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風吹蔥偃

[同人文] 【特傳】妖師之塚(4/2更新第四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0-18 08:51:00 | 顯示全部樓層
(TT ^ TT)   (TT ^ TT)  (TT ^ TT)
漾漾~漾漾~漾漾~
好傷心喔~

但雅雅會期待下一篇的
等待12/10的來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17 22:59: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呢....說好的12/10勒?OA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3 22:04:12 | 顯示全部樓層
凜冥瀰 發表於 2016-4-17 22:59
呢....說好的12/10勒?OAO

對不起ㄚㄚㄚㄚQAQ,因為某蔥的課業真的太忙了ㄚㄚㄚ!整個遊走在快要被當的邊緣......雖然有陸陸續續在寫,但量還不夠一章就沒辦法放啊QWQ

這個暑假預定會多更一點補償大家的(土下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4 19:44:49 | 顯示全部樓層
說好的文文呢?
P.S吾乃新讀者是也~~請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7 17:13: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是新讀者,請多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1-22 00:09:43 | 顯示全部樓層

【特傳】妖師之塚〈11/22更新第二章〉

第二章


伸出一隻手示意冰炎坐下,傘率先開口:

「關於妖師一事,擁有先天之力的那位不會有生命危險。」

「意思是漾漾不會死嗎?」一聽見傘的話,剛剛還強忍住淚水的米可蕥瞬間抬起頭、確認似地看向傘。

看見傘輕微地點了個頭後,米可蕥全身頓時放鬆了下來……

「太好了……」這樣他們就還可以一群人在一起,一起做好多好多的事……

「一點都不好!」扇緊皺著眉頭、臉上早已沒有平日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微笑。

其餘的黑袍也繃著一張臉,他們可沒漏聽了剛才無殿三主最一開始所說的話……

情況比那還要糟糕。

「能否請董事在說得更詳細一點?」戴洛試探般地開口。

鏡看了戴洛一眼,接著看了看身旁的兩人,只見傘和扇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以眼神表示同意。

鏡不忍地閉上眼,因為她知道,她接下來所說的,是即將成為事實的未來,而且它殘忍的令人難以接受……

「我想你們都知道,妖師之力被分成三份、並由三個人分別繼承的事吧!」她的聲音不大、但眾人聽得非常清楚。「妖師之力的強度會因血緣的濃度而有所影響,也就是說,過於稀薄的血緣是不可能繼承妖師之力的。因此,公會此次雖然對妖師一族進行屠殺,卻沒有對那些在原世界已經生活已經過了許多代、甚至不曉得自己是妖師、血緣基本可以說是淡到沒有的妖師後代動手,因為他們不可能會繼承妖師之力,甚至可以說根本就不算是妖師一族。」

再說,如果連那稀薄的血緣都包括在內的話,被列進處刑名單的人數恐怕會多到讓公會無法向整個守世界交代……

環視了眾人一眼,鏡再度開口:「雖然沒有對那些人動手,不過公會已經把那些人都列入了長期監視的名單內,以防有個萬一。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重要的是,妖師一族近年來的主要能力者在昨天被公會全數處死……」她頓了頓,「那麼,在繼承了記憶的當代妖師首領白陵然,以及後天能力繼承者的褚冥玥皆已逝去,並且妖師一族目前可說是只剩一人活著的情況下,你們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大廳裡的黑袍全都變了臉色,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已經顯示得很清楚了……

兩個能力繼承者逝去、又無他人可繼承的情況下,那些能力便會轉移到僅存的那位繼承者身上……

褚冥漾將會繼承先代妖師首領的所有能力。

「但公會不可能樂見這種事的發生!」蘭德爾緊皺著眉頭。

「不!這正是他們所希望的。」扇握緊了手上的扇子。「畢竟比起妖師首領以及身為紫袍的巡司,公會認為接觸守世界僅僅五年、還只是個白袍且性格溫和的褚冥漾更好控制。」

「公會難道想掌控妖師之力嗎!?」冰炎瞪大了眼睛。

鏡點了點頭,臉上出現了哀痛的神色。「無殿知曉許多事物,卻不能干涉太多,但我們三人認為,此次若是不快將僅存的那位救出、他的靈魂將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米可蕥倒抽了一口氣,「漾漾會發生什麼事?不是說漾漾不會有事嗎?」

