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日月星晨

[同人文] 【第二人生X刀劍神域】第1~14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2-18 17:56: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月星晨 於 2016-8-17 19:58 編輯

第八章


  「嘖......」那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我醒來後,格里西亞已經不在了,我身邊只剩下一顆玫瑰珠和一張返回的傳送陣。

  他根本是想自己犧牲!

  那個白癡!

  「指路之引,藏匿之物無所遁形」

  順著法術的指引,跳下了橋,並藉著風元素,在距離河面幾公分的地方漂浮,毫無障礙的繼續奔跑。

  『碰!』如雷的聲響隨著打下來的光束發出。

  「哼......」

  我冷眼看著前方「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

  爆符變成手裡劍的樣子向五方飛出,分別命中五隻突然出現並圍住我的魔王。

  對方察覺到我,我一點也不意外,畢竟這個世界現在可說是由「他」掌控,那麼容易就讓我過去反而才需要警惕,不過....

  「我可沒有時間和你們在這裡瞎耗!『爆火,滅!』」

  『碰!』五個連續的爆炸聲響起,煙霧瀰漫。

  魔王們來不及拔出,各個發出貫徹雲霄的吼聲。

  刀光閃過,煙霧被硬生生披開,他們拔出各自的武器指向我,同時我發現魔王身體被炸開的部分正在快速的被修復。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請讓包圍者見識你的狠」熟悉的長槍現出,與此我衝上前,槍尖埋入其中一隻魔王的左肩橫劃右腹,借力翻身,砍下另一隻魔王的右臂。

  空氣中有什麼聚集,到最後竟形成一條手臂重新連結起那斷裂的傷口。

  「嘖...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們恢復的快還是我打得快!」

*

  「烽云凋戈,水爆!」大量的水湧出,並有秩序的繞上被我創傷的魔王們。

  「冰!」

  沒有繼續追打的意思,因為我的目的已經達成,凍結牠們恢復的能力。

  隨後我看向一隻身上帶有白銀色圖騰,武器也較為高級的魔王,剛剛牠完全沒有出手。  

  呵......首領嗎?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抓蛇也得先把蛇頭砍下,無暇繼續理睬小囉囉,後腳一蹬,身子像子彈一樣噴出。

  長槍在手中甩動,擋下直直劈落的鐮刀,凌厲的攻勢尚未結束,我側過身躲過下一波攻。

  「少來礙事!」我大吼。

  鐮刀不斷砍在身旁無法傷我分毫。

  我以長槍作為支點刺進魔王的大腿,俐落的轉了圈跳上牠的頭頂。

  『啪啦』槍從頭頂直貫而下,我聽到碎裂的聲音,魔王化為粉塵,在我面前消失。

  並未把烽云凋戈收起,隨我越走越近,打鬥的聲響逐漸清晰......

*

  我左手拿著巨芒,右手舉著月彌將軍化成的太陽神箭。

  我才揮動,想擋下下一波攻擊。

  『喀啦』兩聲清脆的聲響伴隨著黑針的落地。

  打落黑針的不是我......而是插在不遠處地面的......烽云凋戈!

  「哎呀~又一個麻煩的人來了呢~不過...正合我意!」在我對面的人彎起了笑。

  『安地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5 22:12: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月星晨 於 2016-8-17 19:59 編輯

第九章


  「呵~亞那的孩子,好久不見了呢~」安地爾微笑的說道。

  「哼!」烽云凋戈持有者伴隨著不屑的聲音出現,鏗的一聲拔起長槍。

  我露出苦笑望著冰炎,他走向我,伸出一隻手。

  我知道他要幹嘛,但我並沒有閃躲,『啪』,不重不輕的力道落下,我的左臉微微發熱。

  「這一掌,是代替你的兄弟,所有擔心你的人打的。」他說。

  「我知道。」

  或許,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出來的,但這一掌,還是讓我內心舒緩不少。

  自從轉世以後,我就很少做這種犧牲自己的事了,因為我知道,活著的人永遠比死掉的人痛苦,我不想再看到他們難過的表情......。

  抽出長針「呵...在我面前還分心?這樣好嗎?」安地爾抬手。

  冰炎揮動那冰與炎的長槍,空中爆裂出火花,燃燼向我們射來的黑針。

  於此同時,我揮下長劍,從劍身散發出的光芒化為無數箭矢射向安地爾。

  不閃也不躲,在箭矢即將刺進他的胸膛,他的身影化為煙霧。

  「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爆符短刀向後方飛出,冰炎像是算準對方出現的位置,以安地爾為中心,分別插在地面圍成三角形。

  正三角夾雜古代圖騰的陣法現形,但幾乎同時,黑針刺穿短刀,然後陣法,消失。

  「無知的小輩,在我面前玩魔封咒,不嫌太早嗎?」安地爾似笑非笑。

  『早不早...等你贏了再說!』我們倆同時發話,並一左一右向反方向衝出,跳上側壁借力蹬向安地爾。

  就在我的劍和冰炎的槍快要刺到對方時,卻霎時停在空中,兩具突然出現的魔王分別握住我們倆武器的前端,抽離不開。

  「!!」黑針趁我們停頓的空檔射了過來,回身,卻來不及完全避開,身上被擦出些許傷痕。

  我把句芒往地上ㄧ敲,淺綠色的陣法在腳底散開,身上的傷也漸漸修復。

  「嘖......」現在武器拿不回來......

