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939|回復: 31

[同人文] 【特傳】妖師之塚(4/2更新第四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8-8 22:43: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風吹蔥偃 於 2021-4-2 06:04 編輯

楔子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必經過程。

那麼,無法死去的我……


究竟是什麼?



************************************************************************


從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的世界即將崩毀。

「妖師一族因涉嫌勾結鬼族,公會決議將全族處以死刑,我等為公會代表,前來行刑。」

背景是妖師本家橫屍遍野的慘況,帶頭的黑袍公式化的說出公會給他們一族加上的那莫須有的罪名,看著他的眼中有著藏不住的鄙視與唾棄。

他想起那個討人厭的鬼王高手曾經告訴過他的故事……

即使老虎不吃羊,羊群們也會在巨大的壓力與陰影下,殺了老虎以求心安。

─即使老虎從來沒有攻擊過任何一隻羊。

面對眼前的公會大軍,他知道他一介白袍絲毫沒有反抗的餘地……,所以他認命地閉上眼睛,抱著最後的希望看向那個帶頭的黑袍:

「我的母親白鈴慈、我的姐姐褚冥玥,還有妖師首領白陵然呢?」

只見那個黑袍有些好笑的開口:

「你剛剛是沒聽見我說的話嗎?公會決議將〝全族〞處以死刑,你的母親及巡司,以及妖師首領都已經死了。」

「是嗎?」聲音比他所想的還要平靜,他本來以為,聽見自己的親人不在人世的消息,他會失去理智地對公會所派來的人做出攻擊的行為。

他的右手輕輕拂上戴在左手的手環……

就在對方以為他要反抗、兩個紫袍上前用刀架住他的脖子時,他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將手環摘下……

「我想,我應該用不到這樣東西了,請你幫我還給學長吧!……」說完,便將手環輕輕地扔向那位帶頭的黑袍。

對方一臉厭惡地看著拋向他的手環,好像上面有什麼細菌似的,遲遲不伸手去接,就這麼放任手環就這麼落在地上的血泊中。

看見這種反應,他在心中冷笑了聲,接著便對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那兩個紫袍開口:「不是要殺了我嗎?你們現在可以動手了,因為我沒有什麼想說的。」

「妖師一族的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你將作為妖師一族的代表參加三天後的公開審判,至於你的處分會在那時再作決議,現在我等將剝奪你的袍級資格,並將你押回公會。」

黑袍的話剛說完,一道白色的火焰便從他身上竄出、躍至黑袍的手中,對方便直接將象徵袍級證明的火焰捏散。

他只來得及感覺到一陣劇痛,然後意識便漸漸變得模糊了。

在意識完全消失之前,他聽見那個黑袍向所有人宣布:

「任務完成,現在我們會將褚冥漾押至公會總部,有其他任務者可以先行離開!」

然後他勉強看見腳下閃起了移動陣的光芒……

算了……反正最後他也是得死,即使被帶去公會,情況也不會再更糟了……

然後他就這麼失去了意識。



************************************************************************


這篇是來虐漾漾的〈毆〉

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會是個長篇......

某蔥更新的速度會盡量維持兩個月一更的!

因為某蔥還有自己的原創小說同步進行中。

希望大家會喜歡,不論是這篇還是某蔥的其他作品〈合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20 16:41:27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妖師之塚〈8/20補上公告〉

    不曉得現在說這個會不會太晚......

    此文無CP喔!就算有也是正常向。

    €漾漾威化,但是漸進式的威化〈那種花了一、兩年就升到黑袍的事在此篇文中是不會發生的喔!〉

    €漾漾等人為大學二年級,學長是大學三年級

    €公會是渣渣

    €結局是個不算圓滿的Happy Ending

    €搭配BGM:吾恩-西狂
                      Megan Davies-See You AgainXLove Me Like You DoXSugar

                     〈兩者可擇一,這兩首youtube都找的到喔!〉


    €由於某蔥很重視故事的合理性,以及前後故事是否有衝突,所以雖然某蔥大概一個月可以生出一篇文,但會花半個月的時間檢查,所以會比較久。

     請看文的各位多多包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9 00:12:45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又中槍了……
是說,連個東西都不願意接嗎?
真討人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0 22:52:26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5-8-9 00:12
漾漾又中槍了……
是說,連個東西都不願意接嗎?
真討人厭!