「我們只能說他不會死,至於接下來的事,無殿不能再透漏更多了。」傘淡淡地開口。

「無殿不能夠對世界干涉太多,我們沒有這個權限……」扇閉上雙眼。

這就是無殿……

即使知道再多的事物、預見再多的悲傷……

都無法阻止,只能看著它成為現實……

過往的哀痛被時間埋葬、新的憂傷又會跟著襲來。

他們三人就這樣在漫長的時間中看著世界中不斷發生悲劇,卻無能為力……

只能看著。

這就是無殿。

************************************************************************

被監禁在公會深處的牢房中,褚冥漾靠著頭頂唯一的小天窗透進來的光線凝視著自己的手掌,原本黑曜石般的眼眸此時卻像是一潭死水。

他緩緩地閉上眼睛,感受著身體中多出的那份、原本不屬於他的力量─那份本該屬於褚冥玥的、凡斯的後天能力……

然而這份力量現在卻成了她唯一留下的東西……

『老媽……老姊……然………』他無聲地在心中念道。

如果他早一點回去,是不是至少能夠幫上一點忙……

如果他能夠早點察覺到不對勁……

如果……他能夠再更強一點……

如果……

如果……

如果,

他們不是妖師的話……

褚冥漾倏地睜開雙眼。

……沒錯!就是因為他們是妖師,就是因為他們有著這份力量!

所以他們才會被公會滅族,才會被各大種族追殺!

因為這份力量,他的家人都死了!被公會殺死!

但他們憑什麼!?無憑無據的就說他們對世界是個威脅,然後就這樣直接把全族殺光……

他們憑什麼!?

「喂!妖師!」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思考,「現在開始針對妖師一族之事對你進行調查。」

褚冥漾抬起頭,看著不知何時走進牢房的人。

他記的很清楚,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當時帶領公會大軍攻入妖師本家的那個黑袍。

黑袍先是嘖了一聲,緊皺的眉頭透露出對於妖師的厭惡,然後將一顆影像球拋至空中,「接下來你所說的一切都會被記錄下來,公會在兩天後的公開審判會依據這些影像對你做出懲處。」

「那麼,妖師褚冥漾,關於妖師與鬼族有所勾結,你承認嗎?」

『怎麼可能!』他朝著眼前的黑袍怒吼,然而張大的嘴中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黑色咒文宛如蛇般、緊緊地纏繞著他的頸部。這是公會為了限制他的言靈之力特意開發出來的咒文,只要他有想要說話的念頭,頸部的咒文就會讓他感受到近乎窒息的痛苦,甚至,當他因為痛苦想發出呻吟聲時,咒文因為感受到他想要出聲的念頭,便會越繞越多圈、越纏越緊……

前來訊問的黑袍冷冷地看著痛得雙手緊壓著自己的脖子倒臥在地上、張大了嘴巴卻發不出慘叫的褚冥漾,然後再度開口:

「裝病裝痛也是沒用的,妖師。你若是不回答的話,公會會把這當作是默認的表示。」

褚冥漾想要大聲反駁,然而他的這個想法卻使得脖子上的咒文帶給他更大的痛苦。

「下一個問題,既然妖師與鬼族有所勾結,是否代表著妖師一族與鬼族有長期聯絡關係?」

『沒有!』他想這麼大喊,但仍然發不出聲音。

雙手的指甲陷入頸部的皮膚中,將頸部割出一道道半月形的傷口。從他瞪大的眼中反射性地流出了生理性的淚水,身體因為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而不住痙攣……

幾個問題下來,咒文所產生的劇烈疼痛早已使得褚冥漾失去思考的力氣,雙手無力的搭在脖子上,指尖沾滿了血跡……

「剛剛是最後一個問題。」黑袍啪的一聲闔上了記錄用的本子,「你的判決會在兩……是?」突然的停頓使褚冥漾感到奇怪,只好硬是撐著抬起頭,看向眼前的黑袍。

只見黑袍低語了幾句,像是在和什麼人說話,又像是在爭執。不久,黑袍皺了皺眉頭,將影像球收好、遲疑了一下後彈了個響指。

「公會高層剛剛又追加了一個問題,所以我現在暫時解開限制你的咒文,你最好老實回答。」

褚冥漾只覺得好笑,剛剛影像球還在紀錄時不解除咒文,讓他對於那些不利妖師的問題都只能默認,現在卻突然把影像球收起來、解除咒文,再追加問題……

好啊……他倒要看看公會還有什麼花招可以玩!