  「哼!那就比法術戰吧!這不是你的專長嗎? 『冷冽之氣,寒川之冰,消退惡敵於煙消霧散。』」尖銳的冰刺隨著冰炎咒語的結束,朝兩隻魔王刺下。

  喂喂!什麼叫做我的專長,好歹現在我的武力也不差吧......

  「聖光護體!」在我和冰炎身上都施加了聖光護體後,大量的火球、冰錐、風刃、雷電也隨即丟出去。

  這麼多相斥法術合在一起,威力可不一般,當術法爆炸,應當也被炸到的安地爾,卻在煙霧散去後,毫髮無傷......

  「怎麼可能.....」連冰炎也一臉難以置信。

  看著那張欠扁的微笑,我努力想找出他毫髮無傷的原因。

  「嗯?」

  他的身影閃了一下,那感覺.....

  『冰炎,等我信號,你就用物理攻擊打他!』

  『嗯。』他回道。

  「火狂燃,炎與焰燎原爆,十一盡塵灰。」

  「月之聲,光與玄燿晨星,七一夜之屏。」

  丟了兩個百句歌過去,地面升起了熊熊烈火圍住安地爾,然後,一個黑色的夜之罩蓋下來。

  一旁剛打碎冰刺的魔王一看情況不妙,立刻衝了過來。

  「句芒,棘木之匣!」

  大地迸裂,無數的尖銳木刺從底下射出,魔物揮劍,卻抵擋不了,兩秒後全身都被木條插穿。

  『嗚…主人…太血腥了啦。』句芒懶洋洋又有點撒嬌的聲音傳過來。

  『抱歉啦,殺過頭了。』

  冰炎的手撫上木刺「永凍冰棺。」

  寒氣瞬間襲上魔王身體,凍起了一層又一層厚厚的冰,還很小心的沒冰住太陽神劍和峰雲凋戈。

  揮了下,句芒的絲絹砍下了他們的手臂,才剛聽到她抱怨,黑針便朝我飛來。

  也該是時候了,如果是那個的話。

  一飛起,我閃過飛針,一面又朝他丟了一個雷電術和火球術。

  對方消失,下一秒,他出現在我面前一跟黑針朝我刺出。

  不閃也不躲,因為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

  「飛躍的創世女神,請借予妳的束縛之具,回應我的呼喚,戰靈第五神具,孤光鎖鑰!」

  金色鎖鏈從四面八方竄出,朝安地爾的手腳纏繞,他刺向我的手在鎖鏈到達的前一秒抽回。

  他落地,正中下懷!

  「句芒,旋木牢獄!」

  安地爾腳下大地綻開,四條粗木旋轉向上升起,包住他。

  但他反應神速,馬上放出了一個火術燒掉我的牢籠。

  「這樣也想困住我,不覺得自己太天真了嗎?」

  「天不天真……」我彎起燦爛的笑容「我說的算!」就是現在!

  「?!」

  一把赤銀長槍貫穿他的胸口。

  「呵......」沒有露出一般人死前的驚駭神情,相反的,安地爾掛上了他一貫的欠揍微笑。

  然後,他的身影開始消散。

  「嘖......海市蜃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6-3-27 10:25: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9 21:45:33 | 顯示全部樓層
wnj1122 發表於 2016-3-27 10:25
好看,沒想到他們倆居然就一起出去了,打變臉人辛苦啦,大大也辛苦惹ww

謝謝大大的支持喔喔~~(開心)
兩隻黑袍就這樣直衝現場第一陣線啦~
請期待下一章喔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9 17:34:4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要更新了沒......
好久沒看你更這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9 21:35:37 | 顯示全部樓層
星殞月落 發表於 2016-8-9 17:34
大大......你要更新了沒......
好久沒看你更這篇了~~~

對不起(汗)
最近一直在修改前面寫的部分(掩面)
這禮拜會陸續把改的放上來
然後也會更新的(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9 22:13: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虛無唯 於 2016-8-13 14:37 編輯

大大你的文很好看,
期待更文~
((眼睛發亮

點評

您好,回覆未滿15字,請於七日內修正,謝謝  發表於 2016-8-12 19: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4 22:14: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日月星晨 於 2016-10-16 22:58 編輯

第十章


  「還沒找到嗎?」不耐煩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已經把感知放到最大範圍了」我沒好氣的回道。

  但方才的幻影,和我們纏了那麼久,如果要逃應該已經逃到很遠的地方了。

  這次感知的範圍比當年的葉芽城擴大了不只五公里,卻感覺不到半點安地爾的氣息。

  不對勁......

