……嗎。」他喃喃著,眼神漆黑如深淵,最後竟是笑了,手上毫不留情地捏碎那曇花香餅。

  然而,他失去意識前最後的記憶,是一聲嘆息。

  #    #    #

  睜開雙眼,眼前的床帳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淡藍,而是純淨的白,端木昔煙只覺腦袋有些疼,便皺著眉按了按自己的前額。

  「頭疼嗎?」門口是熟悉的聲音,但端木昔煙冷下了臉。

  他撐起自己的身體,望向來人,話音中是淡淡的質問,「白容,你做什麼?」

  「我說過,我不想你屍骨無存。」白容一身湖綠色長袍,俊逸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

  「哼,我端木昔煙不懼一死。」端木昔煙凜然,挺直背脊,沉聲說道,「我要回都城。」

  望著他毅然決然的神情,白容忍不住嘆息一聲,「你不怕,我怕。行嗎?」他走到端木昔煙身邊,俯下身吻在他的唇角,「你我沈浮於慾海,你怎能獨留我一人?」

  端木昔煙一怔,接著卻是冷笑,「你沉淪了,白容。虧我還誇過你清醒,你現下……」白容按住端木昔煙冰涼的手,打斷他的話語,「你說天家無情,可現下,端木昔煙已不屬於天家。」

  端木昔煙盯著白容近若咫尺的臉,只在上面看見白容那淺若溪水卻也深似海的笑,「……看來你是不會讓我回去了。」

  白容沒有回答,已是默認。

  「沒想到最後竟然是被你擺了一道。」端木昔煙扯唇,滿是嘲諷。

  「端木,我也是這幾日才想通的。」白容伸手想輕輕觸碰端木昔煙的臉,卻被他微微偏頭躲過。白容的手指在半空中僵了一瞬,最後收回手,「若是無情,又怎能生慾?慾也未嘗不可能生情。」

  端木昔煙聽得心頭一緊,轉過頭盯著白容,許久後,才緩緩道,「你現在這副模樣,還真是難看。」

  「殿下過譽了。白容要如何,是白容自個的事,而殿下,」白容淡然一笑,手撫上端木昔煙下顎。這回端木昔煙沒有避開,只是盯著他,盯著他輕輕地將他的頰貼上自己的,說話的聲音輕似鴻毛,「只需要如往常一般,與白容一同沈浮便可。」



——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個寫古風的人,總愛拿古風寫這些前衛的話題(死眼)

是喔,「情、慾分離」是這次的主題,我在最後給了我自己的答案。

一開始不是這種⋯⋯類似HE的結局,一開始設定的結局應該是,端木守著他的驕傲死在都城,等白容知道時已經趕不及。後來白容娶了妻,端木則永遠都是他心底模糊的一道倩影。

是的,一開始的結局裡,兩人是無情無愛的,只有簡單的身體關係而已。

但修改過後的結局,白容是有情的,所以他能對端木付出更多的關注,能夠直接把人綁回去,不讓他送死。


還有,後記因為純粹是補完結局,大家看看就好,沒什麼修過⋯⋯哈哈(抹臉)




欸。寫臨時想出來的東西真累,去睡覺吧(伸懶腰)

⋯⋯還有,我好想寫BG RRRRRRRRRRRR(抱頭)

評分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5 07:15:39 | 顯示全部樓層
是逍遙!!!!!(太太冷靜)

沒想到上來就看到逍遙的文章我好幸福哦,而且還是首殺!
不過原創文那事兒我倒不知道,畢竟沒啥在上御論。

這篇文章我也不知道該寫什麼感想,不過很好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5 08:35:14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啦不要死Q口Q!!(還好最後是快樂結局XDDD

嘛、我覺得文章如果只篇都在上前上後就算在R18了
因為耽美確實也有單純的上而已,如果只是要寫上的話那就是R18啦
(就是沒有劇情,只是在描述角色辦事前跟辦事後or辦事中)

要說擦邊球,我也有,不過稍微另類一點XD而且是GL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5 12:58:10 | 顯示全部樓層
逍遙發新坑,魚魚前排圍觀w
期待期待,魚魚會來追文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5 13:37:07 | 顯示全部樓層
終於放上來了!我坐等好久!


其實說擦邊球,同人文裡面真的有個作者很厲害寫出引人遐想的文章但是就是沒有踩盜版規(搞不好是寫太好所以被忽略了,

基本上情慾文我就覺得OK,不過單純肉就GG了

可惜睡太晚沒搶到頭香香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16:09:14 | 顯示全部樓層
冷玥黎薇冽零 發表於 2016-8-5 07:15
是逍遙!!!!!(太太冷靜)

沒想到上來就看到逍遙的文章我好幸福哦,而且還是首殺!

嗨嗨(?)

這篇跟幸福很難扯上關係啊XDDDD
咦,應該知道吧,或許看一看熱門帖子就會知道了(笑)

御論會寫這種題材的應該不多,而且這篇不甜也不悲,其實算不上好吃啊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16:1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半世逍遙 於 2016-8-5 17:38 編輯
夢貘輓歌 發表於 2016-8-5 08:35
不要啦不要死Q口Q!!(還好最後是快樂結局XDDD

嘛、我覺得文章如果只篇都在上前上後就算在R18了


活下來了放心ODO
雖然說不上快樂結局啦XDDD
不過這麼傲氣的端木昔煙和不夠愛他的白容要怎麼走出快樂大結局,就靠各位自行腦補了XDDD

以有沒有劇情推動為分界嗎w
寫這篇是靠對話和一些描寫讓讀者瞭解兩人的當前狀況,算滿有趣的體驗XD
這麼說,如果文章就一句「他是OOO,他是XXX,他們滾了床單。」這算R18嗎(大笑)

GL 好吃啊,華麗麗的百合捏,可惜我百合看得不夠多,寫出來大概會很慘烈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16:16:46 | 顯示全部樓層
叫魚魚的貓 發表於 2016-8-5 12:58
逍遙發新坑,魚魚前排圍觀w
期待期待,魚魚會來追文的!

這不是坑啊等等XDDD
我寫完了,真的(認真)
快樂大結局請自己腦補喔,他們兩個要走到我認知的HE結局還有很長一條路www
畢竟,天家無情嘛(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5 16:23:35 | 顯示全部樓層
雪晨 發表於 2016-8-5 13:37
終於放上來了!我坐等好久!

哪有久,我為了這篇、為了原創文那個鬧得這麼大的事情,把小凌凌的文擱下了,欸,今天一樣是修文模式喔⋯⋯那篇甜多了呵。

⋯⋯昨天跟人家聊到這事,他說我的露骨多了,只是用文筆掩蓋起來。
但人家沒文筆不是錯啊,講到後面就過頭了。
我一向認為,講到一個點上,會改的就會改了,不會改的再怎麼講還是不會改⋯⋯設個停損點,兩邊面子上都會比較好看。
不然人家連個回應都不回,事情過去一兩個月也終究會平息,但大家不會覺得很失落嗎(笑)(?)

啊啊這要看怎麼定義啊,情慾是種神奇的東西,各種方面來說www

我六點才發wwww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5 17:18: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腐女一枚 於 2016-8-5 18:37 編輯

矮ˊˇˋ)
忽然覺得很愧疚,自己一直用很尖銳的語言指責那位大紅人ˊwˋ
每次想坐在旁邊看戲,可是到最後都會忍不住撸袖子上,不太好啊。
發現自己說話不經腦子orz

關於P18,
如果寫到剩下沒進入了,其他都寫得非常詳細,那算不算呢?(其實我覺得也算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