公會派來的黑袍看著死死瞪著他的黑髮妖師,臉色陰沉的開口:「妖師滅族後,三份妖師之力應該都會轉移到你身上,但公會在你身上只感覺到妖師的先天以及後天能力,讀了你的記憶後卻找不到先代妖師首領的記憶。」

「所以呢?」褚冥漾用著方才因咒文的折磨、而有些沙啞的嗓音極盡諷刺地說道,「覺得我偷偷藏起來了嗎?很抱歉!這種東西我就是想藏也藏不了。」

黑袍看著眼中充滿濃濃嘲諷意味的褚冥漾,「公會懷疑,除了你以外,妖師一族還有其他活口。」

聽見這句話的褚冥漾不禁想瘋狂的大笑,「其他活口?你在開玩笑嗎?」沙啞的嗓音顫抖著,「當初就是你帶著公會大軍殺進了妖師本家,除了我有沒有剩下活口你會不知道?公會現在問我這種問題難道不會太可笑!?」

黑袍只是冷冷地看著褚冥漾,確認過他不是在說謊後便打了個響指、重新在他身上加上咒文,「公會會將這件事查清楚,並將那個人找出來,你就老老實實地待在這等著兩天後你的死期到來吧!」說完便走出了牢房。

褚冥漾無力躺在牢房的的地上不斷思考著剛剛黑袍所說的話。

其他活口?妖師一族除了他以外的人應該都已經死了。

他也曾經期待過有幸運逃過一劫的族人,但從他發現自己體內出現了第二份的妖師之力後,他就知道一切都毀了。

妖師一族除了他以外的人,早已不活在這世上。

他想起他最初進入Atlantis就讀的目的,是為了改變以及保護那些他所愛的人。

但五年過去了,他呢?……除了非妖師一族的父親之外,他失去了所有的家人。五年的歷練,他還是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辦不到,而他想守護的小小世界卻幾近崩毀。

那他進入Atlantis到底是為了做什麼?在他所想守護的小小世界幾近崩毀的現在,他還能夠做什麼?

妖師的存在又是為了什麼?

他還在這裡、沒有和族人一起死去的理由……

又是什麼?

他的眼神逐漸變的空洞,墨色眼眸深處的某樣東西就這樣消失了。

淚水因為重力流過他的鼻梁、滴落在地上。

他累了。

很累了……

無論怎麼努力、無論他想守護什麼,這世界總會明白的告訴他,身為妖師的他沒有資格談什麼守護。

因為他所擁有、希望的一切,都是不被世界所允許的。

即使冥玥在最後叫他一定要活下去,他又該為怎樣的理由而活?

兩天後,他就要接受公會的公開審判,那些白色種族勢必不會讓他活下去。

想到這裡,褚冥樣不禁在心中笑了笑,『正好,我也很累了。』

『吶……老姊,一直以來我都很聽妳的話,這次就讓我任性一下吧!』

褚冥漾緩緩地閉上眼睛。

他什麼都不想管了。

公會想做什麼他也不想知道了。

現在的他,所希望的只有平靜,不論是死是活,對他來說……

都無所謂了……

************************************************************************

無殿三主離開後,黑館大廳瀰漫著一股低迷的氣氛。每個人的臉上寫滿了對褚冥漾的擔憂。

公會想將妖師之力占為己有,但被公會奪去家人的褚冥漾又怎麼可能會聽從公會的命令?

「冰炎,你對妖師一族的事比較清楚,和褚相處最久的也是你,我們的下一步該怎麼做?」夏碎看向低頭沉思的搭檔。

「……」血紅的獸眼只是盯著地面,形狀好看的雙唇緊閉、不發一語。

「冰炎小弟你倒是開個金口啊!」奴勒麗撥了撥頭髮,有些不耐的說道。

「就是啊!冰炎學長,我們的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千冬歲看著沉默的冰炎,語氣不禁變的焦急。

「想那麼多幹嘛!?敢對本大爺的小弟不利,就是跟本大爺過不去!公會這種鬼東西,給我一根竿子和一個支點本大爺就可以把他撐到翻過去!!!!」西瑞一腳踩上沙發的扶手,甩出他的獸爪。

敢情你最近開始改看科學節目嗎!?什麼時候八點檔也有科學節目了!??