  「可惡!」冰炎一拳砸向一旁冰著兩隻魔王的冰棺,儘管憤怒,卻也無計可施。

  他真的逃了嗎?

  不,不可能。

  依我對他的了解,我實在不覺得他會逃到很遠的地方。

  他討人厭的行事準則,大概會留在附近,只為了看我們跟幻影打的難分難解。

  雖然不想承認,但安地爾是法術的天才,雙袍級的身分不是假的。

  如果他真的要躲,我可能真的找不到他。
  
   那也表示,危機依然潛伏在四周。

   在哪裡?到底在哪?
  
   句芒也不安的騷動著「四周充滿不祥的瘴氣,主人。我無法判斷他身在何處。」

   一旁的冰炎抬手,口中念念有詞,模模糊糊的聽不清楚。

  不久,一股強大的冰氣開始聚集。

  「你在做什麼?」

   「把方圓一百公里內全部冰封。」他的語氣平淡到好像現在施法的人不是他。

  這傢伙的腦袋是不是只有暴力兩個字?

  「不行,你現在失衡的話情況會變得更嚴......」

  等等...

  我的感知找不到他,而他如果留在附近的話......

  「他在空間裡!」

  回想到當初他關褚冥漾和水之妖精的那個空間,我開始尋找類似的力流。

  閉上眼,仔細的感覺,然後倏地...

  「在那裡!」我直接向那轟出一道聖光。

  果不其然,空間產生了一小絲扭曲。

  黑針從那空間的波瀾裡射出,險些射到我的頭。

  但月彌將軍自動帶動我的手臂擋下黑針。

  『小西亞,那不是普通的空間法術』月彌將軍說。

  『他不是隱身於空間中,而是扭曲了整個空間來隱藏自己。將空間整個破壞掉,不然揪不出那傢伙。』

  『我知道了,月彌將軍。』

   冰炎那裡傳來長槍揮舞的風聲,等他退回來,我把月彌將軍的話一字不漏的傳給他。

  「麻煩的傢伙。」頓了頓,冰炎彷彿在思考什麼。

  「等..你...該不會...」

  無暇理我,只見他把烽雲凋戈插入地面,唸起一段快速,古老的精靈咒語。

  嗯?你問我為什麼知道那是精靈咒?

  拜託~我可是史上最聰明的太陽騎士再加上戰靈天使少主兼黑袍,我會不知道?

  以長槍為中心,地面出現一個華麗的銀藍色陣法,轉動的速度算快,但還是不夠。

  我看了看陣法,尋找可以輔助的條件。

  嘖...這種古代大術也太複雜,要不是以前有稍微研究過類似的法術,現在的我也找不出突破點。

  毫不猶豫,我在手心劃了一刀,讓鮮血滴落在陣法。

  銀藍色的圖騰染上一絲嫣紅,越轉越快,然後飄離地面。

  就在陣法即將完成,爆出大量銀光時,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

  「冰炎!等等!」

  來不及了!我化出鐮刀,硬生生批上陣法。

  「咳...」我咳了一口血。

  不行這陣法力量太強大,但絕對不能讓它完成!

  如果沒有這個世界存在,裡面的人...意識體...

  在外面的所有玩家都會喪命!

  好像也想到同樣的事情,冰炎硬是拔出長槍。

  「唔...」輕輕的悶哼了聲,想來冰炎也內傷了。

  古代大術的反噬非常強。

  陣法晃動了下,銀光變得一閃一閃。

  我們持續的破壞,它晃動的越來越大,然後「砰」的一聲,我們倆被打上了牆面。

  陣法破碎,回歸平靜。

  「哎呀呀~兩個無知的小輩。」扭曲的空氣中走出一個人影,朝我們走近。

  「如果剛剛那個陣法送出來,你們就贏了呢。不過先前一番惡鬥,現在內傷成這樣...我看你們也不用打了吧?」安地爾彎起邪魅的笑,好像我們會用什麼法術等等,都是算計好的。

  為什麼...我還是無法守護好呢......

  眼前一黑,我陷入昏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4 22:15:43 | 顯示全部樓層
虛無唯 發表於 2016-8-9 22:13
大大你的文很好看,
期待更文~
((眼睛發亮

謝謝大大的支持~(開心)
已經更新囉~~(撒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5 01:14:58 | 顯示全部樓層
嘩~終於更新了~好開心呀XD
太陽和冰炎的戰爭場面很好看呀,希望沒事就好了~!!!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