對啊!漾漾又中槍了......

但請放心,學長和喵喵他們會相信漾漾的!

看過很多背叛文後,其實我很不解......

因為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羈絆並沒有那麼脆弱。

對於喵喵及千冬歲那麼輕易就認定漾漾背叛,或是學長直接捅了漾漾一槍這種事,我一直都十分不解。

所以我一直堅持喵喵他們會站在漾漾這一邊!


不過,漾漾還是註定會被我虐得死去活來的〈毆〉

然後那個黑袍......哼哼哼!

我不會讓他有好下場的嘖嘖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12 18:12: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这篇感觉蛮好看的,的确我虽然很喜欢看背叛文,但是我却觉得漾漾和大家的感情应该不会那么脆弱,尤其是学长吧?  请问大大你有定时的更文时间吗? 快点我好想看下一篇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3 09:21: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風吹蔥偃 於 2015-8-13 10:49 編輯
雅婷 發表於 2015-8-12 18:12
这篇感觉蛮好看的,的确我虽然很喜欢看背叛文,但是我却觉得漾漾和大家的感情应该不会那么脆弱,尤其是学长 ...


有人和我有一樣的想法真是太好了......

而且學長可是早就知道漾漾是妖師,並在這個前提下接了漾漾的代導人一職呢!

下一篇正在進行中!

至於定時的更文時間......

大概平均一個半月一更吧!〈什麼奇怪的週期〉

其實我之前還有寫過一篇自創的小說,那時候是每次更新就會預告下次更新的日期〈不過那篇沒什麼人在看所以後來就不預告了〉

如果用這種方式會不會比較方便大大你看文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1 13:45: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没关系,只要你不弃文就好,我可以等滴。非常期待下一篇,快点~(饿了等着喂食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24 01:21:4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碰的一聲,一只有力的手重重地拍上桌面,將原本光滑的石質桌面拍出了
細小的裂紋。

「公會到底在想什麼!?」

怒吼聲迴盪在龐大的會議廳內。

除了聲音來源的那人,以及坐在他正對面的老者外,所有人都不禁縮了縮脖子、不敢吭聲。

「毫無證據就將妖師一族定罪,連正常程序都沒有就直接將全族滅口!我是否可以合理懷疑,公會打從一開始就想消滅妖師一族!?」

血紅的獸眼狠狠地瞪著坐在會議桌另一端的老者,泛著冷光的銀色長髮隨著因憤怒而產生的熱氣在空中輕輕飄動著。

「請保持冷靜,冰與炎的殿下。」絲毫不被冰炎的怒氣所影響,老者只是淡淡地開口:「此事是我等公會高層的決議,擔任袍級已久的您應該相當了解,公會的決定一向公平合理,並以所有守世界種族之最大利益為優先考量。」

「過往或許的確如此!然而此次關於妖師一族之事,我無法贊同公會的作法!」

「您的想法如何對我們來說不具任何意義,此次事件,起因為妖師一族的背叛,為了不讓千年前的悲劇重演,出於無奈,才會採取這種做法。況且……」老者停頓了一陣後,有些嚴肅地開口:「還請您注意您的態度,冰炎殿下。您身為妖師一族先天能力繼承者─褚冥漾於Atlantis學院的代導人,強行介入此次事件,或是過分質疑公會的決議,都可以讓我們合理懷疑,您是否也參與其中?」

聽見老者的這句話,冰炎瞇起了雙眼,「公會懷疑我勾結鬼族?」聲音中飽含怒氣,不似方才的張揚,卻隱忍得令人發顫。

「公會的態度會視您的態度決定。」

會議廳內陷入一陣沉默。

過了良久,冰炎緊握著雙手從椅子上起身,往大門走去。

「那麼我以黑袍的身分對公會提出忠告……」他想起父親在回歸主神的懷抱前總是這麼告訴他:

颯彌亞,妖師一族並不邪惡。

即使我受到妖師的詛咒,我也沒有任何怨言……

畢竟,我們虧欠妖師一族太多了……

然後父親總會再摸摸他的頭,很認真地叮嚀他:

若你在精靈漫長的生命中,有幸遇見凡斯的後人……

請替我好好地彌補他們。


他將手搭上門把,「即使是妖師一族,完全消滅一支種族這種大事,請公會謹慎考慮!」

「關於此次事件,公會會長已有決定,請冰炎殿下放心!」老者依然維持著淡淡的口吻。

「作為一個黑袍,我相信公會會做出最正確的判決。」

他落下這句話後,便直接推開會議廳的大門走了出去。


*************************************************************************


原本一向充滿了吵雜聲的大學部二年C班教室,今日卻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氛……

「欸欸!聽說妖師一族勾結鬼族,最後全族都被公會派去的袍級殺了……」

「那個褚冥漾,平常看他人還挺不錯的,沒想到居然會跟著做出這種事……」

「所以當初我不是說了嗎?妖師一族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夠了!!!!」一聲怒吼外加一個拍桌,身為C班之首的歐羅姮此時感到非常地不悅……「有時間在那邊嚼同班同學的舌根,還不如好好想想怎麼增進自己的能力!」

全班頓時安靜了下來。

在牆邊,米可蕥、千冬歲以及萊恩則是聚在一起……

「喵喵才不覺得漾漾會做出這種事,還沒確定前,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子亂罵人!!」幽綠的眼中泛著薄薄的水氣,她才不會相信那個總是不希望任何人受傷的黑髮友人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

「我相信史凱爾家的朋友。」萊恩從背景中默默地浮出來,並這麼說道。

「我也不相信漾漾和他的家人們會做出這種事!這件事的背後肯定有誰在搞鬼……」千冬歲臉色凝重地說道,他相信自己以真實之側結交的朋友,「情報班也沒聽說過最近鬼族有什麼動作,而且這次公會的速度也未免太過迅速了!都還沒經過詳細的查證就對妖師一族做出攻擊,這根本不符合程序!」

……他們是昨天下午才知道妖師一族慘遭滅族的消息。

在得知這個惡耗的當下,他們瞬間想到那個早上才說著要回妖師本家看看的黑髮妖師……

************************************************************************

漾漾!喵喵想邀請大家下午一起去白園野餐,千冬歲萊恩莉莉亞學長夏碎學長阿利學長還有庚庚都會來喔!你要不要也一起來?」米可雅開心的向褚冥漾提出野餐的邀請。

「抱歉,喵喵。老姐說我如果今天再不回妖師本家看看,她會放……把我幹掉,所以今天恐怕不行欸……」屈服於他家老姊,也就是公會人稱惡魔巡司的淫威之下,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地婉拒了米可蕥的邀請。

「好吧……」有些失望地垂下了肩膀,但又馬上回復精神的米可蕥仍舊不死心地提出了下次的邀約,「那下次喵喵邀請漾漾的話,漾漾一定要來喔!不然下次就換喵喵放……去把漾漾抓來喔!」

滿意地看著眼前的黑髮妖師抖了抖,弱弱地應了聲知道了。米可蕥就開心地開啟傳送陣回去準備野餐的用品。


然後下午,當他們正一面野餐、一面愉快地聊著天的時候……

「臭小子!」身為無殿三主之一、同時也是學校董事的扇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死老太婆,妳又來做什麼!?」冰炎一如往常不耐地開口。

然而,扇的臉上完全沒有平日的微笑……「褚小朋友出事了。」

「褚?他不是回妖師本家了嗎?」冰炎有些疑惑地看向平時與褚冥漾走的最近的三人……

「對啊!早上漾漾是這麼跟我說的喔!」米可蕥有些不解地開口。

「出事的就是妖師本家,臭小子和褚小朋友的朋友們你們最好去看一下,現在情況很糟……公會這次不曉得吃錯了什麼藥,居然做出這種事!」

他們永遠也忘不了當他們焦急地趕到妖師本家時所看見的場景:

本家的守護結界早已消失,遍地的屍體、被妖師之血染紅的土地……

地上每一個面孔都清楚反映出對於死亡的恐懼、早已失去焦距的瞳孔透露著濃濃的不解……

從扭曲的肢體可以看出他們仍然掙扎著想活下去的渴望、還有許多屍體呈現男人護著女人、女人護著孩子的情況……

孩子睜大著眼睛、停止了呼吸……

女人流著淚、緊皺著眉頭抱緊了懷中的孩子,就這樣沒了心跳……

男人的面孔猙獰、似乎承受著極大的的痛苦、然而雙手卻緊緊的環住女人及孩子,但已成亡魂……

空氣中彷彿傳來他們死前最後的悲恨與慘叫……


「這究竟是……」夏碎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公會到底在想什麼!?這已經可以算是單方面的屠殺了!」冰炎的聲音中充滿了怒氣。

「漾漾呢?先找到漾漾再說!」向來理性的千冬歲,此時聲音中卻充滿著顫抖。

「要快點找到漾漾!……喵喵不要漾漾死掉啦!漾漾是好人……嗚……漾漾不可以死掉!……」大大的眼睛中溢出淚水,米可蕥流著淚,然而身體卻止不住發抖。

萊恩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綁起了頭髮……

他們在已成廢墟的本家內尋找著他們的朋友,最後在屋子最深處的房間內找到了妖師首領及紫袍巡司的屍體……

兩人背靠著背坐在地上、手裡分別握著各自的武器、停止了呼吸。

白陵然的太陽穴有個染血的小孔,從中流出的血液早已乾涸……

褚冥玥的胸口插著一把箭,箭直接命中心臟,錯愕與悔恨交雜的表情從那一刻起永遠的凝結在她美麗的臉上……

「居然是圍攻?公會到底派了多少人……?」冰炎臉色陰沉的低語、握緊了雙拳。

連身為紫袍的巡司及妖師首領都慘遭不測,他那還只是個白袍的代導學弟恐怕不太妙……

那天他們找遍了整個妖師本家,最後只找到掉在血泊中、褚冥漾幾乎不離身的老頭公及米納斯,卻沒發現褚冥漾的身影。

由於老頭公除了褚冥漾沒有人能夠摘下,所以他們推測,褚冥漾大概是被公會派來的人繳械、並帶回公會監禁……但沒有證據、也不是很清楚整件事情經過的他們,就算此刻再怎麼擔心失蹤的褚冥漾,也只能先回學院、再一起討論下一步該如何。

然而隔天、也就是今天一大早,千冬歲就接到自家兄長傳來的消息。

「我們昨天的推測看來是對的!公會今天向外界公布了妖師一族因勾結鬼族而被處以死刑的消息。」夏碎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陰沉,「褚因為妖師先天之力的關係,公會必須慎重處理,所以他的處分會在兩天後的公開審判由公會高層再作決議,我和冰炎現在要去公會,之後有消息會再聯絡你們!」

當天,妖師一族因反叛而被滅族的消息很快地便傳遍了學院內。

************************************************************************

「聽說這次公會的態度異常的強硬,雖然是妖師一族,但直接滅族這種事,當初參加討伐的袍級中還是有許多人覺得不妥。但公會卻堅持妖師一族罪證確鑿,執意處死……」千冬歲臉色凝重地說道。