眾人不禁想這麼吐槽,然而現在大家都沒有這個心情。

「我說西瑞小弟,大腦是很棒的東西,身為你三哥的我衷心的希望你有一天也能夠擁有它。」九瀾不禁嘆了一口氣。

「蛤?」

直接忽視掉兩人,夏碎看著從剛才開始就不發一語、眉頭越皺越緊的冰炎再度開口:「所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不知道。」

原本因為看見冰炎終於開口而燃起一線希望的眾人不禁愣在原地,尤其是夏碎,他還是第一次聽見自家搭檔這麼直接的說出”我不知道”。

「我們之中對妖師一族最了解的就是冰炎學長了?難道學長真的想不出有什麼辦法可以把漾漾救出來嗎?」喵喵仍舊不死心地追問。

「對妖師一族了解再多也沒用,公會這次是打定主意不肯放人……我們只能在兩天後的公開審判,盡可能的隨機應變。」

最糟的打算,就是劫囚。只是冰炎並沒有將這句話說出來。

「所以,我們只能等嗎?」安因皺緊了眉頭,「據三位董事的說法,漾漾現在的確沒有性命安危,但我們難道就什麼事都不做嗎?」他可沒忘記鏡所說的話……

此次若是不快將僅存的那位救出、他的靈魂將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地獄……

「並不是什麼事都不做,但我們現在並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冰炎站起身,「公會已經對我們有所提防,況且公會給褚扣上的罪名是勾結鬼族,要是我們的動作太明顯,反而給公會一個理由,硬給我們加上同黨的罪名監禁起來,到時更是什麼也做不了。」

「那如果由我去蒐集一些情報呢?」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如果只是蒐集情報的話,應該不算太大的動作吧!」

「很難說。」夏碎搖了搖頭「以公會目前的態度來看,是希望我們完全不插手這件事。」

僅僅是暗中收集情報都做不到,那他們又該如何救出他們珍視的朋友?……

冰炎握緊雙手、閉上了雙眼……

父親,您要我替您彌補妖師一族的人們……


但連僅僅一個妖師都無法拯救的我,到底該怎麼做……


*************************************************************************************************************

真的十分抱歉ㄚㄚㄚQAQ過了這麼久才更新

然後才更了一點點QAQ

某蔥的課業實在是忙到翻過去了......

請各位看文的大大饒了某蔥一命吧!OWQ

雖然更新一拖再拖,但某蔥絕對不會讓這個故事坑掉的!!

慢慢寫也會寫完它的ㄚㄚㄚ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7 13:04: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0w0.....漾漾……要撐下去啊  學長一定會就你出來的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5-13 19:18:24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了證明某蔥沒有棄坑.......來丟個預告好了......

************************************************

白陵安。

希望這孩子永遠平安,這是辛西亞的期待,也是他現在唯一的願望。









「你好啊!你是新搬來的鄰居吧!我們就住你隔壁,我叫做褚項,這是我孫子白陵安。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來找我們喔!」

他不曉得當時的他究竟用了何種表情,對如此向他打招呼的父親說出:「......真巧,我也姓褚。」這句話。

他就只說了這句話,因為他不能再說更多,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說。

況且,與他們撇清關係,才是保護褚項及白陵安最好的辦法。

*************************************************************

嗚嗚嗚我知道很短,可是某蔥真的沒有棄坑,有一點一滴在寫的QWQ

求求各位可憐理工科系的學生吧OWQ

點評

加油啊大大只要不棄坑我都支持只是完結要是HE喔  發表於 2017-5-19 15: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5-19 10:19:50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
大大好
慢慢來沒關係....
但不能太久喔

點評

嗚嗚嗚好的QWQ 目前實驗室論文和這篇文已經成為我電腦開著時一定會開啟的檔案了  發表於 2017-7-10 19: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4 01:15:42 | 顯示全部樓層
預計星期五更文,抱歉讓大家久等了QW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