「歲,你的意思是,公會很有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是要消滅妖師嗎?」

「很有可能……」而且,公會還刻意瞞著他們這些褚冥漾的朋友……

撇開他這個紅袍、身為白袍的萊恩以及藍袍的米可蕥不說,甚至連身為紫袍的夏碎和黑袍的冰炎都一起隱瞞,就可以很明顯看出公會在針對褚冥漾了。

聽見千冬歲的這句話,米可蕥倒抽了一口氣,「那漾漾……」

「不知道,要看哥和冰炎學長今天去公會談的如何……?」

彷彿在回應千冬歲的話一般,教室的門被用力拉開。夏碎和冰炎就站在門口……

「學長!」

「哥!」

冰炎惡狠狠瞪了因為他和夏碎兩人的到來而竊竊私語的人們一眼,接著轉身就走。

夏碎則是一臉凝重的神色「千冬歲,你們三個跟我出來一下,我和冰炎有事要說……」

等他們三個一踏出教室,冰炎便開啟了傳送陣。

「學長,我們要去哪?」米可蕥歪了歪頭。

「黑館,這裡耳目太多了。」夏碎代替此時看起來心情十分不悅的冰炎回答。

等到傳送陣的光芒消退後,千冬歲他們驚訝地發現,學校中的黑袍此時都聚集在黑館大廳……

「哎呀哎呀~冰炎小弟,你可終於回來了!怎麼沒有把漾漾小朋友一起帶回來呢?」奴勒麗首先拋了個飛吻過去,然後勾起一抹妖媚的微笑。

「是啊!冰炎,漾漾人呢?」安因也焦急的問道。

面對眾人追問的冰炎有些煩躁地撥了撥頭髮,然後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臉色難看地開口:

「公會不肯放人。」

看到你沒把漾漾帶回來,我們都知道一定是公會不肯放人,問題是為什麼啊!?

千冬歲在心中有些崩潰地想著,但他可沒膽把這種情緒表現在臉上,尤其是冰炎的心情看起來十分不美麗的現在……

一旁的夏碎看不過去,只好代為開口:「公會仍然堅持此次妖師一族事件的處理方式沒有任何不妥,甚至就連冰炎都被告誡,若是再插手妖師之事,公會就會將冰炎當作共犯處理。」頓了一下,夏碎有些困難的擠出最後一句話:「公會表示褚仍然必須參加兩天後的公開審判。」

眾人聽見這個消息,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還是難以接受。

一陣令人難耐的沉默頓時在黑館大廳瀰漫開來……

「……漾漾,會死嗎?……像然然和冥玥姐姐那樣?」米可蕥瞪大眼睛,努力不讓就快要從眼眶中潰堤的淚水落下……

她不要!

她不想再看見任何人的逝去!妖師又如何?那個溫柔的黑髮妖師從來沒做出什麼傷害別人的事!好不容易大家打贏了四年前的大戰,現在冰炎學長也回來了,大家終於可以像以前一樣,一起上課、一起出去玩、一起去野餐……

就只因為褚冥漾是妖師。

公會難道連他們的這一絲小小的幸福都要奪走嗎?

「喵喵……」看著平時開朗的女性友人握緊雙拳、忍住淚水的樣子,千冬歲也不禁沉默了。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難道情況糟到我們就只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漾漾被公會處決嗎?」安因握緊了雙手。

「情況比那還要糟糕。」一道女聲突兀地在氣氛低迷的黑館大廳中響起……

眾人紛紛看向聲音來源。

沙發一旁的地上出現了繁複的傳送陣,不久,從發出亮光的傳送陣走出三人。

大廳中的所有人吃驚地看著出現的三人,而冰炎更是震驚地從椅子上站起……

「師父!?」





************************************************************************

某蔥終於更新了!!!可喜可賀!

然後就是,關於更新的部分,由於某蔥現在的課業很重,活動也有點多,更文的時間會比較少......

而且寫文的速度也會變慢許多,因此之後更文大概會變成每兩個半月更一篇,至少三個月會更一篇的請放心!

然後最重要的就是......

我不會棄坑!
我不會棄坑!
我不會棄坑!


所以看文的各位可以繼續、放心地看下去!

那麼,讓我們12/10再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24 05:21:09 | 顯示全部樓層
公會是想怎樣?
這件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對境,他們是白痴吧?
是說……漾漾你真的有一群很好、很好的朋友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18 03:36:45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公會果然是渣啊!
話說下篇呢?
快交出來(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